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回 玉横陈朝暮春光好 醉惹人安能妄谈佛

  第二日一早,宝玉来至可卿屋子里,可卿已经起床,正看着奶子哄莘儿玩,见宝玉来了忙要起身,宝玉拦住了道:「好好的起来做什么,你刚生完孩子,可得好好养着呢。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说着将莘儿接在手里小心的抱了。

  可卿靠着宝玉肩头,微笑着看着宝玉和莘儿玩闹,道:「莘儿早早的就起来了,闹得我也睡不着了。倒是你,怎么也起来的这么早?」

  宝玉道:「有些事情要问问警幻姐姐的。她人呢?」

  可卿将俏脸在宝玉肩头蹭了蹭道:「她那人你还不知道,哪天不得睡到日上三竿的。那不,还在那屋里睡着呢。你只管去闹她就是了。」话虽是这么说,可卿的身子仍紧紧偎依着宝玉不肯动弹。

  宝玉只觉可卿两颗肉肉的玉乳都贴在自己胳膊上不住挤压,不觉一阵阵香甜的乳香飘了出来,因问道:「卿卿,可用过早饭了?」

  可卿摇头道:「刚起来的,还没呢。」

  宝玉道:「昨儿晚上的山药红枣乌鸡汤可还有剩?我让人热一碗来给你吃。」

  可卿笑道:「哪里还有剩呢?都让警幻那馋嘴的给吃了去了。」

  宝玉笑道:「是了,我倒是忘了她了。下次我让人多做一份。」

  可卿道:「可别了,我不喜欢吃。甜腻腻的又尽是油,有什么好吃。」

  宝玉道:「虽是不好吃,可却是补血下奶的滋补呢。你可不是正该吃这个?」

  可卿抱着宝玉的胳膊撒娇道:「嗯……不么。又不用人家自己奶孩子,下那些个做什么,倒是涨涨的发疼。」

  宝玉将孩子递给奶妈,挥挥手,奶妈会意,笑着抱着莘儿出去了。宝玉方腾出手来,按在可卿的胸前道:「好卿卿,哪里疼了?我给你看看。」

  可卿娇嗔道:「你又不是大夫,又会看什么?」一面说着,一面却由着宝玉将衣襟拉开了。宝玉这才发觉,可卿的两颗玉乳都硬硬的,比以前愈发的丰满了不少,两颗乳首颜色略显发深红,不再如从前那般粉嫩,胸前那两片衣襟却不知何时已被乳白色的汁水浸湿了两片。可卿见宝玉呆呆的望着自己的双乳,将衣襟拉上了道:「玉郎,不许看……没以前的好看了。」

  宝玉在可卿樱唇上吻了一口道:「傻卿卿,怎么不好看?比以前还挺拔,又是这般白里带红,还是香的呢。爱煞我了。」说着拉开了可卿堂在胸前的双臂,慢慢将可卿推倒在榻上。

  可卿嗯了一声,两只涨涨的乳峰已被宝玉握住了:「玉郎,轻些个,有些涨呢。」

  宝玉果然轻了几分,将两只雪峰慢慢揉捏,不一时,殷红的乳首处便被挤出两滴白白的乳汁来。宝玉忙俯首舔干净了,吧咂着嘴说了一句:「好香甜!」便张大了嘴将半颗玉乳都含在口中咂吮起来。

  可卿只觉得一阵酥麻顺着乳首传来,直钻进心坎儿里,不禁两只胳膊环住了宝玉的脖子。宝玉初时还不得要领,只一味大力吸吮,却只吸出几滴奶汁来。又换了几个法子,方得了要领,一时甘甜的乳汁便如潺潺流水一般从可卿的乳首中喷流而出,只听宝玉不时咕嘟咕嘟的吞咽不止。

  直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宝玉只觉被含着的玉乳再不如方才那般硬硬的,方住了口,揉捏着一软一硬的两座玉乳道:「如何,卿卿?我虽不是大夫,可不胜过大夫许多了?你看,只几下子便口到病除了不是?」

  可卿娇嗔道:「呸,死相,没听过老子和儿子抢奶吃的。」

  宝玉嘿嘿笑道:「我可不是和莘儿抢着吃,我是给我的卿卿医病呢。现在医好了一半,且待我将另一半也治了吧。」说着又噙住了另一只饱胀的玉乳,不一时便咕嘟嘟的吃了起来。直到两颗奶子都一半的柔软方住了口。

  一时宝玉竟也吃饱了七八分,将蘸着乳汁的嘴在可卿的檀口上亲了一口道:「好卿卿,可香甜死我了。」

  可卿将宝玉的头按在自己的双乳之间笑道:「可吃饱了?」

  宝玉点头道:「吃饱了。」

  可卿笑道:「吃了我的奶,可是该叫我一声娘了?」

  宝玉笑道:「不叫。」

  可卿道:「不叫下回肯定没得吃了。」

  宝玉道:「自然是不能叫的,哪里有儿子和娘做这等子事儿的?」说着已将一只手探入了可卿的腰际,滑过了柔顺的耻毛,附在了已经湿漉漉的玉蛤上头。

  可卿一惊,将双腿并拢了夹住了宝玉的手道:「相公,卿卿刚刚生养,那里……还不能碰的。」

  宝玉道:「傻卿卿,我自然知道。我只是想她了,同她打个招呼。」

  可卿道:「相公,卿卿几个月都不让你进身子,可苦了你了。」

  宝玉道:「不苦,你这不是身子不方便么。」

  可卿将手往下探,隔着衣服攥住了宝玉硬硬的阳物道:「相公,你去找警幻姐姐吧……」

  宝玉道:「我此刻却只要你陪我。」说着直起身来,将身上衣物都除去了,跨坐在可卿身上,将可卿的衣襟更往两边分开一些个,把阳物放在了可卿两座玉峰中的山谷内。

  可卿会意,两手将两团软软的白肉往中间挤,两团玉乳便将热热的男根包裹在其中,只有红彤彤的龟头露在外头。「相公,只是不能让你尽兴了。」

  宝玉听了也不由得老脸一红道:「身边这许多姐妹,我哪里受苦了……倒是让卿卿虚度了这么长的时候。」

  可卿嫣然一笑:「相公,能给你生个一儿半女,别说这区区几个月不能和你欢好,再苦都值得。」说着在宝玉的龟头上轻轻啄了一口。

  宝玉听的心中一暖道:「好卿卿,等你身子方便了我定要好好疼你。」

  可卿道:「嗯,玉郎,有你这句话也尽够了。这会子还是让卿卿来伺候你吧。」说着便将两团玉峰愈发的往中间挤,把宝玉的阳物紧紧包裹住。宝玉两手捻住可卿两颗嫣红的乳首一面轻轻揉捏,下身轻轻耸动,使那男根在可卿乳沟中抽插起来。

  宝玉杨根粗长,可卿虽是玉乳比之前愈发的饱满却也不能将之都包裹在其中,宝玉每一插送那红得发紫的龟头便从上头冒了出来。可卿将头略提起少许张开檀口,便刚好将龟头含了进去。

  阳物被软软的双峰挤压着,龟头又在滑嫩湿热的小口中进进出出,虽不及小穴中的窄紧却也别有一番滋味,只是宝玉恐压着可卿不敢恣意抽送,只得徐徐的抽插,仍将两手在两只玉乳上揉捏。

  不一时竟有乳香传来,原来宝玉并未将两只玉乳中的乳汁都吸干,此时由于宝玉的把玩和阳物的挤压,那乳首中竟有滴滴的浊白乳汁淌了出来。许多都流入沟中,滋润着阳物的进出,不一会子便将宝玉的阳物和可卿的玉乳都打湿了。

  宝玉笑道:「好好的都让我糟蹋了,早知道方才就吃个干净了。」

  可卿道:「有什么,不过一会子又要涨涨的发疼了。玉郎,可喜欢?」说着又在宝玉龟头上轻轻舔了一口。

  宝玉道:「自然是喜欢的。」

  可卿道:「只是不能让玉郎尽兴了。」

  宝玉从可卿的身子上下来,将可卿拉在怀里,仍是揉捏着两只玉乳道:「好轻轻,有你陪着便好呢,难不成就只有那档子事儿?」

  可卿听了噗嗤一笑:「你嘴上说得好,可它却这般硬挺着呢。」说着握住了宝玉仍硬硬的阳物,涂抹着上头蘸着的乳汁。「玉郎,不如……不如你用我那里吧……」

  宝玉听了心中一动:「是呢,虽然可卿刚生产过的,可那后庭却并不受影响。」口上却装傻道:「哪里?」

  可卿俏脸一热,在宝玉身上拍了一巴掌道:「玉郎好讨厌……」

  宝玉笑道:「你只说那里,我哪里知道这那里到底是哪里?」

  可卿知道宝玉故意调笑,自己也是几个月不知肉味,方才又被宝玉那般挑弄,如今心中那股子无名之火早已悄悄的燃了起来,因跪了起来,将裤子稍稍往下褪了几寸,只漏出一节白嫩嫩的粉臀来。

  可卿轻轻摇摆着腰肢,使粉臀对着宝玉左右摇晃不住,那松垮垮的裤子便一丝丝的顺着光洁的皮肤往下滑落。可卿扭回头来将一跟手指含在口中,媚眼如丝的朝宝玉道:「玉郎,人家要你来干我的后庭……」

  宝玉哪里还忍得住,两手握住了可卿的粉臀道:「卿卿,你真是愈发的妩媚了,可真爱煞我了。」可卿莞尔一笑,将臀股在宝玉跨上磨蹭,那薄薄的衣裤终于滑落下去。宝玉更是等不及了,将手在可卿湿漉漉的玉蛤上沾满了蜜液涂抹在菊门上头,用龟头抵住了,稍稍用力,仍沾着乳汁的阳物便一点点没入了可卿窄紧粉嫩的菊门之中。

  可卿呼道:「啊……玉郎,好粗长……要涨破了……」

  宝玉恐可卿吃痛,因停下问道:「好卿卿,可是我太着急了?」

  可卿道:「不是呢玉郎,我便喜欢你这般急色的模样,玉郎,来疼爱卿卿吧。」说着将雪股往后头一送,使宝玉的阳物整根进入了自己的身子里。宝玉仍不敢妄动,只觉那窄紧的菊门紧紧箍着自己的阳物根部,里头龟头却抵住了一片比花心子还要柔嫩的媚肉。菊门内四壁也蠕动着一波波挤压着侵入的异物。

  过了一会儿,见可卿有些适应了,宝玉方轻轻抽送起来。可卿轻声道:「玉郎……顶的好,呜呜……又顶到那处了……好酥麻……」

  宝玉也少许加快了抽送,回回都挑着那处柔嫩道:「好卿卿,小菊门还是那般窄紧,好舒坦。」

  「玉郎,再狠一些个……」

  宝玉答应一声,愈发的用力起来,每回都将阳物整根插入,两颗春丸一下下敲打在可卿湿漉漉的玉蛤上头发出啪啪的水声。可卿也再顾不上说话,口中只咿咿呀呀个不住,愈发被插得狠了,索性咬住了被子,只呜呜作响。宝玉已是几个月不曾和可卿亲近,如今又是憋了半晌,见了可卿这等媚态更是把持不住,如发了癫一般两手死死钳住了可卿的腰肢,愈发操弄得啪啪作响起来。

  也不知插了多久,可卿已是泄了两回身子,早已瘫软在榻上,宝玉只觉身子一紧,这才低吼一声将阳物紧紧插入可卿菊门深处,身子一抖,一股股热热的阳精尽数射入了可卿后庭深处。可卿也被阳精烫的身子一哆嗦,又有一股子阴精从花心子里喷出来。射了十来股子,宝玉方长处一口气,将两手松开了。可卿早就浑身乏力,全凭着宝玉两手扶持着,如今没了着力,便如没了骨头的蛇一般瘫软下去,也不理会宝玉的阳物滑了出来。宝玉将身子压在可卿软软的身上,二人相拥喘息。

  宝玉轻轻在可卿耳边道:「好轻轻,我爱煞你了。」

  可卿转过身来,将手环住了宝玉腰身道:「嗯,玉郎,卿卿也爱煞你了。」说着撅起小嘴来索吻。宝玉哪里会让佳人久等,又是一番温存,不一一记下。

  「咱们在这里这么闹,幻儿都不醒的?」宝玉笑道。

  可卿道:「她呀,睡着了根死猪一个样子,天塌地陷都不醒的。」

  宝玉道:「好,我便去喊她起来,还有事儿要问她呢。好卿卿,一会儿再来陪你。」说着将被子扯过来给可卿盖住了,自己也不穿衣服,便赤裸着身子往警幻屋里去了。

  来至警幻屋内,果然见门关着,窗帘也垂着,警幻正四仰八叉的躺在榻上,那被子早被踢在了一旁。宝玉见了不禁莞尔,谁想着堂堂警幻仙子竟是这等睡相?哪里有半点仙子模样?

  宝玉坐在榻沿上,轻轻拍了拍警幻的脸道:「警幻姐姐,这都要中午了,快起来吧。」警幻只如没听见一般,仍呼呼大睡。宝玉哪里肯罢休,便将手探入了警幻衣领内捉住了里头藏匿着的两只白生生的小兔子把玩起来。

  警幻仍不睁眼,只将宝玉的手按住了,转身背对着宝玉口齿不清的道:「混小子,别来烦我,容我再睡一会子。」

  宝玉道:「幻儿,我听卿卿说昨儿的鸡汤你吃着滑口,特特的做来端给你呢,你若是不起来只怕便要凉了……」

  哪知话还未说完,警幻便一骨碌做起来,两眼放光的问道:「在哪儿呢?在哪儿呢?」竟是再没有一点睡意,不住左顾右盼。

  宝玉笑着将阳物握住了递到警幻面前道:「这不,在这儿呢,赶紧趁热吃了吧。」

  警幻这才知道被骗,哪里还会吃宝玉的「鸡」,两手卡住了宝玉的脖子便将宝玉扑到了道:「好你个混小子,居然敢哄本座,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宝玉道:「吃的了吃不了还要试过了才知道。」说着一用力,却是反客为主将警幻压在了身下。

  警幻冷笑道:「哼,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无耻小贼,你哄了本座,还想再占便宜?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儿?呜呜……」

  又一番盘肠大战,终于是宝玉大展神威将警幻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在身下喘息不已。宝玉用手拨弄着警幻有些散乱的云鬓道:「幻儿,我有话要问你呢。」警幻嗯了一声,宝玉又道:「却不知惜春妹妹到底是个怎样的结局?」

  警幻听了一愣睁大了眼看着宝玉半晌,又用手摸了摸宝玉的额头道:「也不烧啊,怎么这好好的就说起胡话来了?」

  宝玉道:「怎么就是胡话了?好幻儿别闹,我正为惜春妹妹烦心着呢。」

  警幻问道:「有什么烦心的?」

  宝玉遂将惜春铁心要出家一事说了,又叹气道:「宝儿、探春我都劝了几回可她就是听不进去,要不幻儿你去劝说一回试试?或许她能听你的也不一定。」

  警幻笑道:「她那倔脾气,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况且她现在又不知道我是谁,肯听我的?」

  宝玉听了低头道:「难不成还真让惜春入了空门不成?」

  警幻听了又气又笑,将一根玉葱般的手指在宝玉额头上一戳道:「呆子!呆子!可让我说你什么好?」

  宝玉不解,因问道:「怎么?我又劝不过,连你也说惜春的脾气太执拗,还能怎么着?」

  警幻恨铁不成钢的道:「我且问你,佛家信的是谁?」

  宝玉因道:「自然是释迦摩尼佛和观音大士之流。」

  警幻道:「这不就结了,释迦摩尼成佛才不过两千来年,修得点微末道行便在西戎蛮荒之地也装模作样的讲经布道起来,想如今却香火这般繁盛,实在是个笑话。」宝玉虽平日里也偶有毁僧谤道之言语,却头遭听闻有人这么说,不由一愣。警幻冷笑道:「我的姊妹再不济也是孽海情天上来的,若是要信这厮,我也不用混了,索性带着姊妹们一同削发去做姑子算了。」

  宝玉这才道:「幻儿,按你这么说,惜春妹妹自然是不会遁入空门了?」

  警幻道:「废话!自然不会!」

  宝玉问道:「可是……要如何才能让惜春扭过这劲儿来?」

  警幻白了宝玉一眼道:「哼,现在怎的就没了主意?方才的英气呢?」

  宝玉赔笑道:「好幻儿,好姐姐,你便都告诉了我吧。」

  警幻冷笑道:「哼,还敢不敢哄我了?」

  宝玉笑道:「再不敢了。」

  警幻又问道:「那我的鸡汤呢?」

  宝玉抱着警幻道:「好幻儿,我这就让人去给你做去,一碗鸡汤又算什么?快告诉了我吧。」警幻这才噗嗤一笑,将小嘴伏在宝玉耳边低语了一阵。宝玉听了不由犹豫起来:「幻儿,这……可使得?你莫要拿这事说笑……」

  警幻又白了宝玉一眼,嗔道:「我何时骗过你?爱信不信,我懒得跟你废话。」

  宝玉想了一回,问道:「幻儿,你这里可有酒吗?」

  警幻噗嗤一笑:「哟哟哟,难得难得,堂堂神瑛侍者居然还要借酒壮胆了?」说笑间已下了榻,也不穿衣物,翩翩然便取了一壶酒来。

  惜春正盘坐在榻上坐禅,却听得门一响,便是一股子酒气袭来。惜春一皱眉,睁开眼却看见宝玉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宝玉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惜春身边,打了个酒嗝,将一嘴酒气都喷在惜春脸上道:「四……四妹妹,你做什么呢……」

  惜春一皱眉头,将脸扭转过去道:「二哥哥,怎么喝成这样。」

  宝玉嘻嘻一笑,变戏法儿一般从怀中摸出一壶酒两个杯子来道:「四妹妹,来,来再陪我喝上几杯。」

  惜春厌恶道:「二哥哥,喝多了酒只管找那些姐姐们闹去,何苦跑来扰我清修?我是皈依佛门的人,怎么能同你喝酒?」说着已将身子扭了过去。

  宝玉嘿嘿一笑:「四妹妹,别任性了,快快打消了这个念头是正经。人生苦短,不趁着这大好年华恣意玩乐,何苦要去信那劳什子?」

  惜春道:「二哥哥!这话便是你的不是了,你也这等年纪了,这随口毁僧谤道的毛病多早晚能改改?」

  宝玉道:「好,四妹妹,今日我便和你辩上一回,你若是说得过我,非但我不再拦着你,我也剃了头跟你一道出家去,你道可好?」

  惜春冷笑道:「哼,你若是舍得你那些姊妹才怪。也不用你去做和尚,你只别在管我就是了。」

  宝玉道:「好,四妹妹,我且问你,佛从何方来?灭向何方去?既言常住世,佛今在何处?」

  惜春听了不由正色,回道:「佛从无为来,灭向无为去,法身等虚空,常住无心处;有念归无念,有住归无住,来为众生来,去为众生去;清净真如海,湛然体常住,智者善思惟,更勿生疑虑!」

  宝玉点头:「说得好。我再问你,佛祖以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佛法上又说:佛渡有缘人,何谓佛缘?如何才能与佛结缘?若是无缘,佛便可见死不救不成?」

  惜春想了一回,说道:「听闻一句佛号、佛经乃至三藏十二部经名,即是与佛结缘,岂不闻《观经》中下品生者,地狱相现前,闻善知识教令念佛,并为其称说大乘十二部经首题名字,是人当下即见地狱猛火化为清凉风,莲华现前,即得阿弥陀佛接引往生西方净域。」

  宝玉道:「如此,世人皆可有佛缘?」

  惜春道:「自然。」

  宝玉道:「若大千世界人人皆信佛,又是如何景象?」

  惜春双手合十道:「善哉善哉,若普天下人皆皈依佛门,再无疾苦亦!」

  宝玉冷笑一声:「这个倒是真的。只是百年之后,世上再没有人了,又是哪里来的疾苦呢?」惜春刚要说话,宝玉却打断道:「若是人人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人人都遵循五戒,不婚不嫁,百年之后可还有人吗?」

  惜春道:「自然不可能人人皆信,人人皆不娶不嫁。」

  宝玉道:「只因世上还是明白人多一些个罢了。」

  惜春听了冷笑道:「二哥哥这话糊涂,你自己不信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毁谤他人?」

  宝玉道:「四妹妹,我这可不是胡乱说的,你只看,自打有了和尚开始,他们便不事耕作,只靠化缘为生、靠着所谓善男信女的香火钱牟利,这不是蛀虫又是什么?」

  惜春急道:「你……」

  宝玉说得兴起,倒了一杯酒喝了,又道:「人乃万物之灵,生老病死乃世间常态,只因男女成年后便婚配生子,才能一辈辈繁衍不息。男欢女爱本是万物根本、最快活的事儿,可出了家便要将这一切抛弃了,还美其名曰五戒,可不是天大的笑话?」

  惜春哼了一声:「万恶淫为首,这话可不是佛经里说的,这是自古便有的。」

  宝玉也哼了一声:「四妹妹可别忘了,下头还有一句,百善孝当头。」

  惜春道:「自然不会忘,可佛经中只让人戒色,却没有说过要让人不孝吧?」

  宝玉道:「说是没有说过,可却是让人去做不孝之事呢。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若去做了和尚姑子,便要所谓四大皆空,不单不能赡养父母、更不能与相亲相爱之人共享人伦,这岂不是要绝后?岂不是最大的不孝?」

  惜春气得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却又反驳不出什么,只道:「二哥哥,你入了魔障了,快休再说这些荒唐话,回头是岸……」

  宝玉道:「四妹妹,难不成我说得都没一点道理的?」惜春只闭了眼扭过头去再不说话。宝玉道:「四妹妹,如此说来,我是说破了嘴皮子也不能使你回转的?」

  惜春仍是一言不发,宝玉又喝了一大杯子酒,道:「四妹妹,你命里实在不该去信那劳什子,若是我言语不能使你打消了这个念头,哥哥便只有行此下策了……」说着便去拉住了惜春的手。

  惜春一惊,睁开眼道:「二哥哥,你这是做什么?」

  宝玉嘿嘿一笑:「四妹妹,我这就让你知道做女儿家最大的乐事。」说着便伸手往惜春的脸上摸去。

  惜春虽未经人事,可听了方才宝玉那番歪理,又见宝玉脸上笑得淫邪,哪里还不知宝玉打的什么主意,忙将宝玉的手推掉了道:「二哥哥,你喝醉了!快快回去吧。」

  宝玉却又将手按在了惜春肩头道:「四妹妹,我非但没有喝醉,还清醒得很呢。好歹你信我这一回,我保管让你知道什么是欲死欲仙。」

  惜春又羞又怕,便要起身出去,宝玉哪里肯放,一用力,便将惜春推倒在榻上,身子也便压了上去。惜春惊呼道:「二哥哥!快放开我!你果然吃醉了,我……我是你妹妹!」

  宝玉笑道:「你若不是我妹妹,我又何苦来管你?」说着已将嘴凑了上去便要去亲惜春的嘴。惜春忙扭过脸去躲避,宝玉便不能得逞,却是吻在了惜春的腮上。宝玉顺势便含住了惜春的耳珠吸吮起来。惜春只觉耳朵上一阵热热的酥痒,忙又摇头躲避。宝玉抵不住,却将惜春一张嫩嫩的脸都舔得湿漉漉的。

  惜春好容易抽出手来,使出吃奶的劲儿去推宝玉的头,使得二人有了些许间隙,宝玉却又趁势将手按住了惜春胸前微微的两团隆起。惜春十余年藏于深闺中,哪里受过这等轻薄?只觉两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自己胸前的嫩肉恣意揉搓着,不觉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又去胡乱的推搡宝玉的手:「二哥哥!快放手!不然我可喊人了!」

  宝玉嘿嘿一笑:「傻妹妹,我今儿便是为了得到你的身子来的,怎能没个防备呢?外头伺候着的丫头婆子们我早就远远地打发去了,你此刻就是喊破了嗓子也无济于事了。况且即便有人听了去,还能怎样?好妹妹,事不宜迟,咱们这便开始吧,我这就让你知道若是你当了姑子,要少了多少乐事。」说着便去拉扯惜春的衣襟。

  惜春一面喊一面用两只小手企图阻止宝玉的举动,一张小脸也涨得通红,宝玉索性将惜春的两条藕臂用一只手握住了按在头上,令一只手拽住了惜春的衣襟稍一用力,伴着裂锦之声,惜春的衣物已被撕开了,漏出里头葱绿的肚兜儿来。再一拉扯,肚兜儿下掩着的两只白嫩嫩的玉兔便暴露了出来。

  惜春年纪尚幼,身量终是有些不足,两颗玉乳自然是比不上其余姊妹,可却是俏生生的立着,那乳首小而精致,更是别有一番风味,宝玉也不客气,低头便亲了上去。惜春哪里受过这等欺辱?又惊又羞,连哭闹都忘了,只想将宝玉的头从胸前移开,正挣扎着,却觉腰间的汗巾子一松,已经被宝玉给扯落了。

  宝玉一面细细品味那少女特有的青涩,手上也没闲着,解开了惜春的汗巾便顺着裤腰将手探了进去,摸过滑腻的小腹便触到了稀疏的几根耻毛。刚要接着直捣黄龙,惜春却不住扭动身子,更将两条粉腿紧紧夹在一起,护卫着最后的禁地。

  宝玉见不能一触芳泽,便又转道,拉扯住了惜春的衣裤便往下拽,惜春口中只喊着不要,两条小腿死命挣踢,哪成想却是反而帮宝玉顺利的将裤子拉了下去,漏出长着几根黑曲的毛发的小丘来。

  惜春这才知道,自己这般踢腿却正合了宝玉的心,忙又紧紧夹住了两腿,使宝玉不能再往下拉拽。不知为何,平日里和其余姊妹都是软语温存,如今要霸王硬上弓,又有惜春这般挣扎,宝玉却是更觉有趣,拽了几下没能得逞,索性便两手抓住了惜春的裤子,手口并用,嘶啦一声,竟是将好端端的一条裤子连同里头小衣都撕做两半。

  宝玉下身阳物早已硬挺如柱,见终于拿下了惜春最后一道屏障,也顾不上给自己宽衣解带,只将汗巾解开,胡乱把裤子踢在一旁,便分开惜春两条玉腿跪在了中间,使其不能并拢在一处。

  惜春只觉有一热热的如同鸡卵大小的硬物抵在了自己娇嫩的玉蛤上头,哪里还能不知那是何物?无奈两腿被紧紧抱住,又不能合拢,只得拼力扭动着身子,口中道:「二哥哥,快停下来,不可……好哥哥,妹妹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不听话了……二哥哥……啊……疼……」

  如今箭在弦上,焉有不发之理?宝玉往里一送,已是挺入了惜春未经人事的处子穴中,那薄如蝉翼的一层肉膜又如何能阻得住宝玉这久经沙场的凶器?只听惜春一声惨叫,窄紧的小穴一阵抽搐,已是从不经事的少女变作了人妇。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