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回 三兄弟小酌岳阳楼 贾宝玉结识醉金刚

  这一日,神武将军冯唐之子冯紫英来找宝玉,宝玉忙去见了:「冯大哥,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来了?」

  冯紫英笑道:「我若再不来,只怕你早该将我忘了。」

  宝玉笑道:「大哥这是哪里话?」

  「我前些日子听湘莲说起,你是要在外头寻个宅子?」

  宝玉听了这话,忙示意冯紫英轻声,见没人听了去才笑着拉起冯紫英的手道:「好大哥,快莫要声张,叫下人听了去可不得了。」

  冯紫英也笑道:「好,若要堵住我这张嘴也便宜,只要你做个东道。」

  宝玉笑道:「大哥哪里话,咱们几个也许久没有聚一聚了,走,这就去小酌两杯。喊茗烟,给我备马,我去和冯大哥出去喝几杯。再去把柳大哥喊来才是热闹。」

  冯紫英笑道:「这会子再去寻他,也亏你好意思,我早就找到他了,此刻怕是已在岳阳楼等我们了。」说了笑着拉了宝玉去了。

  正往外走这,却见贾雨村来了,宝玉虽是厌恶,却是回避不及只得躬身道:「贾大人,可好。」

  贾雨村满笑道:「二公子好,这么忙忙的去哪里?」

  宝玉便引了冯紫英道:「这位是神武将军冯唐之子冯紫英,我的结义大哥,如今正要陪他出去喝一杯。」

  冯紫英也笑着施了礼:「晚生见过贾大人。」

  贾雨村回礼道:「早就听说冯将军之子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如今见了果然神武!」

  宝玉笑道:「贾大人这回不知有什么要紧事?不如同我们一起去小酌几杯?」

  贾雨村笑道:「还找你老爷有点事讨教,二位小哥请便,时飞告罪不能奉陪了。」

  宝玉道:「如此,我二人便去了。」说着同冯紫英出了门。

  刚出了门,冯紫英便皱眉道:「看情形,这贾雨村可是你们府上的常客了。却不知怎么和他走的这般亲近?」

  宝玉笑道:「他到是长来的,说来话长,他本是落了马的,可巧行至苏州城,偏做了林妹妹家里的西宾,那年圣上又起复旧官,我姨爹便一封信笺推荐了来,家父便替他谋了个官位,这贾雨村又甚会讨老爷欢喜,从此便走动了起来。」

  冯紫英道:「兄弟,说句不见外的话,此人心胸狭窄,是个奸雄,还是莫要太亲近为是。」宝玉点头应了,不一会,二人来至岳阳楼,果然柳湘莲早已定好一桌酒宴,只等着他二人来了。

  柳湘莲见他二人来了笑道:「好你们两个,让我空等了这么半天,可该罚?」

  冯紫英笑道:「该罚该罚。」说着和宝玉将桌上酒盏端起来饮了一杯。柳湘莲也饮了一杯,三人笑着坐了。冯紫英又道:「宝玉,你这心里只有你柳大哥,却没有我这姓冯的?」

  宝玉忙道:「大哥这是怎么说?」

  冯紫英道:「你若想金屋藏娇,只求湘莲帮你寻宅子,却忘了我不成?」

  宝玉脸上一红:「冯大哥哪里话,我只想在北边寻一处清幽的所在,又想柳大哥可巧就在那边住,便问他了。」

  柳湘莲笑道:「你却不知,我虽是在那边住,还是不如冯大哥熟络的,你找了我,我却还要去找冯大哥。如今冯大哥已经给你相中了一处所在,一会子咱一块去看看就知道了。」

  宝玉大喜,忙给冯柳二人斟了酒,自己先端过来道:「可多蒙二位哥哥费心,这么快就有了,小弟先谢过了。」

  三人将酒喝了,冯紫英笑道:「却不知贤弟是要藏什么人,要这般费心?」

  宝玉和这二人最为交心,便将其中缘由大概讲了。二人都赞湘云性子,一时又吃了几杯。却说三人座了一张方桌,正中是冯紫英,左手宝玉,右手柳湘莲。正对着冯紫英的座位却空着。冯紫英不由感慨道:「好久没有这般开怀,今日虽好,却是少了薛蟠那呆子,总是不美。」

  宝玉道:「大哥莫急,薛大哥那边死罪已经撸开了,只再过个一年半载就该出来了,到时候咱们又是四个兄弟,岂不快活?」

  三人正说着,却听那边有人闹了起来:「今天爷爷却偏要坐在这里,你能怎样?你也不打听打听,这片谁不认识你醉金刚倪大爷?」只见一粗壮汉子敞着怀,带了几分酒意大大次次的盘腿坐在一张桌上。

  店家赔笑道:「大爷,小的哪里就不认识倪二爷您了?可这桌子是孙府二世祖早就定好了的,不是小的……」

  「放屁,他是二世祖,我是醉金刚,若他来了,只管让他和我理论。快快筛酒来。」

  三兄弟见了相视一笑,宝玉便起身过去道:「这位大哥,我们那边倒是有个空位,若不嫌弃,且请移步过去小酌几杯可好?」

  倪二斜着眼看了宝玉一眼:「你是哪里来的?怎的这般面生?」

  宝玉笑道:「在下贾宝玉,平日里不大出门,大哥没见过也是有的。」

  倪二一听贾宝玉三个字,忙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可是那荣国府里的宝二爷?」

  宝玉道:「不才,正是小弟。」

  倪二忙道:「失敬失敬,早闻大名,不想今日在这里碰见!」

  宝玉笑道:「还请大哥那边坐坐。」便引了倪二过来,介绍道:「这位是冯紫英冯大哥,这位是……」

  哪知不等宝玉介绍柳湘莲,倪二却抢着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必定是冷二郎柳湘莲了!」众人不解,忙问是怎么知道。那倪二笑道:「说来竟是缘分,早仰慕三位公子大名,不想今日撞上,果是我的造化,咱们先干了这一杯。说着四人喝了一杯。

  倪二擦了擦嘴道:「我还知道你们中少了一位,呆霸王薛蟠可是?」见众人惊奇,这才笑道:「三位公子,小弟不才,诨名倪二,最喜喝酒,人送绰号醉金刚的就是了。没什么本事,又不喜读书,无奈生计所迫,只得在狱神庙里某了个牢头讨生活,哪成想,竟然赶巧就认识了在监里的薛蟠兄弟,我二人甚是投机,我便经常带些酒菜与他在里面喝上一杯,常听他说起你们四个一起的快活,倪二早羡慕不已,不想今日在这里撞见你们三位,你们说可不是缘分?」

  三人听了都称奇遇,又听倪二在牢中对薛蟠如此,更是心下感激,便纷纷请酒,不一会子便都熟络起来。四人喝了大半天,宝玉因挂念薛蟠便问道:「倪二哥,我薛大哥在监里不允我们探视,可不知你能否行个方便,容我等见他一面?」

  倪二早已喝得醉眼惺松,听了宝玉这话便拍着胸脯道:「这有何难?宝二爷若想去探视,只管包在我身上就是了。你只管去外廊寻我,到了只管打听我倪二,没有一个是不知道的。到时候我们再一同去看望薛兄弟!」宝玉只当他是醉了胡说,只一笑而过。四人又喝了半晌,方闹着散了,醉金刚倪二歪歪的回了自己屋子不在话下。

  冯紫英柳湘莲贾宝玉三人目送倪二远去了,冯紫英便拍拍宝玉肩膀道:「走,这就带你去看看那园子去。」说着,三人上了马,冯紫英带头朝城北去了。出了城门又行了十余里,便见一处镇市,冯紫英带着二人左转右转,避开了那喧闹集市,来至一处不起眼的庄户门前。三人下了马,宝玉打量一番便道:「此处虽是个清幽之处,却略显狭促了些。」

  冯紫英笑道:「贤弟,且跟我来。」说着便推开虚掩着的门,引二人进入。过了玄关,转过屏风,却是豁然开朗,好大一个院落,宝玉道:「原来这门户不起眼,里面却是别有洞天的。」

  冯紫英笑道:「这才到哪里,你再随我来。」便引着二人进了正堂,又从后面绕出,里面更是井井有序的两排正房,雕梁画柱,亭台轩榭,虽是不及荣国府万一,却也别致细雅。

  宝玉叹道:「如今方知这别有洞天是什么形容了。」

  冯紫英得意,笑道:「好兄弟,这屋子让你才藏娇可使得?」

  宝玉忙点头道:「使得使得。只是这两千两银子也花的太值得了。」

  一旁柳湘莲却笑道:「我的二公子,你只知道在你家园子里和那些女孩子们厮混,却哪里知道这些外头行情,这园子莫说你那两千两银子,只怕两万两都是难寻觅的。」

  宝玉吃惊,忙道:「冯大哥,柳大哥此话当真?」见冯紫英笑着点头便又道:「大哥,不怕你笑话,愚弟年幼,又不韵事物,这市井行情可是真不知道的。我只顾看这处宅子好,竟不知如此价值的。小弟虽也生在富贵人家,却万万拿不出这两万两银子来置办这出屋舍的……」

  冯紫英听了笑道:「我自然是知道你没处弄银子的。可巧儿,那日柳贤弟说起你要寻宅子,我正好有一个故人因犯了事要去外面躲避,京城里这处房产便托付给了我,只叫我代为看管,若有那合适的人家出价便出手也是使得。如今你既然是要金窝藏娇,那寻常所在自然是不能藏你的金娇的,怕也只有这里才使得了。如今你且住,我只告诉我那落难兄弟,宅子已经有人相中,看他出价几何,不论几个钱,当哥哥的给你垫补上也就是了。如今这里东家刚搬出去,一切使用物品都还在,只需寻几个人打扫打扫便可入住,岂不便宜?唉,你可莫要如此多礼,不然我可再不敢管你这闲事了。」冯紫英一见宝玉要拜,忙扶住了。

  宝玉道:「大哥情谊无以为报,宝玉……」

  冯紫英忙笑道:「你少在这里咬文嚼字欺辱我们两个没念过几年书,你若有那心,只管平日里多陪我喝上几杯就是了,少整这些婆婆妈妈的情景与我。」说着,又将宝玉给了茗烟的那两千两银票塞与宝玉。「这个你暂且用着,这园子是有了,日后的度用还多,你可要省俭才是。」

  宝玉情知拗不过,便接了揣在怀里。三人又游兴一番,宝玉越看越欢喜,不在话下。

  却说三人游兴尽了,便道了分别各自回去,宝玉回了荣府,便先去寻凤姐,将那处宅子情形与凤姐说了,凤姐道:「想不到你这平日里都不出二门的公子哥竟认得这等义气朋友,我倒是平日里小觑你了。」

  宝玉欲将那两千两银子都给还凤姐,凤姐却笑道:「你且留着吧,虽然如今宅子是有了,你要把云妹子搬过去,还是要买使唤丫头并一起日常度用,你又到哪里去寻摸银子?这两千两虽不多,也够你花上一些时日了。」停了停又叹息道:「宝玉,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如今你在外头也有了家,日后自然之道度日之艰难了。这两千两,只当让你感受感受罢。」

  宝玉听了,只得将银票又收了,一面又去外头嘱茗烟去采买日常用之物,不在话下。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