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贾宝玉初触薛宝钗 平袭晴三女一台戏

  却说宝玉在凤姐门口撞见鸳鸯,又傻站了一会子才悻悻的又逛到别处去了。整个贾府上下都在忙着装点省亲别院,那凤姐更是比别人十倍的忙,每日上上下下大事小情都要找她才行,每夜都是要忙到三更之后才能休息。宝玉去了几次都是没有机会与凤姐亲近,只得将欲火发泄到平儿和袭人晴雯身上。无奈最近又是兴致大发,可苦了三个女子,每每被操干的不省人事方能作罢。

  这日宝玉又来到薛姨妈处,薛姨妈正在屋里闲坐,见宝玉来了笑着一把揽在怀里道:「我的儿,这么大冷天的难为你想着姨妈,快让我来给你暖暖。」

  宝玉只觉得脸被按压在薛姨妈两颗软软的玉乳之上,真是说不出的受用。暗道:「姨妈这两个奶子可真是又大又软,真是风姐姐袭人她们所不能比的了。」

  见薛姨妈仍笑着看着自己,忙道:「宝姐姐可在屋里?」

  薛姨妈笑的更是开心了,道:「我自是知道,你来我屋里哪里是来找我的,定是来找宝丫头的,她在里屋里呢,去吧。」

  言罢才放开了宝玉。

  宝玉脸上一红,嘴上想否认却也不知该如何搪塞,心知薛姨妈并不是生气,更是将头脸深深埋在薛姨妈的胸口假装撒娇了一番,才进的里屋来。

  宝钗正端坐在一个绣墩之上,拿了一本书在看,看得甚是聚精会神,都没有察觉宝玉进来。

  宝玉蹑手蹑脚的走到宝钗身后,猛的一把抽出了宝钗手里的书道:「宝姐姐看得什么书这般专注?」

  宝钗不由得受惊尖叫一声,身子往后一仰,几欲摔倒。宝玉见了忙丢了书伸手去扶。

  眨眼间,宝钗那香软的身子已是被宝玉抱了个满怀。宝玉那两只手竟也直直的按在宝钗那两颗玉峰之上。只觉得好柔软的触感自手中传来,那两团美肉竟是无法一手掌握!只这么一抓,莫说袭人晴雯,竟是连凤姐那熟透了的女子也要逊色三分。宝玉不由得痴了,一面小心按揉,一面口中道:「宝姐姐,平日里可真没看出来,你的玉乳……可真大啊!」

  却说宝钗此事早已回过神来,只觉得身子被人由后面抱了住,那两颗玉乳也被一双手按住。宝钗哪里受过这般轻薄?放要发作,又听得身后有人说话,那声音竟是宝玉,而说出的话竟是如此不堪入耳。宝钗大羞道:「宝兄弟!你……你这是在做什么?还不快快放开我!」

  宝玉听得此言方知不妥,连忙将手移开,惴惴的站在一旁,犹如犯了错的孩子一般。宝钗也站了起来,远远的离了宝玉,双手护着方才被宝玉摸到的酥胸,脸红得如苹果一般。就在这当儿,门帘被掀起,原来是薛姨妈在外屋听得屋里宝钗叫喊,进来看个究竟。

  「你们姐弟两混闹什么?宝丫头,怎么这么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宝玉只红着脸,口中只是:「我……我。」

  薛姨妈又看向宝钗,只见宝丫头仍是双手护胸,面色绯红。那薛姨妈早已猜到了一二,却不怒反笑,一把揽过宝玉,抚着他的头笑道:「我的儿,这可真是长大了,知道欺负你宝姐姐了?」

  宝玉支吾道:「姨妈……我……我不是故意的。」

  宝钗也羞道:「娘……你混乱说些什么啊……」

  薛姨妈笑道:「好好好,我混说。我的儿,还不快给你姐姐陪个不是?若是她真生气了,连我这当妈的也是管不了的。」

  宝玉听罢只得走到宝钗跟前,一躬到地道:「宝姐姐,宝玉方才不小心冒犯了姐姐,还望姐姐海涵,看在往日情分上饶了我这一回子吧。」

  宝钗本不是真生气,只是羞不过,如今看宝玉来致歉,自也不会咬住不放,只得轻轻抬了一只手扶了下宝玉道:「快得了,这点子小事,也不必说什么冒犯不冒犯的。只是下次可万万不可用再使坏唬我了。」

  宝玉这才抬起头来。二人四目相对,又是一阵尴尬。宝玉忙侧目,看见刚才宝钗看的书还扔在地上,宝玉忙捡起道:「姐姐看得是什么书?这般入神?」

  二人又不咸不淡的聊了几句,仍是尴尬,宝玉找了个托词去了,宝钗也不强留。

  待宝玉去了,宝钗才又复拿起方才看的书,却又想道方才身子被宝玉抱着,酥胸也被按揉,不由得又是羞得脸上燥热。却见薛姨妈又进了来。

  宝钗收回心神,起身道:「妈妈。」

  薛姨妈拉着宝钗的手道床头,母女俩紧挨着坐了。宝钗一头钻进了母亲的怀里撒起娇来。

  薛姨妈抚摸着宝钗圆润俏脸道:「这孩子,脸上这般热,莫不是发烧了?」

  宝钗忙道:「妈,我这好好的发什么烧啊。」

  「呵呵,那是了,自是方才臊的……」

  宝钗更是大羞,只将整个头都埋在薛姨妈柔软的怀抱里,一面扭动着身子一面口中喃喃道:「宝玉欺负我,你也来欺负我,我自是不依的!」

  薛姨妈呵呵笑道:「傻丫头,我是疼你还来不及呢。不如我明儿就去和老太太给你和宝玉提亲去如何?」

  「妈……你胡乱说些什么呀……」

  「我宝贝女儿的终身大事,我怎么会胡说?宝丫头也老大不小了。是该提一提了。那宝玉可是贾府未来的老爷,莫说我们两家门当户对。」

  「那宝玉的人品心思,可是天底下打着灯笼找不着的。你看哪其他侯府的公子哥儿,哪个不是成日吃喝嫖赌,游鸡斗狗?我可不能把我女儿往那火坑里推。再看宝玉,那人品,对女儿家的心思可真是打着灯笼找不着的主儿,把你交给他我也算是了却了一件大事了。况且你嫁了他,我们母女也可以常常见面,怎么不好?」

  薛姨妈一番话句句在理,只使得宝钗一时竟也找不出话来反驳。薛姨妈叹了口气,又笑吟吟的道:「宝丫头,你和妈说实话,你对宝玉就一点心思都没有不成?」

  「妈,你别乱说了,那宝兄弟心里喜欢的是林妹妹,这是府上无人不知的。人家才是一对儿呢。」

  「林姑娘随是长得不比我宝丫头差,但她那性子太小,自不是做奶奶的料,身子又不大结实,成天病歪歪的。再说……你看林姑娘那小身子骨儿,哪有我宝丫头一半丰腴?妈和你说,这男人啊,相女人第一点就是看她胸大不大,想当年你爹……」

  宝钗大羞,道:「妈……你又浑说了!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

  说着挣扎着起来,一双小手捂着脸跑了出去。只留下薛姨妈笑吟吟的坐着,看着宝钗随着疾走那胸前两团肥硕的肉团一跳一跳的。

  却说宝玉出了薛姨妈屋来,脑子里仍是宝钗那娇羞的模样以及那一手无法掌握的豪乳。

  「想不到,宝姐姐平日随是看着比林妹妹丰满些,那玉乳竟是如此饱胀。只不知若是脱了衣裳该是何等一番景象了。」

  想着下身阳物竟是勃起得老高,一阵欲火由心而生。

  宝玉匆匆回到院子,正见晴雯在外头喂鸟。宝玉拉了晴雯就进屋里来了。刚进了屋里,就开始胡乱扒起晴雯的衣物来。晴雯拼命的用手掩了,道:「二爷,屋里还有人呢,可别让人笑话了。」

  宝玉这才惊得赶忙住手。却见是平儿在笑吟吟的看着自己,一旁袭人陪着。宝玉笑道:「平姐姐来得可真是时候,快快让我好生疼你才是。」

  说着又开始脱晴雯的衣物。晴雯见宝玉不怕,只半推半就的一会就被宝玉扒了个精光。

  「想不到晴雯妹子脱了衣服也是这等媚人,难怪宝玉平日里总是对你赞不绝口。」

  平儿上下打量着晴雯的身子:「哟,难得还是个小白虎呢。呵呵。」

  晴雯大羞,一双手真是不知道该掩饰上面还是下面了。

  「嘿嘿,平姐姐,让你看看我这个尤物又如何?」

  言罢,宝玉又将袭人的衣物也尽数除去。两条赤裸裸的美肉顿时使得屋内一亮。平儿笑靥道:「宝二爷真是好福气啊,有这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服侍。」

  「哼哼,平姐姐,你把袭人晴雯的身子都看个够,如今你是不是也该……」

  那平儿却并不羞斥,竟是自己动手宽衣解带了起来。待到脱光之后,一手环着晴雯的蛮腰,一手揽着袭人的香肩,将二女拉到自己左右笑道:「宝玉看看,我比你这二位天仙般的人儿可差多少?」

  倒是袭人先说话了:「平姐姐,你这身上怎么青一块紫一块的……」

  平儿笑道:「还不都是你家二爷作践的。」

  「啊……宝玉平日里可是温柔,怎么会把平姐姐弄成这样?」

  这次终于宝玉插进了言来:「袭人你有所不知,这世界上女子千万样,有的独爱温柔,有的你却是对她越狠重些她倒是越受用呢,是不是啊平姐姐?」

  说着两只手便捏住了平儿的两颗乳首往外用力拉扯着。

  「哦……二爷说的是呢,平儿就是那种贱人……」

  此话一出,两旁的二女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哼哼,平姐姐,你来我的屋子自是客人,现在就好好招待你一番如何?」

  「那奴家可要多谢二爷了。」

  平儿说着,放开了左右二女,径自将身子转了过去,双臂撑着桌子,两腿大大分开,将那粉臀对着宝玉摇晃了起来。

  宝玉只先在袭人和晴雯的丰臀上揉了几下子道:「二位姐姐,且等我先招待了客人再好生疼你们。」

  说着便走到平儿背后,却不急着插入,而是啪的一巴掌掴在了平儿一侧臀峰之上。一声脆响伴着平儿的一声娇呼甚是悦耳。

  平儿却是扭过脸来,咯咯笑道:「二爷这可是没吃饭,没有力气了不成?竟是下手如此轻省?」

  宝玉哼哼冷笑了一下,将手高高举起,抡圆了就又是一下,比方才那一下可是更用力了许多。只打得平儿又是一声尖叫,丰腴的臀肉颤动着,那菊门和玉蚌都跟着紧缩了一下子。不等平儿叫完,又是啪啪几巴掌,那雪白的肌肤顿时红肿了起来。

  袭人只在一旁轻轻拉宝玉:「二爷,你可真狠得下手啊。当心打坏了可不是闹的。」

  宝玉嘿嘿一笑道:「袭人姐姐,你可问问平姐姐是不是很受用?」

  说着也不待袭人问,竟是双手捏住丰臀,狠狠的把两片美肉往两边拉开,将那玉蚌展露了出来。只见两片深红色的肉唇半遮半掩的藏在黝黑的阴毛之中,中间的仙人洞微微显露,竟是一张一合的动着,那蜜液也顺着唇逢滴答滴答的流淌着,有些已经滴落到了地上。

  那平儿正是享受,却被打断了,肉蚌又被分开只觉得里面的嫩肉都在蠕动,渴望着被侵入,心里真是说不出的空虚,不由得将那美臀来回扭动着。口里喃喃道:「二爷可莫停手啊,平儿还要。」

  宝玉用手揉捏着被打得宣红的粉臀哼哼笑道:「小骚蹄子,二爷这就让你尝尝杖责!」

  说着挺着阳物就直直的插入了玉蚌之中。眨眼间已是啪的一声,宝玉已将那粗长的阳物整跟尽数插入了肉穴之中,双腿撞击到了平儿的玉臀之上。

  平儿只觉空虚的小学顿时被塞得满满的。花心也被狠狠的撞了一下子,一阵舒爽由下体传来。口中只道:「来得好。」

  宝玉又是啪的一掌打在平儿的臀股之上。只打得平儿下身肉穴又是一缩,裹得阳物好生受用。宝玉一面插弄一面啪啪的打个不停。

  「宝……二爷,打得好……插得好深……舒服……舒服死平儿了……」

  平儿旁若无人的浪叫着。宝玉动作一下紧似一下,一下重似一下。又对袭人道:「袭人,晴雯来帮忙,我们好生伺候一下平姐姐,你二人去抓她的玉乳,但记得不必怜香惜玉,直观用力就好。」

  二女早已经看得呆了,闻言便一左一右来到平儿两侧。

  那平儿本是撑着桌子站立着,两颗玉乳掉甩甩的垂着,前后随着晃动,如今才算真正有了着落。

  袭人晴雯二女伸出纤手,轻轻的将奶子托了起来,小心揉捏着。宝玉笑道:「方才平姐姐还笑话我没吃饱饭,如今你二人这样岂不更叫她笑话?」

  说着便腾出手来,一手按在了抓着平儿一颗玉乳的晴雯的手上,只一用力,就将手指深深的嵌入了柔软的乳肉中。

  「啊……捏得好!奶子要被捏爆了,好舒服。再用力些……好妹妹用力些,咬我的奶……」

  袭人见状也不待宝玉指点,蹲下身子,只将平儿余下那玉乳含入口中,轻轻用牙齿磕咬了起来。

  「嗯……袭人妹妹,用力些,将乳头咬下来才好。」

  平儿腾出一只手,握了玉乳拼命往袭人口中送去。袭人只得稍稍又用力了些子。

  「好受用……两个妹子弄得我好爽。二爷,大力些……嗯……嗯……要……要来了!」

  身上三处敏感部位同时被蹂躏,平儿已是高潮迭起了。那宝玉又将两根手指沾了口水,抵在平儿的菊门之上研磨了一会子后径直插了进去。手指配合阳物在平儿两个肉洞中来回抽插,只一会子,平儿尖叫一声,挺直了身子不动弹了。那肉穴里的嫩肉一波波的蠕动,也吸出了宝玉的阳精。

  宝玉将阳物抵在花心之上,射完了阳精才拔出阳物,顿时小穴内黄白之物流淌了下来,滴落在地上。宝玉轻轻抱起平儿的身子,将其放在床上。又转向二女道:「好了,客人吃饱了该咱自家人了。」

  说着便揽过二女,双手按在了两个肉蚌之上。

  「哼哼,二位姐姐都已经湿成这样了,宝玉不好,让二位久等了。不知到是谁先来呢?」

  「让晴雯那小浪蹄子来吧。」

  袭人微微喘息着道。晴雯也不客气,一把握住了宝玉的阳物。

  宝玉道:「好姐姐,让我再亲亲你的小白虎吧。」

  说着将晴雯推倒在了床上,在那光滑无毛的私处舔舐了起来。袭人也俯下身来,将那宝玉的阳物轻轻握了含在口中吸吮了起来。

  「宝玉……嗯……好痒啊,好舒服,我……我想要……要二爷的鸡巴……」

  美人的要求宝玉怎么会推辞。从袭人口中将阳物抽出,命袭人也在晴雯一侧躺了,才将晴雯两腿分开,将阳物缓缓的纳入了那蜜穴之中。一只手捏着晴雯的一颗椒乳,一只手在袭人的玉蚌上摩挲着,下身也开始了抽插。

  「嗯……宝玉,好舒服,插得我……再快些子。」

  宝玉自是加快了动作,同时爱抚在袭人玉蚌之上的手也将两根手指探入到了袭人的肉穴之中,随着肉蚌一起进出着。二女的娇喘生此起彼伏,两条白皙的美人娇态百出,再加上一旁犹自喘息的平儿,真是说不尽的风情。宝玉不由得又加了把力气,直把二女同时送上一个小小的高峰。

  宝玉又将袭人抱起来,命她趴在晴雯身子上,二女胸前四团美肉抵在一起,两个肉蚌也一上一下呈现在宝玉面前。宝玉又将那阳物探入袭人泥泞的肉穴中。二女早已神魂颠倒,不觉四片香唇已是粘在了一处,两条香舌你来我往,互相馈送着口中的香津。

  却说平儿已是悠然醒了过来,见此香烟一幕哪里肯落单?便转到宝玉背后,只见两个肉蚌叠在一起。下面的光滑如玉,还在犹自往外躺着宝玉的阳精。上面一个却是阴门大开,一根粗长的肉棒正在捣弄着,潺潺蜜液顺着流淌了下来。那宝玉的阳物更不消说,又粗又长,却是白嫩异常,每次拔出都将袭人穴内的嫩肉都要勾出来许多。

  平儿伸出手来,先是在晴雯的玉蚌上将那流出的阳精都沾在手上,又用舌头将其舔干净,又将手指探入穴中,只恨不得将里面的残余阳精都扣挖出来才好。晴雯口舌被袭人堵着不能言语,身子又被压住,只得口鼻之中发出呜呜之声,却也不知是受用还是难过。

  平儿一手托住了宝玉晃动着的春丸,一面细细揉弄,一面将尖尖的舌头在宝玉会阴菊门处舔舐了起来。宝玉只觉得后庭处一阵麻痒传来。知是平儿作怪,却也受用得很,随是臀股一直在前后耸动,那平儿的舌头竟能如凝胶一般粘着自己的后庭。好不受用。

  四人又你来我往的几个回合下来,不觉已是掌灯时分。宝玉正将那阳物在平儿菊门之中开足马力之际,忽听得门外一声娇呼:「可了不得了,看看你们干的好事!」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