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回 李宫裁后庭初绽放 稻香村夜静菊花香

  ”宝二叔,今儿怎么这么得空来我这了?快快屋里坐。”贾兰见宝玉来了,忙起身迎了过去。

  贾宝玉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便道:”兰儿,那日你说有些文章不懂了问我,我都没给你解答,如今只管拿来我看吧。”

  李纨早听见了是宝玉,忙从里屋出来:”叔叔来了,快坐,外头冷,来里屋坐吧。兰儿,快去给你二叔沏茶,嗯,去厢房里沏吧,免得又烟熏火燎的。嗯,沏好了茶也不必送过来了,一会我自会去取。天也不早了,兰儿早些休息吧,不用来请安了。”李纨竟是痴了,这六月天还说外屋冷。

  贾兰低头答了是,便退了出去,宝玉和李纨二人却看不见贾兰眼中的怨念。

  待听得贾兰去的远了,李纨早已一头扎在宝玉怀里:”好狠心的叔叔,这许多日子也不来看看我,可想煞我了。”

  宝玉嘿嘿一笑道:”哦?是怎么想的?”

  李纨也顾不得答话了,只跪在宝玉身前,两手匆匆的解开了宝玉腰间的汗巾子,一把将宝玉的裤子扒了下来,便握住那朝思暮想的阳物含在了口中,一面快速吞吐着,一面将手探进了自己的裙内,在玉蛤的肉珠上搓弄起来。

  宝玉没想到李纨会如此急迫,如今衣物都不除,话也不说就这般直接,心中却觉得更是刺激,不禁也冒出些野性来,索性抱住了李纨的头,也不顾怜香惜玉便如肏穴一般抽插起来。

  李纨动弹不得,只得由着宝玉粗长的阳物在自己的口中粗暴的进出。只几下子,便觉得呼吸都困难起来,粗大的龟头一次次插入喉咙深处,使得她几欲作呕,喉咙一阵阵的蠕动,却被抵着呕不出,不由得眼泪口水一齐流了出来。

  这边可爽坏了宝玉。宝玉阳物本是粗长,而他的几个女子都是娇嫩嫩的,又都是樱桃小口,只有警幻的口上功夫能另宝玉一泄如注,如今这般爽快的操弄李纨的嘴,心中竟先是过足了瘾。又有李纨想呕而引起的痉挛,那喉咙里的嫩肉一张一合的用力,直想将侵入的异物挤出去,竟比小穴的力道大了许多。宝玉真是越干越上瘾,又大力插了几十下,索性遍将整根阳物都插了进去,在李纨喉咙深处射了个痛快。

  待到射完了,才发现李纨已经有些恍惚。宝玉忙抽出了阳物。李纨这才咳了几声,一股子浊白的阳精混着清澈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嫂嫂,方才是宝玉太动情,没有伤着嫂嫂吧?”李纨又喘了几口,才伸出手来,将嘴角的液体擦在手指上,又含在口中喃喃道:”好宝玉,呼……好像要死在你的鸡巴下一般。好怪的感觉。”

  宝玉这才放心,将李纨抱起来道:”呵呵,奇怪的感觉?是什么感觉?纨儿可要告诉我。”

  ”嗯……只觉得你的鸡巴要将我的嘴干爆了,嘴里满满的都被你占了去,不能呼吸,不能叫喊。虽是没有插小穴那般舒坦,却让人家觉得一种被完全征服的念头,只想被你的大鸡巴干死算了。”

  ”嘿嘿,被干死了可不行,我还没玩够呢。”宝玉说着,将李纨三把五把扒了个精光,重重的按在了桌子上,李纨不由得闷哼了一声,胸前两团肉肉的奶子贴在凉凉的桌面上,不禁哆嗦了一下,凉丝丝的触感透过被压扁的双乳传遍全身,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两手也被宝玉剪到身后,被攥在一处动弹不得。

  李纨虽是上身被压制不能动弹,那光滑的臀股却仍自由,便不住一扭一扭,研磨着宝玉的大腿:”好叔叔,再粗暴些,快来插你的嫂嫂。”

  ”好骚的纨儿,居然都湿成这样了。真想不出你这十来年是怎么过来的?”宝玉只觉腿上一大片都已被李纨的肉蛤磨蹭的湿了一片,不禁将手探入李纨的双股之间,在热乎乎的肉蛤上摩擦,又将两根手指插入了李纨小穴中扣弄了一会子,直到手上也沾满了李纨的蜜液方才住手。

  宝玉将湿漉漉的手伸到李纨面前道:”好嫂嫂,帮我弄干净罢。”说着,便将两根手指塞入了李纨口中。李纨只觉一股子酸腥的气味入口,也不推诿便将宝玉的几根手指悉数舔舐起来。

  ”啊……”李纨猛地惊叫一声,原来宝玉趁着李纨舔吮自己的手指之际,猛的将阳物整根插入了李纨湿软的小穴中。”顶得好,顶到嗓子眼儿了。宝叔叔的鸡巴好粗长,好满……快来插纨儿的小穴吧,二叔。”

  李纨只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被塞满的小穴上,忘情呼唤着宝玉的操弄,那宝玉却听得窗外似是有些动静,回头一看,果然见一个影子一闪,又定睛看去,却哪里有什么影子?”想是自己看花了眼?”宝玉心中道。但终是觉得不妥,想着是否应该穿上衣服出去看看,而被压在桌上的李纨见宝玉插进来却迟迟不肯发难,早已淫声不断。

  ”哼哼,那我就先摆平你这小娼妇也罢。”宝玉说着,便开始抽插起来。

  ”嗯……好,来得好。再大力些。”李纨努力扭动着雪白的臀股,好让宝玉的阳物换着方位冲撞穴内四处的媚肉。宝玉察觉了李纨的用意,便抬手啪的一巴掌打在了李纨的丰臀之上,清脆之声顿时想起,那白嫩的肉臀也红了一片。

  ”小娼妇,好好撅着等着挨肏,若再扭动必将你的骚屁股打烂了。”

  李纨犹如母猫一般发出一声哀鸣,却也不再扭臀,只口中哀求道:”好宝玉,小娼妇不扭了,只求大爷快些肏死我便是。”

  宝玉却发觉那一巴掌打下去的时候李纨的小穴不由得一缩,夹得阳物甚是舒坦,心道:”难道大嫂竟和平姐姐一般,喜欢被粗暴?”想着,便又抬手啪的一巴掌。”小娼妇,你这大屁股这般又肥又圆的,是不是就是为了勾引大爷我的?”

  ”不……不是……”李纨的小穴又是一紧。

  ”还敢说不是?我看你是口是心非,不受点皮肉之苦只怕你不老实了。”宝玉说着便扬手又是几巴掌打下去。

  ”是……纨儿就是小娼妇,纨儿的大屁股就……就是为了勾引宝玉的。啊……二爷……打得好,打死纨儿了……屁股要被打烂了……”伴着一声声的脆响,李纨的小穴蠕动着按揉宝玉的阳物,那花心中的蜜液也一股股的流出,直将二人的耻毛都打湿了。

  宝玉见李纨的两瓣臀肉都已经红肿了起来,这才住了手,就这小穴仍自蠕动便大力抽插了起来。每次都是将阳物拔出李纨体外,又狠狠的冲进去,只将两颗春丸重重砸在肉珠之上才止住。

  如此抽送了几百下子,李纨早已叫不出浪语,只是口中啊啊哦哦之声却一声大过一声。宝玉抽空装作无意转过脸去,却不忘窗子外面看,只用余光扫了一眼,果然又见有人影晃动。虽看不真切,却也猜了个大概。

  李纨已是不济,那小穴中的媚肉直往一处挤压,连同花心也朝外顶,迎合着龟头的蹂躏。宝玉索性也不去管许多,将两只手捏住了李纨的肥臀用力朝两边分开,更加力抽送。”呜呜……屁股……要被捏爆了……小穴也……要被肏……肏烂了……好宝玉……肏……肏死我这小娼妇罢。”李纨的手终于得了自由便忙往前伸抓住了桌子边缘,以便身子可以朝后用力迎合宝玉的操弄。

  宝玉也不再理会窗外,又将精力放在了身下的妇人身上。只见自己的阳物在李纨玉蛤之中进进出出,直将小穴内红嫩的媚肉都带出来一段。由于两瓣臀肉被朝两边分开,那褐色的菊门也看得更加真切了,如今正随着小穴的收缩也一张一合的蠕动。宝玉便将两根手指蘸了蜜液,趁着菊门一张,便将一根手指捅了进去。

  ”啊……”李纨叫了一声,竟是花心大开,热热的阴精再一次喷洒了出来。宝玉忙死死抵住,将那一股股热流悉数收入腹中,也精门大开,将自己的阳精射入李纨体内。

  二人喘息了一阵子,宝玉这才将阳物缓缓从李纨体内拉出。伴着噗噗的水声,大股子浊白的液体从仍是微张着的小穴中淌了出来,顺着李纨凌乱的耻毛洒落在地板上。失去了支撑的李纨不由双腿一软,便要朝桌下溜去。宝玉忙将妇人软软的身子抱了起来,上了炕,将李纨抱在怀中。

  宝玉又寻到一条绢帕,轻柔的将李纨泥泞不堪的肉蛤轻轻擦拭了一番。李纨如同晕死过去一般,柔若无骨的身子任凭宝玉摆布,只在擦拭到痒处方扭动一下身子,口鼻中发出几声哼哼,过了盏茶的功夫方回转过来。

  ”纨儿,你这屋子里还有几个丫鬟婆子的?”宝玉见李纨睁开了眼,假装无意的问道。

  ”这院子里只有我和兰儿两个的。怎么了,宝玉?”李纨不解宝玉因何有此一问。

  ”哦,我只是看你方才叫的声音那么大,竟好像不怕别人听了去一般。故而问问。”

  ”嗯~坏人,还不都是被你搞的。”高潮过后的李纨已没有了那副淫荡的模样,反而略显羞涩了起来。”倒是你,下那么狠的手打人家的屁股,好狠心的叔叔。”

  ”把下人们都打发出去了,平日里谁来端茶送水?”宝玉仍追问。

  ”我和兰儿都是好清静的,那些婆子丫头们整日在屋里倒是叽叽喳喳的吵闹,且又没有什么事,我恐他们在这里乱着扰了兰儿学业,故而只让他们在外头厢房里伺候着,没有我的话是不敢进来的。”李纨提起贾兰,不由神色略显黯然,轻轻叹了口气。

  ”纨儿,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叹什么气?”

  ”嗯?没有什么。”

  ”好纨儿,还有什么话不能和我说的?莫不是因为兰儿?”宝玉轻轻抚弄着李纨略显凌乱的秀发道。

  李纨扭过头去,眼圈不由得红了。宝玉忙将抱着李纨的手紧了紧道:”好纨儿,有什么烦心的事儿只管说就是了,宝玉帮你分担。”

  李纨这才道:”宝玉,我……你知道,我一时糊涂,和兰儿有了那档子事。自打被二叔撞见之后,我真心悔过了,再也不敢有什么越轨之事。只是兰儿……”李纨说着,眼泪终是掉了下来。宝玉也不打断,只给李纨擦着眼泪。

  ”只是兰儿他……他仍不放下,前些日子又缠着我几次,都被我严词拒绝了。兰儿这孩子,嘴上不说,心里却是个有主意的。自打那会子起,我偷偷留意,只要他听到你的名儿,表面上虽是没有什么显露,背着人的时候,那眼神却是凭的吓人。这些日子,他又和我叨念着要练习骑射……宝玉,我只怕他将你怀恨在心……我……我真不知该如何劝导兰儿了……”李纨说着已是哭了起来。

  宝玉忙劝道:”纨儿别哭,有宝玉在呢。你这么个尤物,若是旁人从我手里抢了去,我也是不依的,也不能全怪兰儿。”

  ”可……可我毕竟是他生母,已经犯过一次错,怎能一错再错?”

  ”纨儿,这世上女子千姿百态,却有一个共同之处:皆是需要男人疼爱的。你已为了先珠大哥清寡了这许多年,将兰儿抚养长大,外人都只道你贞洁,又有谁知道你的苦衷?嫂嫂为了兰儿白白空守了十余载的空房,这其中的苦,有谁能体会?”

  一番话戳到了李纨的痛处,李纨不由又轻轻啜泣了起来。宝玉轻抚着李纨的头接着道:”其实我倒是觉得兰儿如此这般也算是尽了一番孝道。纨儿还是莫要责怪兰儿才好。”

  ”我……这人伦礼数……”

  ”人生在世短短数十载,可怜女儿家豆冠年华更是区区十数载。老天给了女儿水作的骨肉,那么脱俗清爽,却又偏偏只给她们这么短的好年景,若再不时时刻刻都去珍惜,岂不是太暴敛天物了?兰儿虽是你亲生儿子,毕竟也是个男儿,如今一天天的长大了,能帮母亲排解,让我的纨儿快活一些,我觉得也不为过。”

  宝玉见李纨仍是不语,也不再劝告。沉默了一阵子,才又笑道:”纨儿,方才的时候,我用手捅进了你的后庭,你似乎更受用呢,可是喜欢?”

  李纨不由得一羞,扭捏道:”还有什么受用不受用的。不过是唬了一跳罢了。”

  ”哦?淌了这么多水,我可是头一次见你泄得这般厉害。若是唬的,只怕你要求求我多唬你几次了。”宝玉笑道。”好纨儿,不如今夜把你后庭也赏了我吧。”说着将手从李纨软软的屁股滑向了股沟之间。

  ”嗯~讨厌,那里腌臜,哪里有有用那里的?况且,叔叔阳物这般伟岸,纨儿怕疼……”李纨扭动着有些发烫的丰腴的臀股,似是在躲闪着宝玉的手。宝玉却果真收了手。李纨心里方松了一口气,却又有股隐隐的失落。

  宝玉却拿过李纨大红的汗巾子,折成寸余宽的带子,笑着将李纨拉着做起来道:”纨儿,我们来换个新花样儿吧。”

  ”都知道你是个聪明人儿,哪成想却只将聪明用作换着花样欺负我这妇道人家身上。”李纨娇嗔道,身子却由着宝玉拉起了,又将头发整理了一番,双眼被汗巾子遮了个严实。宝玉又令李纨头朝里跪起来,将白嫩的丰臀撅得老高,上半身却低低的俯下去,将两团奶子压在炕上。”好玩儿,来撅得再高些,让我好好把玩把玩。”

  ”啊,这姿势羞死人了,啊……”李纨不满的扭动着屁股。换来的却是清脆的一巴掌。”又不听话了,是不是又讨打?”宝玉的巴掌重重落在白皙的屁股蛋上,震得臀肉颤动不已。落下之后却不将手抬起,而是开始在上面摩挲起来。

  宝玉两只手各抓住一瓣臀肉,不停的挤压揉捻,一面感受着丰满柔软的质感,一面朝着两边用力掰开,将褐色的菊门从深深的股沟中暴露出来。宝玉用指甲轻轻刮蹭着菊门四周紧凑而细密的褶皱,不时用指尖朝里面捅一捅,换来李纨一阵阵的战栗,臀腿上也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宝玉从炕前梳妆台上拿过一瓶桂花油来,拔去塞子,倒了几滴在李纨菊门之上,又用手涂抹均匀了,同时也将手指都蘸满了,这才将一根中指抵住了菊门,稍稍用力,缓缓将两根指节插了进去。

  ”纨儿,可疼么?”

  ”嗯,不疼……”李纨只觉得菊门被撑开了一些,又被异物堵住,不禁有些怪异的感觉。宝玉便又稍稍用力,将整根手指都探了进去便不再动弹,感觉着一圈紧凑裹着中指。”好纨儿,莫紧张,只管放松就是。”宝玉一面说,一面在李纨的臀峰上亲了一口。待到菊门逐渐适应了插入的手指,宝玉这才慢慢活动了起来。先是旋转着手指,然后指尖弯曲,轻轻扣弄菊门内软得如同鹅绒一般的嫩肉,继而才缓缓抽送起来。

  李纨只觉得一股子说不出的感觉从下面传来,似是有些空虚,又有些饱胀,却又不同于小穴被扣挖。一丝丝的快感随着宝玉的扣弄逐渐积累,却始终觉得不甚满足,不由口中发出呜呜声,又将屁股前后略微摇晃,喃喃道:”宝二叔,好……好怪的感觉。二叔,莫要玩弄那里了,快插我的小穴是正经……”

  李纨小穴本就没有干过,如今被宝玉玩了这么久后庭,更是早已蜜液涟涟,宝玉毫不费力,便直挺挺的将阳物插了进去。李纨低呼一声,方才那种不满足顿时被冲散了大半。”好饱胀,呜呜……还是……还是宝玉的大鸡巴舒坦。”

  宝玉一手握住了李纨的腰肢,开始缓缓抽送起来,每次深深插入,都另龟头在花心上研磨几下子才又抽出。那菊门内的手指也活动得更大力了些。

  ”嗯~顶的好,好解痒。再……再用力些。”李纨也扭动着屁股迎合着宝玉的抽插。宝玉感觉中指在李纨菊门中的活动已然轻松自在了许多,便将手指啵的一声抽了出来。李纨不由得哼了一下。还没等她说话,宝玉猛的一用力,龟头再次狠狠砸在李纨花心之上,顶得李纨直翻白眼,身子也哆嗦了一下。

  宝玉看准时机,将两根手指又插进了李纨的后庭,便不再用龟头研磨花心,改作一次次深深的抽插。李纨的淫声也随之响起:”嗯嗯……好宝玉,插死你嫂嫂了。啊……小穴好满,菊门也好……好饱胀,要……要爆了一般,再快些……”

  抽送了百十下子,就在李纨将要泄身之际,宝玉却一下子将阳物整根拔了出来。”啊……好叔叔,快插进来,快插我……小穴好空……”李纨的声音竟带了几丝哭声,不住的扭动着身子道。

  宝玉却并不给她,反而将菊门中的两根手指也拔了出来,将沾满了蜜液的阳物抵住了还微微张着口的菊门:”纨儿,我只要这里,可给我?”

  本来满满的两个小洞如今都空荡荡,那期望中的高潮更是没了踪影,李纨心下着急,也顾不得许多,直把屁股拼命朝后送,口中道:”都给你,都给你,好宝玉,快来插我……纨儿急死了。”

  宝玉这才将一手攥住了阳物根处,一手扶着李纨的肉臀,身子一用力,将整根阳物都挤进了李纨窄紧的后庭之中。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