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回 秋风轻送绫纱帐暖 一双玉人共度巫山

  宝玉转出梨香院,回想方才湘云所说,心中对妙玉更是感激,又想几日不见了妙玉,便绕进园子,朝栊翠庵去了。来至庵门,有老婆子回报了,便引宝玉进去。妙玉见宝玉,心中欢喜,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宝二爷今日怎么得空来我这了?」

  宝玉道:「前些日子看《法华经》有许多不懂之处,还要劳烦姐姐释疑点化一二才好。」

  妙玉笑道:「少来,你哪里会有心思看那劳什子?且稍坐,我去给你倒茶吃。」

  宝玉却一把拉住了妙玉的手道:「好姐姐快别忙,我可不是为了吃茶才来的。」

  妙玉羞道:「不吃就不吃,何必又这么拉拉扯扯的?快放手,让人看了去笑话。」

  宝玉非但不放手,更是稍稍一用力,就把妙玉拉在了自己怀里,双手环住了妙玉柳腰,低头将鼻子抵在妙玉脖颈之间狠狠的嗅了一口,只觉自有一股香茗之气萦绕,口中道:「好香好香!再好的茶也没有姐姐身上的香气好闻。」

  「说了不让你拉扯,你却更变本加厉起来了。」妙玉羞得脸都红了,小蛇一般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宝玉的双臂。

  宝玉反而将怀中佳人抱得更紧了,轻轻在妙玉耳边道:「好姐姐,宝玉想你了。」妙玉只觉得耳朵被一阵热热的气息扫过,连同那温柔的声音一同从耳朵眼里钻了进去,身子都跟着酥了一般,挣扎也越发的无力了。

  宝玉索性张开了嘴,将妙玉一颗莹润的耳垂含在口中吸吮了起来,又将舌头轻轻往妙玉耳朵眼里钻去。妙玉嘤得一声,身上再也没有半点力气,只将两只藕臂也环住了宝玉的腰,一面徒劳的躲避着宝玉的唇舌:「好宝玉,痒……不闹了……」宝玉却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吸吮得更厉害了起来。妙玉情急,只得扭直了臻首,找准了宝玉的嘴,将自己的樱唇压了上去。一时四唇相接,只有二人轻微的鼻音偶尔传出。

  好一会子,妙玉才将香舌从宝玉口中夺了回来,扭过头去,轻轻将脸颊贴在宝玉胸口,微张着小嘴不住喘息。宝玉嘴上老实了,双手却不安分起来,隔着薄薄的衲衣在妙玉身上来回游走不住。不一会儿便觉得怀中香嫩柔软的身子一点点的热了起来。宝玉便着手去解妙玉的衣带,妙玉小声道:「宝玉……这里不可,抱我到榻上吧……」

  宝玉却笑道:「有何不可?好姐姐,你这般高挑的身子,我们好了这么多次,我都不能好好赏玩一番,如今只要在这里看个够的。」说着,已将衣带解开,双手往两边一分,洁白而轻薄的衲衣便如一叶鸿毛一般轻轻坠地,只有一尺白绫抹胸掩住了胸前无限春光。

  妙玉忙将双手护在胸前,扭过身去将光洁的后背对着宝玉。宝玉却正合了心意,只单手拉住背后的系带轻轻一拽,那抹胸的结便被解开了,虽然妙玉双手护着前胸,宝玉只稍稍用力,便将这一片丝滑的布片拽了出来,又伸手去解腰间的裙带,不一会儿,妙玉便赤裸着站在那里了。

  只见妙玉一头乌黑的头发盘在头顶上,细长的脖颈下是略消的香肩,光滑的脊背下面不盈一握的柳腰。再往下便是略略后翘的肉臀,两条修长圆润的玉腿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紧紧的并在一处却并不见一点缝隙。宝玉看着妙玉的背影,不由得痴了,心道:「我只以为可卿的身段儿是最婀娜的,如今看只怕妙玉竟和可卿不相上下呢。不然,可卿的是婀娜风流,妙玉这才叫袅袅婷婷。」

  却说妙玉,只感到身上衣物被一件件的除去,不由得一颗芳心突突跳个不住,有些羞怯又有些期待,可偏偏等所有衣衫被除尽了,却没有了动静。等了一会子终于挨不住,轻轻扭过头来看,只见宝玉正在三五步远处呆呆的看着自己。妙玉忙转过头来,小声道:「难怪都说你是个呆子……这会子在那发什么呆呢?可看够了?看够了我可要穿上了。」

  宝玉忙上前一步,抱住了赤裸的妙玉道:「好姐姐,莫说是我,只怕那天上的神仙看了姐姐这般美的身子,也要呆了呢。不对,神仙也不让他们看,你只是我一个人的,只我一个人才能看。」

  「好个霸道的人。」妙玉听了宝玉的赞叹,心里面甜甜的,将身子朝宝玉靠了靠。

  宝玉轻轻搬过妙玉的身子,俯首又吻了上去。护在胸前的两只藕臂也被移开了,两团丰嫩的玉乳被轻轻拿捏。妙玉一面被吸吮着香舌,一面感受胸前那温柔的爱抚,不觉身子更是燥热了起来,悄悄的抬起手来,想要去解开宝玉的汗巾子,哪知却没有经验,本来已经情迷意乱,又不能见,只胡乱摸索了半天也不着门路。

  宝玉哪里会让佳人着急,笑着松开了抱着妙玉的手,三五下便除去了身上衣物。妙玉却羞得低下了头,却正看见宝玉的阳物正直挺挺的对着自己,忙又嘤了一声将脸扭到一旁。宝玉笑道:「好姐姐,都老夫老妻的了,还这般害羞?这小模样可爱煞我了。」

  妙玉小声道:「好不害羞,谁和你是老夫老妻了,嗯?这话我怎么听着这般耳熟,你上次可不就是这么说?」

  宝玉笑道:「上次就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如今岂不更是了?」说着,便一用力将妙玉横抱了起来,朝香榻上走去。

  轻轻将妙玉方在榻上,妙玉却用手勾住了宝玉的脖子,连带他也一起倒了下去。「宝玉,抱我。」宝玉哪里不依?便光光的将身子压了上去,四片热热的唇便又粘在了一处。

  良久宝玉才将嘴移开,顺着妙玉纤细修长的脖颈往下,停留在了两座玉峰之上,双腿也在那两条颀长的玉腿上来回游走。不一会儿,那两颗粉嫩的乳头便都俏生生的立了起来。又吸吮了一会儿,便一路往下,滑过平坦的小腹,刚要触及那芳草萋萋之处,妙玉却伸出了手,将自己私处掩住了:「宝玉不可。」

  「好姐姐,怎么的?」宝玉有些不解。原来妙玉突然想起方才小解并未洗涤,只是擦拭了一下,恐有腌臜之处,那妙玉又是最好洁净的,哪里肯让宝玉去亲那里?

  妙玉红着脸小声道:「那里腌臜,使不得的。」

  「好姐姐,你哪里都是干净的,怎么会腌臜?」却见妙玉只是不肯,宝玉也不勉强,只又把头往下,细细端详起那两只腿来。只见两只玉腿光洁如玉,笔直而圆润,没有丝毫的瑕疵在上头。「好美的腿,真真爱煞我了。」说着便低了头吻了上去。直将两条腿里里外外都亲了个遍才作罢。妙玉只觉腿上被宝玉舔得痒酥酥的,两只腿紧紧在一起磨蹭,索性转过身去,将背对着宝玉。

  宝玉见那两条腿紧紧并在一处,直到臀沟处都没有丝毫缝隙,不觉心中一动便有了主意。却说妙玉吃痒,只将身子转了过去,却不见了宝玉的骚扰,正自纳闷怎么这淫人这般老实起来了,去突然觉得两腿之间一热,一粗长之物便贴着私处钻入了两腿之间,烫烫的似是要将自己的两片湿湿的肉唇都融化了一般,俏脸也不由得热了起来。

  宝玉将阳物插入了妙玉双腿之间,只觉上下两条粉腿说不出的柔嫩,竟比那小穴菊门又别有一番风情,索性也贴着妙玉侧躺下来,将阳物在妙玉双腿间进进出出的抽送起来。不一会儿便将那玉蛤之中饱含着的蜜液尽数蹭了出来,顿时抽送得便更光滑起来。便一手从妙玉颈下探了过去,把握住了一颗椒乳,一手按住了妙玉的臀跨,抽插得也越发狠了起来。

  妙玉只觉得那肉棒热热的摩擦的越发快了起来,一下下顺着两片嫩唇的缝隙滑动,磨蹭着那娇嫩的肉珠儿,那酥痒越发的强烈了起来,又听见宝玉只在自己耳边的呼吸也粗重了起来,不觉心中更是燥热,那花心中又突出一些清凉的蜜液来。

  「好姐姐,你这一双腿就要迷煞我了。呼……紧紧的,又这般柔嫩,夹得宝玉好生受用。」宝玉一面抽送,一面赞不绝口。

  「你……你总有法子来欺负人家……嗯……啊!」宝玉的阳物正在一进一出的磨蹭,却不料太过湿滑,只一下子却歪打正着,将整根阳物尽数插入了妙玉的玉门之中。妙玉只觉下身被热热的填满了,宝玉却是只感到一阵清凉的柔嫩瞬时包裹了整根肉棒,二人不由同时发出一声长叹。

  「好姐姐,美死宝玉了。姐姐可也受用么?」

  「嗯……顶死我了……」

  宝玉嘿嘿一笑,便稍一用力,将妙玉侧卧着的身子压了过去趴在了床上,自己也借力压了上去,任凭那阳物仍停留在妙玉玉蛤之中,双腿一分,已经坐在了妙玉的腿上。「好姐姐,宝玉来了。」说着便坐着前后磨蹭了起来。

  不说妙玉,竟连宝玉也是头一遭用这个姿势,只觉肉棒在窄紧的肉穴中抽送,虽不及别的姿势来得有力,却也有一番滋味,那龟头进进出出便蹭着穴中一处簌簌的所在,只几下子,那处便渐渐硬了起来。

  「好姐姐,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呢?」

  「嗯……嗯……我……我哪里晓得……呼……再……再狠一些……好痒,要……啊!」宝玉听了妙玉的话,便用手把握住了两片弹弹的肉臀,前后更快了些。那龟头在里面磨蹭过那妙处,便又硬硬的抵在了花心之上,惹得佳人身子都跟着一颤,那凉丝丝的蜜液更是不间断的流了出来。

  宝玉知道妙玉受用,便更卖力起来。那肉棒在凉凉的穴中进进出出在那痒处并花心大力研磨,两只手也更用力,十指都深深陷入了两片美臀上的嫩肉之中,随着身子的前后耸动,那两片粉臀也被一张一合的分开,那粉嫩的小菊门也随之蠕动起了。宝玉看了不觉心痒,便腾出一只手来去剐蹭那细细地褶皱。

  「啊……宝玉,不要……不要摸……嗯……」妙玉只觉得菊门处也传来一阵酥痒,只和身子里那两处并在一起,直直的钻进了心里,小穴也不由得一阵痉挛,只夹得宝玉几欲泄身。宝玉一面咬紧牙关继续抽插,一面将手中沾满了滑腻的蜜液,便直直的捅进了妙玉的菊门之中。

  妙玉只觉那处腌臜,哪里被人玩弄过,如今竟被宝玉这般用手指捅了进去,不觉心中大羞,却又有一番滋味在心中涌起,只觉菊门都跟着一缩,将那侵袭进来的手指紧紧咬住,却不知是要将其拒之门外还是吸入深处。随着那菊门的紧缩,花心却被研磨得再不堪忍受,直将花门洞开,将那至阴蜜液喷洒出来。

  宝玉早已忍得辛苦,如今又被那一袭清凉一激,只觉顺着阳物一屡凉意吸入,整个身子都跟着一抖,再也把持不住,只将那热热的阳精稀疏喷洒出来,与之交汇在一处。顿时二人共赴巫山之巅,身在云端一般。

  宝玉只将身子轻轻压在妙玉身上,二人喘息了好一会子,妙玉方羞羞的道:「宝玉……你……你且将手指拿出来罢。」宝玉这才发觉自己的手指仍插在妙玉后庭之中。那菊门仍是一阵阵的紧缩。宝玉虽是不舍,却有些怕妙玉恼了,只得将手又轻轻扣弄了几下,惹得佳人又是一颤,才将手指缓缓拔了出来,心中却到:「好紧凑的菊门,却不知将我这阳物插入其中又会是何等的销魂?来日方长,此时还是不可造次唐突了佳人。」

  妙玉虽然菊门又被挑弄了几下,终于还是得了自在,不由长出了一口气,昏昏的半晌不说话。终于等到那股子热热的阳精早已传至四肢五骸,才轻轻道:「宝玉,抱我……」宝玉便缓缓将阳物拔出,从妙玉的身子上下来,妙玉轻轻一转身,猫儿一般的钻入了宝玉怀里。

  宝玉将那软软的身子抱紧了,香了一口那红扑扑的面颊道:「好些日子不曾这么好好抱着你了。如今可要让我抱个够了。」

  妙玉哧哧笑道:「抱够了就可以放在一边了吧?」

  宝玉忙道:「抱不够的。直到海枯石烂也抱不够的。」

  妙玉笑道:「好了,只把你这些话留给你那些妹妹们听去罢。」

  宝玉笑道:「不止是妹妹,你这做姐姐的也是一样的。」

  妙玉道:「谁知道你外头还有几个姐姐妹妹的呢?」宝玉听了这话,身子不由得一僵。妙玉察觉了,抬起头来看宝玉呆住了,便轻抚着宝玉的脸道:「又呆了。你这呆呆的样子最好玩了。」

  宝玉这才讪讪笑道:「姐姐又笑话我了,哦对了,湘云还说要谢谢姐姐的仙方呢,说是吃了身子清爽了许多。」

  妙玉听了道:「有用便好,上回我送去的药她应该还够吃上几日,等吃完了最好再让我看看脉象,好再换个方子。都是你这股子阳气太霸道……」

  宝玉笑道:「若是别人使不得,只怕你这至阴的体质怕是能受得住吧?好姐姐,何时你也给我生养一个胖小子可好?」

  妙玉听了这话,心中不由一酸。口中却笑道:「如今只湘云这一个还不够你闹么?你可想过颦儿知道了会是怎样?」宝玉听了这话,心中也是一紧,一时答不上话来。妙玉知道宝玉心事,便道:「好了,都和湘云说过了,颦儿那里自有我去找机会劝慰,你且只管好好照顾好湘云才是正经。」

  宝玉紧紧抱了妙玉道:「好姐姐,我只担心颦儿……如今你这般,可真是替我除了一块心病了。」

  妙玉羞道:「还没除呢……宝玉,夜了,你也该回去了,我这里终究不方便,你那边这么长时间不见人,估计也该到处寻你了。」

  宝玉却笑道:「闹了这么一会子,我也饿了,不让我吃了饭再去么?」

  妙玉笑道:「哪有你这般死皮赖脸的,人家不留你,你却不走。我这里无非是青菜豆腐,哪里有你吃的东西?」

  宝玉笑道:「姐姐这样神仙一般的人品都吃得,偏偏我这赖猪泥狗吃了却是糟蹋了不成?」

  妙玉道:「罢了罢了,横竖说不过你就是了,快快起来吧,胡乱吃一口就快回去吧,免得那边找。」说着才有些不舍的从宝玉怀里钻了出来,就要穿衣出去。

  宝玉道:「好姐姐,只管让他们做了送来就是了,你这下去做什么?」

  妙玉道:「她们都是些粗苯的,做的饭菜哪里能给你吃,你既是赖着不走,免不了我辛苦一回罢了。你且躺着吧,看你这一头的汗还没落呢。」说着一面给宝玉擦了擦额头,一面将被子盖上了,才款款的去了。宝玉看着妙玉的背影,心中竟有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表达。

  须臾,见那门又被轻轻推开,却是妙玉端着两个盘子走了进来。摆在桌上,果然是一叠青菜豆腐一叠烧笋。那香气飘飘渺渺,直直的钻入了宝玉口鼻之中。「好香!」宝玉腾的坐了起来,胡乱披了件衣服就下地要用手去拈那笋来吃。

  妙玉笑着轻轻拍了一下宝玉的手:「还不去洗洗手,果然是个公子哥,这还要人伺候不成?」宝玉这才笑着去洗了手,接过了筷子朵颐了起来,一面吃一面含糊道:「好吃好吃,想不到这再普通不过的笋子在姐姐手里却是这般味道。如今可想那些厨子都是暴殄天物了。这豆腐也太入口了。」

  妙玉看着宝玉狼吞虎咽,完全没有了公子哥的模样,心中也是一甜,笑道:「慢些吃,又不用抢的。」

  宝玉脸上不由一红,笑道:「我只知道姐姐的茶道是极好的,可万万没想到,这厨艺竟也如此精湛,我可是头一遭知道这竹笋豆腐也能烹出这般味道。」又见妙玉只是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吃,便夹起一节嫩笋来送至妙玉口边:「好姐姐,我只顾得自己吃,都忘了你了,来陪我一起吃。」

  妙玉脸上一红,又见宝玉真切,只得轻轻张了嘴,将笋含住,一点点的吸了进去。那淫人只见一节白嫩的竹笋一点点被纳入了妙玉的檀口之中,不由得心中又想起一些乌七八糟的事来,忙也夹了一块豆腐送入自己口中。

  不一时,二人卿卿我我的吃过了饭,妙玉便催到:「这会子也吃过了,总该回去了吧?」

  宝玉却笑道:「如今吃过了身子竟是乏了,越发的懒怠动弹了,好姐姐,今儿就让我抱着你睡吧。咱们这么长时间了,我只有那一次是抱着你睡的。」

  妙玉羞道:「刚才还说的好好的,这会子又赖皮,也不脸红的,你不回去哪里行?若要让你那一屋子人着急,再寻到我这里来,可成了什么了?」

  宝玉笑道:「姐姐,你又要赶我走了,难不成是腻烦了我了?你却只管腻烦,我是打定了主意要抱着你睡的。」

  妙玉羞道:「使不得,你进来外头那些婆子们都是知道的,如今只见进却不见出,你不怕他们嚼舌根子,我还要脸面呢。好宝玉,算我求你,快快回去吧。」宝玉这才无话可说,只得又缠绵了一番,才依依不舍的去了。

  妙玉将宝玉送至门外,见宝玉的身影隐没在夜色中不见了才转身掩了门回来,见桌上的杯盘仍在,又想起方才二人温存的景象,心中虽甜,却又不能让宝玉如那夜一般抱着自己好生体贴,不禁心下又有几分失落,只朝着窗外轻声叹息。

  待到回转过来,正要着手收拾桌上的杯盘,却听窗子被人推开了。妙玉唬了一跳,轻呼道:「是谁?」却见一个人影从窗子跳了进来,捂住了自己的嘴,又轻声在耳边道:「好姐姐莫喊,是我。」

  「你……你这小冤家,都走了,怎么这会子又从窗子跳进来了?」

  「好姐姐,你就发发慈悲,让我这一夜陪着你吧。如今我从正门走出去,又从后墙翻进来,再也没人知道我在这里了,我屋里也都知道我这么晚只怕不回去了。姐姐可莫要再赶我走了。」

  「你……怎么这般无赖,也不脸红的。」妙玉虽是口上说,心中却是甜甜的。

  「妙儿,你好美。」借着烛光,宝玉已瞧见了妙玉脸上一抹绯红,哪里还不解风情,便轻轻抱了妙玉至榻上。秋风轻送銮帐暖,一双玉人在巫山。二人又是怎样一番缠绵,不在话下。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