第二十七回 贾元春省亲大观园 秦可卿夜泣宁国府

  王夫人等日日忙乱,直到十月将尽,幸皆全备:各处监管都交清帐目;各处古董文玩,皆已陈设齐备;采办鸟雀的,自仙鹤、孔雀以及鹿、兔、鸡、鹅等类,悉已买全,交于园中各处像景饲养;贾蔷那边也演出二十出杂戏来;小尼姑、道姑也都学会了念几卷经咒。贾政方略心意宽畅,又请贾母等进园,色色斟酌,点缀妥当,再无一些遗漏不当之处了。于是贾政方择日题本。本上之日,奉朱批准奏:次年正月十五日上元之日,恩准贵妃省亲。贾府领了此恩旨,益发昼夜不闲,年也不曾好生过的。

  至十五日五更,贾府合家上下便起身朝装工整了等待元妃凤驾。直等到天黑上灯之时方有小太监急急的道“来了来了”果不出一会子,只见一队队的太监内臣挑着灯笼走来,后面方是八个太监抬着一顶金顶金黄绣凤版舆,缓缓行来……贾母等连忙路旁跪下。早飞跑过几个太监来,扶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来。那版舆抬进大门、入仪门往东,去到一所院落门前,有执拂太监跪请下舆更衣。

  元妃更衣完毕,执事太监才请贾母王夫人等众女眷入内行礼。元妃忙命人搀起来,赐了坐,就与贾母王夫人等搂作一团哭了起来。半日,贾妃方忍悲强笑,安慰贾母、王夫人道:“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来!”说到这句,不禁又哽咽起来。哭了一会子方才止住。

  元妃道:“为何不见薛姨妈、宝钗、黛玉?”王夫人忙启道:“外女未敢擅入。黛玉家中有事,前些日子回扬州去了”元妃忙命人请了薛姨妈并宝钗。二人行了礼,元妃拉着宝钗的手细细打量了一番,真是如娇花一般,真是越看越喜。便揽着在自己一侧坐了。又问道:“为何不见宝玉?”贾母回:“”无谕,外男不敢擅入。“元妃命快引进来。小太监出去引宝玉进来,先行国礼毕,元妃命他进前,携手揽于怀内,又抚其头颈,笑道:”比先竟长了好些……“一语未终,便早已泪如雨下。

  宝玉也早抱着元妃哭得泪人一般。好一会子才止住了。元妃又一首揽着宝玉,一手抱着宝钗将二人的头都搁在自己胸前,说了好一会子话。

  当日这贾妃未入宫时,自幼亦系贾母教养。后来添了宝玉,贾妃乃长姊,宝玉为弱弟,贾妃之心上念母年将迈,始得此弟,是以怜爱宝玉,与诸弟待之不同。且同随贾母,刻未暂离。那宝玉未入学堂之先,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教授了几本书、数千字在腹内了。其名分虽系姊弟,其情状有如母子。自入宫后,时时带信出来与父母说:“千万好生扶养,不严不能成器,过严恐生不虞,且致父母之忧。”眷念切爱之心,刻未能忘。

  却说那日宝玉无意中冲撞了宝钗之后,二人并不曾单独会面,相见了也都尴尬异常,兼以薛姨妈那日又提起将宝钗许配给宝玉,宝钗更是羞愧,见了宝玉都有意回避。直至今日二人才又贴得如此之近。

  宝玉拭干了眼泪,侧头一看,可巧正看见宝钗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看着自己。见宝玉看着自己,宝钗慌忙将头扭到一边。那耳根子都红了。元妃哪能看不见,只轻轻一笑也并不点破,心里却有了盘算。

  元妃和宝玉再是姐弟情深,无奈如今身份高高在上,且省亲一次不易,只得又将宝玉叮嘱了一番,便又更衣,到园内四处临赏。见各处景致匾额,随是精细却是太过铺张了。又闻得上面题词均是出自宝玉之手,不由得大喜。

  只草草将大观园游历一番,将各处都定了名,又出了灯谜诗律等命众姊妹答对。自是宝钗又技高一等,不在话下。其后又有家宴、戏班等献唱。元妃将那宫中之物赏赐与众人等。众人谢恩已毕,执事太监启道:“时已丑正三刻,请驾回銮。”贾妃听了,不由的满眼又滚下泪来。却又勉强堆笑,拉住贾母、王夫人的手,紧紧的不忍释放,再四叮咛:“不须记挂,好生自养。如今天恩浩荡,一月许进内省视一次,见面是尽有的,何必伤惨。倘明岁天恩仍许归省,万不可如此奢华靡费了。”贾母等已哭的哽噎难言了。贾妃虽不忍别,怎奈皇家规范,违错不得,只得忍心上舆去了。这里诸人好容易将贾母、王夫人安慰解劝,搀扶出园去了。

  次日元妃将省亲事宜一一回禀了圣上,龙颜大悦,又赏赐了贾府上下许多珍玩并金银等物,并元妃带书信于贾政。王夫人又与凤姐等人忙着收拾园子,其他诸多琐碎事宜,不在话下。

  却说宁府,随元妃乃贾政之女,但宁荣本乃一家,只是一街之隔,也自是为了正月十五省亲之事忙得一个个焦头烂额,终也算圆圆满满成就了一件大事。而贾蓉和秦氏那日也说破了那些见不得人的私密之语,遂贾蓉也便不再与秦氏分房而居,每夜也同床共枕,随不能有夫妻之实,却也亲近了不少。

  贾蓉随也努力过,但终是不能成事,秦氏随心中酸楚,却也安守妇道,只是好言劝慰贾蓉,只把那眼泪在夜深人静之时偷偷往肚里咽。好在那梦中间或与那宝玉相见厮守,多少得到些慰藉。

  这日,夫妻二人睡下之后,贾蓉便抱着秦氏那软软的身子,一双手在那柔软的乳峰之上抚摸了起来,下体也轻轻的抵着秦氏的丰臀。秦氏知其意图,便挪动了身子,方便贾蓉的爱抚。贾蓉便褪去了秦氏的衣物,又将自己也脱个干净,将那细弱之物抵在那弹指可破的丰臀之上研磨了起来。

  只一会子,便口中发出几声低吼,将那男精尽数涂抹在了那美肉之上。秦氏便拿起枕边的绢帕,将臀峰上腌臜之物擦净,又将贾蓉那话儿上沾染的也一一拭去,便又穿起了衣物,要睡下了。

  贾蓉又将秦氏的身子揽在怀里,将口伏在秦氏耳边道:“娘子,可真是委屈了你了。”秦氏本是背对着他,听得此言,便将身子转了过来,轻轻伸出一只柔胰堵住了贾蓉的嘴道:“相公,怎么好好的又说起这些没意思的话来了?可卿不是早就说过了吗?我不在乎那些事,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夫君,你对我好得不能再好,这就足够了。”“娘子……”贾蓉看着可卿,一张俏脸上只挂着甜甜的笑靥,并没用一丝做作。贾蓉只将那臻首紧紧揽在怀里,身子一抽一抽,竟是哭了起来。秦氏慌得变着法子的安慰贾蓉,却都不见效,也只得由着他啜泣,不由得也滴下了泪来。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贾蓉止住了哭,捧起秦氏的脸来,替她拭掉了眼角的泪痕,缓缓道:“娘子,今日父亲又问我,你可否有喜了,他和娘还等着抱孙子呢。”秦氏听得一愣,眼泪又黯然落下,沉默了一会子才道:“夫君,不如你和父母亲说,就说我不能生养,让他们休了我,再给你纳个贤妻吧……”不待她说完,贾蓉忙打断道:“娘子这是哪里话来,这本是我不能成事,怎么又能怪到你头上?”“那我们多多打听寻访名医,大千世界,定有神医能医得夫君之疾。”“娘子,不瞒你说,我早已私下里各处寻访名医异士,汤药也不知喝过多少副了,唉……看来是天让我贾蓉无后啊!”秦氏道:“夫君,事随是如此,也不可让外人知道,不然让你脸面何存呢?也只好如此,拖得一时也是好的……”说罢那泪珠子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的滚落下来。

  贾蓉只得又去给她擦拭,一面道:“娘子,我……我却有个法子能够两全的,只是……只是怕要让娘子受些委屈,不知娘子是否愿意……”秦氏抽泣道:“夫君若有办法只管说就是,只要能保全了夫君颜面,又使得父母大人开心就好。”贾蓉听罢只道:“其实……娘子……不如……不如我们找个男子与你同床,待到你有了身子……”秦氏听罢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一下子挣开了贾蓉的怀抱直直的坐了起来,双手紧紧护住了前胸,竟连落泪都忘记了,只睁着一双杏眼直直的看着贾蓉。

  “娘子……我……我知道你是贞洁女子……可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秦氏拼命用双手堵住耳朵,只不住的摇头。

  “娘子,就算我求你了”,言毕,贾蓉爬到床下,双膝跪地便通通的给秦氏磕起头来。秦氏犹不为所动,只将一颗臻首摇得拨浪鼓一般。

  贾蓉见秦氏无动于衷,竟又起身将桌上秦氏平日里做针线女红用的剪刀一把抓起,抵住自己的咽喉道:“娘子若是不从,我便死在你面前就是了!”秦氏顿时慌了手脚,忙扑下床去,一把抓住了贾蓉的手。“我……我都听夫君的就是了……夫君万万不可寻此短见,不如你先让我去了的好!”

  “娘子……”

  “夫君……”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9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