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回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史湘云求签巧脱身

  却说贾赦已将迎春许与孙家了。这孙家乃是大同府人氏,祖上系军官出身,乃当日宁荣府中之门生,算来亦系世交。如今孙家只有一人在京,现袭指挥之职,此人名唤孙绍祖,生得相貌魁梧,体格健壮,弓马娴熟,应酬权变。年纪未满三十,且又家资饶富,现在兵部候缺题升。因未有室,贾赦见是世交之孙,且人品家当都相称合,遂青目择为东床娇婿。亦曾回明贾母。

  贾母心中却不十分称意,想来拦阻亦恐不听,儿女之事自有天意前因,况且他是亲父主张,何必出头多事,为此只说:「知道了」三字,余不多及。贾政又深恶孙家,虽是世交,当年不过是彼祖希慕荣宁之势,有不能了结之事才拜在门下的,并非诗礼名族之裔,因此倒劝谏过两次,无奈贾赦不听,也只得罢了。

  谁知这孙家所定日期甚急,刚过八月十五便派人来接。贾赦并邢夫人便回了老太太,将迎春接了过去,不几日便送至孙家完婚。迎春本乃贾赦原配所出,自小亲娘殁了却是由王夫人抚养长大的。那邢夫人又是续弦,因而贾赦邢夫人并不曾伤怀,却是王夫人颇为不舍得,背地里哭上了几回,又叮嘱了迎春许多话,方去了。

  诸多细节排场,不一一记下。

  宝玉以及众姐妹虽然都有不舍,却也不能怎样,只得一一别过,撒了几回泪,宝玉更是天天到紫菱洲一带地方徘徊瞻顾,见其轩窗寂寞,屏帐萧然,不过有几个该班上夜的老妪。再看那岸上的蓼花苇叶,池内的翠荇香菱,也都觉摇摇落落,似有追忆故人之态,迥非素常逞妍斗色之可比。既领略得如此寥落凄惨之景,是以情不自禁,乃信口吟成一歌曰:

  池塘一夜秋风冷,吹散芰荷红玉影。
  蓼花菱叶不胜愁,重露繁霜压纤梗。
  不闻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污棋枰。
  古人惜别怜朋友,况我今当手足情?

  一晃又过了几日,卫府已经派人来接湘云。贾母知留不得,只得命湘云跟着回去,宝玉宝钗二人又叮嘱一番,不在话下。湘云回了卫府便依着宝钗所言吃斋念佛起来。果然都如宝钗所料一般无二,湘云见机便说要去出家给卫若兰念一辈子的经,卫府虽然如今光景也不如前些年那般风光,毕竟也是祖上袭下来的大户官宦人家,虽是殁了独子,哪里肯再让这新过了门的少奶奶去出家?岂不成了笑话,只得好言相劝,又赞湘云贞烈。

  湘云也假意应了,仍吃斋念佛,整日闷在自己屋里,不觉又过了几日,已是九月初一,湘云一早起来去请了安,便道:「今日庙会,我想往那兴国寺去,给先夫上柱香,顺带给老爷和太太求签祈福。」

  卫老爷夫人虽是不大情愿,见湘云恳切,也只得依了,一面嘱咐丫鬟好生跟着。湘云先回自己屋子,将早已准备好的信笺藏于枕下,又换了素净衣服,也不带他物,只带着个贴身丫头出门坐了轿朝兴国寺去了。

  一时来至兴国寺,果然人山人海的热闹,香烟缭绕,善男信女们纷纷跪拜上香,热闹非凡。湘云也请了香火,在蒲团上跪了拜了三拜,插在香炉内,便朝里走,一面说到:「我听说这兴国寺的签是最灵验的,今儿必要求一支回去。」丫头便跟了去。转入角门来到里面院落,人也稀疏了起来。只见一处偏殿,上面只写《天仙宝境》四个字,湘云笑道:「就是这里了。」便推门走进去。

  那大殿里面却是空荡荡,只有一手握拂尘的白须老道,湘云便打千道:「道长请了,早闻贵处灵签最是有准头的,今日还劳烦求一支。」

  老道听有人说话,也不起身,只是轻轻挣了眼睛看了湘云一眼道:「女菩萨随喜。」说着指了指桌上的签筒。

  湘云便双手捧起签筒,拜了三拜,轻轻将筒子摇了起来。不几下,一根签掉落了出来。湘云看了看一片疑惑之情浮于脸上,递与道人。那道人接了签看了,不由咦了一声,口中只道:「怪哉,怪哉。」

  湘云忙问道:「道长,这签怎么解?」

  那道长不接口,只问道:「敢问女菩萨,可是新过了门的?」

  湘云点头道:「道长所言甚是。」

  道长又道:「既然女菩萨信得过小道这竹签子,小道便直言不讳了。若有失言之处,还望女菩萨赎罪。」

  湘云道:「道长有话但说无妨。」

  道长这才捋了捋胸前白须道:「女菩萨可是过门不久就殁了夫君?」

  不待湘云说话,那小丫头便道:「老神仙果然神机妙算,竟是说得一点都不差的。却不知这签上写的什么?」

  那道长看了一眼小丫头道:「签倒是一个好签,只是还需慢慢的解。」

  湘云道:「道长只管解。」

  道长却只看了看小丫头:「女菩萨还请海涵,今日我若与你解签,便是泄露天机,怕是要折小道阳寿的。」

  丫头只以为这老道要多讨些香火钱,便笑道:「老神仙只管解,倘若解得真切,我家老爷自然多孝敬香火钱,让老神仙多做几场法事。」

  老道看了看小丫头道:「小菩萨,这签既然被你家小姐抽中,自然是要解,只是,其中有些事由,多一人听了去便是多一份孽,还望小姐暂且回避一会子,小道方好解签。」

  湘云便对小丫头说:「你且在外头等我一会子罢。」小丫头虽是不情愿,也只得掩了门退了出去。湘云道:「道长,如今只有我一人了,有什么话还请说罢。」

  老道捻了捻胸前白须道:「女菩萨,你虽身上有热孝,却面带桃花,双目含春,哎呀……」

  还不等他说完,湘云早已一把将老道的胡子扯了下来:「装的这般像,我若是不知只怕也被你哄了,依我看,你若是出去当个戏子,扮个老生,只怕是那最红的了。」

  那道人没了胡须,哪里还是个老道,竟是宝玉。宝玉搓着下巴笑道:「可像?」湘云笑着扑进宝玉怀里。宝玉在湘云额头上香了一口,一面脱了身上道袍与湘云穿上了,又从身后神龛下拿出一顶斗笠给湘云带了,便拉着湘云往后门去了:「快走快走,莫要耽搁了。」说着,二人从殿后转出来,不敢走前面,只从寺院后门悄悄出去,早有一辆车马等着。宝玉将湘云搀扶上车,自己也窜了上去一面倒:「茗烟茗烟,快走,梨香院。」等了多时的茗烟答应了便赶车去了。

  进了城转至宁荣街,车便悄悄的在梨香院角门处停了。方停温,那角门便被推开了,宝钗走了出来,将二人引了进去。茗烟便挥了鞭子赶着车一溜烟走了。

  关了门,宝钗一面将斗笠给湘云摘了一面问道:「怎么这会子才来?路上可出了什么岔子?」

  湘云扑到宝钗怀中笑道:「没有,好姐姐,你可不知道,方才好生刺激。我的心都要崩出嗓子眼了。现在想想,凭的有趣。」

  宝钗笑道:「你这小蹄子,我都担心死了你还有说有笑的。」一面又对宝玉说:「你快过去吧,只装作没出去过才是。」

  宝玉作揖道:「是了,还要多劳烦姐姐了。」说着便从巷子里转回怡红院。宝钗也早已将一应事务准备停当,亲自安顿湘云,不在话下。

  却说跟了湘云的小丫头在外头等了好一会子也不见湘云出来,不免有些不耐烦,在外头喊了几声奶奶,却不见回音,这才又推门进去,整个空荡荡的大殿哪里还有个人影?小丫头不由得慌了,殿里殿外一面喊一面寻,更是无人回应,忙跑到外头,告诉那抬轿的小厮赶紧回府给老爷太太报信。

  卫老爷听了忙带着众多家人来寻,哪里寻得踪迹,只得一面找庙中执事一面四处打听。第二日仍不见踪影,无奈才报了官,一面差人来给贾母送信。贾母听得湘云失踪,哭得几乎背过气去。宝玉在一旁看着,虽是心疼也不敢声张。那卫府来的婆子见老太太哭成这样,早已吓得没了主意,只在一旁瑟瑟发抖。

  贾母哭了一会子方怒对着婆子道:「你们府上也太不小心,我好好的外孙女嫁过去,没享一天的福我也只哭她命苦,如今竟是连人都被拐子拐了去,你们竟都是些白吃饭的不成?」

  那婆子颤声道:「老太太,如今也不好说是拐子拐了去,听说奶奶还留有一封信的,说是找那清净处出家去了,还请老太太勿念……」

  「放屁!」贾母怒道:「都是些胡说!云丫头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会不知?这好好的怎么会动了那门子心去当了姑子?你们少来拿话搪塞,还不快去给我找!若是找不到,我定和你们没完!」那婆子吓得再不敢说话,众人都来劝贾母,那婆子才告了罪退下了。

  回到卫府,又将方才贾母所言添油加醋的学舌一番,卫府本以为是贾府偷偷将湘云接了去,如今见这般,也不敢再疑心了,只命人在周边庵堂中查访,不在话下。

  宝玉跟着众人劝慰了贾母一番,才退了出去,也不回自己的怡红院,转道便朝梨香院来了。先给薛姨妈请了安:「姨妈身上可大安了?」

  薛姨妈笑道:「好很多了,我的儿,快来姨妈这坐着。」一面又命香菱倒茶。

  宝玉道:「上回姨妈说吃了我娘送来的丹药疏通些,如今我便又拿了些给姨妈。」说着便由怀中掏出一包药。

  薛姨妈笑道:「还是我的儿有心,只可惜你不是我亲生的,若你那混账哥哥有你一半……」想起薛蟠,又伤心起来。

  宝玉忙道:「姨妈,虽我不是你亲生,又和亲子有什么区别,我只当姨妈如亲娘一般孝敬就是了。大哥的事不是已经有眉目了?只怕过了年大哥就能回家了,到时候我还要找大哥喝酒的。」

  薛姨妈这才破涕为笑:「我的儿这张嘴真是越来越甜了。好了,陪了我这老婆子这么久,我知道你还要去看你姐姐的,她可不是在后头呢?快去罢。」

  宝玉脸上一红:「姨妈,宝玉可真是来看望你老人家的。」

  薛姨妈笑道:「是了是了,那也顺道去看看你宝姐姐吧。」

  宝玉这才起身往后头去了,转了一圈,却不进宝钗绣房,只往旁边厢房进了去。刚要推门,却听见里面有笑声传来。宝玉不由顿了一下。里面宝钗却到:「宝兄弟来了?还不快进来。」

  宝玉便进了去笑道:「宝姐姐,云妹妹,你们在说什么这般好笑,也说出来我听听?」

  湘云笑道:「正说你装老道呢,有鼻子有眼的,跟真的一般。」说着学起宝玉在庙中举动来。

  宝玉也笑道:「若不演的真切些,只怕哄不过跟着你的小丫头子。」

  宝钗问道:「那边怎样?卫府可来人了?」

  宝玉正色道:「宝姐姐果然料事如神,那边确实来人了,表面上是给老太太报信,实则是来探听看看是否咱们这边偷偷将湘云接了过来。」

  湘云宝钗听了不免心中都是一紧。宝钗问道:「老太太那边是怎么回的?」

  宝玉遂将方才的情形描绘了一番,宝钗暗暗点头,湘云却红了眼眶:「如今这般,竟要让老祖宗担心了。」

  宝钗忙安慰道:「好妹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日后等风波平息些我们再慢慢透给老太太知道也是有的。如今和你说了这半天,我也乏了,回我屋子歇歇。你们说说话吧。」说着便出了门,又想起点子什么,回头道:「只是……只是不要闹得太凶,小心动了胎气可不是闹的。」说毕便红着脸快步走了。

  宝玉湘云听了也不由得脸上一红。一时屋内只剩下他二人,宝玉便将湘云揽了,将手按在了湘云小腹上。「云妹妹,这回可好了,再不用整天想着你却见不着了。」

  湘云也将一只小手按在宝玉的大手上:「这回可多亏了宝姐姐。」

  宝玉也点头道:「宝姐姐虽是平日里总冷冷的,那心肠却是最热的。」

  湘云笑道:「你怎么知道宝姐姐总是冷冷的?」

  宝玉道:「宝姐姐平日那般端庄,又总是劝诫我进学,又不大愿意和我们调笑,倒不像是姐姐,更像个长辈的了。」

  湘云听了道:「你呀,有些时候聪明到不行,有些时候却又呆傻到了极致。」宝玉刚要追问,却觉得湘云的小腹内一处轻轻鼓了一下。宝玉忙看着湘云,湘云笑道:「小东西又不老实了。」

  宝玉张大了眼睛道:「什么时候会动的?」

  湘云道:「前些日子才开始。」

  宝玉心中欢喜,将头贴在湘云小腹上,轻声说道:「好孩子,你在你娘肚子里会淘气了?可听见爹说话了?再来踢一脚我瞧瞧?」

  湘云笑吟吟的摸着宝玉的头:「瞧你,这会子就说这些疯疯癫癫的话,才会动,哪里就懂你说的这些了?还要五六个月才能见面呢,到了那时候你留着这些话再说也不迟。」

  宝玉却坐直了,颓然道:「若是可卿还在,只怕孩子如今已经见了面了。」

  湘云忙挽住了宝玉一条胳膊,柔声道:「爱哥哥,别惋惜了,若你那法子有用,只怕过完年你娶了林姐姐,就可以接了可卿回来了,到那时候,再让可卿给你也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不就得了?」

  宝玉道:「也是,云儿,难道你都不吃醋的?」

  湘云笑道:「都是自家姐妹,况且可卿还在我前头,我哪里就要吃醋了?而且我也知道,爱哥哥纵是再多女人,也不会厚此薄彼,也不会忘了疼我的,只要哥哥心里有我,我就什么都不在意了。」

  宝玉听了心中一暖,张了几次嘴却说不出话来。湘云见了便将两片樱唇送了上去,柔吻一番,方松了口道:「爱哥哥,今儿我逃出了那闷死人的所在,在这里了,本该高兴才是,怎么又要这般?」

  宝玉也笑道:「是了,都是我的不是。好云云,再让我摸摸你的肚子吧。」

  湘云便笑着将宝玉的手放在了自己小腹上。宝玉却到:「我不要隔着这些布料子摸。」说着便替湘云宽衣起来。

  湘云羞道:「爱哥哥,你又来了,方才宝姐姐还嘱我们小心动了胎气,如今你又这般……」

  宝玉将湘云周身衣物除尽了笑道:「不妨事,我不混闹就是了。」说着便将耳朵轻轻贴在了湘云稍稍隆起的光嫩小腹上。「好孩子,你爹爹在外头呢,快动一动我瞧瞧?」

  湘云又笑道:「刚说了,哪里这几个月就听见了?」却觉得腹中一鼓,果然动了一下。

  宝玉喜道:「你看,咱孩子果然是聪明懂事的。好孩子,你再动动?」说罢又听了起来,哪知等了许久竟都不见动静。

  湘云笑道:「怎么,刚才还说聪明懂事,如今又不应你了?」

  宝玉也笑道:「只怕是他动累了,如今睡着了也是有的。」说罢又在湘云腹上轻轻吻了一下。

  湘云拍了拍宝玉的头道:「横竖都是你说的有理总行了吧?」

  宝玉也抬起头来在湘云额头上亲了一口道:「好妹妹,我身边女人虽多,哪成想第一个孩子是我最小最疼的妹妹给我生的。」

  湘云道:「还没生下来呢,如今说这些不是早了些?」

  宝玉揉捏着湘云肉肉的玉乳笑道:「再过几个月,只怕我就吃不到这珍馐了,如今且让我再多吃几回吧。」说着便张大了口将嫩肉含在口中吸吮了起来。湘云只觉一阵酥痒从胸口传来,不由闭了眼睛舒坦的哼了一声。

  宝玉将两只玉乳来回亲了几遍,才又将唇舌往下移去,又在湘云小腹上舔吻了个够,便又往下滑去,先是在柔顺的耻毛上舔舐了几回,刚要往下,却听湘云道:「爱哥哥,人家也要吃你的……」

  宝玉便也除了衣物,赤条条的爬在湘云上面,将粗长的男根递到湘云口边,湘云用小手握住了,便伸出猩红的小舌头在上面舔舐起来。宝玉也俯下头,做六九状吻住了湘云的私处。湘云已三个月不知肉味,如今又被宝玉揉搓了许久,早已蜜液涟涟了,只听宝玉舔得唏嘘有声,不一会子,便听湘云口鼻之中有呜呜声发出。

  宝玉起身道:「好妹妹,不来了,怕你一会子又要恶心。」说着跪在湘云两条粉腿之间。

  「爱哥哥……」

  「嗯?」

  「可要轻一些……」

  「自是知道的。」宝玉应着,缓缓将阳物纳入了湘云柔嫩的玉蛤穴中。直插入深处,待龟头抵住了花心便不再动弹,「好云云,你下面好紧好热。美死了。」

  「好哥哥,也想煞我了,热热的充实。」

  「好妹妹,我轻轻的动,你只管放心就是。」宝玉一面说一面轻轻抽弄了起来,抽弄三五下,就抵住花心磨蹭一番。动作虽柔缓,却也让湘云松松软软的。

  「云妹妹,可还舒坦?」

  「嗯……爱哥哥,舒坦。虽不及以前那般猛烈,我也是喜欢……嗯……喜欢爱哥哥这般温柔……好麻痒,爱哥哥,再给我磨磨……」

  宝玉便依着湘云的话,又研磨了几回,过了一会子,便拿到了湘云的节奏,一会抽送一会研磨,过了盏茶的功夫,湘云便娇喘连连了。「爱哥哥,好舒坦,好美。嗯嗯……要……要飞了……给我……」宝玉见湘云要泄身,也不敢大力,只松了一口气,又弄了几下,便使精门大开,将热热的阳精射在了湘云花心之上。果然湘云已经有些发颤的花心子被阳精一喷,便也回应,将那阴精吐了出来。阴阳两股在深处混为一缕。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