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巧安排茗烟救李妪 看肉戏宝玉火焚身

  上回说到李嬷嬷被一伙子歹人骗至一野庙之中,尽行羞辱之事,后又被掉到房梁之上堵了口鼻不得动弹,正是发愁无法脱身,却又呼叫不得。手脚都被绑着吊在空中,早已麻木不已,两只布袋子一般的奶子又被绑紧,下面又坠上砖头石块一类重物,也被扯得撕裂一般疼痛。下体又被破布塞满,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这可真是造孽哟!老天怎么就让我今日受此大辱!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那黑脸的说让我小心我的嘴,可是我平日里得罪了谁?莫不是前些日子骂了袭人那小娼妇?不能啊,袭人那小蹄子自是逆来顺受的,又打小生长在府里,自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又如何认得这些歹人。那必是那日我去买菜与菜场上卖肉的张屠起了口舌,他才出此下三滥的毒计害我!」

  「哼,我日后必是要你好看的!我回去了就报官抓你!可我报官该如何说起啊,我这羞人之事若是说出来了,还让人怎么有脸见人……」

  李嬷嬷就这么胡思乱想的想了好一会子,忽然庙门外有人声传出:「这里果真是有一座庙的,看来那算命老头还真是有些道行的!」

  说着便有人推门进来。李嬷嬷听得说话声耳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是谁。心道自己这般模样被人看了去可真是羞煞人了,但如果不被人发现自己岂不是要被吊死在这破庙之中?当下也只好把心一横,听之任之了。

  却说来者不是旁人,正是宝玉的小厮茗烟。不用多问,刚才那一幕正是茗烟找了外面的地痞流氓所为了。如今众人散去了,又不好闹出人命来,他就来收场了。茗烟走进了,看见中间吊着的李嬷嬷,差点没笑出声来。

  茗烟强忍住笑,假装大惊道:「这是怎么了!这青天白日的居然把个妇道人家弄成这样,可是没有王法了不成?哎呀哎呀,这可把人糟蹋的不成样子了。」

  茗烟一边说着,一边围着李嬷嬷打起转来。

  李嬷嬷口中不能言语,又被人看到这个模样自是大羞,心中急道:「你个小杂种,看见老娘这样还不先讲老娘放下来,却在一旁取笑!」

  正自想着,又听茗烟道:「佛家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还是救人要紧,一会再细细问来。」

  这可正随了李嬷嬷的心意,以为他要将自己放下来了,却不料茗烟并没有急着解开绳索。

  茗烟绕了几圈,站在了李嬷嬷两腿之间。细细的端详着李嬷嬷的私处。只见上面的毛发已经凌乱不堪了,被用刀割去了大半,余下的只有零散的几簇。阴门中又被布条塞满。

  「哎呦呦,这可真是要遭天谴的!好好的妇人,竟被人堵上了下面,这可是要将人憋坏了的!竟是谁如此的恶毒!我还是先把这些劳什子都弄出来的好!」

  言罢,茗烟便着手将李嬷嬷肉穴内的布条一根根的抽了出来。却说李嬷嬷本以为来人会将自己放下来,然后由着自己整理,却不料他要先将自己下体的布条抽出,心中更是大窘。口中不停发出呜呜之声,用力扭动着身子。

  哪知茗烟自是故作戏虐,哪肯轻易放过这被吊着的大肥羊。他先是用两根手指扣挖了一番,好半天才夹起一根布条,这才轻柔的慢条斯理的将布条一寸寸的从李嬷嬷的肉穴中扯了出来。

  抽出时却又故意用布条子磨蹭李嬷嬷的肉穴四周。一边拉扯着,口中还念念有词:「据说这女人的下体可是最柔弱的,我可是不敢大意了,需要小心仔细才好,莫要救人不成反而害了人那!这布条子都湿透了,可见真是憋屈坏了!」

  一边才将一根布条抽出。

  李嬷嬷先是被人扣挖,又有布条被缓缓从肉穴中拉出,只觉得布条子一丝丝的磨蹭着自己肉穴里的嫩肉,竟是有一丝的受用!心下却大窘,也无计可施,只好听之任之。足足用了一炷香的功夫,茗烟才将李嬷嬷体内的布条都一一扯了出来。

  「可不知道是弄干净了没有的?要看个仔细才行。」

  言罢茗烟又将手指插入了刚刚被腾空了的肉穴之中。

  李嬷嬷被堵了这会子,心中自是憋屈难忍,如今被掏空了,自是轻松自在了许多,却也觉得空虚了不少。却又感到下体一阵充实,竟是茗烟将两根手指插了进去。茗烟将手插入后不停的左右扣挖,只挖的李嬷嬷的肉穴中咕咕作响。

  「可是没有了?真的弄干净了?咦?这一团是什么?圆圆的且光滑,莫不是这穴内还有其他东西堵着?我真是要都弄个干净才好。」

  说着,手指用力顶住李嬷嬷的花心又是一阵扣挖。

  茗烟触碰到的哪里是什么堵物,那真真的就是李嬷嬷的子宫口。茗烟这一阵扣挖直抠得李嬷嬷身子都跟着颤抖,花心中又流出许多淫水来。不一会子竟也泄了身子。茗烟扣弄了半天手指都酸麻了才作罢。道:「原来这圆球竟是长在里面的!我竟是不知道,这可真是没有东西了。我这半天竟白忙活了。我还是先把她眼上嘴中之物也拿开吧。」

  说着,茗烟便转到前面来,先是将李嬷嬷蒙在眼上的布条子扯了去。

  「哎呀可了不得了!这不是李奶奶吗!这是谁这么造孽啊,将你弄成这个模样!回去咱就回了老爷太太,可怎么也要给奶奶做主啊!」

  李嬷嬷终于双目能视物了,扭头一看,站在一旁的竟不是旁人,正是宝玉的小厮茗烟!真是心中又羞又气,却又口中仍被堵着,只得拼命发出呜呜之声。

  茗烟这才做如梦方醒状:「是了,真是我的疏忽了,怎么不先将奶奶口中之物拿出!」

  说着便用仍沾着李嬷嬷淫水的手指掏出了李嬷嬷口中的布条。

  李嬷嬷口中可是得了自由,立马破口大骂道:「你这天杀的小杂种!见我这番模样竟不放我下来,先要羞辱于我,一会子了可仔细你的皮子!还不快将我放下来!」

  茗烟见李嬷嬷如此光景口中竟仍是这般破烂,不由得恨得牙根痒痒,却又假装可怜道:「李奶奶息怒,我可真是刚一进来吓傻了,我长这么大也没见得这般光景啊,只想得要救人,却忘了先后顺序。奶奶莫急,我这就放你下来了。」

  却说李嬷嬷现在是如此光景,双手被绑在一起吊在房梁上,双脚也被分别绑着吊着。两只奶子被拴了重物,长长的坠在两边。这会子茗烟就先去解开了李嬷嬷手上的绳子。李嬷嬷上身失去了牵引,噗通一下跌落在了地上,只摔得七荤八素。好半天才说:「你……你个小杂种,解开了为什么不扶我一下!还不快些解开我脚上的绳子!」

  「李奶奶,我看您这光着身子,我不好扶你啊。」

  「少废话!快解脚上的绳子!」

  「是是,奶奶莫急,我这就解!」

  茗烟说着假装慌手慌脚的给李嬷嬷解开了脚上的绳子。李嬷嬷现在是上身着地,双腿却仍被倒挂着,整个私处完全朝上暴露了出来。见茗烟去解绳子忙道:「你个小杂种可不得乱往下看了!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珠子!哎哟!你个天杀的!你踩到我的奶子了!」

  「李奶奶,可是你让我不往下看的,我自是看不到的……」

  「你还只管说,还不先把脚抬起来!」

  「啊,是是……」

  茗烟强忍着笑,才把踩在李奶奶奶子上的脚拿开,开始不紧不慢的给李嬷嬷解脚上的绳子。

  「李奶奶,这绳子可是系得太紧了,你莫要着急才是,这可就好了。」

  好半天茗烟才将李嬷嬷两脚上的绳子也解开来。

  「你快些出去!在门口给我守着!不许回头看的!」李嬷嬷见绳子解开马上开口吼道。

  茗烟急忙转过身去边往外走边嘟囔:「这牛鼻子老道,真是消遣老子。说什么我今日有比外财,让我出城南五里破庙中来寻,谁想到竟碰上这事,外财没遇到,救了人倒是惹了一身骚。唉!不过也还好,也算一个奇遇了,日后茶余饭后自是有了谈资了!」

  一面说着一面走了出去,关上了破旧的庙门。

  这些话李嬷嬷自是听到耳中。待到好不容易才将两个奶子上绑着的东西都解了去,又见自己早已衣不遮体,这才将茗烟又唤了进来,语气也软了许多,央求他回府上给自己带了衣服,又雇了车子才得以回府。自是又给了茗烟些许银子,并千叮咛万嘱咐告诉茗烟不要将自己的遭遇和别人说起。

  茗烟两头得了银子,自是满心欢喜的去了。李嬷嬷身子受了侮辱,兼有点惊吓,回去也是病了一场,又恐外人知道个中细节,谎称受了风寒。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其他无关之事按下不表。

  却说那红脸人走出之后立马找了个无人之处,掏出水囊手帕还有一面小镜,仔细的将脸上的油彩涂去,又将身上的戏装除去,露出里面本来装扮,不是宝玉又是何人?

  宝玉依照茗烟妙计,方才目睹了那几个地痞流氓侮辱李嬷嬷,随觉得这些腌臜的男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鸟,竟能将女子糟蹋成这样,下身阳物却也是暴怒的不行。心中欲火燃烧,这才急匆匆的赶出来,却是要回院子里找人泻火去了。

  宝玉回到自己的院子里,便袭人晴雯的叫嚷了起来。哪知一连叫了两三声,方见两三个老婆子走进来。宝玉见了,连忙摇手说:「罢罢,没事了。」

  老婆子们只得退出。宝玉见没丫头们,又觉口干舌燥得很,只得自己下来,拿了碗,向茶壶去倒茶。只听背后有人说道:「二爷看烫了手,等我倒罢。」

  一面说,一面走上来接了碗去。宝玉倒唬了一跳,问:「你在那里来着?忽然来了,唬了我一跳!」

  那丫头一面递茶,一面笑着回道:「我在后院里。才从里间后门进来,难道二爷就没听见脚步响么?」

  宝玉一面吃茶,一面仔细打量那丫头,穿着几件半新不旧的衣裳,倒是一头黑鸦鸦的好头发,挽着髻儿,容长脸面,细挑身材,却十分俏丽甜净。

  宝玉便笑问道:「你也是我屋里的人么?」

  那丫头笑应道:「是。」

  宝玉道:「既是这屋里的,我怎么不认得?」

  那丫头听说,便冷笑一声道:「爷不认得的也多呢,岂止我一个。从来我又不递茶水拿东西,眼面前儿的一件也做不着,那里认得呢?」

  宝玉道:「你为什么不做眼面前儿的呢?袭人做什么去了?」

  小丫鬟道:「袭人姐姐去太太屋里了。」

  「那晴雯呢?」

  「回二爷,晴雯姐姐去宝姑娘那边送花样去了。」小丫鬟回答道。

  「这群小蹄子,我如今想行人事,却一个都不在!」宝玉想到,又看向回话的这个小丫鬟:「你是谁来着?」

  「我叫小红,平日里都是那些姐姐们在屋里,我们只是在外头烧水劈柴的,二爷自是记不得我们了。今日见姐姐们都不在屋里,怕二爷自己倒茶怕烫着,我才进来的。」

  宝玉见这小红长大到也眉清目秀,只是年龄还略小,身材也瘦小些,正自心里盘算要不要把小红也纳入内侍,以解燃眉之急。忽听得外头有人喊道:「宝二爷可在屋里吗?」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