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回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王夫人因怒撵晴雯

  却说凤姐刚从悼红轩处回来,人报:「太太来了。」凤姐听了诧异,不知为何事亲来,与平儿等忙迎出来。只见王夫人气色更变,只带一个贴己的小丫头走来,一语不发,走至里间坐下。

  凤姐忙奉茶,因陪笑问道:「太太今日高兴,到这里逛逛。」

  王夫人喝命:「平儿出去!」

  平儿见了这般,着慌不知怎么样了,忙应了一声,带着众小丫头一齐出去,在房门外站住,越性将房门掩了,自己坐在台矶上,所有的人一个不许进去。凤姐也着了慌,不知有何等事。

  只见王夫人含着泪,从袖内掷出一个香袋子来说:「你瞧。」

  凤姐忙拾起一看,见是十锦春意香袋,也吓了一跳,忙问:「太太从那里得来?」

  王夫人见问,越发泪如雨下,颤声说道:「我从那里得来!我天天坐在井里,拿你当个细心人,所以我才偷个空儿。谁知你也和我一样。这样的东西大天白日明摆在园里山石上,被老太太的丫头拾着,不亏你婆婆遇见,早已送到老太太跟前去了。我且问你,这个东西如何遗在那里来?」

  凤姐听得,也更了颜色,忙问:「太太怎知是我的?」

  王夫人又哭又叹说道:「你反问我!你想,一家子除了你们小夫小妻,余者老婆子们,要这个何用?再女孩子们是从那里得来?自然是那琏儿不长进下流种子那里弄来。你们又和气。当作一件顽意儿,年轻人儿女闺房私意是有的,你还和我赖!幸而园内上下人还不解事,尚未拣得。倘或丫头们拣着,你姊妹看见,这还了得?不然有那小丫头们拣着,出去说是园内拣着的,外人知道,这性命脸面要也不要?」

  凤姐听说,又急又愧,登时紫涨了面皮,便依炕沿双膝跪下,也含泪诉道:「太太说的固然有理,我也不敢辩我并无这样的东西。但其中还要求太太细详其理:那香袋是外头雇工仿着内工绣的,带子穗子一概是市卖货。我便年轻不尊重些,也不要这劳什子,自然都是好的,此其一。二者这东西也不是常带着的,我纵有,也只好在家里,焉肯带在身上各处去?况且又在园里去,个个姊妹我们都肯拉拉扯扯,倘或露出来,不但在姊妹前,就是奴才看见,我有什么意思?我虽年轻不尊重,亦不能糊涂至此。三则论主子内我是年轻媳妇,算起奴才来,比我更年轻的又不止一个人了。况且他们也常进园,晚间各人家去,焉知不是他们身上的?四则除我常在园里之外,还有那边太太常带过几个小姨娘来,如嫣红翠云等人,皆系年轻侍妾,他们更该有这个了。还有那边珍大嫂子,他不算甚老外,他也常带过佩凤等人来,焉知又不是他们的?五则园内丫头太多,保的住个个都是正经的不成?也有年纪大些的知道了人事,或者一时半刻人查问不到偷着出去,或借着因由同二门上小幺儿们打牙犯嘴,外头得了来的,也未可知。如今不但我没此事,就连平儿我也可以下保的。太太请细想。」

  王夫人听了这一席话大近情理,因叹道:「你起来。我也知道你是大家小姐出身,焉得轻薄至此,不过我气急了,拿了话激你。但如今却怎么处?你婆婆才打发人封了这个给我瞧,说是前日从傻大姐手里得的,把我气了个死。」

  凤姐道:「太太快别生气。若被众人觉察了,保不定老太太不知道。且平心静气暗暗访察,才得确实,纵然访不着,外人也不能知道。这叫作『胳膊折在袖内』。如今惟有趁着赌钱的因由革了许多的人这空儿,把周瑞媳妇旺儿媳妇等四五个贴近不能走话的人安插在园里,以查赌为由,再如今他们的丫头也太多了,保不住人大心大,生事作耗,等闹出事来,反悔之不及。如今若无故裁革,不但姑娘们委屈烦恼,就连太太和我也过不去。不如趁此机会,以后凡年纪大些的,或有些咬牙难缠的,拿个错儿撵出去配了人。一则保得住没有别的事,二则也可省些用度。太太想我这话如何?」

  王夫人叹道:「你说的何尝不是,但从公细想,你这几个姊妹也甚可怜了。也不用远比,只说如今你林妹妹的母亲,未出阁时,是何等的娇生惯养,是何等的金尊玉贵,那才象个千金小姐的体统。如今这几个姊妹,不过比人家的丫头略强些罢了。通共每人只有两三个丫头象个人样,余者纵有四五个小丫头子,竟是庙里的小鬼。如今还要裁革了去,不但于我心不忍,只怕老太太未必就依。虽然艰难,难不至此。我虽没受过大荣华富贵,比你们是强的。如今我宁可省些,别委屈了他们。以后要省俭先从我来倒使的。如今且叫人传了周瑞家的等人进来,就吩咐他们快快暗地访拿这事要紧。」

  凤姐听了,即唤平儿进来吩咐出去。

  一时,周瑞家的与吴兴家的,郑华家的,来旺家的,来喜家的现在五家陪房进来,余者皆在南方各有执事。王夫人正嫌人少不能勘察,忽见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走来,方才正是他送香囊来的。王夫人向来看视邢夫人之得力心腹人等原无二意,今见他来打听此事,十分关切,便向他说:「你去回了太太,也进园内照管照管,不比别人又强些。」

  这王善保家正因素日进园去那些丫鬟们不大趋奉他,他心里大不自在,要寻他们的故事又寻不着,恰好生出这事来,以为得了把柄。又听王夫人委托,正撞在心坎上,说:「这个容易。不是奴才多话,论理这事该早严紧的。太太也不大往园里去,这些女孩子们一个个倒象受了封诰似的。他们就成了千金小姐了。闹下天来,谁敢哼一声儿。不然,就调唆姑娘的丫头们,说欺负了姑娘们了,谁还耽得起。」

  凤姐见王夫人盛怒之际,又因王善保家的是邢夫人的耳目,常调唆着邢夫人生事,纵有千百样言词,此刻也不敢说,只低头答应着。王善保家的道:「太太请养息身体要紧,这些小事只交与奴才,如今要查这个主儿也极容易,等到晚上园门关了的时节,内外不通风,我们竟给他们个猛不防,带着人到各处丫头们房里搜寻。想来谁有这个,断不单只有这个,自然还有别的东西。那时翻出别的来,自然这个也是他的。」

  王夫人道:「这话倒是。若不如此,断不能清的清白的白。」因问凤姐如何。

  凤姐只得答应说:「太太说的是,就行罢了。」

  王夫人道:「这主意很是,不然一年也查不出来。」于是大家商议已定。至晚饭后,待贾母安寝了,宝钗等出园时,王善保家的便请了凤姐一并入园,喝命将角门皆上锁,便从上夜的婆子处抄检起,不过抄检出些多余攒下蜡烛灯油等物。王善保家的道:「这也是赃,不许动,等明儿回过太太再动。」于是先就到怡红院中,喝命关门。当下宝玉不在,袭人忽见这一干人来,不知为何直扑了丫头们的房门去,因迎出凤姐来,问是何故。凤姐道:「丢了一件要紧的东西,因大家混赖,恐怕有丫头们偷了,所以大家都查一查去疑。」一面说,一面坐下吃茶,只偷偷给袭人使眼色。

  王善保家的等搜了一回,又细问这几个箱子是谁的,都叫本人来亲自打开。袭人因见凤姐眼色知道必有异事,又见这番抄检,只得自己先出来打开了箱子并匣子,任其搜检一番,不过是平常动用之物。随放下又搜别人的,挨次都一一搜过。到了晴雯的箱子,因问:「是谁的,怎不开了让搜?」

  晴雯本是病着在床上,袭人等方欲代晴雯开时,只见晴雯挽着头发闯进来,豁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捉着底子,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王善保家的也觉没趣,看了一看,也无甚私弊之物。

  回了凤姐,要往别处去。凤姐儿道:「你们可细细的查,若这一番查不出来,难回话的。」众人都道:「都细翻看了,没什么差错东西。虽有几样男人物件,都是小孩子的东西,想是宝玉的旧物件,没甚关系的。」

  凤姐听了,笑道:「既如此咱们就走,再瞧别处去。」

  众人刚要出去,却见王夫人由丫鬟们引着走了进来,众人忙施礼。王夫人坐了问道:「宝玉这里可都查明白了?」

  王宝善家的抢着道:「回二太太,都查明白了。并没有什么不对的。」

  王夫人冷哼道:「方才是哪个自己翻了箱子的?好大的火气!」

  众人听了都不敢言语,晴雯只得站出来道:「是我。」

  王夫人只见晴雯一脸倦怠,头发散乱竟有三分西子模样,又有几分黛玉的神情,心里便老大不喜欢,因冷笑道:「好个美人!真象个病西施了。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这几年我越发精神短了,照顾不到。这样妖精似的东西竟没看见。怪不得宝玉整日里不去上学,只怕都是被你们这群狐媚子给勾的。如今只是来抄检你的东西,你竟这么大脾气?哪里还是个丫头,分明是个主子了。」

  又见地上有一串蜜蜡念珠,因捡起来看了看问道:「这也是你的东西?」

  晴雯点头道:「是宝二爷那天高兴赏给我的。」

  王夫人怒道:「胡说!这念珠我认识,是那日南安王妃赏给宝玉的,怎么能倒你手里?定是你糊弄着骗了去!如今还有什么话说?」

  晴雯一时气得说不上话来,只站着瑟瑟的抖,那眼泪也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下来。

  王夫人冷哼道:「她可有家人在府里当差?」

  王宝善家的忙道:「她哥嫂也在府里当差。」

  王夫人听了道:「便差人叫晴雯哥嫂来,领着晴雯出去。阿弥陀佛!今日天睁了眼,把这一个祸害妖精退送了,大家清净些。」

  袭人在一旁不敢言语,凤姐见王夫人盛怒也不敢多话,只得由着两个婆子将晴雯驾着出去了。王夫人又将宝玉房里的小丫头们一个个都检查了一回,又说了些狠话,才对凤姐说:「我也累了,如今你们去别处查访,我这就回了。」说罢便自行带着丫鬟去了。袭人一面哭着收拾散落一地的物件,不在话下。

  凤姐等人一径出来,一头到了潇湘馆内。黛玉已睡了,忽报这些人来,也不知为甚事。才要起来,只见凤姐已走进来,忙按住他不许起来,只说:「睡罢,我们就走。」这边且说些闲话。那个王善保家的带了众人到丫鬟房中,也一一开箱倒笼抄检了一番。因从紫鹃房中抄出两副宝玉常换下来的寄名符儿,一副束带上的披带,两个荷包并扇套,套内有扇子,打开看时皆是宝玉往年往日手内曾拿过的。王善保家的自为得了意,遂忙请凤姐过来验视,又说:「这些东西从那里来的?」

  凤姐笑道:「宝玉和他们从小儿在一处混了几年,这自然是宝玉的旧东西。这也不算什么罕事,撂下再往别处去是正经。」

  紫鹃笑道:「直到如今,我们两下里的东西也算不清。要问这一个,连我也忘了是那年月日有的了。」王善保家的听凤姐如此说,也只得罢了。

  又到探春院内,谁知早有人报与探春了。探春也就猜着必有原故,所以引出这等丑态来,遂命众丫鬟秉烛开门而待。众人来了。探春故问何事,凤姐笑道:「因丢了一件东西,连日访察不出人来,恐怕旁人赖这些女孩子们,所以越性大家搜一搜,使人去疑,倒是洗净他们的好法子。」

  探春冷笑道:「我们的丫头自然都是些贼我就是头一个窝主。既如此,先来搜我的箱柜,他们所有偷了来的都交给我藏着呢。」说着便命丫头们把箱柜一齐打开,将镜奁、妆盒、衾袱、衣包若大若小之物一齐打开,请凤姐去抄阅。

  凤姐陪笑道:「我不过是奉太太的命来,妹妹别错怪我。何必生气。」因命丫鬟们快快关上。平儿丰儿等忙着替待书等关的关,收的收。

  探春道:「我的东西倒许你们搜阅,要想搜我的丫头,这却不能。我原比众人歹毒,凡丫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都在我这里间收着,一针一线他们也没的收藏,要搜所以只来搜我,你们不依,只管去回太太,只说我违背了太太,该怎么处治,我去自领。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说着,不觉流下泪来。凤姐只看着众媳妇们。

  周瑞家的便道:「既是女孩子的东西全在这里,奶奶且请到别处去罢,也让姑娘好安寝。」

  凤姐便起身告辞。探春道:「可细细的搜明白了?若明日再来,我就不依了。」

  凤姐笑道:「既然丫头们的东西都在这里,就不必搜了。」

  探春冷笑道:「你果然倒乖。连我的包袱都打开了,还说没翻。明日敢说我护着丫头们不许你们翻了。你趁早说明,若还要翻,不妨再翻一遍。」

  凤姐知道探春素日与众不同的,只得陪笑道:「我已经连你的东西都搜查明白了。」

  探春又问众人:「你们也都搜明白了不曾?」

  周瑞家的等都陪笑说:「都翻明白了。」

  那王善保家的本是个心内没成算的人,素日虽闻探春的名,那是为众人没眼力没胆量罢了,那里一个姑娘家就这样起来,况且又是庶出,他敢怎么。他自恃是邢夫人陪房,连王夫人尚另眼相看,何况别个。今见探春如此,他只当是探春认真单恼凤姐,与他们无干。他便要趁势作脸献好,因越众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嘻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

  凤姐见他这样,忙说:「妈妈走罢,别疯疯颠颠的。」一语未了,只听「啪」的一声,王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掌。

  探春登时大怒,指着王家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我不过看着太太的面上,你又有年纪,叫你一声妈妈,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如今越性了不得了。你打谅我是同你们姑娘那样好性儿,由着你们欺负他,就错了主意!你搜检东西我不恼,你不该拿我取笑。」说着,便亲自解衣卸裙,拉着凤姐儿细细的翻。又说:「省得叫奴才来翻我身上。」

  凤姐平儿等忙与探春束裙整袂,口内喝着王善保家的说:「妈妈吃两口酒就疯疯颠颠起来。前儿把太太也冲撞了。快出去,不要提起了。」又劝探春休得生气。

  探春冷笑道:「我但凡有气性,早一头碰死了!不然岂许奴才来我身上翻贼赃了。明儿一早,我先回过老太太太太,然后过去给大娘陪礼,该怎么,我就领。」

  那王善保家的讨了个没意思,在窗外只说:「罢了,罢了,这也是头一遭挨打。我明儿回了太太,仍回老娘家去罢。这个老命还要他做什么!」

  探春喝命丫鬟道:「你们听他说的这话,还等我和他对嘴去不成?」

  待书等听说,便出去说道:「你果然回老娘家去,倒是我们的造化了。只怕舍不得去。」

  凤姐笑道:「好丫头,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探春冷笑道:「我们作贼的人,嘴里都有三言两语的。这还算笨的,背地里就只不会调唆主子。」

  平儿忙也陪笑解劝,一面又拉了待书进来。周瑞家的等人劝了一番。凤姐直待伏侍探春睡下,方带着人往对过暖香坞来。又检查了其他处,惹得到处鸡犬不宁,不一一言表。

  却说第二日,凤姐便急急的让平儿去找宝玉。平儿坐了车来到悼红轩,只将昨夜的事说了一回,说道撵了晴雯宝玉顿时一拍桌子腾身而起,道:「这都与晴雯有何相干?我这就回去替她讨个公道!」说完就往外去。*标记*

  平儿忙拉住道:「好二爷,莫要着急,你这般火着,难不成要去和太太评理?」*标记*

  宝玉听了这才缓了缓,顿足道:「那我也该回去,晴雯哪里受过这等委屈?如今还不知道哭成什么样呢。」平儿见拦不住,只得跟宝玉一同回去了。

  宝玉径自来找王夫人,王夫人见了笑道:「我儿,不是去北静王府上了?怎么今儿就回来了?」

  宝玉虽是生气,也不敢太过造次,请了安道:「我听说太太昨儿把我屋里的晴雯撵了?」

  王夫人笑道:「嗯,有这回事,只是一个丫头,有什么相干?明日再给你寻好的就是了。」

  宝玉道:「这又何苦来?我只觉得晴雯就很好。」

  王夫人脸色一沉道:「我看竟不好,那模样虽是俊俏,却有点太妖媚了,你也大了,若把你勾引坏了怎么样?况且看那模样病恹恹的,哪里能好好伺候你?」

  宝玉道:「正是因为伺候我才这样多灾多病的,如今她还病着,太太平日里是个最心善的,如今怎么就糊涂了?太太若是疼我,只准我再将她接进来就是了。」

  贾宝玉素日里是最孝顺的,如今第一遭顶撞王夫人,竟是为了一个丫头,王夫人不禁怒道:「你如今长大了翅膀硬了不是?连你娘的话都不听了。今日不听我的话,明日是不是也敢不听老爷的话,不听老太太的话?我今日便是要将她撵出去了,你若不依就别认我这个娘!」

  宝玉这才不敢搭话了,呆着也没意思,便附和了几句才出去了。来至怡红院,袭人正发呆,见了宝玉便一头扑进宝玉怀里哭了一回。宝玉安慰半晌,又问晴雯被送到哪里。袭人早打听清楚,一一告诉了宝玉,又道:「你也不该为了这事顶撞太太,若等太太气消了再好好说和或许还有缓和,你这么一闹倒是不好。只怕晴雯一时半会是进不来了,我这就将她平日里的衣物收拾了,你一并给她递过去吧。」

  收拾完了,又拿起那串念珠道:「这个还要给她带出去吗?」

  宝玉接了道:「自然。」说着接过了念珠便去了。

  出了府,几经打听三转两转才来到晴雯哥嫂家里,见里面没人,只有晴雯一个躺着。晴雯本就病着,又被这么一闹,更是又羞又气,已经几日不进茶米。宝玉来到床前轻轻唤了两声袭人才幽幽醒过来,见是宝玉,挣扎着要起来。宝玉忙扶着晴雯靠在自己怀里道:「小白虎,可让你受委屈了。几日不见,怎么就挨成这样了?」

  晴雯满腹委屈无处发泄,如今听了宝玉这话不禁呜呜的哭了起来。宝玉又安慰了好一会,才道:「这里这样腌臜,哪里是你能呆的地方?」

  晴雯道:「二爷,不如也让我去伺候史姑娘吧。」

  宝玉摇头道:「使不得,你这病这般重,我倒是有个去处让你去。」说着只留了张字条给晴雯的哥哥,便扶着晴雯起来穿了衣服,背着晴雯去了。晴雯迷糊间却见宝玉是往园子里去,忙道:「二爷,这园子里我死也不进去了。若让太太知道了,也定要恼你的。」

  宝玉笑道:「不妨事,都有我就是了。」晴雯这才不言语了。却说宝玉从角门进去,却不去怡红院,径直朝栊翠庵去了。来至栊翠庵,见了妙玉道:「妙玉姐姐,我又来烦扰你了。」说着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回。

  妙玉见晴雯一副娇弱的模样,心里又是喜欢又是疼爱,轻轻摸了摸晴雯的额头道:「好个标志的人儿,果然有些像颦儿。难怪宝玉这么心疼你,换做是我也是舍不得的。」

  晴雯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妙玉师父,都是二爷的主意,打扰你清修了,我……我还是出去吧。」

  妙玉笑道:「还害羞了,哪里就打扰我了?我正愁平日里没个说话的人,你来了可不正好陪我?你且先躺着,我给你看上一看。」说着便拿起晴雯的手给她诊脉起来。诊察了一回笑道:「妹妹,你不单模样颦儿,这病也有三分像。」又转向宝玉道:「如今她是着了些风寒,又有些气迷,有些滞涩,不妨事。我写一个方子,你只管去抓药就是了。」

  宝玉见妙玉这般喜欢晴雯,自然也是高兴,拿了药方去抓药,不在话下。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