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回 因琐事邢氏生恨意 为二姐宝玉遭毒打

  却说凤姐将养了几个月,渐渐好了起来,脸上也稍有了些血色,身子上也有了些力气,已能下炕走动了,只是仍有些懒懒的没有力气,又见探春将府中闲杂事处理的也得当,自然乐得清闲,每日只捡那大事略过问几句罢了。

  旺儿也打平安州返了回来,将诸多细节一一和凤姐回明了,凤姐又细细问过了这才稍稍安了点心。

  这日凤姐随王夫人往贾母处请安,哪知贾母因昨夜贪嘴吃了大半个果子,晚上便有些腹泻,一晚上起了几回,这会子还未起身,王夫人便和凤姐在外间坐了闲话。正说起前日迎春一事,不免又唏嘘一番,娘俩正说着,有丫鬟扶着邢夫人来了。凤姐见了礼,邢夫人也坐了笑道:「老太太还没起?方才你们娘儿说什么?」

  王夫人道:「正和凤丫头说迎丫头呢。唉,可怜这娇弱的孩子,就摊上了这么个混账东西。」

  邢夫人却不以为意,又觉王夫人是在拐着弯的责怪自己,心中不快,便道:「新过门的媳妇,拌拌嘴吵吵架总是有的,时日一长,生养了子嗣也就好了。」王夫人听了心中不受用,便不答话,端起茶盏来喝了一口。

  凤姐见邢王二人言语不和,忙圆场道:「大太太是过来人了,自然是有见识的,想必说的也有些道理。二太太是看着迎春长大的,自然会多心疼一些。过些日子看吧。」

  却说这邢夫人本乃续弦,贾赦正妻只生了贾琏一人便病故了。迎春生母乃贾赦的妾,贾琏之母殁了之后便将迎春生母扶正了。哪知迎春生母没几年也殁了,贾赦这才又续弦娶了邢夫人。邢夫人本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出身,过门后又没有生下子嗣。

  而王夫人乃是贾府世交王府的小姐出身,又有元春在宫中尊为贵妃,府中宝玉也是人人疼爱,邢夫人本就觉得低了王夫人一头,而贾琏王熙凤又在王夫人这边住着,帮着王夫人打理内务,她这个大太太却是被冷在一旁,更是有些怀恨。如今又听王夫人和凤姐说迎春,那凤姐虽是在打圆场,在邢夫人听了也如同火上浇油,因冷笑道:「是了,自然是二太太多疼迎丫头一些,我这做娘的倒是没心没肺的了。」

  凤姐听了不敢言语。王夫人刚要说话,里面帘子一挑,鸳鸯扶着贾母出来了。众人忙起身请安。贾母道:「我方才在里面听你们说迎丫头,怎么?可是迎丫头在那边受了什么委屈?前些日子我看那丫头竟是消瘦了些,精神也不大好。」

  王夫人忙赔笑道:「小两口刚在一处,拌拌嘴也是有的。」贾母见邢夫人在,也不便深问,又闲话了几句,众人便散了。

  邢夫人也就往园内散散心来。刚至园门前,只见贾母房内的小丫头子名唤傻大姐的笑嘻嘻走来,手内拿着个花红柳绿的东西,低头一壁瞧着,一壁只管走,不防迎头撞见邢夫人,抬头看见,邢夫人因说:「这痴丫头,又得了个什么狗不识儿这么欢喜?拿来我瞧瞧。」

  原来这傻大姐年方十四五岁,是新挑上来的与贾母这边提水桶扫院子专作粗活的一个丫头。只因他生得体肥面阔,两只大脚作粗活简捷爽利,且心性愚顽,一无知识,行事出言,常在规矩之外。贾母因喜欢他爽利便捷,又喜他出言可以发笑,便起名为「呆大姐」,常闷来便引他取笑一回,毫无避忌,因此又叫他作「痴丫头」。他纵有失礼之处,见贾母喜欢他,众人也就不去苛责。

  这丫头也得了这个力,若贾母不唤他时,便入园内来顽耍。今日正在园内掏促织,忽在山石背后得了一个五彩绣香囊,其华丽精致,固是可爱,但上面绣的并非花鸟等物,一面却是两个人赤条条的盘踞相抱,一面是几个字。这痴丫头原不认得是春意,便心下盘算:「敢是两个妖精打架?不然必是两口子相打。」左右猜解不来,正要拿去与贾母看,是以笑嘻嘻的一壁看,一壁走。

  忽见了邢夫人如此说,便笑道:「太太真个说的巧,真个是狗不识呢。太太请瞧一瞧。」说着,便送过去。邢夫人接来一看,吓得连忙死紧攥住,忙问:「你是那里得的?」

  傻大姐道:「我掏促织儿在山石上拣的。」

  邢夫人道:「快休告诉一人。这不是好东西,连你也要打死。皆因你素日是傻子,以后再别提起了。」

  这傻大姐听了,反吓的黄了脸,说:「再不敢了。」磕了个头,呆呆而去。邢夫人回头看时,都是些女孩儿,不便递与,自己便塞在袖内,心内十分罕异,揣摩此物从何而至,且不形于声色,一转念便有了主意。

  却说宝玉自打迎春被孙家的接了回去,更是不放心,天天只挂念着迎春在那边是否又被虐打了,且晴雯这几日病又重了些,竟是时不时的要咳嗽几声。宝玉便请了王太医来诊脉抓药,一面叮嘱袭人好生照顾,不在话下。

  宝玉看着晴雯那西子般的憔悴模样,心中又疼又急,又想起迎春手臂上累累伤痕,不由心中挂念,胡思乱想着这几日迎春可又挨打了,遂心中一动想到:「这世间怎么会有这等不知怜香惜玉的人,或许不过是一时糊涂罢了,我何不去登门拜访,一则可以去见见二姐姐,二则也去会一会那孙绍祖,或许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也能说动他,往后好生疼爱二姐姐,岂不是好事?」说罢便换衣服要出去。

  袭人问道:「去哪里?」宝玉只说出去走走。袭人笑道:「可是去看史姑娘?我也怪想她和麝月的,替我们带个好吧。」 宝玉含糊着应了,便出了门,只身一人骑马朝孙府去了。

  不一时来到孙府,下马上去敲门,只说贾府贾宝玉来拜望,那门上的听了进去传话,不一会儿便请宝玉进去。进了正厅,只见中间坐着一个人,见宝玉进来起身道:「贾二爷!贵临寒舍,有失远迎,还望赎罪!」

  宝玉见孙绍祖客气,也忙拱手道:「孙将军,贾宝玉不请自来,还望多担待。」说罢便打量起这孙绍祖来,只见他身高比自己还要高半头,又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络腮胡子,果然一副莽夫之像。

  孙绍祖请宝玉坐了,又让茶道:「不知宝二爷今日来我这里有何见教?」

  宝玉忙笑道:「见教是不敢当,只是一来久仰孙大哥盛名,今日便斗胆贸然拜访。二则也是有些挂念我那迎春姐姐。不知可否一见?」

  那孙绍祖其实心中早已猜到宝玉此行为何,只以为宝玉是来兴师问罪的,因冷笑道:「不是前几日才回去省亲的,还有什么不放心?难不成是觉得你家大小姐在我这里受了委屈?还是觉得我这庙小,容不下你家的真菩萨?」

  宝玉忙道:「哪里哪里,只是……」

  孙绍祖却不待宝玉说完便挥手打断道:「不必多言,既然你想见她一面也无不可,我让你见就是了。」说着便朝丫鬟道:「还不快去请你家奶奶出来?就说她的好弟弟来看她了。」

  小丫鬟答应着去了,不一会儿,只见迎春低着头缓缓的走了出来。宝玉刚要上前,却听孙绍祖大喝一声:「混账东西,谁让你站着的?可忘了平时我是怎么教你的?」宝玉都唬得一哆嗦,迎春更是吓得瑟瑟发抖。

  「还愣着给谁看?还不滚过来?」孙绍祖见迎春仍站着不动,大喝一声道。迎春吓得一哆嗦,扑通一声跪下来,慢慢的爬了过来。孙绍祖这才点头道:「你的好弟弟挂记你,看你来了,还不见过?」

  迎春只低着头伏在地上不敢抬头。宝玉见了忙要去搀扶,孙绍祖冷哼一声,迎春唬得不敢言语,也不敢起来。宝玉因怒道:「孙大哥这是何苦来?为何这般对待我姐姐?」

  孙绍祖却不搭理宝玉,只冷冷的问迎春道:「可是你回娘家去诉苦,说我对你不好,你在我这边受了委屈?」

  迎春这才颤声道:「不敢……」

  「哼,还说不敢?你的好弟弟都已经找上门来兴师问罪了,还说不敢?想来是我管教不严,你不听我的话?」

  宝玉看不过,便道:「孙大哥,我二姐姐金枝玉叶,这么柔顺的女儿家,你怎么能这般对待?二姐姐回家后并没有说起你不好,只是那胳膊上的伤痕可是掩不住的。我姐姐嫁到你这边来,哪里配不上你?你若不懂得珍惜不如再将二姐姐送回我们府里去,你再寻那好的岂不大家干净?」

  孙绍祖冷笑道:「你说的轻巧,你可真当是我娶了她?实话告诉你,是你家赦老爷欠了我五千两银子,到了日子没得拆兑,这才将这贱人抵了五千两卖与我的。我平日买个丫头再有姿色的也只不过几十两银子,如今怎么她就值得起五千两?既然大爷我花了钱,自然要让这银子花的值得吧。你们府上管教不严,我便再好好调教调教。」

  宝玉怒道:「孙大哥这是什么话?我家里的姑娘哪个不是大家闺秀?你怎么能拿我二姐姐和那些外头买来的丫头比?再者,二姐姐即便有不入你眼的地方,你只管好生说出来,我二姐姐是最柔顺的,你只好好说她还能不依你?何苦又这般对待她?你这等七尺男儿,难道只能在女子面前耍威风?天底下竟有如此不懂怜香惜玉的莽夫!」

  孙绍祖本是行伍出身,没念过几本书,哪里能说得过宝玉?不由怒道:「我就要如此调教你又奈何?说着抄起一只鸡毛掸子握了就要去抽打伏在地上的迎春。宝玉见了更是怒从心起,抬手一把推开了孙绍祖。」

  孙绍祖没想到这文质彬彬的公子哥居然敢在他面前动手,因毫无戒备,被宝玉一推不由身子失了平衡,摔在地上。孙绍祖爬起来便不由分说一拳打了过去,正打在宝玉的左脸颊上。宝玉只觉眼前一黑,几乎摔倒,后退了三五步才站稳了身子,见孙绍祖迎了上来却并不畏缩,竟也攥紧了拳头迎了上去。

  孙绍祖毕竟是军官,拳脚上颇有些功夫,身形又比宝玉大上一套,几下子便将宝玉打翻在地,又狠狠的踹了几脚,见宝玉终于不试图爬起来了,才用脚踩住了宝玉的头道:「哼,无知小儿,敢来这里撒野,如今可知道厉害了?你不要以为你依仗着荣国府就可以到处撒野,旁人怕你荣府,我孙绍祖可是不怕的!」

  宝玉只觉周身都疼痛难忍,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心里却不住盘算。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况且即便打得过他又于迎春无助。又想起方才孙绍祖所说那五千两银子之事,想到或许他是爱财的?便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道:「你要如何才能放过我二姐姐?你方才说我姐姐是抵你五千两银子的,不如我寻五千两来还了你,你让我带我二姐姐走可使得?」

  孙绍祖哈哈狞笑道:「放过她?你看我可是缺这五千两银子的吗?再者,若加上利息,只怕早已不止五千两了。」

  宝玉听得此话忙接道:「若五千两不够,我再多与你三千两如何?」

  孙绍祖听了眼睛不由一亮,冷笑道:「哼,好一个阔绰公子哥,只这一张嘴就是八千两,别人都道你荣国府何等风光,我却知道你们只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罢了,那贾赦尚且拿不出,你又有这能耐?」

  宝玉见孙绍祖口风有转,也不顾许多:「我拿得出拿不出是我的道理,你只管说,八千两银子你肯不肯放过我二姐姐?」

  孙绍祖心中道:「这迎春娇滴滴的本就不符我脾气,如今也玩弄了这么久,早就有些腻歪了,若他真能拿出八千两银子,让他把人接了去倒也无妨,何不平白捞上一笔?到时候再去多寻几个更风骚媚骨的就是了。」想到此处,口中道:「好,看得出你也是真心疼你姐姐,我便做一次好人,你只在三日之内拿出八千两银子,我便让你将这贱婢接走。若三日一过,只怕你拿出八万两我也不依了。」

  宝玉挣扎着站起来道:「好,我还有一个条件,这三日之内你不可让我姐姐再受一点委屈!」

  孙绍祖大笑道:「你当真以为我稀罕这醋汁子老婆?我府里千娇百媚的女人多的是,她只不过是一个玩物罢了。」

  既已敲定,宝玉便不再与孙绍祖搭话,只轻声对迎春道:「二姐姐,你且再委屈两日,宝玉定要将你接出去的。」

  孙绍祖早已不耐烦,挥挥手道:「送客!」外头便有小厮进来要将宝玉撵出去。

  宝玉将小厮推开,怒道:「滚开,我自己会走。」说罢,便一瘸一拐的径自出去了。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