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回 忠紫鹃为主探口风 痴颦儿二解女儿心

  又过了几日,卫家派人来接湘云。虽是不舍,毕竟已是人家的人,贾母也不好多留。湘云只得洒泪挥别了众人,又哭求贾母,隔些日子务必再派人去接她,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去了。宝玉自是又心中烦闷,心想又要有些日子才能和湘云相聚,难免哀叹了几日,也不出屋子,只把自己闷在房中。

  却说宝玉和黛玉的婚事,虽是贾母放下话去,不叫胡乱声张,毕竟是府上一等一的大事,凤姐早已暗地里安排准备。毕竟这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篱笆墙,日子一久,府里的下人们虽不明说,也在心中知道了个大概,只是假装不知,不肯当着怡红院和潇湘馆两处的人说罢了。

  却说黛玉的丫头紫鹃看着府里的人忙着准备婚嫁用品,心中不免好奇”这是要给哪个哥儿姐儿做喜事?我怎的就没听说?只知道迎春姑娘不几日要出阁,可迎春毕竟是东府里的人,按理不该由这边准备。况且,即便准备了也只备下嫁妆就好。看这势头,并不是聘女儿,倒像是要取新媳妇的。”紫鹃正自纳闷,可巧看见周瑞家的带了一群婆子抬了东西往里走。紫鹃忙上前施礼道:”周姐姐,看你这些日子忙里忙外的,什么事这么大周折?”周瑞家的本是八面玲珑会来事的人,知道黛玉日后便是这府里的奶奶,这紫鹃是黛玉最贴心的人,日后定是也差不了的,便有了溜须拍马的意思,便驻了脚笑道:”紫鹃姑娘,这你还看不出?准备喜事吗。”

  ”嗯,却不知是什么喜事?可是娘娘的事?”

  ”呵呵,娘娘虽是喜事,却也不用这样准备。你们先去吧,把这些先送到库房去请平姑娘过目,我这就跟去。”周瑞家的打发了一众婆子,才道:”本是老太太有话,不叫人乱说。如今姑娘也不是那心里装不下事的人,我竟破例告诉了你吧。说起来,还要恭喜咱们林姑娘呢。””林姑娘?莫不是她和宝玉的婚事?”

  ”呵呵,紫鹃姑娘果然是明白人。”周瑞家的笑道。

  ”那为何不叫林姑娘和宝二爷知道?偏要像这般做贼一样。”

  ”这也是老太太的话,说是怕说出来让宝玉知道了定要心浮气躁的,恐延误了宝二爷的功课。老太太的意思是等到元妃娘娘产龙子的时候就把宝二爷和林姑娘的大事办了,凑个双喜临门。”二人又说了一会子,周瑞家的方去了。

  紫鹃忙急急地回了屋子。可巧黛玉也正好两腮绯红的从栊翠庵回来。紫鹃一面帮黛玉换衣一面笑道:”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儿看了姑娘的面色可见真不是白说的。”

  黛玉想起方才和妙玉的一番缠绵,虽是知道紫鹃不知情,却也不由得一羞,啐道:”越发的没王法了,竟拿我取乐。”

  紫鹃笑道:”我的好姑娘,这可不是取乐的,你且去照照镜子,看看你这气色是不是好得不行?而且,真的是有喜事呢。”说着便将方才周瑞家的所说一一告诉了黛玉。

  黛玉听了心中早已喜得不行,却又害羞,便啐道:”呸,你这小蹄子,光知道在外头胡乱打听些疯话,又来我耳朵里下蛆,看明儿我回了老太太,撵不撵你出去?”

  紫鹃素知道黛玉口舌厉害,如今又定是害羞,也不生气,只笑着端了茶来:”我的好姑娘,这府上除了你和宝玉二人,怕是都知道了。我可是姑娘的人,怎么能忍心看姑娘蒙在鼓里?唉,可叹你们两个打小在一块儿长大,吵吵闹闹的这许多年,终于要有个着落了,我都替姑娘高兴呢。二奶奶快请用茶。”

  ”你这丫头定是疯了。谁是你二奶奶?”黛玉白了紫鹃一眼,也不接茶。

  紫鹃呵呵笑着将茶盏放在桌上道:”好姑娘,自打你来了这边我便在姑娘身边陪着,斗胆说一句,我不单把姑娘当主子,竟是一直把你当姐姐看的。我知道姐姐和宝二爷两个打小就两小无猜情投意合,只是姐姐命苦父母双亡,不能早早为姐姐把终身的事定了,这许多年了,都只是悬着。姑娘不知为这事流了多少眼泪,我可是都一笔笔的记着呢。如今既是老太太做主了,那便是铁板钉钉,再也不能改的了。唉,老天保佑,终于让你们这对痴情男女有了个好结果,别说是姑娘你,连我都替你松了口气呢。”

  黛玉开始还有些气恼,听到后来见紫鹃说的句句在理,又都是掏心窝子的话,心中不禁感动,眼圈也红了。”好妹妹,咱也这么多年了,我只把你当妹妹看。多谢你这么多年都挂念我。”

  ”姑娘,快别伤心,该高兴才是。”

  黛玉这才破涕为笑,拧了下紫鹃的脸蛋道:”只是这二奶奶的名儿可不能胡乱叫的,不然我可要撕你的嘴了。”

  ”是,宝二奶奶,紫鹃记住了。”

  ”你个小妮子!看我不撕你的嘴。”

  ……

  这日宝玉又歪在炕上拿着本闲书胡乱翻着,却听晴雯到:”二爷快起来,有稀客到了。”

  ”什么稀客干客?告诉他我身上不舒服,睡下了,让他改日再来罢了。”宝玉只道又是贾雨村或贾芸之流,便不耐烦道。

  ”哟,怎么这么大的火气?看来真是我来的不巧了。”黛玉确已摇摇的走进来幽幽的道。

  ”好你个晴雯,林妹妹来了也不说。”宝玉顿时来了精神,一下跳到地上。

  晴雯掩着嘴笑道:”林姑娘好几日不来咱们这儿了,可不是稀客?”

  ”尽是些胡说。前几日晚上不是还来找我……”宝玉刚要想说前几日不是还来怡红院找他去救妙玉,又想起那天晚上袭人方一开门黛玉就闯了进来,正巧撞上了宝玉和晴雯在床上行巫山之事,忙止住了。

  黛玉不由得羞红了脸。晴雯也道:”呸呸呸,二爷切莫要胡说了。林姑娘快坐,我去给你倒茶。”说罢便匆匆出去了。

  宝玉挠挠头道:”林妹妹今日怎么这么有闲?”

  黛玉道:”我是整日都闲着的,不像某个人,整日忙着又是宝姐姐又是云妹妹的,难得有一丝闲暇。”

  宝玉不由得慌了,偷偷用眼角窥了一眼黛玉,却见黛玉也正笑吟吟的望着自己,脸上并没有生气的意思,这才舒了一口气:”林妹妹又拿我取笑了。难得湘云回来一次,是要好好陪陪人家的。宝姐姐家里事情多,我也就多陪她说说话。”

  ”哦,我是那少言寡语的,自是不用多搭理,妙玉姊姊是那好清静的,更是不用去看了。”说着接过袭人递的茶,屈膝一礼道:”多谢大嫂,可不敢当。可不知二嫂却到哪里去了?”

  袭人臊了个大红脸,道:”林姑娘又拿我们取笑,我不过是个丫鬟罢了。又不知二嫂是哪里说起?”

  黛玉抿嘴一笑道:”好姐姐,你既然是大嫂,那晴雯姐姐就必然是二嫂了,这么浅显的理儿,怎么这会子姐姐竟糊涂起来了?”一番话倒也说得袭人又羞又喜,答不上话来。

  ”林姑娘这么说可是要折煞我们两个了,我们还指望着日后宝二爷娶了林姑娘,指望到时候二奶奶念着旧日的情分上不撵我们出去,仍留下我们两个照顾二爷和二奶奶就是我们的福气了。”晴雯本不好意思进来,如今听林黛玉奚落她们俩,便忍不住挑了帘子进来。

  黛玉哪里不知道晴雯是个伶牙俐齿的,本是见只有袭人才说笑两句呕她,哪里想那些话都被晴雯听了个明白,此刻晴雯进来说了这些子话,又叫她二奶奶,不由得大羞,捂着脸道:”宝玉,看你这屋里的人,我一来就拿我取乐,你若不打她,我是再也不来了。”

  宝玉见三女说笑,早已忘乎所以,只知道在一旁搓着手傻笑。黛玉见了更是脸红,甩手便出去了。

  ”二奶奶,慢些走,当心摔着了可不是闹的。改日有空了再来啊。”晴雯笑着朝外喊道。

  ”我的好二爷,还不快去追?”袭人见宝玉仍在那里站着傻笑,又好气又好笑,拍了宝玉屁股一巴掌道。一语惊醒梦中人,宝玉这才急急地追了出去。

  ”林妹妹,林妹妹,别生气,回头我定要好好教训晴雯那小蹄子。”

  黛玉这才驻了脚,噗嗤一笑:”嗯,你是要好好教训了,可不要像那天晚上那样教训才好。”

  宝玉臊了个大红脸:”好妹妹,又要拿我取笑。我……我……”

  黛玉撇了宝玉一眼:”平日里和姐姐妹妹们油嘴滑舌的,怎么这会子在我跟前到成了个结巴了?”说罢抿嘴一笑,又道:”你呀,告诉你该去看妙玉姊姊,这么多天了你竟不去,你……”

  宝玉仍以为是黛玉吃醋,忙道:”林妹妹,我……我虽是和妙玉有过两次……可第一次是我病着,妙玉舍身救我,我只感谢她的大义。第二次却又是妙玉无端的害了那奇怪的症状,我也是为了救她才……好妹妹,苍天在上,我贾宝玉心中只有林妹妹,万万不敢再染指妙玉的,倘若有违此话,天……”

  宝玉刚要起誓,嘴却被黛玉堵住了:”你这呆子,好好的可不是又疯了?这白日里好好的谁让你又胡乱起誓了?”

  ”我……我……”

  ”你的心,我自是知道的。”黛玉低头嫣然一笑:”可颦儿的心,你知道几何?”

  宝玉一把握住了黛玉的手:”我知道,我都知道。”

  ”你个呆子,竟顾得胡说,哎呀,都这么大了,还拉拉扯扯,当心让人看了去笑话!”说着便抽回了手,又嫣然道:”得了,你且回你的怡红院想你的姐姐妹妹们吧,出来这大半晌,我也乏了,也该回去歇歇了。”说罢一摇一摇的走了,只留下宝玉一人在那儿发呆。

  站了好一会子宝玉方回过神来,见黛玉早已远去,却仍不懂她的心意,黛玉已不是第一次示意宝玉应该去探望妙玉,可这并不是平日里黛玉的性子,难道是她故意要试我一试?可又不像。想来想去也不知所以,不由心下懊恼,转念又想,好久不见大嫂了,便起步朝稻香村走去。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