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王熙凤心生别样情 平丫头为主泄情火

  却说贾母正因担心宝玉在席间多吃了几杯酒,独自回荣国府有些担心。正巧凤姐也要回去休息。因像凤姐道:「凤哥,你且顺路看看宝玉,酒可醒了?顺便让林之孝家的做碗醒酒汤给宝玉送去。」

  凤姐答应着,由平儿引着也回了荣国府。

  走至屋外,发现并无丫鬟老妈子们在外伺候。凤姐心道:「这些老不死的和小浪蹄子们,主子们去宁国府吃宴,他们便乐得清闲了。」

  以为屋中无人,刚欲命平儿回了贾母就离去,平儿却道:「二奶奶,我看这房中怕是有人,你听,是不是有声响从里间屋传来?」

  凤姐听罢,也竖起耳朵来,果然听见男女喘息之声。遂喊了一句:「宝兄弟可在屋里吗?」

  里面的宝玉、袭人听了慌忙穿衣系带。袭人答道:「可是二奶奶来了?宝玉在更衣,二奶奶稍等,这就要好了。」

  说罢一面穿起裤子,一面服侍宝玉穿衣,好半天才开的门来。凤姐见宝玉衣衫凌乱,满头大汗,又见袭人也是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和以刚才房内传来的喘息之声,心里早就明白了七八分。但又不好当面揭穿。随笑道:「这是急的哪门子?只是老太太不放心,让我来看看宝玉,让你晚上过去给老太太请安呢。你看你们这急匆匆的,倒像是我坏了你们的好事一般。」

  说着笑着走了。只留的宝玉和袭人羞怯不以。

  「这可如何是好!凤姐的嘴可是出名的厉害,倘或他日把我和袭人之事传出去,传到老太太那里到也就罢了,老太太疼我,也不会说什么。若是让父亲知道了,还不扒了我这层皮?」

  想到这里,宝玉顿时心里没了着落。

  凤姐和平儿回到了自间屋,贾琏并不在屋内,平儿捧了茶来给凤姐:「二奶奶,今日你看宝玉和袭人……」

  凤姐端起茶配,不由得噗嗤一笑:「这还用问?难道你个小骚蹄子看不出他们两个刚做完人事不成?你看袭人的样子,脸色潮红,眼中含羞,分明是刚泄了身的。这小丫头如今到也出落的越发标致了,到也有几分姿色。这宝玉也算是长大成人了,懂得了为人知道。看样子也只是出入其道,只是可惜了宝玉这么个尊贵的体,到是便宜了袭人那小丫头。」

  平儿听了这话,又知凤姐平日喜欢貌美的少年,便也知道了凤姐心里所想。只是附和道:「是啊,宝玉从小在女孩子堆里长大,痴痴呆呆的,如今懂得了人事,怕是刚尝到甜头,以后就越发不可收拾了。」

  「去把屋门掩了,我前前后后伺候了老太太一天,身子上也有些乏了,要歪一歪才好。」

  说着,凤姐便拉过枕头,头朝里躺了下来。平儿掩了门,复又回到塌旁,挨着凤姐坐下,轻轻的给凤姐捶了起来。

  凤姐也吃了几杯酒,又想着刚才所遇宝玉和袭人,又想着宝玉这么一个风流人儿,不由得心中淫心暗生。又有平儿轻柔的给自己拿捏身子,不觉身下已经湿了,口中也传来了轻轻的呻吟之声。

  平儿见状,更是用心伺候,揉捏了一会,悄声道:「奶奶请翻个身子,我给奶奶揉揉前面可好?」

  便轻轻的将凤姐的身子搬平过来,双手就按到了凤姐的一对玉乳之上,轻轻的揉搓了起来。

  「要说咱们府上的这些小姐太太们,脸蛋好看的莫过于黛玉宝钗。但要说这身子,还是我们二奶奶的才算第一啊。奶奶的玉乳真是让平儿喜欢得不行呢。」

  凤姐早就已经春心难耐,笑骂道:「死浪货,这时候还在拍马屁,还不快把衣服给我除了去爽快?」

  平儿忙起身除去了凤姐的衣物,又将自己脱了个精光,又爬上塌来,骑跨在凤姐身上,继续开始给凤姐揉捏乳房。凤姐也不示弱,双手捏住了平儿的两颗玉乳揉捏了起来,时而用手指夹着平儿的奶头又纠又扯。弄的平儿也是娇喘不已。

  抚弄了一会,平儿俯下身去,用自己的奶子顶着凤姐的奶子,开始研磨了起来。

  「奶奶你看,还是你的更挺拔更有弹性呢。」

  「平儿,你的奶子也不错,又大又软,嗯……磨的我好受用啊。」

  两条如玉喷香的熟美身子一上一下的紧紧贴在一起,皮肉的磨蹭和二女的娇喘,真是神仙也挡不住的诱惑。

  「平儿……快给我舔一舔吧,我的水都流到榻上了。」平儿起身,抬起凤姐两条修长白嫩的腿子,把凤姐的玉蚌摆在自己的面前。

  「奶奶的玉蚌还真是极品呢,肥美多汁,要是让宝玉看见了,不知道会有多喜欢。」凤姐正是动情,又听到平儿提起宝玉,不由得心中暗想,现在这个看自己玉蚌的人就是宝玉,又是春心大动,蚌中又有些许阴精流出。平儿见凤姐一听宝玉二字便又玉蚌自动张合,且有阴精流出,更是明白了凤姐的心事。也不再多说,只是俯下头去开始舔尝凤姐的玉蚌。

  指尖凤姐两腿之间早已经泥泞不堪。平儿伸出香舌开始为凤姐清理了起来。一边清理一边说:「奶奶今日真是好兴致,好久没见您流了这么多水出来了。」

  「啊……今日……嗯,往上点,对……再用力点,小蹄子舔的我受用。」

  平儿见主子舒服更加卖力的舔了起来,伸出一根玉葱一般的手指,插入了凤姐的玉蚌之中。这下凤姐更是吃不消,不觉开始耸动下身迎合平儿手指的抽插。平儿早已知道凤姐如何才更受用,今日见凤姐尽兴,索性插了两根手指进去。不一会就令凤姐泄了身子。

  「平儿越来越会侍候人了。」

  凤姐睁开杏眼,媚媚的看了平儿一眼。

  「奶奶,我们再来一次如何?」

  平儿随已经把凤姐侍奉舒服了,自己却仍是未能满足。

  「呵呵,小骚蹄子,奶奶知道你的小浪穴还没吃饱,来吧。」

  说着便张开了双腿。

  平儿也劈开了腿,把自己的玉蚌和凤姐的玉蚌贴在一起。二女同时发出一声轻叹。

  「小骚蹄子,还说我水多,你不也是如此这样了!」

  凤姐说着,把手伸出来,拉住了平儿的双手。二人有了受力,开始相互摩擦了起来。顿时室内响起了淫靡的咕唧声和二女的呻吟之声。

  「奶奶……奶奶磨的平儿……哦……好舒服啊。」

  「嗯……平儿,我也……也好舒服。」

  凤姐更大力的摇动着腰肢,发髻已经松散开来,凌乱的散在酥胸之上。

  凤姐刚才已经泄了一次,而平儿却一直没有被抚慰。此时二女开始做起水磨工夫,不一会就把平儿磨的呼吸急促,酥胸潮红,竟是要泄身了。

  「啊……奶奶,平儿……平儿就要去了。」

  说着,已经无力再跟着扭动腰肢,而是长叹一声,把细腰一挺已泄了身子。

  「好平儿……我也……也……也要泄了。」

  凤姐抱着平儿的一条玉腿,又狠狠的蹭了几下,也到了顶点。二女相拥,倒在榻上休息。

  「奶奶,你真是天生尤物啊,连我这个女儿家都喜欢得不行,就更不用说男人了。」

  平儿一边给凤姐揉捏奶子,一边道。

  「小蹄子就晓得胡乱说话,哪有那么好!我这都是一把年纪了,又嫁给你琏二爷这么多年了,早就人老珠黄了,远的不说,就咱荣国府里的这几位小姐们,哪个不比我更惹人疼爱?」

  凤姐说着,轻轻叹了口气。

  「奶奶这话说的可让我们这样的不是没法活了?」平儿笑道。

  凤姐遂又想起年轻风流的宝玉,真真如玉石一样风流的人物,如今又情窦初开,直想的心里痒痒的。

  平儿察颜观色,心里已只凤姐所想,于是开口道:「这宝玉平日里和奶奶最亲,奶奶随是他的嫂子,却也不曾和他见外,待他便如亲姐姐一般。如今长大了到显得生分了不少。不如哪天我把宝二爷请了来,泡上一壶上用的碧螺春和奶奶少坐片刻可好?」

  凤姐被平儿说中心事,正是羞愧,几欲矢口否认,却想,平儿是自己身边最亲近之人,如今自己要和宝玉好起来,自然需要有人牵线搭桥才行。便改口到:「也好,改日再说吧。也亏着你想着我。」

  说罢便把自己的樱唇覆在平儿的檀口之上,二女又相互亲吻了起来。

  却说宝玉自那日与袭人欢好,被凤姐堵住之后日日提心吊胆,生怕他的好事传到贾政耳中,必是少不得一顿皮肉之苦。几日下来,每天早晨去给贾政请安都是提心吊胆。不料贾政只是查了查宝玉所做功课,呵斥他不专心用功,便打发他出去了。不觉宝玉也就安下了心。心里不由得暗暗感激凤姐和平儿将此事说出。盘算着改日必要换着法子好好感谢一番才是道理。

  这日去给贾母请安,正巧凤姐也在一旁伺候。宝玉上前给贾母和邢王二位夫人请过了安之后,又对凤姐道:「嫂嫂好。」

  凤姐看见宝玉,不由得心中一跳,脸上也泛起了红晕。但是凤姐毕竟是有心计之人,自己心里有情,却知不能当着这么多人流露。随开口道:「宝兄弟,好几日不见了,是不是又是老爷看你看得紧,才又做乖些?」

  贾母听了呵呵笑道:「这泼辣货,宝玉给你请安,你何苦来揭他的短?小心吓坏了他我拿你问罪!」

  凤姐赶忙道:「哟,老祖宗,瞧您这话说的。宝玉已经是半大的爷们了,怎么能总这么不经事?是不是,宝兄弟?」

  说着用眼角瞟了宝玉一眼。

  这话在别人听来,自是说宝玉长大了,并无其他,但是宝玉却深知凤姐影射那日他和袭人之事。羞得马上红了脸,忙附和道:「嫂子说的级是,如今我已长大了,也该让奶奶太太们省心了。」

  说着也偷偷拿眼角瞟了一眼凤姐。

  凤姐只当没看见,继续说笑逗贾母开心。

  宝玉又站了一会,便起身告辞了。

  回到屋子,和袭人悄悄的说了今日只事。袭人只是娇羞,觉得应该由宝玉找凤姐说个明白心里才能踏实。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19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