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假出家贾兰挟李纨 真荒唐母子亦夫妻

  却说李纨轻轻推开贾兰房门,只听得喘息之声由未止。竟有贾兰呢喃之声传来。

  「啊……母亲……纨儿你好美……兰儿想要母亲……」

  借着窗外一轮明月,只见贾兰赤裸着身子,阳物勃起,右手竟是在上面上下套弄着,口中却呼唤着自己的乳名。

  李纨大羞,却又心中一颤:「这小孽障竟然在行此苟且之事,口中却还念叨着我叫纨儿……」

  李纨只想悄然退出,不料却心神不宁,碰倒了一把椅子。

  贾兰听到响动,吃惊做起,忙问道:「谁?」

  李纨见已被察觉,只好道:「兰儿,是我。你还没睡下吗?」

  贾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进去,只含糊着应着。

  李纨又道:「你若没睡下且起身,一会到我屋子里来,我有话对你说。」

  说着便去了。贾兰只得起身穿衣,虽是心中忐忑,不知道李纨看到了多少听到了多少,要如何责骂自己,却也只得惴惴的来到李纨屋内。

  见李纨在桌前坐了,正在品茶。贾兰忙上前行礼。李纨让贾兰坐,贾兰却执意不肯,只是垂首站在一旁。李纨又品了口茶,才幽幽道:「兰儿,你最近大不如前了,每日也不知看书做文章,只是没的在那里发呆,是何道理?」

  贾兰只是低头站着,并不答言。李纨又道:「莫要怪我啰嗦,你幼年丧父,平日里我一个人含辛茹苦将你抚养长大,自是希望你以后成人发达起来,死后才有脸面去见你父亲,如今你这般,让我如何是好?」

  说着又黯然泪下。贾兰扑通一下跪倒在李纨脚下:「母亲,孩儿不孝,还望母亲责罚,只是您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李纨只沉默了一会子,又道:「兰儿,母亲要问你,你可要如实回答。可是因为……因为那夜,才使你这般光景?」

  李纨说着犹自的红了脸,不过烛光昏暗却也正好遮掩。

  贾兰犹豫再三,才道:「母亲,孩儿直言,还望母亲赎罪。却是因为那夜之后,孩儿不能忘记,每夜入睡都是母亲的影子……」

  「嗯,知道了。」

  李纨忙打断贾兰:「纵是我的不是。唉也不能怪你,兰儿也已长大成人了。不如这样,明儿一早我回了老爷太太,给你找个门当户对的小姐娶过门来可好?或是你看上哪个丫鬟,先收在房里做妾也是使得的。」

  贾兰本是孝子,对李纨之言一直是言听计从,如今却不知从哪里得的勇气,只等李纨说完便道:「母亲明鉴,兰儿只是想念母亲,并没有想其他女子,兰儿年幼无知,那日行此非人之事实属不孝,但兰儿并非那等情色之人,母亲如今要为兰儿提亲,孩儿受不得的。」

  说着便低头不语了。

  李纨听贾兰如此说,脸上又是一红,故作镇静道:「兰儿,你还小,母亲是过来之人了,怎么不明白你那点心思?你放心,给你娶妻也好纳妾也罢,母亲总会给你亲自把关,必是为你选一个温柔贤德如花似玉的娘子回来的。母亲已是人老珠黄,你只是不经人事才有此一念,日后你总会明白的。」

  「母亲,孩儿心里只有母亲,其他世上女子虽千千万,犹不及母亲于一人。孩儿已私下在佛祖面前起誓,此生不娶,只和母亲相依度过。如若母亲要强求,孩儿宁愿削发为僧到是清净。」

  贾兰仍是跪着,一字一字的吐出却又毫不退让。

  李纨听得不由得心中升起暖暖的感觉,但马上又被自己强压了下去,也坚定道:「兰儿一派胡言,我是你的生母,那日酒后本已经有违天伦,亏你自小熟读孔孟之道庄周之言,又如何有此念头?还是快快打消了是正经!」

  「母亲含辛茹苦将我养大,自己独守闺房这许多年,心里的苦,孩儿自是知道。那些伦理道德随是古圣之言,但是忠孝之道也是天理。孩儿陪伴母亲,不也是尽孝?又何罪之有?孩儿想不通,索性日后更不用读那些圣贤之书,不如倒出了家,修的六根清净的好。」

  「你这孩子……」

  「子曰,食色性也。可见这食和色本是人之天性,今日孩儿便是要用一生相伴母亲,母亲如若不从,孩儿也只好去伴那青灯古刹了此一生了。」

  贾兰一反往日常态,今日竟似是要挟起李纨来。

  李纨只是有满嘴的伦理道德却又不知如何说起,又见贾兰不似空话,也只得长叹一声,没了言语。

  贾兰见状,知是母亲不应,随磕头道:「母亲,孩儿不孝,心生非分之想,母亲早日休息,明日孩儿打点行装,辞了老爷太太们就去了,日后还望母亲多多保重,只当没有生养过这个不孝子吧!」

  说着便要起身离去。

  这下子可惊到了李纨,忙拉住了贾兰的手道:「兰儿,可万万使不得!你这一去,可不是要了我的命吗!」

  说着便嘤嘤的哭了起来,双肩起伏抽插不停。贾兰转过身来,见李纨落泪,慌忙用衣袖为母亲拭干眼泪。谁知越是擦,李纨的眼泪流的就越发多了起来。贾兰见母亲杏眼含泪,心中又是心疼又是怜爱,伸手将母亲揽入怀中。

  李纨顿时觉得无助与无力,如今得了依靠索性破开面子,在贾兰怀里痛哭了起来。贾兰也不知该如何劝慰,只得将李纨抱个满怀,任由她哭泣。李纨哭了好一会子,直哭累了才抽噎着止住。心道自己不知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新婚丧夫,儿子自小聪明乖巧,如今长大了只自己一时之错竟是要伴着自己度过一生,否则就要出家为僧,这可真如何是好。

  胡乱想着,又不知如何安抚贾兰。只觉儿子尚未长成的身体不知何时也如此宽厚,竟也像爷们一般了,靠在上面一股子安全感油然而生。

  「唉,莫不如我就从了他吧,你不也是那日被他干的那样享受?再说,兰儿也是一片孝心,怪不得他的。你已是残花败柳,既然被睡了一次,再多一次两次又有何妨?」

  正在李纨胡思乱想之际,只觉得贾兰的下体似是又硬了起来,紧紧的顶住了自己的小腹。李纨心里一羞,却也不忍离开儿子的怀抱。

  又是心中挣扎了一会子,李纨才幽幽道:「兰儿,我也可依得你,只是,你要依我三件事才使得。」

  贾兰听得忙喜道:「母亲但说无妨!」

  「其一,万万不可为外人说道。其二,你切要打消了出家之念头。其三,日后你定要发奋起来,考取功名,也得娶妻生子才是道理,若这三件事都依得我,我就……」

  说着只觉脸上发烧,竟说不出下文。

  贾兰更是大喜道:「母亲之言,孩儿必铭记在心没齿难忘!有了母亲相伴,孩儿怎么会又傻到出家去呢?这功名,孩儿平日努力母亲也是看在眼里的。只是最近心里老是想着母亲,才无心苦读。」

  「傻孩子,刚才我在你房中,见你……口中还喊着我,你……你也忒不知羞耻了。」李纨嘤嘤道。

  双手却也已经悄悄的环住了贾兰的腰身。贾兰抬起李纨的下颚,便将自己的嘴堵了上去,不让李纨再说出其他的话来。

  李纨开始还半推半就,一会子也就软化了下来,将香舌吐入贾兰口中,与贾兰的舌头交合着。不一会呼吸竟也急促了起来。

  「被人抱着吻着的感觉真好啊……好有安全感,胸部也被揉搓的好受用……自己守寡十二载,如今又有男人疼爱,真是苍天有眼啊!」

  李纨的心中一个声音说道,却又有一个声音对她说:「你这个淫妇!你可知现在抱着你的是你的亲生骨肉?」

  李纨心中一惊。刚要被这个声音折服,却已被贾兰解开了胸襟,一只玉乳完完全全的落入了贾兰的手中。

  「儿子又怎么样?正是因为儿子疼我才这般对我!」

  「你是淫妇!古往今来第一淫人!」

  「我就是淫妇你又如何?今日我便要好好的淫个痛快!我就要和自己的儿子交合!」

  这个声音渐渐的大了起来。而李纨的下体也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

  贾兰仍是在笨手笨脚的解李纨的衣物,一双手略带颤抖,动作也迟缓许多。冷不防却被李纨一下子挣脱了开来。贾兰乃是一愣,以为李纨又被伦理道德占了上风,又不依的自己了,只呆呆的站在那里。

  谁知李纨挣脱后竟开始疯狂的撕扯贾兰的衣物,不一会子就将贾兰剥得一干二净。又三两下退去自己的衣服,将贾兰推到在床,跨在贾兰身上,一首引着贾兰的阳物,遂自坐了下来,将怒起的男根纳入自己的体内。

  「哦……兰儿。」

  「啊……母亲!」二人同时发出一声叹息。

  「傻兰儿,我要你叫我……如那夜那边叫我……」

  李纨轻微的扭动着腰肢,小声道。

  「纨儿……」贾兰轻呼一声。

  「嗯……兰儿,好兰儿,纨儿要你疼我……」

  这几个字一出口,李纨只感觉到肉穴内的媚肉都跟着一缩,又有许多蜜液流出。贾兰也自是不用多说,将李纨拉倒,抱在怀里,自己却在下面耸动了起来。

  「纨儿,你真美……」

  不等他说完,李纨已用自己的檀口堵住了贾兰的嘴。二人下身紧密交合,两张嘴也紧紧的贴在一起,水乳交融也不过如此罢。

  吻了一会子,李纨挣开了贾兰的怀抱,将身子坐直起来,眼带桃花的朝贾兰一个媚笑:「兰儿,让纨儿来服侍你罢。」

  说着变将腰肢扭动了起来。李纨今年虽是三十岁的人了,却也是保养得如二十岁的少女一般,身子上该肥的地方肥,该瘦的地方瘦,皮肤如缎子般光滑。毕竟是生养过的女子,乳头颜色略深,乳头也自是比少女大了许多,但双乳却丰满有弹性。只见两团白花花的嫩肉随着李纨身子的晃动一上一下的颤动着。贾兰伸出双手,抓住两颗玉乳便揉搓了起来。

  李纨也由得他怎么揉搓,口中只是发出轻轻的娇喘,身子却没有停过。时而上下套弄,时而前后磨蹭,间或还将贾兰的阳物插入到肉穴伸出扭动臀胯犹如推磨一般的旋转着。一时屋内男女呻吟喘息之声不止。

  「啊……兰儿,好舒服啊!」

  「母亲,兰儿也好舒服啊!」

  李纨一听到「母亲」二字,心里更是一颤,竟也道:「好儿子,乖儿子……母亲……母亲好舒服。」

  说着更是加大了蹲起的速度。

  「母亲,我的纨儿……兰儿要……要泄了。」

  「泄吧,都给我,你母亲想要你泄在我身子里。」

  李纨一面说着,心中又是娇羞又是刺激,竟也花心大开,阴精流了许多。贾兰只觉得要飞起来一般,阳物又被热热的阴精滋润,也是双腿绷紧,将自己的少男阳精射入到了李纨的花心深处。

  春室内靡靡之音终于告一段落,二人虽都是泄了身子,却仍将贾兰的阳物留在李纨体内。二人相拥睡去,好不缠绵。

  自此李纨和贾兰的关系除了母子更是多了夫妻之实虽然有悖人伦,却仍耐不住男女心中的饥渴,而李纨捅破了心中的隔阂,寡居十二载又逢男人滋润,更是妖娆异常。二人白日里为母子,黑夜间是夫妻,自是夜夜鱼水之欢。贾兰也是长进,自那时候起也越发的发奋起来,日后考的功名,此皆后话,暂且不表。

  贾兰李纨二人终成正果,贾府中又有些子荒唐事演出。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2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