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回 栊翠庵神瑛思故人 潇湘馆双钗弄箫琴

  宝玉抚着胯间探春的头,感受着柔嫩的小嘴和香舌带来的温软,问道:「三妹妹,大观园变革的如何了?可还有人像上回那般不肯听你的?」

  探春吐出了宝玉的阳物,小手握住了一面不住的上下套弄,一面摇了摇头道:「没有,倒是顺利。那些旧日不服管教的老家奴大多都跟着老爷太太回金陵去了,余下不听话的也大多被凤姐要么打发到北边去了,要么也都告老还乡去了。」

  宝玉道:「如此便好了,你也可以一展拳脚。」

  探春一笑,轻轻将宝玉推倒在榻上,跨在宝玉两腿中间,小手扶着宝玉的阳物对准了玉蛤研磨几回,一蹙眉缓缓坐了下去:「好在有凤姐姐压着那些人,又有宝姐姐给出了不少主意,嘶……倒是没有几个敢生事的……」一面说,一面将腰肢前后轻轻摆动起来。「咱家里现在除了北边的几处庄子,再没个进项,嗯……我想着这么大个园子若是就这么荒废着岂不可惜……啊……」

  宝玉看着探春的媚态,两手把玩着跳动着的玉乳,道:「够吃用不就得了?还管那许多。」一面捻着两颗红嫩嫩的乳头,惹得探春一阵娇笑。

  探春笑着将宝玉的手按住了,道:「那可不行,若是年景好自然吃用不愁,可长远了看也不能就指望着那几处庄子。坐吃山空可不是长理。嗯……」探春一下子摇得大力了些,被阳物狠狠的撞了一下子花心,不由叫了一声。

  宝玉道:「这些事我是懒怠管的,倒是要三妹妹都跟着费心了。」

  探春也笑道:「若是让你来管,只怕用不了三两年咱们都得喝西北风去了。」说着蹲坐起来,两只手撑住了宝玉的胸口,由前后摇摆改为上下起落。「二哥哥,惜春的事儿,你可打算怎么办?」

  宝玉手扶着探春的柳腰助她起落口中道:「该死该死,林妹妹一回来我倒是给忘了个干净……妹妹你这些天有没有又去劝过她?」

  探春的声音有些发喘了,说道:「我倒是去过一回。嗯……宝姐姐也说过一回,只是……只是那小丫头子就是……就是听不进去……」说话越发的不流畅,探春索性闭了小嘴,只一门心思的放在二人肉体的交合上。一时口中嗯嗯啊啊不止,雪白的股腿啪啪的撞击着宝玉的身子。宝玉将手拖住探春的粉臀,又起落了百十下子,探春啊了一声,宝玉只觉龟头一热,竟是探春已泄了身子。

  探春僵硬了一会儿,方软倒下来,伏在宝玉的胸口喘息。宝玉一面吻着探春一头云鬓,一面轻抚着探春光滑的脊背,轻轻的从下面耸动起来,使龟头缓缓抽送,那棱角肉筋刮蹭着还在蠕动着的媚肉。探春张开慵懒的双眸看着宝玉。宝玉笑道:「好妹妹,你歇着,还是让我来吧。说着环住了探春的腰肢,下身耸动得更快了些个。不一时便有咕咕的水声传来。」

  探春伏在宝玉胸口,听着宝玉愈发粗重的呼吸和通通的心跳声,闻着那男子特有的气息,下面小穴被涨涨的撑开,粗硬的阳物一下下有力的撞击着自己的花心子,一时不觉又有些迷离了。口中道:「二哥哥,好舒坦……」

  宝玉也喘息着道:「好妹妹,亲妹妹,可受用吗?」说着又大力顶了几下。

  只顶的探春又尖叫了两声。口中哥哥的叫个不住。虽说除了探春,惜春湘云等人也都喊宝玉二哥哥,可唯独探春是宝玉的胞妹,这声二哥哥听起来却更有一番韵味。宝玉笑道:「好妹妹,你叫得可真好听。再多叫几声我听听……」说着越发大力的抽插。

  探春却知道宝玉是个什么意思,不觉心中又泛起一阵涟漪,想着自己竟然被亲哥哥每日插弄得神魂颠倒,心中不免有些悸动,又有些说不出的滋味来,想强忍着不叫,那小穴却中的媚肉却愈发的活分起来,随着宝玉有力的抽送,一股股的酥麻传遍了整个身子,几乎一张口便要吐出淫言秽语来。

  无奈随着宝玉一下下的撞击,小穴内愈发的酥痒,蜜液源源不断的流淌出来滑润着二人的性器。小穴中媚肉虽是一阵阵的紧缩,那阳物却在里头进出得更加顺畅了几分。探春实在忍不住,不由情不自禁,张开小嘴一口咬在了宝玉胸口上。

  宝玉吃痛也啊了一声,知道探春是又要泄身了,也不敢放松,下身耸动的节奏更快了几分。果然不出一盏茶的功夫,探春唔得一声,身子一挺,花心中射出热热的阴精来。宝玉也低吼一声,将臀股朝上挺起,将龟头抵住了探春微微张开的花心上,也将热热的阳精都射了出去,烫得探春又是一阵哆嗦。

  直射了二三十股子,宝玉方停了,将探春紧紧的抱住了问道:「好妹妹,可飞了?」

  探春双颊桃红,将俏脸磨蹭着宝玉的胸膛。却看见上头的齿痕清晰可见,不由吓了一跳道:「啊,这可是我咬的?」

  宝玉轻轻在探春粉臀上拍了两巴掌笑道:「难不成还是我自己咬的?」

  探春不由有些心疼,轻轻触碰着那齿痕问道:「二哥哥,我……可疼吗?」

  宝玉笑道:「不疼的,妹妹咬的,舒服着呢,如何会疼?」探春不信,又去摸了几下,见宝玉果然不疼才放下心来,又休息了一回,便要起来。宝玉抱着探春不放:「好妹妹,这么急急地去做什么?好歹再陪我一会儿。」

  探春在宝玉脸上亲了一口道:「哥哥,我还有事儿呢。今儿有工匠进来栽树,我得去看看才放心。二哥哥,惜春那边你再去看看吧。好歹想个法子,使她快打消了这念头才是正经。」

  宝玉点头,探春又亲了一口,方穿了衣服出去了。一时宝玉在屋内发呆,却也想不出什么话去劝说。自己又觉无趣,便也穿了衣服往外头去了。

  宝玉一路往藕香榭去,来至门外果然又听见有木鱼声。推门进去,只见惜春不知从何处寻来一件衲衣穿了端端的坐在蒲团上头,一手敲木鱼一手捻佛珠口中诵佛不止。宝玉不敢打扰,只好在惜春对面坐了。惜春又念了一段,方停了手上动作睁开眼看着宝玉道:「二哥哥,可是又来劝我的?」

  宝玉勉强一笑道:「四妹妹,我知道你因宁国府人都散了心中难受,可这出家岂是儿戏?你年纪尚小,可别为了一时冲动日后抱憾终身才好啊。」

  惜春起身倒了两杯茶,一杯给宝玉,自己也拿起一杯喝了一口方道:「二哥哥,我也不算小了。况且我爹娘都去的早,大哥大嫂也都殁了,大老爷二老爷也都不在这边儿。这事儿还是让我自己拿主意吧。若是日后后悔了也都是我自己的事儿,怪不着你们哪一个的,还请二哥哥别管我才是。」

  宝玉道:「妹妹这话便错了,虽是老爷们都不在,好歹家里还有我这个当哥哥的,我又怎么能不管你?」

  惜春冷笑道:「多谢哥哥挂记了,只是哥哥现在那么多姐姐妹妹的还不够你管么?我说你还是少操我这份闲心吧。」

  一句话憋得宝玉一时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方道:「她们是我的姐妹们,难不成你就不是?我……」

  惜春道:「哼,她们要你来管,我却不用。哥哥,你的好意心领了,可我却禁不起。哥哥还是请回去吧,没事就不用特特的过来看我了,你说了我也不听的,有那时间在我这里费口舌,多陪陪其他姐妹不好么?」说罢,径自站起身来往里头去了,只留宝玉一人呆呆的坐在那里。

  宝玉呆了半晌,方叹了一口气,转身往外头去了。虽说惜春如此倔强不听劝告,又那般抢白自己,可毕竟也是自己的妹妹,如今家里再没有个长辈,宝玉焉能看着最小的妹妹便遁入空门,一辈子青灯古佛?可又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心中不由抑郁。

  也无目的,宝玉只低头胡乱走了一气,抬头一看不觉竟是来到了栊翠庵。宝玉摇头苦笑,便想进去逛一圈,谁知敲了半天,里头竟没人开门,原来都已人去庵空了。宝玉绕到侧墙,寻了个低矮处跳了进去,想起那日自己也是这般转出去又从这处跳了回来,同妙玉厮守了一夜,不过大半年的光景,回想起来仍是历历在目。如今却是庵堂仍在佳人无觅,心中更是伤怀,偷偷落了几滴泪,呆站了半晌方又跳出去了。

  不一时走到潇湘馆处,正寻思是否要去看看黛玉,忽闻得里头传来铮铮琴声。那琴声宛转悠扬,宝玉不由听愣住了。一时琴声低沉,却又有箫声幽幽,如泣如诉。宝玉不觉悄悄走了进去,却见黛玉抚琴,宝钗弄萧,二人坐在一处合奏。宝玉也不惊动二人,只悄悄坐在二人身后聆听。

  二女吹奏得入神,也不觉身后有人。一时琴箫抑扬,娓娓如流水,袅袅似闲云孤鹤,又透出几许悲伤来,宝玉听得不由黯然伤神,呆呆的看着二女的背影发呆。

  一时曲终,宝钗放下洞箫,黛玉按住古琴,二人都沉寂了一会子宝钗方说道:「妹妹,这曲子虽空灵洒脱,却是悲伤了一些,若是演奏的多了,不免伤神。妹妹刚刚养好身子,还是少伤这心神是要紧。」

  黛玉刚要说话,却听后头宝玉说道:「我虽不懂音色,却也听出曲终寄托的哀思……」黛玉宝钗二人方才专注曲谱,并不知宝玉进来,如今听了不由都唬了一跳,忙都转过头去。

  黛玉因道:「你这呆子何时进来的?蔫不悄的来唬人。」

  宝玉一笑道:「我听你们奏得动听,又不忍心打扰,只好悄悄的坐在这里听了。」

  黛玉道:「你这就没意思了。殊不知琴音自心而发,我们姊妹合奏,正如闺房密语,你怎么好偷听的?」

  宝玉苦笑了一回,又叹了口气,便垂下头去。黛玉本是凑趣他,却见宝玉这般神情,并不如平日里嬉皮笑脸的不正经,不由也愣住了,转过头去看宝钗。宝钗因上前道:「宝玉,你可是有什么心事?」黛玉也走上前去望着宝玉。

  宝玉抬起头来,望见二女脸上的关切之色,心中一暖,拉住了两人的手道:「我能有什么心事。」

  黛玉道:「何苦又不老实?谁还不知道你?打小儿心里便是藏不住一点事的,这不都在脸上写着呢?」

  宝钗也道:「有什么事还不能和我们说的,你说出来,好歹我们也能帮你想想,不强过你自己闷在心里头?」

  宝玉又叹了口气,将两腿分开,使宝钗在左黛玉在右,两人都在自己腿上坐下了,环住了二人的腰肢才说道:「却是有两件事心中有些烦闷。」宝钗黛玉本有些不好意思,因见宝玉心事重重,也顾不上了,都由他抱着。宝玉却也算老实,并没有如常日那般毛手毛脚,只是好好的抱着两人,先将惜春的事儿说了一回。

  黛玉听了叹道:「惜春这丫头年纪虽小,却是最执拗的。」

  宝玉点头道:「我和三妹妹劝过几回,都是碰了一鼻子灰回来。」

  宝钗想了一回道:「惜春这丫头,自从被冯将军救下来,在悼红轩那会子便有些不对头。却不知是不是真因为宁府的事儿对她打击太大了些个。」

  黛玉摇头道:「虽然珍大哥是惜春的亲哥哥,可惜春打小儿也是跟着我们一同在荣国府长大的,和珍大哥珍大嫂关系也忒一般,我倒是觉得惜春不会便因为珍大哥等人的事儿要出家的。」

  宝钗道:「依我说,倒不如去问问警幻姐姐,既然她说咱们都是来下届历练的,自然早就有了因果,虽说……虽说她被你……被你破了身子再回不去,也没有了法力,只怕大家的结果她还是知道的。你去问问她,若是惜春真是注定下半身要一心向佛,咱们也别勉强,只由她去吧。若是不是,再想办法大伙儿都去劝说劝说。」

  宝玉听了喜道:「是呢,我怎么就没想到,去问问幻儿不就知道了,何苦在这里白费心思。」说着叭的亲了宝钗一口。

  宝钗嗔道:「好好说说话,又不老实。你方才说两件事,可还有一件呢?」

  宝玉这才又老实了,叹了口气道:「我方才路过栊翠庵,庵中实在是凄凉。我想起了妙玉姐姐。唉……妙玉姐姐如今虽贵为格格,却再难得一见了……」

  宝钗知道宝玉同妙玉是生死之情,先是妙玉用自己的处子之身灭了宝玉体内无量业火救了宝玉一回,后又是宝玉用至阳之精逼退了妙玉身子内的冥寒,那份情再不是三言两语能安慰的,因也不说话。黛玉更是和妙玉交好,此刻也一言不发。

  好半晌,宝钗才轻轻拍了拍宝玉的手背道:「妙玉虽是不能回咱们园子里住了,可这栊翠庵却是昔日妙玉姐姐住过的,这么荒废着也不是道理。明儿我便让人仔细收拾了,也当是个念想。倘或惜春真要出家,便让她在栊翠庵中修行,岂不便宜?」

  宝玉扔是打不起精神来,宝钗又问黛玉道:「颦儿,太皇太后认你做孙女,你和妙玉又是胜过亲姊妹,你也不能进宫去看看妙玉的么?」

  宝玉听了不由一喜,忙到:「可不是呢,那会子皇上下圣旨的时候还说你是格格呢,颦儿……你若是能进宫,只替我问候问候妙玉也好,也权当我见着她了……」说着声音愈发的小了,还有些哽咽。

  黛玉见宝玉这般神情,心中不忍,掏出手帕替宝玉擦去眼角的泪痕道:「宝玉,我……你只管放心,妙玉姐姐定然可以和我们团圆的。」

  宝玉只以为黛玉是安慰他,握着黛玉的手道:「好妹妹,我知道你和妙玉姊姊最好的,如今你心里也一定不是滋味。只希望如你所说的那样就好了。」

  黛玉犹豫了一番,抬头道:「宝玉,有些事,妙玉姐姐不让我和你说,可我看着你这样子实在不忍,我……」

  宝玉听了为之一振,忙将黛玉的柔荑握的更紧了,问道:「好妹妹,妙玉姐姐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

  黛玉摇头道:「我答应过妙玉姐姐不和你说的。」宝玉哪里肯依,拉住黛玉便问个不休,黛玉无法,只得说道:「宝玉,妙玉姐姐定会和我们团聚的,她只说她有脱身之法,具体是什么法子也未和我说起。」

  宝玉听了将信将疑,问道:「好颦儿,可不许拿这个哄我的。」

  黛玉道:「再没有哄你,你只管等着就是了。」

  宝玉见黛玉脸色正经,方信了,不由喜从心生,狠狠的在黛玉脸上香了一口道:「颦儿,你何苦不早告诉我?」

  黛玉擦着脸上的口水道:「我答应了妙玉姐姐的,若不是看你难过,我才不肯告诉你。」

  宝玉欢喜得在黛玉的脸色又亲又咬了好一阵子,弄得黛玉躲闪不迭,笑道:「宝姐姐,你瞧瞧,这人岂不是要发疯了?」

  宝玉也笑道:「我便是要发疯了,颦儿,这等事你瞒的我好苦!今日我定要给你点颜色看看,看你下回还敢不敢了?」说着又在黛玉细嫩的脖子上轻轻咬了起来。

  黛玉怕痒,笑着躲闪,腰肢却被宝玉紧紧揽着不得脱身,只得一面笑一面道:「都是妙玉姐姐不让我说,我不说难道还错了不成?宝姐姐,宝姐姐快救我……」

  宝钗见二人这般玩闹,知道宝玉一会定要用一番巫山云雨收场,因说道:「颦儿,你们且坐着,我还有些子事,先要去了。」说着便要起身。

  宝玉哪里肯放,说道:「宝儿,你急着做什么去?颦儿是将妙玉姐姐的事瞒了我这许久,自然是该罚的。方才你说的话点醒了我,自然是要奖的,你且别急,咱们便奖罚一起施了吧。」说着两条拥着二女腰身的胳膊一用力,二女不由得都往前一凑,三张脸便贴在了一处。

  宝玉伸着嘴左拥右抱,二女都扭捏着躲闪。宝钗道:「好宝玉,快让我去吧,我果真有事呢。」

  宝玉笑道:「宝儿,你有什么事儿那么要紧?」

  宝钗向来不会撒谎,支吾了半天方道:「我……我赶着要使人去收拾栊翠庵……」

  宝玉道:「不准奏!那事又不急着这一时三刻的,况且规整园子不是三妹妹的事儿么?怎么又劳烦你了?」

  宝钗不由又急又羞,一双眸子里都是恳请:「宝玉……便让我去吧。」

  宝玉道:「既然宝儿要去,我自然也不拦着,只是……」

  宝钗忙问道:「只是如何?」

  宝玉笑道:「只是,你得先让颦儿见识见识你身子上这冷香丸的四处奇香的所在。」

  宝钗身上有冷香丸的四种香气,平日里只是淡淡的混在一处,只有在同宝玉交好之时方愈发的分明强烈,如今听宝玉这么一说,宝钗更是窘迫。

  黛玉虽已为人妇,却不曾同其他姊妹共侍过宝玉,如今也早已羞得脖根儿都红了,低头啐道:「谁理你?宝姐姐,我们去别处……哎!」正说着,宝玉的一只禄山之爪已经从方才腰际攀了上来,握住了黛玉宝钗各种一颗嫩乳。

  只觉左手那丰腴到让人无法把握的温软,右手那绝美的轮廓弹性十足的手感,眼前一圆一尖两张熏红的俏脸,同样的呼气如兰。宝玉怀抱着两个最心爱的女子,不觉竟有了几分醉意。二女都被按住了玉峰,不觉都是一慌,宝玉稍稍用力,两张都有些发烫的脸便一左一右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黛玉虽知道自己如今也是宝玉的女人,日后自然少不得要过这一关,却没想着会在这等情形下同宝钗一起,羞得忙转过头去闭了眼,芳心更是噗通噗通跳个不住,哪知宝玉除了一只手还握着自己的椒乳,再没有其他动作,却有一股子淡淡的牡丹香甜飘来。

  黛玉心中好奇,偷偷张开眼睛,却见宝玉正自含着宝钗的香舌不住吸吮。宝钗口不能言,只能小声嗯嗯,那呼气便是顺着宝钗的哼哈之声一股股的喷出来的。黛玉心想道:「只听说过宝姐姐身子上有香气,却不是胭脂水粉,难不成真是与生俱来的?若说有四香,这口中怕是一处了,那三种却又是何香味,发自何方?」

  正自乱想,不觉唇上一热,原来宝玉已经松开了宝钗,却将湿漉漉的混着牡丹香气的舌头已探入自己口中,一下子勾住了自己的舌头缠绕挑弄起来。一番湿吻,宝玉看着怀中两个都双腮娇喘连连,再也按耐不住,左拥右抱的将二女并排仰倒按在榻上,上下其手,不一会子三人便都赤裸相见了。

  二女都羞涩不已,急着用手去掩住私处,宝玉也不阻拦,只将身上最后一件衣服也褪了,两眼放光的看着榻上两条赤裸裸的美体。却犯起愁来:「宝儿,颦儿,两个都是这般惹人怜爱,这会子躺在一处,我竟是不知该先疼哪一个好了,你们两个倒是说说,我该先疼谁呢?」

  宝钗黛玉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先疼林妹妹……」,「先宝姐姐……」

  宝玉笑道:「知道你们姐妹要好,可也不用这般谦让的吧?依我说……不如一起来算了。」说着不待两人回答,已经把身子铺了上去,二女躲闪不及,被宝玉牢牢压在了身子下面。两具散发着幽香的美妙酮体就在身下,四座玉峰两只饱满两只精巧,两条幽谷一条光洁一条肥嫩,宝玉只恨王夫人当初为何只给他生了两双手,只得将两手上下不住游走,哪里还有什么章法可言?

  饶是如此,宝钗黛玉也被宝玉挑弄得娇喘不已。黛玉偷偷用眼角余光瞥向一侧的宝钗,只见宝钗双眸紧闭,蹙着两叶弯眉,双颊微熏,微张着檀口喘息不已,胸口两团白皙的玉乳随着呼吸起伏不住,更是比平日里隔着衣服更显得丰腴了几分。黛玉不由一惊:「平日里只知道宝姐姐身子丰满,却不想竟是这般大的,难怪宝玉这般喜欢宝姐姐……我若是个男子,只怕也……」正自胡乱想着,突然下身一紧,一只温柔的手已经覆在了自己的玉蛤上头,顿时热热的一阵酥痒传来,黛玉再无暇去想别的。

  宝钗正自忘情,却觉得宝玉的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的手,引着按在了一处光洁的所在。宝钗知道那是黛玉的身子,却并未摸出是哪一处,只觉一处小丘,滑嫩异常柔软。又被引着往下一探,往下头滑去却有一弯滑腻腻的小溪,宝钗这才知道,自己摸的竟是黛玉的私处,以前只是隐隐的听宝玉说过黛玉同晴雯都是白虎之类的话,如今才头次知道,原来黛玉下头竟是同其他姊妹不同,竟是这般光洁滑溜,不由得自己也在上头摸了几下,惹得黛玉也是娇躯一抖。

  宝玉手口并用的在二女身子上胡乱游走几回,方直起身来,看着身下扭捏的二女又怜又爱,遂将二女挨着的两条腿都抬起来交叉着架在肩头,将两手按在二人都湿漉漉的玉蛤上挑弄起来。二人都有些放不开,只任凭宝玉爱抚,却都如商量好了一般紧紧闭着嘴不发出声儿来。

  宝玉笑道:「宝儿,颦儿,怎的今日都这般矜持起来了?」二人方睁开眼,却彼此看了对方一眼,只见两人都是一般的绯红着脸颊眉目含春,都更吃羞了。宝玉笑道:「好,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能忍到几时?」说着将左右手分开二人的肉唇,四根手指便隐没在了两个蜜穴之中,惹得二女身子都是一僵,嗯了一声。

  宝玉对二女的身子早是烂熟于心,两手由慢变快,由浅及深的抠弄起来,嘴上也不闲着,在两只高高吊着的小脚上一阵舔吻。宝玉因从警幻处学得那拈花手的技法,这拈花手的技法颇为霸道,专攻女儿身子里最娇嫩的所在,纵使警幻那等风流之人都挨不过,更何况此刻榻上这两个娇滴滴的女儿?

  果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先是宝钗再忍不住,小嘴一张,啊的一声喊了出来。宝钗不禁脸上一热,心道:「我这般一叫,却不知要让颦儿心里怎样笑话我不端庄了……」睁眼去看黛玉,果然黛玉也正蹙着眉看着自己,两颗贝齿紧紧咬住下唇,脸上似是忍得更辛苦。黛玉见宝钗看着自己,也是羞得不行,轻声道:「嗯……宝姐姐……不要……不要看我……羞煞人了……啊……宝玉……」

  宝玉笑道:「怎的?方才不还都端庄得紧?挨不住了不是?」一面调笑,手上更是又换了几个手法,二女再招架不住,嗯嗯啊啊之声此起彼伏的娇喘声如方才琴箫合奏一般的响起来。

  又是一盏茶的功夫,倒是黛玉先挨不住,啊的一声,将身子一挺,一股子亮澄澄的阴精喷洒出来,打湿了宝玉的手掌。黛玉身子痉挛,两手胡乱一抓,却是握住了宝钗肉肉的小手,便再也不放了。

  一旁宝钗听得黛玉叫得这般妩媚,心中也是一激灵,不觉也啊的一声,将香香甜甜的阴精也喷洒出来,一时间屋内顿时香气四溢,二女都脱了力,也顾不得对方如何,只呼呼的喘气,那握在一起的两只小手却并未分开。

  宝玉似是在细品二女的不同一般将两只手上的蜜液都舔了一回,舔完了还未进行,又低下头去将二女玉蛤上的汁水也舔了一回。二女都迷离着,只嗯啊几声回应。宝玉也不维意,将蘸着口水和蜜液的双手在二女玉乳上擦了一回笑道:「颦儿宝儿,可歇过劲儿来了?咱们可要上演压轴儿戏了。」

  说毕也不等二人回话,稍稍一用力,便将黛玉的身子翻了个个儿,将宝钗压在了身下。宝钗被压得哼了一声,唬得黛玉忙用手撑住了上半身道:「宝姐姐,可压着你了?宝玉,别混闹……」

  宝钗脸上一红,摇摇头道:「不妨事,妹妹这么清瘦,哪里就压坏了呢。」

  宝玉也在一旁笑道:「正是呢,平日里我都压不坏的,林妹妹这么窈窕又怎么能压着了?是不是,宝儿?」

  宝钗红着脸淬了一口,也不搭理。黛玉这才放了点心,却扔不敢用力压着,仍是借着胳膊支撑着。胸口两颗玉乳却往下垂着,两颗粉嫩的樱桃便抵在了宝钗两颗乳首上头,二女都是一哆嗦。

  二女都有些尴尬,黛玉刚要调整一下姿势,却觉得臀股上有一又热又硬的阳物在上下滑动,不时地抵触着自己的玉蛤,不由得又嗯了一声。原来宝玉将二女姿势摆好了,便握着阳物在连成一线的两只玉蛤菊门上头滑动:「宝姐姐的肥嫩,林妹妹的清秀,都是这般惹人喜欢,倒是要先插哪一个呢?」

  二女都不理他,黛玉在上头还好些,被挑弄得挨不住了还可以轻轻摆动腰肢躲避,宝钗却动弹不得,只得将两只玉腿来回扭动不已。正自难捱,只觉得宝玉在后头往前一挺,小腹便贴在了自己的粉臀上头,身子里头却没有那熟悉的饱胀。未等黛玉回过神来,身下的宝钗却是啊的一声呼了出来。

  宝玉笑道:「还是让姐姐先来得好。是不是?」说着便一下下抽弄起来。黛玉只觉宝玉一下下撞击着自己的身子,却见宝钗在身下嗯啊不已,不觉也有些新鲜,心道:「想不到宝姐姐平日那等端庄的一个人儿,在床上也是这般的妩媚柔顺……看来女子果然是要爷们疼的……」一面想一面看着宝钗那似痛似乐的模样,愈发心中喜欢。

  宝钗只觉得黛玉看着自己这等浪荡的模样定是在心里头笑话自己,羞道:「颦儿……不要……宝玉……啊……不要让颦儿这般看着我……好颦儿……」说着竟是用手揽住了黛玉的脖子。

  黛玉本就是强撑着,被宝钗一搂便不由得趴伏在了宝钗身上。宝钗也顾不上许多,将两只藕臂缠绕着抱住了上头的黛玉。黛玉只觉得自己便如躺在了一团软软的棉絮上头,那柔软的两只玉乳似乎是要将自己托起来一般,心道:「原来宝姐姐这等丰腴的身子抱起来是这么舒坦……比妙玉姐姐却又是一番滋味了……」

  正自想着,不觉身后头宝玉的撞击何时停了下来,自己两片湿湿的嫩唇被一热硬滑腻的事物抵住了,在沟壑中磨蹭了两下,便往前一送,涨涨的挤进了窄紧的小穴中去了。黛玉也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宝钗方才并未泄身,听得黛玉娇呼不由也睁眼去看,只见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也正水汪汪的看着自己,那樱桃小口微张着随着宝玉的抽插发出嗯嗯啊啊的轻吟,宝钗心道:「难怪宝玉疼颦儿,平日里就是她最清新脱俗,如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人儿,在床第之间又是这等媚而不妖,这等神情,怎的叫人不怜爱呢……」

  正自想着,却听黛玉呢喃道:「宝姐姐……」宝钗刚要回话,黛玉一张小嘴却渐渐朝自己凑来,宝钗一愣,两片红唇已经被黛玉堵上了。宝钗一时虽也同其他姊妹一起陪宝玉闹过几回,每次都是羞羞的躲在一旁,从未和其他姊妹有过这等亲昵,此刻更想不到黛玉会是这般主动的来吻自己,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黛玉本同妙玉有过虚凰假凤之事,现在又和宝钗最是交心,因被宝玉操弄的也有些迷离了,身子里是宝玉强有力的抽插,身子下是宝钗软软的身子,又看着宝钗那娇羞的模样,闻着宝钗口中呼出的温热香气,一时情动便吻了上去。四唇相接,只觉那股子香味更浓郁了。黛玉便索性将香舌送进了宝钗口中。

  宝钗方回过神来,只觉黛玉软软的香舌便如一条灵巧的小蛇,已将自己的舌头勾住了。那滋味虽没有宝玉那股子阳刚和霸气,却是阴柔温存有余,更别有一番滋味。宝钗不觉也有些失魂,索性依着宝玉平日的样子,将黛玉的香舌咂吮起来。

  宝玉在后头见二女这般亲昵,心中又惊又喜不禁又加了几分力气,撞得黛玉整个身子都跟着柔嫩的花心一阵乱颤。香舌又被宝钗含住了叫不出来,只能用鼻子哼了几声。宝钗听得黛玉这般,自然也知道此刻黛玉那种喘不过气来的滋味,便松了口,好想着让黛玉能喘上几口气。

  黛玉得以好好呼吸几口气,宝玉却停了操弄。黛玉喘息着喃喃道:「宝姐姐……你的小嘴,好香甜……」宝钗听了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却是下身一胀,宝玉的阳物又插了进来。

  宝玉在两人的小穴中轮番进出,细细品味着二女的不同之处,享受着两人的别样风情,也不知让二女泄了几回身子,自己也在宝钗黛玉体内各射了一回方作罢,将阳物从黛玉小穴中拔了出来,却带出了一股子白浊的汁液,顺着光洁的玉蛤往下流淌,都流在了宝钗肉肉的耻骨上头,与方才自己射在宝钗身子内的阳精混作一处,愈发显得泥泞不堪。

  宝玉正自端详,却听门外有人道:「林姑娘在?宝姑娘可在这儿呢?」话音未落,却是香菱走了进来。香菱看着榻上赤裸的三人不觉脸上一热,忙道:「二爷……二爷也在呢,我……我来得不巧了……」说着便要转身出去。

  黛玉宝钗方转醒过来,黛玉忙要从宝钗身子上下去,宝钗也胡乱要扯东西盖住身子,却都被宝玉按住了。宝玉笑问道:「香菱姐,找宝儿可有事儿?」

  香菱只得低头道:「倒是没什么要紧的……」

  宝玉道:「既是如此,姐姐来得巧了,快帮我给宝儿颦儿收拾一下吧。」说着指了指二女的胯间。

  香菱看了一眼,脸更红了,低头道:「是……」便低头走过去跪下,伸出舌头,在两只湿漉漉的玉蛤上舔舐起来。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