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回 警幻仙难回离恨天 秦可卿弄璋贾莘儿

  第二日一早天还未亮,凤姐睁开眼,便见面前正是宝玉正睡得安稳。凤姐想着让宝玉多睡一会子,因宝玉一条胳膊一条腿都压在自己身子上,只恐自己一起身便惊着宝玉,只得自己也不起身,怔怔的望着枕边这张愈发见棱角的面目发怔。刚看了一回忽觉腹中一阵翻滚,不由忽的坐起身来,急急地摸着床下的痰盂干呕起来。

  宝玉也惊醒了,见凤姐赤裸裸的伏在那里作呕忙过去拍抚道:「好姐姐,是怎么了?」

  凤姐也顾不得说话。一时外头平儿听到动静也急急地进来了,问道:「奶奶,可是身子不舒服?」

  凤姐呕了几回,却并未呕出什么东西来,平儿端了茶给来,凤姐接过漱了口方道:「也不知是怎的,好端端的就恶心起来。总想吃口辣辣的东西……」

  平儿听了喜道:「奶奶,难不成是您有了?」

  凤姐听了一愣,想着那会子坠胎之时可不就是这般滋味,一时心下没了主意,只呆呆的看着宝玉。宝玉也是大喜拉住了凤姐的手道:「果然这等灵验的?平姐姐,快去找太医来给凤姐姐把把脉!」平儿忙答应着去了。

  不一时王太医到了,给凤姐把了脉来至外头,宝玉忙命献茶。王太医道:「恭喜宝二爷了,二奶奶这是有喜了,若小人没诊错,只怕是三个月上下了。」

  宝玉听了大喜,因问道:「敢问太医,我凤姐姐身体如何?可需要调理?」

  王太医道:「二奶奶这几日害口,定然有些吃苦。可身子健硕得很,依我说倒不必开方用药,只静养几日也就罢了。」宝玉又是一喜,忙命人多多的给赏钱,打发王太医去了。

  来至屋里,凤姐因问道:「太医怎么说?」宝玉将话说了一回,凤姐听了眼圈儿一红道:「宝玉,我可不是做梦?」

  宝玉将凤姐抱在怀里,吻干了凤姐眼里的泪道:「好姐姐,又发傻了不是?」

  凤姐却扑进宝玉怀中哭道:「宝玉,你不知,当初我知道怀了你的骨血心里头那种滋味,又是欢喜又是害怕,我多想给你生个一儿半女,可那会子确实不能将孩儿留住,宝玉,你可知道我心里头有多愧疚,我只觉得对不住你,更对不住我们的骨肉,呜……」

  宝玉轻轻拍扶着凤姐安慰道:「好了,好了,你看现在不是又都好好的了?只是害我姐姐受了这许多苦……」

  凤姐道:「只要能将这一胎生养下来,受再多苦也算不得什么。宝玉,快同我去好好谢谢警幻去。」

  宝玉笑道:「可不是,我正是要去找她呢,只是不光是为了谢她。」说着拉着凤姐便朝可卿处去了。

  来至可卿处,却见可卿正坐在外头倚着围栏做一双小鞋。可卿见了宝玉凤姐二人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要起来。凤姐忙紧走两步将可卿按住了道:「快坐着,不用起来。这一大早的怎么就醒了?你都是要生的人了,何苦又做这些针线,多费精神,你若是看不上那些婆子的手工,只让莺儿平儿她们给你做不便宜?」

  可卿笑道:「凤姐姐,你看你,好容易得空来瞧瞧我,这一张嘴倒是数落了我一堆不是。我这也是睡不着,肚子里这小东西今儿也不知是怎的,闹腾的很,让我睡不安稳。若不再找点事儿做做,只怕要闲出病来了。倒是姐姐昨儿的事儿怎么样了?可有了个结果?」

  凤姐一笑,点了点头道:「嗯,刚找太医诊过脉,说是三个月光景了。」

  可卿喜道:「如此也要恭喜姐姐了。」

  二女叽叽喳喳说个不住,宝玉却自己将脸贴在可卿的小腹上道:「乖女儿,爹爹来看你了。你多早晚出来让爹爹抱抱?」

  凤姐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是个女儿,我看这一胎也是个带把儿的。」

  宝玉道:「卿卿这么漂亮,定会给我生养一个和她一般俊俏的女儿。是不是,卿卿?」说着又闻到一股子香甜的奶香,因把头埋在可卿胸口道:「卿卿,好香,我要吃奶。」

  凤姐道:「小没脸的,还要跟自己的孩子抢奶吃不成?」

  可卿笑道:「姐姐,那会子你还在里头是有所不知了,湘云生儿子那会子的奶水可不是都让玉郎给吃了去?」

  宝玉笑道:「那又如何,反正有奶子,还愁咱孩儿没得吃?凤姐姐,可卿过后又可以吃你的奶了。」

  凤姐啐道:「呸,没脸的下流东西,我有了奶水才不给你吃一口的。」

  宝玉笑道:「既是如此,我倒不如现在先吃个痛快。」说着又将头埋在凤姐玉峰之间,用鼻子上下拱着。

  凤姐道:「整日里就知道这些个。别忘了正事儿。」

  宝玉这才停了,问可卿道:「警幻姐姐呢?」

  可卿朝屋里努努嘴道:「昨儿我多灌了她几杯,还睡着呢。」

  宝玉笑道:「那正好儿了,这回可要落在我手上了。」凤姐本是想着来跟警幻道谢的,却见宝玉这般神情,心中不解,宝玉道:「凤姐姐,一会儿你和卿卿只管在一旁看好戏就是了。」说着转身便进去了。

  来至里屋,果然见警幻大刺刺的躺着榻上,被子被胡乱踢在一旁,衣襟大开,漏出白白的一片胸脯来。宝玉见了不禁莞尔,这哪里还有半点仙子的模样呢?宝玉也爬上榻去,在警幻额头上亲了一口。

  也不知警幻是醒着还是睡着,警幻也不睁眼只将两只胳膊绕住了宝玉的脖子,口中喃喃道:「宝玉,别来闹我,让我再睡一会儿。」宝玉哪里肯听话?反而更不老实起来,口鼻在警幻细长的脖子上一阵乱拱,一手也探入了衣襟在两座挺拔的玉峰上不住游走挑弄。

  警幻再也睡不着,只得用手去推宝玉的头。「大胆,还不快给我起来!」宝玉听得声音一愣,抬头一看不由唬了一跳,自己身下压着的人哪里是警幻,竟然是王夫人。那王夫人见了宝玉这般神情不由噗嗤一笑:「好儿子,可是要吃奶?」

  宝玉这才明白,这王夫人却是警幻变幻出来唬自己的。也笑道:「好你个小蹄子,居然还来唬我,看我不给你点颜色瞧瞧!」说着两手伸到警幻腋下便搔起痒来。警幻吃痒,笑着在榻上打滚儿,一面口中求饶不止。宝玉笑道:「看你还敢唬我不?」

  警幻道:「再不敢了,好儿子,快饶我这一回吧。」

  宝玉道:「好,还敢占我便宜。」便又去搔痒。

  闹了一回警幻终于求饶,宝玉停了手,警幻喘了几口气方要起来宝玉却按住问道:「去做什么?」

  警幻道:「自然是起来了。凤丫头,昨儿的事可成了吧?」凤姐在一旁点头,刚要说谢,警幻又道:「别说那些外道的话,自家姐妹。昨儿玩得可尽兴?」一面说,一面整理被宝玉扯得更加敞开的衣襟。

  凤姐想起昨日那珠子在自己身子里的种种感受,不禁脸上一红。警幻笑道:「其实我是骗你们的。只需要将那定颜珠在凤丫头身子里放上半个时辰自然就成了,不过想给你们找点乐子罢了。」

  凤姐听了又羞又气,口中只道:「警幻姐姐,你……你……」

  宝玉也笑道:「好你个小蹄子,这般作践我们,好歹也让你尝尝那滋味。」

  警幻道:「这样可不是更有一番滋味?」

  宝玉又将警幻拉住了笑道:「幻儿,别打岔,我问你话呢。」

  警幻道:「问什么?」

  宝玉道:「好姐姐,这回你就不回去了吧。姐妹们都在,为何偏偏你不能一起呢?」

  警幻笑着瞥了宝玉一眼道:「我的事儿要你管?」

  宝玉道:「自然要我管,这回可容不得你说走就走了。好歹也要多住上些时日。」

  警幻道:「哟,宝二爷越发的爷们儿了,敢不听我的话了。」

  宝玉道:「哪里,我只是想和你这么守着,不然你走了,我就又不知何时能再见着你了。」

  警幻道:「我自由惯了,不愿意在一处牵绊住。况且那离恨天上事儿还多着呢。」

  宝玉道:「能有什么事儿?姊妹们都下来了,只有你一个在上头冷冷清清的有什么意思?」

  警幻见说不得便道:「我不和你啰嗦,反正我这就要回去了。」说着就要挣扎着起身。

  宝玉却将警幻又拉回来道:「好姐姐,我不让你去。」

  警幻冷笑道:「怎么,凭你还能强留我?」

  宝玉嘿嘿一笑道:「我便强留你又怎样?」说着目光透出几分淫邪来。警幻见宝玉神情不善,惊呼一声便要挣脱,宝玉却已经将警幻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了,在警幻腰上摸索了几回,往下一拉,便将警幻贴身小衣拉了下来漏出白嫩嫩的雪股。

  饶是警幻再镇定自若,也被唬了一跳,喝道:「宝玉,你做什么?」

  宝玉笑道:「不做什么,只是不想让我的幻儿又一阵风儿般的跑掉了。可卿同我说,只要扒了你的衣服打你屁股你就不会跑了。」

  警幻听了又好气又好笑,嗔道:「你听那小蹄子浑说,可卿你个小没良心的,居然如此作践你姐姐!宝玉你赶紧松开我,可好多着呢!」不等她说完,宝玉已啪的一巴掌打在了警幻光溜溜的屁股上。警幻啊的叫了一声:「小畜生,你还真敢打本座?再不放手,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宝玉也不害怕,只用手在警幻另一半没挨巴掌的雪股上抚摸着,一面笑道:「幻儿,你何苦又来唬我?我倒是要看看你要怎么收拾我呢。」说着又是啪的一巴掌打下去:「谁让你那般戏弄凤姐姐的,我这可是要给凤姐姐出气呢。」

  可卿在一旁拍手笑道:「玉郎,再用些力气,看她往后还戏弄人不。」

  警幻咬着银牙道:「可卿你个小浪蹄子,看我……哎哟……」不觉屁股上又挨了一巴掌。警幻见吓不到宝玉,遂改口道:「宝玉,我不走便是了,你好歹先给我把裤子穿上……」

  宝玉仍按住警幻不放,却也不再拍打,只用手抚摸着警幻有些发红的臀股道:「好姐姐,别回离恨天去了,同我们在一处可不好吗?」

  警幻道:「这可不成,我若再不回去,离恨天便再没一个人掌管了,我的事儿还多着呢。」

  宝玉道:「姐姐,你若是不依,我便只好用强了。」

  警幻冷笑一声:「哼,难不成你还能将我捆了不放我去?」

  宝玉嘿嘿笑道:「好姐姐,你可是忘了,那会子你自己都说过,只要我破了你这凡胎的处子之身,你便再也回不去了……」说着手已经探到了警幻的股沟中去,在柔嫩的玉蛤上轻轻撩拨起来。

  警幻听了大惊:「宝玉,可使不得!我若真被破了身子,便再也没有什么法术了,到时候若再有什么事情我可再帮不了你了。」

  宝玉听了心中一热,将警幻翻了个身,只见警幻一双水汪汪的眸子正有些惊恐的看着自己。宝玉在警幻小嘴上亲了一口道:「幻儿,咱们这许多姐妹如今都在一处,你却为何要在离恨天独守空房?我们在人间快活,你一个人冷冷清清有什么意思?」

  警幻刚要说话,宝玉却用两根手指堵住了她的嘴,又说道:「这些年来,凤姐姐和你是替我操心最多的了。打今儿起,我再不用你们替我做些什么,我只要把你们都留在身旁好好疼爱你们,呵护你们。好姐姐,你便依了我吧。」

  警幻道:「不成……我……」

  宝玉因问道:「怎么?姐姐,离恨天究竟是什么让你这般割舍不下的?」

  警幻支吾了半晌方喏喏的说道:「我……我怕疼……」

  此话一说,宝玉一愣,倒是可卿噗嗤笑了出来。可卿在警幻身畔坐了,拉着她的手道:「好姐姐,横竖都要疼上这一回,你只管放心,宝玉他定不会让你多受苦的。是不是,玉郎?」说着也不待二人说话,便牵着凤姐往外头去了。

  一时屋内只有衣衫凌乱的警幻被宝玉抱在腿上。二人四目相视,都不说话,四片唇却越来越进,终于黏在一处。罗裳尽褪,玉人在怀。宝玉轻抚着警幻傲人的双峰道:「好姐姐,以后你便再也不能离开我了。」

  警幻平日最是风流妩媚,这会子却不知为何腼腆起来,犹如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一般将两只胳膊徒劳的护在胸前小声道:「宝玉,我……我还是有些害怕,你且饶了我这一回吧。」

  宝玉笑道:「好姐姐,最早还是你带我入道,赏了我你这情欲之露,教导我欢喜之法,那是何等的风情,怎的如今却又这般羞涩起来?难不成你不是我的警幻仙子?」

  警幻轻声道:「宝玉,我若是被你破了身子,这一身的法术可再也回不来了……到时候若是再有什么大事小情……」

  宝玉一笑,除去了自己衣衫,压在警幻娇躯上道:「我的幻儿,我方才不是都说过了,日后再不用姐姐替我劳神费力,宝玉会好好保护你和其他姊妹的。」

  警幻只觉两条腿被分开了,那又热又硬的阳物便抵在了玉蛤上头,不免心中有些惊慌,道:「宝玉,我……我真的怕疼……」

  宝玉用嘴堵住了警幻的檀口,下身轻轻往里一送,阳物便挤进了窄紧的肉穴中。警幻挣脱了宝玉的大嘴,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一双藕臂紧紧的环住了宝玉的脖子。

  一番云雨过后,宝玉一手拥着警幻,一手将自己的通灵宝玉拿着细细的看。只见那玉中三道殷红的落红犹如三条游鱼一般游弋不止。「这条灵秀的是颦儿的,这颜色略浅的是三妹妹的。幻儿,这一道最红艳的可是你的?」警幻也不说话,抬手啪的在宝玉胸口拍了一巴掌。宝玉笑道:「是呢,我怎么没想到,这十二钗如何能少得了你的?只是你为何不早给了我?岂不是能让可卿在迷津中少受了许多苦?」

  警幻将宝玉半软半硬的阳物把握在手中轻轻套弄,一面道:「呆子,又犯傻了吧?我若是那会子被你破了身子,便再不能回离恨天了。还怎么去救可卿?」

  宝玉也不由笑道:「可不是,果真是我又傻了。幻儿,还疼么?」

  警幻用手将宝玉的阳物用力一攥:「怎么不疼!你这混蛋!我真想把你给阉了才解恨呢!」

  宝玉笑道:「那可不成,我还要指望着它让你给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呢?阉了还怎么生?」

  警幻羞道:「呸!我才不给你生!啊……」

  宝玉又往里一送,笑道:「生不生也怕由不得你了。」

  二人梅开二度过后正自缠绵,却听外头乱糟糟的有脚步声,宝玉忙起身去看,却是宝珠和凤姐一左一右搀扶着可卿走了进来。宝玉因问道:「怎么了?」

  可卿面色有些不好,却朝宝玉一笑道:「只怕是咱们的孩儿要出来了。」宝玉这才看清,可卿的衣裤已经被浸湿了一大片。宝玉听了忙胡乱穿了衣服,凤姐扶着可卿在床上躺了。

  早有人去将接生的婆子叫来。那婆子一面叮嘱下人各自准备,一面朝宝玉道:「宝二爷,二奶奶怕是一时三刻便要生了,还请二爷暂且回避吧。」

  宝玉一手紧紧握着可卿的柔荑,一面拿着汗巾给可卿擦拭额头上的汗珠儿,头也不歪的道:「我哪儿都不去,我要在这里陪着卿卿。」

  不一时众人得了信都赶了过来,一时屋内宝玉、薛姨妈、警幻、凤姐、宝钗、湘云、黛玉、迎春、探春等人都来探视,接生婆子道:「二爷,奶奶们,二奶奶要生产,怎能这般乱哄哄的?还请爷爷奶奶们在外头稍等,只留几个丫头伺候也就罢了!」

  薛姨妈道:「正是,咱们这么多人聚在这里成什么,都出去外头等吧。」说着便牵着宝钗湘云往外头走。

  宝玉也附和道:「正是呢,快快都去外头等着吧。」话还未说完,一只耳朵便被警幻拉住了。宝玉吃痛忙道:「好姐姐,快放手。」

  警幻道:「把我们都赶出去,你这爷们儿还赖在这里做什么?赶紧跟我们一并出去,可好着呢。」

  宝玉忙央求道:「好姐姐,好歹这回别让我出去了,看可卿这般吃苦,就让我在这儿陪着她吧。」

  警幻道:「少来,你在这里还能帮上什么忙?无非是让可卿分心罢了。」说着好歹同凤姐一起将宝玉拉了出去。

  宝玉无法,只得放了可卿的手,一步一回头的道:「好卿卿,你不用怕,我就在外头等着你……」

  一时众人都来到外头坐等。宝玉哪里坐得住?听着屋内不时传出可卿的呻吟,不由伸长了脖子往里头张望。众人也都劝不住。只过了一个多时辰,方听里头可卿哭喊了一声,方有婴儿啼哭想起。

  宝玉再也等不得,便推门进去了。只见婆子怀里正抱着刚落草的孩儿,用白绫擦拭血迹。婆子见宝玉进来忙笑道:「恭喜二爷二奶奶,是个白白净净的小公子哥儿。」

  宝玉扑到可卿身旁,握着可卿的手道:「好卿卿,可受苦了。」

  可卿双眸含泪,额头都是汗水,朝宝玉嫣然一笑道:「玉郎,生了个男孩儿,可要让你失望了。」

  宝玉一面给可卿擦汗一面道:「傻卿卿,我欢喜都来不及呢,只要你们母子平安就好,儿子女儿还不都一样!」

  一时众人也都跟了进来,那婆子将孩儿细细的包裹好了先交给薛姨妈手里,薛姨妈哄了一回,把孩儿放在可卿身旁道:「快瞧瞧,生的和你一样俊俏呢。比他爹可好看的多了。」

  可卿看着身旁粉嘟嘟的婴儿,轻轻在他额头上吻了一口,眼圈便湿润了。宝玉也眼睛一涩,道:「卿卿,难为你,为了这孩子受了这许多苦楚,如今终于是圆满了……」说着擦了一下眼角,又看了一回儿子,道:「好孩子,你可知道你娘为了保住你这小命受了多少罪?我便叫你做莘儿可好?你长大后要乖乖听话,好好孝顺你娘才是道理。」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