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回 十二钗齐聚怡红院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这日却是北静王要见宝玉,差人来请。宝玉不敢怠慢,忙骑马去了。来至北静王府请了安道:「王爷安好。」

  北静王也站起身来笑道:「驸马爷可好!」

  宝玉厚着脸皮嘿嘿一笑道:「可不敢当,王爷见笑。」

  有人献上茶来,北静王一面拉着宝玉做了也笑道:「如何不敢当?自古至今只有极贵之人方能三妻四妾,你这三妻都齐备了,屋子里头又何止四妾?况且一个是元太妃娘娘赐婚,一个是万岁爷赐的,更有一个是太皇太后钦赐的,连小王我都羡慕不已呢。」

  说笑了一回,宝玉知道北静王找自己定是有事儿,因问道:「不知王爷有何见教?」

  北静王笑道:「一来是有些日子不见你,有些想念。二来也确是有些事情。我听说你整日尽是泡在温柔乡中都不肯出家门一步的,所以才让人请了你来。倒是你逮回来的那个孙绍祖的事儿。」

  宝玉不敢让北静王知道太多,听了忙道:「王爷,都是冯将军的手段,哪里就有我什么事?」

  北静王笑道:「宝玉也学得不厚道了。你想那孙绍祖一个大活人我想问出点子话来还不简单?」宝玉听了心里一惊,偷偷看北静王,却见水溶一脸笑容,并无责怪的神色,只得搔搔头装傻嘿嘿一笑。北静王接着说道:「这孙绍祖也算助纣为虐,替忠顺老贼做过许多坏事,又差点害了你二姐姐的性命,如今落得个斩监侯也是罪有应得了。」

  宝玉忙拍马道:「是,王爷圣明!」

  北静王笑骂道:「宝玉,你如今不但会欺上瞒下,还懂得溜须拍马,果然是经过了这许多事成熟了不少,越发是块儿当官的材料了,不如便在我这儿寻个差事罢了。」

  宝玉听了忙站起来摇头摆手的道:「王爷饶命!王爷说宝玉哪里成熟了,宝玉都改,只求别让我当什么官儿才好!」

  北静王笑道:「罢了罢了,我也不唬你。且说正事吧。坐。」宝玉听了方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又坐了下去。北静王道:「这孙绍祖虽是个不入流的将军,却因仗着忠顺王那会子的势头,又是个最贪财的,倒是敛了许多财物。这是从他家里抄出来的账薄,你看看吧。」说着丢了一本账薄给宝玉。

  宝玉随手翻了翻,无非都是孙绍祖平日或是收受贿赂或是借势压榨的勾当,少则几百两,多则上万,其中竟然还有自己当初为了赎回迎春的那八千里银子。宝玉正翻看,北静王道:「如今这些便都赏了你吧。」

  宝玉忙道:「可使不得,无功不受禄……」可又一想北静王早就知道孙绍祖是自己擒住的,只得又想其他托词。

  北静王用手指了指天道:「你也不用推辞,这也是上头的意思。」

  宝玉不由一愣:「万岁?」

  北静王点头道:「正是。宝玉,都是因为你才能将忠顺老贼处置了,且又在危急时刻救下了太皇太后,可不都是大功?本该赏的。」

  宝玉道:「王爷明鉴,我所做的那些个事儿不过是为了救我家人于牢狱……况且即便有些微末的功劳,万岁爷早已答应让内侄袭官,又赐婚给我,可不是已经赏得够多了?」

  北静王将厅里人都打发了,压低了声音道:「宝玉,你若是听小王一句,还是乖乖收下的好。你可知万岁爷登基心里头最感激的人是谁?」宝玉摇头。北静王道:「万岁爷最感激的,便是你们家里呢。你想,若不是忠顺王因想铲除你家,怎么会去要毒杀元妃娘娘?若不去给娘娘下毒,又怎么会毒死先帝?若是先帝不死,怎么轮得到他这么年轻轻的便坐上这皇位……」说到后头,声音已是小得犹如蚊呐。

  宝玉听了一惊,北静王又低声道:「如今的万岁最是赏罚分明,他觉得该赏你的,你只管收着,若是不要,只怕他想着你心里头觉得是赏得不够,那就会疑心你是贪心,又或是你有别的想头,到那个时候倒是麻烦……」

  宝玉听了额头不由直冒汗,他哪里有想过这些,如今听北静王一说方觉得后怕,忙道:「多谢王爷指点,宝玉都听王爷的。」

  北静王叹了口气道:「俗话说得好,伴君如伴虎便是如此了。宝玉你生性耿直,若是不愿为官也是你的性情,小王倒是有几分羡慕……不说这个,还说你。这份赏赐你是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了。只是万岁的意思是不让声张,改日你只让人套了车将东西悄悄的拉走便是了,来个闷声发大财。」

  宝玉忙点头答应。北静王又问:「我且问你,这孙绍祖的钱物不在少数,你想如何处置?」

  宝玉道:「想那些都是孙绍祖搜刮来的民脂民膏,我都去救济贫苦,可使得?」

  北静王摇头道:「好是好,只是方才说了,还是不要太过张扬的好……」

  宝玉又道:「那我……便存在钱庄里……」

  北静王笑道:「你呀,这么聪明的一个人,不是当官的材料,更不是立业的人。还是我给你画个道吧。你可想着行商?」

  宝玉笑道:「我若经商,只怕用不得两三载便将家当也都赔进去了。」

  北静王道:「还用你动脑子?只要上头一句话……」说罢又用手指指天。

  孙家财物早已清点封存好了。宝玉依北静王所言都神不知鬼不觉的接收了,果然数目非同小可。一时宝玉将凤姐、宝钗、探春都聚齐了,将北静王的话都说了一回,说罢,凤姐道:「经商?王爷可还说得详细点?倒是做点什么?去哪里做?」

  宝玉摇头道:「只这两个字。」

  探春道:「宝姐姐家里世代经商,不如让宝姐姐出主意罢了。」

  宝钗忙道:「快别提那些,我们家可不是没落的最快的?祖上留下那么多到了我这一辈也都赔进去了。」

  探春道:「宝姐姐,那会子是你还在闺中,无法打理。且又有薛大哥出了那许多事败进去多少?怎么能和现在比?」

  宝钗道:「那也使不得。我可懒得操这份心。」

  宝玉笑道:「倒是风姐姐出个主意,你是最会管钱的。」

  凤姐道:「快别说,我那会子只会私下里放账罢了,倒是让人寻了许多不是。」

  说了一回也没个结果,宝玉便不耐烦了,因道:「这些你们去想吧,我头都大了。只是还有两件事要同你们商量。」众人都知道宝玉平日里再没有点正事,看他说得正经,都问是什么事,宝玉因道:「这第一件,便是卫家。这卫家也不知怎么开罪了忠顺王,被孙绍祖讹诈了许多。卫家也是可怜,二老老年丧子,到现在好好的一家子也要倒了。毕竟湘云也是嫁过去过的人,让我私下里接了出来,我总觉着对不住他家。如今我想着,咱们悄悄把他家这一份还回去,你们说可好?」

  宝钗点头道:「再应该不过。依我说,不如也将湘云的事同他家说清楚了才是。」

  凤姐因卫家却是被自己陷害才落得如此下场,这回有个机会补偿,也算能了去自己一点罪业,也点头说好。众人计议一回,探春问道:「却不知第二件事呢?」

  宝玉道:「第二件事,倒是三妹妹你。」

  探春不解,问道:「我?干我什么事?」

  宝玉道:「三妹妹,南安太妃那边还以为你已经远嫁南番了呢。当初太妃有此举动也实属无奈,更是出于对你的疼爱,如今咱家事都好了,依我说还是告诉她老人家,好教她放心……」

  探春犹豫道:「太妃可不会生我气?」

  宝玉道:「依我看太妃见了你定是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生气的?」

  凤姐笑着拍了拍探春道:「可不是,太妃娘娘一欢喜,没准儿又要给你提亲,到时候给你找一床乘龙快婿,岂不是好?」

  探春啐道:「呸,咱家里除了宝玉就属凤姐姐最没个正经,一天到晚只拿我们说笑。」

  宝玉也笑道:「谁说不是,你们姊妹这么多人,就属凤儿的嘴最辣的。」说着拉过凤姐便要亲嘴。

  凤姐笑着躲闪,宝钗白了宝玉一眼道:「你就不能好好的坐上半个时辰?这才好一会儿,又这样。」

  宝玉一手抱住了凤姐儿,一手又却拉宝钗,嬉笑道:「只呆坐着有什么意思?宝儿,我们来耍一回。」

  宝钗却将手抽回来了,说道:「你若是正事儿说完了,我却还有呢。」

  宝玉道:「还有什么要紧事儿?你们姊妹商量就是了。」

  宝钗道:「别的事儿都可以,只是这一件却不能。我且问你,惜春妹妹到底如何了……」

  宝玉一听惜春二字不由也没了兴致,悻悻然的摇了摇头道:「四妹妹仍是不肯从了我,我也问过警幻姐姐,她只是说已经成了,可我每次却找四妹妹,她不是打骂便是哭闹……」

  一时众人都不言语。探春道:「二哥哥,四妹妹她……若是实在不肯,便罢了吧。你总不能强留她一辈子,也不是个事儿。」

  宝玉叹了一口气道:「如此,我今日便和四妹妹去说说罢。」又说了一回话,宝玉因想着惜春的事,也无心和众人玩闹,便朝暖香坞去了。

  来到暖香坞,果然见惜春在屋里。宝玉来的熟了,也不敲门便进却。惜春正坐着,见宝玉来了一下子站起来,两手下意识的护住了衣襟道:「贾宝玉!你……你怎么又来了?快给我滚出去!」

  宝玉苦笑一回,在椅子上坐了道:「四妹妹,你别怕,我今儿不是为了那个来的。」

  惜春不由一愣,平日里宝玉哪次来不都是先毛手毛脚的将自己拉扯住了再说话?今儿这般老实的坐着却是自打强占了自己身子后头一遭。惜春不免有些不习惯起来,犹豫了一回也远远地坐了。

  宝玉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好半晌方道:「四妹妹,昨儿可睡得好?」

  惜春哼了一声道:「有什么话只管说,说完了快些走开,何苦这这儿拐弯抹角?我看着你就烦。」

  宝玉又犹豫了半晌,方叹了口气道:「四妹妹,你……可还是不愿留下来同姊妹们在一处,非要却出家不成?」

  惜春道:「你以为你用这些下流勾当便能让我就范?我……我……」一时却也不知该如何说才是。

  宝玉又是好一会子不说话,只等惜春要往外撵他了,宝玉才又叹息道:「四妹妹,我知道是我不对……难不成我……我一开始便错了?我只以为让你知道了我的好,你便会打消了那出家为尼的念想。警幻姐姐也都说过了,咱们同是孽海情天下来的人,又如何该去伴着那比警幻还差一辈的神佛?可……」

  停了一回,方鼓足勇气道:「四妹妹,都是二哥哥的错。今儿哥哥给你陪个不是,任你打骂便是了。等你出够了气,你只想去哪家庵堂出家我再不拦着了……」说着竟是走到惜春身前,一副任打任骂的架势。

  惜春却不由愣住了,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宝玉,也不知想些什么。宝玉见惜春半晌也不说话,又道:「四妹妹,你若是心中有气,只管骂出来打出来才好。」惜春却仍不动,一双眸子里已经噙满了泪花儿。

  宝玉忙道:「好妹妹,你可别哭,我知道你委屈,我……」哪知宝玉不说还好,一说这个哭字,惜春却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宝玉忙追问,惜春却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哭着轮起两只粉拳捶打这宝玉胸口。

  宝玉正没注意,却见门一开,探春急急地走了进来。原来探春还是不大放心,只恐宝玉说的惜春都不听,便也悄悄的跟了宝玉来。在门外听了一会儿也听不清里头说什么,后来听惜春哭得厉害,便再忍不住才推门进来了。

  探春将惜春拉过来,嗔道:「二哥哥,不是说要好好跟四妹妹说的,怎么又惹得她哭了?」

  宝玉有口难辩:「三妹妹,我……我哪里没有好好说……」

  探春一面给惜春擦眼泪一面道:「那她怎么哭得这般厉害?」

  宝玉支吾道:「我……我也不知道……」

  惜春哭道:「你滚!滚得远远地!」说罢一头扎在惜春怀里呜呜得哭个不住。

  探春看惜春哭得厉害,知道也劝不住,便由着她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等惜春哭得声音小了些才拍着惜春的脊背道:「好妹妹,有什么委屈都和三姐姐说,三姐姐给你做主。二哥哥到底是怎么又惹着你了?」

  惜春小嘴一撇,哭道:「三姐姐!二哥哥他不要我了!」说着又哭了出来。

  宝玉听了忙道:「好妹妹,天地良心,我哪里说不要你了?」

  惜春道:「方才你可不是说,便让我出家去的……你你这个流氓,先是强占了人家身子,如今玩弄够了,便要打发我去了……你混蛋!」宝玉和探春二人听了不由都是一愣。

  原来惜春开始被宝玉破身自然心里都是恨,可因有迎春那一段最真心的话儿,又有宝玉那一夜温柔相伴,惜春的心不免也有些活动,只是惜春脾气执拗,不肯将心里头的话都说出来罢了。

  后来宝玉只以为惜春的出家之心还为绝,是因惜春还未真正尝到男欢女爱的乐趣,便三番五次的硬着头皮又同惜春来了几回,每次都恐做得不够,只恨不得将浑身解数都用在惜春身上。

  惜春头一遭自然有破身之痛,而后几回嘴上虽是不说,却被宝玉弄得几乎魂儿都出窍了。可虽是身子受用了,嘴上也是不肯说的,惜春也是小孩子心性,只以为自己只要这般犟着便会有这个二哥哥每过几天就来勉强自己一回。若是自己应了宝玉不再出家,安心在园子里住下和其他姊妹一般,又恐自己年纪小也不懂得说话疼人,争宠争不过别的姊妹,时日长了或许宝玉便又如从前一般只把自己当成个可有可无的小妹妹了。惜春心里头早已迷恋上了宝玉怀里的温暖和下身的强壮,若是又被冷落了又怎能甘心?

  今儿本见了宝玉来,本想着又能好好享受一回那欲死欲仙的滋味儿,不想宝玉却说出这些话来,惜春听着宝玉说再不管自己,让自己出家去,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一般,心里也没了主意,因此才哭得那般厉害。

  好在有探春在,若是只有宝玉一人,只怕惜春哭死了他也不知其所以。如今探春一面安抚一面套话,惜春才哭哭啼啼的将心里头的话都说了。随是难免有些言不达意颠三倒四,宝玉探春也听明白了。

  宝玉苦笑道:「傻妹妹,你……你何苦都憋在心里头不说出来呢?你不说,我只当你还记恨我……」

  探春也笑着给惜春擦眼泪道:「好了,四妹妹,咱们二哥哥你还不知道么?日后怎么能就冷落了你?」

  惜春抽噎道:「怎么不能?他方才还说不管我了,让我出家去……」

  宝玉将拥在一起的探春惜春两人一把抱住了,在二人贴在一起的脸上都舔了一口道:「好妹妹,我那可不是因为你总不松口,我以为我不能将你感化,又不敢总这般欺负你,不得已才说的?我若是知道你的心事,还能说这话?」

  惜春将小嘴一撅道:「我不管,反正都是你的不是!」

  宝玉忙道:「这个自然,只要四妹妹不生我的气,什么都是我的错……」

  如此闹了一回,宝玉探春两个终于是把惜春劝住了,惜春这会子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将头埋在宝玉怀里一动不动。探春因笑道:「四妹妹肯留下是再好没有的,我这就告诉其他姊妹去,让她们别再跟着担心了。」说着转身去了。

  宝玉笑着朝惜春道:「四妹妹,不如咱们也一道去吧,晚上好好热闹热闹。」

  惜春道:「我才不去……姐姐们定会笑话我的……」

  宝玉道:「怎么就笑话你了?她们欢喜还来不及呢,都是自家姊妹,你还不知道?」惜春也不说话,只是两只藕臂紧紧环着宝玉的腰身。宝玉也不强逼,一手轻抚惜春的螓首,一手在惜春的腰背臀股上来回游走。

  「二哥哥……我好喜欢你这般温柔……」惜春轻声道。

  宝玉笑道:「傻妹妹,以前都是哥哥的不是,只顾对你动粗,倒是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了。」说着用手掂起惜春的下颚,看着那对水汪汪的眸子道:「这回便让哥哥来好好的对你温柔一回吧。」惜春在宝玉眼里看见了两团熟悉的火,情不自禁的身子一热,便将双眼闭了,把小嘴撅了起来,宝玉俯下头去,用嘴封住了惜春红润的小嘴。

  其后几日里,宝玉先是归还了卫家被孙绍祖讹诈的家资,又将湘云的事好歹同卫家二老说了一回。卫家本已风雨萧条,如今这么一大笔资财失而复得自是不胜欢喜,且和湘云也并无几分真情,便一口答应只当没有结过湘云这门子亲事。宝玉又带探春去往南安王府去将探春的事儿都说明白了,南安太妃果然见了探春甚是欢喜,哪里还有责怪?其间鸳鸯也将贾母灵柩扶回了金陵,由小厮陪护着返回了京都。贾兰辞别了众人,走马上任往山东去了,李纨便被宝玉软磨硬泡着又搬回了园子里。宝玉又着人四处打探江南甄家可还有后人,要将甄家昔日存放在这边的财务填补了亏空物归原主。等等诸多闲杂不一一记下。

  不几日便是宝玉的生辰了,宝玉早就想着要如何好好热闹一回,却见凤姐宝钗等人整日都忙着,自己也不好意思提起,只等着她们找他来商量。哪成想等了这许多天,却不见有人提起,更不曾有人问说过,宝玉心道:难道姊妹们都忘了不成?往年早就热闹得不行了,怎么今年却都忘了呢?若是说旁人都能忘倒也罢了,平儿和我一天生日,居然都不记得?宝姐姐最是心细,颦儿打小和我一起,也不知给我过了多少个生日了,怎么都能忘了呢?

  又过了两日,再坐不住了,见了宝钗因问道:「宝儿,咱家里这几天可有什么事儿?」

  宝钗望了宝玉一眼,问道:「你怎么关心起家事来了?」

  宝玉嘿嘿一笑:「就是问问,看可有什么用得上我的。」

  宝钗哦了一声,道:「大事小情的总是有几件。要给娘娘准备端午的礼品。姊妹们的意思是还扎两条花船来玩耍……」

  宝玉道:「端午节还早着呢。再近些可有什么事?」

  宝钗道:「虽然还早,可给娘娘准备的东西却要提早预备的。若是说近些的也有。理国公府上过两天嫁女,南安太妃正好也要到寿辰了……」

  宝玉听宝钗说了几码子事都不说是自己生日,只得又问道:「咱们自己家里就没什么事么?」

  宝钗一脸疑惑,问宝玉道:「家里的事儿可就更多更杂了,你问哪一件?」

  宝玉见宝钗神情不似撒谎,因道:「没事了,宝儿你忙吧,我去外头散散。」说罢转身去了。

  待到宝玉走远了,凤姐从一旁转出来,拍手道:「宝丫头,还说不会撒谎,看你这演得,真是连戏子都要比下去了。」

  宝钗长出一口气道:「凤姐姐,你却不知道,我实在不知该怎么往下说了。亏得宝玉走了。我只还怕若是他直接问可忘了他的生日我怎么说。」

  宝玉又走了几处,众人似乎都忘了他生日一般,不管宝玉如何说只装作不知,宝玉索性赌气也不问了。不觉这日已是四月二十六日,仍无人同宝玉庆生,更没有下人们准备的场景。宝玉这才信了,是诸人都将自己生日给忘记了,不免心中赌气,一大早骑马往外头去了。

  先去悼红轩寻薛蟠柳湘莲,却被告知二人昨儿便往南边游玩去了。又折回城来去找冯紫英,门上的人说冯紫英公差去了,宝玉不死心,问可留下话来,那家人只是摇头。宝玉心中不免更气:自己家里人都忘了自己生日也就罢了,连最好的几个哥哥也都不记得!你们都忘了也罢了,难不成我自己不能给自己庆贺一回?想着便骑马往岳阳楼去了。

  不一时来至岳阳楼,想起昔日众兄弟都是在此聚会,可今天自己生日却偏偏独身一人,不免更是不爽。小二见了宝玉自然认得,忙接过缰绳拴好马引宝玉进了酒楼,一面问道:「贾二爷今日得闲,请问您是几位爷?」

  宝玉见这小二哪壶不开提哪壶,不免更气,道:「只我一人。」

  那小二自是会察言观色,见宝玉面色不善,也不敢多问:「是,二爷是吃茶还是喝酒?」

  宝玉道:「只管将你们这里的拿手菜都端上来,有好酒也只管上!」

  小二道:「二爷,您也知道,小店里拿手菜没有二十道也有十八道,您自己一人儿……」

  宝玉终于忍不住了,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啪的拍在桌上喝道:「怎么?难不成我还吃不起的?在这里聒噪什么?」

  小二唬了一跳,心想这贾二爷平日里最好说话的,怎么今日这般暴躁?也不敢多问,只拿了银子下去了。不一时酒菜满满的摆了一桌子。宝玉也无心吃菜,自己斟了一杯酒干了,心中却不是滋味。

  刚要倒第二杯,却听有人道:「二爷,果然在这儿呢!可让小的找的好苦!」却是茗烟进来了。

  宝玉白了茗烟一眼道:「你来做什么?」

  茗烟拱手道:「二爷,二奶奶让我来找二爷呢。」

  宝玉一喜,心想难道是她们想起来了?忙问道:「哪个二奶奶?可说了有什么事?」

  茗烟道:「是宝二奶奶说要找二爷的,至于有什么事,袭人姐姐只说是二奶奶让我出来找,并不知道是什么事儿……」见宝玉面色不好,忙又道:「二爷,小的却是不知,只是袭人姐姐说是要紧事儿,小的才跑了大半个京城寻二爷呢,还请二爷快快回去吧。」

  宝玉听了这才坐不住了,起身往外头走,一面斥责道:「你这糊涂东西,既然是要紧事怎么也不问清楚的……」

  茗烟因叫小二道:「可付了银钱?」

  小二道:「二爷付过了。」

  茗烟小声在小二耳边道:「这桌子酒菜都不许动,一会儿我带人来吃。」小二答应了,茗烟这才出门追着宝玉去了。直陪着宝玉到二门上,将宝玉扶下马来,宝玉急急地进去了。茗烟将马缰交给门上的小厮,又叫上平日里交好的几个狐朋狗友笑道:「走,今儿茗烟大爷请客做东,都跟我去岳阳楼吃酒去!」

  却说宝玉回到园子里,问门上的婆子道:「宝二奶奶呢?」不等婆子说,却是袭人往外头来了。宝玉忙跟袭人往里去,进了怡红院自己卧房,却不由愣住了。只见一屋子的人却是都坐在榻上,上头并了两个炕几。

  凤姐见了笑道:「哟,寿星可算回来了。你若是再不回来,我们便要开吃开喝了。」

  宝玉一愣,问道:「你们……你们不是都将我的生日给忘了?」

  湘云道:「谁又忘了呢?这不是大伙儿都记着呢。」一面同袭人一起将宝玉的外罩脱了,将他拉上正席,在黛玉宝钗中间坐定了。

  宝玉仍有些发蒙,因问道:「那前几日你们怎么都不说?」

  说着看着黛玉,黛玉笑道:「可不关我事,都是三妹妹的主意,你只问她。」

  探春听了忙道:「林姐姐!你……你怎么冤枉好人!二哥哥,你可不能信林姐姐的,我只是说那一年你过生日,中午府里摆了酒也稀松平常倒也没什么意思,倒是晚上袭人晴雯几个凑份子给你摆了一桌寿酒,又喊了我们几个来偷偷地吃喝,我只想着那会子姊妹们一块儿多快活,今年不如也照那回那样办,瞒着你可不是我的主意。林姐姐,你污蔑我,我可不饶你的!」说着便将黛玉按倒在炕上去瘙痒。众人也都跟着起哄,哪知探春却是最怕痒的,不一会子却被黛玉制住了连声求饶。

  宝玉笑着将黛玉一把抱起来道:「我自然相信三妹妹不能想出这种坏主意的。」

  黛玉娇嗔道:「好好好,你的三妹妹是天底下最好的妹妹,那你还抱着我做什么?好没意思,快松手……」不等她说完,小嘴已经被堵住了。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