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王熙凤密得女儿香 倩鸳鸯误入淫人掌

  却说宝玉正是酣战畅快,只将那平儿的菊门操弄得咕咕作响,忽听外头传来一声娇呼。

  宝玉不惊反喜,丢下被操干得早已精疲力竭的平儿,也不穿上些衣物,只光着身子挺着阳物就跑了出去,口中只叫着:「凤姐姐快来,可想死宝玉了。」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王熙凤。凤姐儿挑帘子进来,只见屋内三女散在床上,均是一脸满足的娇懒之态。那平儿也仍是跪趴在床上,将那被打得通红的粉臀高高撅起,那菊门仍是微张着不能合拢,一张一合的犹如小嘴仍在咀嚼回味着阳物的味道。

  「哟哟哟,我可真是来得不巧了,可是坏了你们的好事了。」

  凤姐咯咯笑道。

  袭人闻得是凤姐来了,挣扎着起来下地要请安。凤姐忙道:「这都脱光了,就别请安不请安的了。自古以来都是的,只要脱光了任凭你还分什么高低贵贱?不过都是一个眼子一个鸡巴而已。」

  说着那手便在袭人的酥胸上抚了一把。又转向平儿道:「你个小骚蹄子,我让你来是干什么的?你倒是先风流快活起来了。看我今日如何责罚你。」

  说着扬起巴掌就掴在了平儿的丰臀之上,直激起一层肉波。

  「哎呀……奶奶教训的是!是我这小骚妇看见宝玉的鸡巴就忘了别的事了,还请奶奶责罚吧!请奶奶重重的责罚我吧!」平儿口中叫着,直把那丰臀掘得更高了。凤姐也不客气,啪啪的又是一顿抽打。直看得袭人晴雯二女目瞪口呆。

  宝玉笑嘻嘻道:「风姐姐,我可想死你了,你这段时间忙,我都要疯了。」

  说着便从后面抱住了凤姐,隔着衣服在那酥胸上揉搓起来。凤姐这才住手,只将身子轻轻一扭,就在宝玉怀里转了过来。

  凤姐轻抚着宝玉的脸,那双丹凤眼里似是要流出情儿来一般。

  「好宝玉,我也想你想得不禁呢。只是俗事太多,又是年关又要忙着省亲,真真不得空儿和你私会,再使我不得见你,我恐是要疯了。」

  说着已将那樱桃小口送了上去。

  宝玉也不多说,只将凤姐的檀口堵个严实,这一吻竟胜似千言万语了。二人一面亲吻,宝玉一面轻车熟路的为凤姐儿宽衣夹带起来。平儿也爬将起来,捧起宝玉的阳物,开始为其清理方才在菊门中带出的污秽之物。一面清理,一面帮着宝玉解去凤姐下身衣裤。

  「奶奶,还说我是骚蹄子,您不也是一般?这裘裤竟是都湿透了呢。」

  平儿咯咯一笑,便伸出手来在凤姐那肥厚多毛的肉蚌上揉搓了起来,一手更是捧起宝玉的春丸,小口复又将那阳物含入口中吸吮了起来。

  宝玉将头脸埋在凤姐的玉乳之间,使劲绣着两块美肉发出的阵阵肉香。双手在凤姐背臀处上下游走。

  「啊……好宝玉,姐姐给你……给你吃奶……嗯平儿可轻些,真要把我的小穴给扣烂了,好舒服……」

  凤姐抱着宝玉的头,将酥胸挺得更高,似是要将整块嫩肉都塞到宝玉口中一般。

  少顷,宝玉将阳物从平儿口中拔了出来,一只手抄起凤姐的一条腿弯,使凤姐单腿着地一条腿高高扬起。平儿忙用手扶了宝玉阳物,分开凤姐已是毛发混乱的肉蚌,将那阳物对准了湿淋淋的洞口。宝玉只轻轻一挺,滋的一声,阳物已是消失在肉穴之中。

  「嗯……好涨啊……这些日子了,可算是又尝到肉味了。」

  凤姐口中发出满足的赞叹。

  「好姐姐,我今次一定要让你吃个饱。」

  说罢,宝玉便开始抽插了起来。凤姐直被插得花枝乱颤,娇喘连连,只不一会子就已经无法一腿站立了。将双手紧紧的环着宝玉的脖子才可勉强支撑。宝玉将另一只手从凤姐蛮腰上移了下来,只稍稍一用力,就把凤姐站立着的腿也托离了地面,竟是将凤姐抱了起来,不停地上下抛弄,继续操干着。

  「啊……宝玉……好深……插得好深,要……要被你操穿了……来了!」

  随着又是几下重重的插入,凤姐儿身子一僵肉穴深处一阵痉挛,那滚烫的阴精喷洒而出。宝玉也不甘示弱,也将一股子阳精射到了凤姐儿花心之上。平儿忙蹲下身躯,张大小嘴,将二人交合处流淌下来的混合液体舔舐干净。稍作休息,宝玉口中含着凤姐的耳珠,轻声道:「好姐姐,我们再来一次吧。」

  凤姐张开惺忪的眸子,媚笑道:「你个小冤家,都依你就是了。」

  宝玉抱着凤姐来到桌子上,轻轻将凤姐放下,端起两条美腿又自顾抽插了起来。

  「袭人,晴雯,还不快来伺候琏二奶奶。」

  宝玉道。二女这才走上前来,一左一右的开始揉捏起凤姐的玉乳。二女毕竟是丫鬟身份,又是第一次和凤姐有如此亲密接触,自是放不开,动作也格外小心谨慎。抚摸了一会子,连凤姐都咯咯笑了出来。

  「两个好妹妹,莫非我是那玻璃做的,稍用力就捏碎了不成?」

  说的两女都是脸上一红。

  凤姐又道:「早说了,这脱光了,就不分高低贵贱了,妹妹们只管放心就是了。」

  说罢,一手揽了袭人的脖子,就和她吻了起来。那一手也探向了晴雯的小白虎。

  二女这才放开手脚,揉捏掐搓或是吸咬舔吻,直把凤姐舒服得又哼哼起来。

  「平儿来帮我,我喂饱凤姐姐的肉穴,你来堵上她的菊门。」

  宝玉道。平儿自是不等多说的,已经俯身将一根沾了口水的水葱般的指头轻轻挤入了凤姐的菊门之中。

  凤姐前后两个肉洞都被插入,两颗玉乳也被揉搓,真是要飞上天了一般。在四人齐力配合之下,只一会又是泄了身子。宝玉将身子俯下,又和她柔柔的吻了一会子,道:「好姐姐,我们再来一次?」

  「嗯……依你。」

  又从桌上将战场移到床上……

  「姐姐,我们再来……」

  「嗯……」

  「再来一次……」

  「……」

  「好姐姐,我还想要你……」

  「宝玉……宝玉饶命吧……」

  「好姐姐,只最后一次便罢了……」

  「小穴……小穴要被操烂了……好宝玉,不行了……啊啊啊……」

  凤姐身子一阵抖动,竟是下身失禁了,那一丝白皙的泉水喷涌而出,直直的打在二人交合处好一会子才尿尽了。凤姐也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了。

  宝玉又将其余三女满足了一次,袭人晴雯勉强支撑着收拾残局,不在话下。

  宝玉将凤姐软软的身子拥在怀里,不停啄吻着仍是嫣红的俏脸。凤姐只将眼皮睁开一条缝复又闭上,双手揽着宝玉的腰道:「小冤家,你这是要操死我呀。搞得我都尿了。」

  宝玉呵呵笑道:「姐姐,那可不是便溺,那是女子体内特殊分泌的阴精,本是无色无味的,黄帝内经上说……」

  「好了,快打住,你自是知道我是不懂得那些的,也不用来唬我。只是你不嫌弃我腌臜就是了。」

  宝玉吻了下凤姐的额头道:「姐姐平日里总是说我呆傻,如今你倒是说起胡话来了。莫说刚才姐姐并非失禁,即便真是便溺,我又怎么会觉得姐姐脏呢?」

  「嗯……你轻点,都肿得不成样子了。」

  凤姐轻轻打了一下宝玉按在自己早已红肿的玉蚌上的手。

  宝玉一笑,将手上的力道轻减了几分,只在凤姐的玉蚌上轻抚着。

  「风姐姐,方才你进门之时说平姐姐忘了正事,却是什么事呢?」

  凤姐这才道:「你若不说连我也给忘记了。我倒是有个法子可以帮你拿下鸳鸯那小蹄子了。」

  「哦?姐姐可不是玩笑?」宝玉大喜道。

  凤姐假意嗔怒道:「哼,一看说起鸳鸯来你这没良心的如此来精神,可真是枉费我一番苦心了。」

  宝玉赔笑道:「好姐姐,你自是知道我的。我只是还担心鸳鸯姐姐在老太太夫人那里走了风声才要……才要……」

  凤姐噗嗤乐了出来:「好了好了,等来日我安排好了自是会通知你就是。」

  二人又亲昵了一会子,不在话下。

  又过了几日,凤姐正忙完了府上的事在屋内歇着,鸳鸯走了来。

  「琏二奶奶,老太太让我过来问问,前几年那几匹金蟒缎子还有没有,这年底了,老太太的意思是拿出来给姐儿们去裁了做几件衣服。」

  凤姐忙道:「有呢有呢,我这就让人去库里拿去。平儿,快给鸳鸯倒茶。」

  说着,暗暗的给了平儿一个眼色,一面拉了鸳鸯的手坐了。平儿倒了茶,却从怀中掏出一包药沫子尽数倒入茶盅里,又用银羹调匀了,这才端着进了来。

  「鸳鸯妹妹,这是前日琏二爷命下人从扬州府带来的今年新茶,叫女儿香,快试试香不香。」

  鸳鸯忙双手接了,口中只道:「劳烦平姐姐。」

  一面将茶盅送至鼻下,果然一股子馨香之气透了过来。轻轻咂了一口,入口甘甜滑润,的确与平日喝的茶不同,遂又品了一口。

  凤姐和鸳鸯说笑着,平儿却是转身出了屋来,朝宝玉处走去。

  却说鸳鸯和凤姐说笑了一会子,不觉那一杯茶已经被喝净了。凤姐喊平儿倒茶,却不见回应。

  「这小蹄子又浪到哪里去了?」凤姐道。

  鸳鸯却道:「二奶奶可不用叫凤姐了,我这一杯都喝净了也是够了,只坐一会子就得了,还得回去回老太太呢。」

  说着又拉着凤姐坐下。

  又聊了一会子,鸳鸯只觉得一股子倦意袭来,头发沉,眼皮子也沉重起来。

  「二奶奶……我……我要回去了……忽的困倦得紧。」

  鸳鸯挣扎着欲起身,那身子竟是软软的不听使唤了。眼神越发的迷离,那微张的檀口竟有一丝口水流出。

  凤姐忙搀住了摇摇晃晃的鸳鸯道:「鸳鸯妹妹,这是怎么的了?」

  那鸳鸯竟是将头软软的靠在凤姐身上,说不出话来。凤姐又呼喊了几声,见鸳鸯只是眼睛半睁半闭,口中发出浅浅而略微急促的呼吸,竟是不知道回答了。

  凤姐忙咳嗽了一声,那门便被人推开了。

  平儿引着宝玉走进来。宝玉一见凤姐扶着的鸳鸯不由唬了一跳:「风姐姐,鸳鸯姐姐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病了?」

  凤姐笑道:「傻宝玉,前些日子我托人得了些东瀛的秘药,叫红楼春,这女子服下了,立时神志不清,但却不至昏睡,要一个时辰药力过了方能恢复。那恢复之后却不记得前一时辰所发生之事了。还不快来帮我扶住她。」

  宝玉这才走过来扶住了鸳鸯。

  凤姐道:「一个大美人儿我可就交给你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

  说着便将鸳鸯软软的身子推到了宝玉的怀中,又轻轻的在宝玉脸上亲了一下才走了开来。

  宝玉抱着鸳鸯,只见鸳鸯一张俏脸上浮着一层慵懒,一双杏眼只半睁半闭,眼神散乱无章。涂了胭脂膏子的小嘴也微张着,一丝丝如兰的热气呼出,喷在宝玉的脸上。宝玉并不敢太过造次,只将两只抱着鸳鸯的手轻轻游走了几下,在那柳腰粉臀上抓捏了几把,见鸳鸯似是真的没有反应,这才胆子大了起来。

  宝玉将鸳鸯抱到床上,先是俯身将那樱口上的胭脂尽数都吃尽方才满足的咂咂嘴,便开始解脱起她的衣物来。解开一排排扣,里面露出葱绿锦绸的小棉袄,将棉袄也除去,那里面竟是一件大红色的肚兜儿,上面用各色锦线刺绣着两只戏水的鸳鸯。

  随是平躺,那肚兜下的两个乳峰也将衣物高高挺起,显示着衣物之下那不凡的尺寸和挺拔。宝玉又迫不及待的将那肚兜的带子解开,将其撤去,两团美肉刚一摆脱了束缚,便争先恐后的跳了出来,颤巍巍的像宝玉展示着她们的尺寸和大小。

  宝玉忙一手一个的抓了,握在手中说不出的柔滑,竟是无法一手掌握。

  「却不知那宝姐姐脱光了又是如何一番光景呢?」

  宝玉又想起了前日握住宝钗玉乳的触感,下身阳物不觉又是硬了几分。手上的力道也不觉加大了少许,只将那两颗丰满的奶子揉捏出各种形状来。揉捏了一会子,又俯下身去将一颗沉甸甸的玉乳含入口中,任凭宝玉怎么张大了嘴也只能含入一小部分。

  两个玉乳又被吸吮了好一会子,宝玉才恋恋不舍得松开了嘴,继续解起鸳鸯下身衣物来。解开裤带,将裤子一点点的褪下来,露出了稀疏的耻毛,两条丰满的大腿却是仅仅的将玉蚌夹在中间,只能看见一丝粉红的缝隙。宝玉索性将鸳鸯的衣物都除去了,一条婀娜丰满的美肉便横列在宝玉眼前了。

  只三两下便除去了自己的衣物,宝玉也上的床来,先是又在那饱满的玉乳上吸吮了起来。一只手也顺着细滑的肌肤向下滑去。

  五指缓缓划过平坦柔软的小腹,在耻毛上稍作停留,便滑向了那处女宥密之处。那两片嫩嫩的肉唇仍是紧紧地遮蔽着,保护着那神圣所在。宝玉只将手指按在上面,轻轻揉捏着。只一会子,便有清清流水从缝隙中被挤压了出来。

  鸳鸯随是失神,却仍不自觉的将一双美腿夹得更紧了,只把宝玉侵犯来的手紧紧的箍住,使他不得随便动弹,却又似是要借双腿的夹力使手研磨的更重些。

  宝玉勉强活动着手指,将那两片嫩嫩的肉唇分开,方一触碰道那颗硬起来的肉珠,却见鸳鸯身子扭动了一下子,臻首一抬,口中轻轻呼了一声:「啊……宝玉。」

  直唬得宝玉呆住了,不敢动弹。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1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