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醉入梦重游太虚境 得点化初尝情欲露

  上回说到贾宝玉在薛姨妈处吃多了几杯酒,回到屋中就沉沉睡去了,不觉入梦来。只觉身处一室,满屋清香,墙上挂着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宝玉恍惚间只觉得来过此处,又一时想不起来,犹自发憷。只见暖床上一女子轻披罗莎,在微笑着朝自己频频招手,那模样依稀竟是东府里的蓉大奶奶。

  宝玉摇晃着走了过去,刚摸到床上,却又见躺在床上的竟是袭人。只见袭人道:「宝玉,今日我便是你的人了。」

  说着就将宝玉拉倒,行起那男女之事。宝玉正做的兴起,低头一看,自己胯下之人竟又成了晴雯。宝玉忙问道:「刚才还是袭人,这会子怎么就是你了?」

  晴雯却不回答,只是口中叫喊:「啊……要……要泄了……宝玉再快些!」

  宝玉也只好又加力抽插了起来。

  待到身下的美人娇呼一声泄了身子,宝玉定睛一看,身下之人又是凤姐。凤姐揽着宝玉的脖子道:「宝玉,姐姐要你用大鸡巴插我的菊门。」

  宝玉也顾不上问许多,只将沾满蜜液的阳物从肉穴中拔出,又插入了凤姐的菊门之中。

  「宝二爷,使劲……干爆我的菊门!我要你捏我的奶子!大力捏才受用。」

  身下之人又成了平儿。

  此时宝玉已到了泄身的边缘,更无暇顾及这些混七杂八的事物来,只大力抽送,在平儿的一双玉乳上又掐又咬。只几下子就也泄了身子。却见身下美人在呜呜做泣。宝玉定睛一看,原来身下之人竟是被王夫人赶了出去含冤而死的金钏。

  「好金钏,可不要哭,可是我方才弄疼你了?」

  「宝玉!我好疼啊!你好无情啊!」

  金钏呼喊道。那眼中流出的泪花竟似血一般鲜红。宝玉只觉得下身湿滑,一看,竟是有鲜血汩汩的从金钏的玉蚌菊门之中涌出。宝玉唬得一下子跳下床来。金钏却仍是躺着,口中只是喊疼,不一会子身子竟是化作一堆枯骨。

  宝玉大惊,只夺门而出,口中犹自喊着袭人凤姐等人。只见黛玉、宝钗、元春、迎春、惜春、探春、湘云、薛姨妈等人就在不远处。谁知跑过去竟又空无一人。宝玉只得没命的往前跑。也不知跑了多久,才至一处所在,只见高大的石牌坊,上书:「太虚幻境。」

  左右柱子上写了对联,写的正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转过牌坊,便是一座宫门,也横书四个大字,道是:「孽海情天。」又有一副对联,写着:「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宝玉读了一遍,想,何以谓之:「古今情、风月债。」又何为「孽海」,何为「情天」?我只是觉得这些话如此眼熟,却又想不起是从何而来。不如倒进去一看究竟。想罢便推门走了进去。

  进入门来,只见有十数个大橱,皆用封条封着。看那封条上皆是各省地名。

  宝玉一心只拣自己的家乡封条看,遂无心看别省的了。只见那边橱上封条上大书七字云:「金陵十二钗正册。」

  宝玉正要打开观看,只听得身后有人道:「突这蠢物,十五载仍不知醒悟,如今又撞到这里来了。」

  宝玉回头,只见一僧一道,均仙风道骨气宇非凡。宝玉忙上前打千作揖道:「敢问二位神仙,这里是何处,二位方才所言又有和禅机?」

  只听那僧人哈哈大笑道:「这蠢物还能是何物?自然是你这身臭皮囊!」

  宝玉又拱手道:「赎弟子愚笨,还望法师明示。」

  那道人道:「天机不可泄露,此中缘法还要你自行悟出才是正道。」

  待到宝玉仍要追问,只见那僧人道:「这蠢物怕是自己不知何时才能参透,不如将其仍带至警幻仙子处略加点化,也算功德一场。」

  道人道:「正是!」

  二人言罢也不理会宝玉,只将其挟了飘飘渺渺转至一处所在来。一转身二人就没了踪影,只把宝玉留在此间。只见一条清澈的小河蜿蜒流过,一块巨石突兀立于此间,高耸入云。河岸两旁长满了各种奇花异草,芬芳异常。

  宝玉正在感叹之际,只听有一女声娓娓道:「此乃灵河岸上,这巨石即三生石是也。」

  宝玉忙回头看去,只见身后竟是多了一个年轻貌美女子,一身半透明罗莎,只将身子衬托得更是飘渺若仙。明眸皓齿,双眉如黛,一点朱唇。身材更是玲珑有致,凹凸起伏,不觉让人蠢蠢欲动。却又见其并不似凡尘女子,一股子仙气让人不敢直视。

  宝玉忙作揖打千:「仙姑姐姐万福,无意闯入宝地,还望多多海涵!」

  「我乃长恨天警幻仙子,今日你既是来此,随将你点化一二也是天意你且随我细细看来。」

  说着便引宝玉来到三生石边。

  只见一株仙草,生的柔弱娇羞,惠子上长着红色果子,犹如泪滴一般娇艳若滴。只听警幻仙子道:「此乃绛珠草,乃天地日月之精华所化,长在此处也不知几世几劫了。」

  却见不一会子,竟有一逍遥公子款款而来。走得近前,只见他满身红衣,头戴金冠,宝玉不由得感叹:「天地间竟有如此人才!真是比起女儿也不差了。」

  那公子来到绛珠草前站定,却见那绛珠草忽的升起一股子白色烟雾。待到烟雾散尽,只见一个白衣女子站在那里,竟是那绛珠草化作人形。只见他二人相视一笑,便拥作一团。那公子便给那女子宽衣解带起来。宝玉大羞,却见警幻仙子并不以为然,那女儿公子也似旁若无人,宝玉也只得红了脸继续看了下去。

  只见不一会儿,那女儿已是一丝不挂的赤裸了起来。好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漆黑的长发散在胸前背后,却遮掩不住胸前两颗挺起的玉乳。两个鲜红如樱桃般的乳头也直挺挺的立着,竟如方才绛珠草的朱红果实一般。往下芊芊细腰真是柔若无骨不盈一握。小腹平坦光滑,趾骨处也是一片光洁,微微凸起,竟没有一根毛发。两条玉腿更是紧紧的夹着,不见一丝缝隙。

  「这女子,真是连天上的月亮见了都要暗淡无光了!」

  宝玉不由得轻叹。却见那公子也将自己的衣物除去,露出一身白皙的男儿之躯。遂将那女子抱起放倒,便在其周身上下亲吻了起来。那舌头犹如灵蛇一般在上下游走,所到之处都留下了亮晶晶的湿痕。不一会,那女儿家竟是轻轻的喘息了起来。白皙的皮肤也隐隐透出一层红晕。

  又亲吻了一会子,男子轻轻将女子双腿分开抬起架在自己肩上,挺起白皙粗长的阳物,直直的插入了女子的玉蚌之重。两人皆是轻叹一声。便行起男女之事来。也不知过了许久,姿势换了多少个,那男子才是身子一抖泄了出来。二人又缠绵了一阵子,男子才穿衣去了,只留下依旧赤裸的女子。

  那女子轻抚着自己扔粘滑的玉蚌,只轻轻叹道:「亏得你每日以甘露灌溉与我,我才得修此道行,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

  言罢又在一团仙雾中幻化成了那株仙草。

  宝玉只是暗暗称奇,满脑子又是方才所见之物,心道:「这尘世间之女子,竟不得一个如此的女儿,可见我这可真是白活这十五年了。袭人、晴雯、凤姐平儿之流随也是绝色女子,而比起这绛珠仙草来,竟不及其万一。倘若有机会能一亲芳泽,真是死也是值得的。」

  哪知那警幻仙子竟似是能读懂宝玉的心思,不等宝玉想完便开口道:「你这般痴想却是荒唐了。本世间女子都是清秀的,长得再婀娜不过是一身皮囊。那女儿之气才是最清秀的。或是清纯或是泼辣或是娇蛮,竟也都有一番滋味。如今你才初经人事,遂有此想法也不是你的错。只是日后却不可以貌取人,只要是那多情女子,你自是要好好对待,切忌不可怠慢了才是道理。」

  宝玉闻得只觉脸上一红,只点头称是。警幻仙子又道:「尘世中多少富贵之家,那些绿窗风月,绣阁烟霞,皆被淫污纨袴与那些流荡女子悉皆玷辱。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饰,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也。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也。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宝玉闻得此话,更是窘迫,只道是警幻仙子所言自己与凤姐等乃不伦之恋。却又不敢反驳。警幻仙子也不理会,又说:「今日既是你有此一劫,生长于裙钗之间,却仍是呆头呆脑,如此下去,真不知何年何月方可功德圆满了。今日我便不妨多说几句。那世间女子不分老幼美丑,皆是需要甘露灌溉的。」

  「得了男子的灌溉才是完整的女儿。如今你既生的一副好皮囊,却不知善加利用,不多宠爱几个女子,只知平日里混混僵僵,实在不长进。且体内通灵之气随已聚成,竟不知如何加以利用。真乃暴敛天物了。今日我就授予你风月之法,欢喜之功,他日你回去了切不可一如往日那般倦怠了。」

  说着便将宝玉引致一大殿内。

  只见偌大一间屋子竟是没有其他家具摆设,只在四周垂挂着丝幔轻纱。地上软软的竟是满满的铺了一层丝绒。警幻仙子双手一击,顿时四周仙乐想起。左右个出六个绝世美女,随着音乐翩翩然跳起舞来。

  那十二个女子各个貌若天仙,却是不分伯仲。身材也俱是万里挑一。身上只批了一层薄纱,那纱下诱人酮体忽隐忽现。伴着舞姿,真是让宝玉看得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子。只眼睛不停的游走于十二女子身上,看那举手抬腿间露出的无限春色。

  宝玉正是看得入神,竟觉得下身一紧。竟是自己勃起的男根被警幻仙子把握住了。

  「今日就让我亲自授你罢,却要让我先看看你自己倒是悟得如何了?」

  言毕,只微张檀口,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宝玉身上之衣物便化作了一团青烟消散了。

  只见宝玉浑身白皙如同美玉雕成,那身板虽扔略显稚嫩,却也已显露出男儿阳刚。胯下阳物也怒挺着。

  「到也还好,只是仍不够火候。」

  警幻仙子一面在宝玉上下轻抚一面犹自说着。

  「看来要修成正果,还要假以时日。」

  又跪下身子,将宝玉的阳物仔细端详了起来:「随是比世人的略显粗大些,这蠢物仍是不够好看,需要加以调教方可。」

  说罢,便张开檀口,只将宝玉的阳物纳入口中吞吐了起来。

  宝玉只觉得阳物上一热,没两下子竟是泄了身子。将阳精喷洒了警幻仙子一嘴。

  警幻仙子将宝玉的阳物吐出,又用手掩嘴将口中之物咽下,咯咯笑道:「蠢物啊蠢物,没想到你竟是如此不经事!只这两下子便泄了,却问你拿什么来慰藉天下女子?」

  宝玉只觉大窘:「仙子姐姐,平日里我……我可不是这般不经事,我……」

  却见警幻仙子白了他一眼道:「你只当我也是那尘世女子不成?」

  宝玉这才住了口。警幻仙子又道:「今日我索性多赏你一些吧。今日我便传与你情欲之露,饮后之妙处,日后你自己体会吧。」

  说着,自己躺了下来,将双腿大大的分开,将玉蚌对准了宝玉。

  宝玉闻得仙子要赏赐自己情欲之露,自是喜从心生,却不料她竟摆出如此姿势。

  「这情欲之露却是不可多得之物,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快来取?只是这得多得少,竟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宝玉急忙俯下身来,将脸对准了警幻仙子的玉蚌。只见玉蚌白里透粉,真是说不出的娇嫩。两片肉唇稍稍拱起,中间一道肉逢若隐若现。缝顶端一颗粉红色的珍珠半藏于肉蚌之中,说不出的玲珑可爱。

  又觉鼻中有一股幽香传来,果真与那尘世间女子气味有所不同。宝玉也不再客气,张嘴便将一片肉唇含在了口子。只觉入口滑软,鲜嫩的肉唇似是要融化在口中一般。含着吸吮了一会子,又将另一片也含入口中。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宝玉只觉得幽香之气更浓了。

  原来,竟是真有一缕蜜露从肉蚌中流了出来。宝玉忙用舌头将这蜜露舔入口中,只觉得满口生香,伴着津液咽下,顿觉一股子清凉传遍四肢五骸,最终聚于胯下阳物之上。精神竟也为之一振,方刚射完的阳物又蹭的一下抬起头来。宝玉方知这情欲之露有如此妙用。忙又用功做起口舌功夫来。

  那蜜液自是源源不断的流出。宝玉又不知吃了多少。只觉身上似是有用不完的力气,那阳物也越发的饱胀了起来。

  「这也就够了。」

  警幻仙子却不令宝玉多饮:「你乃肉体凡胎,饮得多了反而适得其反。现在我就助你将方才的情欲之露消化吸收才是道理。」

  说着便命宝玉躺倒,自己跨在宝玉股间,一手引着宝玉阳物,径直纳入了自己的玉蚌之内。

  宝玉只觉得阳物传来阵阵暖意,竟是又要泄身,又想起刚才出丑,只得努力绷紧身子,坚持没有泄出来。警幻仙子哪里不知,却不点破,身子也不动,却将玉蚌内的嫩肉都运动起来。穴内的嫩肉犹如有了生命一般,只将宝玉的阳物又肉又吸又挤,宝玉再是坚持,竟也又泄了阳精。

  警幻仙子这才媚笑道:「你这蠢物,竟想和本仙子抗衡,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物!今日你便尽情泄身就是。却莫要怕我取笑于你。方才你饮了我的情欲之露,如今正是要泄几次身子才好吸收,将灵气聚于呢阳物之上。」

  说罢,又将穴内媚肉都蠕动了起来。宝玉只觉阳物随是泄了阳精,竟是没有软化,仍是硬硬的挺立着。又听警幻仙子如是说,才放松下来。

  开始时,警幻仙子身子不动,只是用肉穴的运作便又让宝玉泄了几次。慢慢的才不能只靠肉穴令其出精了。警幻仙子便在宝玉身上研磨起身子来。宝玉却已是爽到不行,只觉泄了又泄,真是好不畅快。且警幻仙子的动作一点点加大,自己也是一点点的更精进了起来。身子上似也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

  「这俗物果然没有白白修炼这许多劫,如今只是得了我的欲露,只这么一会子竟是如此精进了,竟让我也……让我也动了情!」

  却见宝玉已经坐了起来,一把将自己的身子抱在了怀中,张口便含住了自己的一只玉乳,另一只也被宝玉的一只手温柔的揉搓了起来。

  「仙子姐姐,你动了这会子可辛苦了,不如让我来伺候你如何?」

  说着也不等警幻仙子同意,竟是将她放倒在丝绒之上。宝玉握着警幻仙子的两条美腿,将阳物直挺挺的插了进去。开始抽动了起来。

  「啊……这……这俗物,真真让我也……好舒服,花心被撞得……好受用!啊……他又射了,真热啊!烫的我骨头都要酥了……」

  警幻仙子随没有说出口,却也被宝玉插得愈见销魂。随着宝玉一次次大力抽插,一次次的将阳精射入自己的花心之中,竟也是花心大开,将那满满的情欲之露泄了出来。阴阳交合只激得二人都大呼一声。两人都僵直了身子,好一会子不得动弹。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警幻仙子才道:「俗物,快快起来吧,成了。」

  宝玉这才起身。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警幻仙子也站了起来,腿竟是有些发软,只觉玉蚌之中仍是犹自抽搐。

  警幻仙子急忙运用起欢喜之法,将一团欲火压了下去,方才站稳了。这才转向宝玉道:「凡世间女子,皆是不同的,有的要温柔对待,有的则要雷厉风行,有的又要用些其他手段。这其中之奥义就要靠你自己领悟了。今日我就将这十二名女子与你一试,日后切忌不可荒废才是,只要是世间女子钟情于你,你大可不管什么尘世间伦理道德,只用你这身臭皮囊取悦她们才是正道。」

  说着一招手,那十二名舞女便停止了舞蹈,逐一走了过来。

  警幻仙子又指点宝玉如何与这十二女子行极乐之事,传宝玉欢喜之法,果真此十二女子皆是不同,或娇羞或贞烈或淫荡或下贱,不一一言表。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7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