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温旧情春意暖幻境 胜新欢始承恩泽时

  却说警幻仙子在可卿耳边低语了几句后就飘然离去了,整个房间里就只剩下可卿和少年两个人独处。那少年闻得警幻方才的话,只道是警幻已和可卿说通透了,就又要伸手来抱可卿。

  可卿却摇摇的避开了。只道:「方才姐姐说……你我……你我已是夫妻,但我真真没有丝毫印象。如若我们真是夫妻,我便要考你一考。」

  「可卿只管问就是了。」那少年道。

  「你既是我夫君,你可知……可知我身上有几颗痣?」

  可卿问道,俏脸不由得又是一红。

  那少年笑道:「傻可儿,我当是什么题目,这可是再简单不过了。你右乳乳首下有一颗朱红的胭脂痣,左脚脚底有一颗米粒大小的黑痣,其他是再也没有的了,可是吗?」

  可卿身子洁白,只这两处有两颗痣,又是长在隐蔽之处,是除了自己别人也不知道的。如今见少年想也不想就如数家珍般说出,又想想方才警幻仙子所言,又见少年恳切,心中也信了。

  却又问道:「为何你和荣府里的宝玉如此之像呢?」

  那少年笑道:「娘子果真是都不记得了,宝玉就是宝玉,可卿亦是可卿。宝玉亦非宝玉,可卿亦非可卿。这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才是太虚幻境名头的由来。」

  一番话可是说的可卿更糊涂了。

  就在可卿迷糊之际,自己的身子却又被少年揽了过来。可卿抬头,只见他双目凝凝的注视着自己,嘴角挂着甜甜的笑意,那眼中更是含情脉脉,竟是要滴下水来一般。

  「你……」

  「叫我宝玉!叫我相公!」

  少年柔和的声音自嘴中轻轻发出,竟似直接传入可卿的心中:「宝玉……相公……」

  可卿如着魔了一般,想也不想就叫了出来。只这四字一出口,胸中不由得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宝玉听得可卿叫了出来,知道是她随未记起往日之情,却也接纳了自己,不由得喜从心生,却又不敢太过造次,只是将可卿的身子揽得更紧了些子。

  「可卿,上次一别,已是这许多日子了,可真是想煞我了。你身上还是这么香……」

  说着便将口鼻埋在了可卿的颈项之间,贪婪的嗅了起来。

  可卿只觉得身子被抱得更紧了。紧到自己的身子机会是要融化道宝玉怀中,紧到能感觉彼此的心跳。可卿随是心中仍有羞意,却也被此景此景所打动,悄悄将头靠在了宝玉的肩膀之上。可谁知正在沉醉之际,却觉得脖颈上突然发痒,竟是宝玉将鼻子贴了上来。只听得宝玉口中喃喃道自己好香,口鼻之中呼出的热气直喷到自己的肌肤之上,甚是酥痒。

  可卿刚要躲避,那撩人的热气竟止住了。却有另一样感觉传来,只觉脖子上柔柔的湿湿的一物正在游走,竟是宝玉用舌头在上面轻轻舔舐。

  「宝玉,你舔得人家好痒呀,不要……」

  宝玉却并没用止住,而是将舌头从脖子一路舔上去,直直的停在了可卿的耳朵上。一会在耳廓上舔舐,一会又将可卿圆润的耳珠含在口中吸吮。可卿痒得娇笑连连,不停地扭头躲避,而不知何时双手竟也紧紧的环住了宝玉的腰身。

  宝玉更是舔得卖力,又将舌尖往可卿的耳朵里探去,一面探一面在耳边轻声呢喃道:「可儿,你还是这么的敏感,可爱死我了。」

  那可卿哪里还把持得住,只觉得一股暖流从耳孔中探入,竟是瞬间流转至四肢百骸,身子也一下子就酥软在了宝玉怀中。

  「可儿,再让我看看你的那颗美人痣吧。」

  宝玉在可卿耳边道,同时有意的将一口热气缓缓送入她的耳中。可卿只被吹得身子又是一哆嗦,哪里还来得力气说不呢?宝玉一手揽着可卿的柳腰,用嘴堵住了她的檀口,将那片柔滑的香舌吸入口中砸润了起来。一只手已不知不觉探到了前面,开始解起可卿的排扣来。

  待到可卿觉得呼吸都困难了,方扭头躲开了宝玉的口舌,却发现自己已是衣衫大开了,那两颗玉乳早已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可卿方要遮掩,那宝玉早已抢先一步,将两只柔滑的奶子拿在手中把玩了起来。

  揉捏了一会子,两颗洁白丰腴的玉乳上竟浮出一片潮红。宝玉这才满意的停下手来。

  「可儿,你的玉乳这般颜色才是最美,再配上两颗粉色乳头,下面还有这点朱砂痣点缀,可真是此物只应天上有。这许久没有一亲芳泽,我可不客气了。」

  说着便将脸埋在了双乳之间磨蹭起来。

  可卿听得宝玉夸奖自己,心里不由得又羞又喜,不由得将酥胸挺得更高耸了一些子。宝玉却也顾不上欣赏了,先是用鼻子闻着肉香,不一会儿就用嘴亲吻了起来,先是轻柔的吻遍两颗玉峰,然后又用舌尖舔舐了一遍,最后终于含住一颗挺立的奶头,吸吮了起来。可卿只觉得一阵阵的快感传来,不觉用手抱住了宝玉埋在自己胸前的头,口中发出了微微的呻吟。

  宝玉如婴儿吃奶一般,轮番将两颗奶子都吸吮了几次才作罢。

  「可儿,这上面的痣我吻过了,现在该让我亲亲你下面的痣了吧?」

  宝玉说着便只将可卿敞开的衣襟往两边一分,可卿也顺从的垂下了双手,那薄如蝉翼的衣物便顺着凝脂般的肌肤滑落在地上。可卿这才发现,自己竟是除了此一件衣物身上竟再无他物了。如今已是和宝玉赤裸相对了。

  可卿下意识的一手抬起努力的想遮掩住两颗酥胸,一手也护住自己的玉蚌。那样子真是既淫荡又纯情,只看得宝玉下身的阳物又暴涨了些许。

  「可儿,你可真美啊,我只守着你一辈子就好了。」

  说着也犹自脱了衣物,露出一身光滑如玉的肌肤和下面早已怒起的阳物来。

  可卿用眼角偷偷的打量着宝玉,心道:「宝玉平日里看着如未成人的孩子一般,那脱了衣物竟是如此阳刚。那胯下之物……也并无想象中那样丑陋,只是这般粗长,怎么能……能入得我身子?」

  正在混想之际,宝玉已经笑吟吟的走了过来,口中道:「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不如我们上床吧。」

  说着左臂搭在可卿肩上,右手横过她的腰肢,只轻轻一举,就已将美人横抱了起来。

  「啊……宝玉……」

  可卿轻呼一声,已是双脚离地了。双手已是顾不到遮掩要害,只做环状揽住了宝玉的脖子。

  「宝玉……你……你好壮啊……」可卿嘤嘤道。

  「呵呵,可卿,一会还有更壮的呢,你倒是忘得干净了。」

  宝玉答道,只羞得可卿嘤咛一声,将一张俏脸埋在了宝玉两块隆起的胸肌之上,偷偷用脸颊蹭着,体会着男人宽实的胸膛,听着下面通通的心跳。

  宝玉已是抱着娇妻来到了床边,宝玉只轻轻一放,便把美人平放在了床上。

  「可儿,我可要亲你下面这颗痣了。」

  说着,便跪在床边,将可卿一条玉腿捧了起来。

  「可儿,你的小脚丫真可爱,娇小玲珑,十根脚趾如春蚕一般又白又软,可真是爱煞我了。」

  说着就低头意欲吻下来。

  「宝玉……宝玉不可,那里腌臜得很,可是不能入口的。」

  可卿猜到了宝玉的用意,只急的扭动着玉腿不让他得逞。宝玉用手握着可卿的小脚,柔声道:「可儿,你的身子都是干净得,我喜欢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觉得腌臜呢?你忘了,往日你还用你的小脚夹着我的阳物帮我泄身呢,我的阳精都射到了你的脚上……」

  宝玉一面说着,一面揉搓着可卿的脚丫。

  可卿心中早就认可了宝玉,只道是自己忘记了往日二人如何恩爱,听宝玉如此说也便停止了扭动,又知宝玉素日最是对女儿家温柔呵护,只把心一横便听之任之了。宝玉这才又吻上了可卿的一双小脚。

  宝玉先在脚面上舔弄,又将十根剔透的趾头一根根含在口中,吸弄了好一阵子,直痒得可卿咯咯的笑着躲避方才将最后一根小趾吐了出来。可卿以为他舔完了,却又觉得脚心上传来一阵酥痒。原是宝玉又开始舔舐她的脚心了。

  直痒得可卿将十根脚趾都努力的蜷缩了起来,细嫩的脚心上堆起些许漂亮的褶皱,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花一般。

  宝玉真是越舔越起劲,口中只道:「可卿,你的玉足可真是爽口啊,真是含在口中满口生津。」

  这可苦了可卿,本就是怕痒,那足底更是敏感异常,这会子只被宝玉舔得笑得花枝乱颤了,乳白的美体在雪白的床上扭动着,口中道:「宝玉……咯咯……好宝玉……饶,饶了我吧。」

  那双手也紧紧攥住了床单。

  宝玉又舔了一会子方才住口,闭上眼睛,咂咂嘴,回味了一会子方才继续动作。从玉足开始,舌头顺着圆润顺滑的玉腿一寸寸的往上游走。却说可卿,见宝玉不再舔舐自己的足底,着实是松了一口气。却又被宝玉一点点的吻了上来。直道那一丝麻痒来到了大腿内侧,就要抵达玉门之时才转醒过来。

  可卿用双手抱住了宝玉的头,宝玉以为是可卿害羞,也不急于触碰最后一片禁地,只耐心的用舌头在两条玉腿内侧耐心舔舐着。这下可苦了可卿,只觉得玉蚌似是被无数蚂蚁轻咬一般,肉洞中的蜜液也缓缓流出,好不难耐。强忍了一会子,终于还是把持不住,双手扶着宝玉的头将其引向了自己的玉蚌之上。

  宝玉早被可卿流出的蜜露的清香所吸引,却又不敢造次,如今见可卿如此,如获大赦般立即用口舌和那媚肉黏合在了一起。舌头也马上把流出来的蜜液都舔得干干净净,唯恐落了一点。可卿下体麻痒终于被宝玉这一吻化解了,不由得壁上眼睛,口中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宝玉由在不停的舔舐,把每一片媚肉的褶皱都细细的舔了一番,又在那早已挺起的珍珠之上舔吸了好一会子,直舔得下面又许多蜜液流出。宝玉又将其一一舔干净,索性将舌头往那洞中钻去。无奈洞口窄小,那舌头也毕竟没有多长,只得伸入一点。可卿只觉得洞口被湿热的舌头填满了,那肉穴深处更显得空落落的了。

  「宝玉……」

  可卿轻轻呼唤了一声。宝玉停止了动作,看向可卿。可卿羞得用两只手遮住了眼睛,轻声道:「宝玉,疼我吧……我想要你。」

  宝玉也爬上了床,跪在可卿双腿之间道:「好可儿,我这就疼你。」

  说着,也不用手扶握,只将那挺起的阳物抵在玉蚌之上,研磨了一会子,那阳物犹如有灵性一般,自己竟找到了入口,宝玉只轻轻一送,阳物便缓缓的被推入可卿体内。

  随着阳物进入,二人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宝玉只将阳物缓缓送入底,将龟头抵住花心,慢慢的研磨了起来。可卿口中呜呜之声逐渐的大了起来。双手也攀上了宝玉的后背。研磨了一阵子,宝玉才开始缓缓抽送了起来。开始只是九浅一深的插入,随着可卿反应逐渐强烈慢慢变成六浅一深、三浅一深,最后终于根根见底棒棒戳中花心。

  可卿亦从开始小声呻吟逐渐的一声高似一声,一声紧似一声。只觉得下身中的阳物在肉穴中越动越快,每拔出一次,龟头的边缘刮蹭着穴内的媚肉似是要将其都带出来一般,每插入一次,整跟阳物又急急的挤开媚肉的包裹,重重砸在花心之上。

  渐渐的可卿只觉得身旁万物都似不存在了,自己和宝玉的身子也不存在了,整个宇宙只有自己的肉蚌和宝玉的阳物在不停的抽查,身子轻飘飘的如同飘在空中一般。

  「宝……宝玉……啊!相公……飞!飞起来了……受用!好……好受用。啊啊啊啊……」

  只觉得突然眼前一片柔和的光芒闪出,让可卿合上了眼,一股子滚烫的激流从下体喷涌而出。径直打在侵入自己身子的阳物之上。那阳物反抗一般,也将一股子暖流射到了自己的花心之中。两股暖流在自己身子深处交汇,一股懒懒的暖意流到各处,真是说不出的受用。

  可卿双手双腿紧紧缠住了宝玉的身子,宝玉也将仍在喷射的阳物紧紧抵在可卿花心之上,二人紧紧缠绕在一起,久久不得分开。只有间或一两下战栗才让旁人知道二人并非白玉雕成的。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可卿方睁开惺忪的双眸,只见宝玉一双眼睛也正在注视着自己。那眼底写满了柔情蜜意。

  「可儿,你真美!」

  虽是没有华丽的辞藻,这五个字从此刻宝玉口中发出,却又让人无法提出任何异议。

  可卿也不答话,只嘴角上扬,给了宝玉一个能令天下男子折服的媚笑。又闭上眼睛,主动将自己两片香唇送了上去。二人又吻了好一会子方才松开。

  「可儿,可舒服么?」可卿由衷的点了点头。

  「就像飞起来一般,好奇妙的感觉。」

  「哼哼,那我今次就让你飞得更高吧。」

  说着,宝玉便又耸动了起来,那阳物一直浸泡在可卿肉穴之内并未曾软化,如今可卿一波高潮方过去,穴内仍是敏感得很,只抽送了几下子便又汁水涟涟。顷刻间,男女交合之声,可卿喘息之声又此起彼伏来。

  「又……又飞了……好高啊!啊!来了……」

  只一会子身下的美人又泄了身子。宝玉这次却不教可卿能有休息,只把可卿翻转过来,使其跪于床边,自己站立在床头,双手把持着两片粉臀,又径直的插了进去。

  「嗯……好深啊!相公……用力……」

  宝玉哪里还用美人再多说一句,只大力的抽插了起来。房中充斥着股肉相撞的啪啪声。蜜液顺着二人交合之处不断被捣出,又被两颗春丸敲打得到处都是,只把一丛柔顺的耻毛都浸湿了仍不算,竟顺着滴滴答答的滴落到了床上。

  又过了有一炷香的功夫,可卿已不知泄了多少次,宝玉也泄过了几次,可卿实在是招架不住,这才想起警幻仙子出门前所说之话,犹如抓到救命稻草般,口中喊道:「警……警幻姐姐……救我……啊!又……又泄了!救我啊……」

  说罢身子一软,又丢了一次。

  欲知后文,下回分解。

8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