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馒头庵春光好风景 贾宝玉初探菊花门

  凤姐、宝玉、平儿一行人在小厮老妈子们拥簇下进得水月庵来,烧香还愿许愿,又在静虚的引领下参拜各个神像,不在话下。

  待到参拜完毕,众人来到早已收拾好的禅房休息。本是收拾了两间屋子,凤姐一间,宝玉一间。宝玉来到房中假意睡下,小厮们见宝玉睡下了,便各自去各处游玩,勾引小尼姑子们去了。正随了宝玉的心。宝玉悄悄起身,溜进了凤姐的房内。

  凤姐和平儿在房内早已经等得心急,见宝玉终于来了,便一左一右的扑入怀中。宝玉敞开双臂,左拥右抱好不得意。三人无需多言,相拥着来到床间。二女便开始一件一件为宝玉宽衣解带。宝玉也是一件件的撕去了二女身上衣物,不一会,三人便坦诚相见了。

  凤姐自是早已见过数次宝玉的身子,而平儿只是方才在车上与宝玉交合,并未脱去身上衣物,如今才是见得宝玉裸身,不由得看得呆了。平日里看宝玉斯斯文文一个半大爷们,哪知道脱了衣服竟有如此身材!只见宝玉皮肤白皙,身体修长,身上的腱子肉却也一块一块的棱角分明,竟如武夫一般,胯下之物更是比贾琏的更为粗长,直挺挺的翘首而立,好不威武雄壮。

  宝玉也是第一场见得平儿的身子。只见平儿身材略显矮小,腰肢纤细不盈一握,只这丰臀却宽得出奇,臀肉丰满浑圆,不由得对其上下大行起手来。三人又是抱作一团,缠绵在了一起。

  凤姐和平儿同时蹲下身子,一个含住宝玉的男根,一个含住宝玉的春丸,同时吞吐了起来。宝玉随不是第一次享受女子的口舌服务,可凤姐和平儿平日里二女就有私情,经常相互做些口舌游戏,那功夫可是了得。不一会就吸得宝玉飘飘欲仙。

  又吸了一会儿,宝玉也不甘示弱,命二女并排躺下,左右手同时在二女身上撩拨,一会捏乳,一会挖阴,也是搞得二女娇喘连连,满室生春。凤姐更是不客气,用一只柔夷抓住宝玉的阳物,就将其引入自己的肉穴之中。宝玉也不客气,刚刚进入就猛烈抽插了起来,竟是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意。

  「好姐姐,你的肉穴可真是舒服,我也受用得很。」宝玉喘气道。

  「啊……宝玉,你的大鸡巴可操死我了!」

  不一会儿,凤姐就爆出了粗口。

  「宝玉最喜欢姐姐口中说出这些污言秽语了!听着真是妙哉!」

  说着,宝玉更是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只插得凤姐的身子都跟着一上一下的动起来。

  「啊……大鸡巴……大鸡巴宝玉!好爽啊!你操得我好爽啊!小穴都要被你戳穿了,啊!插得好,插到我肚子里去了!」

  凤姐听得宝玉喜欢,更是叫得起劲。

  平儿也不甘寂寞,看着二人激烈的交媾,便也趴在一边,将凤姐的玉乳含入口中啧啧的吸吮了起来,一手揉捏凤姐下体肉蚌中的珍珠,一手在自己的玉蚌上揉搓。宝玉更是一边操干凤姐,一边腾出手来在平儿的玉峰玉臀之上揉捏不止,后来索性干脆将手指插入到了平儿的肉穴之中扣挖了起来。直弄得二女不时轻轻呼叫。

  却说凤姐本来就已经被宝玉的阳物插弄得欲仙欲死,又被平儿吸奶摸阴,不一会便大叫一声:「我去了。」

  就泄了身子。平儿也被宝玉扣挖的瘫软在了床上。

  宝玉也趁机喘了口气,方欲接着进入平儿的身子,只见凤姐已从高潮中转醒过来,媚笑着对宝玉道:「宝玉,你可知道这女人的身子除了上面的嘴和下面的肉穴,还有一处可让男人更销魂?」

  宝玉一听就来了兴致:「姐姐快讲,是何所在?」

  凤姐又是一笑,道:「便是女儿家的菊门是也。」

  「那种腌臜之所,怎么能用来行男女之事?」

  「呵呵,傻宝玉,姐姐还能骗你不成?」

  「姐姐纵是不能骗我了!那今天就让我来试试如何?」

  说着便劈开凤姐的双腿就要插入凤姐的菊门。

  凤姐忙惊呼:「可使不得,这菊门可不是人人的都能随意插得的。我的可不行,你去求求平儿,说不定她会让你一试呢。」

  宝玉忙又楼主平儿道:「好平儿,让我试一试可好?」

  平儿羞道:「哪有这样的人,第一次就要入人家那里的。好羞人。」

  宝玉见平儿并没有凤姐那般推辞,定是心里已经依了,只是口上不好意思,便将平儿搂在怀中细心温存:「平姐姐,就让我试一试吧。」

  「嗯……那……那就让你来一次……哦……你可真是我的小冤家。」

  宝玉听罢挺着阳物就要进入。

  平儿笑道:「好个急色鬼,这可使不得。」

  说着便从包中掏出一个精细的小瓶儿来,拔掉塞子。宝玉接过来用鼻子嗅了嗅道:「这是什么,可真是清香。」

  平儿道:「这是西域进来的香薰蜜露,这菊门可不比肉穴可以自行分泌蜜汁润滑,若是不用这蜜露可就有的我苦头吃了。」

  说罢,将瓶中之物倒入手中,先是给宝玉的阳物涂抹匀了,又将其他的都擦在了自己菊门之上。然后背对着宝玉跪下,将玉臀高高撅起道:「宝玉,好了,来摘我的菊门吧。」

  边说边轻轻扭动着玉臀,用手将两瓣臀肉分开。

  宝玉刚才被平儿用粘了蜜露的小手揉搓,甚是受用,只觉得被涂抹之后阳物上传来丝丝凉意,似是又坚硬了许多。又见平儿也已经摆好了架势,便立马准备进入。宝玉将阳物抵在菊门之上,研磨了一阵,一用力,阳物却没有插入到菊门中去。只顶的平儿轻呼一声。宝玉懊恼,再顶一次,扔是不得其门而入。一旁的凤姐却咯咯的笑出了声来。

  「傻宝玉,这可不是用蛮力就能得了的。」

  说着便上前来,用手握住宝玉的阳物,将龟头抵在平儿的菊门之上,调整了角度:「你再轻轻用力试试可好了?」

  宝玉依言一用力,果然一股窄紧之感从阳物上传来。再一看,龟头已经没入了平儿的菊门之内。

  宝玉只觉得平儿菊门一阵缩进,一圈嫩肉一下下的紧箍着自己的龟头,真是说不出的受用。平儿却是吃痛叫了出来。平儿以前只是被贾琏入过菊门,贾琏随也是七尺男儿,那阳物却不堪一提,比起宝玉胯下之物更是逊色了不少。此刻平儿的嫩菊被宝玉的龟头插入,随是有心理准备,却也不禁疼的惊呼一声:「哦!二爷!二爷可慢慢些,你那话儿太过粗大,平儿可是有点吃不消了。」

  凤姐却笑道:「小娼妇,这次有你的好看了吧?平日里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摸样,又笑我不敢尝试,如今让你也尝尝苦头。」

  宝玉却道:「平儿姐姐,你的菊门好生窄紧啊!不如我全插进去或许你好好受些,现在这龟头卡在这里正是阳物最粗之处。」

  说着也不等平儿答复,便又一用力便将整个阳物插入了平儿的菊门之中。

  平儿刚觉得菊门被涨涨的撑开,意思快意中夹杂着些许疼痛,正独自暗暗消化,不料宝玉竟是一口气将阳物全插入了进去,顿时忘记了疼痛,只觉菊门之中被塞的满满的,就如同充实到了心里头一般。

  「啊!二爷插得好,可涨死平儿了。哦……菊门……菊门都要被二爷给撑破了!」

  宝玉只觉得那一圈窄紧已经不在龟头之上,而是到了根部。低头望去,只见自己粗长的男根已经悉数没入了平儿的菊门之内。浅褐色的菊门被撑得极开,上面的褶皱都已经被舒展开了,真是别有一番风景。又觉菊门内只触感更是柔滑,虽说门庭之处甚为紧窄,入得其内却又是豁然开朗。里面的嫩肉似比肉蚌之中的更加细滑肥腻,一阵阵蠕动更让阳物好不受用,让人飘飘欲仙。

  「姐姐果真没有骗我,真是桃源仙境,神仙一般的处所啊!真真比起女子的肉蚌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宝玉笑看着凤姐道,一面便抽插了起来。

  凤姐因笑道:「傻宝玉,姐姐还能骗你不成?平儿这菊门也只有你琏二哥才用过几次,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学来的这些旁门左道,那日非得借我的一用,我哪里肯依得他混闹?他又去找平儿,平儿这小浪蹄子到是逆来顺受,事后爽得贾琏不行,平儿这小娼妇到也享乐得很,今日是要你知道平儿的好,也好好的让平儿享受一番才好。」

  宝玉道:「平姐姐对宝玉如此这般,宝玉自当铭记在心,今日便更加出力让平姐姐逍遥快活。」

  说罢就一下重似一下的操干了起来。只撞得平儿丰满的玉臀啪啪作响,不一会撞击支出便鲜红了一片。

  「啊……宝……宝玉,撞得好!菊门……菊门要爆了……呜呜,好舒服,好受用!再快些,再狠些!」平儿向后一下下挺动着玉臀,让宝玉每次都插得更深更狠些。宝玉更是加快了速度,每次插入后两颗鸡蛋般的春丸便狠狠砸在平儿的珍珠之上。

  平儿玉蚌中的蜜液也越来越多,打湿了宝玉的春丸,将二人下体的毛发都弄湿了一大片,甚至有几滴已经滴落到了床单之上。宝玉狠狠的用手捏着平儿的两片臀肉,丰满的而柔软的臀肉几乎将宝玉的手指都没入其中,真是手感上佳!

  宝玉一边操干着平儿的菊门,一边大力揉捏着软软的肉臀,时而掐捏,时而又拉起两片肉向两侧分开,让菊门大大的张着。不一会,两片白嫩的臀肉竟被宝玉揉捏的青一块紫一块起来。

  平儿却并不吃疼,而是叫得更欢了起来:「啊!宝玉,屁股……屁股被你揉得好爽……再大力些,平儿好受用。哦……用力,对,把平儿的屁股掰开给二爷操。啊……奶奶!我的奶子也被你捏的好爽,再用力些!捏爆我的奶子,嗯……操烂我的屁眼。哦……哦……」

  宝玉凤姐二人一前一后,真是揉搓的平儿大呼小叫。

  「你这小娼妇,越是狠狠的对你你便越受用可是?」

  凤姐一边用力用手指捻住平儿的奶头,径自往外拉去,直把奶子都拉长了。

  「嗯……奶奶拉得好,可要把我的乳头都扯下来才好。」

  凤姐扯了一会,将一只手探入到自己的珍珠之上,又将手探入到平儿的下体之处,并排伸出三根手指同时没入了平儿的肉穴之中。这一下只插得宝玉平儿和凤姐三人同时喊了一声。平儿的菊门本就被查得舒服得紧,玉蚌又被凤姐三根手指插入,随不能深入,却也不由得花心一阵乱颤。

  宝玉正干的兴起,忽然感到菊门之下凤姐的手指插入,将本已经窄紧的菊门挤得更加狭促,怎一个爽字得了?凤姐却是感觉宝玉的阳物和自己的手隔着平儿的一层腔肉抽插,也是心里一阵迷乱,摩擦珍珠的那只手也更加了几分力道,也自是快感连连。

  宝玉只觉春丸缩紧,阳物发胀,自知要泄了,又大力捏住平儿的肉臀,咬紧牙关狠狠的抽插了几十下子。将滚烫之男精悉数射入到了平儿菊门之内。平儿本已经泄了不知几次身子了,如今被宝玉的阳精一烫,也跟着又泄了一次。凤姐也已将自己弄得花蕊中喷出许多蜜液来。

  宝玉射完了阳精,才将双手放松开来,拔出尚未柔软的阳物,只见平儿的菊门已经红肿了起来,刚被拔出阳物,菊门尚不能合拢起来,竟然是微微张开着,里面鲜红的嫩肉都依稀可见,一丝白浊的男精留了出来。

  平儿身子却已是软了下来,趴在了床上却再也动弹不得,犹自喘息不已。

  宝玉见阳物泄身之后却尚未低垂,又见凤姐也已倒在一旁,柔夷扔是按在自己的玉蚌之上,宝玉随跪于凤姐双腿之间,又自套弄了几下阳物,便直直的插了进去。凤姐刚欲阻止,却也不得,被宝玉一番抽动又泄了几次身子,宝玉也是又将春丸中残余存货悉数射入了凤姐的玉蚌之内,二人才相拥倒下。

  也不知歇了许久,平儿先是悠悠转醒,见天色将晚,也顾不得菊门红肿,身子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轻轻推醒宝玉凤姐,伺候二人宽衣梳头,三人又整理了衣物,才辞别了众尼姑,带着小厮们乘车去了。

  晚间才回得府上,回了贾母等人,贾母见宝玉面露疲惫之情,便命他们早早的下去休息了。按下不表。

  次日贾府中众人刚吃完早饭,忽听得门上小厮跑了进来:「门外来了许多公公内臣,锣鼓喧天,说是让老爷出去,要给老爷道喜的。」

  贾政听了忙一面派人禀告贾母,一面整理了衣衫亲自迎了出去。

  欲之来者何人,何喜之有,下回分解。

1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