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王熙凤巧计假还愿 香车内终随平儿愿

  平儿因前日得凤姐应允,有机会便将自己的身子给宝玉,便时时挂在心上。每逢碰到宝玉之时趁无人注意偷偷的和宝玉眉目传情。无奈宝玉随见平儿这般光景心里发痒,却又顾及凤姐,恐其吃醋,因此也不敢造次,对平儿一如平日般尊重。

  又隔了月余平儿终于忍不住,悄悄对凤姐诉苦。凤姐笑道:「你这小浪蹄子是不是下面痒得不行了?好好,我这就给你牵线搭桥去。可到时候你倒是要怎么谢我?」

  心里却也暗暗自责。原来的确早想将宝玉与平儿分享,却是宝玉每次来时都刻意避开平儿。兼之自己每次见了宝玉都急不可耐的翻云覆雨一番,自是将平儿之事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这次凤姐暗下决心,定要将此事办成。

  宝玉清早醒来,见左边是袭人,右边是晴雯,两个柔美的身子都一丝不挂,又回想起昨夜之事,不由得淫心又起,随动起手脚来。

  「二爷别闹,让我再睡一会。」

  晴雯支吾着翻了个身,复又睡去。却是袭人被揉醒了过来。

  「可了不得了,天都已经大亮了,咱们还在床上这么赤裸裸的躺着,一会叫下人们看见了可不得了。」

  随掀起被子,见晴雯扔是睡的香甜,小屁股翘翘的对着自己。又想起昨夜自己如何爱抚这块美肉,不禁也吃吃的笑了起来。宝玉又粘了上来,对袭人上下动起手来。袭人忙推开道:「好宝玉,你看看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快起床去给老太太请安。一会老爷去了见你不在,可仔细你的皮。」

  宝玉本是淫心大起,听得这么说,顿时失了兴致。袭人恐宝玉又生气,急忙抱着宝玉道:「好宝玉,现在可真不是由着你胡闹的时候,晚上我好好的伺候你就是了。」

  说罢脸上一红,将宝玉的阳物套弄了一番。宝玉又转喜到,那你可得依着我说的才行。袭人羞道:「都依你就是了,天知道你哪来了这许多法子变着法的欺负我们。要是你都把这些心思用在书里……」

  刚想说,又怕恼了宝玉,便用手啪的拍了拍晴雯的玉臀。

  「懒丫头,快起来了,和我伺候宝玉洗漱!」

  晴雯却仍是没有动静。

  「你个死丫头,昨儿晚上那么疯,今天倒是起不来了?快起来,老爷来传宝玉了!」

  晴雯一听老爷来传,呼的一下坐了起来,赶忙找衣服穿上。却见宝玉和袭人都看着他笑,才知道被袭人匡了。遂说道:「你们合伙骗我,我定是不依的!」

  说着便把袭人扑倒,一手握住了袭人的一只玉峰,一首就要去拧袭人的脸。袭人笑着躲避。忽听晴雯哎呀一声的跳了起来,用手捂住了下体。原来是昨夜里宝玉射在她玉蚌内的阳精还存在体内,这一闹更是一滴滴的流了出来。袭人忙拿了帕子帮她擦拭。三人又闹了一会子才起床梳洗了。宝玉径直来贾母房中请安。

  到了贾母房中,只见贾母靠坐在榻上,贾政在一旁歇歇的坐着说话,刑王夫人也坐在一旁,凤姐、宝玉宝钗等也都在旁边站着。宝玉见了贾政犹如老鼠见了猫一般。先是恭恭敬敬的给贾母请了安,又给贾政并邢王夫人请安,又与众人打了招呼,才战战兢兢的站在贾政身畔。

  贾政冷哼一声道:「哼,你这逆子,不早早的来给老太太请安,这是要让我们都等着你不成?」

  宝玉忙道:「回老爷,昨日晚上看四书,不觉贪晚了些,今日起得是有些晚了。」

  贾政刚要接着训斥,贾母却接口道:「好宝玉,知道上进了,快快坐到我旁边来。告诉下人们,传早饭,你们都留在我这吃一口吧。」

  又对贾政道:「你公事繁忙,就去忙你的吧。」

  贾政心之贾母溺爱宝玉,也是不敢顶撞,只好起身行礼后径自去了。

  席间,凤姐道:「前些日子我家大姐儿得病,我去馒头庵许愿,如今大姐儿病好了,今日我正想去馒头庵还愿,顺便给老太太求个长寿。」

  说着偷偷的给宝玉递了个眼色。贾母听罢甚喜,道:「正是这个理儿,许了愿自是要还的。」

  宝玉忙说道:「今日我读书有些厌倦,不如让我陪姐姐一起去,顺便也去许愿给老太太太太们也求个平安,顺便也散散心可好?」

  贾母道:「也好,成天闷在房里倒也要闷出病来的,不如出去走走。」

  又说了一会子话,众人都辞了贾母各自去了。

  凤姐回得房中,命小厮们去备车,又有人提早去馒头庵收拾房间。贾府就是这么有排场的,尤其是女眷外出,都是自己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所到一处比是找最干净的地方,先驱逐了所有男人,再由自家下人打扫了等女眷们休息。下人们各自去了。

  凤姐又对平儿道:「你也去收拾收拾东西,记得带上那瓶香薰蜜露。」

  平儿听了心下大喜,答应着也去了。

  不一会,车已经准备好。凤姐命人请了宝玉。和平儿一起上了车,宝玉也骑着马跟在后面,一行人朝馒头庵行去。出了府门,凤姐挑开窗帘,将宝玉唤了过来。

  「下马上车来吧,这骑马可是粗人们的事,你这细皮嫩肉的还是来和我坐车吧。」

  宝玉心知肚明,便下了马,将缰绳交给小厮锄药,自己却上了车来。

  上车才发现平儿也在其中。宝玉不敢造次,端端坐好了道:「平姐姐好。」

  平儿自知凤姐之意,见得宝玉不由羞红了脸。轻轻道了一声:「二爷好。」

  二人便不再说话了。凤姐噗嗤一笑,一头钻进了宝玉怀里:「好宝玉,你可想死我了。」

  说着就用亲到了宝玉的嘴上。宝玉见状,真是迎合也不是,推开也不是,只是呆呆的坐着。凤姐笑道:「怕什么,平儿是我的人,都是咱一心的。别以为她也是琏二爷的人就怎么样了。」

  说着又吻了上去。宝玉这才将凤姐揽入怀中,将她的香舌纳入口中吸吮了起来。

  亲了一会儿,凤姐偎依在宝玉怀中,撒娇道:「唉,真真是个冤家,也不知道你到底哪儿好,女儿家的看见了你就都走不动道了一般。」

  宝玉忙道:「姐姐又笑话我了,我得了你的垂青已经是受宠若惊了,只我这身臭皮囊,何德何能?」

  凤姐笑着朝平儿努努嘴道:「不信你瞧这小蹄子,心里发春发到不行了,早就想以身相许了。我敢打包票,这小娼妇都已经湿了。」

  说着也把平儿拉了过来,靠着宝玉坐了。

  「下作的小浪货,下面都痒得不行了还装得跟圣女似的,别装了,今儿就让你如愿以偿。」

  「奶奶……你……你又笑话我了。」平儿大羞。

  「哈哈,我笑话你?那好,我到要看看我可是说错了一句半句不成?」

  说着,便将手探入了平儿衣裤之内。平儿忙伸手阻拦,凤姐却已经触到了平儿的玉蚌,摸了两下,将手又抽了出来。凤姐扬着沾了蜜液的手指道:「你看,我可是冤枉你了不成?小娼妇,不但都湿成这样,更是连裘裤都没穿。」

  平儿大窘:「二奶奶……你可要羞煞我了。」

  说着将头脸都埋在了宝玉胸口。宝玉见平儿自己投怀送抱,更不用凤姐再多说,也变不客气起来,一只手抬起平儿羞红了的俏脸,便将嘴贴了上去。平儿更是干柴烈火一般。吐出香舌回应,时而也把宝玉的舌头吞入口中吸食,恨不得将它吞下去一般。宝玉另一只手也仿着凤姐那般,插入了平儿裙下。果真手就直接触碰到了柔软的玉蚌,并没有其他衣物遮掩了。

  「平二姐,今天可算得以一亲芳泽了。」

  「二爷……平儿也是想二爷想了好久了。」

  说着平儿复又把嘴凑了上去。

  宝玉将手放在玉蚌之上就抚摸了起来,本已经湿滑的肉蚌更是流出许多蜜液来。宝玉润湿了手,就顺势插了进去。平儿不由得哼了一声,又恐车外赶车的人听见,慌忙堵住了自己的小嘴。凤姐笑道:「小浪蹄子,这就叫上了,我看还是用这物件堵上你的嘴才好。」

  说着便给宝玉解开裤带。宝玉将屁股抬起,凤姐就将宝玉的裤子脱了下来。双手扶着宝玉早已挺起的阳物,甚是怜爱的先亲吻了一番,才依依不舍道:「来吧,今日索性我好人做到底,就便宜你个小娼妇一回。」

  平儿见了宝玉胯下之物,果然比贾琏粗长不是一星半点,不由得双目都泛起淫光来。听了凤姐这般说,哪里还顾得上客气?当下俯下身去,就将宝玉之物含入口中吞吐起来。宝玉双手扶着平儿的头,舒服得叹气起来。

  舔舐了一会子,宝玉道:「平儿姐,你这小口可真是美妙的很,可我却急着尝尝你下面的小口。」

  说着便令平儿撩起裙子,跨坐在自己股间。平儿分开自己的玉蚌,一气坐下去,将整个阳物都纳入了自己体内。二人不由得同时发出一声轻呼。正巧这时车子上山,路崎岖不平,颇为颠簸。正给二人省了许多力气,只需这样做在一起,就随车摇摆,神仙般的感觉也为淡减。

  凤姐自己也不甘寂寞,一首搁着衣服揉捏自己的玉乳,一手探入自己裤内,却也湿了一大片了。摸捏了一会,也将玉葱一般的手指探入了自己体内,随着车子的摇摆抽插了起来。

  一时车内真是风光无限,春意盎然。又是一阵研磨,宝玉朝怀中的平儿递了个眼色。平儿回头一看,正看见凤姐一只手没入自己衣服之中,正在自渎。

  二人相视一笑。宝玉便又加紧的顶了起来。直顶得平儿娇喘连连,不一会就咬着牙一声轻呼,就在这暖车里泄了身子。平儿悄悄在宝玉身边耳语了一番,宝玉会意,随抱下平儿,将凤姐拉了过来。三两下便剥光了凤姐的衣物,宝玉让凤姐跪在座上,也不拖拉,就径直的插了进去。

  却说凤姐见宝玉和平儿玩的火热,不觉心中升起一股醋意,如今见平儿并不贪食,自是又欢喜起来。刚才自己的手指已经在肉穴内扣挖了许久,但一则手指纤细,一则女儿家还是没有些力气。现在被宝玉暴涨的热气腾腾的阳物插入,才是说不尽的受用。随着车子的摇动也扭动着丰臀,配合宝玉的操干研磨。

  平儿得了宝玉,更是感激凤姐,要好好服侍她,一首握着凤姐一颗玉乳,一手探入到凤姐的玉蚌之上,在那粒珍珠之上研磨了起来。直爽得凤姐频频摇首,将散乱的头发塞入口中方不会大叫出来。

  随着宝玉抽插的加快,平儿爱抚珍珠的速度也随之加快。后来又将玉乳上的手放开,在手指上粘了些蜜水,就顺着宝玉进出肉穴的阳物一起插入了凤姐的玉蚌之重。凤姐正被宝玉插得精神恍惚,忽觉得肉穴内突然变得更加充实。真是忍不住就要发疯。

  宝玉正是插得起劲,也是忽然觉得凤姐的肉穴突然窄紧了一番,一看竟是平儿的手指伸进去一根。见凤姐此状不由得又大力抽插了一番,紧紧抓住凤姐的蛮腰,将阳精射入了花心深处。凤姐也是被滚烫的阳精一浇,泄了身子。三人就保持这个姿势许久,直到宝玉的阳物渐渐软去,宝玉才依依不舍的拔出阳物,一并带出许多腌臜之物来。

  平儿忙张口将宝玉的阳物放入口中,将其清理干净。又用檀口对准凤姐的玉蚌,将里面所流出来的汤汤水水喝的一干二净。又吸吮了一番才罢休。

  三人又在车内温存了一番,不觉馒头庵已到。三人整理衣物,逐一下车来。此一男二女又在庵中又干出哪些荒唐事来。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2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