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回 贾宝玉初探狱神庙 薛宝钗湿身现春光

  却说宝玉出了梨香院便往后廊上去,一打听果然有人指引他找到倪二家里所在。宝玉便上前敲门,倪二正睡得惺忪,见是宝玉来了,忙起身道:「贾二爷,光临寒舍,蓬荜生辉。」

  宝玉笑道:「二哥,快莫要这么叫我,哪里是什么二爷,只叫我宝玉就好。」

  倪二笑道:「好,那我不才也喊你一声宝兄弟!快进来坐。」说着便引了宝玉进来坐了:「宝兄弟可是为了见薛蟠而来?」

  宝玉笑道:「二哥果然是痛快人。只是萍水相逢,恐麻烦二哥。」

  倪二道:「兄弟此话差矣,既然承蒙你们看得起,当我是兄弟,哪里还有这些话?倪二不才别的本事没有,这点方便还是能做得的。」

  宝玉喜道:「那可有劳二哥了!」

  倪二道:「好说好说,可巧明日就换我当值了,我备下一桌酒菜,再寻一身牢头衣服给你穿了,你便同我混进去,咱们去找薛蟠喝上一杯可好?」

  宝玉喜道:「甚好!」

  那倪二也是个说到做到的,便让宝玉少坐片刻,自己起身出去,不一会子便取了一身牢头衣服回来给宝玉道:「明日下午你只管穿了这身衣服来找我,我就带你进去。」宝玉忙接了,又和倪二商量一回便起身给薛姨妈道信去了。

  来至梨香院,宝钗已经回来,正在屋子里同薛姨妈史湘云说话。薛姨妈见宝玉进来忙问道:「可成了?」

  宝玉便将手里衣物拿出来给他们看,又将方才的话说了一遍。薛姨妈喜极而泣:「我的儿,如今你可要好好替姨妈看看你大哥才是。你只告诉他在里面只管好生等着,我这做娘的必定想法子让他出来。在里头也要收收那臭脾气,少惹些事才是。」

  宝钗忙劝道:「妈妈,别急,依我说,不如你将肚子里的话都写下来,让宝玉带进去起不轻省又明白?还有,不如将哥哥日常用的小物件找出几件来,让宝玉一并带进去妈妈看可好?」

  薛姨妈道:「还是我的儿明白。」说着便一面止了哭,将心中的话让宝钗写了,一面又命香菱将薛蟠日常喜欢的衣物器皿拿了几样包好了,连同书信一并给了宝玉。又说了一会话,宝玉便起身去了。

  挨到第二日一早,宝玉便换了牢头的衣服,将一包东西贴身带好偷偷摸了出去,在后廊上与倪二汇合了,便一同朝狱神庙去了。路上倪二又叮嘱宝玉一番,宝玉一一答应了,不一时二人来至狱神庙。

  倪二和守门兵勇打了招呼,寒暄了几句,又偷偷掏出两块碎银与了他们便往里头走。宝玉依照倪二的话,也不答言,只低着头跟着倪二,想是倪二平日里也这般带人进去过,因此也无人查问。来至里间,果然早准备好了一个食盒,倪二便拎了又引着宝玉往里头走。

  宝玉头一遭来至此处,不免四处张望,只见牢里只有一门,并无窗户,昏暗不堪,污浊之气慎重。只隔着十余尺方在墙壁上有一盏火把照明。两侧均是一个仗于见方的小室,用铁条隔开,里面隐隐的能看见关着一些衣装褴褛的人或坐或躺,不时传来几声哭喊和呻吟声。宝玉见了心中不免有些害怕,忙跟得紧了些。

  往里走来到一间牢门前,倪二便掏出钥匙开了门引宝玉进去。只见室内茅草上正躺着一个人,那人听见门想,一轱辘坐了起来,正是薛蟠。薛蟠见是倪二,忙一翻身做起来欢喜道:「倪兄弟,可把你盼来了,可是又拿了酒来?快给我喝一口,几日不知肉味,我这口里可是要淡出鸟来了。这位是?」

  宝玉忙上前一步:「薛大哥,是我啊,宝玉。」

  薛蟠这才看清,不由一把将宝玉抱住:「好兄弟,你怎么来的?」宝玉便将遭遇倪二一事讲了,薛蟠又问道:「家里可好?妈妈可好?我妹妹可好?」

  宝玉答道:「都好都好,姨妈为你这事奔波劳累,本是病了一场,如今你这死罪撸开了,姨妈也放了心,身子也好起来了。」

  薛蟠听了不由得落了几滴泪,长叹道:「唉,都是我这当儿子的这般不肖,让母亲这一把年纪还跟着我担心受怕。」

  宝玉忙将怀内包裹掏了出来打开,将宝钗所写书信拿来给薛蟠看。薛蟠看了更是又喜又悔。倪二已将食盒内的酒菜一一摆好,见薛蟠拿着书信看了又看,劝道:「薛大哥,依我说这书信你可留待日后慢慢看,如今宝兄弟进来不易,倒不如抓紧时间你们兄弟多说说话,喝上几杯。」

  宝玉见薛蟠身上衣物已经污浊不堪,便从包里拿出一件衣物给薛蟠道:「大哥,你且换一身行头,你这身虽是腌臜了,我带回去给姨妈看了只怕她看了也安心些。」薛蟠这才放下书信,换了衣服,三人坐了下来,胡乱吃了几口酒,说着话。薛蟠道:「宝兄弟,我虽在里面,可家里的事多少还是听闻了些。」

  宝玉忙道:「大哥可知道大嫂……」

  薛蟠哼了一声,将杯中酒喝干了道:「那种泼妇,只恨我当初看走了眼,又让猪油蒙了心,怎么娶了她回来?如今死了到干净。我听说还是你帮着料理的?多谢兄弟费心了。」

  宝玉笑道:「大哥,都是自家兄弟,何必这么客气。」

  薛蟠笑道:「正是,改日我出去了再好好做东道,如今这段日子,我娘和我妹妹还要多劳烦你照料了。」

  说话间酒肉已尽,倪二便道:「薛大哥,宝兄弟,这里终究不是自在场所,如今进来这大半日了,只恐时间长了有什么差错,不如宝兄弟随我先出去,等日后有机会再来也是有的。」

  宝玉便道:「正是,如此我们先出去。薛大哥,如今不如你也写几个字,我好带回去给姨妈看。」

  薛蟠道:「正是正是,我这字是不行,劳烦宝兄弟,我说你写可好?」

  宝玉道:「还是要大哥亲自写了姨妈看了才好放心。倪二哥,可有纸笔?」倪二便出去,不一会儿拿来笔墨。薛蟠便提笔沾了墨,写了起来。写好后又看了一回才递给宝玉。宝玉将信折好,同薛蟠换下来的脏衣一起包了。倪二也收拾了杯盏碗盘,二人便去了。

  出了狱神庙转至一幽静处,宝玉便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塞给倪二道:「多谢倪二哥方便。」

  哪知倪二见了却不高兴起来:「宝兄弟这是干甚?难不成是看不起我?」

  宝玉忙笑道:「二哥哪里话?二哥里面也要打点,又要不时给薛大哥置买酒肉,怎么能总让二哥破费?」

  倪二道:「我是和薛大哥投缘,又和宝兄弟说得来才这般,一般人即便有千两的银子我倪二若是看不上他也不管的。如今宝兄弟这到是在打我脸了。」

  宝玉听了这话才又将银子收起,又道了谢,定好过几日再约上冯紫英柳湘莲等人吃酒,倪二这才笑道:「这才是好兄弟!」说罢,二人道别,宝玉便携了薛蟠之物回梨香院去了。

  来至梨香院,薛姨妈和宝钗早已等得心焦,见了宝玉忙问个不住。宝玉便将包裹打开,将信笺并薛蟠衣物拿给薛姨妈。薛姨妈见了薛蟠衣服这般褴褛腌臜,心中只念薛蟠在监里受了多大委屈,便放声痛哭起来。宝玉宝钗忙劝慰,宝玉道:「姨妈大可不必伤怀,今儿我见了薛大哥,除了这衣服褴褛些子,精神却还大好,在里头也有酒肉吃,只是不自由。宝姐姐,先将薛大哥书信念给姨妈听罢。」

  宝钗便拿了书信念了起来:「母亲大人亲启:儿不孝,只知吃酒惹事,如今身陷囹圄,令母亲劳神伤心,儿在监中每想至此不禁追悔莫及,待儿出狱之时,必痛改前非洗心革面从新做人,每日侍奉母亲善待香菱……」念完,将信交予薛姨妈。薛姨妈看了那歪歪扭扭的字一把捂在胸口,又痛哭起来。香菱也在一旁哭个不住。

  宝钗因劝道:「妈妈不必悲伤,如今看哥哥这口气是知道悔改的了。俗语说的好『浪子回头金不换』,哥哥虽然此番遭了些罪,来日若出来能悔改也是难能可贵的了。」一面宝玉也跟着劝说。薛姨妈这才止住了些。宝钗恐薛姨妈太过伤怀,便嘱咐香菱将薛姨妈扶至里间屋躺着。一时屋里就只剩下宝钗宝玉二人。

  宝玉见宝钗一双杏眼有些发红,便安慰道:「好了,宝姐姐也不用太悲伤的,薛大哥还说以前在家里他不懂事,白白让你受了许多闲气,等他早晚回来还要给你赔不是呢。」

  宝钗一笑,倒了一杯茶给宝玉:「喝杯茶吧,大热天里跑了这大半天,进了屋连口水都还没顾上喝呢就说了这许多话,必是口渴了。」

  宝玉忙伸手去接,看着宝钗低垂着头口中道:「有劳姐姐,姐姐这眼睛又红红的,我可是又要心疼了。」

  宝钗听了这话心中一热,脸上便也有些发烫。只将茶又往前递了递,那宝玉的眼却没看茶杯,就这么一撮,非但没接着,反而将茶杯捅翻了,一杯温热的茶都泼在了宝钗胸口上,茶盅也摔在地上打了个粉碎。宝钗不由惊呼一声,身子下意识的往后一躲,却失了重心,朝后面跌了过去。宝玉忙探前一步,一把揽住了宝钗的腰。「宝姐姐,可没事吧?」

  里头薛姨妈听见宝钗惊呼,又听得甩茶盅的声音也问道:「是怎么了?」

  宝钗这才回转过来,忙轻轻挣脱开了宝玉的手到:「没事,失手打翻了茶盅,唬了一跳。」薛姨妈哦了一声,宝钗才不好意思的朝宝玉笑道:「看我,怎么又这般冒失起来。」

  宝玉却呆呆的吞了口口水道:「宝姐姐,你……可烫着了?」

  宝钗笑道:「还好茶不是滚烫的,不妨事。」

  宝玉吞吞吐吐的道:「宝姐姐,你……衣服都脏了……」

  宝钗这才低头一看,圆润的小脸顿时绯红起来。原来宝钗今日只穿了一件素白的绢衣,如今被茶水一浸,那白绢早已湿透,做半透明状紧紧帖服在胸前,越发将丰腴的形状勾勒得令人血脉喷张呼之欲出。雪白的肌肤也若隐若现,连带两颗微微发红的乳首都隐约可见,勾人眼球的挺了出来。

  宝钗这才知道方才已经被宝玉看了半晌,忙双手护在胸前遮掩,口中道:「哎呀……你……你怎么不早说?宝兄弟且少坐片刻,我去换换衣服。」说着扭身匆匆往自己房里去了。

  一边莺儿走进了,一面打扫地上的碎片一面问道:「这是怎么了?我家姑娘平日里那么端庄,怎么这会子也这么急匆匆的?」

  宝玉呆呆的看着宝钗的背影半晌才道:「宝姐姐是最爱干净的,方才弄脏了衣服,怕是急着要去换吧。」一时莺儿收拾利落了,又拿新茶盅给宝玉倒了茶,宝钗却还未出来。宝玉去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得呆呆的坐了,也没了喝茶的心思,一面想着方才那一抹春光,一面又想着宝钗那羞涩的模样,转而又想揽着宝钗腰肢的轻柔,不由得脸上浮现着傻笑呵呵发呆起来。

  正自发呆,却听见几声咳嗽,宝玉这才收了心神,见宝钗已经换了一件半旧的鹅黄绵绸罩衣,一排排扣紧紧扣着,看不出里面还穿了什么,一手拿着绢帕轻轻掩着嘴咳嗽,胳膊却有意无意的护在胸口,脸上仍有些发红。

  「又发什么呆呢?」宝钗轻声问道。

  「哦,方才失手打了茶盅,弄脏了姐姐衣服,宝玉给你赔不是了。」宝玉说着鞠躬。

  宝钗忙还礼道:「宝兄弟又这般客气起来,如今却又是我要谢谢你的。不说为我,单为了我娘也是要谢的。」

  「哟,你们两个是怎么,这会子倒这般客气起来?」湘云不知何时已经进了来。湘云因藏身梨香院的事已被薛姨妈知道,又认了薛姨妈做干娘,故而不用像前几日那般只在后院藏着,如今又有了些精神,更坐不住了。

  宝钗脸上一红道:「只是谢谢宝兄弟去监里探视大哥,又带了大哥衣物书信回来,好让娘放心。倒是你,不好好养着,又跑出来,当心人家看了去可不是闹的。」

  湘云笑道:「哦,我知道,只怕是我来的不巧,扰了你们两个,也罢,我还是回后头去吧。哎?宝姐姐,我记得今儿一早你还穿了那件白玉兰散花纱衣,凭的好看,怎么一转眼功夫又换做这件了?」

  宝钗听了脸更红了:「那件方才不小心弄脏了,这才换了这件。你们且说话,我去里面看看娘要不要吃茶。」说着转身去了。

  看宝钗出去了,宝玉笑道:「你呀,只知道拿宝姐姐寻开心。」

  湘云笑道:「怎么?爱哥哥莫非是心疼了?」

  宝玉笑着捏了捏湘云的翘臀道:「你这小嘴什么时候也这么不饶人了?编排跑了宝姐姐又来编排我了。」

  湘云道:「和林姐姐学来的。」

  宝玉不知如何回答,转口道:「好妹妹,这几日看你倒是气色好了许多。」

  湘云道:「嗯,自打吃了妙玉姐姐给的药,果真是有效果。」

  宝玉一惊:「妙玉?她如何知道的?」

  湘云这才将妙玉给自己诊脉送药的事,并妙玉所说的那些话都说给了宝玉。宝玉听了频频点头。湘云道:「我如今不方便进园子里,妙玉姐姐又是不出门的,你倒要好好替我道个谢才是的。」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1条评论

  • 假王子说道:

    这里面也有曹雪芹的原文,情色部分是作者添的,以吸引眼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