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警幻仙舍身救可卿 贾宝玉再尝情欲露

  却说可卿被宝玉操干的已经不支了,犹想起那警幻仙子临出门前伏在自己耳边,悄声道:「可儿妹妹,你若是招架不住了只管喊我来就是了,可不要勉强才好啊。」

  如今已不知泄了多少次身子,若不是粉臀被宝玉把握着,早就瘫软在床上。如今想起了,才喊了起来:「警幻姐姐快来救我。」

  宝玉只道是可卿被干得混了头脑口中胡乱说话。却听得背后虚掩着的门竟是应声而开了,正是警幻仙子飘飘的踱了进来。人未到,声已至:「可卿可真是出乎吾之意料了。我原以为你早早的就要败下阵来,没想到竟是等了这么久。」

  一面说着,一面已经来到了床边。那身上的罗沙已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

  「仙子姐姐,宝玉可是想煞你了。」

  宝玉一面说一面仍没有停止臀股的耸动。

  「哼哼,你这蠢物,只知满口甜言蜜语来哄骗女儿家,却不知何时都忘记了怜香惜玉了。可卿都如此模样了还不放过。」

  宝玉这才发现,身前的美人已经没有了声息,只口中发出略微轻吟。宝玉傻笑一声,方放开了紧固着粉臀的双手,将那阳物自可卿身子里拔了出来。可卿的身子也是软软的瘫倒在了床上,那早已溢满的肉穴中汩汩流出许多浊白之物,两片粉嫩的肉唇犹自一张一合,也似是在喘息一般。

  宝玉轻轻拉过薄被给可卿盖好,这才转向警幻笑道:「仙子姐姐,我再甜言蜜语,却也不及你那情欲之露万一也。今日就请姐姐再多赏我些吧。」

  警幻一双杏眼一翻,瞥了一眼宝玉道:「哼哼,还想要我这情欲之露也未尝不可,不过要拿你那浇灌绛珠妹子的甘露交换了。」

  言罢,已是将宝玉推倒在床。

  那警幻一条玉腿轻轻一抬,已是轻巧的跪于宝玉的头脸之上,丰腴水滑的玉蚌完全展露在了宝玉面前。宝玉哪里还客气,立即张嘴将那两片粉嫩的肉唇含入口中吸吮了起来。只觉玉蚌上芳香之气马上大增了起来。那晶莹的蜜露已是流出了些许。宝玉急忙将其尽数吸入口中,只吸得啧啧有声。

  警幻的身子不由得轻颤了一下,心道:「这蠢物可真是女子的克星了,竟是让我也不能把持。却不知日后还有多少风流债了。」

  心里如是想,那手口却丝毫都没有怠慢。一条藕臂撑着身子,一只揉一就径直的握住了宝玉阳物的根部,檀口一张,已是将那阳物纳入了口中。只觉口中之物有股子浓烈的男精之味,又兼有可卿蜜液的甘甜,真是说不出的鲜美,含在口中仍是一搏一搏的跳动着。又有宝玉的舌头不断舔弄着玉蚌之中那敏感之极的珍珠,警幻只觉情欲大增,又有些许情欲之露流出。

  「仙子姐姐,你的情欲之露似是比以前更多也更香甜了。」

  宝玉口齿含糊的道。又伸出手来抓住两片肉臀,将其用力往两边分开,直扯得两片肉唇完全张了开来,那肉穴也如婴儿小口一般俏皮的微张着。宝玉索性将一根手指都插了进去,只觉得那穴中的媚肉如同活了一般,顿时朝着手指聚拢过来,将其紧紧的包裹了起来,一波一波的蠕动着。

  「姐姐,你这肉穴可真是奇妙,居然是自己会动的,难怪我插进来时如此的受用。」

  宝玉感受着媚肉的夹吸叹道。警幻却并不搭理他,只是一味的将臻首上下起伏着,只把宝玉的阳物吞吞吐吐的好不流畅。

  宝玉也将手指在穴中抽动了起来。或是抽插,或是扣挖,每一下子都要拨开追寻过来的媚肉,宝玉只得扣挖的一下重似以下。直搞得警幻口中不时发出呜呜之声,圆润的美臀也左右摆动着,却不知是在躲避宝玉的扣挖还是追寻宝玉的手指。那口上的动作也随着宝玉动作的加快而快了起来。

  「哦……好姐姐,好受用,我要射了。」

  说着,宝玉低吼一声,只将双腿绷得紧紧的,龟头紧紧抵住了警幻的喉咙。那警幻却并没用停止动作,而是仍上下吞吐着,同时用力吸吮,似是要将宝玉体内的阳精榨干一般。同时下体玉蚌中也喷涌出一股子蜜露,滴滴答答的顺着仍插在肉穴中的宝玉的手指流淌下来。

  待到宝玉停止了射精,警幻才一丝不剩的将口中阳精吞入腹中,脸上浮现出一个满足的笑容。只可惜是背对宝玉,若要让宝玉见了警幻那妩媚的笑容,又会痴了。宝玉也将手指拔了出来,悉数将上面的蜜液舔干净,刚欲又舔舐那肉蚌之上的,警幻仙子却将粉臀从他的头脸之上移开了。

  警幻将身子移到了宝玉仍旧高耸的阳物之上,对着自己的肉洞就坐了下去。只觉得阳物努力的挤开媚肉,直直的顶在了自己的花心之上,一股麻痒的感觉直传到了心里。肉穴也被撑得满满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宝玉也坐直了身子,将双手从警幻腰间缠绕了过去,一手向下,在警幻下体一丛凄凄芳草上来回游走,时不时的触碰一下那调皮的肉珍珠,一手径直向上,努力张开才勉强握住了一颗颤抖着的玉乳揉搓了起来。

  警幻在宝玉怀中,身子如柔滑的水蛇一般扭动了起来,阵阵舒爽由二人交合处传来,宝玉不由得双臂用力,将警幻拥得更紧了。而警幻的身子竟似丝毫不受禁锢,反而扭动的更加剧烈了。

  警幻将头歪过来,宝玉也是知趣的立即用嘴堵住了警幻的檀口,二人的舌头立即纠缠在了一起,相互吸吮着彼此的津液。只研磨了好一会子,二人的身子同时一僵,一起达到了欢爱之峰。

  二人相视一笑,却并不言语,宝玉轻轻的将警幻那没有重量一般柔软的身子放在床上,用肩膀扛起两条白嫩的玉腿,又直直的插了进去。

  「仙子姐姐,我这招游龙戏凤使得可精进了些么?」

  宝玉一面抽插一面问道。

  「还……还好,略有进步。」

  警幻尽量平静着自己的语气,却无奈下体快感又在一波波的积累,说话仍是略带喘息。

  宝玉见状却是将动作放缓了下来,插入的深度也是大不及刚才,只将阳物的一小半在肉穴中缓缓的抽插,不再连根没入,更不将龟头触及那敏感的花心。警幻只觉得下体快感一下子降了许多,才懒懒的睁开杏眼,只见宝玉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你这蠢物,真是在班门弄斧了,就凭得你这点小伎俩就想让我发软来求你不成?」

  那宝玉一下被警幻揭穿了把戏却也不脸红,仍是不疾不徐的抽送,两手在警幻两颗玉乳上轻轻滑动打圈,时不时的捏弄那翘起的粉红乳头。

  警幻见状也是嘴角轻轻往上一扬,道:「这可是你自找的了,可莫怪我不给你留情面了。」

  说罢,壁上眼睛,下体暗暗运作起来。宝玉只觉得一股子强大的吸力自肉穴深处而来。竟是要将自己的阳物生生吞进去一般。宝玉也暗中用力往外拔,却只觉得那穴内的嫩肉如同一只柔软的小手一般,紧紧箍住龟头和肉棒,一面蠕动一面将其拉入深处。

  再看警幻,那脸上却写满了得意和讥讽。宝玉更是着急,只用手推着警幻的两条美腿,更加用力,才将阳物拔出少许,却已是满头大汗,那阳物也被拉扯的有点疼了起来。

  「哼哼,蠢物不必勉强,凭你那点子功力依我看还是不要徒劳才是正经。」

  宝玉也心知自是抗衡不过警幻仙子,但要让自己如此认输却也于心不甘。索性宝玉将牙关一咬,狠狠的将阳物一下子插到了最里面。

  警幻本是下体一直在用力将宝玉之阳物拉入,自是花心都跟着往外移不少,却没料到宝玉竟有此昏招,一时没有丝毫准备,只觉花心生生的顶开了,那鸡蛋大小的龟头竟是插入到了自己的子宫之中。只这一下子竟是再也把持不住,一张樱桃小口张得大大的,啊的一下子叫出了声来。那娇柔的子宫口被狠狠侵入,不由得发出一阵强有力的收缩。

  宝玉也没想到这一击会有如此收效,只觉得阳物抵住穴内媚肉的层层包裹,那龟头竟又穿过了一重软而有弹性的阻碍,入得另一番天地。那子宫口的收缩竟是比起穴内媚肉更是强劲有力。方才阳物本就被警幻的肉穴吸得膨胀不已,这一下子终是把持不住。那阳物迅速膨胀,马眼大开,将那滚烫的男精蹭蹭的射入了警幻的子宫深处。

  二人俱是一阵痉挛,好一会子宝玉才回转过来,抬头看警幻,只见身下的仙子犹是眉头紧锁双眸紧闭,贝齿轻轻咬着下唇,好一副嬴弱不堪的媚像。

  「仙子姐姐,你好美啊!」

  宝玉说着便对着那小嘴吻了下去。二人做着口舌之工,宝玉也仍感受着警幻子宫的蠕动和颤抖,好一会子才微弱了下来。

  「姐姐,你再看看我这招男耕女织用得可还好么?」

  言罢将那阳物从花心中拔了出来,只让警幻又是一阵战栗。宝玉抱起警幻软软的身子,使其翻身跪于床上,丰臀高高翘起。宝玉也不多做其他之事,又径直的插了进去。那警幻仍未从高潮中恢复过来,那花心仍是敏感异常,此次宝玉又是根根见底,只觉得花心都要被撞到喉咙了一般,不一会子竟是又泄了身去。

  「宝……宝玉……让我,让我稍作休憩吧……」

  警幻终于抵挡不住,开始开口求饶了起来,也不敢再叫宝玉为蠢物了。

  而宝玉却是越战越勇了起来。只觉得那芬芳的情欲之露更是源源不断的由花心处涌出,将阳物浸在其中真是说不出的受用,如今又第一次听得警幻告饶,哪里肯善罢甘休?口中只应道:「仙子姐姐,可是你教我日后不可懈怠了,怎么如今倒是你要休息了呢?」

  说着又啪啪的撞了十余下。

  「好……好宝玉,真的不行了……花心都麻木了……」

  「哼哼,即使如此,今日便便宜了它吧。那就让我来采一采仙子姐姐的菊门吧。」

  说着也不待警幻答言,就用双手将菊门两旁的臀肉往两边一分,挺着沾满蜜液的阳物就刺了进去。粗大的阳物直把警幻娇嫩的菊门大大的撑了开来,使得美人又是一声娇呼。

  警幻的肉穴方能得到休息,哪里想到菊门又被阳物塞得满满的了。只这一下子,几乎又使她泄了出来。宝玉一经插入,马上抽插了起来。只觉警幻的菊门也是窄紧异常,肠壁上的嫩肉也是肥嫩无比,不由得大呼过瘾,一面操弄的更加起劲。

  「宝玉!宝玉饶命啊……」

  警幻高呼道:「我……又……又泄了!」

  此刻的警幻再也没有了仙子的矜持,竟如荡妇一般的喊叫了起来,十根芊芊玉指紧紧的抓挠着床单,臻首紧紧贴在床上头发散乱着。

  「好姐姐,等我再爽一会子。你的菊门可真是舒服!真是比肉穴更让人销魂呢!」

  宝玉一面说一面仍是啪啪的撞击着警幻的玉臀,直把两片美肉撞得激起层层涟漪。

  「可卿……可卿救我!」

  警幻突然看见可卿不知何时已经转醒了过来,正在抱着被子睁大眸子看着自己被宝玉操弄。警幻真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立刻发出求救。

  「好宝玉……可卿她醒了……你……你饶了我吧!呜啊……好烫呀……」

  又是一声大叫,警幻的身子一挺,后又软软的倒了下去。

  宝玉的阳物这才被迫脱离了警幻的菊门,而阳精却仍一股一股的喷射着,只把那最后几滴都喷在了警幻的美臀之上。

  宝玉看着在一旁抱着暖被偷看的可卿,笑吟吟的摸了过去。

  「可儿,仙子姐姐可是为了救你才落得如此光景。如今你要如何报答她的救命之恩呢?哼哼,快把你的菊门也赏了我吧!」

  可卿大惊,口中惊呼着不要,身子便向床内侧爬去,无意间却正把那未经人事的菊门暴露在了宝玉面前。宝玉哪里给可卿逃走的机会,一下子便擒住了那柔软的身子。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18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