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回 雪中送炭妙卿送药 釜底抽薪凤姐设计

  宝玉领了南安太妃的礼物,又见不用在外头伺候了,心中仍是惦记晴雯,便悄悄对探春道:「三妹妹,这里没趣,我且回去了,若是老太太寻我,你只说我昨儿没大睡好,先回去歇歇。」

  探春笑道:「看你哪里像是个没睡好的?怕不是有什么人让你惦记着呢吧。」

  宝玉脸上一红,忙左右看了看,见黛玉等人都没留神,才轻轻在探春手上捏了一下道:「可不敢乱说。」

  探春道:「可真奇了,你前日里训姨娘那脾气怎么就没了?好了,快去吧,这里老太太问起来横竖有我就是了。」

  宝玉这才转身去了。黛玉正和惜春说话,回头却不见了宝玉,因问道:「怎么不见了宝玉?」

  探春笑道:「说是身子乏了,回去歇歇。」

  宝玉回到怡红院,见里面悄无声息,便轻轻走了进去。来至晴雯床前,只见晴雯闭着眼躺着,便轻轻在她额头上探了探,果然热得好些,才放了心,又见屋里没有别人,恐喊人吵着晴雯,便要自己脱衣服。可巧儿麝月却进来了,见了宝玉先是脸上一红,口中道:「二爷回来了。」

  宝玉忙示意麝月轻声。哪知晴雯是个睡觉最轻省的,听了有人说话,已经转性过了。见是宝玉,便撑起身子坐了起来。宝玉忙上前按住:「快好好躺着,又起来做什么?横竖这会子也不用你伺候。」

  晴雯道:「怎么样?可被他们瞧见了?」

  宝玉笑着拉着晴雯的手道:「小白虎,你这双小手这么巧,织补得又那么详细,谁能看得出,南安太妃还夸我穿的好呢,老太太太太都高兴。」

  晴雯笑道:「这样才好,也不枉我这一晚上的功夫了。」

  宝玉道:「你且看看这是什么?」说着将手腕子上戴着的南安王妃赏赐的蜜蜡念珠摘了下来递给了晴雯。

  晴雯看了赞道:「是什么?好精致的玩意,又这般颜色,又这般香气。」把玩了一会儿又要给宝玉。

  宝玉却不接,只道:「是王妃赏的,说是西域进上的蜜蜡,可以辟邪消灾的,这蜜蜡又有一种奇特,平白在那搁着是没有香气的,只有沾了人身上的热气才会散发出香气来。我昨儿还说要好好犒劳你的,如今可就有事物了,就给了你吧。」

  晴雯一听忙道:「又混了,那南安太妃喜欢你,特特赏给你的,你转手就要送人,这怎么使得?况且这是进上的东西,我一个丫头怎么消受得起?」

  宝玉道:「她既是给了我,便是我的东西,我愿意戴着就戴着,愿意送人便送人罢了,况且谁说你就消受不起?只有那小姐王公才消受得起?再者说,我何时当你是小姐了?」说罢亲手将念珠给晴雯戴上了。又牵起晴雯白嫩的小手亲了一下。

  「宝玉……」晴雯听了心中感动,眼圈不由红了:「你要不嫌弃,晴雯今生今世都是你的丫头。」

  宝玉忙笑着将晴雯揽在怀里:「好好的又哭闹,我只当可以哄你开心呢。」

  晴雯软软的靠着宝玉道:「谁说我不开心了?」

  却说湘云本是出了阁的,已非贾府之人,又有热孝在身,贾母便没有命湘云去见南安太妃,这更得了湘云的心意。正好好在屋里静养一日,正在屋里坐着却听外头有人问到:「史大小姐可在屋里?」却是妙玉。

  湘云忙迎出去道:「妙玉姐姐,快请进。」

  妙玉一笑:「不请自来,槛外人叨扰了。」

  湘云道:「姐姐何必这么客气,快快请坐,我这里茶虽是及不上姐姐的,倒也可以胡乱解渴。」说着要亲手给妙玉倒茶。

  妙玉忙拦住了,将茶壶接过来自己倒了一杯道:「可不敢劳烦。」

  二人喝茶聊天说了些诗文,湘云又赞起昨夜的茶来,妙玉笑道:「是了,我昨日刚得了些新鲜六安茶,方才想着要带过来一包给你尝尝,可出门竟忘了,等我这就回去取。」

  湘云道:「好姐姐,下次我亲自去取就是了,哪里就这么急的?」

  妙玉道:「你有所不知,那茶如今晾晒着正是时候,若再过几日,只怕就有些干涩了,味道也会走了些。」

  湘云道:「如此,便让我屋里丫头去取了来,再叫上林姐姐一起喝起不好?」

  妙玉含笑点头,对湘云的丫头道:「如此麻烦姐姐跑一趟了,你只说我要你去取,他们自然之道的。」丫头便答应着去了。妙玉见她走远了,才轻声道:「史姑娘,有些话昨日想说,你却走得匆忙,如今方便了,还请听我一言。」

  湘云听了,想起昨日栊翠庵中妙玉给自己诊脉一事,心中一凛道:「姐姐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妙玉微微一笑道:「好妹妹,我昨日给你把脉,只感你肝火有些虚旺,又兼脾胃有些失调,故而萎靡。颦儿却说你素日里是最心宽的,可这些症候正是心中积郁所致……间你左脉沉稳,有一股子力道,滑而有力或滑数,尺脉按之不绝,正是有了身孕的征兆。如今我斗胆问一句,可是有的?」

  湘云红着脸迟疑了一会子才到:「姐姐真乃华佗在世。」

  妙玉又道:「我且再猜上一猜,你这一脉并不同于普通孕育,里面透着一股子阳气,只怕是个男胎,若我说的不错,可是宝玉的?」湘云听了大吃一惊,小嘴张得大大的竟说不出一个字来。妙玉拉住了湘云的手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

  湘云这才问道:「姐姐可是神仙下凡?怎么料事这般准的?」

  妙玉脸上一红道:「史姑娘,如今不怕你笑话,我……我也是宝玉的人了,他那股子阳火,我……我可是认得的……」

  「这……」湘云一见妙玉的神态,又想起宝玉进入自己身子里那暖暖的感受,心中便明白了大半。

  妙玉忙道:「史姑娘,我……我只是……姑娘莫要恼我……」

  湘云却拉住了妙玉的手道:「好姐姐,你若不嫌弃,只管跟他们一般叫我湘云或是云丫头即好,史姑娘倒是显得生分了。我昨日里还在想,姐姐这么神仙一般的人品,若是我的亲姐姐该有多好?没想到今日得知了,便真的同我亲姐姐无异了,湘云心中欢喜还来不及呢,哪里就会恼呢?况且姐姐这般相貌品行,也只有咱们宝玉能配得上你的。」

  妙玉听了心中一暖,也握住了湘云的手道:「好妹妹,多谢你了。」说着又从袖口中掏出一个绢子包着的小包裹道:「你平日里身子虽是硬朗,但这肝火虚妄,又有脾胰略衰,加之那胎气太过阳刚了些,虽是不妨事,只怕会有四肢虚软不思饮食之症候,我倒是开了个方子,能略清减些你的身子,又恐你在那边抓药煎熬不便,就做了些丹丸。你每日午时吃上一颗,用温茶送下即可,道是便宜一些。」

  湘云心中感动,忙接了药贴身放好,口中只道:「多谢姐姐这般费心,可让湘云有些受宠若惊了。」

  妙玉笑道:「如今都是自家姐妹,哪里这般客气起来?」

  湘云这才笑道:「好姐姐,你这医术果然神通的,我听林姐姐说,她那自小的病也是你治了根的?她那病我是知道的,自打娘胎里就有,在那边这般这几年也不知请了多少大夫,吃了多少副药,总是好好坏坏的,如今竟这般的根除了,姐姐莫不是那菩萨转世?」

  一番话倒说得妙玉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笑道:「哪里是什么菩萨转世,不过前些年和师父学过一些皮毛而已。也没有那么玄乎,只是能医得了旁人,却医不了自己罢了。」

  湘云奇道:「这话怎么讲?」

  妙玉一羞,低了头道:「我这命,竟还是宝玉给救了的。」

  湘云听了更是惊奇不已,忙追问。妙玉这才含糊着将自己和宝玉之间的种种经过略讲了一遍。湘云听了叹道:「这必就是上辈子的缘分了。没想到你和爱哥哥之间竟这等曲折的,倒如同听戏文一般了。又叹那林姐姐有这般心胸,竟如此撮合你们。真是让我要刮目相看了。」说到此处,又想到黛玉日后自然是要嫁了宝玉,而妙玉和黛玉如此深厚,日后妙玉也应常伴宝玉身畔了,只有自己,没有名分,前途未卜,更不知黛玉能否容得下自己?不由心中有些黯然,低了头不言语起来。

  妙玉心性聪灵,见湘云如此情形便也猜到一二,虽转口道:「却不知你和宝玉……」

  湘云便也羞涩的将自己与宝玉之间的事说了一回。妙玉心道:「想不到妹妹不但有才有貌,性情也这般贞烈的,可叹,可叹。却是你昨日那句『寒塘渡鹤影』,倒是不像你该说的,太显得悲凉了些,若我猜得不错,可是怕日后宝玉和黛玉成了亲,你就不能伴在宝玉身畔了?」

  一番话正说中了湘云心中痛处,不由眼圈一红,轻轻点了点头。妙玉伸出手来捧起湘云的小脸,又给她擦去了眼角的泪痕笑道:「这小模样可真是我见犹怜了,妹妹也不用太凝神,你现在是有身子的人,还应该多宽宽心才是。颦儿虽是个要强的,也未必就容不下旁人,她能容得我,难道就放不下你了不成?你且只管放心,若妹妹不嫌弃,我便寻个机会劝劝颦儿,只怕她还能略听一听我的话的。」

  湘云听了心中顿时如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都涌在一处,那泪珠儿便顺着眼角留了下来:「如此,姐姐便是湘云的大恩人了,湘云先谢过了。」说着就要拜。

  妙玉忙搀着道:「好妹妹,这本是应该的,你又这般客气起来。快别哭了。」说着又替湘云擦泪,见湘云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心中又疼又喜欢,便忍不住轻轻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道:「妹妹,你如今只怕再不能在那边久住了,可有了什么法子脱身?」

  湘云被妙玉吻了一下,心中不由一跳,又见妙玉正笑吟吟的低头看着自己,闻着妙玉身上的淡淡香茗香气,不禁又有些迷乱,只觉有些不妥,却又知道妙玉关切自己,见妙玉这般问,便也将宝玉宝钗所定的主意说给妙玉听。

  妙玉听罢点点头道:「依我说,妹妹还暂且委屈一阵子,你这事情还是先不叫颦儿知道的好,如今既然宝玉要将你悄悄接了出去自是最好的,一则你可以静养,二则也暂时免去你和颦儿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时日一长,若要她察觉了也不好。不如等宝玉和颦儿成了亲,日后有了机会,再慢慢叫颦儿知道了,那会子只怕你和宝玉的骨肉也落草了,到那时莫说颦儿,只怕府里太太老太太也不能不依了。」

  湘云点头道:「都依姐姐。」

  「奶奶,药都要凉了,赶紧趁热喝了吧。」平儿端着药碗对正在呆呆出神的凤姐道。凤姐这才转醒过来,接了药喝了,又漱了口。平儿叹了口气道:「奶奶,你就是心性太要强了些,如今病成这样,府里的事物都交给珠大奶奶和三姑娘他们料理,你何苦又来自己发愁呢?」

  凤姐微微一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又发愁?」

  平儿轻轻给凤姐捶着腿道:「我跟了奶奶这么多年,还能瞒得过我的?」

  凤姐拉了平儿的手在自己旁边坐了:「我也想好好静养,什么都不用管的,只是这事别人怕是不中用的,还要我来穷操心。」

  平儿道:「哦,我知道了,奶奶还在为宝玉和史姑娘的事儿犯愁。」凤姐点了点头,平儿又问道:「不是叫宝二爷去外头寻房子,把湘云接出来藏了吗?」

  凤姐苦笑道:「哪里就有这般轻省?那卫家虽然比不得咱们,却也是个侯爵的,明日府上的少奶奶凭的就没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哪里能不找?到时候明察暗访下来,保不齐什么时候就寻了出来,可就有的热闹了。」

  平儿一听,不由得也发起愁来。凤姐又沉默良久,才咬了咬银牙道:「如今咱们索性来个先下手为强。」说着低声在平儿耳边耳语了一会子。

  平儿听了大惊道:「奶奶,这可是天大的事,你可要斟酌好了。」

  凤姐道:「我这也是没有法子的法子了,再也想不出别的了。如今我肚子里宝玉的骨血掉了,我就是自己死了,也要替他保住云丫头的这个。不要多说了,我主意已定,你去把旺儿找来,再拿五千两银子来让他带了去。」

  平儿道:「二奶奶,如今这么急的就要五千两,可到哪里去寻呢?奶奶手头那些体己现钱,前几日都给了宝二爷,如今更是不够的。」

  凤姐叹了口气道:「你去把我那紫檀匣子拿来。」平儿便拿过来,凤姐打开,从里面拿出两只紫金璎珞镶珠的项圈来,细细看了一会子,才递给平儿道:「你去先把这一对压了,只怕也够了。」

  平儿道:「这是奶奶陪嫁过来的事物,奶奶平日里都不舍得拿出来戴的,怎么能这么当了的?」

  凤姐凄然道:「若不然你倒是给我出出主意,倒要去哪里寻摸银子?快去罢。日后有了进项再赎回来就是了。」

  平儿这才接了叹了口气道:「谁知道奶奶这一片心呢?」

  凤姐听了心中一凄,口中道:「快些去吧,再把旺儿找来,平安州路途遥远,这事又不能耽搁,还让他早早动身为好。」

  平儿答应着去了,凤姐便唤小丫头进来伺候笔墨,提笔写了一封书信,写罢又看了一回才亲自细细的封了口,不在话下。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