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回 道不尽千载在红楼 心不甘一朝圆春梦

  却说宝玉将黛玉横在身上强吻了一气,众人也都跟着起哄。闹了一回宝玉方松了口道:「林妹妹,你若是这张小嘴还这么不饶人我定要重罚的。」

  黛玉娇喘着坐起身来,擦了擦嘴角上宝玉留下的口上啐道:「呸!就知道欺负人家,怕了你不成?」说话间却是移到了妙玉身后躲了起来。

  宝钗道:「好了,我说两句。宝玉,今儿是你和平姐姐的生日,咱们姊妹们备下了这一桌酒席虽不隆重,也是一点心意。」

  宝玉笑嘻嘻的道:「这个自然,都是咱们自家人,倒比往年做生日那许多外人乱糟糟的来得有趣得多,多谢姐妹们了……」宝玉说着便要去贴上宝钗。

  宝钗忙拦住了道:「你且等我说完。」宝玉只得又坐了回去。宝钗道:「今儿虽是你和平儿姐姐的生辰,本该是最大的,咱们今日喝酒行令,乐上一回……只是我们还都希望你别在席上混闹……」

  凤姐笑道:「这话是正经,不然又不等咱们吃完,宝玉这魔王一定会胡闹起来。」

  警幻也打趣道:「若是宝玉混来,就将他捆住了丢到门外头去,到时候咱们姊妹便自在了。」

  众人也都跟着叫好,宝玉只得道:「罢了罢了,我今儿在席上不闹就是了,只是……等散了席你们一个也不许走的!」众人都红着脸啐他。

  又闹了一回,众人方坐定了。自然是宝玉坐了中间,右手是黛玉、妙玉、李纨、麝月、莺儿,左手依次是宝钗、凤姐、可卿、警幻、探春、迎春、惜春、湘云、鸳鸯、袭人、晴雯。今日本也是平儿生日,众人都推平儿挨着宝玉坐,平儿死活不肯,只在晴雯和莺儿中间挤着坐了。还有如花似玉二姐妹,更是不肯上头来坐,说是要在下头给奶奶们唱曲取乐,众人勉强不得,只得罢了。

  一时一屋子莺莺燕燕十余个人挤在一处好不热闹,众人都给宝玉平儿祝酒,宝玉更是敞开了喝,来者不拒,不一时便已喝得有了几分酒意。趁着姊妹们各自说笑,宝玉眯着眼将桌上的人看了一圈,都是自己最心爱的女子,环肥燕瘦虽各都不同却都是一等一的姿色。宝玉不觉也有些感慨,一时呆住了。

  可卿先看见了,捅了捅一旁的凤姐,朝宝玉努了努嘴。凤姐笑道:「宝二爷,这是发什么呆呢?别人都说笑,你只在这里偷听,可是要罚酒的。」

  宝玉也笑道:「好好,我认罚。」说着一口将酒喝了。宝钗给斟酒,宝玉接了又端在手里说道:「姐姐们,妹妹们,今儿咱们这么聚在一起我心里实在是喜欢,真想着就这么陪着你们,直到咱们都老了,殁了,化成灰,化作一股烟还在一处……」

  不等他说完,宝钗已经轻轻桶了宝玉一下,另一旁黛玉掐了宝玉的脸道:「又混说了、这么高兴的日子,什么死了活了的?」

  宝玉也笑着握住了黛玉的手道:「是呢,瞧我这嘴,本是心里开心的,说出的话来却这么不中听,该罚该罚!」说着又喝了一杯。

  宝钗又给倒上了,小声道:「慢点喝,看一会子喝多了难受。」

  宝玉笑道:「知道了。不如这样吧,咱们来行令可好?」

  湘云道:「行什么令?那些文绉绉的我可不喜欢,我还是和晴雯姐姐划拳的好。」

  凤姐也道:「那些我也说不来,你们玩儿你们的,我们猜拳就罢了。」

  宝玉道:「既然是大家一起取乐,分散了倒没意思,咱们不如便行个再简单不过的,今儿既是我生日,便由我做令官,从我开始掷骰子,数道谁便由谁说句诗也好,吉祥话儿也好,笑话也罢,我再敬他一杯酒,可好?」

  众人听了都觉简单有趣,便都附和。宝玉吃了一杯酒道:「吃了这杯我便是令官,酒桌无大小,都要听我号令。」说着便将骰子一丢,掷出个二和四来,数过去正是迎春。

  众人都拍手,迎春最不会说话,支吾道:「我也不会说,可怎么好呢?」

  惜春道:「二姐姐,那会子你可是在我屋里说了那许多话呢,还说不会说我可不信了。」

  探春笑道:「就是一句话,说什么不行?」其余人也都吵着要迎春说,迎春更是说不出来。

  宝玉笑着蹭过去搂住了迎春的香肩道:「二姐姐不会说,不如我替她说了吧。只是,这酒你可不能赖的。」迎春嗯了一声,端起杯子就要喝。宝玉忙拦住了,笑道:「哪里有这等便宜的?且喝了这杯才算。」说着换了个大杯,却不给迎春,而是自己一口喝了含在嘴里,嘴对嘴喂给了迎春。众人都拍手起哄,迎春只得都吃了,脸上已是绯红。

  宝玉拉着迎春的手道:「二姐姐,你虽是不善辞令,可我知道你最是温顺体贴的,从前都是我不成事,白让你在孙家受了那许多苦……二姐姐,日后我只要你每天都这般开开心心的。」迎春还是不说话,笑着点了点头,眸子里却有了泪光。

  可卿将骰子递给迎春,迎春接了也一丢,两个三点,也是个六。数完了却是平儿。宝玉端着酒过去,平儿刚要起身却被宝玉按住了,平儿道:「那我便祝宝二爷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什么无案牍之劳形……我没读过书,也不知道说得对不对呢?」

  宝玉笑道:「怎么不对?平姐姐这句话可算是说道我心坎儿里去了,也吃了这一杯吧。」说着也依法嘴对嘴喂了平儿一杯,只等平儿都喝下去了,方依依不舍的将舌头从平儿檀口中缩了回来道:「平儿姐姐,今儿也是你的生日。以后你每个生日,咱们都一块儿过。」

  虽不是什么承诺,可平儿听起来心里也暖暖的。一时平儿又掷骰子,却是个八点,该可卿说。宝玉笑着挨过去先在可卿脸上香了一口道:「卿卿,该你说了。」

  可卿抱住了宝玉的腰,将脸贴这宝玉胸口撒娇道:「玉郎,我也不会说,我也要你替我说。」

  一旁警幻撇嘴道:「小狐媚子!越发的浪的没样了,不如我替你说了吧,在座的姊妹,最会撒娇争宠的便是你了。」可卿笑着白了警幻一眼道,仍依偎在宝玉怀里。

  宝玉笑道:「好,便由我说。」说着抚摸着可卿的腰肢道:「怎么是狐媚子,姊妹里最婀娜的便是我的卿卿了。若是说起来,最早还是你和我拜的堂呢。是警幻姐姐在太虚幻境便将你许配给了我,又是你头一个怀上了我的骨血,也是你为我守节含冤死过一回,还是你为了保住咱们的莘儿受了那么多苦,好卿卿,你替我受的苦,我都记着呢。今日我陪你一起喝了这杯吧。」说着含着酒二人一人一半的喝了。

  可卿双眼也有些发红,却笑着掷骰子,掷出一五一六是十一点,该妙玉了。妙玉因快要生产了,不敢喝酒,因举茶杯道:「茶代可否?」

  宝玉笑道:「自然可以的。只是不知姐姐要说什么?」

  妙玉想了一回道:「我给姊妹们陪个不是吧,贾府兴衰倒是因我而起,虽是到最后真相大白,倒让姊妹们受了这些苦……」

  众人都不听,宝玉也笑道:「姐姐又何苦说这些,即便没有你,那忠顺老匹夫也会寻咱家晦气。若不是你在太后跟前说的那些话特赦了我和宝儿,怕我早就死在狱神庙里头了。况且不说这些。单说那回我被魇住了,若是没有你舍身相救,只怕我早早就魂散迷津了,又安能有咱们今日呢?妙儿,我的命就是你的命,你的命也是我的命,以后在不可说这些个了。」说着一面将手按在妙玉圆滚滚的小腹上,一面以茶代酒,将口中含了茶去喂妙玉。

  妙玉掷了个2点,数到麝月。麝月道:「我……我只祝二爷多子多福吧。」

  宝玉笑道:「这个好,到时候你们都少不了要给我生个七八个的。」众人都红着脸笑骂,凤姐道:「谁爱生谁生去,只一个还不够,还七八个,你当我们都是什么?」

  宝玉说道:「麝月姐姐,你虽然平日不大说,可是你做得我都记得呢,咱们家最难的时候正赶上湘云临盆,可不是你忙前忙后的在悼红轩照顾?」说罢也喂麝月喝了酒。

  麝月吃了酒红着脸道:「可不都是应该的。」说着也掷骰子,是个七,数起来又是迎春,迎春说过了,便由下头惜春说。

  惜春小嘴一撅道:「我也要二哥哥替我说。」

  宝玉笑道:「好好好,二哥哥说。」说着在惜春的小脸上拧了一下:「四妹妹,我最觉得对不住的便是你了,我那会子强着让你吃了这许多苦,整夜整夜的闹得你不睡……」

  众人都会心一笑。惜春本就不胜酒力,如今听宝玉说起那些个事小脸不由更红了,忙抢过杯子来堵住宝玉的嘴将酒都灌进去说道:「好了好了,又浑说!快闭嘴吧。」

  宝玉吃了酒,惜春掷出个四点,却是晴雯。宝玉笑道:「小白虎,轮到你了。」

  晴雯道:「我没什么可说的,拿酒来我喝了就是了。」

  宝玉笑道:「那也由我帮你说。小白虎,你虽是嘴上厉害些,我知道你心里对我的好。哪回我回来得晚了,不是你还给我留着灯守着门?不说你的手是最巧的,单说那回你病着还帮我补那雀金裘,累的落下病根子,后来又被太太误会撵了出去,白白受了那么多委屈……还有,若不是你受苦受怕的进宫去报信,还不知妙玉颦儿现在如何呢。小白虎,你已是为我做了太多事了,宝玉敬你一杯。」说着喂了晴雯了一杯。

  轮到晴雯,掷了个七点,却是宝钗。宝钗想了一回道:「宝玉,多谢你这许多年来对我照顾,宝儿嫁了你是我这辈子的造化,来世我……我还做你的宝儿……」说着已是羞得不行。

  谁知黛玉却笑道:「这可不行,说好了是吉祥话儿,宝姐姐说的是什么?该罚该罚!」众人也都跟着起哄,宝钗无法,只得自己先吃了一杯。

  宝玉笑道:「还是由我说吧。」说着却是放下酒杯,将手放在宝钗鼓胀的胸脯上一阵揉搓道:「所有姊妹里头,最丰腴的便是我的宝儿呢。」

  宝钗的脸更红了,忙按住宝玉的手嗔道:「宝玉!说好不混闹的,你……」

  宝玉这才作罢,喂宝钗吃了酒,正色道:「宝儿,你便就该是我的媳妇,我不照顾你,又该由谁照顾呢?况且你又何尝不是在照顾我?咱家坏事那会子,可不是你先跑里跑外,后又跟我一道同甘共苦。我出去了,只要知道家里有你照料便是最放心的。宝儿,你若是下辈子不做我的媳妇,我定是不依的。」

  一旁警幻道:「这辈子过完了都跟我回孽海情天消号去,哪儿还来下辈子,还没疯够吗?」

  宝玉笑道:「幻儿,你别急着说,还轮不到你呢。」

  宝钗也掷骰子,却是一对六凑了个十二点,转了一圈,是黛玉。湘云笑道:「爱哥哥,颦儿姐姐一定要她自己说,你不能代的。」

  黛玉白了湘云一眼道:「疯丫头子,要你多嘴!」

  湘云笑道:「好好,我不多嘴,我只洗耳恭听。」

  黛玉想了一回,念道:「
  三生石上望三生,缘定三生载永恒。
  前世与谁情缱绻,来生是否又相逢。
  今生梦断黄泉路,彼岸花前泪有声。
  血色石前谁名刻,乡台泪眼望几层。
  旖旎梦里恋今生,不羡鸳鸯不幕僧。
  奈何桥上莫远走,相约转世伴来生。
  悠悠往事随风过,脉脉柔情绕古藤。
  款款深情石上铸,绵绵海誓伴山盟。」

  众人都听得痴了,这回倒是轮到宝玉湿了眼眶,黛玉也红着双眼嫣然一笑道:「呆子,我的酒呢?」宝玉方转醒过来,一口酒喂下去,却哪里是在喝酒?二人四唇竟是缠绵了许久都不分开。

  黛玉掷出个六点,是凤姐。凤姐笑道:「我方才本是想好了一堆吉祥话儿的,可被林丫头这一酸,我竟是一句都想不起来了,我这人嘴又笨,脑子也不灵光,还是让宝玉替我说吧。」

  黛玉啐道:「凤姐姐又拿人家开心,也该重罚。」

  凤姐摸着隆起的小腹道:「姐姐有免死金牌在此,谁敢说罚?」

  宝玉忙打圆场道:「自然不能罚,还是由我担了吧。」说着喝了酒拥着凤姐道:「好姐姐,姊妹里最精明的便是你了,可自打和我好了之后,你这精明竟是都给我分忧了,湘云的事儿也好,可卿的事也罢,还有二姐姐的事儿,哪里不是你为我操心?还为我堕胎伤身子……姐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说着也是以茶代酒口对口的喂了凤姐。

  一旁警幻道:「你可是说少了,凤丫头替你操的心又何止这些?你可知为何卫家平白的就被查抄了?还不是凤丫头这后头弄鬼。你可知,凤丫头为了保全悼红轩里的姊妹,那会子在狱神庙里死活都不肯说,拼着自己性命都不顾也要骗着孙绍祖往南去?」

  凤姐忙道:「警幻姐姐,还提那些做什么?」

  宝玉和众人都是一愣:「幻儿,你说得可都是真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警幻道:「凤儿不说,你又怎么知道?」

  宝玉心下又是感激又是心疼,抱着凤姐好一通亲昵,直把凤姐亲得喘不过气来方作罢。凤姐才又掷骰子,是个9,数过去又是晴雯。晴雯是喝过了的,后头平儿黛玉妙玉也都说过了,便是李纨。

  宝玉知道李纨也不大爱说,因道:「纨儿,我也替你说?」李纨点头。宝玉道:「纨儿,你这些年过得实在不易,如今兰儿长大成人,也有了出息,按理说你也该好好享享福了,只是……宝玉还有一事相求。」

  李纨听了一愣,因道:「有什么事,只管说就是了,还什么求不求的?」

  宝玉道:「嫂嫂,给我这小叔子也好歹生个一儿半女的,前头兰儿都这般聪慧,再生一个也是差不了的。嫂嫂可答应吗?」一席话说得众人都笑了,李纨红着脸垂着头,却是小声道:「生不生,那……要看你的本事了……」

  众人听了更是跟着起哄,闹了一回,李纨掷了个十点,是湘云。湘云笑道:「我就不要爱哥哥替我说了,免得你说得我也跟她们一般哭天抹泪的。」

  宝玉笑道:「你说。」

  湘云一笑:「我便填了一曲西江月来。」说着将酒杯放了,唱到:「好个今年生日,满堂儿女团栾。歌声不似笑声喧。满捧金杯争劝。富贵功名任运,佳辰乐事随缘。白头相守愿年年。只恁今世前缘。」唱罢众人都拍手,湘云将小嘴一撅道:「爱哥哥,酒……」

  宝玉喂过了,笑道:「都多少年了还改不了这不卷舌的毛病。」

  黛玉却笑道:「怎么就是改不了,只是你不知道罢了。你可留意过,湘云喊迎春姐姐可都是二姐姐的,再没喊成过爱姐姐。」

  湘云不禁脸一红,啐道:「颦丫头,偏偏就你有耳朵?」

  宝玉这才明白过来,笑着将湘云抱住了:「云儿,你只叫我爱哥哥,我就是你的爱哥哥。你自打把身子给了我,便嫁入了卫家,后来有了身子,就担惊受怕,被接出来了也是东躲西藏,没过上几天好日子……」

  湘云忙到:「都说了不用你替我说,怎么你又来了?骰子呢?可该我了。」说着将骰子接过来一掷,是个九点,数到是莺儿。

  宝玉笑道:「莺儿,可是该你了。」

  莺儿笑道:「我也说个诗给二爷和奶奶们听听?」众人都叫好,宝玉笑道:「我只知道莺儿姐姐手巧,没想到也会作诗的,平时怎么不知道?以前可做过什么,啥时候我也瞧瞧?」

  一旁黛玉嗔道:「好好听莺儿说,怎么就你话多?」

  宝玉搔搔头傻笑一回不说话了,莺儿念道:「薄暮云低,浮愁遮尽,无情瘦月冬寒。酒持祥瑞,紫雪续江山,凤上碟音漫舞。盛世景,华章初现,迎新日,浣清风雅,依旧醉红颜。恰今日生辰,铮簧管乐,双庆齐欢。和风里,双清日媚阑干。所幸青山明月,能结识玉女才俊。生辰里,登高望远,且把酒言欢。」

  宝玉先拍手道:「好词!」

  湘云也道:「莺儿姐,你还能这个?怎么不早说?」

  莺儿红着脸道:「是我家小姐今儿一早做的,我记下了,只是念了一遍罢了。」

  晴雯笑道:「莺儿,哪个是你家小姐?我怎么只知道有个出了阁的宝二奶奶呢?」

  莺儿道:「叫了十几年,一时吃了酒叫顺口了。」

  晴雯不依,笑道:「总是该罚的,宝玉,快罚她一杯。」

  宝玉也笑道:「莺儿姐姐,来吃下这一杯吧。」说着先灌了莺儿一杯,又嘴对嘴灌了一杯。莺儿不胜酒力,连喝两杯便有些摇晃起来,湘云把骰子递给莺儿,莺儿随手一掷,却是有一颗不知滚到何处去了,只剩下一个,众人要找,宝玉道:「也没有几个人了,只一个也就够了,两个数起来也麻烦。见桌上剩的一颗骰子是五点,数到了探春。

  探春笑道:「也让二哥哥替我说了吧。」

  宝玉笑道:「好,我这三妹妹,最是要强的,只可惜跟了这么个窝囊的哥哥,倒是束缚了你的手脚了,嘿嘿,只可惜你后悔也来不及了,妹妹,我不要你做什么轰轰烈烈的事业,我只想让你乖乖的陪在我身畔,做我一辈子的好妹妹。」

  探春心中一热,抱住了宝玉道:「谁说我二哥哥窝囊的?我二哥哥可是天底下最爷们的人,又是天底下最温柔的人……」

  一时召来嘘声一片,惜春钻进了迎春的怀里笑道:「二姐姐,快给我暖暖,怎么突然就这么冷了?我身子都起鸡皮疙瘩了。」

  探春在惜春腰上掐了一把道:「小蹄子,还敢笑我,难不成我说得不对?若是二哥哥不爷们儿,是谁方才说一晚上都不让你睡觉的?」

  惜春听了嗔道:「三姐姐!你……看我不撕你的嘴。」说着两人闹在一处。

  闹了一回,宝玉喂探春吃了酒,探春拿起骰子掷了给3点,便是鸳鸯了。鸳鸯也让宝玉说,宝玉笑道:「好,我也一直想着跟姐姐陪个不是呢。能和鸳鸯姐姐相好,还多亏了凤姐呢。只是后来不免对鸳鸯有些冷落了,可我贾宝玉对天发誓,这可不是我的错,都是那个写书的混账东西将你生生的给忘了!你看,我又混起誓了,一急便忘了。好姐姐,宝玉陪你吃一杯,只当给你赔不是了。」说着也喂鸳鸯吃酒。

  鸳鸯吃了酒,掷了个一点,是袭人。宝玉将袭人抱住了道:「袭人姐姐,你跟了我最长时间,我头一次云雨也是同你,你又细心照顾了我这许多年,那会子年轻不懂事,你哄着唬着的也废了多少心思,我敬你一杯。」

  袭人道:「可不都是我们做奴才应该的。」

  宝玉道:「哪里是什么奴才不奴才的?好姐姐,你再敢这么说我也要打你屁股了。」唬得袭人不敢言语,二人也喝了酒。一时桌上只有警幻没有被宝玉敬酒了,警幻正也等着听宝玉的甜言蜜语,谁知宝玉却故意道:「都完了罢?」

  警幻气得瞪着宝玉,只恨不得上去给他两巴掌。宝玉方笑道:「是了,幻儿还没说呢,幻儿,你可想说什么?」

  警幻嗔道:「我希望你来世托生一头猪!」

  众人听了都笑了,宝玉笑道:「这可算不得,姐姐还要从新说过。」

  可卿笑道:「姐姐,玉郎若是变成猪,那你我又成什么了?」

  警幻啐道:「呸,小骚蹄子,你们一个个的都让这蠢物勾去了魂儿,都由你们去,下辈子我是要回我的离恨天的。让你们都变成猪陪着他却吧。」

  凤姐笑道:「不如我替宝玉说了吧。咱们姊妹里头最会装神弄鬼的只怕就是警幻姐姐了,以前每回说话都说到一半儿,谁还都拿她没半点办法。如今可好了,被宝玉收了,也回不了孽海情天,神鬼的也装不起来了。」

  警幻听了啐道:「凤丫头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我那么疼你你却来糟践我!若不是看你怀着身子,你看我能不能饶你?」

  凤姐笑道:「好好好,你不饶我,好姐姐,且先欠着这一回。」

  可卿也打趣道:「你说得不好,还是我来说吧。」众人都知道可卿和警幻才是亲姐妹,自然说得好,因都停了仔细听着,可卿正色,又清了清喉咙,方道:「咱们姊妹里头只怕……年纪最大的便是警幻姐姐了……好姐姐,你到底有多大了?连我这个当妹妹的都记不清了,还……」

  警幻听了娇喝一声:「小蹄子,看我再能饶你,也是天理不容了」说着就将可卿扑倒了,二人闹在一处。

  闹了一回,警幻刚占了点上风,将可卿压在身下要却瘙痒,却被宝玉轻轻一拎便抱在了怀里,警幻嗔道:「好你个贾宝玉,还敢来拉偏!」说罢两跟玉葱般的食指抵着太阳穴口中叨念着:「变成猪!变成猪……」

  宝玉笑道:「幻儿,你法力尽失,还想着念咒吗?」

  警幻听了小嘴一撇,捏着粉拳锤了宝玉一下道:「都是你这个混蛋!呜……」

  宝玉将酒喂给警幻,才道:「幻儿,要说你的好处,只怕一天一夜也说不完呢。只说这辈子,是你先点醒了我,传我欲露,授我欢喜之法,将可卿许配给我,帮我救可卿、救二姐姐、救颦儿,我又害得你回不得离恨天……」

  警幻挣扎着要做起来,口中道:「别往自己脸上贴金,那都是我的妹妹,我不救还能指望你这蠢物?倒是你害得我回不去是真的!」 说着又捏着粉拳砸了宝玉两下子。

  宝玉却是一拍脑袋:「怎么少了香菱了?」

  宝钗道:「你又不是不知,香菱这两日害口得厉害,在妈那边呢,也不敢吃酒,就没叫她。」

  宝玉道:「那来吃一杯茶也好,大伙儿都团圆了,怎么能少了她的。」一时袭人去了,果不然一会儿便将香菱叫了来。宝玉揽着香菱道:「香菱姐姐,大哥把你给了我是我的福气,你这前二十年过得辛苦,日后我定要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说罢嘴对嘴喂了香菱一杯茶。

  香菱红着脸道:「二爷,香菱现在能跟了二爷才是我的福气呢。能过上现在的日子,以前的苦也都算不得什么了。」

  平儿往一旁让了让,香菱也坐下了。宝玉却再也坐不住了,端着杯子围着一众姊妹,同这个亲一口,跟那个碰个杯最忙不过。

  众人正说说笑,忽听门外婆子喊道:「不好了,宝二爷,二奶奶们,门外头来了……来了许多……」却说不下去了。

  众人听了都是一惊,倒是宝玉先冷静下来道:「姊姊妹妹们不必惊慌,是福不是祸,不管是什么来头,横竖有我在这里,谁能将你们怎么样?」说着就要出去看个究竟。刚要出门,却听门外响起脚步声,一尖细的声音喊道:「元太妃娘娘驾到,速速接驾!」

  又有一女声,声音不大,柔中却带着几分威严:「李公公,都说了,如今蒙皇上圣恩,赐我出宫还家,我已不是什么太妃娘娘了,多谢你一路送我过来,如今请回吧。」

  红楼在千载道不尽,春梦圆一朝心不甘。

  红楼春梦,全本完。***********************************

  后记: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轻轻敲下「全本完」这三个字,幺鸡呆呆的望着屏幕出神,直到指尖的烟蒂已经烫到手了才猛的回过神来。是如释重负,还是失落?没有人知道。整整四年了,三停三复,终于,结束了。抄起一旁的酒瓶,已经空空如也。随手将烟蒂丢在酒瓶里,接上打印机,开始打印。再开一瓶酒,听着打印机发出的沙沙的噪音,看着一页页冒着白色雾气的白纸黑字被送出来……

  八十多万字,六百多页,拿在手里有着沉甸甸的的手感。四年了……我不该去想了。结束了,这一切,都结束了。拿出胶带纸,将门窗的缝隙都仔细粘好,掏出打火机,将那一沓仍带着热度的纸一张张的点燃。欢乐的火花映照着我的脸,很温暖。再喝一口酒,也很温暖。借着跳跃的火焰再点一支烟吧。

  一页页的燃烧,一页页的逝去。空气在慢慢稀薄,火势渐渐弱下去,我的呼吸感到压抑,意识也开始模糊。那摆在显示器旁边的照片却显得越发清晰起来。还有那从未走出过我心里的笑靥。我伸出手去,想要再摸一次那姣好的面容……在那遥远的地方,有没有一场春梦?

  头疼……头疼欲裂,喉咙里像有一团火,眼睛像是被封住了一般。挣扎着想睁开眼,刚睁开一道缝隙却发现光线是那么的刺眼。我想抬起手来去遮挡这刺眼的光线,却觉得一只胳膊足有千斤重。我努力的想发出声响,却只换来喉咙深处的一声低吟。浑身都酸软无力。

  「二爷!二爷你醒了!晴雯!麝月!快去告诉老太太和老爷太太,就说二爷醒了!二爷……」一个女声飘进我的耳朵。我强打起精神睁开眼,虽然有些模糊,我能看清,那是一个女人……依旧闭上眼,再度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再一次被吵杂声吵醒。睁开眼,却见床边已围了一圈的人,为首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妇人,衣着考究,一脸慈祥,脸上却老泪纵横。老妇见我挣了眼,哭道:「玉儿……我的肉啊……你可算醒了……」

  旁边一对中年男女也都在抹泪,再往后头,卧槽!好多美女啊有木有?「老太太?老爷?太太?林妹妹?宝姐姐?凤姐姐?探春?惜春?你们……」

  后记2:

  一阵清脆的鸟语将宝玉吵醒了,睁开眼,正看见迎春正侧卧在身畔笑眯眯的望着自己,圆润白皙的鹅蛋脸上还有昨夜的红晕未散去。宝玉也笑道:「二姐姐,怎么醒了也不叫我?」

  迎春捏着一缕秀发在宝玉胸口搔弄着道:「横竖没什么要紧,多睡一会儿又何妨,你看惜春这小蹄子,睡得更死呢。」

  宝玉笑着坐起来,将被子往一旁一掀,果然见惜春光洁的身子蜷缩着正睡得香甜。宝玉笑着在惜春的玉臀上拍了一巴掌道:「四妹妹,快起来了,太阳晒屁股咯!」

  惜春胡乱又扯过被子将头盖上,口中只嘟囔着:「不要嘛……二哥哥,再让人家睡一会……」全然不顾有些消瘦的小屁股都漏了出来。

  宝玉在上头又亲又舔了一回,才自己起身了。外头袭人晴雯听见屋里的动静知道宝玉醒了,都进来服侍宝玉和迎春穿戴梳洗了。宝玉在晴雯的屁股上捏了一把道:「小白虎,怎么林妹妹今儿不用你陪?」

  晴雯在宝玉手上拍了一下道:「就知道林妹妹林妹妹,横竖我一刻都不能离了她的?」

  宝玉嘿嘿一笑道:「她这阵子不是又不舒服了吗……」

  晴雯道:「知道你疼你林妹妹,有妙玉姐姐在那陪着呢,用我什么?那不,就在外头呢。」

  宝玉忙起身朝外头去了,果然在回廊上看见黛玉和妙玉正坐着说话。宝玉笑着走过去道:「两个美人儿怎么这么一大早的就在外头坐着?说什么体己呢?」

  妙玉方要说话,黛玉却扭过头去一阵干呕。妙玉忙轻轻拍抚黛玉。宝玉也忙过去,端起茶递给黛玉让她漱口。黛玉也不接茶,一脸的憔悴,望着宝玉,不觉眼圈已红了,小嘴一撇,哭道:「都是你不好……害的人家这般难捱……你还骗我说只是头一胎才受罪,往后就好了。这都第三个了,怎么还是这么难过?我……我再也不要生了……呜呜……」

  宝玉忙好严劝慰了好一会子才止住了。妙玉道:「好了,别在这赖着了,看着你怪烦的,你去别处逛逛吧。」

  宝玉只得悻悻的又逛到了前面,来至正厅,却见凤姐、李纨、宝钗、探春早已坐在那里了。四女见了宝玉忙都站起来。

  「二哥哥。」

  「宝玉,醒啦?」

  却是凤姐笑道:「你这一大早跑前厅来干什么?」

  宝玉左拥右抱的将探春和宝钗都搂住了笑道:「怎么,都不能来看看你们理事?」

  凤姐笑道:「这里都是我们姐妹们,哪儿有你这爷们呆的地方,只看看热闹还行,可不许乱插言的。」又说笑了一回,众人方坐了。

  迎春拿出一套账薄递给宝钗道:「宝姐姐,你看看这是下面几处当铺这个月的记账。」

  宝钗接了细细的看,宝玉也忙凑到宝钗身后,假意翻看,不觉那两只手已经抓住了宝钗的两团玉乳揉搓起来。宝钗忙丢了账薄将宝玉的手按住了道:「宝玉……你干嘛……」

  宝玉笑道:「自然是要和我的宝儿好好亲热亲热了……」

  宝钗急道:「我们这里有正经事,你先去后头闹可卿她们去吧。一会儿外头人进来了成什么了?」

  宝玉这才松了手,却也不出去。宝钗仍拿着账薄翻看,只是脸上红晕还未褪去。翻了一会儿,朝迎春道:「三妹妹,你看这处,分明是结余下来的,怎么到了这里就反而做空了呢?」

  探春看了,笑道:「想是他们看花了眼也是有的。我这就让他们查去。还是宝姐姐精明,一眼就看到了。」

  宝钗笑道:「也没什么,只是这种地方本容易错,所以我才留心看了看。三妹妹,你这火候也够了,明儿将这些事都让给你吧,我是不想再管了。」

  探春笑道:「那可不行,我还没出师呢,没有了宝姐姐我自个可弄不过来。」

  不一时,便有几个婆子媳妇上来回事,都是些杂七杂八的琐碎事,凤姐都问明白了便都让她们下去了。宝玉听得早就哈欠连连了,若不是心有不轨早就去后面玩闹了。

  正不耐烦间,却见进来一个小媳妇,见了宝玉先是一愣,遂又笑着请安道:「给二爷请安,给凤二奶奶请安,给纨二奶奶请安,给宝二奶奶请安,给探二奶奶请安。顺带给里头元二奶奶、林二奶奶、妙二奶奶、云二奶奶、幻二奶奶、卿二奶奶、迎二奶奶、惜二奶奶和姑娘们问好。」

  凤姐儿笑道:「瞧瞧这张小嘴,一张嘴就是一堆的二奶奶。」

  宝玉也笑道:「卐儿,怎么今儿就你一人?茗烟呢?」

  卐儿笑道:「二爷可真是贵人多忘事了,前儿不是刚把茗烟打发到北边庄子去查看收成并监督开垦荒地的工程去了?再说了哪里有一个大男人进来跟二奶奶们回事的?」

  凤姐白了宝玉一眼,对卐儿道:「别理这添乱的,这个月外头行情怎么样?」

  卐儿回道:「回凤二奶奶,米庄上的倒还行,比上月略赔进去的少了些。只是这绸庄上倒是不如前了。」

  凤姐听了凝眉道:「怎么这绸庄上倒不行了?」

  卐儿道:「我也问了,说是城里有新开了一家绸庄,价格略比咱家的便宜一些,自然生意也被它抢去了些。不过那新开的绸庄却不在我们这里出货……」

  凤姐听了道:「可是真的?有没有查出来是什么来路?哪家开的?哪里进的货?」

  卐儿道:「还没查出来。」

  凤姐听了道:「你找人拿了宝玉的名帖去找户部尚书,将这事告诉他,让他去查就是了。」

  宝玉听了道:「这点子小事,还要惊动户部?」

  凤姐又白了宝玉一眼道:「你知道什么?那户部一年拿了咱们这么多银子,怎么能白吃?说好这京中只能经营咱一家的绸缎,如今出了这一出,若不查明白了,明儿再开上一家,后儿再开三家,到时候咱们不都得喝西北风去了?可怎么养活你这群姐姐妹妹的?」一席话顶得宝玉再说不出话来,只搔头嘿嘿傻笑。

  卐儿因问道:「凤二奶奶,我只有一事不明白。」

  凤姐道:「有什么?你只管问。」

  卐儿道:「二奶奶,这米庄本是赚钱的行当,咱家的米庄又开得最多最大,可大多都是平进平出,甚至有时候还赔着本钱往外头卖,不说没有赚头,每个月倒要从绸庄的收益里拿出好些银钱贴进去,奶奶最是精明的,可为何要做这赔本的买卖?若是不指望这米庄上的收益,为何不索性关了兑了,倒省的操一份心。」

  探春却笑道:「这门子心可不能省。现在京里谁不知道咱们府上的米庄价钱公道,毫无欺诈?这老百姓的口碑才是最值银钱的呢。」

  凤姐笑道:「你不是外人,索性告诉你也无妨。我且问你,这买米的都是些什么人?」

  卐儿想了想道:「都是些穷苦人。那官宦乡绅家里都是有房有地产的,收成自然够自己吃用,这需要买米的只怕都是没产业的苦命人。」

  凤姐道:「嗯,你果然是明白人。我再问你,那买丝绸的又都是些什么人?」

  卐儿这次都不用想,回道:「若是买布匹,只怕什么人都有。可这丝绸,自然是有钱人家才用得起的。」

  凤姐道:「这就对了。粮米是民之根本,咱们现在供着京城半数以上的米面,虽说每月都赔进去一些,可百姓们都得了咱们的好处,自然会记在心里。而这丝绸自然是有钱人家才用得起的。虽然销量自然比不上粮米,利润却高过几倍。如今咱们垄断了京里的丝绸,这其中利益你也知道的。只拿出去一部分贴在米庄上,从上头说,朝里人说咱家替国分忧,从下头说,百姓说咱们施恩行惠。谁还去多问咱在绸子上的赚头呢?」

  卐儿笑道:「原来是这样,难得凤二奶奶还有这样的胸襟,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了。」

  凤姐却笑道:「哪儿是我的注意呢。还不都是你宝二奶奶说的?」

  宝钗笑道:「少给我戴高帽,我只是随口说了一两句,这具体事项还不都是你一个人做的?」

  凤姐却叹了口气道:「昔日里我就是太贪财逐利了,不懂得割舍,如今我也该多和妹妹学学,心胸放宽些,得饶人处且饶人,日后总是好的。」

  宝玉笑道:「凤姐姐,你的心胸只怕比宝姐姐还是要小上几圈呢……」

  众人听了都捂嘴偷笑,只宝钗涨红了脸道:「呸,又混说,让人笑话不?」

  卐儿见了忙道:「二奶奶们,若是没有别的事儿吩咐,我就下去了。」说着便请安出去了。

  宝玉见没了外人,不由又漏出一个淫笑道:「姐姐妹妹们一大早就忙了这半天,如今没事了,不如我们乐上一乐吧。」说着就朝凤姐扑了过去。

  凤姐笑着一躲道:「你看看,说了只让你好好呆着,如今才多大半晌就闲不住了?又要混闹了。」

  宝玉已将凤姐抓住,笑道:「怎么,我就要混闹,你们又能怎么样?」

  一旁探春笑道:「我们自然是不能把你怎么样。只不过……」

  宝玉一愣:「只不过什么?哎哟……」还没说完,一只耳朵已经被人揪住了。竟是元春不知何时已踱了进来。

  探春这才又笑道:「只不过自然有能管得住你的人罢了。」

  「好啊你,我说一大早里面没有你,那么清静,原来是来这里捣乱了。」元春揪着宝玉的耳朵道。

  宝玉吃疼,护着耳朵道:「大姐姐,大姐姐饶命,宝玉再也不敢了……」元春这才松了手。众人忙让元春上头坐了。

  宝钗笑道:「还是元春姐姐,咱府里只怕也只有你能管得了他了。」

  元春也摇摇头笑道:「只是嘴上说说,哪里就真治得了呢?再过几天就是姨妈的生日了,你们想好怎么给姨妈热闹一场了没有?」

  凤姐道:「本来是想好好热闹热闹的,只是姑妈不答应。」(元春和王熙凤就是一个叫姨妈一个叫姑妈,没打错,也别问我为什么。)

  宝钗接着道:「妈妈的意思是也不惊动外头的人,只咱们娘儿们关起门来好好乐上一场就是了。」

  元春点头道:「既然是她老人家的意思,就这么办吧,只是样样都要精细才是道理……宝玉!」

  宝玉笑道:「好姐姐,依我说,这最精细的只怕还是你这对玉乳呢。」一面说着,那从元春领口伸进去的两手又开始揉搓起来。

  「你……你这小没脸的,看我不打你屁股!呜……」不待她说完,小嘴已经被宝玉封住了。

  一时正厅里想起了种种不知名的声音,不一一记下。

  闹了半晌,宝玉看着瘫软在四处的五女,心满意足的笑着穿了衣服又往后头去了。来至后院先听见阵阵笑声。原来是湘云正哄着萌儿玩耍识字。一旁可卿正搀着警幻散步。

  警幻看了宝玉骂道:「贾宝玉!你……我要回离恨天去,我不要给你生孩子了……你赔我!」

  宝玉忙笑着挽起了警幻的另一只胳膊道:「好幻儿,怎么了?」

  警幻哭丧着脸道:「肚子这么大,累赘死了,可卿这小蹄子又要撵着我到处走,腿都酸了。」

  可卿笑道:「姐姐,你有所不知,你马上就要临盆了,正是要多走一走,到时候才好生养,也少遭些罪的。」

  「还……还要遭罪?我不要!我不要生了!我要回孽海情天!都是你!都是你!」一面说着,警幻攥起粉拳轻轻敲打着宝玉的胸口。

  宝玉胸口挨了粉拳无数,也不敢挡,只哄道:「好幻儿,你若是气我只等你身子利落了我好歹让你打个够,只是这会子还是算了吧,当心动了胎气。」

  正说话,莘儿却开口道:「爹爹,我要骑马。」

  宝玉这才脱身,笑着抱起萌儿,只见出落得愈发粉雕玉琢,心中欢喜,在萌儿小脸上胡乱亲了一通口中道:「好小子,你年纪还太小呢,骑马要摔跤的,到时候可别哭。」

  萌儿摇摇头道:「爹爹,我不要骑真马,我要你趴在地上给我骑。」

  宝玉笑道:「这怎么使得?」

  萌儿道:「怎么使不得?我平日里总看着娘骑在你身上,娘说那是爹爹在扮作马让娘骑。如今我也要玩。」

  宝玉苦着脸看了看湘云,湘云朝他耸了耸肩,做了个鬼脸便又笑着看热闹了。宝玉只得硬着头皮道:「萌儿乖,爹爹和你娘那不是骑马,那是……」

  萌儿却道:「爹爹不给我骑就算了,我去找妹妹让她当马给我骑。」

  宝玉惊道:「这哪里使得?」

  萌儿瞪大了一双眼道:「怎么使不得?妈妈、探春妈妈惜春妈妈不也是你的妹妹?你能骑得来你的妹妹,我怎么就不能骑我的妹妹?」

  「这……这……」宝玉头上汗如雨下,才笑道:「好萌儿乖,爹爹这就让你骑。」说着跪趴在地上。

  贾萌欢叫一声,骑上了宝玉的背,口中大呼小叫的喝令着宝玉四处爬行。爬了几圈,宝玉已腰酸背痛起来,正要哄着莘儿下去,却听里面一大群孩子跑来,为首的正是莘儿:「爹爹不公,让萌哥哥骑不让我们骑的。」

  「对,我们也要骑!」

  「我也要!」

  「……」

  一时一群孩子一拥而上,宝玉大叫一声,被压在了最下面。「姐姐妹妹们,速速来救我……」那声音却被孩子们的笑闹声淹没了。

72条评论

  • 跛子道士说道:

    很久没有看过这么好的小说了,作者文笔不错,希望再出新作,一定支持!

  • 七尾琉璃狐说道:

    十年红楼,儿女情长待人忆。一梦红楼,朝夕之间断人肠。你我尔来,天上地下,尽是风流韵。仙凡何异鱼水欢?龊砣世间云雨,却这般讨人恋?堪堪。

  • 九尾琉璃狐说道:

    十年红楼,儿女情长待人忆。一梦红楼,朝夕之间断人肠。你我尔来,天上地下,尽是风流韵。仙凡何异鱼水欢?龊砣世间云雨,却这般讨人恋?堪堪。

  • 说道:

    红学专家

  • 汉梦说道:

    比金瓶梅好

  • 黄先生说道:

    很不错哟!感谢作者!

  • 说道: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虽是荒唐言,却喜读者心。红楼梦离别,春梦喜团圆。

  • 同往事干杯说道:

    此书写的谎诞不经,既使是外传也该有原著之影响,但无论如何贾宝玉也不可荒唐至此!简直是乱伦,有悖人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