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回 秦可卿重返离恨天 贾宝玉乐享齐人福

  宝玉集齐了湘云妙玉和宝钗的三道处子落红,哪里肯耽搁片刻,只恨不得立时就能将可卿救回,无奈那孽海情天却不是他想去就能去的。只得轻轻拥了宝钗软软的身子,脑子里不住胡思乱想,不知何时也睡了过去。

  天随人愿,果然宝玉一睁眼已经到了那「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的牌楼前头。宝玉大喜,忙一面叫喊着警幻仙子一面四处寻觅起来。「警幻姐姐,幻儿,你在哪里?如今都齐备了,快快带我去救可卿。」宝玉一面喊一面四下里寻了一大圈,将各处屋舍殿堂都寻了个遍,哪知却不见了警幻。绕了半晌宝玉也乏了,只得在警幻闺房里椅子上坐了,百无聊赖,不觉竟用手支撑着额头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恍惚中,只觉一双纤细的小手轻轻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宝玉惊醒,忙拉住了这双小手转回身将背后的人抱了满怀道:「幻儿,你去哪里了,可让我好等。如今都齐备了,快快带我去救可卿,可莫要让她再多受苦了。」

  哪知那两只小手的主人却不答言。宝玉这才松了胳膊去看怀中的人儿,却发现怀里的人哪里是警幻,却正是让他朝思暮想日夜牵挂的秦可卿。宝玉一时呆住了,愣愣的看着可卿。

  可卿依然是那副妩媚的模样,只是脸上有些苍白消瘦,一双明眸中饱含着两泡清泉,嘴角却挂着一丝笑意。可卿双目流波的看着宝玉噗嗤一笑道:「怎么,这么多日子不见,忘了我了不成?」一面说,一面从袖中掏出了那通灵宝玉给宝玉挂在胸前。

  宝玉这才如梦初醒,紧紧的将可卿搂在怀里口中道:「可卿!卿卿,真的是你!你回来了,我这可不是在做梦吧?」说着声音已经有了几分哽咽。

  可卿也已泪流满面,却笑着道:「玉郎,你可真的是在做梦呢,这里不就是离恨天灌愁海?你若不是做梦哪里能到这里来呢?」却不等她说完,一张樱桃小口已经被宝玉死死地吻住了。阔别一年有余,一对有情人终于再次相遇,二人只将那心中千言万语都融在这一吻之中。

  不知过了几时,四唇才分开了。「卿卿。若这是梦,我只愿再也不醒来,就这么陪着你就醉死在梦中吧。」宝玉一面轻轻吻去可卿脸上的泪花一面道:「可儿,你瘦了。都是我不好,这么长时间才集齐了三红,让你多受了那许多苦。」

  可卿轻轻爱抚着爱郎的脸嫣然一笑道:「夫君说得哪里话?我自闯入迷津就再也没想到还有机会同你一见,如今竟能脱离了那鬼地方再与你相会,可卿哪里还能怪你呢?夫君,你长高了……」可卿说着,掂起脚来在宝玉唇上吻了一下。

  宝玉哪里还客气,低头回吻,二人再度吻在一处。宝玉一面咂吮可卿的香舌,那两只手也不安分的在可卿身子上游走起来,不一会儿便挑弄得可卿身子越发的热了起来,随着宝玉的手轻轻扭动着,不知是在逃避宝玉的手还是追寻他的游弋,又不时有意无意似的挤压着宝玉早已硬挺挺的阳物。

  宝玉松了口,如着了魔一般粗暴的撕扯可卿身上那薄如蝉翼的衣着,可卿却也不示弱,将两只小手去拉扯宝玉的衣襟,又将一只柔荑伸进了宝玉裤内,一把便攥住了那根热热的肉棒,再也不肯松手了。

  「可儿,想煞我了,我此刻便要要你。」宝玉竟急得等不及褪下可卿鞋袜,只将可卿转过身子背对着自己压在桌子上,将那罗裙撩起来,拉下薄薄的小衣漏出雪白圆润的玉股来。

  「呼……相公……可儿也想……也好想你,快给我……嗯……卿卿要……」可卿俯在桌上,却将那玉股左右扭动着磨蹭着宝玉的下身。宝玉更是一刻都不肯耽搁,一手握住了硬硬的阳物,一手将两片弹性十足的臀肉略朝两边分了分,漏出那早已春潮泛滥的玉蛤便刺了进去。

  一根见底,二人口中都同时啊的一声呼了出来。「可儿,你还是这般窄紧,舒坦死我了。」

  「啊……相公……好粗长……好热,要把卿卿塞满了……」可卿一面说着,一面仍扭动着腰肢,使那粗长的阳物在自己小穴内不住磨蹭着。宝玉哪里肯让可卿多费一点力气?两手握住了可卿的柳腰,也不顾什么章法,一开始便使出了十成的力气抽插起来。

  一时二人似乎忘记了身边一切,忘记了前世今生,此刻只剩下两具炙热饥渴的肉体,只有疯狂的交媾才能填补二人心中旷世的思念之情。宝玉撞击可卿粉股的啪啪肉声、二人交合发出的兹兹水声同可卿咿咿呀呀的忘情呼喊融合成了一曲天籁之音一节节的越发高亢起来。

  「宝玉……宝玉……可卿要……要来了……嗯,好舒坦……舒坦死卿卿了,要……要丢了……来了,来了……啊……」一声娇喝,可卿身子一震颤栗,那小穴也是一阵收缩,忽的花心大开,将珍藏许久的阴精悉数喷洒了出来,热热的浇在宝玉的龟头之上。宝玉也不停歇,仍大力的撞击着可卿因泄身而敏感异常的花心,引得那阴精喷的更强了三分。又是几十下子,宝玉也发出一声低吼,脊梁骨一紧,精门大开,将那阳精也射在了可卿的花心之上。

  可卿只觉身子里那阳物猛然一胀,似是又粗大了几分,顿时便有一股股热热的阳精打在自己的花心上,只十余下方停住了,只这一射,又让她丢了一次。若不是有宝玉的手紧紧握住了自己的腰,只怕此时那绵软的双腿再也站立不住了。

  「卿卿,一年不见,你还是这般的婀娜。爱煞我了。」宝玉俯下身去,在可卿光滑的脊背上亲吻着。如此休息了一会子,宝玉那仍滞留在可卿体内的阳物再度抬起了头来,宝玉又凑到可卿耳边道:「卿卿,我还想要,你可禁得起吗?」

  「嗯,相公尽管来便是了,卿卿定要让相公尽兴的。况且……人家……人家也想要呢……」宝玉开始还恐佳人禁不住,如今听可卿如此说,心中大喜。便将两手覆在两片翘翘的臀瓣上,一面恣意爱抚一面又挺动下身,轻轻抽送起来。因方才已经痛痛快快的射了一回,此番也不像方才那般亟不可待,宝玉只将那平日里百般花样技巧一一拿出来,一会儿三浅一深九浅一深的抽送,一会儿又将那龟头抵着花心左右一阵颠簸研磨,直弄得可卿口中宝玉相公的胡乱叫喊着,不一会儿又丢了一回。

  宝玉这番却没有射,看着可卿粉嫩的菊门也跟着身子的颤抖一下下的张合,便将一根手指上沾了可卿的蜜液润滑了,轻轻捅进了可卿窄紧的后庭,惹得可卿嗯嗯啊啊了一番。「好卿卿,我还想要你这里。」

  「嗯……相公只管拿去,可卿……可卿的心和身子都是相公的,都任凭相公耍玩。」

  宝玉先用手指在可卿后庭中抽插了一会儿,直到感觉出入不再如开始那般阻塞了方将手拔了出来,用那仍沾着蜜液的龟头抵住了可卿粉嫩的菊门,两手将两片臀肉往外拉扯,下身稍稍用力,一点点的将阳物挤进了可卿的后庭之中。

  虽不是头一遭和宝玉如此戏耍,毕竟也是一年有余未曾亲近,可卿只觉的娇嫩的菊门被撑破了一般,说不出的饱胀中略带着一丝痛意。可卿一心只想让宝玉快活,也不做声,只紧紧的用手抓住了桌沿。

  宝玉只觉可卿后庭窄紧异常,紧紧箍着自己的阳物,随比不上玉蛤那般湿滑柔嫩,却也是热热的,兼之那份独有的窄紧,不由轻轻低吟了一声。却也感觉出可卿因强忍着疼而发出的颤栗。「好卿卿,可疼吗?若是疼就算了。」宝玉有些心疼。

  「嗯,还好,只是好久没有过,有些不适应罢了。纵是疼些……卿卿也是愿意的,玉郎只管快活就是了。」一面说着,身子仍有些颤栗。宝玉哪里肯依着自己的兴致而忘了佳人的感受,只将阳物在可卿后庭中缓缓抽送,却并不敢插得太深,只将一小节阳物在其中抽插,又将那玉蛤中仍徐徐流出来的蜜液都涂抹在可卿被撑得平整的菊门褶皱处,好借着阳物抽送将蜜液带入其中。

  直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方觉那菊门不再紧缩,似是已经适应了异物的侵袭。可卿一直紧闭着的小嘴里也发出了受用的呻吟:「嗯……玉郎,卿卿……卿卿已不疼了……相公只管……只管好好疼我吧……」

  宝玉见可卿已不如方才那般难捱,才试着将阳物插得更深了一些,果然没见可卿有吃痛的模样,这才轻轻捏了捏可卿的粉臀道:「好卿卿,那我可要来了。」说着往前一顶,整跟阳物终于消失在了美人的玉臀之中。龟头抵着了那柔嫩嫩的肠头,二人不由得都啊了一声。

  「好卿卿,你的后庭好紧致,里面又滑嫩嫩的暖和,好受用。」宝玉一面赞叹一面开始一下下抽送起来。

  「嗯……相公……你……好粗长,把……把卿卿都塞满了……要被撑破了……啊……顶的好,顶到人家的肝儿都颤了……再狠些……再……啊……」终于苦尽甘来,可卿也开始受用起来,又将那圆润的玉臀摇摆着追逐着宝玉的操弄,那玉蛤中点点滴滴的蜜液流出来,又被宝玉的两颗春丸一下下的拍打着,将二人的交合处都打湿了,发出啪啪的肉声。那余下的蜜液便洒落下来,打湿了脚下的地板。

  可卿扭动着白嫩嫩的臀股,那双腿不时地哆嗦两下。那滑腻腻的腔肠也蠕动的愈发剧烈。宝玉也如发狂了一般,两手把握着可卿圆润的雪股,十指都陷进了嫩肉里,一面揉捏一面狠狠地撞击着柔嫩的肠头。

  又弄了二三百下,可卿已泄得双腿酸软,若不是宝玉抵着早已瘫软在地了。宝玉见佳人挨不住,才又大力弄了几十下,可卿媚媚的呼了一声,又丢了身子。宝玉猛地拔出阳物,将可卿翻了个身平躺在桌上,架起两条粉嫩的玉腿,又将阳物直直的刺入了湿滑的小穴中。

  又一番疾风骤雨,二人同时轻呼一声,瞬时阴阳交融犹如一波暖暖的春水。许久宝玉才拔出阳物,可卿的玉蛤中没有了堵物,其中那泛着白沫的蜜液伴着阳精缓缓流了出来,流过略有些红肿的菊门将桌沿打湿了一片。

  宝玉随手拿起一件地上的衣物将美人狼藉不堪的私处打理了一番,才轻轻将美人软软的身子横抱起来放在榻上,自己也躺在一旁。可卿软软的倒在宝玉怀里。

  宝玉在可卿额头上一吻道:「卿卿,你真傻,为了孩子妄受了那么多苦。」

  可卿嫣然一笑道:「夫君,此番能保全你我的骨血,就是再多的苦卿卿也受得。」

  宝玉突的一拍脑门,忙抚摸可卿的小腹道:「该死该死!方才我太过癫狂了,可伤着了我们的孩子?」

  可卿噗嗤一笑:「这是孽海情天,又不是尘世,孩子的魂魄怎么会在我腹中呢?夫君只管放心便是了。」

  宝玉这才释然,笑道:「这就是了。既然他不在你腹中,何不让我一见?」

  可卿道:「他时月尚短,并没有个形体,只是一团清气罢了。」说着伸出白嫩的手掌一凝神,果然掌心中有一团白雾般的气团萦绕。宝玉呆呆的看了半晌,想摸又不敢,连说话都怕有风将其吹散了。可卿笑道:「瞧你这般模样,日后等他降世了必然被你宠坏了的。不妨事,哪里那么容易就散了呢?」

  宝玉这才轻轻将手指去触碰那白雾。白雾也如有灵性一般,绕着宝玉的手指徘徊了几回。「好孩子,你爹爹无能,让你和你娘受了这么长时间的苦,日后爹爹再不让你们娘儿受一点的委屈的。」

  那白雾犹如听懂了一般,围着可卿和宝玉绕了几圈,却径自钻入了那通灵宝玉之中。宝玉唬了一跳,忙拿起通灵宝玉看,却见那股子白雾已化作一条白线,在玉中游走。「他怎么钻进那里去了?这可如何是好?」

  可卿笑道:「毕竟是小孩子,或许调皮点也是有的。再者你这既然是通灵的物件,孩儿如今就是个灵,喜欢呆在里面也是自然。」

  宝玉这才又放下心来,笑着对玉说道:「好孩子,你既是喜欢,便好生在里头住着,等爹爹把你接回去好了。」说到此处又问可卿:「卿卿,警幻姐姐说我聚齐了三道处子落红就能将你救活的,如今你魂魄已回归,可要如何才能使你和孩子复生呢?」

  可卿道:「这我却不知。」

  宝玉忙问道:「警幻姐姐呢?方才你说是她将你救了回来,可为何这半晌只见你却不见警幻姐姐?」

  可卿却低了头,好一会子才低声道:「宝玉,我……我若说了你切莫着急。警幻姐姐为了救我,只一味的使我先走,她却留到后头。哪成想她……她……」

  宝玉听了猛的坐了起来急道:「她又如何?」

  「她……失足掉进了水沟里,将一身衣裙都污浊了,还沾了一身子的臭水,如今怕是在洗澡呢。」可卿看着宝玉着急的样子,嗤嗤笑道。

  「好啊,你竟然敢诈我,看我不要你好看!」宝玉听了方放下心来。

  「啊……人家哪里诈你了,分明是你不等人把话说完自己在那胡乱猜忌,怎么能怪人家呢,啊,玉郎……宝玉饶命……」可卿还想与宝玉纷争,却早已被宝玉压在身下在身上乱摸乱搔,已是笑得喘不上气来。

  「切莫放过这小蹄子,看她还敢笑话我!」门外话声未落,警幻已经走了进来。却见果然一头秀发湿漉漉的是刚洗过澡的样子。

  宝玉这才住了手,可卿笑道:「是你自己掉进去的,还不能让人家说笑了?」

  警幻脸上一红道:「我哪里知道那片荷叶居然禁不起我的?失足罢了。」

  可卿笑道:「好没意思,平日里我能过得的你都能过。如今我过去了你却掉下去了。你只说你又长胖了便是了,何苦还要这般婉转的?」

  警幻听了恼羞成怒道:「好你个没良心的小白眼狼,我辛辛苦苦将你弄出来,你倒要笑话我胖!如今不让你知道知道你姐姐的厉害以后只怕再也弹压不住你这小蹄子了!」说着便扑了上去,将手探到可卿腰间咯吱起来。

  可卿一面笑着一面道:「好姐姐,可卿知错了,饶了我这一遭吧。哈哈……玉郎……玉郎救我……」一面却也挣扎着去搔弄警幻。姊妹二人笑闹着滚作一团,倒是把宝玉冷落在了一旁。宝玉也不为意,只笑呵呵的看着二女。

  二女闹着闹着不知是没了力气还是怎的,四只手的动作渐渐变迟缓了起来,由刚开始的搔痒也变作了抚摸,口中的笑闹声也渐渐转为了轻轻的喘息,不知何时,二女四片樱唇已粘在了一处。

  「姐姐,多些你救我们母子出来……」可卿眼中又有了泪痕。

  「傻妹妹,哪里这么多废话呢?还不都是应该的。你也该好好谢谢宝玉的,你刚坠入迷津时那呆子那会背着我居然自己独闯迷津,结果被拿了个正着,好在有妙玉把他给拉了回来,不然……」

  可卿嘤的一声投入到宝玉怀里,主动献上香吻。宝玉强行挤到二女中间,左手环着可卿的香肩,右手搂着警幻的蛮腰笑道:「这会子可有空理我了?」

  警幻笑道:「怎么?你是吃我的醋了还是吃可卿的醋了?也不害臊,这么个大老爷们还呷醋的。」

  宝玉笑着将怀中佳人都亲了一口道:「好姐姐,如今可卿已经回来了,你可以将那个中细节都告诉我了吧?」

  警幻道:「不是都跟你说过了?」

  宝玉道:「只是大致一讲,哪里就算说过了?」

  警幻拗不过,方将身子扭了扭,舒舒服服的在宝玉胸口枕了,伸出一根玉葱般的手指来一面拨弄着宝玉的乳头一面道:「可卿为了身子不被贾珍玷污悬梁自尽你是知道的。她本也是离恨天中的人,既然自行了断尘缘,自然应该回孽海情天销号了事。可她有了你的骨肉,虽然还未落草,却也聚了魂魄。」

  警幻说着用手摸了摸同样将头枕在宝玉胸口的可卿才又道:「那魂儿并不归我离恨天灌愁海,却也不归阴司,按理说这种孤魂野鬼都应属迷津管制,如今既然不能托生成人,因而便要去迷津听候发落。可卿这小妮子不舍得你二人的骨肉就这般消散,回来就吵着闹着要去迷津。我百般劝阻都没用,这不,趁我不备自己跑去了。也难怪她这柔弱的性子,居然拼着命的将那魂魄给追了回来,只是那迷津中有镇狱明王把守。狱王早就贪恋可卿的美色,只是他的迷津和我离恨天一向没有往来,井水不犯河水,故而一直未能如愿,如今可卿自己送上门来他哪里肯放过?便召集手下誓要抓到可卿。」

  「却说那狱王及手下随都是在迷津中横行无忌的,只有一个所在是他们不能涉足的,人称往生林,可卿被逼的走投无路,却歪打正着的进了往生林,狱王虽是想得到可卿,却也不敢枉然闯入。虽然不得见那林中情景,却是能感觉得出可卿和你孩子两道魂魄的存在。只得命人将整片林子围了,只等着可卿在里面挨不住了自己跑出来才好下手。我要你集齐三道落红就是为了能在那往生林中能将三道落红拟作三个魂魄假象,然后释放出去迷惑守住林子的守卫,方能让我三人脱身。若是你知道了也必要跟了去,到时候哪里去找第四道落红让你脱身呢?故而我待你睡着了才私自拿了你的玉去救可卿。就是这样了。」

  宝玉这才明白。又想起自己身陷迷津所遭遇的,更觉可卿不易,遂紧紧将可卿抱了,轻轻吻着她脸上的泪珠儿。警幻笑道:「好了,如今你也都明白了,你们小两口小别胜新婚,也该再好好亲热亲热,我再在这里倒是碍眼了。」说着便要起身。

  宝玉却将警幻紧紧拥住了笑道:「好姐姐,今日既是我们夫妻二人团聚之日,又是你们姊妹两个重逢之时,哪里能少得了你呢?再说,幻儿你不也是我娘子吗?我们也好久没有亲热过了,上回你去悼红轩,说是肉身不能破,来了一回就匆匆的跑了。这次定不饶你的。」

  可卿也道:「好姐姐,玉郎的功夫你又不是不知道的,我一个人哪里能应付得来呢?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吧。」说着已经将红红的小嘴凑了上去,又和警幻吻了起来,一面将一只柔荑在警幻的一只玉乳上揉捏了起来。

  宝玉又笑道:「莫不是警幻姐姐你怕了我这宝贝不成?上次在悼红轩就只说不可不可,如今又要借口开溜?」

  警幻见如此也不再推辞,只笑道:「好个无耻狂徒,我堂堂仙子竟能怕了你这凡夫俗子的一身臭皮囊?来来来,有什么手段只管使来,也让本座见识见识。」

  宝玉更不甘示弱,也一手握住了警幻另一只玉乳,将头也伸了过去。三人三条软舌缠绕在一起,宝玉一会儿亲亲这个,一会儿又吻下那个,好不得意。那两只手更是在姊妹二人身上上下游走,只恨自己为何只生了两只手一张嘴。

  虽是如此,也将一对姊妹弄得娇喘连连了。宝玉和可卿二人一左一右的在警幻两旁,先将那两只玉乳一人一个的吸吮了半晌,弄得两个粉嫩的乳首都翘翘的立着,宝玉方将自己占了的这一颗也让给了可卿,自己却一路向下,循着那弥散的香气来至警幻跨间。

  「幻儿,好久不曾尝到你的情欲之露了,如今可要多赏给我一些,不然我是不答应的。」说着便将警幻的玉蛤含在口中吸吮了起来。

  「嗯……想要只管……只管自己凭本事来取……只求我可不中用……哎哟……舔得好……再用力些吸……啊!可卿,好妹妹,轻一些个,要……要被你咬下来了……」在宝玉和可卿上下夹攻之下,警幻也浪叫起来。

  宝玉将警幻玉蛤中流出的那股清香蜜液都吞了下去,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见警幻那发浪的模样笑道:「好姐姐,多谢赏赐。」

  警幻笑道:「怎么,才这么点就满足了?你可真是要辜负我的一番期望了。」

  宝玉擦了擦嘴笑道:「哪里就满足了呢?才刚刚开始,看我一会子不干得你求饶才是正经。」说着直起身子,将警幻两条白生生的玉腿抗在肩上,下身对准了警幻湿漉漉的玉蛤往前一送,便刺了进去。

  「啊……来得好,有什么手段只管使出来。」警幻一面说,一面在下面暗暗用功,小穴便如活了一般,时而收缩时而轻抖,夹得宝玉心中暗暗叫爽。享受了一回,也运动起来,配合着警幻玉蛤蠕动抽送起来。

  「卿卿,也来尝尝你姐姐的蜜液吧。」宝玉一面抽送一面将可卿的头拉了过来,嘴对嘴的吻了起来。

  「我也要姐姐尝尝我的。」可卿挪了挪身子,两腿分开跪在警幻头上,那湿漉漉的玉蛤恰好抵在警幻的口鼻之上。警幻探出细细的舌头,便在可卿羞处舔吻了起来。可卿刚要呼叫,上面那张小嘴已经被宝玉堵住了。

  宝玉一只手仍环着警幻的玉腿,另一只却捏住了可卿的一瓣弹弹的肉臀不住揉捏。嘴上和可卿缠绵着,下身却一下下的在警幻的玉蛤中猛捣。可卿也将两只小手伸下去按在警幻与宝玉的交合处,两根手指按住了警幻玉蛤中那粒肉珠不住揉搓。三人的口一时都不得做声,只发出呜呜声。

  好一会子,可卿只觉得下面那条灵巧的舌头忽而显得笨拙了起来,警幻口中的喘息也愈发急促了,心知是警幻要泄身了,便舍了宝玉的嘴,又将玉蛤从警幻口中移开,只那擒了肉珠的手指却越发加了几分力。小嘴也再次含住了警幻的一颗玉乳吸吮起来。

  警幻上面一张小嘴终于得了自由,便轻呼道:「啊……宝玉……再……再快一些……好舒服……」

  宝玉道:「好姐姐,如今可舍得将你珍藏的玉露都赏给我了?」

  「嗯……给你……都给你,只管拿去……」宝玉便使出全身力气,将那龟头一下下狠狠的砸在警幻的花心子上。警幻再顾不得说话,便如那鱼儿离了水一般,一张小嘴圆圆的张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只呵呵的急促喘息。如此又狠狠的抽插了百十下,警幻紧紧的将胸前可卿的头抱住了,小穴一阵抽搐,顿时花心大开,那浓浓的情欲之露便如开了闸的洪水一般一泻而出。

  宝玉忙死死抵住了警幻的花心,凝神去吸纳警幻所喷出的玉露,不料却吸之不及,只见那玉露犹如一条银线一般从玉蛤中射出,都打在宝玉小腹之上,顿时屋子里弥散着那独有的香气。

  宝玉只觉那股子暖意顺着阳物流进小腹中,不觉身子一震,终于忍不住也精门大开,也将滚热的阳精射在了警幻花心上。

  好一会子,警幻抱着可卿的手臂才松弛下来,可卿将头脸从警幻胸前两座玉峰之间抬起笑道:「姐姐,你这是想闷死我吗?」

  宝玉也笑道:「好姐姐,这回怎么流了这么多,我都吸不过来了。都喷到外头来了,白白浪费了。」

  警幻只是闭着眼喘息,也不知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可卿一笑,便低下头去,伸出红红的小舌头将二人狼藉处一一舔舐干净了,一面舔着,那双眸子还媚媚的望着宝玉。宝玉轻轻摸了摸可卿的脸,将阳物从警幻玉蛤中拔出。可卿会意,张开了小嘴便又替宝玉清理了起来,那滑嫩的唇舌轮番使用,不一会儿便将阳物上沾着的液体都舔舐干净了,那阳物也又粗硬了起来。

  「好卿卿,趴在你姐姐身上,再让我疼你一回吧。」宝玉轻轻拍了拍可卿的嫩臀。可卿顿时会意,双腿叉开骑跨在警幻腰上,俯下身去将自己的玉乳与警幻的贴在一处,将肉臀高高的翘了起来。

  宝玉心中大赞道:「平日里和袭人晴雯麝月她们三个也是常常一起戏耍的,可除了晴雯能放开些,别人又哪里能有可卿这般乖巧体贴的呢?」一面想着轻轻在佳人两瓣丰臀上拍了一巴掌道:「好卿卿,真爱煞我了。」说着握住了两瓣肉臀,从后面刺了进去。

  闲言少叙,只说宝玉使出全身解数,直弄得警幻和可卿身子再没有一点力气,软软的求饶方作罢,舒舒服服的躺了,一手一个将一对姊妹花揽在怀里。「幻儿,要怎样才能使可卿复生呢?」

  「自然是还要借助她在世间的肉身,也就是俗语讲的借尸还魂罢了,没什么大不了。」警幻轻轻搔弄着宝玉的乳头道。

  「啊……只是……可卿已经离开了一年有余,只怕……那肉身只怕早就坏了吧?」

  警幻听了嗤嗤一笑道:「那哪儿能呢?若是驻颜无术,我又何苦告诉你救她的法子?可卿肉身口中有一颗珠子,只要那颗珠子在,别说区区一年,纵是千年万年也不朽不腐的。」

  宝玉听了方哦了一声。又问道:「那要如何才使可卿能还魂呢?」

  「这也不难,你只需如此这般。」警幻便将救可卿之法都告诉了宝玉。「可记下了?」宝玉点了点头。「那好,你就依着做就是了。」

  解了这块心结,宝玉顿时心中通畅了不少,因笑道:「幻儿,方才怎么那么不济事?只一回就丢了那么多出来?」

  警幻脸上一红道:「最初可不是你死皮赖脸的跟人家要,如今给你了你又嫌多,可真是得了便宜卖乖了。」

  宝玉笑道:「只是头一遭见你泄了这么多,不免好奇罢了。」

  「好啦,你厉害,怕了你了,总可以了吧!」警幻说着,将手按在了宝玉软软的春囊上轻轻揉捏:「这玩意可真是,越发的厉害了。」

  宝玉将怀中两个佳人搂得更紧了,却叹了口气道:「可惜,你们这样好的一对姊妹,若可卿转活了便不能你们二人常常见面了。」

  「呸,你心中只是想不能每晚都这样欺负我们姐妹,却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好不要脸。」警幻嗔道。

  宝玉老脸也是一红,笑道:「谁让你们姐妹两个这么风流妩媚的。两个人一起更是让人爱不够了。」

  「你园子里园子外那么多女人了,少了我一个又怎样?」

  宝玉听了以为警幻吃醋,忙到:「好幻儿,这可不一样,女人再多,也都不能取代你的。我……」

  警幻却嗤嗤笑道:「呆子,急什么,天底下的女人都吃你的醋我也不会吃的。」宝玉这才长出一口气。却又轻叹了一声。

  「可卿回来了,还叹气干什么?」警幻道。

  「我在想方才的情景,你们姊妹二人那般妩媚可人,我却只能一个一个的抚慰你们,倘若能同时令你们两个泄身,那又是怎样一副光景?只可惜只有一个宝玉,宝玉只有这一根蠢物。」

  警幻笑道:「这有何难?」

  宝玉听了大喜:「好姐姐,你有什么巧法儿,快快告诉我吧。」

  警幻在宝玉脸上吻了一口道:「你求求我,我便传你。」

  宝玉搂住警幻的螓首在那红艳艳的小嘴上吻了又吻道:「好姐姐,便传了我吧。」

  警幻道:「你那蠢物只有一根,却还有两只手不是?」

  宝玉听了略显失望道:「手自然是有两根,可这手指远不及阳物粗长,哪里能让女儿家那般快活呢?」

  警幻笑道:「手指虽是纤细,却有它的妙处。你那阳物粗长,却也有不及手之处。若不信,你只管用那阳物写篇字来我瞧瞧?」

  宝玉听了这才有些明白,当即又问道:「那要如何使得?」

  「你且细细的看着。」说着伸出一只柔荑,玉葱般的手指捏了个姿势,宛若一支兰花一般。

  宝玉见了笑道:「这手势我倒是好像从哪里见过。是了,那庙里的菩萨佛祖可不都是这个手势,手里拿着一只花的。」

  警幻道:「不错,我要授你的这套功夫正叫做拈花手。你且看好。」说着就去推可卿,哪知可卿这半天不言语,竟然是趴在宝玉胸口睡着了。「哼,这小妮子倒是会偷懒,你且看好了,我这就做给你看。」说着分开了可卿的双腿,那手指伸屈了几回,便侵入了可卿体内。

  「嗯……好宝玉,不闹,卿卿挨不住了,让我睡一会儿……啊……嗯嗯……」可卿本来还迷糊着,却猛地身子一弓,那架势竟不逊色于被肉棒抽插。只一会子便娇呼一声泄了身子。警幻这才笑吟吟的抽出了手,将上头的蜜液舔干净了道:「如何?比起你那粗笨,我这可巧?」

  宝玉早就看呆了,听警幻这一说才回过神来:「好姐姐,是怎么弄的,可一定要教给我。」

  警幻笑道:「痴儿,你只知女人花蒂敏感,花心娇嫩,却不知女人身子里还有一处妙处却是更禁不起弄的。」

  「那是何处?」宝玉忙问道。

  「也不是什么隐秘的所在,只在花径中,入口一寸许之处。」警幻一面说,一面引着宝玉的手做方才自己的手势插入了玉蛤之中。只进了两个关节便停住了:「你仔细摸一摸这里,和别处可有不同?」

  宝玉细细的摸了,果然比别处似乎是更多了几分韧劲儿,轻轻抠弄了几回,又觉得更硬了起来。「这里……啊……这里叫做花筋,也是女人最……最受不了的,你只需用方才那指法挑弄……认她是多么贞烈的圣女也……挨不了一时三刻……」

  宝玉依着警幻所言,果然那花筋在自己的撩拨下又有了变换。宝玉大喜,不禁又加了几分力道。

  「……哎哟,混小子,拿可卿试去,少来弄……弄我……嗯……嗯……啊……要……要泄了……来了……啊……」只一会儿,警幻却是身子一紧,又是一道清亮的玉露喷涌而出,将宝玉的手都淋湿了。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3条评论

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