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回 红楼四侠义救薛蟠 薛氏母子团聚一堂

  这日一早,宝玉宝钗二人给众人请安回来闲话,宝玉道:「妈这几日身子可好些?」

  宝钗叹了口气道:「还是那般光景罢了。」

  宝玉道:「宝儿,我想着接妈去悼红轩住上几日,整日在这屋里闷着只怕对她那心病也不好,不如出去散上几日也许有帮助。有湘云和二姐姐也陪她说说话。」

  宝钗道:「妈现在身子弱,怎么禁得起折腾?」

  宝玉道:「不妨事,只备下车慢慢的走,不出半日也就到了。」

  二人计议一回,又回了薛姨妈,薛姨妈知道是宝玉孝心,因道:「都由你们吧。」宝玉忙命丫头收拾了些东西,套了车,送薛姨妈、宝钗、香菱等去悼红轩。至于薛姨妈到了,湘云迎春等如何相见,不在话下,只因可卿之事颇为蹊跷,宝玉恐惊着薛姨妈和宝钗,才不让出来相见。

  宝玉将薛家母女安排妥当了,别了众人,便去与冯紫英等人碰头。

  却说这日,狱神庙中正是倪二当值,没什么要紧事,只在班房中闲坐了随意弄了几个酒菜和另一个唤作卑崔的牢头吃酒聊天。正说话间,却听外头有人进来。二人忙出去看个究竟,竟是两个刑部官差打扮的人,倪二忙躬身道:「不知二位大人何故而来?」

  那面白有须的拱手道:「二位差爷有劳,下官奉尚书大人之命,特来提审一个死囚,叫……」那人想了一回,问旁边的黑脸汉子道:「叫什么来着?」

  那黑脸汉道:「薛蟠。」

  白面的道:「正是,叫薛蟠。」

  卑崔皱眉道:「二位大人,这薛蟠乃是圣上亲批的要犯,今日不巧,典狱老爷不在这里,我们只是两个小小的牢头,可是不敢擅自提人的。」

  那白脸的听了冷笑道:「尚书大人要亲审的犯人,特特的命我们来提,你却推说典狱不在?难不成你们还有什么隐情?」

  卑崔忙拱手道:「二位大人明鉴,此人犯确系要犯,没有典狱老爷亲批,不敢使人带出。小的也只是秉公办事,并不敢违背。」

  白脸道:「哼哼,好一个秉公办事,既是如此,我们今儿就回去,只是还请二位大爷受累同我们走一遭,到时候上头怪最下来你只和尚书大人说去。」

  倪二听了忙也拱手道:「二位大人明鉴,这薛蟠却系关系非同一般,今日尚书要提审,我们不敢不依,只是……口说无凭,小人斗胆还要请公文一看。」

  白面的冷哼了一声,从怀中掏出一封公函。倪二双手接了,细细的看过,又交给卑崔。卑崔也看了,二人耳语一番。倪二笑道:「既是如此,有大人公文在此也就够了,二位大人这面请。那薛犯就在里边。」说着拿起钥匙引着二人往牢房里去了。

  不一时来至薛蟠号前,倪二开了门,那白脸的道;「里头可是人犯薛蟠?」

  薛蟠正自面朝里胡乱躺着,听了转过身来道:「正是爷爷,怎样!」

  黑脸的骂道:「放肆!大胆贼人,居然出口不逊!」

  薛蟠笑道:「我早已是半死的人,还何苦怕你们这群鸟官?难不成今儿就要送爷爷上路?也好也好,快拿酒来!大爷几日不沾荤腥,快伺候大爷吃饱喝足了好上路。」

  说话间三人已经弯身进了牢房。顿时窄小的牢房显得拥挤起来。那黑脸的在薛蟠身上踢了一脚道:「哪里那么多废话,起来跟我们走一趟,有人要见你!」薛蟠听了这话不由一愣,只觉得那声音好生熟悉,正猜疑中身子却已经被人架了起来。

  倪二拿过一个枷给薛蟠带了,又将手铐脚镣都带整齐,方引着三人往外走。来至外头,正要签字带人,那卑崔却拿了文书不给,只笑道:「二位大人,这薛蟠是死囚,所犯的是斗殴致人死命,怎么大人没多带几个差役过来押解?也不带囚车,只坐了便车,难道就不怕途中人犯发难?」

  白脸道:「此行机密,尚书大人亲嘱不让张扬,只悄悄将人犯带到即可。」

  卑崔听了冷笑道:「原来如此,小人再斗胆问一句,二位大人尊姓?官居何职?倘或典狱老爷回头问起了我也好有个交代。」

  那黑脸的听了往前一步道:「你这般阻挠,难道是要抗命?」

  卑崔往后撤了一步,将手按在腰间刀把上道:「你们是哪里来的贼人,居然敢在我大狱中撒野!来……」刚要喊叫人,却听砰地一声,卑崔身子往一旁一歪,才贴着墙软软的倒了下去。

  倪二丢了手中砸碎的椅子道:「快走快走,咱们冲出去。」说着便拿了钥匙要去给薛蟠开锁。

  那黑脸的拔出刀来朝着地上瘫软着的卑崔道:「此人留不得!」

  那白脸的忙拦住道:「这又是何苦,都是爹娘养的,怎能如此轻易就害他性命,如今且已被打昏了,何必再多生出些事端来?就由他去吧。」

  薛蟠这才顿时明白过来,大喜道:「柳二哥!宝玉!怎么是你们?」柳湘莲忙示意薛蟠低声。

  宝玉道:「薛大哥莫急,我们此番就是要救你出去。」又看了看倒在一旁的卑崔道:「柳二哥,倘或如此贸然冲出去势必惊动外头的人,到时候动起手来难免伤及无辜,依我看不如让薛大哥换上他这身衣物,或能不动声色的混出去也是有的。倘或被识破到时候再动手也不迟。」

  众人都点头称是,遂将卑崔身上官衣除了将薛蟠的号衣给他换上,又将那枷锁镣铐都带齐备了堵上嘴将他扔囚在薛蟠的囚室内锁了,这边薛蟠也已换上了牢头衣物,又将帽子拉低,四人方前后脚出去了。外头守卫见是倪二打头,后面又有两个官差,也不多问,只打个招呼便去了。

  四人都上了马,柳湘莲带着头往城南飞奔出城去了。到了城外,来至一三岔路口,柳湘莲勒住了马,四人都下了,柳湘莲将那四匹马股上都重重的拍了一巴掌,任由那马各自跑远了,转至林中见早停好了一辆大车。车后转出一人,正是冯紫英。冯紫英由车内拿出几身衣物给众人换上了,又将那身上换下的旧衣物一把火烧了,才又赶车往东行。行至城东,再换了一辆车,才又辗转来至城北。转进一处巷子,众人下了车,宝玉上前先三后二的敲了门,那门顿时开了,五人依次闪了进去。

  这一路上众人早已将事情来由给薛蟠讲个了梗概。来至室内,薛蟠噗通跪倒便拜:「冯大哥,柳二哥,倪老弟,宝兄弟,此番多谢舍命相救……」众人忙将薛蟠搀扶了起来。冯紫英叹道:「今日还多亏有宝兄弟在,今日这事都是他计划的。你倒是要好好谢谢他的。看来这读书也不是完全不顶用啊。」

  宝玉笑道:「冯大哥过奖了,你却不知,我也是唬得腿都打颤儿了,早就没了主意。若不是有柳二哥主事儿、有倪二哥在里头接应,又有你备下这一应物件且在外头接应,我又能成什么事呢?」

  柳湘莲打断道:「此刻不是谦让的时候。薛大呆子,宝玉说若是早让你知道了我们的计划,只怕到时候你演得不真,未必能唬过去,因诸多事都没和你商量便将你捞了出来。这日后的出路你可要委屈些个了。」

  薛蟠道:「能捡回一条命已算是有运了,再委屈能委屈过丢了脑袋不能吃酒谈笑?只怕几位早已想好抽身之策了吧?」

  柳湘莲道:「昔年我云游四方,曾在南边二龙山结实了一班落了草的兄弟,若老弟不嫌弃,便随我去投奔那处倒也是个容身之所。」

  薛蟠点头道:「一切只凭二哥安排,薛蟠再没有不听的。」

  柳湘莲又对倪二道:「倪老弟,这番倒是把你给坑苦了。那牢头若是醒了,必然要闹起来,只怕已经开始通缉你了……」

  倪二笑道:「这算得了什么?倪二本是光棍一条,再无牵挂,二哥若不嫌弃,便将我一起带了去那二龙山,我们兄弟三人日后倒可以长聚了,每日吃酒谈笑,岂不快哉?」

  冯紫英道:「真羡慕你们三人如此豪情,哎……我若是没有这许多牵绊也同你们一块儿去了。」

  宝玉笑道:「冯大哥,你可去不成。一则你有家室功勋,二则,你在京里日后保不齐还有大事要做。且此番必然惊动朝野,冯大哥还要遣人四处留心打听消息呢。」

  倪二听了也道:「冯大哥,我还有个过命的朋友,也在狱神庙里当值,此人诨号王短腿,也是最有义气的。大哥若需要打听什么,只管去寻他,见了他就说『腿短掩不住鸡巴长』他自然明白的。」

  冯紫英笑道:「这切口到是别致。」

  宝玉又朝柳湘莲、倪二、薛蟠道:「三位大哥,这里虽然幽静,却还是离京城太近了些,不是个容身之所。我看还是早早启程,远远地避了稳妥。」

  众人都点头称是,冯紫英道:「一应物品马匹盘缠已经备下了,柳二弟,倪二弟,你们家里那些物件也别去拾掇了,只干干净净的走路才是王道。」

  薛蟠站起来道:「好,既然如此,我们这就走。」

  宝玉忙道:「薛大哥莫急。」

  薛蟠道:「方才你说不可久留,要我们早早启程,怎么如今又说不急?」

  宝玉笑道:「一则,这会子天还大亮着,就这么去势必惹人耳目。依我说,只等到了寅时再动身才妥当。那会子人都睡得最迷,是最清静的。二则,还有几个人你还是见见的好。」薛蟠忙问是谁,宝玉只笑而不答,让冯紫英等人先在客房中休息,便带着薛蟠往后头去了。

  却说薛姨妈正歪在榻上同宝钗、香菱、湘云、迎春说闲话,却见宝玉笑着进来了。薛姨妈道:「我的儿,你把我送过来倒叫她们姐妹陪着我,你自己却跑到哪里疯去了?」

  宝玉笑着拉住薛姨妈的手道:「娘,我哪里是去疯了?是有个人想见你,我赶着去接呢。」一面给湘云迎春递了个眼色。二女会意,起身回避了。

  薛姨妈道:「哦?是谁,我这病着,也没法起身,快请进来吧。」

  宝玉这才朝外头道:「大哥,进来吧。」

  只见门外进来一人,刚一进门就扑倒在地,跪行来到薛姨妈身前哭道:「娘啊!孩儿不孝……」

  薛姨妈和宝钗香菱三人哪里想得到会是薛蟠?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薛姨妈一把抱住了薛蟠一口一个蟠儿早已泣不成声。一旁宝钗香菱也哭得泪人一般。哭了一会子,倒是宝钗先停住了问道:「大哥,你如何出来的?」

  薛蟠道:「还是多亏了宝兄弟搭救,方能重见天日的。」

  宝钗又将信将疑的望着宝玉,宝玉不敢隐瞒,却又恐惊着薛姨妈和宝钗,只将事情三两句讲了,也是避重就轻。宝钗听了道:「宝玉,你……你这是……」

  宝玉忙道:「先不说这些,如今大哥出来了就是好的,你们有话只管说,此处并非容身之所,我只寻摸着后夜让大哥趁着清静赶紧先远远地遁了去。」

  薛姨妈一听又是呜呜的哭着问薛蟠要去何处所,宝玉不敢说要去落草之事。只道先找个清净处躲藏。薛姨妈哭道:「今日我便是拼了死也要和蟠儿一同去的。」

  宝钗和宝玉听了同声道:「妈妈不可!」说完两人对视一眼,宝玉道:「还是你说。」

  宝钗这才道:「妈妈万万不可意气用事,一则妈身上病还重着,大哥此番一去又是逃难,路途必定艰辛,昼伏夜出,哪里能照顾的了妈?就说能带上,妈也必定累赘了大哥一行,倒徒增许多麻烦来,若再生出事来,非但白白辜负了宝玉这一番苦功,只怕牵连宝玉都要被坑了。」

  宝玉也道:「妈,姐姐说的都是实理。我知道妈疼大哥,既是如此,妈只管放宽了心,慢慢将身子养好,再过些时日,只等薛大哥在外头安顿下来,宝玉自然送妈过去和大哥团聚。」

  二宝一番苦口婆心,这才止了薛姨妈要同薛蟠一道走的念头。倒是薛蟠愣了半晌才问道:「莫不是我耳朵出了毛病?我怎么听宝兄弟也喊妈的?」

  宝钗听了脸上一红,薛姨妈这才将病中托付宝钗的事和薛蟠讲了。薛蟠欢喜,拉着宝玉的手道:「早该如此的。好兄弟,我妹子有如此下场,虽不是正室……也算是圆满了。」

  宝玉忙道:「大哥,我只当宝姐姐是正的又怎样。」

  薛蟠笑道:「我还不知道你么?不用多说。」说着又拍了拍宝玉的肩头道:「好兄弟,大哥无能,让你为我受了这许多累,如今虽是出来了,却还有一事相求。」

  宝玉道:「大哥有话只管说,宝玉必是能做到的。」

  薛蟠这才叹了口气道:「我半生浑僵,才落得如此下场。如今虽是肯知错悔改了,偏偏又不能在妈身旁奉养,我这一去不知多久才能再回来,只求兄弟替我奉养老娘。」

  宝玉忙道:「大哥这话见外,如今你娘就是我娘,我不奉养还指望谁?」

  薛蟠叹了口气,又将在一旁垂泪的香菱拉过来道:「还有一事,如今我一无他物,只有这香菱当初是我买来的,又跟了我多年,也算是我的人了。宝兄弟你若是不嫌弃,我便把香菱也托付给你,或是收在房里,或是当个粗使丫头都随你,也好让她有个依靠。」说罢又转向香菱道:「香菱,前些年我对你不好,动则打骂,你来了我这儿哪里过了几天舒心日子?如今也算我给你找个好归宿吧。你可愿意?」

  香菱哭道:「爷,我生是爷的人,死是爷的鬼。爷到哪里我都愿跟着伺候……」

  宝玉也忙道:「大哥,这怎么使得……香菱姐……虽没过门,也是你房里的人,大哥只管放心的去,我必带香菱如嫂子一般。」

  薛蟠摇头道:「我知道你这人,只是我这一去自然带不得她,也不知多久能回转,若是耽搁十年八年,岂不白白荒废了她大好年纪?」任凭薛蟠如何说,宝玉只是不肯,薛蟠也只好作罢。又想起什么,同香菱道:「香菱,我屋子里的东西可有人动过?」

  香菱道:「爷说得是什么?」

  薛蟠道:「我床底下的那口箱子,你知道。」

  香菱听了脸上一热,小声道:「那个箱子自然没人动过。」

  薛蟠道:「既然如此,你回去了就将那箱子给了宝玉吧。」香菱点头答应。

  宝玉忙道:「大哥的体己,还是好好留着吧,不定过上一年半载就回来了呢?」

  薛蟠笑道:「宝玉,哥哥哪里还有什么体己?只是些玩物罢了。你若不嫌弃只管拿去,我只怕是用不上了。若有什么不懂的只管问香菱便是了。」

  众人又说了些话,不觉已到了要走的时候,柳湘莲已催了两回,薛蟠这才洒泪拜别了薛姨妈,趁着夜色去了。

  不说薛蟠此行如何。只说看着薛蟠、柳湘莲、倪二三人身形隐去了,宝玉宝钗方扶着薛姨妈回到屋里。薛姨妈又哭了一回,宝玉道:「妈不必悲伤,如今大哥已有了生路,且又知道悔改,自不会再惹是生非,便可安稳过日子了。妈只需放宽了心,将身子养好了,不出一两年时间,就可以去找大哥了。」宝钗也跟着劝慰,薛姨妈方好些,不觉已是天色发亮,哭闹了这一夜又惊又喜,薛姨妈脸上早已有了疲色。二宝服侍薛姨妈躺下,方熄了灯出去往自己屋里。

  进了门宝钗却不理宝玉,只扭过身子,用背对着宝玉,宝玉刚要伸手去抱,宝钗却身子一扭躲开了。宝玉笑道:「宝儿,这是怎么了?」宝钗仍不说话,宝玉硬将宝钗身子搬过来,却见宝钗一张俏脸早已梨花带雨。宝玉忙道:「好姐姐,大哥都没事了,还哭个什么?眼睛哭肿了可不好看了。」

  哄了好一会子,宝钗方在宝玉胸口拍一巴掌道:「这么大的事儿你也不跟我说一声!你可当我是什么?」

  宝玉笑道:「若是让你知道了你肯让我去?」

  宝钗道:「自然不肯让你去,这可是掉脑袋的事儿!」

  宝玉轻轻替宝钗擦眼泪道:「好宝儿,我就是怕你们担心才不敢告诉你,你看我这不好好的?」

  宝玉哭得更厉害了:「你怎么这般冒失,大哥本就没指望了,我们娘儿只能靠着你,你这般犯险,倘若有个闪失,你让我……我……」说着早已哭得泣不成声。

  宝玉道:「好宝儿,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只想着大哥若是被行了刑,只怕妈便也真要跟了去的。如今虽有些冒险,却不是救了两条命?」

  宝钗道:「我知道你是为了妈好,只是……」

  宝玉道:「好宝儿,我以后再也不了,若是有事,只都和你商量。好宝儿,天都要大亮了,也睡一会吧。」

  一时二人上了榻,宝玉张开胳膊,宝钗便羞羞答答的钻进了宝玉怀中,将那圆圆的脸在宝玉胸口磨蹭。宝玉也知分寸,只将宝钗揽住了,却并不如平日里调笑戏弄。宝钗道:「宝玉,抱我再紧些。」宝玉依着,宝钗又道:「只有这般在你怀里才觉得安安静静的踏实。」

  宝玉道:「好宝儿,宝玉一直在这里呢,你只管安心就是了。」不觉宝钗安然睡去,不在话下。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