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回 多情公子病中送精 南安太妃造访荣府

  却说晴雯,自打看宝玉将麝月抱到那边榻上便又拿起了针线,却哪里还有心思做活计?只用两根手指捻着针线,偷偷听那边的动静,不觉小心肝也噗通通的跳个不住,只觉那边男女喘息之声传来,便偷偷用眼角扫过去,正见宝玉揉捏着麝月的一对玉乳,一面抽插一面赞叹麝月丰腴。晴雯低头看看自己略略拱起的胸脯,不由心中隐隐泛起一股子酸意。却也更竖着耳朵听着那头的响动。待到那边二人同登巫山之巅,晴雯也跟着长出一口气来。

  又听那麝月说出那些话,暗暗想原来这女子皆是差不多的,看宝玉又俯首在麝月耳边说些什么,却再也听不清了。晴雯心里醋意不由更盛了三分,心中只道他二人欢好够了,便嫌了我在这里碍事,说话都这么低声细语的了故意不让我听去。却又不好发作,正自发闷,却见宝玉赤裸裸的将麝月抱了起来,那阳物却仍滞留在麝月小穴之中,朝自己的榻前走来。

  晴雯忙坐端正了,假装低头针线,等到宝玉来至榻前方问道:“你们两个不在那边混闹,又跑过来做真么。”

  宝玉也不答言,嘿嘿一笑便将麝月放在了榻上,自己也跟着压了下来。

  “去去去,我这里做活呢,别来添乱,一边子去。”晴雯红着脸嗔道。

  “晴雯姐姐,都是二爷……”麝月用手护住了胸,红着脸不敢看晴雯。

  宝玉笑道:“小白虎,如今你身子不爽利,消受不得,看看这西洋景总该可以吧?”

  晴雯白了宝玉一眼道:“谁稀罕看,快一边混闹去,别在这碍我眼。”说着仍低头针线。宝玉哪里肯动,将麝月的身子又往这边靠了靠,紧紧挨着晴雯便又将恢复硬度的阳物抽送起来,不一会子,便传来麝月刻意压抑的呻吟声。

  “小浪蹄子,这么快就又发骚。”晴雯心中道,却忍不住拿眼角瞥像身畔,只见麝月的身子正随着宝玉的抽插颤动,胸前两团饱满的美肉顶着两颗鲜红如樱桃般的乳蒂也随之颤动,果然十分饱满。“难怪宝玉赞不绝口,果真比自己的大上许多。”晴雯又有些酸涩。又见宝玉正坏笑着看着自己,忙低了头仍假装不看,一颗芳心却又跳的厉害起来,眼睛虽是盯着手里的针线,脑子里只有那一对玉乳颤动的情形,耳中也只有麝月口鼻中呜呜声和肉棒抽插带出蜜液咕咕声。

  晴雯正自窘迫,却觉得一只大手探进了自己的被子里面,一只小脚被轻轻握了住,晴雯自是知道是宝玉抽出手来,只羞得假装不知。宝玉见晴雯如此,更觉有趣,一面抽送使阳物一下下采撷麝月的花心一面着手将晴雯的白袜除去,将一只白嫩透骨的小金莲握在手里把玩。

  “宝玉!你……有麝月让你欺负还不够,又来扰我!”晴雯口上说着,心中却是一甜,宝玉这时候还是没有忘了自己的。

  宝玉笑道:“好晴雯,怎么能冷落得了你,你若不是病着,再饶不过你的。”说着将晴雯的白嫩小脚抬起来,送入口中,将五根细小的脚趾逐一含在口中吸吮了一番,又将晴雯粉腿横在麝月小腹之上,将晴雯的三寸金莲抵在麝月耻丘之上,一面操弄着麝月的小穴,一面使进出的肉棒磨蹭着晴雯的脚心。

  晴雯只觉身子都热了,那粗热的肉棒虽然只是磨蹭自己的脚心,不曾插在自己身子里,却如同身受,感受着那热和粗长侵占着自己的身子,那本就湿漉漉的私处也随着一阵收缩。宝玉也加快了些抽插。二三百下子之后,只听麝月又哼哼起来:“二爷……麝月又……要尿了……”

  “好姐姐,你只管尿就是了。”宝玉更是埋头苦干。又百余下,麝月喉咙里呜呜几声,身子往上一仰,又是泄了身去。宝玉将阳物深深插入麝月小穴,用龟头死死抵住花心,享用着那温热的阴精。等到麝月又将身子放松下来,才轻轻将依然怒立的阳物缓缓抽出。

  晴雯只倒宝玉闹够了,刚要定定心神接着做活计,却觉得另一只小脚也被宝玉抓了去除去了袜子,硬硬的一物抵住了自己的足底顶了几下子,又将两只小脚脚心相对并在一处,将那滑腻的阳物在之中抽插了起来。

  “好姐姐,你这柔嫩的小脚可也让人销魂呢。”宝玉一面抽插一面道。

  晴雯羞道:“你哪里想出来的这些混法子,变着法的作践人。”哪知宝玉却松了手,抬头一看,宝玉已经淫笑着扑在了自己身上,径自将自己手中的针线衣物夺了去丢在一旁,便掀开被子来拔自己的衣裙。

  “小祖宗,还没快活够,又来闹我,我还要赶着做事,你快些睡陪着麝月睡去吧。”

  宝玉却笑道:“还有正经事没做,哪里能睡呢?”说着便将晴雯裘裤褪了下来。

  “二爷,别闹……我……”晴雯想要挣扎,却哪里还有力气?只得任凭宝玉将自己两条粉腿大大的分开。

  宝玉也不多做故事,便将硬挺的阳物抵在了晴雯光洁的玉蛤之上:“小白虎,你做活计居然做到这么湿漉漉的?”

  晴雯羞道:“都是你……又来羞辱我……”

  这时,一旁的麝月转醒过来,将头凑了过来附在晴雯耳边小声道:“小蹄子,你可知方才二爷跟我说些什么?”

  晴雯本就好奇宝玉有什么事还怕自己听了去,如今见麝月提起,不免问道:“那混世魔王又嚼蛆什么?”

  “呵呵,你这张小嘴。”麝月在晴雯热热的小脸上轻轻拧了一把,又说道:“二爷方才说,你晴雯姐姐病着还要给我织补,我如今不能做别的事给她,我知道每次我射在她身子里的时候她都受用如同你这般,过了一会子就有了精神,可如今她这般怕是禁不起折腾……”麝月一面说着,脸上也红了起来:“二爷说,再让我泄一回,只怕他也有了些泄意,便趁热射在你身子里,给你提提神,也不枉你了。”

  晴雯听了心中一暖,嘴上却道:“说的都是些昏话,哪里有这样的……啊……”还未等她说完,只觉一条粗长温热的肉棒挤进了自己窄紧的肉蛤之中,一寸寸的进了自己的身子。

  “好姐姐,我这也是不法之法了,除此我再也想不出法子给你提神了。”宝玉刚才被麝月阴精浇灌的舒服,只恐时间长了又冷了下来,却又要费一番周折,也不问晴雯,便抽送起来。初时只觉晴雯小穴虽然仍是窄紧异常,却也顺滑,便放开手脚的操弄起来。

  “嗯……你……你就想着欺负人家……还要编排出这些话来……”晴雯一面说着,一面也轻轻扭动柳腰迎合着宝玉的操弄。宝玉拉开晴雯衣襟往两边一分,两颗娇嫩嫩的玉兔便跳了出来:“麝月姐姐的虽是大,你的这一对娇小玲珑,却也别有一番妙处。”说着便俯下头一面抽送一面在两团美肉上舔吻了起来。

  只这一句话便将方才晴雯喝的那一葫芦醋都冲散了,晴雯抱住了宝玉的后背道:“好二爷……小祖宗,再快些……”

  “小白虎,可禁得起?”

  “嗯……”宝玉低了头,吻在晴雯微张的檀口之上,下身也更加起劲起来。晴雯只觉那滚烫的阳物刮蹭着自己穴内的媚肉,龟头冲撞着柔嫩的花心子,可口又被宝玉堵了个严实,只得将宝玉探过来的舌头紧紧吸住了,口鼻中发出呜呜声以宣泄心中的欢愉。

  好一会子,宝玉自己也觉喘不上气来,才松了口。不由大喘了几口气。只觉那下体的冲撞却更猛烈了,每一下都要将自己贯穿一般。“二爷……二爷……弄死晴雯了……穿透了……”晴雯不由将两只环抱着宝玉的手松了开,胡乱的在榻上抓挠,却抓到软软的一物,只觉手中顿时被那柔嫩填满了,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小手已经抓握住了麝月的一只玉乳,虽是有些害羞,却也舍不得那饱胀的手感,又有一波强过一波的酥麻从私处源源不断涌上心头,便更顾不上那许多,将另一只手揉捏着自己的一只椒乳,口中额额啊啊不觉。

  宝玉见了更是觉得刺激,便朝着同样脸色绯红的麝月使了个眼色道:“好姐姐,晴雯吃你豆腐,还不快些找回点公道?”

  晴雯麝月本平日里就交好,如今虽是头一遭在床上这般戏耍,却只是觉得有些害臊,如今麝月见晴雯这般模样,两道细柳弯眉轻蹙,一对丹凤眼越发的迷离,脸蛋早已通红,那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口张着喘气,真是说不出的妩媚风流,麝月不禁就也将檀口凑了过去,学着宝玉的模样吻了上去,一面也不示弱的将一只手捉住了晴雯的另一只椒乳。

  小嘴被软软的堵着,两只玉乳被自己也麝月的两只手揉捏,玉蛤又被宝玉的阳物冲撞,只二三百下,晴雯便有了丢意,宝玉和晴雯已是老夫妻,哪里不知道晴雯的身子,便又狠狠抽插了几回,等到晴雯小穴一紧,便死死抵住晴雯柔嫩的花心,轻轻绕动臀股,让那龟头在花心之上来回研磨。果然不几下,晴雯便身子一抽,将花心洞开,丢了身子。宝玉也瞅准时机,将阳精径直射入了晴雯花心深处。直射了十几下子方住了,宝玉也俯下身来,将唇舌和二女并在一处。三人厮磨起来。

  晴雯待到那暖暖的阳精尽数进了自己下腹,又随静脉流经四肢百骸,不觉有些精神气爽,歇了一会子开口道:“好了,这回可混闹够了吧?快快起来吧,我还要接着做活呢。”

  麝月这才红着脸的起身,抓过被子来要替晴雯盖上:“快快盖上些,方才闹出了汗,可别又凉着了。”

  宝玉也笑着起身,方便麝月给晴雯铺盖,一面笑道:“小白虎,这回子可有些力气了?”

  晴雯脸上一红:“没有,更是没有了,都是你们混闹的……”

  麝月却闻到:“二爷,你为什么总叫晴雯姐姐小白虎呢?”

  晴雯羞道:“他……你还不知道,满嘴糊嘞嘞惯了的,什么不乱叫?”

  宝玉也笑道:“好姐姐,方才你都没有注意到晴雯羞处么?那可是你的不值了。”

  “哦?难道这也有什么不一样的?我现在看看也不迟晚吧?”麝月说着又要掀被子。

  “小蹄子,混看什么?想看看你自己的去……啊……宝玉,你也不帮我……”一时秋夜帐暖,儿女情欢,又做出许多荒唐事不一一言表。

  直又闹了大半夜,宝玉才将早已瘫软在榻上的二女放了手,麝月本是初次破了身子,又被宝玉弄得泄了几次,不一会子便沉沉的睡去了。宝玉便赤裸裸的抱着晴雯娇嫩的身子道:“好姐姐,依我说,你也别补这劳什子了,横竖明儿不穿就得了。你也累了,咱们这就睡了吧。”

  晴雯将绯红的俏脸在宝玉胸口磨蹭了几下:“哼哼,这会子知道疼起我来了?”

  宝玉笑道:“方才那不是疼你么?”

  晴雯道:“二爷你只管睡吧,如今已经补好大半,再丢下可不前功尽弃了?如今我身子还真有了些力气,横竖再咬咬牙也就挨过去了。”宝玉不肯,却又拗不过晴雯,只得又给晴雯披了衣服,才自己也在一旁躺下,枕着晴雯的玉腿睡了。

  不觉已是天亮,织补好最后一针,晴雯又细细的在灯下反复看了几遍,又用小牙刷慢慢的剔出绒毛来,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扭头推了推一边胡乱睡着的麝月道:“小蹄子,天都大亮了,还不赶紧起来。”

  “别推……再让我睡一会子……”麝月叨咕了一句,转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小丫头,懒得跟猪一样。让你不起来。”晴雯说着将小手用力在麝月雪白的屁股上拧了一把。

  麝月这才吃痛跳了起来:“你个小蹄子,这么下死手掐我。”

  “还好意思说,你看天都这么亮了,还睡的挺尸一样。还不快服侍二爷起来。”

  麝月见天已大亮,忙起身胡乱穿了衣物,一面将仍在酣睡的宝玉。宝玉醒来,见晴雯一脸的憔悴,忙坐起来将晴雯抱在怀里:“小白虎,难道你竟是一晚上不曾合眼的?”

  晴雯微微一笑道:“倒是熬过来了,只是你只管好好睡觉去,偏偏这脑袋非要压着人家,如今压了这么半日,腿都木了。”一面将一旁的金雀裘拿在手里,在宝玉眼前翻来覆去几遍道:“可看得出缝补的?”

  宝玉笑道:“谁让你的腿这般又香又软的,枕着睡不知比枕头舒服多少倍,才好睡得安稳。”一面轻轻给晴雯揉着腿一面睁大了眼也没能瞧出个破绽。一旁的麝月也凑过来,看了几遍道:“好个巧手的姐姐,今天我才知道什么叫天衣无缝了。”

  晴雯笑了笑,轻轻打了个哈欠道:“少在这拍我的马屁了,快给二爷梳洗,穿好了早点过去老太太那边呢。”

  宝玉却不等晴雯说完,便将晴雯的檀口吻住了。一个深吻,才松了口:“小白虎,辛苦你了,记你一大功,等你身子养好了再好好犒劳你。我起来了,你快好好躺着,好生休息。”说着起身下地,将被子给晴雯盖好了才去梳洗穿戴了去了。

  来至荣禧堂,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早已正装在那里了。宝玉给众人请了安,便在贾母身畔坐了。贾母见宝玉今日打扮得体,又精神气爽,心下更是欢喜。宝玉便引着贾母笑了一回。

  不一会,外面有婆子来回:“南安太妃已到了。”众人忙起身迎接。只见金锣开道,先进来的是八队云牌,之后是十二对杏黄伞盖,后面跟着两列低首疾走的内臣,再后来才是一架八人抬着的鹅黄凤銮。

  待到落了轿,内侍掀起轿帘,贾母忙带着众女眷迎了上去,亲自搀了太妃进了内堂。来至荣禧堂,太妃在正中坐了,下面以贾母为首,邢王夫人在后面众人跪倒给太妃请安。太妃忙命众人平身,又都赐了座。众人谢恩按身份坐定,太妃又让贾母挨着自己坐了,拉着贾母的手道:“老太君,有些时日不见,你越发的精神了,身子可好?”

  贾母笑道:“托太妃的福,还算硬朗。”便随便说了些家常话。

  吃了茶,南安太妃道:“却不知府上几个小姐公子的怎么不见?”

  贾母回道:“无品男女,没有口谕不敢擅入。”

  王妃笑道:“老太君,我们两家自打祖上便是世好,如今我们不过托圣上隆恩做了个小小的郡王,怎么偏偏又要有这么多礼数?外头早就传你府里这几个孙子孙女的各个不凡,如今何不请出来我见一见?”

  贾母忙命将宝玉等人传了进来。一时宝玉为首,贾环、黛玉、迎春、探春、惜春都跟了进来,跪成一排给太妃请安。太妃站起身子,亲自将一众人搀起。贾母一一给太妃介绍。“这是宝玉。”

  “哦?可是那个衔玉而生的?”

  贾母笑道:“正是。”

  太妃拉着宝玉的手,端详了好一阵子,口中只道:“好,好,果然是个如宝似玉的。落草时衔的宝贝在哪里?可否拿来一观?”

  宝玉忙将胸前挂着的玉取了下来,恭敬的双手托了献上去。太妃接过了把玩一阵,又问了些细情,宝玉都一一答了。太妃见宝玉生得不俗,对答又大方得体,心下甚喜,亲手给宝玉又将玉戴上了。又将手上一串蜜蜡念珠褪下来与宝玉戴上了笑道:“果然是个好孩子,初次见面,未备贺礼,此乃西域进贡的一串佛珠,虽是比不上你打娘胎里带来的,却也不是凡品了。说是也能祛邪消灾的,如今权当贺礼。”宝玉忙跪下谢恩。

  贾母又将众人都一一介绍了,太妃都笑着赞了几句,唯独到了探春,也拉着探春的手看了好一会子:“早就听说你府上有个三姑娘,不但伶俐,长相更是一等一的,如今一见果不虚传。”说着将自己头上戴的一根簪子拔了亲手替探春戴在头上。探春也忙谢恩。

  见罢众人,太妃又一挥手,便有一排内侍端了紫檀托盘,里面装着几把内造灵巧物件。“见面薄礼,拿给孩子们玩吧。”众人忙又谢恩。贾母这才陪着太妃又坐了。宝玉等人领了礼物方下去了。

  太妃笑道:“老太君好福气,几个孙子孙女都是这般出众,将来必是都有大造化的。可不知宝玉可成亲了?”

  贾母笑道:“宝玉年纪上小,那会子有个和尚说宝玉婚事不宜躁动,因此尚未娶亲,只是已经定下了,就是方才太妃见的那个叫黛玉的丫头,我外孙女。”

  太妃轻轻点了点头,有些惋惜的哦了一声道:“这两个孩子倒也般配,又是亲上做亲,自是极好的。不知几位姑娘可聘出去了?”

  贾母道:“二丫头已经许了人家,不几日就要接了去了,三丫头还没有聘出去。四丫头年纪尚幼,需等上几年方可许配。”

  太妃笑道:“我看这几个姑娘都是极好的,尤其这三姑娘更好。将来哪个有福气的娶了去便是他的造化了。”又说了些闲话坐了一会子,太妃起驾回府,众女眷相送,不在话下。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