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回 怜姊妹落户大观园 苦惜春再落淫人掌

  来人正是警幻,众女听警幻这句话都不明就里,只看着宝玉,宝玉心中更个是没了着落,只支吾道:「我……我勉强了四妹妹,还不是为了不让她……幻儿,这可不都是你给我出的主意……」

  警幻笑道:「我让你去你便去?我若让你去嫖相公你可也去的?可见你心里头还是有些个龌龊的想头。」

  众人更是不解,宝玉吞吞吐吐好半晌方将惜春的事儿给说清楚了。众人听了又惊又气,凤姐给了宝玉后脑勺一巴掌道:「你……你也真是的,惜春才多大年纪,你……你怎么能这般动粗的?」

  宝钗也道:「你呀,怎么这么耐不住性子,咱们姊妹慢慢跟她说,兴许也就能说得通了,怎么敢用这种下流手段的……惜春呢?现在可好?」

  宝玉道:「还好,只是气我……有二姐姐陪着呢……」

  探春也说道:「二哥哥,你……唉,你实在是该跟我们商量一回的,现在闹成这样……往后怎么办?」

  湘云道:「爱哥哥说到底还是为了能留住惜春,只是……只是法子有些不得体……」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都说宝玉。宝玉也知是理亏,垂着头再不说话,只有警幻在一旁悠然自得笑呵呵的看热闹。

  众人围着宝玉叽叽喳喳的说了足足半个时辰,宝玉只把头垂着不言语,倒是湘云先不忍心了,偷偷拉扯宝钗。宝钗也见功夫做足了,在湘云脸上掐了一把小声道:「就知道定是你先不忍心的。」才清了清嗓子道:「姐妹们,先停一停。」果然众人都不说话了。

  宝钗道:「二爷,你可知道自己的不是了?」

  宝玉忙到:「我都知道了,好姐姐们,好妹妹们,且饶了我这一回吧。」

  宝钗却不理宝玉,只扭头对黛玉说:「颦儿,你说一句,咱们可能饶他你一会不?」

  黛玉瞥了宝玉一眼道:「我为什么要替你说话?你做出这些光彩的事儿来,我还偏着你不成?都听宝姐姐的。」

  宝玉只得又眼巴巴的看着宝钗。宝钗道:「哪里说饶不饶呢?你是爷,我们只是妇人,二爷这么说可不是要折煞我们了?」

  宝玉央道:「宝姐姐,怎么你这说话也越来越像凤姐姐了……」

  还未说完,凤姐一瞪眼道:「怎么又扯上我了?宝玉我可跟你说,我本想着就让宝丫头一人说呢,你要是非拉扯上我,我一会儿也要说道说道了。」唬得宝玉忙又赔罪认错。

  闹了一回,宝钗方又说道:「还是那句话,二爷若是觉得屋里人不够、或是看上哪家小姐,只管和我们说,反正也已经满满的一院子了,多几个无非是再多热闹一点罢了。只是呢,咱们家现在只有兰儿一人袭着官,如今兰儿和大嫂子在府上住,咱们在园子里,虽说没说明白,也算是分了家当了。况且即便在一块儿过,兰儿那一年的俸禄也不值什么,咱们平日里的吃住用都在那儿,多一个人便多一份花销……」

  宝玉最恶这些家长里短的琐碎,不等宝钗听完,忙说道:「好姐姐,我……我哪里说不够了?有你们这许多姊妹我欢喜都来不及,还……」

  凤姐白了宝玉一眼道:「如今我们这么逼着你,你自然是够了。改日若是在外头又是什么花儿啊玉的红的绿的的没准儿一着眼就稀罕上了也是有的。只是呢,还是宝丫头说得对,二爷看上哪家姑娘了不管是正出庶出,咱们都跟人家提去。若是穷苦人家的女儿也罢了,只要模样长得好,品行没大出落,不过多给她家里几两银子,娶回来多填一张嘴吃饭罢了。只是二爷好歹也眼界放高一点子,别什么家的野的香的臭的都往屋里带,若是混得一身不干不净,可别连带我们姊妹跟着遭罪。」

  宝玉听了额头上都见了汗,心想确是常听人说那烟花柳巷之中有种种花柳病,最是害人,倘或自己真是沾染了些连累了姊妹们,可是要肠子都悔青了,因道:「凤姐姐说得是这个理儿,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环?我今儿就在姊妹面前起个誓来,绝不在外头沾花惹草。」因也知道自己平日里张口就发誓赌咒,向来名声不大好,又同湘云道:「空口无凭,好妹妹,还请你替我研墨,我这就写下来。」

  众人都跟着起哄:「只写下来还不够,还要画押的。」果然不一会儿湘云真拿着纸笔印泥进来,宝玉接了,工工整整的将那番话写了一回,又画了押,等墨迹干了双手递给宝钗道:「好姐姐,你看可使得?」那神情竟是和戏里演的公堂上的被告一般模样。

  众人都忍俊不禁,连宝钗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宝玉见众人都笑了方松了一口气,也跟着傻笑。一旁探春轻轻摇了摇凤姐的胳膊道:「凤姐姐,二哥哥只怕是真知道错了,也就够了吧?」

  凤姐笑着掐了一把探春的脸道:「怎么?三丫头这是心疼亲哥哥了?方才咱们怎么说的来着?」

  探春脸一红,道:「凤姐姐……我不是觉得功夫做足了么,况且二哥哥也知道错了……」

  凤姐笑道:「你只问宝丫头,我不管。」

  宝钗也不等探春说话,便道:「众位姊妹们可觉得二爷这回有诚意?」

  众人都点头,黛玉道:「若是这呆子再出尔反尔,咱们姊妹都再不理他,只让他在外头风流快活却就是了。」

  宝玉也忙到:「是是,我若是说了不算的,只让我再不能和姐妹们亲近,让我……我变成一只狗这园子外头给你们看一辈子的门。」众人都知道宝玉哪一天能离得了这些人,因见他这么说,也知他知道悔改了。又见他说得虽是神情郑重,却是如同未留头的小儿所说的,不禁又觉好笑。

  宝钗强忍着笑道:「那我且问你,这如花似玉两个姐儿,你说该怎么办。」

  宝玉听了心道: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自然是不能将二位姐姐留在园子里了。可是若是让儿女便流落街头,自然还少不了仍要流落烟花柳巷,因便迟疑了一下,方道:「留自然是不敢留,只是还请众姊妹宽限几日,好歹先让她们住下,等给她们都找给好归宿再让她们却吧……若不然,二位姐姐岂不是刚出虎穴又入狼潭……」

  凤姐笑道:「瞧瞧,瞧瞧,还是宝二爷心眼子好使,咱们就都是那脸黑心硬的了不是?」

  宝钗也是一笑,也不理宝玉,朝晴雯道:「请二位姐儿进来吧。」晴雯答应着却了,果然一会儿便带着如花、似玉二人进来了。

  晴雯一一给二人引荐道:「这是宝二奶奶,这是凤二奶奶,这是探二奶奶……」一路说下去,二人挨个请安,小声招呼。却说二女昨日还以为晴雯便是宝玉的妻室,哪成想晴雯不过是个贴身丫鬟。

  二女昔日里在品翠楼也算是头牌,都自认不俗,如今在贾府见宝玉一个丫头便有这等姿色,穿着打扮更是不俗,不由便有些自惭形秽起来,如今又见宝钗黛玉凤姐探春湘云等人,或是端庄或是清纯或是精干,不论长相人品哪个不是万里挑一?二人只觉得自己就是两只母鸡进了凤凰窝一般,头也不敢抬。

  探春看出了二女的窘迫,又在品翠楼中住过,虽不熟悉,也算认识,因引着二人在一旁坐了。二人不敢坐,探春再三说了方小心的斜着身子坐了一个边。

  众人也都不说话,一会看看宝玉,一会儿看看如花似玉,宝玉更支吾着不敢说话。倒是宝钗先问道:「二位姐儿一路劳累了,昨儿睡得可好?」

  二人虽是头次见众人,却因见的人多了,一眼便知宝钗必是个说话算的,忙站起来道:「谢谢奶奶挂记,睡得还好。」

  宝钗示意二人坐下,又道:「按理,做老爷的在外头那些事儿我们不当管。只是咱家这老爷你们却不知,若是不管他不知要生出什么事儿来。倒是让两位姐儿见笑了。你们的身世我也都听二爷说过了,却是怪可怜见儿的。况且二位不远万里的来了,咱们家里虽是人多,可也不差一两个。今天把两位姐姐请来,是想问问你们怎么想。若是还有个依靠,想还乡那是最好,咱们便给二位姐儿拿了盘缠路资,再雇了车派人将姐姐们好生送回去。若是想留下呢,也只管留下,只当这里便是家一般。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如花似玉听了不由都愣住了,还是探春在一旁道:「还愣着干什么?心里头怎么想的只管说就是了。」

  似玉先明白过来,因一下子跪下道:「回二奶奶们,我家里父母都过世了,再没有亲人,昔日嫁了乡里一大户人家做妾,后因大太太霸道,容不下我,好歹将我给卖了。奴家再没有个归宿的,还望二奶奶们收留吧。」

  如花也忙跪下道:「我虽是好一些,父母都在,只是家里穷,兄妹又多,我便是因养活不起才被卖到那种所在,换几两银子度日……若是回去了,只怕不几日便又要将我卖去了,如花也甘愿留下,哪怕只这府上做个烧火劈柴的粗使丫头也好……」

  宝钗等人见二女都跪下了,忙都起来搀扶:「两位姐儿快请起,既然二位都有苦衷不愿离去,便留在这里就是了,哪里用得了这般……」

  似玉道:「奶奶们若是肯收留,便是再生父母一般了……」

  探春却笑道:「快别浑说,哪里来得这许多父母,再说,都是不相上下年纪,你可不是把我们都叫老了?」

  似玉脸上一红道:「叫二奶奶们见笑了,我们姊妹鄙俗,也不会说话。」

  宝玉本一见二女进来心早悬起来了,却听宝钗如此说,不由立马转忧为喜,却一直不敢说话。如今见众人都笑了,方急忙道:「两位姐姐可别谦虚,那会子你们还说琴棋书画样样都是精通呢。」

  二人脸更红了,如何道:「二爷,那都是胡说,哪里是什么精通,无非是一些皮毛罢了。」

  探春因道:「不如就请两位姐儿现在就给我们唱上一段儿吧。」

  众人虽说打小儿在府里也没少听书看戏,这市井小曲哪里听过?听探春这么一说都叫好,二人也不敢推辞,因道:「如此奴便在二奶奶们跟前献丑了。」说着有人拿了琵琶云板,如花抱了琵琶,似玉拿云板,二人相视,便唱起来。

  似玉先唱道:「东野翠烟,喜遇芳天晴晓。惜花心惟,春来又起得偏早。教人探取,间东君肯与我春多少?见丫鬟笑语回言道昨夜海棠开了。」

  如花接道:「杏花稍见着黎花雪,一点梅豆青小。流水桥边,流水桥边,只听的卖花人声声频叫。秋千外,行人道。我只听的粉墙内佳人欢笑。笑道春光好。我把这花篮儿旋簇,食垒高挑。」

  似玉又唱:「闹花深处,涌溜溜的酒旗招。牡丹亭佐倒,寻女伴斗百草。翠巍巍的柳条,忒楞楞的晓莺飞过树稍,扑簌簌乱横舞翩翩粉蝶儿飞过画桥。一年景,四季中,惟有春光好。向花前畅饮,月下欢笑。」

  如花又唱:「听一派凤管鸾箫,见一簇翠围珠绕。捧玉樽、醉频倒。歌金缕,舞甚么。恁明月上花稍,月上花稍。」

  二女又合:「醉教酩酊眠芳草,高把银灯花下烧。韶光易老,休把春光虚度了。」

  一时众人都不说话,如花方小声道:「胡乱唱的,倒让奶奶们见笑了……」

  倒是湘云先鼓起掌来:「唱得好!」众人方也都跟着叫好。

  黛玉幽幽的道:「杏花稍见着黎花雪,一点梅豆青小……怎么就写得这么巧?平平的两句话倒是生动。」

  探春也道:「的确生动,就这眼跟前儿一般,越发亲切。」

  湘云笑道:「怎么不亲切,你们再仔细品品,这唱得可不就是咱们那会子过的日子?那会子咱们的诗社还叫海棠社呢。这斗草、编柳条儿、还有宝姐姐扑蝶,可不都就是这唱出来的?」

  众人都恍然,不觉昔日无忧的日子一一在目。黛玉笑道:「醉教酩酊眠芳草,这可不就是说云丫头那会子吃醉了酒,便这海棠树下大青石板上醉过去了?」

  一时姊妹们叽叽喳喳说个不住,如花似玉也觉放松了些个。探春因说道:「宝姐姐,凤姐姐,便让如花似玉两个跟了我吧。待书因顶替了我却了南番和亲,我屋里倒是总空落落的。」

  凤姐笑道:「三丫头,你心里怎么就空落落的了?谁不知宝玉平日里最愿意往秋爽斋去呢?依我说呀,你不单心里头不空,身子更是不空呢。」

  探春听了又羞又气,便去拧凤姐的脸:「风姐姐,你哪回都拿我寻开心,今日当着外人还这般奚落我!看我能饶你?」

  凤姐笑着往黛玉身后躲,说道:「方才怎么说宝玉来着,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看我若是这么说颦儿,她肯定就不脸红的。」

  黛玉听了却是早也羞红了脸,一把抱住了凤姐道:「凤辣子不是好人。三妹妹,咱们一块儿收拾她,快撕她的嘴!」

  闹了一回宝钗方止住了,因道:「如此便让二位姐儿却陪着探春可愿意吗?」二女忙点头说愿意。宝钗方道:「如此就委屈两位了。大伙儿且静一静,还有一件事没说呢。」

  众人都是一愣,警幻不知从哪儿笑着一步三摇的走出来道:「正是呢,宝玉,你且说说,你给惜春妹子做出的那些混账事,到底要如何了结?」

  宝玉看着警幻一脸的坏笑,知道警幻是恼自己害的她回不了孽海情天,故意在众人面前刁难自己,又见众姊妹都也不真生气,因笑道:「到底要如何了结?我还未想好呢,还请警幻姐姐示下。」

  警幻瞥了宝玉一眼道:「自己做的孽,我可不管……哎呀,你放开我!」不等她将话说完,身子已经被宝玉抱了去。

  宝玉又坐下来,将警幻横这双腿上按住了,使警幻的丰臀敲得老高,也不客气,啪啪就是两巴掌:「好姐姐,可想出来该怎么办了?」

  警幻一面挣扎着身子,咬着银牙道:「好你个小无赖,居然又来混的!我看你敢再打一下……哎呀……」

  宝玉却又是啪啪的两下,笑道:「一下不敢打,打两下只怕就没事了吧。」

  众人看了都心疼,黛玉道:「宝玉,你轻些个,当心真打坏了可不是闹的……」

  宝玉道:「这算得了什么?平日里若是不穿衣服打得比这还狠呢,哪里就打坏了?是不是,幻儿?」说着又是两巴掌,打得警幻如猫儿一般叫了两声。宝玉见黛玉不信,因笑道:「颦儿你若是不信,也别问警幻姐姐,你只问凤姐儿,她也没少挨的,你且问她是什么滋味?」

  黛玉只以为男女之事便都应如宝玉对自己那般温柔如水,哪里能明白其中的奥秘?因将信将疑的看着凤姐,倒是将凤姐看得脸也一红,笑道:「林丫头,你这么看着我我也说不上来的,好歹让宝玉今儿也同你试上一回不就知道了?」

  黛玉啐道:「我才不要……」

  这边宝玉却淫笑道:「幻儿,你若还不说,我便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扒光你打了。」说着果然动手却解警幻的汗巾。

  警幻不由慌了,心想若是同着这么多人被光溜溜的打上几下子,自己哪里还有什么颜面?因只得求饶道:「宝玉,我不敢了……」

  宝玉笑道:「我只当警幻仙子是什么都不怕的。」

  警幻咬牙嘟囔道:「小混球,且看我恢复了法力,只管你吃不了兜着走。」

  宝玉问道:「幻儿?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说着手上一用力,警幻柳腰下头一节白生生的皮肉便暴露了出来。

  警幻忙改口道:「我说、我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知道该怎么办了,快住手。」

  宝玉这才停了,用手指轻轻刮蹭着那裸漏出来的凝脂笑道:「那还不快说说,该怎么办?」

  警幻道:「主意是我出的,只是一回哪里够火候,还要多来几次才能奏效的。」

  黛玉因自己的命都是警幻救回来的,又同警幻一起这宫里住了这许多日子,自然和警幻关系要好,听警幻这么说只当警幻是不服软还故意气宝玉,因道:「幻姐姐,你若真有法子,还是快说了吧。我不让宝玉再打你。你何苦又这般跟自己过不去呢?」

  警幻道:「颦儿,我不曾骗谁的,不信只管让宝玉却试试……」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值该不该信,探春又问道:「四丫头最是倔强,这样三番五次的……强迫她,她可……」

  警幻道:「这小妮子只是嘴上硬罢了,好妹妹们,我只唬宝玉一个,再不会唬你们的。」

  宝玉笑道:「好啊,只唬我一个是不是?」说着又将警幻的裤腰往下拉了一寸,已是能看见幽幽深谷了。

  警幻忙到:「我也不敢了,我谁都不敢唬了……」

  宝钗方道:「宝玉,你放警幻姐姐下来吧……我们且,且让你再却试一试,只是别伤着了四妹妹……」说着自己的脸倒是红了。

  宝玉也不放警幻,只正色道:「是,谨遵夫人旨意。」宝钗红着脸啐了宝玉一口。宝玉又道:「好了,别都看着我们了,姐姐妹妹们只怕还不知道呢,如花似玉两位姐姐不单能唱,还能吟诗的,何不让她们给你们吟一首来听听?」

  众人方醒悟过来,这般看着宝玉调情般的打警幻屁股却是不妥,黛玉湘云又都是爱诗之人,听了不免来了兴趣,都要如花似玉吟一首。如花似玉见了方才一幕心想着这情景只怕在品翠楼中都不常见,只怕众人也都不忌讳了,因道:「如此,我们便说一个来给大家取笑。」

  这边宝玉见众人都不看他,已将手伸进了警幻裤下,抚摸着湿漉漉的玉蛤轻声道:「幻儿,都这般动情了?」

  警幻清喘着道:「好宝玉,快放我下去……别……嗯……别乱摸……」

  那边却听如花清了清嗓子道:「春眠不觉晓。」

  众人听了不免都有些失望,原来只是背诵古人佳句罢了,却听似玉跟道:「处处春光好。」

  此句一出,众人便又被吸引了,新想必是自己有改动,只是这句子也太粗鄙了一些,正想着,却听如花又道:「夜来呻吟声。」

  似玉接道:「少女变大嫂。」

  一时整个屋子都静了,如花似玉也不知怎么回事,只呆呆的看着众人,还是湘云先忍不住,哈哈的笑了出来。这一笑不打紧,众人早就憋得辛苦,也都跟着前仰后合起来。黛玉笑得扶着晴雯喘不上气来,湘云更是扑这宝钗怀里一面笑一面道:「宝姐姐,快给我揉揉,我的肚子都要笑破了。」

  宝钗也笑得说不出话来,凤姐笑道:「这诗,只怕我也能做得。」

  众人笑了一回,探春道:「二哥哥呢?怎么不见人了?」

  晴雯道:「方才你们只顾着笑,二爷抱着幻二奶奶出去了……」

  却说宝玉趁大伙都不注意,偷偷将警幻抱了出来,警幻早已动了情,宝玉更是忍得难捱,也顾不得回屋里,只在回廊上头便三两把除去了警幻本就掉落了的裤子,也不用前戏,只把警幻后背抵在柱子上头,两只玉腿都架起来,直挺着的阳物便抵住了警幻的玉蛤。

  警幻本就双脚离地,只凭宝玉抱着,宝玉将驾着警幻双腿的手往下一松,警幻的身子也往下一沉,噗的一声,整根阳物便尽根没入了警幻的玉蛤中。刚一进来便被狠狠地撞酥了花心,警幻不由又发出猫儿一般的叫来:「啊……宝玉,捅死我了……太深了……」

  宝玉笑道:「幻儿,方才你那般调皮,这回定要你好看的。」说着便将警幻白生生的臀股上下抛落起来,一下下打在宝玉的小腹上发出啪啪的响声。粗长的阳物在玉蛤中进出自如,不一时便见的蜜液随着二人的交媾流淌了出来,一滴滴的都洒在地上。

  一番云雨,宝玉将软绵绵的警幻送回屋里安置妥当了,方来到暖香坞,推门进去,只见迎春正和惜春说话,宝玉道:「二姐姐还在呢?和四妹妹说什么呢?」

  惜春一见是宝玉不由打了个冷战,喝道:「滚出去,你来做什么?」

  宝玉厚着脸皮嘿嘿一笑:「好妹妹,还生我气呢?」

  惜春只将头扭过去不说话,迎春站起来拉着宝玉到外屋轻声道:「你怎么来了?」

  宝玉道:「我来看看四妹妹和二姐姐,二姐姐受累了,都是宝玉不好……」说着在迎春脸颊上亲了一口。

  迎春莞尔一笑,也在宝玉笔姿势啄了一下:「我不累呢,只是平日里一个月的话都不如今儿一天的多。倒是你,依我说还是先回去吧。惜春我好容易才说得平和些了,这一看见你,又被你勾起来了。」

  宝玉笑道:「不妨事,二姐姐,你只管放心吧,这里便交给我,你也累了一天了,回去歇歇。」见迎春仍是不放心,又说道:「警幻姐姐给我出了好主意呢,保管一试就灵的。你信不过我,难道还信不过警幻姐姐?」

  迎春一笑:「谁说我信不过的?我两个都信。」宝玉见迎春眼中的神情,知道随是迎春随口说的一句话,却饱含了二姐姐对自己的依恋和信赖,心中一暖,撩起迎春的下颚便将那香软的小嘴吻住了。

  好一会子直到迎春都唏嘘带喘了,方挣脱了宝玉的怀抱,指指屋里道:「快进去吧,好好同四妹妹说,嗯?」

  宝玉在迎春臀股上轻轻捏了一把道:「二姐姐,等我明儿去找你吧。」

  迎春轻轻摇动着腰肢追逐着宝玉的大手轻声道:「嗯,知道了。你快进去吧。若是哄不来了再来找我。」说罢方去了。

  宝玉见迎春走得远了,才推门再进来,却见惜春扔蜷缩在榻上一双眸子瞪的大大的望着宝玉。宝玉道:「四妹妹,我是来给你赔不是的。」说着便要往跟前靠。

  走了几步,惜春方醒悟过来,大吼道:「滚出去,我不要看见你!」说罢随手抓起一个枕头便砸了过去。那枕头能有几分重量?兼之惜春又没有什么力气,不疼不痒的便被宝玉接住了。

  宝玉将枕头又放在榻上,笑嘻嘻的道:「好妹妹,若有气只管跟我撒,何苦跟一个枕头过不去?好妹妹,可还疼么?」说着便已坐在了榻上。

  惜春一愣,过了一会儿方明白宝玉是问自己昨儿被破身处还疼不疼,心中又羞又恨,一下跳起来,又抄起枕头劈头盖脸的往宝玉身上打去,宝玉哪里就怕了?只是见惜春肯动手发泄,也愿意配合,只抱头滚在榻上口中一面哎哟一面哀求道:「好妹妹,可要轻着些个,哎哟哟,可打疼我了……」

  宝玉越是叫喊,惜春越是打得起劲,只打了一盏茶的功夫,惜春就已气喘吁吁,手上的力气也渐渐弱了,节奏也缓了下来。又打了几下子,终于脱力,一屁股坐了下来。宝玉眼珠儿一转,已有了主意,忙假作怕挨打,一把抱住了惜春的腿道:「好妹妹,可别打了,哥哥知道错了。」

  惜春也是累了,扭动了几下玉腿却不能挣脱,只得用手在宝玉背上胡乱拍了几巴掌:「放手!你这个混蛋!不然我打死你!」那手上却软软的乏力,哪里像是在打人?更像是情人间调情罢了。惜春也知道自己打不疼,可心里头的怨气却好像随着力气化解了大半,又觉得两只小手都打疼了,只得在宝玉身上又掐了两把才作罢,任由宝玉抱着自己的腿,犹自在那里呼呼的喘气。

  宝玉见惜春不再打了,又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可怜巴巴的望着惜春道:「四妹妹,手可打疼了?我给你揉揉吧。」说着便去拉惜春的手。

  惜春在宝玉手上拍了一巴掌道:「滚开!」

  宝玉仍笑嘻嘻的道:「四妹妹,你生起气来的模样真是好看。」

  惜春把眼一瞪道:「不许看!」

  宝玉笑道:「好好,我不看就是了。」嘴上说,眼睛却扔看着惜春气得发红的脸道:「好妹妹,下面可还疼吗?」

  惜春听了又气,拍打着宝玉道:「还敢问!你还敢问!我不要你管!」

  宝玉任由惜春拍打,仍道:「怎么不用我管,都是我犯下的事儿,我不管难不成还让外人管?」

  惜春骂道:「你还有脸说!害的人家一天都不能下床……」说完了方觉不妥,忙又道:「我打死你这个混蛋!」

  宝玉又挨了粉拳无数,只等惜春又停了方道:「好妹妹,是我的不是。只是女儿家头一遭都要受这一遭的,下回便苦尽甘来了。」

  惜春啐道:「呸,少在这里唬人,居然还想有下回……我……我就是死也不依你!」

  宝玉笑道:「好妹妹,且别这么急着说,好歹再给我一次机会,二哥哥定让你知道做女儿的快乐。」说着便去先给自己宽衣解带起来。

  惜春见了大惊,忙又去推打宝玉,宝玉哪里在乎,三五下便将衣物除了个精光,那话儿直挺挺的朝惜春示威般的跳动。惜春惊叫一声忙扭过头去道:「混蛋!流氓!快滚出去!」

  宝玉哪里肯听?笑嘻嘻的贴过去道:「四妹妹,我刚才不是就说了吗,你生气起来也是这般惹人怜爱呢,来让哥哥好好看看。」说着就去搬惜春的香肩。

  惜春羞怒间扭身便是一巴掌朝着宝玉的脸上挥了过去,哪知还没挨着,便被宝玉擒住了。宝玉更顺势就把嘴贴在了惜春嘴上。惜春急忙扭头躲避,宝玉便一手揽住了惜春的腰背,一手放开了惜春的手,将惜春的下颌捏住了,使她不能摇头。惜春刚要叫骂,却冷不防一条温热的舌头便探了进来。惜春一惊,也忘了手已经能活动自如,急忙想咬紧牙关不让它钻进来,却听宝玉呜的一声,想是被咬疼了。

  惜春虽是脾气执拗,又生宝玉的气,毕竟是大家闺秀,能动手打人已是不易,如今见宝玉疼了,还是不敢再咬,只得也用舌头将那侵入自己檀口的异物顶出去。哪知只一用力宝玉的舌头果然退了出去,却是一股子吸力将自己的舌头吸入了宝玉的嘴里。惜春忙又想着将舌头缩回来,无奈头被宝玉捏着,那大嘴的吸力又是出奇的大,直把自己的舌尖都吸吮的有些麻木,舌根子也有些发疼了,身上的力气似是一点点的也被抽了去,那没了桎梏却仍举着的手也慢慢垂了下来。

  好一会子,惜春只觉得喘不上气来了鼻子里发出嗯嗯的哼声宝玉才松了口,惜春也顾不上别的,先喘了几口气,听宝玉道:「四妹妹,果然是年纪小的好,这身子可真是滑不留手了,比那羊脂玉还光洁呢。」

  惜春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是衣衫不整了。忙要挣扎着去推那探入自己衣服下头正随意抚摸的大手。一番搏斗,手是拿出来了,自己身上的衣物却也被一件件的剥落了。宝玉色眯眯的打量着赤裸的惜春,惜春将两条玉腿紧紧并在一处,又将两条纤细的藕臂胡乱遮住了胸前的春光,眼中的泪珠儿已是一颗颗的往下滴落了:「贾宝玉,你这个禽兽!」

  宝玉看着眼前娇滴滴柔弱弱的妹妹,虽是心疼,却又有股子莫名的悸动,因心中道:「这也都是为了四妹妹好了,现在可不能心软,只怕再熬过这一夜也就成了,惜春便再也不朝着离开我们了。」因道:「好妹妹,别恼我,我便让你尝到这世上最大的乐事。到时候说不定你还要谢我呢。」说着已是将惜春的两腿分开,跪了下来。

  惜春两手护胸,徒劳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身,两只白生生的玉腿不住乱踢,口中哭叫道:「不要!二哥哥不要!我是你妹妹……啊……」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