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回 三生石畔难忘旧情 潇湘馆中再续前缘

  又过了几日,宝玉刚起身,却听袭人匆匆进来道:「二爷,外头来了一队的人,说是格格要来了,让你赶快去接着呢。」

  宝玉听了忙匆匆整理了衣冠便往荣国府去了。一时凤姐、宝钗、迎春、探春、湘云、可卿等早都在了,宝玉道:「怎的来了也不招呼一声的,好歹让咱们也有个准备。」

  宝钗道:「如今就来了,好歹去门口接着吧。」

  宝玉答应着便往外头走。刚出了荣国府大门,就见一队人马,前头云锣开道,一排排的人走过去,后头才有两顶四人抬的轿子跟着。一时来至荣国府大门,队伍方停了。宝玉伸着脖子看了半晌,那轿子却遮盖的严谨,并不能窥得一斑。

  早有荣国府内的小厮八人跑了出来,将抬轿的人接替了,那送行队伍都留在门口处,小厮又抬着轿子往里头去。宝玉等人都跟着进了大门。一时来至二门处,八个小厮便住了脚,又换做八个婆子抬了轿方进了二门。

  来至荣禧堂前轿子方停了,却见最后头一顶小轿帘子被掀开了,轿中探出一个婀娜的身子来,还没站稳,便叫道:「二爷!」

  你道是谁,却是晴雯。宝玉见了大喜,忙也迎上去一把将晴雯抱住了道:「小白虎,你可回来了,想煞我了。」

  晴雯几乎被宝玉抱得喘不过气来,喘着气道:「二爷,还不快看看是谁来了?」宝玉这才醒悟过来,往前头一看,那最前面的轿子中,正由婆子搀扶着走下一个人来。那人下了轿,款款站住了身形,一双明眸水汪汪的看着宝玉,宝玉更是愣住了,好半晌方大叫一声:「林妹妹!」扑了上去。

  宝玉一把将黛玉揽在怀里,黛玉也将头埋在宝玉胸口,一时二人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都已泣不成声了。凤姐宝钗等人也都在门口等着,如今见是黛玉都是又惊又喜,都围了上来。

  黛玉哭了一回,方转身同各人打招呼:「凤姐姐,宝姐姐,二姐姐,三妹妹……你们可都好?」

  众人都含泪点头,宝玉道:「颦儿,怎么是你回来了?我只当是妙玉姐姐。」

  黛玉道:「说来话可长了……」

  正说着,只听后头有女子咳嗽声,众人回头,只见中间轿子也下来一妩媚女子,正自假咳。宝玉见了又是一喜,冲上去将那人抱起来便转了三圈儿道:「幻儿,你也来了。」

  警幻道:「呸,有了林妹妹在了,你眼里哪里还有别人?我可是讨了个好大的没意思,你们说话,我这就去了。」

  宝玉笑道:「幻儿,你又调皮了。走走走,快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着一手拉起警幻,一手拉着黛玉,带着众人都进了荣禧堂。

  一时一屋子人都坐了,唯独正上昔日贾母坐的位子空着。黛玉看着那空空的座位不禁眼泪便滴落了下来,朝宝玉哽咽道:「宝玉,老太太的灵位在哪里?快带我去拜拜。」宝玉方引着黛玉往后头去,来至贾母灵位前,黛玉哭着拜倒,磕头道:「老祖宗,黛玉不孝,未能给您送终,白让你疼了我这一场……」

  宝玉等也都落泪,还是宝玉恐黛玉身子弱,只怕这一哭起来更伤身子,因劝道:「林妹妹,也不用太过伤心,老祖宗如今是西去成了佛了。临走的时候我说你在宫里,她老人家还是笑着走的呢。」众姊妹也都跟着安慰,好容易才劝住了。宝玉搀扶着黛玉又往前头去。

  宝玉仍是牵着黛玉和警幻的手不放,先问警幻:「幻儿,这到底是怎么回子事?你又如何同颦儿在一处?」

  警幻笑道:「你只管问颦儿,我不和你说。」

  宝玉只得又问黛玉道:「好妹妹,你可是一直同妙玉姊姊在宫中?怎的这么久都没个音信?」

  黛玉却不答话,将一只柔荑从宝玉手中抽出来,在袖中摸索了一回掏出一物,踮起脚来便给宝玉戴在了脖颈上。宝玉低头一看,竟是自己的通灵宝玉,因奇道:「这玉怎么在妹妹手上?」又想起原是在二龙山之时是警幻急急地将自己的宝玉拿了去,却没说缘由。

  黛玉道:「我本来病得不行,是警幻姐姐拿了你的玉,输与我灵气方救我一命。」宝玉这才恍然大悟,刚要细问,却见黛玉已转过身去。黛玉又从袖中掏出宝钗的金锁,也给宝钗带上了,拉着宝钗的手,未曾说话,眼圈儿又红了,口中道:「宝姐姐,我……」

  宝钗双眸也是一湿,笑道:「颦儿,你回来了就好,你可不知道,这些日子宝玉是多挂念你……」

  黛玉点头哭道:「我知道,我都知道。」

  宝钗又道:「颦儿,都是我对不住你……」

  黛玉却伸出两根指头堵住了宝钗的檀口,轻摇臻首道:「宝姐姐,如何就怪你,要怪只怪我心性太小罢了。」说罢又用手轻轻抚摸宝钗额头上的伤疤道:「姐姐也受苦了,可还疼么?」

  宝钗道:「只是不留神碰了一下,早没事儿了。」

  黛玉道:「宝姐姐又来哄我,你这头上的伤,我是都知道的。宝姐姐,你这头上的伤是在宫里头自己碰的……」宝玉宝钗都称奇,因追问缘由,黛玉这才细细说了起来。

  原来妙玉自打贾府被查抄后便猜得此番贾府落罪定然和自己有些关系,便想着这回拼了死活也要将父王临时之前同自己说的那些话好歹都抖落出来,或许能救贾府一家人,又因当时黛玉本就病着,听说贾府遭了这么大的事儿、宝玉等人都被抓了去不免急火攻心,生命巍巍可及。妙玉一则要照料黛玉,二则恐自己在外头行走会遭忠顺王的道儿,思前想后,只得冒险让晴雯拿着自己昔日从宫中带出来的绿玉斗去面见太后。

  后来晴雯几经周折将那绿玉斗呈了上去,太后见了忙问妙玉下落,晴雯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太后忙命自己心腹吕总管带人去栊翠庵接人。好在吕总管赶到的及时,生生从孙绍祖手中将妙玉救了下来。妙玉自然不能将黛玉一人丢下,便让吕总管将昏迷的黛玉一并带入宫中。

  进了宫,妙玉先将胤礽生前所说的话对太后说了,又极力为贾府开脱,只说是因忠顺王要找出自己,方连累了贾府。太后却因此事关系重大,一则这忠顺王权倾朝野、二则雍正却是死在贾元春宫中,总有些说不明白,兼妙玉又没有证物,只一面之词,因未敢妄加定夺。

  妙玉因见欲救贾府无望,便又一力为宝玉开脱,只说宝玉虽是贾府中嫡孙,却因年幼并不管家事,若是贾府真有弑君之罪也和宝玉没有半点干系,只求太后先放过宝玉。太后见妙玉这般为宝玉说话,便问其缘由,妙玉无法,只得将自己同宝玉之事都说了。且妙玉已经有了身孕三个多月。

  太后闻听又气又怒,却因疼爱妙玉,又怜妙玉在外头受了这么多年的苦,便想着将那贾宝玉招做驸马,便有了太后召见宝玉一事。宝玉觐见之时,妙玉虽未露面,却是躲在屏风后头都听得清清楚楚。

  太后本想着宝玉已成婚,妙玉乃堂堂大清皇族爱新觉罗氏的血脉,哪里能下嫁给宝玉做小,因只想让宝玉休了宝钗,便将妙玉许配给他,这贾宝玉若是真对那薛宝钗有真情,日后再收进来自己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哪成想宝玉痴情,宁死也不肯休了宝钗。宝钗又说出那些话来欲寻短见。太后见了方知若是只一味将这对苦命鸳鸯拆散了非但不能皆大欢喜,反而适得其反。故而才一道赦令免了宝玉宝钗的罪。

  妙玉因见宝玉无碍,心中一块石头方落了地,可另一头黛玉进了宫之后虽请宫中名医轮番诊治,只不见好,身子更是一日弱过一日,眼见便要不行了。妙玉同黛玉之情胜过姐妹,如何不急?就在这紧要关头,却是警幻拿着宝玉的通灵宝玉进了宫,施展手段方保住了黛玉的性命。如此又调养了百日,有妙玉和警幻悉心照料,黛玉的身子方一日日的好转过来。

  自宝玉带了忠顺府长史官同空空道人在太后跟前戳穿了忠顺王的面目后贾府方翻了身,元春自然也得以恢复昔日自由,妙玉便去探视元春。元春身在宫内许多年,并不清楚贾府中事,待从妙玉口中知道了宝玉、宝钗、黛玉之间的事儿方后悔不迭。因乾隆心觉贾府遭此劫难实属冤枉,又有贾宝玉在永和宫奋不顾身扑倒忠顺王、在刀口上救下了皇后,更觉对贾府有所亏欠。元春便求乾隆再将黛玉也许配给宝玉。

  乾隆年少,思想并不为古旧章程束缚,听了便一口答应了下来。太后因见黛玉生得婀娜纤巧惹人怜爱,又同妙玉交好,便将黛玉认作义孙女,同妙玉一般看待,如此黛玉便也成了格格,方有了那圣旨上所说之话。

  如此说了一个多时辰,方将此事前因后果都说清楚了。众人都恍然大悟。宝玉听了更是泪流满面,因问道:「却不知妙玉姐姐……还能否得以一见?」

  黛玉也垂泪摇头道:「妙玉姐姐昔日在外头逃亡之时便不愿入宫,一则宫内人心险恶,妙玉姐姐心性清高,自不愿卷入其中。二则也知道,自己若是再踏入宫门,要想出来便再不能了。那皇宫内虽是最富贵繁华的所在,却也不过是世上最森严的牢狱罢了。」

  宝玉听了心中难受,道:「妙玉姐姐都是为了我才……」

  黛玉道:「宝玉,你也不用悲伤。好歹妙玉姐姐现在在宫内有人服侍,且她又有了你的骨肉,日后等孩儿落了地,便也如同见着你了……」黛玉本想着安慰宝玉,可话说出来自己都觉得不妥。如此父子一辈子不得见一面,又是何等的苦?

  众人见宝玉心中难受,都不言语,唯独警幻捅了捅宝玉道:「我说你这厮,怎么这等没趣。颦儿都回来了,你却是一点都不高兴,反而还在这里哭哭啼啼。你再这般,我便将颦儿送回去了。」

  宝玉这才止住了,拉住警幻道:「幻儿,多谢……」

  警幻却道:「不用你谢我,颦儿是你心坎上的人儿,却更是我最疼爱的妹妹,我救颦儿可不是为了你,你别太臭美才是。」

  宝玉道:「幻儿,这回好歹别又急着去了。」

  警幻道:「我的事儿,不用你管。」见宝玉面色又一阴,方道:「我心中还挂念可卿呢。那小蹄子也快要生养了,我要照顾她几日。」宝玉这才转忧为喜。

  却说另一边,宝钗也帮着黛玉擦眼泪,黛玉道:「宝姐姐,那日你在永和宫说的那些话,妙玉姐姐都同我说了。」

  宝钗笑道:「都说了什么?我却早就忘了。都是过去的事儿了,还记着做什么。」

  黛玉又道:「宝姐姐,府上刚出事那会子,你冒着被抓的风险潜进来想带我和妙玉姐姐出去的事儿,妙玉姐姐也都和我说了。难为你……」

  宝钗道:「傻颦儿,可不都是我这当姐姐该做的,难不成还看着你眼睁睁的掉进火坑里?」

  黛玉再也忍不住,一下扑进宝钗怀中哽咽道:「宝姐姐,我……昔日里都是我不好,我只想着吃你的醋……我若有你一半心胸,又如何让大伙儿这等为我担惊受怕……」

  宝钗将黛玉抱住了,笑道:「好了,傻丫头,如今你好好的回来便是再好不过,还说那些做什么。」一面说着,眼泪也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滚落。众人也都跟着抹眼泪。

  倒是宝玉又转过来,一把将宝钗黛玉都抱住了道:「好了好了,我刚止住了,你们又哭成这样。如今咱们都团圆了,还该高兴才是。」

  宝钗方止住了,笑道:「是呢,颦儿这一路也辛苦了,又说了着许多话,怕是也累了,宝玉,你去带颦儿先歇歇吧,有什么话也不急这一时三刻了,往后咱们姊妹在一块的日子可长着呢。」宝玉也应和,便牵了黛玉的手往潇湘馆去了,袭人等要跟着去服侍,却被宝钗拦住了:「由他们两个去吧。只怕他们心坎儿里的话还多着呢,你们又跟了去做什么?」

  来至潇湘馆,黛玉四处看了一回,只见那陈设便同自己昔日走的时候一般模样,窗明几净,没有一点灰尘,想是平日里宝玉特特叮嘱过让人好生打扫,却不动屋内陈设,只等着自己回来。黛玉转过身去对着宝玉,只见宝玉也正笑盈盈的望着自己,几个月不见,宝玉的脸庞消瘦了几分,却显得比以往坚毅了许多。

  黛玉用手轻轻抚摸着宝玉的脸道:「宝玉,你瘦了。」

  宝玉将黛玉的手握住了贴在自己脸上道:「颦儿,你受苦了,都是我不好。」

  黛玉道:「宝玉,你不恼我吧?」

  宝玉道:「傻颦儿,我为何要恼你呢?我欢喜都来不及呢。」

  黛玉看着宝玉的双眸,口中道:「我……我……」四目相对,尽是相思之苦,宝玉轻轻环住了黛玉的柳腰,将头慢慢低了下去。黛玉闭了双眸,轻轻将两片樱唇送上。四唇相接,虽都不是彼此的初吻,那柔情蜜意却更胜从前。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黛玉只觉得有些眩晕了,方挣扎着离了宝玉的唇,将脸贴在宝玉胸口不住喘息。宝玉紧紧抱着怀中的佳人,生怕一松手黛玉便又要跑了一般,在黛玉耳边轻声道:「颦儿,再不要离开我了。」

  黛玉嗯了一声,也将两只藕臂环住了宝玉的腰身。宝玉将鼻子贴在黛玉白皙的脖颈上,贪婪的吸了几口那暖暖的处子幽香,口中呼出的热气惹得黛玉一阵躲闪。宝玉道:「颦儿,如今有万岁赐婚,你可就是我的人了。只等老太太的孝一出,我便热热闹闹的将你娶了……」

  黛玉嗯了一声,将宝玉抱得更紧了:「宝玉,先前都是我太任性了些……你可不要怪我。」

  宝玉道:「颦儿,又说傻话了,我怎么会怪你?倒是我……」

  黛玉不解,问道:「你怎么了?」

  宝玉心中不免有些犹豫,只因先前元妃赐婚自己娶了宝钗,才险些要了黛玉的命,如今身畔除了宝钗还有这许多姊妹,不知黛玉可受得起?可若不和黛玉说个明白,日后让她知道了岂不更要怪我隐瞒?

  黛玉见宝玉迟迟不说话,不禁将头抬了起来,望着宝玉的脸道:「宝玉,你有什么话说?」

  宝玉将心一横,想到:「长痛不如短痛,还是我如今都和颦儿说了的好,免得日后让她自己都知道了更不好说。」因说道:「颦儿,我……是我对不住你……」也不管黛玉脸上的疑惑,拉着她坐了,方细细的说了起来。

  从如何和可卿好上,可卿如何被贾珍贾蓉父子逼得悬梁自尽,又如何独闯迷津、以及湘云怎么以身相许,又因有了身孕,自己如何将湘云带出来。以及迎春在孙绍祖手上受了多少折磨、出事后自己又如何因机缘巧合救下了凤姐探春二人等都说了一回。

  黛玉只是听着,也不说话。宝玉一口气将这些事都说完了,方道:「颦儿,我……是我太花心,我……」

  黛玉听了方问道:「都说完了?再没有了?」

  宝玉道:「嗯……好颦儿,你可是生气了?你若是气我,便打我两下……」

  黛玉道:「果真?」

  宝玉生恐黛玉生气,忙着就要发誓,黛玉却噗嗤一笑道:「我当是什么。这些个话,警幻姐姐早就和我说过了。」

  宝玉不由一愣:「幻儿她都跟你说过了?那,妹妹你……」

  黛玉道:「我虽记不起来自己是警幻姐姐所说的那孽海情天中的人,可见了可卿能死而复生,你和警幻姐姐所说的又丝毫不差,想是错不了的。警幻姐姐所说,我们都是下了凡尘渡劫的,本就该你救下其他姊妹,不过都是劫数罢了。」

  宝玉见黛玉并不吃醋,心中大喜,一把将黛玉抱在怀里道:「颦儿,不管是孽海情天也好,凡俗尘世也罢,我只要每日都陪在你身畔,打今儿起,我们再也不分开一步了,可好?」黛玉将两只水汪汪的眸子看着宝玉,微笑着点了点头。又不知是谁主动献上双唇,二人又吻在一处。

  虽是隔着衣物,二人仍能感觉到彼此的体温和心跳。黛玉只觉得宝玉一双手在自己的背上上下游走抚摸,下头更是有一物硬硬的抵着自己的小腹,坚硬而火热。黛玉吃羞,一张俏脸热的要燃起来一般,却也不躲避,而是悄悄扭动腰肢,摩擦着那硬硬的凸起。

  宝玉也察觉了黛玉的小动作,将手按在黛玉两瓣玉臀上柔声道:「颦儿,可还要如你以前说的,要……要留在洞房花烛之时吗?」

  只问得黛玉羞得说不出一句话来,轻轻在宝玉腰间掐了一把道:「混蛋……还说那些个……」

  宝玉大喜,一把抱起了黛玉轻轻放在榻上。黛玉嘤的一声,任由宝玉一双微微发颤的手一件件除去了自己的衣裙,一颗芳心如小鹿般跳个不住,有些许慌乱,又有一丝甜甜的期待。哪知等自己闭着眼抬起粉股,让宝玉将自己身上最后一件小衣褪了下去,完全赤裸的面对宝玉之时,却不见宝玉有了动作。

  黛玉不禁张开眼,却见宝玉正痴痴地望着自己的身子出神。黛玉羞得用两手遮住胸口并两腿之间的春色,嗔道:「呆子……你看什么……」

  宝玉方回过神来,抓住黛玉胸前的柔荑道:「好妹妹,我怎的看着你这身子,竟这般熟识?」

  黛玉将身子转向里头背对着宝玉道:「你姐姐妹妹那么多,谁知道我像谁。」

  宝玉道:「若是说像,妹妹倒是和晴雯的身姿有几分相像,且下头玉蛤上都是这般光洁,连一根毛都不生,可细细看来却又大不同,反正我看着你的身子只觉眼熟得紧。」

  黛玉道:「呸呸呸,我不听……」

  宝玉嘿嘿一笑,三五下将自己衣物脱净了,转过黛玉的身子,轻轻压了上去。十几年的两情相悦,如今两具火热的酮体终于紧紧的粘在一处。四肢缠绕,似乎谁都不能将二人分开一般。黛玉只觉宝玉口鼻之中呼出热热的气,喷在自己身上,还有那近乎有些莽撞的爱抚,将自己的身子都要融化了一般,不觉也将自己一双柔荑胡乱在宝玉胸背上抚摸,口中喃喃的叫着宝玉的名字。

  宝玉只觉下身阳物愈发坚挺,似是要炸开了一般,将手划过黛玉平坦柔滑的小腹,掠过光洁无毛的耻丘,紧紧的敷在了黛玉玉蛤之上。「好妹妹,给了我吧。」说着也不等黛玉说话,便将黛玉两条玉腿分开,自己跪在中间,将阳物递了上去。

  饶是黛玉双腿被分得大开,那两片粉嫩嫩的肉唇却仍是紧闭着,只有一条小小的缝隙。宝玉只得用手将两片嫩唇轻轻往两边分开,却不敢乱使一点力气,只恐力气稍稍大了些便要伤着她一般。

  两瓣肉唇这才微微张开,露出里头粉红色湿漉漉的洞口来,一股子说不出的香气袭来,直直钻进宝玉的鼻孔。宝玉心道:「怎么这味道也是如此熟悉?是股子花香,却又不同于宝儿身上的味道,也不同于这世上其他花草的气味。」一面胡思乱想,一面将粗大的鬼头抵在洞口,二人身子都是一哆嗦。

  「好妹妹,我要来了……」宝玉将龟头在黛玉香软的玉蛤上磨蹭着。

  黛玉嗯了一声,下身轻轻扭动,不知是躲避还是追随着宝玉的摩擦。

  宝玉又磨蹭了几下子,那阳物老马识途一般自己便对准了那小小的洞口。稍一用力,龟头挤开两片嫩唇,一点点的没了进去,不一时便被一层隔膜挡住了,再不能深入。宝玉停了停道:「好妹妹,可能会疼些个……」

  黛玉却不说话,将两手压住了宝玉的臀股,往下用力一压,宝玉的阳物便冲破了那层隔膜,两人都同时啊了一声,终于连为一体了。

  缥缈间一处所在,一块白玉般的巨石横卧在水边,上书《三生石》三个古篆,石旁一株半人高的仙草,让人叫不出名字。那仙茱生的柔弱娇羞,随着微风婀娜摇曳,似是风稍大些个便会折断一般,惠子上长着红色果子,犹如泪滴一般娇艳若滴。这时竟有一个红衣红裤的公子款款而来。走得近前,只见他满身红衣,头戴金冠,面似美玉,身材俊朗。

  那公子来到仙茱前站定,蹲下身去,不知说了些什么,却见那仙茱忽的升起一股子白色烟雾。待到烟雾散尽,只见一个白衣女子站在那里,竟是那仙茱化作人形。只见他二人相视一笑,便拥作一团。那公子便给那女子宽衣解带起来。

  不一会儿那女儿已是一丝不挂的赤裸了起来。好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漆黑的长发散在胸前背后,却遮掩不住胸前两颗挺起的玉乳。两个鲜红如樱桃般的乳头也直挺挺的立着,竟如方才绛珠草的朱红果实一般。往下芊芊细腰真是柔若无骨不盈一握。小腹平坦光滑,趾骨处也是一片光洁,微微凸起,竟没有一根毛发。两条玉腿更是紧紧的夹着,不见一丝缝隙。

  那公子也将自己的衣物除去,露出一身白皙的男儿之躯。遂将那女子抱起放倒,便在其周身上下亲吻了起来。那舌头犹如灵蛇一般在上下游走,所到之处都留下了亮晶晶的湿痕。不一会,那女儿家竟是轻轻的喘息了起来。白皙的皮肤也隐隐透出一层红晕。

  又亲吻了一会子,男子轻轻将女子双腿分开抬起架在自己肩上,挺起白皙粗长的阳物,直直的插入了女子的玉蛤之中。两人皆是轻叹一声。便行起男女之事来。也不知过了许久,姿势换了多少个,那男子才是身子一抖泄了出来。二人又缠绵了一阵子,男子才穿衣去了,只留下依旧赤裸的女子。

  那女子轻抚着自己仍粘滑的玉蚌,只轻轻叹道「亏得你每日以甘露灌溉与我,我才得修此道行,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言罢又在一团仙雾中幻化成了那株仙草。

  一时幻境消散,宝玉方回过神来,望着身下的黛玉道:「颦儿,你可看见了?」

  黛玉含泪点点头:「我都记起来了,宝玉……」

  宝玉道:「颦儿,我却再不要你用眼泪来还债了,我只要你下辈子都开开心心的,再不流一滴眼泪。」

  黛玉嗯了一声,眼泪便顺着眼角滑落下来。宝玉忙将眼泪用嘴吸净了,在黛玉耳边道:「好妹妹,不是说不要你还了?」

  黛玉道:「宝玉,我是开心。」

  宝玉笑道:「嗯,颦儿,你若是没还干净你的眼泪,不如都换做你的蜜液来还给我吧。」说着便轻轻抽动了一下阳物。

  黛玉啐道:「呸,我是一滴都不会给你的。啊……」却是不防被顶到了花心子,那下头的话也说不下去了。宝玉见黛玉似是并没有破身之痛,因直起身来,将黛玉两条玉腿在肩上扛了,低头看那二人交合之处,只见自己半露的阳物上却是沾着黛玉殷虹的处子落红,混着晶亮的蜜液,一股子莫名的幽香阵阵票散开来。

  宝玉初还不敢妄动,恐太鲁莽了弄疼黛玉,只让硬硬的阳物静静留在黛玉窄紧柔嫩的小穴中,细细感受那精致的触感,却见黛玉似是并不吃苦,方又试着轻轻抽送两回,只换来黛玉轻轻两声叹息,方相信黛玉并不吃疼,这才道:「好妹妹,如今我便要你来用蜜液还债了。」说罢便轻轻抽送起来。

  黛玉啐道:「呸,好个没脸的,人家这辈子还了你这许多眼泪了可还不够吗?」一双藕臂却环住了宝玉的脖颈。宝玉顺势低下头去,四片唇又相交在一处,一时二人都再顾不得说话,只有四唇吸吮和阳茎玉蛤交媾声此起彼伏。二人胸口紧紧抵在一处,宝玉宽厚的胸膛将黛玉两颗精致细嫩的玉乳挤压的变换着形状。

  吻了一回,宝玉方抬起头来,将嘴角一丝香甜的津液舔进口中,痴痴地望着身下的佳人。只见黛玉双眸轻闭,檀口微张,两腮浮现出有若桃花一般的颜色,真是清纯中带着一番风流,更有一份滋味在里头。宝玉不由赞道:「林妹妹,美煞我了。」

  黛玉羞道:「都看了几世几劫了,还看不够的?」

  宝玉在黛玉额头上亲了一口又轻声在她耳边道:「颦儿,我只怕再看上几世几劫也是不够呢。」那一双手也不得闲,一左一右的按住了黛玉胸前两团秀美的玉峰,稍稍用力,使十指浅浅陷入媚肉中,感受那令人称奇的弹性,下身也仍是不疾不徐的温柔抽送。黛玉也不着急,只闭着眼享受着昔日神瑛侍者、今生爱恋了十余载的宝哥哥的体贴与温情,一双小手轻轻在宝玉胸口不住摩挲。

  宝玉又将口往下移,停留在黛玉的左乳之上,将舌头伸出来先在乳肉上舔了一口,只觉肌肤滑腻犹如凝脂,又散发着阵阵乳香,真让人满口生津。又舔了几回,方将舌头往峰巅那红翠欲滴的乳首处滑去。也是先舔了几圈儿,方张大了嘴含在口中啧啧有声的吸吮起来。

  也不知是这一下吸得太用力了些还是怎的,黛玉哦的一声,只觉一股子钻心的酥麻从宝玉口中发出,顺着玉乳钻进心坎儿里,又顺着一条线由心坎往下,直直的传至小腹,引得被撑得涨涨的小穴一阵蠕动,挤压着宝玉进进出出的阳物。宝玉含糊着道:「好颦儿,你的小穴如同活了一般,可是舒坦死我了。」黛玉也不答话,只下身稍一用力,挤得宝玉的阳物险些从小穴中掉出去,只有半个龟头还留在玉蛤中。

  宝玉忙用力往里一送,那阳物便滋的一声又突破一环环窄紧的媚肉直插入黛玉小穴深处,狠狠地撞在了柔嫩的花心上,二人都不约的啊了一声。如此反复几回,黛玉花心中流出更多蜜液,混着处子落红将二人交合处都染成浅红了。宝玉恐黛玉血止不住,不敢再多玩味,方道:「好妹妹,我要用力疼你了。」

  黛玉嗯了一声,宝玉这才直起身来架起黛玉两条玉腿在肩上,一面舔吻着黛玉两只金莲,那下身活动方逐渐快了起来。随着抽送的加快,二人的呼吸也都跟着急促起来,黛玉更是紧蹙柳眉,将两条直顺白皙的玉腿绷得笔直,伴着宝玉的抽插,那小穴也不由得一下下的抽搐起来。没有一句淫言浪语,二人间或四目相对,都是莞尔一笑,瞬间又转成一声声娇喘。

  也不知究竟过了多少时候,二人同时轻呼一声,两条赤裸裸的身子抖了许久,方都软绵绵的缠绕在了一处,经久不分。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