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回 贾宝玉偷闲戏四美 槛外人难解双丝结

  却说宝玉急匆匆的来至书房,果然见冯紫英已经坐在那里了。宝玉忙上前施礼道:「冯大哥,久等久等。」

  冯紫英也站起来笑道:「又跑到哪个温柔乡去了?」宝玉脸上一红。冯紫英笑道:「好了,哥哥也不和你凑趣了。那日我们定下的我都准备齐备了。这便是刑部尚书的笔迹,你看看可用得上?」说着从靴子里掏出一张笺来递给宝玉。

  宝玉接过来细细看了,见上面虽是楷书却每个字都苍劲有力,笑道:「果然是刑部出身,这字迹都与一般人不同的。」

  冯紫英道:「字迹有何不同我倒是看不太出来,你只管说这个使得使不得?」

  宝玉笑道:「冯大哥稍坐,我去去就来。」说着拿着那笺往里面去了。冯紫英不知宝玉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好又坐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方见宝玉拿着两张笺走了出来,都递给冯紫英道:「大哥,你且仔细看看,哪个是你拿来的?」

  冯紫英忙接了两张细细的瞧了半晌,笑道:「真有你这一手,若不是我拿来这个纸张略旧一些,还真看不出真伪来。」

  宝玉便拿起纸笔,仿着那字迹,由冯紫英口述写了一封公函,待墨迹干了递给冯紫英。冯紫英贴身收好道:「只再找那外头的工匠刻个大印往上一压就成了。」

  宝玉奇道:「外头还有这等巧匠?我可听说那尚书官印都是上好和田玉的,要到哪里去寻呢?」

  冯紫英听了哈哈大笑:「宝玉,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是聪明还是太痴了。还要找和田玉,难不成你真当自己是户部尚书了?只不过找个大白萝卜刻完了一压就完事,哪里那么多周折?」

  一席话说得宝玉也不好意思起来,搔搔头道:「大哥,我这几日又想了想还有些细节要找你们推敲推敲,不如我在派人把柳二哥倪二哥接过来?」

  冯紫英摇头道:「不妥不妥,你府上人多眼杂的,若是走漏了风声可不是闹的。依我说,还是去你外头那宅子的好。」

  宝玉道:「大哥说得极是,只是家父家规甚严,若无故夜不归宿只怕回来好一顿责骂,不如大哥去替我告个假?」

  冯紫英听了笑道:「哈,你小子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呢,说要找我们议事是假,想去会你那些莺莺燕燕只怕才是真的吧?」宝玉一乐,也不否认。冯紫英便去找贾政替宝玉告假,至于如何编排不一一记下。

  不一时兄弟二人各骑了马并行去了,一路上又集齐了柳湘莲倪二二人,四人来至悼红轩,仍是在前厅摆下几样简单酒菜,闭了门窗私谈,不在话下。不觉天色向晚,四人也商量妥当了,方一齐去了。宝玉送出门外,目送三人远去了便急急地掩了门朝后面去了。

  来至后头,却见迎春呆坐在水榭中,宝玉悄悄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迎春道:「二姐姐,这会子天都黑了,怎么还在这水边上坐着呢?当心着了风寒。」一面说一面轻轻将外罩脱了下来,披在了迎春身上,又从后面轻轻拥住了迎春。

  迎春脸上浮现出一个幸福的笑靥,将头轻轻往后靠,枕着宝玉的肩膀道:「哪里就那么容易着什么风寒的,我只是喜欢这里的水,总让我想起园子里我的房子,也是这么临着水的。」

  宝玉听了知道迎春又想家了,也不禁有些黯然,坐下来将迎春抱的更紧了:「二姐姐,那房子早晚都是你的,总有你回去的日子。」

  迎春将身子在宝玉怀里扭了过来,苦笑道:「不回去,回去做什么呢?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再说,我还有什么脸面回去见人呢……」说罢却见宝玉脸上神色一黯,忙又笑道:「好了,姐姐真的不想回去,在这里住着也没什么不一样,横竖再没人来恼我欺负我,又有你不时地来看看我,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好了,别这么愁眉苦脸的了。」说着伸出了柔柔的纤手,在宝玉皱着的眉头上按了按。

  宝玉这才略松了点心,将迎春的小手攥在手中道:「湘云和卿卿呢?」

  迎春道:「在屋子里呢,还能去哪儿呢?」

  宝玉道:「走,看看她们去。」说着便牵着迎春往屋里去了。来到屋里正见可卿湘云在那坐着说话。二女见了宝玉都站了起来。一个叫着爱哥哥一个叫着夫君将宝玉一左一右夹在了中间。

  「夫君,外头那些人找你什么事?」

  「嗯,可算走了,卿卿姐姐都叨念你一下午了。」

  可卿听了脸上一红道:「还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爱哥哥爱哥哥的叨念了一下午呢,听得我耳朵都出茧子了,还要说别人。」

  湘云倒不为意将宝玉的胳膊抱了踮着脚昂着头道:「是又怎样?我就是想爱哥哥了。」可卿和迎春见了湘云那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不由都笑了。

  宝玉看着可卿道:「卿卿,身子上可有些力气了?」

  可卿道:「嗯,好多了。也能吃些东西了。」

  湘云嚷嚷道:「说到吃,我倒是饿了,快快弄些吃的来咱们一起吃了吧。」

  迎春笑道:「瞧瞧,跟个饿死鬼偷生一般,哪里有你这样的大家闺秀?」

  湘云将隆起的小腹一挺道:「我是有身子的人呢,这可是给两个人吃的。嘿嘿,卿卿姐姐也是有身子的人呢。」说着用用手在可卿肚子上摸了摸。

  宝玉将湘云和可卿都亲了一口,又亲了亲迎春道:「二姐姐,你看她们两个都有了身子了,不如你也替我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免得寂寞。」

  湘云听了也笑道:「正是呢,不知道二姐姐若是也像我一样肚皮这么大了是个什么模样?」

  迎春听了脸都红了,道:「你们俩没一个好东西,还是卿卿好。」

  可卿听了笑道:「我刚想说,今儿晚上就让宝玉好好的在你身上卖些子力气,让你也受孕呢,如今你这么说,我倒不好意思了。」说着又捅了捅宝玉道:「话我就不多说了,至于怎么着你看着办吧。」

  迎春的脸更红了,啐道:「你们……你们都不是好人,我走了,你们自己混说去吧。」说着便要出去。三人又哪里肯让迎春去呢,将迎春拉住了。迎春这才道:「我……我去告诉外头给你这小蹄子弄点吃的来……」宝玉等人这才放迎春去了。

  却说迎春出去仔细吩咐过了,又特意叮嘱做好了只需放在外头,不用送到里面来,这才犹豫着回去了。推门进去果然屋内已经春意盎然了。只见宝玉舒舒服服的躺在那里,湘云可卿二人均赤裸裸的俯在宝玉胯间,都张着小嘴用那软嫩的香舌在宝玉那直挺挺的阳物上游走。

  迎春只得红着脸站在门口,走也不是留也不妥。宝玉见迎春站着笑道:「二姐姐,你去了这么久都不来,她们二个吵着饿,我只得将这话儿先给她们解解馋了。姐姐不如也来尝尝?」

  迎春虽身心都已是宝玉的了,却是头一遭与其他女子如此共处,哪里就放得开?又耐不住宝玉一番软磨硬泡,迎春又是个耳根子软的,只得也扭捏着脱了衣服搀和进来。可卿忙往一旁让了让,给迎春腾挪出地方来。迎春起初还有些腼腆,见可卿湘云都是这般渐渐地也放得开了,将那唇舌上的功夫百般使出来。

  宝玉将可卿拉过来道:「好卿卿,让我再好好亲亲你的那对美乳吧。」可卿便横跨在宝玉胸口,将一对玉乳送至宝玉嘴边,宝玉便左右舔吸起来。一面笑道:「昨儿我亲她们还是冰冷冰冷的呢,今儿可就热热的了,还是那般香甜。」吃了一回,宝玉笑道:「你们三个,倒是谁先来呢?」

  湘云忙道:「自然是可卿姐姐,她才还了阳,还没被你疼过呢。」

  可卿忙要推辞,宝玉却笑道:「推什么?只是早晚罢了,让你们三个都饱饱的。」说着已经将可卿压在身下插了进去。

  可卿哼了一声,小声道:「玉郎,可要轻一点……」

  宝玉道:「知道呢,好卿卿只管放心,我心里都有数的。」

  湘云也笑道:「卿卿姐姐只管放心就是了,我头几个月的时候,爱哥哥可没少和我混闹呢。」

  可卿羞道:「你……你是胡打海摔惯了的,喝醉了只管在那大石头上就睡……我……我……啊……」那话头却被宝玉一下下的研磨打住了。

  迎春红着脸让在一旁,湘云却笑眯眯的趴过来看着可卿那娇媚的模样笑道:「嘿嘿,卿卿姐姐,怎的不说我胡打海摔了?我都是疯惯了的野丫头,只有你才是那大家闺秀千金大小姐的。啧啧啧,怎么千金大小姐也这么浮浪的?」一面用小手碾弄着可卿两颗颤颤的乳头又道:「爱哥哥,你可不能轻饶她的。」

  宝玉笑道:「这个自然。」话虽这么说,却也不敢大开大磕,只用龟头一下下挑弄研磨可卿的花心子。饶是如此,可卿也早已春潮迭起了。可卿却不肯只被湘云欺负,也将两只柔荑把湘云的两只肉肉的玉乳捏住了,喘息道:「小蹄子……看我不……捏出你的奶水来……啊……玉郎,再深一些……要……要来了……」

  湘云见可卿那妩媚风流的神态道:「难怪爱哥哥疼你,这小模样别说是男人,我见了都要心动的。」说着,便低头想在可卿腮上亲一下。可卿却正好扭过头来,二女四篇香唇便黏在一处了。

  可卿本是惯了的,一触就将那香舌送了过去,倒是湘云唬了一跳,却又想着那可卿的媚态,尝着那香软的香舌,听着可卿那呜呜的淫声,不觉也迷离起来。

  不出一会儿,可卿便丢了身子。宝玉又笑道:「好湘云,你看爱哥哥可是给你出气了?如今却要轮到你了吧?」

  湘云笑道:「我却不急,你先疼迎春姐姐吧。不然二姐姐自己一个人儿怪孤单的。」

  迎春忙道:「我……我不急的,云妹妹先……先请吧。」

  宝玉笑着在迎春雪股上拍了一巴掌道:「二姐姐,你稍等,我放倒了湘云就来疼你的。若不然你也和可卿先亲热亲热。」

  湘云道:「哼,今儿我偏要放倒你的。」说着已将宝玉推倒,挺着尖尖的肚皮跨在宝玉的胯间,一只手分开两片仍是嫩嫩的肉唇,扶着宝玉的阳物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只没入了半根,便将两道柳眉一蹙,哼了一声竟再不敢往下了。原来湘云腹中胎儿已成型,压迫的那花心子更靠外了许多。宝玉忙用手轻轻托住了湘云的两瓣肉臀,轻轻的帮她运作起来。

  二人颠鸾倒凤,倒是一旁的迎春看得目瞪口呆,又恐宝玉那粗长的阳物动了湘云的胎气,不由偷偷捏了一把汗。正想劝二人小心些,却被可卿两条柔若无骨的藕臂缠住了脖子,原来可卿见迎春那副模样不由好笑,又想着迎春总是有些羞涩,因柔声道:「迎妹妹,来让姐姐看看你是怎么柔顺的?」

  不说可卿同迎春二人如何,只说湘云毕竟身怀六甲中是行动不便,只动了一会儿便觉腰酸。宝玉这才哄着湘云起身跪在塌上,从后面又挺了进去。如此又省力,又不至压迫到湘云的小腹。果然不出百十下,湘云口中也呻吟起来。

  不敢多闹,宝玉小心翼翼的研磨着湘云那浮浅的花心子,让湘云泄了身子便抽了出来,正见迎春同可卿抱在一处。宝玉扶着湘云轻轻躺下,笑着道:「二姐姐,你可别着了可卿的道儿了,她若是媚起来,只怕警幻姐姐都挨不住的。」

  迎春却不答话,只将一张小嘴紧紧地闭了,鼻中却嗯嗯有声。可卿却笑吟吟的也不说话。不一会子,只见迎春螓首一扬,那小嘴终于啊的一声张开了。又过了一会子,可卿才笑吟吟的将一只湿漉漉的玉手从迎春胯间抽了出来,笑道:「果然迎春妹妹是最柔顺的,泄身也都没有淫声浪语呢。」说着将手上的蜜液尽数舔舐干净了。

  宝玉笑道:「卿卿,莫非那一手你也学会了?」

  可卿嫣然道:「能有什么?况且还不是姐姐头一遭在我身上试过?我怎么就不会?呐,换做你疼她了。」

  宝玉笑着将迎春软软的身子抱了过来,直直的便将阳物又送入了迎春仍在抽搐的玉蛤中去了。可卿却笑着将湘云抱住了,在那胀鼓的肚皮上抚摸着道:「云妹妹,可是没吃饱吧?看你方才那模样便知你平日里肯定是个禁得起折腾的。如今再让姐姐好好抚慰你一番可使得?」

  一番话说得湘云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啐道:「呸,姐姐看着那么柔弱,在床上却是这般霸道,刚欺负了迎春姐姐,如今又拿我说笑。」口上虽是这般说,心中却好奇方才迎春是怎么丢的身子。

  可卿莞尔道:「小蹄子,如今只管你嘴硬,一会儿保管你求饶的。」说着又将那香唇与湘云吻在一起。湘云只觉得可卿那灵巧的小舌头如同一只小蛇一般在自己口中游弋,比宝玉那吻却是又有一番体会,正自细细品味,只觉那按在自个小腹上的纤手却滑到了玉蛤之上,先是在外头一番挑弄,便两根纤细的手指探进了肉穴,却不知碰到了何处,顿时一阵酥痒袭遍了全身。

  可卿这才松了口,笑吟吟的看着湘云那副模样,手上的动作虽是缓柔,却也撩拨有序。宝玉正在迎春身上征伐,见二女这般做戏,便一手将可卿螓首揽过来吻在一处,那胯下的动作却反而更快了些。

  一时迎春同湘云二女的娇吟生此起彼伏,倒是如同比赛一般。过了盏茶的功夫,先是迎春叫了一声,先泄了身子,可卿手上的动作也重了几下,将湘云也送至顶峰。宝玉方放了可卿的嘴笑道:「好可儿,日后有了你这一手再不怕人多了。」

  可卿道:「我自知道夫君喜欢我们姊妹这般亲热。才学了这一手的。」

  宝玉笑道:「方才你还说只怕云妹妹没吃饱,我只问你,难不成你就够了?」

  可卿笑道:「夫君如此问,自然是不够的。」说罢,将白白的臀股高高的翘了起来朝着宝玉挑衅般的摇摆。

  宝玉也不客气。捏住了可卿两瓣肉臀往两旁一分便入了进去。只听可卿啊的一声,原来是花心被采。可卿却并不只是等着,自顾将那圆润的美臀左右摇摆起来,让那阳物在肉穴中左突右刺,不时变换角度。只可惜好景不长,不一会儿可卿便再无力扭动腰胯,只强撑着身子被宝玉抽刺,又百十下干脆连身子都支撑不住了,两只玉乳紧紧贴在榻上,只将那雪股被宝玉把持着抽送。

  湘云却起身胡乱批了件衣服就要出去。宝玉忙问道:「云妹妹,这是去哪儿?当心凉着了。」

  湘云却笑着在可卿粉臀上拍了一巴掌道:「哪里都要你管的?我只出去一下就回来的。爱哥哥,你可莫要轻饶了卿卿姐姐,不然我是不依的。」说完已开门去了。

  宝玉笑道:「卿卿,可还受得住?」

  可卿道:「嗯……嗯……玉郎……卿卿受……受得住……啊,要……要丢了……」果然不一会儿又丢了身子。

  宝玉将阳物仍留在可卿体内,将那热热的阴精都吸了,方笑道:「好卿卿,我还想要你后庭。」

  可卿喘息道:「相公只管要便是。」宝玉将可卿翻身平躺好,扯过一个枕头垫在玉股之下,又将那两条白嫩的玉腿架在肩上,借着蜜液湿滑,将阳物缓缓插入了可卿窄紧的菊门之中。「啊……夫君……好粗长……」可卿轻呼道。

  宝玉轻轻抽送了几十下,只等可卿后庭适应一会,方笑道:「卿卿,方才你用那拈花手欺负二姐姐和云妹妹,如今我可是要替她们讨个公道的。」说着,又将两根手指插入了可卿的肉穴中,配着阳物在后庭中抽送的节奏恣意挑弄可卿的花筋。只几下子,可卿便挨不住了,口中只是嗯嗯啊啊的叫个不住,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宝玉正自得意,却见湘云拉着麝月进来了。麝月见了床上如此春光,脸早已火热。口中只道:「二奶奶,使不得……」

  湘云却笑道:「怎么使不得?」

  「你……你们都是奶奶,我……我只是个丫头,怎么敢……」

  湘云道:「哪里是什么奶奶丫头的,都是好姐妹么,如今难得团员,自然少不了姐姐的。」说着已将麝月拉了进来。

  「啊?这里……这里也使得?」来至床头,湘云才看明白原来宝玉只是用手指挑弄可卿的小穴,那肉棒却在可卿的后庭中飞快的进进出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宝玉笑道:「自然使得,你看可卿不是受用?」说着又大力插了几回,惹得可卿更是媚态百出。

  湘云看了脸上不由更热了,道:「爱哥哥,你不公平,你这般疼可卿姐姐,都没有让我和迎春姐姐感受过一回呢。」

  宝玉笑道:「二姐姐也是前儿才将后庭给了我呢。」

  湘云更奇了,却见迎春羞羞的点了点头。湘云道:「爱哥哥,我也要你这般疼我,不然我是不依的……」

  宝玉道:「只怕你禁不起,哪里就不能?」

  湘云道:「她们两个都禁得起,我又怕什么?」

  宝玉又弄了几回,将可卿弄得大大的丢了一次,方笑道:「这没什么,云妹妹,只是一开始怕是疼上一点,后来就不疼了。这就让你受用。」

  湘云却笑道:「我是不急的,只是这里麝月姐姐在外头一个人寂寞了半晌,你要好好找补找补才是正经。」

  宝玉笑道:「这个自然。」说着已将麝月扑倒在床上。

  四女一男又做出哪些风流事,不一一记下。却说黛玉听凤姐说了宝玉和宝钗之事,一宿不眠,不觉天色已亮,心中仍是沉沉,又如双丝网,纵有千千结却找不到一个头绪。紫鹃醒来却见黛玉合意歪在那里正自出神,又不知她是何心事,只得试探道:「姑娘,天才刚亮呢,怎么这么一大早就醒了?看情形难道是一夜不曾睡的?这又是怎么了?好些日子不见你这般了。」

  黛玉听了这话,却又想着此刻宝玉只怕还在抱着宝钗在睡着呢,不由又留下眼泪来。紫鹃见了也不知是哪句话说错了,再不敢搭言,只在一旁陪着坐了。好一会子黛玉才止了眼泪道:「给我梳洗吧。」

  紫鹃忙起身帮黛玉装扮了。黛玉也不吃早饭,又呆坐了半晌,那一肚子的委屈憋得实在难受,才想起去找妙玉去,哪怕不说,只看看这个疼爱自己的姐姐也好,想到此处便起身往外走。紫鹃忙问:「姑娘这是去哪儿?」

  黛玉道:「不用跟着我,我随便逛逛就回来的。」说着便去了。

  来至栊翠庵,正碰上妙玉在拿着本千字经教晴雯识字。妙玉见了黛玉笑道:「林妹妹怎么今儿来了?」

  黛玉凄然一笑道:「好些日子不见姐姐,过来看看。晴雯姐姐也在呢?」

  晴雯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妙玉接过来道:「晴雯病了,又被太太撵了,宝玉不放心晴雯在外头,所以送到我这儿来给我做个伴儿。」

  黛玉点头道:「也好。」说完再不说一个字,只坐在那里发呆。

  妙玉自然看出黛玉有心事,那眼圈仍有些发红,分明是哭过的,因朝晴雯使了个眼色,晴雯便拿起书本退了出去。妙玉倒了一杯茶,递到黛玉手上,黛玉接了茶,却不喝,只是呆呆的出神。妙玉只得又将茶盅接了过来放在几上,挨着黛玉坐了拉住了她的手道:「妹妹,可是有什么心事?」

  黛玉却只是摇了摇头。妙玉叹了口气,姊妹二人就这么呆坐了一会儿,妙玉道:「林妹妹,好久不曾赶围棋了,横竖今儿没什么事,不如我们手谈一回?」黛玉哪里有那心思,妙玉却坚持,只得将棋盘摆了,妙玉执白,黛玉执黑,二人也不言语,你一子我一子的对弈起来。

  不觉下到中局,二人挣一个犄角,眼看着那几颗白子要被吃掉,妙玉却并不着急,只等着黛玉落了子,提了那几颗白子方不慌不忙的落子。不出几步,黛玉便发觉不对,那本来大好的一片居然又被围了。

  妙玉道:「这叫做倒脱靴,方才乍看那几个子已成死棋,殊不知还有后手在那里。若不看明白些,只怕就要像这样吃了小的反而丢了大的。」

  黛玉听得妙玉话中有话,再也顾不得看棋盘,只怔怔的望着妙玉。好半晌才道:「姐姐可是在说我?」

  妙玉微微一笑,将棋盘收到一边,挨着黛玉坐了,揽着她的香肩道:「颦儿,我且问你,我知道你对宝玉的一片心,可当初为何你却愿意为我们穿针引线?」

  黛玉道:「姐姐,咱们不是都说开了,你和他……都是我心里最重的人……」说到此处,黛玉不觉心中又是一痛。

  妙玉微微一笑道:「颦儿,你可曾有想过,你是觉得我们姊妹同病相怜,你是觉得我一人太孤苦,又和我最亲近,故而情愿……情愿把宝玉和我分享?」

  「这……」黛玉却是没想到这处,如今听妙玉一说不由低头不语。

  「这人生一世就如同一盘棋子罢了,只是却永远不能悔棋而已。」妙玉说着站起身来坐在黛玉身畔道:「颦儿,你这人无论品行才貌都是一等的,唯独太要强了些。姐姐问你,你可是为了宝玉才这般伤神?」

  黛玉眸子里的泪珠儿再也忍不住,簌簌的滴落了下来。妙玉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对宝玉的一片心,其实你也知道宝玉的一片心。只是……若想独占了宝玉……只怕是不能够了。」

  黛玉早已一头扎在妙玉怀里泣不成声。妙玉轻轻拍抚了好一会子,才叹道:「颦儿,有些话说出来或许不中听,可姐姐也要说出来。宝玉,并不是单单属于你或旁一个人的……你若是这点看不透,只怕……伤心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黛玉抽噎道:「姐姐……你……你都知道了?」妙玉替她擦了擦眼泪点了点头。黛玉道:「那姐姐为何不早告诉我?」

  妙玉叹了口气却是不语。黛玉道:「我也是昨儿凤姐说了我才知道的。其实……我想了一晚上,也想着,我都能和姐姐一起分享宝玉,再多一人又何妨?况且也不算外人,人品相貌也都是一流的,只是我……我终是无法说通自己。」

  妙玉叹了口气道:「颦儿,方才我问你,可是觉得我太孤苦,才将宝玉与我分享,你却未回答。那我告诉你,这园子里的女子各个看上去风光,却是都可怜的。也或许你我二人并非那最孤苦的。若是还有旁人需要将终身托付给宝玉,你……」

  黛玉哭着道:「姐姐不必多说了,我知道她也是可怜的,我……我不再执拗就是了……」

  妙玉在黛玉额头上吻了一口道:「好妹妹,难为你了。解了你这个心结,只怕湘云还不知道有多高兴呢。难为她还有着身子却要这般躲躲藏藏的……」

  黛玉听了一愣,好半晌才道:「姐姐你说什么?湘云?」

  妙玉也是一愣:「难道不是湘云?你方才说的那些话……」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