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贾宝玉梦醒戏二女 俏鸳鸯棒打真鸳鸯

  却说宝玉一觉醒来,竟是日上三竿了。宝玉只觉口渴异常,遂喊人倒茶来。袭人忙进来给宝玉斟茶递过来。宝玉喝了两口,又想到梦中所遇之事,竟是模模糊糊不得要领。只觉下身阳物犹自挺立。

  宝玉便将袭人抱了起来。心想:「这情欲之露可真是笑谈了。不过那股子的幽香却仿佛扔在口中。这下身阳物今日也精神得很。又有那仙子所言,竟是让我多多取悦女子,这才是正合吾意!」

  一面说着,一面就对袭人亲吻了起来。

  「二爷,这时候也是不早了……嗯……你还是,快快梳洗了去给老爷太太请安才是道理……」

  袭人口上说着,却也不推让宝玉。

  「好袭人,今儿我一早起来只觉得充沛得很,需你给我泄泻火才好,不然怕是要憋出病来了!」

  说着宝玉便将袭人的柔夷按在了自己的胯间。袭人搁着衣服用小手握住了宝玉硬硬的阳物。虽是知道宝玉是梳洗起床,手却再也拿不开了。

  「那我帮你弄出来,你可要快些洗漱了就去的。」宝玉连忙点头。

  「你这个冤家!只会欺负我这等老实厚道之人。」

  袭人说罢,便动手解起宝玉衣物来。轻车熟路间,不一会子袭人就把宝玉的衣物解了开来。褪下裤子,只见宝玉的阳物蹭的一下子跳了出来。涨红了的龟头犹自一跳一跳的搏动。

  袭人本是想用手将宝玉套弄的泄身也就罢了,也并没有脱自己的衣物。宝玉想着:「好姐姐,今日就用你的小嘴帮我吸出来吧。」

  袭人随是与宝玉同床有些日子了,却从未给宝玉做过口舌之事。如今听宝玉说起,不由得面颊绯红:「这物件这般腌臜,怎么能用嘴……」

  「姐姐这话可错了,此乃乾阳之物所化,犹如女儿下体乃坤阴之所,却是极干净的。况且凤姐平姐姐他们都是不嫌弃的,这便是道理了。」

  袭人听得此话,也不再推辞,只是说:「我先帮你擦拭一番可好?」

  说罢,就起身倒了一杯凉茶来。袭人用手帕沾了凉茶,就在宝玉的阳物上擦拭起来。宝玉挺立的阳物被冰两的手帕一擦,真是说不出的舒爽,不由得闭了眼睛躺倒享受了起来。

  袭人细心擦拭了半天,才罢手。先是用鼻子闻了闻果真没有什么异味,这才狠下心来,将宝玉的阳物纳入口中。宝玉刚才还觉得阳物上冰凉的很是舒爽,这会子竟又一股湿热从龟头上传来,真乃冰火两重天是也。

  却说袭人本是第一次做这些唇舌功夫,但毕竟是细心的女人,只在宝玉几句调教之后便得了要领。臻首上下左右晃动。只把宝玉的阳物吞吞吐吐,口中啧啧有声,只一会便熟路了起来。宝玉想那袭人自是第一次做这些功夫,不好让她时间太久,也有意识的让自己射了出来。

  袭人只觉口中阳物跳动更甚,忽的龟头一涨,还没有等自己反应过来,宝玉竟把自己的男精尽数射在了袭人口中。那袭人一则没有防备,二则没有经验,只觉宝玉的阳精都直直的射到了自己喉咙深处。待宝玉射完,不由得咳了起来。一丝白腻的阳精也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咳了几下,袭人方要将口中男精吐出。

  宝玉却道:「好姐姐,这可不必吐的。这男精最是滋补,又能养颜。」

  袭人只得将其尽数咽下。只觉似是有一股子暖流缓缓的被吞入肚中。宝玉将袭人抱到怀里,道:「好姐姐,你可是越发的娇媚了!」

  「宝玉……还不都是你滋润的。」

  「呵呵,好姐姐,不如我现在就滋润你一番可好?」

  「你……方才说好你泄了就起来了,如今又变卦!」

  「好姐姐,你看我这还直挺挺的呢,连衣服都穿不上,又怎么去给老爷太太请安呢。」

  袭人又将宝玉胯下一摸,果然那阳物扔是直挺挺的峭立着,没有一丝要倒下的意思。

  「二爷今天这是怎么了?哪里来的这么好的性质……」

  还不待她说完,宝玉就用自己的嘴堵住了袭人的檀口。不一会子,袭人便赤裸着身子在宝玉胯间娇喘了起来。

  却说晴雯本是在外头摆弄针线,闻得屋内传出隐隐呻吟之声,自是知道宝玉和袭人在行男女之事。却是光天化日,本也不想进去,只在外头假装接着刺绣,权给二人看守。可过了好一会子扔是不见二人出来。晴雯终是忍不住才悄悄推门走了进来。

  只见袭人跪在床头,将美臀高高的翘起。宝玉光着身子站在床下。犹自在后面狠命的操弄着身前的美人。

  「好你二人!光天化日就行此苟且之事,真是没有王法了!」

  晴雯轻呼一声:「你们也真是,这么半天还不搞完,又大呼小叫的。害的我在外头给你们守了这一会子了!」

  「啊啊……嗯……好……好晴雯,快来救我……二爷今日……今日这是……我……我又要去了……啊……」袭人又轻呼一声,泄了身子。

  「嘿嘿,让这小妮子救你?我怕她也是自身不保啊!」

  宝玉说着便淫笑着朝晴雯扑了过去。晴雯嬉笑着躲了过去,却无奈宝玉四处围追堵截,终于难逃魔掌。待到袭人悠悠得睁开眼睛,只见晴雯也是赤裸裸的被压在身下大呼小叫着。

  「好妹妹,这亏得是你来了。若是你再不来,我是要被这冤家活活干死了。今日二爷也不知是怎么了,竟是泄了又硬,硬了又泄,真真把人做弄死才罢休不成。」

  「啊,宝玉……插死我了……好舒服……要……泄了!泄了……」

  晴雯哪里还能听得进话,只又一次被干到了高潮。

  「好袭人,晴雯救了你,如今你看她受欺负,就不来帮忙吗?可真是铁石心肠了。」

  宝玉说着就去抓袭人。吓得袭人急忙光着身子就跳下了床:「可不来了,再来我怕是真要死过去了。」

  说着拿起衣服,粗粗穿戴了,道:「我去回了夫人,就说你昨日多吃了几杯酒,今日头疼,在屋里休息了。」

  穿戴完毕又调笑晴雯道:「小蹄子,今日可也让你吃点苦头。」

  「啊……袭人姐姐,你……你可不要丢下我一个……啊……宝玉……我……要被你插爆了……」

  却说贾母正在荣禧堂和王夫人等人闲坐着说话。说着说着竟是说起了宝玉的终身大事。

  「宝玉年纪也是不小了,我看不如给他也定下了才是正理。」

  贾母看向王夫人。

  王夫人道:「老太太所言极是,只是宝玉过了年才十六岁。老爷的意思是宝玉现在仍是要学业为重。这些子事到是不急。想当年珠儿……」

  说着,王夫人竟是感伤了起来。

  「这话到也是,不过还是先订下来个的好。」

  邢夫人忙道:「我看宝玉和黛玉这兄妹俩到是合适,俩人又情投意合,出双入对的,竟是没有比林姑娘更合适的了。」

  「黛玉这丫头倒是和宝玉挺好,只是这孩子气性太大,身子骨又弱,只怕不是那长命有福相之人哪……」

  贾母到是不避讳。众人都跟着点头称是。凤姐打趣道:「这可不是这么个理儿,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这世间能有几个人比老太太更有福相的呢?」

  引得贾母等一行人笑了起来。

  鸳鸯打外头进来道:「回老太太,袭人妹妹来了。」

  「哦,快让她进来。」

  只见袭人掀了帘子走了进来,逐一给贾母等人施礼道安。

  「回奶奶太太,宝玉昨日多吃了几杯酒,今日起床有些头疼,所以没来给老太太太太们请安。」

  「这孩子,又是淘气了!真该再让老爷好好管教一下才是。」王夫人道。

  贾母忙拦着:「唉,小孩子淘气也是有的。可莫要和他老子说,堤防又唬着他了。」

  又转向袭人道:「可看大夫吃药了?」

  「回老太太,已经吃了三神醒脑汤,无大碍,在屋里歇着呢。」

  「嗯,很好,你回去吧,告诉宝玉,好好休养,若不舒服这几日不需过来就是了。」

  袭人答应着退了出来。贾母终是放心不下,又对鸳鸯道:「你且和袭人一同回去看看宝玉可有事否,回来一一回我。」

  鸳鸯也答应着去了。

  贾母到:「这袭人真是出落的一年比一年水灵了,又稳重,不如就让宝玉收了去罢。」

  王夫人回道:「我也正有此意,那袭人最是柔顺,做事又周全细致,我才将她给了宝玉的。再等得过上二年,就让他们圆房吧。」

  凤姐在一旁却咯咯的偷笑了起来。众人又说了一会子闲话,才各自散去了。

  却说鸳鸯随了袭人一同回到绛芸轩。一路上袭人只盼着宝玉快快的荒唐完了洗漱打扮了就是老天有眼了。连鸳鸯和她说话都答错了几句。鸳鸯见她心不在焉也就不再搭讪。只一会,二人便进的院来。

  二人来到外屋,袭人见不见晴雯宝玉的影子,里屋门又紧闭着,心中不由得暗叫不妙。口中却只是说:「鸳鸯姐姐,怕是宝玉睡着了。我们还是不要吵他了吧,鸳鸯姐姐少坐,我这就给你倒茶去。」

  「袭人妹妹倒是不必麻烦了。不过我还是要看一眼的,不然回去了没法和老太太交代我可是吃罪不起的。」

  说着便推了门走了进去。却见宝玉真真的是在床上。只是全身赤裸,怀中抱着个赤裸的娇娃,竟是晴雯。只见晴雯头发散乱,双眸紧闭眉头紧锁,口中叼着一缕青丝,鼻子发出呜呜之声。宝玉一首拖着晴雯的粉臀,一首捻着一颗玉乳,正犹自将晴雯抛上抛下,二人交合之处发出咕咕水声。

  「啊……宝玉……又……又要泄了,二爷……二爷今日好棒!好舒服!要被二爷操死了……」

  「可羞煞人了!」

  鸳鸯娇呼一声便推门去了。宝玉这才知是鸳鸯来了,不由得大惊,将晴雯放下,急忙追了出去。那鸳鸯只到了外间屋便被宝玉拉住了。宝玉道:「好姐姐,可不要和老太太太太他们说才是,尤其不要和老爷说,不然我这身皮子可是不保了。」

  鸳鸯冷笑道:「哼,有脸做出这等事来,如今怕人知道了?」

  宝玉只道:「好姐姐,你可千万替我保密才是,不然我到是小事,只怕……只怕晴雯却呆不下去了。」

  鸳鸯这才站定了转过头来。却见宝玉仍是一丝不挂,浑身肌肤如美玉般,胯下阳物犹自挺着怒怒的指着自己。鸳鸯大羞道:「好不知廉耻!」

  又扭过头去。宝玉这才接过袭人拿来的衣物穿上了。复又说了些好话,鸳鸯也不置可否,一会子就去了。

  袭人忙给宝玉使了个眼色,自己跟了出去。

  待到无人之处,袭人拉住了鸳鸯。「噗通」一下子就跪了下来。鸳鸯忙搀袭人道:「这是干什么?妹妹快起来,我可担待不起。」

  袭人却是不起来,只道:「还望鸳鸯姐姐替二爷保密才好,若要说出去,传到老爷耳中,只怕要将我和晴雯都赶了出去了。到时候谁来伺候二爷呢?」

  说罢,竟是抽泣了起来。

  「怎么又有你干系?莫不是,妹妹你也……」

  袭人不觉脸上微红,道:「正是,妹妹的身子早已经给了二爷了。还望姐姐看在我们姐妹一起长大的份上替我们遮掩些才好。」

  鸳鸯和袭人几乎是同时入得贾府,二女本是一直关系非同一般,今日见袭人如此说,鸳鸯自是软了下来。

  「好糊涂的妹妹啊!怎么就这么作践自己呢?」

  袭人软软道:「姐姐,我本是被太太指定给了二爷的,如今二爷长大成人,要了我的身子我也不好推辞。况且咱府上上上下下这么多爷,又有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只是老爷管教二爷分外严格才是了。其他人谁不偷腥呢?」

  「晴雯和我都是宝玉屋里的,咱们这些做下人的,伺候爷爷奶奶们一场,到头来无非是找个人嫁了,或出了这府门就再不得进来了,或是嫁给府里的下人,扔是在府里当差伺候,做得一辈子奴才。最好的出路也就是被爷们收到房里做了妾吧。如今我们伺候宝二爷,神仙一般的人品,又懂得心疼女儿家,真是天底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我们这些做奴才的还能怎么样呢?」

  鸳鸯只听得句句是理,不由得也抽咽了起来。

  「袭人妹妹快起来吧,我自是不说就是了。你只管放心。你这话也在理,宝二爷真是比咱府上其他爷要强国百倍了,伺候他一生也不冤枉了。」袭人这才起来。二女又说了一会子话,鸳鸯方去了。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3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