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回 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护三妹公子再发威

  探春同李纨相住间隔,二人近日同事,不比往年,来往回话人等亦不便,故二人议定每日早晨皆到园门口南边的三间小花厅上去会齐办事,吃过早饭于午错方回房。这三间厅原系预备省亲之时众执事太监起坐之处,故省亲之后也用不着了,每日只有婆子们上夜。如今不用十分修饰,只不过略略的铺陈了,便可他二人起坐。这厅上也有一匾, 题着《辅仁谕德》四字,家下俗呼皆只叫「议事厅」。如今他二人每日卯正至此,午正方散。凡一应执事媳妇等来往回话者,络绎不绝。

  众人先听见李纨独办,各各心中暗喜,以为李纨素日原是个厚道多恩无罚的,自然比凤姐儿好搪塞。便添了一个探春,也都想着不过是个未出闺阁的青年小姐,且素日也最平和恬淡,因此都不在意,比凤姐儿前更懈怠了许多。只三四日后,几件事过手,渐觉探春精细处不让凤姐,只不过是言语安静,性情和顺而已。可巧连日有王公侯伯世袭官员十几处,皆系荣宁非亲即友或世交之家,或有升迁,或有黜降,或有婚丧红白等事,王夫人贺吊迎送,应酬不暇,前边更无人。他二人便一日皆在厅上起坐。宝钗便一日在上房监察,至王夫人回方散,每于夜间针线暇时,临寝之先,坐了小轿带领园中上夜人等各处巡察一次。

  他三人如此一理,更觉比凤姐儿当差时倒更谨慎了些。因而里外下人都暗中抱怨说:「刚刚的倒了一个「巡海夜叉」,又添了三个「镇山太岁」,越性连夜里偷着吃酒顽的工夫都没了。」

  这日王夫人正是往锦乡侯府去赴席,李纨与探春早已梳洗,伺候出门去后,回至厅上坐了,宝钗还未过来。刚吃茶时,只见吴新登的媳妇进来回说:「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昨日死了。昨日回过太太,太太说知道了,叫回姑娘奶奶来。」说毕,便垂手旁侍,再不言语。彼时来回话者不少,都打听他二人办事如何,若办得妥当,大家则安个畏惧之心。若少有嫌隙不当之处,不但不畏伏,出二门还要编出许多笑话来取笑。吴新登的媳妇心中已有主意,若是凤姐前,他便早已献勤说出许多主意,又查出许多旧例来任凤姐儿拣择施行。如今他藐视李纨老实,探春是青年的姑娘,所以只说出这一句话来,试他二人有何主见。

  探春便问李纨。李纨想了一想,便道:「前儿袭人的妈死了,听见说赏银四十两。这也赏他四十两罢了。」吴新登家的听了,忙答应了是,接了对牌就走。

  探春道:「你且回来。」

  吴新登家的只得回来。探春道:「你且别支银子。我且问你,那几年老太太屋里的几位老姨奶奶,也有家里的也有外头的这两个分别。家里的若死了人是赏多少,外头的死了人是赏多少,你且说两个我们听听。」一问,吴新登家的便都忘了,忙陪笑回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赏多少,谁还敢争不成?」

  探春冷笑道:「这话胡闹。依我说,赏一百倒好。若不按例,别说你们笑话,明儿也难见你二奶奶。」

  吴新登家的笑道:「既这么说,我查旧帐去,此时却记不得。」

  探春笑道:「你办事办老了的,还记不得,倒来难我们。你素日回你二奶奶也现查去?若有这道理,凤姐姐还不算利害,也就是算宽厚了!还不快找了来我瞧。再迟一日,不说你们粗心,反象我们没主意了。」吴新登家的满面通红,忙转身出来。众媳妇们都伸舌头。这里又回别的事。

  一时,吴家的取了旧帐来。探春看时,两个家里的赏过皆二十两,两个外头的皆赏过四十两。外还有两个外头的,一个赏过一百两,一个赏过六十两。这两笔底下皆有原故:一个是隔省迁父母之柩,外赏六十两,一个是现买葬地,外赏二十两。

  探春便递与李纨看了。探春便说:「给他二十两银子。把这帐留下,我们细看看。」吴新登家的去了。

  忽见赵姨娘进来,李纨探春忙让坐。赵姨娘开口便说道:「这屋里的人都踩下我的头去还罢了。姑娘你也想一想,该替我出气才是。」一面说,一面眼泪鼻涕哭起来。

  探春忙道:「姨娘这话说谁,我竟不解。谁踩姨娘的头?说出来我替姨娘出气。」赵姨娘道:」姑娘现踩我,我告诉谁!」

  探春听说,忙站起来,说道:」我并不敢。」李纨也站起来劝。

  赵姨娘道:「你们请坐下,听我说。我这屋里熬油似的熬了这么大年纪,又有你和你兄弟,这会子连袭人都不如了,我还有什么脸?连你也没脸面,别说我了!」

  探春笑道:「原来为这个。我说我并不敢犯法违理。」一面便坐了,拿帐翻与赵姨娘看,又念与他听,又说道:「这是祖宗手里旧规矩,人人都依着,偏我改了不成?也不但袭人,将来环儿收了外头的,自然也是同袭人一样。这原不是什么争大争小的事,讲不到有脸没脸的话上。他是太太的奴才,我是按着旧规矩办。说办的好,领祖宗的恩典,太太的恩典,若说办的不均,那是他糊涂不知福,也只好凭他抱怨去。太太连房子赏了人,我有什么有脸之处,一文不赏,我也没什么没脸之处。依我说,太太不在家,姨娘安静些养神罢了,何苦只要操心。太太满心疼我,因姨娘每每生事,几次寒心。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女孩儿家,一句多话也没有我乱说的。 太太满心里都知道。如今因看重我,才叫我照管家务,还没有做一件好事,姨娘倒先来作践我。倘或太太知道了,怕我为难不叫我管,那才正经没脸,连姨娘也真没脸!」一面说, 一面不禁滚下泪来。

  赵姨娘没了别话答对,便说道:「太太疼你,你越发拉扯拉扯我们。你只顾讨太太的疼,就把我们忘了。」

  探春道:「我怎么忘了?叫我怎么拉扯?这也问你们各人,那一个主子不疼出力得用的人?那一个好人用人拉扯的?」

  李纨在旁只管劝说:「姨娘别生气。也怨不得姑娘,他满心里要拉扯,口里怎么说的出来。」

  探春忙道:「这大嫂子也糊涂了。我拉扯谁?谁家姑娘们拉扯奴才了?他们的好歹,你们该知道,与我什么相干。」

  赵姨娘气的问道:「谁叫你拉扯别人去了?你不当家我也不来问你。你如今现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如今你舅舅死了,你多给了二三十两银子,难道太太就不依你?分明太太是好太太,都是你们尖酸刻薄,可惜太太有恩无处使。姑娘放心,这也使不着你的银子。明儿等出了阁,我还想你额外照看赵家呢。如今没有长羽毛,就忘了根本,只拣高枝儿飞去了!」

  探春没听完,已气的脸白气噎,抽抽咽咽的一面哭,一面问道:「谁是我舅舅?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检点,那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我倒素习按理尊敬,越发敬出这些亲戚来了。既这么说,环儿出去为什么赵国基又站起来,又跟他上学?为什么不拿出舅舅的款来?何苦来,谁不知道我是姨娘养的,必要过两三个月寻出由头来,彻底来翻腾一阵,生怕人不知道,故意的表白表白。也不知谁给谁没脸?幸亏我还明白,但凡糊涂不知理的,早急了。」李纨急的只管劝,赵姨娘只管还唠叨。

  忽听有人说:「宝二爷来了。」原来宝玉听闻如今让李纨探春宝钗三人打理内务,宝玉虽不喜这些杂事,却只平日里见过凤姐处置,如今换做这三人,不免觉得有趣,又想几日不见宝钗,便寻了个籍口逃了学,来这边看热闹。

  丫鬟掀了帘子,宝玉进来,却见赵姨娘正在下面站着撒泼,探春也在那里抽噎得梨花带雨。贾府中姐妹们虽多,宝玉和探春却是最亲密的,同父异母的兄妹,探春对宝玉竟比对自己同母所出的贾环不知亲昵多少倍。宝玉也觉和三妹妹最交心。探春又是个刚强的,平日里不曾见哭过几回,如今宝玉头次见探春哭成这样,不由心疼。又见赵姨娘耍混,更是生气,便大声道:「这一大早好好的,在这嚎丧什么呢?」这一嗓子竟是把满屋子的人都给镇住了,不单赵姨娘收了声,连探春也只默默流泪。

  李纨忙要让宝玉坐,宝玉也不坐,只拧着眉毛看着赵姨娘道:「到底是为什么?」李纨这才不轻不重的将来龙去脉讲了,并未敢将二人原话都学出来。

  「就为这点子烂事?」宝玉听了更是生气。「三妹妹按祖上旧例行事,有什么不妥?你为何非要同个袭人挣?袭人这事是老太太和太太赏的,你若觉得三妹妹踩了你,你也只管和老太太说去。也不瞒你,袭人母亲死我自己也给了二十两,如今你这里我是不是应该也再拿二十两出来才有你面子?是了,这二十两该由老爷出才是,不如现在我就帮你和老爷太太讨去岂不便宜?」说着便要拉赵姨娘去。赵姨娘哪里敢去?

  却说宝玉又哪里会自己跑到贾政跟前寻不自在?只不过做做戏吓吓赵姨娘罢了。众人见宝玉真切,都当了真,只有探春深知宝玉的心思,不由偷偷低头莞尔。宝玉见功夫做足,又道:「姨娘真是越发的糊涂了,三妹妹如今小小年纪打理家务已经不易,她是你生养的,你不疼她,不说替她多想想也就罢了,如今你看这府上大小人都等着看三妹妹大嫂子做事不妥出丑,等着拿笑话,可不成想你到是第一个找上门来寻麻烦的,真真不懂事到家了。」

  一番话说得赵姨娘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又不好抢白,又见外头婆子们都在窃笑,心中又羞又气。李纨见了忙道:「好了,二爷也别太生气,姨娘不知道这旧例怕也是有的,又是死了兄弟,心中有气,不免闹了一回。」

  宝玉冷笑道:「哼,嫂子快别这么说,若是今日仍是凤姐姐管事,她也敢这么闹不成?如今也不说是姨娘,只怕外头那些婆子心里装着些小算盘也早打好了吧?」说着歪着头朝外屋声音放大了道:「三妹妹你只管按你的行事,若哪个老货不识趣你就只管来告诉我便是,我给你拿主意。若我拿不了的,上头还有太太,还有老太太。这等子闲气可不是你该受的。」

  外屋众婆子听了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言语。宝玉看着赵姨娘仍站着,道:「姨娘还在这里有什么事?莫不是在等我同你一起去找老太太评理?」

  李纨忙走过去,搀着赵姨娘回去了。赵姨娘心中不忿,却不敢说出来,只心中道:「平日里那琏二奶奶就不给我好脸色,如今探丫头又来拿我说事,好端端的平日里什么事都不管的宝玉竟也来羞辱我,来日必要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才是。」

  不说李纨送了赵姨娘出去,只说外屋里等着回事的那些婆子见赵姨娘去了,便有一个进来道:「宝二爷,三姑娘好,前日庄上来人说……」

  不等她说完,宝玉一抬手打断了:「好个没眼色的老货,不见三姑娘哭得这样,妆都花了,总要梳洗梳洗吧,你在府里这么长时间,怎么连这点规矩都不懂了?」

  「是是……二爷教训的是,我却是一时糊涂……」那婆子碰了一鼻子灰,蔫蔫的退了出去。

  「若是没有那太要紧的事你们先回去吧。三姑娘乏了,要歇歇,有什么事下午再回不迟。」宝玉又对着外头道。众人听了,才散去了。宝玉这才拉着探春道:「三妹妹,也真难为你了。这些婆子下人我是知道的,哪一个是好惹的。妹妹若是受了委屈只管告诉我,我替你出气,该打的打,该骂的骂,若是还不解气就回老太太撵了他们出去。」

  探春自打管理杂事,早已憋了一肚子委屈,却无处诉说,更别说有人要给自己撑腰了,听了宝玉这话心中更委屈,不免又哭了起来。宝玉见探春哭得心疼,不免轻轻抱着拍了拍哄了一会子,探春才止住了,有些羞怯的低着头离了宝玉怀里。

  探春低着头,却见宝玉脚上穿的一双黑帮红底的小官靴,因问道:「二哥哥,那日我给你做的鞋你怎么不穿?怕是看不上?」

  宝玉笑道:「你提起鞋来,我想起个故事:那一回我穿着,可巧遇见了老爷,老爷就不受用,问是谁作的。我那里敢提『三妹妹』三个字,我就回说是前儿我生日,是舅母给的。老爷听了是舅母给的,才不好说什么,半日还说:『何苦来!虚耗人力,作践绫罗,作这样的东西。』」宝玉因故意要诱探春发笑,便一面说一面学着家政的模样,假装摇头撵着下巴上的胡须。

  探春看宝玉这幅模样学得却是惟妙惟肖,将贾政的模样学了有七八成,不由噗嗤笑了出来。宝玉又道:「我回来告诉了袭人,袭人说这还罢了,赵姨娘气的抱怨的了不得:`正经兄弟,鞋搭拉袜搭拉的没人看的见,且作这些东西!』」

  探春听说,登时沉下脸来,道:「这话糊涂到什么田地!怎么我是该作鞋的人么?环儿难道没有分例的,没有人的?一般的衣裳是衣裳,鞋袜是鞋袜,丫头老婆一屋子,怎么抱怨这些话!给谁听呢!我不过是闲着没事儿,作一双半双,爱给那个哥哥弟弟,随我的心。谁敢管我不成!这也是白气。」

  宝玉见又说错了话,忙道:「三妹妹,如今也别生气,我知道你对我好,那鞋我叫他们好好收着呢,竟是不舍得穿的。」

  探春这才缓了气,笑道:「二哥哥你又呆了,废了这么多功夫做来竟不穿,不是更白白糟蹋了?凭他一双鞋有什么精贵?明儿得了空我再给你做就是了。」

  「那自然是极好的。」宝玉笑道:「三妹妹,现在好了,下人们也都被我打发了,不如你先梳洗梳洗可好?」

  探春这才想起方才自己哭得厉害,忙取了镜子来照,只见脸上的胭脂水粉早已一塌糊涂,探春不由羞得满脸通红,丢了镜子用手捂着脸道:「二哥哥快别看,丑死了。」

  「好妹妹,哪里就丑死了,就是你不用这些胭脂水粉的也是最好看的。」

  「又拿这些话来哄人。」

  宝玉笑着叫丫鬟们端了水给探春洗脸,正瞧着探春对镜子妆扮,那帘子却被挑开了。宝玉便听有人进来便不耐烦道:「都说了,有事只管下午再来回,这会子又来干嘛?」

  「哟,宝二爷今儿这么大火气?想是我今儿来的不巧了,扰了你和探丫头?」

  「宝姐姐,你怎么也像颦儿是的伶牙俐齿的了。」探春脸上又是一红,娇嗔道。

  「是宝姐姐啊,罪过罪过。」宝玉回头,见正是宝钗笑吟吟的站在门口,忙请了进来。「是三妹妹方才受了些委屈。你不知道方才那气人的事呢。」

  「却不知是什么事,让你这好性的人气成这样?」

  镜子前坐着的探春笑道:「宝姐姐,今儿你来得晚,可是错过了一出好戏了。」说着便笑着将方才的事讲给了宝钗。「我长这么大,头一遭见二哥骂人,凭的有趣。」

  宝钗笑着来到探春身后,将待书手中的梳子接了过来,亲自给探春梳理起来。「这倒也没什么,我还看见过宝玉打人呢。」一面说,一面看了宝玉一眼。

  「啊?二哥哥还会打人的?这我怎么不知道?好姐姐,你可要告诉告诉我。」探春听这话竟有些坐不住了。

  宝钗捻起桌上的簪子,仔细帮探春戴上了,又在镜子里左右照了照,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那会子我家里出事,就是我大嫂子药死那回,可不是宝玉帮着料理的,夏家那混账干儿子无赖,被宝玉只一脚就踢出去老远,半天都爬不起来,你没看见可是可惜了。」说着捂嘴乐了起来,

  宝玉一听宝钗笑,第一反应便是双眼朝着宝钗鼓鼓的胸脯看去。却见宝钗探春都在看着自己,忙又转向别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宝姐姐快别拿我取笑,我那日只是看那厮太无理,竟要冲撞姨妈和宝姐姐,一时情急才给了他两下子,快别提了,若让老爷知道了,可了不得。」

  二女又笑了一回。探春也妆扮完了,大家坐着说话。探春道:「唉,可惜我年轻不压人,平日里只说凤姐姐厉害,如今咱们自己坐了这个位子,才知道凤姐姐也有她的难处。」

  宝钗默默点头。探春又道:「我看二哥哥倒是有些架势,如今竟能将他们镇住,不如我去回了太太,让二哥哥来管事岂不好?」

  宝玉还没说话,宝钗先笑道:「探丫头,你是最聪明的,如今怎么也说出这等糊涂话来?这内院闲杂事都是太太奶奶们管着,哪里要去爷们管事?男人只应以学业事业为重,年少时寒窗苦读,将来金榜题名,报效国家,光宗耀祖才是正经。如今要宝玉来处理这些琐事,岂不是耽搁了他的前程?对了宝玉,今日你不用去学上?怎么这么得空跑这里来?」

  宝玉听宝钗这些话早已不自在,如今又听宝钗问起上学,忙道:「是了,我是早上过来和三妹妹说句话,一时碰上那事便忘了,如今我就去了。」说着便忙忙的去了。

  探春噗嗤笑了,附身在宝钗耳边道:「宝姐姐,我可听丫头们说二哥哥是知道你这些日子过来,今儿是特地跑来瞧你的,如今被你几句话吓跑了。」

  宝钗脸上一红。「你这小蹄子净听她们胡说。」

  「那你脸红什么?」

  「我……我哪里脸红了。」

  二女笑闹起来。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