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玉有情只身送花露 凤有意宽衣谢才子

  回说宝玉自从和袭人初尝人事之乐,并乐此不疲,每晚夜深人静之时宝玉必将袭人唤至身边逍遥快活一番。袭人也只一味应承,并不推脱。

  这日辞了贾母并王夫人等回到自己房中,回想起凤姐方才所说之话,心道凤姐自是知道了那日自己和袭人之事,但是又并没有告于贾母等人,方才又用语言暗示于我,是和用意?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袭人捧了茶来,见宝玉如此,遂说:「二爷如今在这里想也是无用,依我看不如你直接去找琏二奶奶问个明白才好。琏二奶奶来咱府上这么多年了,也是看着二爷长大的,对二爷犹如兄弟一般,我想她必不会坑害于你。」

  宝玉听得言之有理,便道:「你把那日夫人给我的玫瑰花露拿来,我亲自给二嫂送过去。」

  说着便带了玫瑰花露一人出门,朝凤姐房中走去。

  却说凤姐回来之后,正有几个老妈子在等着回复事情。把他们一一的打法了下去,随自己端起茶来品了一口,又想起了今日和宝玉的对话,竟是自己吃吃的笑了出来。正在自己胡思乱想之时,却听见外面脚步之声,随有人叩门:「琏二嫂可在屋里吗?」不是宝玉又是何人?

  凤姐听罢慌忙下地,一边答道:「在呢,可是宝兄弟来了?」

  一边忙对着镜子规整了一下脸面。已见宝玉推门走了进来。忙笑道:「可真是稀客了,今儿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宝玉脸上一红,不知如何作答,忙道:「琏二哥不在屋里吗?」

  「他呀,去苏州给府上买办建园子所用之物去了,还要月余才得见,可是你今日来我这有何贵干?」

  说着拿着一双杏眼,似笑非笑的望向宝玉。

  宝玉哪里不知贾琏已经去了苏州,只是自己也知道有些日子不来这边,方才凤姐问起自己无言以对才转移了话头。听凤姐问起自己为何而来,忙从衣襟内掏出了玫瑰花露,笑着道:「昨儿太太赏了我两瓶子西域进贡的玫瑰花露,我试了一下,的确味道不错只一小匙配上一杯水就清香的不得了。今日带了一瓶来也给嫂嫂试试。」

  凤姐是个什么心机的人,听到这里已经知道宝玉不是为了送花露而来。

  「哟,这可真是劳烦宝兄弟了,这些小事情,找他们丫头老妈子送来就是,怎么敢劳您大驾。」

  说的宝玉又是脸上一红,道:「老妈子并丫头们都粗手笨脚的,我也怕他们说不大清这花露如何调剂,才自己来了。」

  「那可真是宝兄弟费心了。就放着吧。回头我试试。」

  「平儿姐姐也不在屋里吗?何不现在就让她给二嫂沏上一杯?」

  「平儿去东府里取点东西,要得一会子才能回来了。」

  「那……要是二嫂不嫌我腌臜,我给你沏一次如何?」

  说着便动手沏了起来。待沏好后双手奉上。

  凤姐笑着道:「今天可是我的福气了,能喝得宝兄弟亲自沏的花露。」

  说着便接了过来。二人双手触碰,凤姐还似无意的用指甲轻轻的在宝玉的手上划了一下。宝玉也不敢动。递了杯子,忙缩回手来。

  却见凤姐一只柔荑端着碟子,另一只拿起茶盅,双目款款含情却不斜视,那涂了胭脂的杏桃小口轻轻撅起,轻轻的往盅里吹着气,复又伸出香舌,轻轻的在盅口舔了一下,这才细细的品了一口。

  宝玉看的这样的光景,不由得呆了。心想,平日随也知她是个风流人儿,但终于是我嫂子,未敢造次,今日细细看来,可真是凤一样的女儿家,真真可惜,怎么就嫁给我那琏二哥了。又不知她在床底之间又是怎样一副光景?

  正在胡思乱想间,却见凤姐已经放下了茶盅,脸上带着笑靥道:「果真是上用的东西,就是和小厮们从铺子里买来的不同,只这一小口就满嘴余香。宝兄弟多日不来了,今日可要坐一坐再走了。不然外面的人知道了,知道的说是宝兄弟不惜的在我这猪窝马棚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当嫂子的怠慢了你呢。」

  宝玉听得这话,慌忙说道:「嫂嫂这是怎么说的,平日里嫂子料理府上大事小情,我是不敢叨扰你才是。」

  「唉,我那会子刚嫁到你们贾家,你还是六七岁的孩子,是我从小看你长大的。你一直都是姐姐长姐姐短的在我这要这要那,如今你到是长大了,出落成人样了,却越发和我分生了,平日里也不像你小时候,有的没的事就往我这里跑,在我身上撒娇。唉,想必是我老了,没有昔日里的风光了。」

  说着眼睛低下去,轻叹起来。

  宝玉听罢,又看到凤姐如此光景。慌忙劝道:「嫂子哪里话来?哪里就是你老了呢?这府上上上下下百余人,谁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人物?嫂子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呢,仙女一般的人儿。」

  说着,就把身子往凤姐处靠了靠。

  凤姐听得这话,抬头到:「宝兄弟这话可真心?」

  「当然真心,如若有一句假话,让我,让我明日就被老爷活活打死才好!」

  宝玉说着就起誓。

  凤姐忙伸出手去,用手掩住了宝玉的嘴:「傻兄弟,姐姐哪里不知道你是真心话,怎么又让你混起誓来了。」

  宝玉本是呆性情,如今被凤姐的一只玉手堵住了嘴,哪里还说的下去,用手握住凤姐的手道:「嫂子,并非我胡言乱语,只是你天仙一样的人儿,如今我也长大了,自然不能像小时候那样粘着你,总是要避嫌些才好,唉!我也是不想的啊。」

  说着也长吁短叹了起来。

  「傻兄弟,你这可就是多心了。」

  凤姐说着,非但没有伸出手来,反而由宝玉握着,把另一只手也搭在了宝玉的手上:「只要你平日总来看看我就是了。」

  「嫂子……」

  宝玉再呆傻,今日这光景也已经懂得了凤姐的心。随伸出一只胳膊,把凤姐揽在怀中。

  凤姐嘤咛一声靠在宝玉怀里。

  「傻宝玉,还叫人家嫂子!我不依……」

  「凤姐姐。」宝玉忙改口道。一面把凤姐搂的更紧,仔细的闻着凤姐身子上的一缕幽香。

  「姐姐身上可真香,用的什么粉?」

  「我哪用的什么名贵的粉啊膏啊,定是没有你家袭人身子好闻的。」凤姐说着哧哧的笑了出来。

  宝玉听了大窘,道:「姐姐……原来你都是知道的。」

  「爷们长大了,寻花问柳自是再寻常不过的,哪个男人不好色呢?」

  凤姐一边说着,一边搁着衣服抚摸着宝玉的胸膛:「宝兄弟真是长大了,这身子也有几分爷们的模样了。」

  宝玉被凤姐摸索的已然动了情,随壮胆把手也探向了凤姐的胸脯:「姐姐说我年纪大了,今儿我倒要看看姐姐是否真的就老了?」说着已然将手按在了凤姐的玉乳之上。凤姐又是哧哧的笑了起来:「傻宝玉,隔着衣服怎么能看出来,不如……不如我……」说着脸色早已绯红,不好意思往下说了。

  「姐姐今日若肯将庐山真面目使我一件,我也不枉活此生了!」

  宝玉说着就动手开始解起凤姐的衣衫来。一层层的衣衫除尽,已经显露出凤姐的身子来。但见凤姐削肩柔若无骨,皮肤滑若凝脂白里透红。一对玉乳饱满匀称,挺挺的玉立着,奶头深而圆。真是如两座玉峰一般的俊俏。

  「呵呵,看你那色样,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可还好看么?看够了没?」凤姐见宝玉的呆样,心里不由得泛起一丝得意。

  「你还是孩子那会,还吵着要吃我的奶呢。」

  「姐姐,我现在也要吃呢。」

  说着就把口张开,已经把一颗玉乳含在口中吸吮了起来,同时用手抓住另一只玉乳揉搓了起来。不一会,只弄的凤姐娇喘连连:「宝,宝玉,来给你吃我的奶……嗯……可,可好吃么?来,这边也吃吃,我家巧姐都没有吃过我的奶,今日都给你吃了吧。」

  宝玉把凤姐的两个椒乳都吃了一番,又开始给自己宽衣解带了起来,不一会就把自己除了个精光。又来解凤姐的裙子。凤姐见宝玉脱光了身子,亮出硬挺的阳物,顿时眼前一亮:「宝玉可真是长大了呢,几年不得见,这物件怎么就长这么大了?」说着便把宝玉的阳物握了起来。

  「哦,姐姐的小手好柔软,握的我真舒服!」

  「傻宝玉,可比袭人握的舒服?」说着,一边细细套弄一边抓住两颗春丸揉捏。

  「哦……姐姐真会弄,可是舒服死我了。」宝玉闭上眼睛,不住的点头道。

  「呵呵,这就舒服了?还有更舒服的呢。」说罢,凤姐就把檀口张开,把宝玉的阳物含入口中,吞吐了起来。

  宝玉只是初经人事,哪里得知男女之事还有如此多的玩法,只觉自己的阳物被纳入一个湿热之处,好不舒爽。

  「啊……姐姐可真会弄,姐姐的小嘴,哦,吸的我可真舒服!」

  凤姐并不答话,只是专心的品尝宝玉的阳具,一会吞吐,一会又用舌头来回的舔舐。真像在品尝人间美味一般。只一会便感觉宝玉的阳物突然暴涨,凤姐知是宝玉要泄了,便又加紧的吞了几下,最后直把整根阳物都含入口中。宝玉只觉一激灵,已将子子孙孙射入到凤姐的檀口之中。

  只见凤姐的眉头禁皱,喉咙蠕动了几下。待到宝玉射完了阳精,拔出阳物,竟是没有一丝残存的腌臜之物粘在上面,只有凤姐剔透的口水。

  「姐姐怎么都吃了,这等腌臜之物,快吐出来才好。」

  「傻宝玉,这男人的阳精才是好吃呢,还能美容防老,你可知道?」说着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残余男精。

  「哦,那我也要尝尝姐姐的阴精了。」

  宝玉说着,就把凤姐推到在床。凤姐咯咯的笑着,却也就依得宝玉胡来了。

  宝玉搬开凤姐的两条双腿,就开始舔舐了起来。凤姐阴毛浓密,玉蚌上的两片肉唇比袭人的肥厚了许多,颜色也略深些。宝玉把两片肉唇逐一纳入口中,舔弄吸吮,只弄的凤姐本就已经湿透的下体又流出许多阴精来。

  宝玉一一的用舌头舔干净,并咂咂嘴道:「姐姐下体的阴精更是美味呢。说着又埋头舔舐了起来。」

  凤姐刚才几下便弄的宝玉泄了身,自以为宝玉初尝人事,还未老道,哪成想宝玉这唇舌之功能如此精湛。平日里贾琏哪里会为她舔阴,平儿随常常用口舌伺候自己,但与男人比起来,自是不同。如今不由得让宝玉舔的浑身乱颤,嘴里呜咽到:「啊,好宝玉,好弟弟,舔的姐姐好受用啊……你……你可是平日里常给袭人那小蹄子舔么?」

  「姐姐,实不相瞒,我这可是第一次给女子舔阴,也只是混舔一气。姐姐若是受用,我便常来与姐姐舔可好吗?」

  凤姐又用手把宝玉的头压向自己的玉蚌:「使得,只要你不嫌弃我老了,你尽管来,姐姐给你吃奶,姐姐给你舔那话儿……哦哦……舔得好。」

  说着自己用手把玉蚌掰开,露出里面的嫩肉来。宝玉更是伸长了舌头由下而上一下下的舔舐起来。发现每次舔到那颗珍珠都会引来凤姐一哆嗦,便索性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它之上,一会用舌头轻挑,一会又含入嘴中吸吮。只搞的凤姐娇喘连连,不一会竟是尖叫了几声,玉蚌中吐出大量阴精,竟是泄了身子。宝玉又舔了几回子,把流出的阴精都吞进肚子里。

  折腾了这一时,宝玉的阳物已经又勃起了。此时见凤姐仍在余韵中,随提起凤姐两腿,把阳物对准凤姐的玉蚌,一用力便插了进去。凤姐哦的一声回应道:「哦!宝玉,好粗长啊,插得姐姐真舒服。」

  「姐姐,还有更舒服的呢。」

  宝玉说罢,便抄起凤姐的两腿抽插了起来。凤姐已经生养过孩子,下体自是和袭人出破处子之身的窄紧所不能比。但淫水颇多,不一会就泛起了咕唧咕唧之声。出入自如,宝玉不由得越插越起兴,越插越流畅,只插的凤姐娇喘吁吁,大呼小叫之声不绝于耳。

  「宝玉……啊,宝玉……你插死姐姐了!宝玉的鸡巴插的我好爽啊!要,要上天了!啊……用力!再快点,快点操弄我的肉穴!我……要被你操死了……」

  宝玉自幼家教甚严,又何尝听到过这等污言秽语?如今听到,更是多了一层刺激,遂更加卖力的插弄。不一会就把凤姐弄得泄了几次身子了。

  「好宝玉,你要干死我了。」

  凤姐又从一波高潮中回过神来,擦拭着宝玉脸上的汗水,心疼的说道:「傻样,就知道一味的蛮干,快擦擦汗,躺下让姐姐伺候伺候你吧。」

  说着让宝玉躺倒在床,用手扶正宝玉的阳物,双腿劈开把粗长的男根一寸寸的纳入自己的体内。

  却说宝玉随初尝人事,却也不是傻子,见凤姐如此,也已懂得了配合,双手一会梳理下凤姐的阴毛,一会又揉揉凤姐松软的奶子。看凤姐在自己身体上蹲起磨蹭,一阵阵的快感也从下体传来。

  「姐姐……哦,姐姐可真会玩,比袭人可好得多了,日后宝玉必要多多和姐姐亲近……亲近才是……」

  「啊……啊……好……好弟弟,你的大鸡巴也……比你……比你琏二哥的粗长了许多……插起来真是……真是受用。来日……你若不来,我必是……必是不依你的。」

  凤姐一边回应着,一边加速前后晃动着腰肢,引得奶子上下晃动着。不一会凤姐就没了力气再晃动,又呼叫了几声便爬在了宝玉身上。宝玉紧紧的把凤姐揽在怀中,让凤姐的奶子紧紧的挤着自己的胸口,下身开始耸动抽插了起来。又抽插了几百下,终于也低吼一声,把阳精射入了凤姐的玉蚌之中。激得凤姐身子一抖。

  酣战过后,二人姿势都不变化,宝玉仍将阳物留在凤姐体内,凤姐也懒得起身。二人只是抱着。

  「姐姐,你可真是妙不可言啊,比起袭人来,一个鲜嫩一个熟软。真是让人销魂。」

  「好宝玉,你也是,让姐姐好生受用,刚才都不知道泄了几次。」

  「姐姐,刚才你满口的鸡巴肉穴的,听的我好喜欢。」

  「弟弟若是喜欢,下次我还如是叫给你听,只是你莫要笑我才好。」

  二人又亲吻了一会子,才起身,分别穿衣系带。又约好了下次何时欢好,宝玉才依依不舍的起身回自己屋内去了。

  平儿回来,见凤姐双目含春,脸带笑意,又得知宝玉来过了,自是明白了其中之事。凤姐因初得了宝玉之身,也喜滋滋的把二人行事之经过也细细与平儿说了。平儿听得凤姐如此之受用,不禁心里也是痒痒的,不觉听得痴了。

  凤姐见状,笑骂道:「小浪蹄子,是不是光听听就心里痒得不行了?」

  说罢就用手探到平儿裙底,果然已经沾湿了一片。

  平儿大窘,忙道:「那是奶奶的人儿,我一个做下人的怎么敢乱想呢。」

  凤姐撇了平儿一眼,笑道:「小蹄子,等着吧,有我的自然就有你的。」

  这正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欲知事事能否依凤姐所言,下回分解。

57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