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回 十里屯宝玉遇故人 悼红轩夜宴小团圆

  将养了几日,凤姐探春已无大碍,宝玉因挂念家里众人及黛玉妙玉,便欲启程回京 。这日便同柳湘莲薛蟠二人商议。三人在厅中摆下一桌酒席,边喝边聊了起来。柳湘莲道:「宝玉,依我说不如先将二位弟妹暂留在二龙山,一则路途遥远,此行旅途劳累,二则京中形势不明,只怕……」

  宝玉摆摆手道:「二哥,我便要将家中姊妹都聚在一处,好歹也能有个照应。况且悼红轩一处还算隐秘,想也无妨。日后我便守着她们过一辈子,再不与她们分开了。」

  柳湘莲见宝玉主意已定,也只得作罢,又问道:「可要将孙绍祖和贾雨村一起带进京去?」

  宝玉道:「我也在想着这事儿,我是想着暂时先将这二人留在此处,咱们毕竟不是官家,这一路若是押着这两人进京,路上保不齐要生出什么变故来。况且这二人也并不知道多少内情,只怕即便带进京去了也不能还我家一个清白。还是先将他们留在此处,日后若是有用到了再来提去不迟,只是要劳烦柳二哥多费心思了。」

  柳湘莲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这一路若是带着二位弟妹,又要带上孙绍祖二人,只怕有些不妥。」

  薛蟠道:「宝玉,此回我也同你一路进京。」

  宝玉道:「薛大哥,你是越狱出来的,只怕现在回去多有不妥吧?」

  薛蟠道:「你不是说,我这事儿那典狱不敢声张,只胡乱找个死囚顶替了我?如今也过去这些日子了,想也没事。况且我也担心我娘……」

  宝玉道:「娘倒是没事,只是那会子受了些惊吓,现在早就无事了,不知二哥什么意思?」

  柳湘莲看了一眼薛蟠道:「这呆子只怕你管不住他,不如我也同你一起回去,一则可以约束这呆子不至闯出什么祸来,一则你若有什么事,我也好帮把手。」

  宝玉道:「如此再好不过。」

  薛蟠喜道:「我知道二哥定是舍不得我。」

  柳湘莲瞪了薛蟠一眼道:「少浑说。」

  薛蟠却道:「二哥,宝兄弟又不是外人,知道又何妨?」说罢站起身来走到柳湘莲身后,将双手按在他肩上,朝宝玉道:「宝玉,不怕你笑话,如今我和柳二哥,我们两个……」

  宝玉早知薛蟠有龙阳之好,薛蟠头一次见了柳湘莲之时便动了心,为此还被柳湘莲一顿好打,后来又因机缘巧合,被柳湘莲从歹人手中救了一条性命,故而二人方成了兄弟,果然是不打不相识了。却没想到如今二人竟能相好,因笑道:「哦?你们两个好上了?可是要恭喜恭喜了!这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柳湘莲脸上早就红了,道:「宝玉,我……惭愧惭愧……」

  宝玉笑道:「自古喜好男风者大有人在,那龙阳之癖、断袖之谊也都为人称道,柳二哥也不用难堪。」

  薛蟠也笑道:「如何,我说宝玉定不会笑话咱们吧?」

  柳湘莲狠狠瞪了薛蟠一眼道:「看回头怎么收拾你这呆子!」

  薛蟠却嬉笑道:「二哥只管收拾便是了。」兄弟三人又计议一番,吃了几杯酒,便各自收拾,不在话下。

  第二日众人启程,宝玉虽是心中着急,却又恐赶路急了凤姐探春二人吃不消,只得不疾不徐的走。好在凤姐因得了宝玉滋润,面色一日好过一日。

  行了几日,离京城已是越来越近。这日到了十里屯,正是那时王子腾过世,宝玉赶来帮忙发丧的所在。宝玉骑马走在前头,后头凤姐探春的车子跟着进了镇子,刚走几步,一老者拦住了宝玉的马道:「贾二爷,别来无恙。老道等候多日了。」

  宝玉忙勒马一看,正是那日在这里撞倒了的空空道人,忙下马抱拳道:「道长,别来无恙,身子可大安了?」

  空空道人道:「托二爷的福,身子还算硬朗。」宝玉又将众人一一引见给空空道人。已是午时,众人便找了间客栈要了些酒菜。

  宝玉道:「道长,上回撞了你,如今全当赔罪了。」

  空空道人道:「宝二爷见外了,若不是二爷借那宝玉与老道调理,只怕我早就不在人世了。我先竟诸位一杯。」说着拿起酒杯一口干了。

  宝玉也将酒喝了,笑道:「区区小事,道长何必客气。方才道长所说,难不成是专程在这里等我?」

  空空道人道:「正是,宝二爷家中可是遭了劫难?」

  宝玉听了低头道:「嗯,确实是有些麻烦。」

  空空道人道:「二爷不计前嫌,明知我曾暗害过你,你却以德报怨,救了我一回,如今老道便是来助二爷一臂之力的。二爷若不嫌弃,还望带老道同行。」

  宝玉听了大喜,却又摇头道:「道长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这对头颇有权势,只怕我搬不到他,却又白白连累了道长,岂不冤枉。」

  空空道人压低了声音道:「二爷有所不知,这忠顺王昔日干过的勾当,我却略知一二。」

  宝玉听了不由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是忠顺王要对我家不利?」

  空空道人道:「宝二爷可知道当初是何人指使我害你府中之人?正是忠顺王。」

  宝玉听了不由一愣,忙问道:「可我家里和忠顺王无冤无仇,他为何如此三番五次加害与我?」

  空空道人看了看桌上诸人,宝玉见他面露难色,因道:「道长直说无妨,这些都是在下过命的朋友。」

  空空道人这才道:「你可知住在你府上那人是何出身?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那女子便是爱新觉罗胤礽之女。当初康熙立胤礽为太子,只等自己百年之后便将皇位让给胤礽,其余皇子自然不肯如此善罢甘休,因便分作两派,下面王公大臣便也分作两派,一派力拥太子胤礽,一派则以诸多皇子联合起来,如此便有了后来的九子夺嫡……」

  宝玉不由听得目瞪口呆,这些话他竟从未听人说起过,听了好一会子方插言道:「这和我府上又有何干系?」

  空空道人一笑,道:「昔日宁荣二公在时,均是忠心耿耿的太子党。而忠顺王,则是一力要扳倒胤礽的,他要扶持的,便是胤禛!后来不知他如何竟找到了我,求我作法加害胤礽,我那时年轻气盛,想着他们鞑子占了我汉人大好江山,若让他们如此窝里斗也算是件功德,便答应了下来。谁知那胤礽身边也有高人,我竟未能得手。不过好歹也让他迷了心性,做出许多荒唐之事来,那些亲王贝勒便添油加醋的将胤礽所做之事都报与康熙。康熙一怒之下便费了胤礽的太子之位。」

  宝玉等人虽都知道前朝却有康熙废太子之事,哪里想到其中竟如此曲折,不由都暗暗惊叹。空空道人又道:「可后来胤礽渐渐回转,康熙便欲再立其为太子,可时不过多久,胤礽便身患奇疾,不几日就一命呜呼了。此事十之八九也是忠顺王所为,胤礽死后,忠顺王便借给胤礽办丧事之便,逐一查问胤礽家人子女,可却发现胤礽第九女却是不知所踪。只因胤礽生前最疼爱便是这九女,忠顺王只恐此女知道自己所作所为,中有一日会将此事抖落出来,因暗中派人四处寻访,一晃十八年,只是未能找道其行踪。却不知那人在江南辗转一大圈,竟又回了京城,便住在了你家园子里。」

  宝玉哎呀了一声:「难怪妙玉姊姊生性如此清高,原来竟然真的是个格格!道长,我只听说他被宫内一个吕总管接了去,却不知是凶是吉?」

  空空道人道:「宫中之事我却不知,我记得她的八字生辰,倒是可以推上一推。」说着闭起眼来,手指不停掐算,众人都不敢言语。半晌,空空道人睁开眼道:「不妨事,只是不能随意走动罢了。」

  宝玉听了方出了一口气,又问道:「道长既然如此神通,可否再替我卜算一卦?此人姓林名黛玉,苏州人士……」说着将黛玉生辰八字都告诉了空空道人。

  空空道人听完皱起眉头道:「二爷可没有记错?」

  宝玉道:「再记不错的。」

  空空道人掐算一回道:「世上真有此人?竟没有一点命数,如何算起?」

  宝玉听了此话一愣,又想起那日梦中黑白无常说黛玉生不同人,死不同鬼,无魂无魄因追问道:「道长此话怎讲?」

  空空道人摇头道:「这个生辰八字不是世人该有的。若果真有这个时辰所生之人,只怕刚一落草便要一命呜呼了。恕我无能,却是算不出来。」

  宝玉只得作罢,空空道人又道:「后来之事你便都知道了,我因一时糊涂,贪图你身上那块宝玉,方答应了忠顺王再次作法意欲加害于她,却被你将我的法术破了个干净。后来我因走火入魔,邪火攻心不能远足,故而流落至此,却同宝二爷相遇,二爷不计前嫌,救了老道一命。后来老道因算得你府上必遭此劫,因在这里等候,只等二爷将我带了去,我便将忠顺王所做之事都说出来,或许能助你一臂之力。」

  宝玉道:「如此甚好,只是……道长你……你若将这事抖落出去,只怕于你不利。」

  空空道人颓然一笑道:「我老道活了这许多年,也够本了。况且我这命还是二爷给的,如今正好报答。」

  宝玉感激涕零,连声称谢。便又买了一匹马,空空道人与众人同行。

  又行了两日方回到悼红轩中。众人见宝玉回来了,又有凤姐探春二人,无不欢喜,一群人不免在一处又哭又笑说个不住,薛姨妈见薛蟠回来更是喜极而泣。众人各自倾诉,不一一记下。

  宝玉心中也是欢喜,却因仍不知黛玉下落,不免又有些挂念。宝钗走过来,悄悄拉了拉宝玉胳膊道:「宝玉,可还惦念颦儿?」宝玉苦笑着点头。宝钗又道:「既然妙玉姊姊是个格格,孙绍祖又说吕总管将妙玉接去时颇为敬重,想是不会为难她,那会子颦儿正在栊翠庵中,妙玉同颦儿亲如亲姊妹,定然不会丢了颦儿不管,我猜妙玉定是将颦儿一并带入宫中去了。」

  宝玉轻轻将宝钗抱在腿上道:「真希望如我的宝儿所说吧。只盼她们姊妹无事便好。我一去这几日,家里可好?」

  宝钗点头道:「倒是没什么事。你还是先去看看云丫头吧。她整日里只念叨你的名字,都是要想死你了。」

  宝玉一拍大腿道:「正是呢,我这一乱竟把云妹妹给忘了。她们母子可好?」

  宝钗笑道:「你这爹当得,都忘了自己有个儿子了吧?」

  宝玉也嘿嘿一笑,便往后头去。刚进来,却见湘云也正往外跑,后头麝月一面追一面喊道:「云二奶奶,可使不得,你这还刚出了月子呢,怎么这大冷天的就往外头跑?可当心凤风冲了不是玩的。」

  湘云却只顾往前跑,一面道:「我不管,爱哥哥回来了,我是一刻也呆不住了。」正说着,见宝玉已经来到后院,湘云一下扑进宝玉怀中:「爱哥哥,你可回来了!」

  宝玉将湘云紧紧抱住,道:「好妹妹,我可不是回来了。你怎的不听话,又乱跑?」

  湘云道:「你回来这么长时间了,只在前头跟他们说话,偏偏麝月这蹄子又不肯让我出去,我哪里还忍得住?」

  宝玉道:「傻丫头,我这可不就来了?快回屋里去,当心外头凉着。」说罢牵着湘云又进了屋。见奶妈子正抱着儿子,湘云接过来抱在怀中呢喃道:「儿啊,你爹爹回来了,你可看见了?」

  宝玉也忙凑上去,只见湘云怀中小人儿早已不是刚落草那般皱巴巴的模样,却是愈发的粉雕玉琢白净可人,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上下打量宝玉,一张小嘴哦哦作响。宝玉喜道:「快让我抱抱。」说着将包裹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

  湘云噗嗤一笑道:「爱哥哥,你不用这么谨慎,瞧你,都不会动了。」

  宝玉也笑道:「万一摔着了可怎么办?还是小心些好。儿啊,快叫个爹来听听。」逗得湘云倒是笑了。

  一旁麝月笑道:「二爷又糊涂了,小爷才一个多月,哪儿就会说话了呢?二爷,还是给我吧,我看你这抱得都累。」说着将婴孩接了过去。

  正说着,凤姐探春也都过来,看着粉嘟嘟的孩儿都是喜欢,逗弄了一回,外头已备下了酒席,宝钗来招呼众人用饭。湘云一把抱住宝钗道:「好姐姐,今儿说什么你也不能将我关在屋子里了,这一个来月,可要憋屈死我了。难得今儿热闹,爱哥哥也回来了,凤姐姐三姐姐都回来了,好歹也让我去吃上两杯才好。」

  宝钗笑道:「你这丫头,两杯酒就馋死你了。也罢了,今儿咱们就好好热闹一回。只是你要穿得严谨些才是。」湘云欢呼一声,笑着同众人往前头去了。

  前后厅已备下两桌酒菜,宝玉、薛蟠、柳湘莲、空空道人在外头坐了,薛姨妈也执意要同薛蟠一处,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同薛蟠说话。其余姊妹都在后头坐了。刚要举杯,却听见外头有人道:「好啊,你们两个小贼回来了也不喊我,该当何罪?」

  众人听了都是一喜,竟是冯紫英回来了。忙将冯紫英迎进来,众人落座,四兄弟再度重逢,都是不尽欢喜。冯紫英骂道:「奶奶的,这大过年也不让人安生,偏偏北边有刁民聚众闹事,一纸调令便把我抽了去。宝玉,你这边可好?」

  宝玉笑道:「蒙冯大哥关照,倒是都好。」冯紫英又问柳湘莲薛蟠二人如何回来了。宝玉便将一路上如何救探春,如何巧遇柳薛二人说了一回。又将空空道人引见给冯紫英。

  冯紫英听了抱拳道:「原来是空空道人,失敬失敬。此番贾府之事还要道人多多费心了。来,我敬你一杯。」又问宝玉道:「虽是道人知道忠顺老儿这许多罪状,可如今忠顺王毕竟是掌管大权,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不知宝玉你如何打算?」

  宝玉道:「这事我也想着,想是要面见太后方能奏效。我只想着事不宜迟,明儿一早便赶着去见北静王。」

  众人又说了一会子话,后头有隐隐女儿笑声传到前面来,宝玉早就恨不得飞进去了,只是众人都在前头,不好离席。冯紫英笑道:「宝玉,你若是挂念我那几个弟妹,趁早赶快滚过去,别在这儿屁股长了疔一般在这儿坐不住,我看着烦。」

  柳湘莲也笑道:「正是,宝玉这一个来回有月余,只怕人还在这里,心却早飞到后头去了。」

  薛蟠道:「你只管去,我们也不用你陪。」

  宝玉听了嘿嘿一笑,又敬了几人一杯酒,便急急地往后头去了。惹得众人又是一阵哄笑。谁知刚到了后头,一众姊妹正热闹,见宝玉进来也都笑了起来。宝玉不明就里,也跟着傻笑起来。

  只见宝钗坐在上头,右手旁却空出一个座位来,左手起便是凤姐、可卿、探春、惜春、迎春、袭人、麝月、莺儿、宝珠、湘云。一大桌子好不热闹,

  可卿款款站起身来,扶着宝玉在湘云和宝钗中间坐了,宝玉笑着在可卿粉臀上拧了一把道:「你们说什么呢?这般有趣。」

  可卿身子一扭,笑道:「还能说什么,还不是说你。」

  湘云笑着端起酒杯道:「果然还是宝姐姐最知道爱哥哥,我是愿赌服输的,便干了这一杯。」说着便将酒喝净了。

  宝玉又给湘云斟满,笑问宝钗道:「怎的?你又同你宝姐姐赌什么?说来我也听听?」

  凤姐笑道:「还能是什么?横竖不过是说你罢了。方才刚开席那会子湘云撒气,说二哥哥回来了也不多陪陪咱们,偏偏被外头几个野男人拉住不放。宝丫头便说不用急,只怕不过半个时辰你便进来了,湘云不信,这不便赌了起来,果然你还是和宝丫头亲一些,知道她想的什么,真不出半个时辰你就溜进来了。」一番话说得大家都笑了。

  宝玉也不脸红,笑着将左右手臂搭在宝钗湘云肩上各自香了一口道:「姐姐妹妹们都在这里,我早就想过来了。」

  宝钗也给宝玉倒了一杯酒道:「你呀,也该收敛收敛,毕竟冯大哥柳二哥还在外头,你就这么急急地来,也不怕给人笑话……」

  宝玉笑道:「又都不是外人,再说不还有大哥在外头?妈也在呢,也不算没人照应。好宝儿,难不成你便不想我的?」说着便将脸凑了过去。

  宝钗将脸一红,却也不躲避,只将小嘴伏在宝玉耳边轻声道:「宝玉,今儿人多,虽是少了颦儿妙玉,你也别再说了。好歹让大伙儿好好玩上一晚上,千万别像上回那般扫了兴致,可好?」

  宝玉点头道:「嗯,这个自然。只是今儿晚上你需要好好的陪陪我才是。」

  宝钗啐道:「呸,又没个正行了。」

  二人正低语,一旁凤姐道:「都瞧瞧,都瞧瞧,这一进来便只有你们小两口这般亲亲我我的咬耳根子,把我们都凉在一旁了不成?在那儿偷偷说什么呢?快说出来给我们听听,不然我们可是不依的。」

  宝钗脸上一红,却笑道:「我是问宝玉,凤姐姐这一路上被押解着,只怕是吃了不少苦,又听说一路都病着,怎的这回来一见,却是白嫩了不少,竟是比平日里面色更好了许多?我就问宝玉,到底是吃了老君的仙丹,还是什么大补的灵药呢?」

  湘云在一旁笑道:「我知道,我知道。凤姐姐定然是既没有吃仙丹更没有吃灵药,只不过是爱哥哥滋养的多了,便成了这样。」

  二人一唱一和,倒把凤姐绕了进去。凤姐虽是泼辣,也不由脸上一红,笑着去捏宝钗的脸颊道:「好你个宝丫头,过了门子便和从前大不一样了,居然都敢拿我寻开心了,看我不撕了你这张小嘴。」

  宝钗拗不过,脸上被凤姐掐了两把,忙求饶道:「凤姐姐,我错了,再不敢了。你们这一路上辛苦了,好歹我们先敬你们一杯吧。」凤姐这才罢手。宝钗端起杯来,先同宝玉道:「宝玉,你这一路辛苦。凤姐姐,三妹妹,你们也受了这许多苦,如今也算熬出头了,我们都敬你们一杯,给你们压惊洗尘。」说着众人都喝了一杯。

  宝钗道:「趁着还没醉,倒是有件正事先定下来的好。」众人见宝钗说得正色,都停了说笑,一时厅内便静了下来。宝钗见了知道众人是吓怕了,噗嗤一笑道:「都这么板着脸做什么?我是想说,宝二爷长子落草一个多月了,可还没个名字,咱们这么天天宝啊肉的叫着也不是个事儿,今儿便让宝玉把名字给他取了是正经。」

  众人这才释然。宝玉笑道:「我当是什么,好姐姐,你们都是读了这么多书的,平时联句作诗都在我上头,你们取了不就是了?」

  众人都笑道:「这名字自然是该你这当爹的取才是。」

  宝玉笑道:「也罢,孩儿该是草字辈。该取个什么字呢?」说着低头想了起来。想了一回抬起头来,却见一桌姊妹都眼睁睁的正望着自己,宝玉心中一动,说道:「不如单字一个萌如何?」

  湘云抢先问道:「可有出处?」

  宝玉道:「《说文》里道:『萌,草芽也』。《孟子》里也有,『是其日夜之所息,雨露之所润,非无萌蘖之生焉。』」

  众人都拍手叫好,唯独凤姐呆呆的却是听不懂,因问道:「宝玉说得是什么?也不是洋话,怎的我竟都听不懂?」

  宝钗笑道:「也难怪凤姐不懂,宝玉这平日里不学无术,哪成想这会子竟将孟子都搬了出来。这萌字本意乃草新发之芽,可巧儿孩儿便是大年三十所生,正是要打春之时,正是如新发之芽一般。萌字又可喻事情刚起头。宝玉也想着咱们一家子渐渐地团聚,便如同开了个好头,日子便一天天的好起来。再者这萌字上草下明,这草长出了芽儿,便要见得光明了。便是说咱家这平白遭受的冤屈,只怕就要得以昭雪了。」说着自己眼里倒是有了几滴泪花儿。

  众人也都有感慨,正都不说话的时候,正好贾萌刚睡醒,哭闹着要找湘云,奶妈便抱了过来。湘云接了抱在怀里逗耍。宝玉却抢着接过来笑道:「我先抱抱,贾萌我儿,爹给你取的名字你可喜欢?」哪知贾萌刚到了宝玉怀中,便放声大哭起来,急的宝玉忙道:「儿啊,怎么就恼了?可是不喜欢这个名字?」

  宝钗见贾萌哭得厉害,忙伸手接过来。哪知贾萌刚一道宝钗怀中,哭声顿时止住了,两只泪眼挣得大大的仍挂着泪珠儿,却望着宝钗嗤嗤的小。宝钗小声道:「萌儿,可喜欢你爹爹给你取的这个名字?」贾萌在宝钗怀中笑的更欢了。宝钗朝宝玉道:「萌儿刚一落地你便急急地跑了,如今才算见着一回,只怕是有些认生也是有的,过几日便好了。」

  凤姐笑着将贾萌抱过来道:「也让我好好看看,可跟我也认生不?」凤姐也是头一日见面,贾萌却乖乖的将头靠在凤姐胸口,再不哭闹一声。一时众人都围了过来,你逗逗我摸摸的逗贾萌玩了一回,宝玉见了也坐不住了,好容易将头挤了进去,谁知贾萌一见宝玉,小嘴一撇又哇的哭了出来,唬得宝玉忙又缩了回去。

  凤姐笑道:「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了,这小东西可是见了女儿便笑,见了你这爷们就要哭了。」

  湘云也在一旁,学着宝玉儿时的口气道:「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惹得众人都笑得前仰后合。又耍了一回,方让奶妈又将贾萌抱下去了。

  经这么一闹,一桌人说说笑笑不觉中又吃了几杯酒下去, 只有探春惜春二女显得有些话少。宝钗看在眼里,只以为惜春毕竟还算宁国府里的,如今见这一桌子上都是荣国府上的人,惜春自己那边大哥大嫂都已过世,闹得家破人亡,难免心中伤怀,又恐这时规劝倒是坏了桌上的兴致。故而只当没看见。可宝钗同探春关系倒是极好,知道探春平日里并不是个有事闷在心里的人,想此番这般寡言只怕是旅途劳累,因笑着朝探春道:「三妹妹,可是这一路累着了?」

  哪知探春并非劳累所致,乃是因和宝玉有了夫妻之实,却毕竟和宝玉是同胞兄妹,恐众人知道了自己同宝玉的亲昵碍于面子嘴上或是不说,心中定少不了嘀咕。如今见宝钗这般发问,脸上都是关切,不觉心中一暖,却想着宝钗方是宝玉明媒正娶的妻室,不觉心中又有些不是滋味,因勉强一笑道:「也还好,二哥哥照顾我们两个,这一路倒走得不辛苦。」

  凤姐却知道探春心事,因见探春如此落落寡欢,便想着早晚都要知道,不如趁今儿大伙儿都在便挑明了也或许不是坏事,因站起来走到探春背后笑道:「如何不劳累呢?这一路上可都没轻省过,昨今天一大早我还听见探丫头被宝玉闹得又是笑又是叫的,只怕一晚上都未曾睡过呢。」

  众人都不知宝玉同探春竟有了这等事,听了都是一愣。探春却一下站起来道:「凤姐姐!你……」

  凤姐笑着按住了探春道:「怎的?难道我说得不是?」

  探春更是觉得桌上众人都诧异的望着自己,只羞得耳根子都红了,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宝钗忙也站起来拉着探春的收到:「凤姐,三妹妹脸薄,你何苦这么取消她。」

  探春将头垂得更低了,口中道:「宝姐姐,我……」

  宝钗见了这情形心理哪能不明白,忙圆场道:「宝玉也是的,哪里就这么折腾你的。等回头咱们好好收拾收拾她。」说着忙给其余人使眼色。

  探春道:「我……我和二哥哥……」

  湘云却也过来了,笑道:「头两日我们还说呢,咱们姊妹昔日在园子里那般快活,日后又都能守着宝玉,仍是在一处,如此了此一生,便是再好没有的了。二姐姐那会子还说,只可惜三丫头怕是早晚都要嫁人的了。如今可不好了,三姐姐也成了二哥哥的人,咱们姊妹便又可以在一处了。是不是,二姐姐?」说着又给迎春递眼色。

  迎春本来还有些吃惊,听湘云喊自己方转醒过来,道:「正是呢。这回可好了。」

  探春哪里想到众人竟是这般说话,只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口中道:「你们……你们不是心里在笑话我吧?」

  可卿盈盈一笑道:「咱们这些姊妹,谁又笑话谁呢?若要笑话,只怕先要笑话我吧,我生前还要喊宝玉叔叔,喊你们姑姑呢。」说着俏脸也是一红。

  湘云抢道:「嗯,所以说呢,三姐姐,你就别老是想着还是昔日在府上那般关系了。不然宝玉可不成了个老扒灰?」

  宝玉见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自己竟插不上嘴,如今听湘云这般说自己,方假意怒道:「好你个云丫头,只当自己生了个儿子便持宠而娇可是?这般说你男人,看我要怎么罚你。」说着在湘云翘臀上啪啪就是清脆的两巴掌。

  湘云吃痛,道:「宝姐姐,爱哥哥要打人了,快救我。」

  宝钗笑道:「你个死丫头,自己说出那么难听的话来,活该挨打,我可不管。」

  宝玉愈发的得意,一把将湘云拉了过来,却再不舍得打,只抱在怀里,轻轻在湘云粉臀上揉着,朝可卿道:「卿卿今儿也说傻话,还什么生前死后的,你现在可不好好儿活着呢?」

  可卿一笑,在已是稍稍隆起的小腹上轻抚一面道:「如何不是生前,那会子可是结结实实的在棺材里躺了一年余呢,还不能算是死过一回?」

  宝玉又将可卿揽在怀里道:「卿卿,都是我不好,白白让你受了这么久的罪……」不等他说完,可卿将小手捂住了宝玉的嘴道:「玉郎,又如何怪你呢?若不是你,怎的又有我们母子今日?」说罢脚尖一垫,已将一张小嘴凑了上去。

  二人唇齿胶着好一会子,凤姐方笑道:「可卿你这小骚蹄子,是要让我们看这西洋景看到什么时候?」

  宝玉这才松了口,可卿朝凤姐抛了个媚眼儿道:「婶婶,是我错了,那咱们再让她们看看这个西洋景可好?」说着勾起凤姐下颚,将小嘴凑了上去。宝钗湘云迎春等人都知道可卿的厉害,只在一旁笑着看,倒是凤姐却吃了一惊,探春更是又将一颗头低着不敢看了。

  只一会儿,可卿便将凤姐弄得有些娇喘,方放了手。宝钗道:「好了,都坐吧。」

  如此这么一闹,探春道也觉得不那么尴尬了,心中只想着可卿的事儿,见可卿又在凤姐身畔坐了,才问道:「可卿……可卿姐,你究竟是个什么遭遇?」

  可卿笑道:「就是死了又活了,宝玉都没跟你说过?」

  探春道:「说过。」

  可卿道:「这就是了,不然你一见我,定是要吓个半死的。」

  探春道:「我只觉得二哥哥说得也太过玄乎了,又是仙儿又是鬼的……还有那个警幻仙子……」

  可卿笑道:「等日后你见了她自己问她吧。你现在前世记忆都没有了,自然只知道自己同宝玉是同胞兄妹,却不知前世离恨天上的种种了。」

  宝玉听了,叹了口气道:「哎,若是幻儿此刻就在这儿便好了,若是颦……」刚说出个颦字,宝钗便在一旁狠狠的掐了宝玉一把。宝玉这才醒悟,忙改口道:「若是凭幻儿那张小嘴,只怕你早就信了。卿卿,幻儿在二龙山跟我要了玉便跑了,我问她她也不说。你可知道她是为何?」

  可卿道:「我怎么知道?她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谁都猜不透的。我教你,下回再碰上她了你便剥光了她一群,狠狠的打她屁股,只怕她就都乖乖招了。」

  宝玉笑道:「这个主意甚好!下回就这么着!三妹妹,等下回幻儿再来了我便问她,你就在一旁听着。想问什么也一并问。」

  探春听了这些话,不觉也信了大半,又见众姊妹都不笑话自己,一颗心也平复了许多。听可卿说得那法子,脸就红了,小声道:「我……不用了,我……我信了也就是了……那警幻姐姐来去匆匆的,倒也不像是个凡人。」

  不觉已是三更时分,惜春站起来道:「二哥哥,诸位姐姐,我有些乏了,先回去睡了。」

  宝钗道:「多早晚了?」

  袭人道:「怕是过了三更了。」

  宝钗道:「都这么晚了,咱们也都该歇歇了。」惜春起身,一旁香菱早已羞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忙扶着惜春道:「四小姐,我送你去吧。」二女便去了,宝钗道:「你们啊,说话也都没个遮拦,通着四妹妹还这般乱说,四妹妹不自在了吧?」

  可卿笑道:「是呢,我们都是没心少肺的,说话也不注意,还是宝二奶奶好,那么着,今儿晚上就让宝二奶奶伺候二爷就寝吧。妹妹们,咱们都各干各的去吧。」

  宝钗不禁脸上一红,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宝钗也是两个多月未曾和宝玉同房,如今又吃了几杯酒,自然也想便让宝玉好生疼爱一番,可宝钗又知在座众人出了凤姐探春是同宝玉一路走来,其余哪个不是将宝玉盼得辛苦?自己如何便要抢了先?因红着脸道:「小蹄子,你这小嘴越发的像凤姐姐了。」

  凤姐在一旁笑道:「哟哟哟,你们两个挣汉子,可别把我牵扯进去才是。我今儿就看看热闹便好。」

  宝钗道:「凤姐姐,就你年纪大,却最没个正行。」

  可卿笑道:「好了,宝二奶奶便不用推辞了。夜了,这就去吧。」

  宝钗啐道:「宝玉明儿一早还有要紧事,今天又敢了一天的路,又吃了酒,依我说,咱们今天便都不招惹他,只让他好生睡上一觉,要不明儿……」

  话还未说完,宝玉却将宝钗抱在腿上道:「宝儿,我可是想煞你了,你今儿若不陪我,我定是不依的。」说着,已将一只手抓住了宝钗胸前一座玉峰。

  宝钗忙用手遮住道:「你……放手。你若想,便找她们去,我……」一面说一面徒劳的想阻止宝玉的手,哪知却因两团美肉太过丰腴,被自己胳膊一压便从旁边冒了出来,不一时还是尽数落在宝玉手中。

  宝玉一面把玩一面笑道:「今儿你们谁都逃不掉的。姐妹们,你们倒是说说,咱们今儿是就在这里呢,还是在谁的闺房中?」一时诸人有笑的,也有啐宝玉没脸的,更有低着头红着脸不知该如何是好的。

  宝玉见没人说话,便笑道:「既是没人说,依我看不如咱们就在这厅里,倒是热闹。宝儿,不如你先第一个来吧。」说着便去解宝钗的衣襟。

  宝钗道:「宝玉……你又混来了……我……这里使不得……」

  可卿笑着道:「如何便使不得?宝丫头,平日总听宝玉说你这对玉乳如何如何,今儿便都教我们开开眼罢。」说着一面帮宝玉解扣子,一面又将小嘴压在了宝钗的樱唇上。袭人麝月等人都笑着摇头,却也将桌上杯盘都收了下去,不一会子便将一张桌子收拾得干干净净。

  探春虽然这一路上也被宝玉缠着同凤姐三人混闹过两回,却哪里见得这等阵仗?见一旁迎春还坐着,因道:「我……我累了,要去睡了。二姐姐,你……你送我回房吧……」

  迎春知道探春是吃羞,因笑道:「也好,让他们闹去,咱们回房说说话。」

  哪知宝玉却听见了,道:「说好今儿谁都不许出这屋子,二姐姐,你不听话了么?」

  迎春莞尔一笑,朝探春道:「宝玉不让咱们走,罢了吧。」

  探春虽知道迎春柔弱,却没想到迎春竟是对宝玉说的话如此千依百顺,因道:「那我……我便去找四妹妹睡了……」

  刚要起身去,宝玉却将宝钗交给了可卿,一把搂住探春道:「三妹妹,你不乖,就先罚你吧。」

  探春一惊,忙低声道:「好哥哥,今儿你便饶我这一回吧。这……改天我定好好陪你……」不觉声音已是越来越小了。

  宝玉笑道:「三妹妹,哪天你不是先装可怜求饶,可到了后来又大呼小叫的求着我快些狠些?可见今天也定是这样了。」

  探春大羞,嗔道:「二哥哥!竟胡说些什么……」

  宝玉笑道:「我胡说不胡说一会儿便知了。姐姐妹妹们,今儿便让你们看看,三妹妹可是多有意思,你们都是一碰就叫,三妹妹却是一碰就笑呢。」

  众人一听都是一愣,只有凤姐见识过,笑吟吟的坐在一旁。探春只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正是不知如何是好,却觉得一阵麻痒从胸口上两颗乳首传来,宝玉正隔着衣物捏弄那两颗嫩嫩的红樱桃,探春吃痒,果然便嗤嗤的笑了出来。

  探春见众姊妹都在一旁看着自己,不由又羞又急,无奈身子被宝玉紧紧抱着,胸前两处最怕痒的所在被揉捏得麻痒不已,身子再用不出一点力气,只得边笑边娇喘着道:「二哥哥……别闹……呵呵……我……羞煞人了……云妹妹,不要看……」

  宝钗见探春这等模样,不由心下有些不忍,红着脸小声道:「宝玉……别闹了,好歹到屋里去……同着这么多人怎么这么欺负探丫头……」

  宝玉道:「宝儿,你别看三妹妹这会子可怜,身子可受用着呢。」一面挑弄探春,一面却将探春衣裙都除了, 双手探入探春双腿之间,在肉珠上轻轻一按,探春不禁笑得说不出话来,宝玉弄了两回,方将湿漉漉的手指给众人看,笑道:「怎么样?我没有乱说吧?」

  众人都未见过如探春这等一碰就嗤嗤笑的,不禁都有几分好奇,虽是不好意思,却也或明或暗的在一旁偷看。宝玉更是得意,挑弄了一会子,将身子都酥软的探春平放在桌上,除了衣襟道:「三妹妹,再让姐妹们看看你是如何讨饶的可好?」说着下面一挺,热热的阳物已整根进入了探春湿湿的小穴中去。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