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回 贞烈之事感痴情女 滴翠亭中姊妹交心

  湘云只懒懒的闭眼躺着,两个嘴角往上翘着,显出两腮上略显调皮的酒窝,也不知是仍沉浸在泄身的余韵中,还是在享受宝玉事后的爱抚。

  “爱哥哥,我且问你个事,你可不能瞒我的。”湘云用手指轻轻刮着宝玉直挺的鼻梁道。

  宝玉揉捏着湘云的玉乳道:“何事?”

  “爱哥哥,这园子里到底有你多少女人?”

  “……”

  “爱哥哥你只管说便是了,我可不是你林妹妹那般爱吃醋耍小性子的。”

  “……”

  “哎呀,真是小气,都说过了我不生气,你还不信我不成?婆婆妈妈的,讨厌。”

  “你总得让我算一算吧”宝玉这才道。

  “……”

  “嗯,袭人、晴雯。”

  “这两个都是你贴身的人儿,被你占了也在情理之中。”

  “凤姐,平儿。”

  “这……这可都是你二哥屋里的人……”

  “鸳鸯姐姐……”

  “……”

  “可卿、大嫂子、哦,还有妙玉,只是不知道算不算。余下就是你了。”宝玉掰着手指算到。

  宝玉说出一个名字,湘云的嘴就张大一圈。听到凤姐平儿已是惊讶,听到后面那些人更是早已合不上嘴。

  “怎么?傻了?”宝玉捏着湘云的乳头往上提又忽而的一松,看着那团美肉泛起一波波的肉浪。

  “你还真是很厉害嗯?”湘云揪着宝玉的耳朵道。

  “你看你看,自己说不生气,如今说完就不是你了吧?”

  “我只是吃惊罢了。还真看不出,居然连珠大嫂子这般守节多年的人都逃不你的禄山之爪。你呀,作孽。”

  “大嫂……这只是机缘巧合罢了。”

  “妙玉呢?你又怎么说?仍是巧合?”

  “这更是缘分了。”

  “那可卿呢?人家可是东府里的,又是你侄儿媳妇,你……”

  “她生前虽是蓉儿媳妇,可身子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况且,她与我本就是夫妻,只是在那孽海情天之中而已。”宝玉想到可卿仍被困迷津之中,不由有些黯然。

  “话又说回来,可卿虽是个尤物,毕竟已经是故去的人了。不该算的。唉,可卿那身段那相貌,这么个标致的人儿,可真是天妒红颜了。”

  “呵呵,可卿会回来的。”

  “爱哥哥,我知道你是个痴情的,可这阴阳之别……”

  “我知我平日是不时有些疯傻,可这次真真不是。”

  “怎么讲?”

  “这说来话长……又有些天方夜谭,只怕不好讲……”

  “好哥哥,反正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你就给我讲吗,湘云最爱听爱哥哥讲故事了。”

  “哼哼,不说也罢了,说了你也不信,又要拌嘴,凭的白费我口舌。”

  “爱哥哥,湘云求求你了。就讲给我吗。”女人的好奇从古至今是不变的。

  “那好,不过我讲什么你就听什么,可不能插嘴的。”

  “嗯,爱哥哥快讲吧,湘云决不插嘴。”

  “不行,我还是信不过。”

  “我起个誓。”

  “嘿嘿,不用起誓,只要将你的小嘴堵住就好。”宝玉淫笑着将湘云的头朝自己的阳物按去。湘云也乖巧,用小手攥住了宝玉早已抬头的阳物,张嘴便含了起来。

  “唉……”也不知是舒爽还是感慨,宝玉叹了一声,才从初访孽海情天,警幻将可卿许配给他说起。直讲到可卿被贾珍贾蓉父子逼迫,为了保全自己的清白,竟然在天香楼悬梁自尽,宝玉又叹了一声。却发觉湘云已经停止了臻首的起伏。宝玉轻轻拨开湘云散落的云鬓,才发现湘云早已泪流满面。

  “想不到可卿那样一个温顺的可人,竟能行出如此贞烈的事。平日里我只觉得她生的好看脾气又温顺,如今才知道,她竟然是如此性情中人。可叹,可叹。”湘云吐出阳物,一面擦眼泪一面喃喃道。

  “好妹妹,莫要伤怀,可卿只是暂时离了这里。”宝玉爱怜的抚摸着湘云的秀发道。

  “嗯,方才你说可卿会回来,却不知有何事故?”

  “可卿自是会回来的,只是要假以时日。不过也快了。这里还有你一大份功劳呢。”

  “我?与我何干?我可是今儿才知道这回子事。”

  “嘿嘿,跪起来,嗯,对,将你的小屁股再撅高一点。”

  “哎呀,这是什么姿势,好像小狗儿一样。羞死人了……你还没说和我有什么干系呢?”

  宝玉先在湘云两瓣翘臀上轻轻拍了两巴掌,又一手握着阳物,一手扒开两片红嫩的肉唇,将阳物缓缓插了进去。“可卿虽是悬梁自尽了,那魂魄却是需要回孽海情天的。可叹可卿腹中已有了我们的骨肉,那胎儿虽未足月,却以凝聚成魂魄。可卿虽是能回孽海情天,我们孩子的魂却不能。可卿不忍,遂只身潜入那万丈迷津,意欲将孩子的魂魄寻回,无奈那迷津之中险恶,可卿虽保全了她们母子二人的魂魄不散,却不得脱身。警幻仙子授于我救可卿的法子……”宝玉一面说,一面开始操弄湘云的小穴,直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才讲个明白。

  湘云却早已不知泄了几次身子了。“爱……爱哥哥,可惜我只能……给你一次……啊啊”湘云的双臂早已无力支撑,只将上半身软软的瘫软在炕上,那雪股却被宝玉牢牢地钳住了,只得任凭小穴被狠狠的插弄。

  宝玉也已有了泄意,见湘云又要泄身,便更狠狠的加快了节奏,粗长的阳物在小穴中快速抽动,发出咕咕的水声,两颗春丸也啪啪的撞击着湘云玉蛤上的肉珠。

  “啊……爱哥哥!湘云……要死了……要被爱哥哥干死了……救命……啊……!!”宝玉只觉一股子暖流从湘云花心处喷涌而出,忙一用力将阳物狠狠一插到底,却不料用力过猛,湘云本已浑身酥软坚持不住,如今更是被宝玉顶的朝前一扑,整个人都趴在了炕上。宝玉也就势跟着往前倒去,压在湘云身上,阳物仍是死死的插入了花心之中。

  带到那股子暖流顺着马眼钻入,沉入丹田,宝玉也松了一口气,身子一抖,将炙热的阳精悉数喷射进湘云花心里。二人又同时啊了一声。

  “好妹妹,你真厉害。”

  “嗯~哪里有爱哥哥厉害,搞得我身子都酥了。”

  “呵呵,你可知道,平日里我若将这般力气用出来,只怕莫说袭人和晴雯两个一起上,只怕凤姐和平儿姐姐两个都已经求饶了。那平姐姐还算是皮实的。”

  “我……人家就是喜欢被爱哥哥疼么……”湘云这才知道,原来宝玉是在委婉的说自己方才的淫荡。不由得娇羞的钻进宝玉怀里。

  宝玉轻轻拍着湘云光滑的脊背道:“好妹妹,不用害羞,妹妹越是淫荡我便越是喜欢。她们几个都是娇嫩的身子,虽是可人,可每每总不能令我尽兴就讨饶了。都不如今晚这般酣畅淋漓。”

  “只要爱哥哥喜欢,湘云就淫荡给爱哥哥看。”

  “嗯,自是喜欢的。”

  “爱哥哥,你说……黛玉宝钗只有再得了一个就够了?”

  “嗯”

  “你……你心里可是真心对她们?不是只为了救可卿拿来凑数的吧?”湘云很认真的瞪大了一双眸子望着宝玉。

  宝玉同样也凝眸看着湘云的双眼道:“云妹妹,你说我是那样的人吗?”

  湘云笑道:“是了,我知道爱哥哥自然不是的。只是凭的太过多情罢了。”言罢又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湘云不能再帮爱哥哥做些什么了。”

  宝玉心中一暖,将湘云搂紧了道:“好湘云,你只管陪着我就足够了。如今,老太太已经定了主意,等到元春姐姐产子的时候,就给我和黛玉成亲,到那时候只怕就成了,唉,只是还需些时日罢了。”

  湘云只默默点了点头,不言语。过了一会子,又想起来什么:“爱哥哥,你方才说的警幻仙子,我怎么听得这么耳熟?就觉得是个故人一般。只你一说出这个名字,我脑海里便浮现出那人的影子……”

  又缠绵了许久,直到东方发白湘云才不舍的撵了宝玉回怡红院。二人各自睡了,不在话下。

  第二日,梨香院中。薛姨妈对宝钗道:“宝丫头,这些日子你闷在家里也劳累了,今日也没什么事,你不妨到园子里去逛逛,和姐妹们说说话也好。湘云也在园子里,她平日里是和你最亲近的。如今出了阁,又碰到这等不幸,你该多陪陪她说说话排解排解才是。”宝钗这才应了,出了梨香院,先至贾府给王夫人等人请了安,这才往园子里来,哪知湘云却不在枕霞阁,“想是去找宝玉了?”宝钗心下道,便朝怡红院走去。见门敞着,便踱了进去。进的屋内,却见宝玉仍在睡觉,床上放着一把拂尘,袭人在床头细细的刺绣着什么。

  “好精巧的针线,不知是给谁做的?”宝钗轻轻道。

  袭人正自聚精会神,听到突的有人说话唬了一跳。见是宝钗忙让座,一面朝炕上的宝玉努努嘴。宝钗接过来一看,不由得噗嗤笑了出来。原来,袭人所做的竟是一个肚兜儿。“怎么这么大了,还带这个?”宝钗笑道。

  袭人也笑道:“宝二爷睡觉不安分,如今天气热了,给他做一个,哄的他戴了,夜里踢了被子也是不怕的。别人做的他又嫌弃,少不得我辛苦点了。”宝钗这才点头:“都说袭人姐姐最是心细,今日方信了。”又细细的看了那刺绣针线,口中不住称赞。又见有拂尘,因问道:“这屋里还有苍蝇蚊子的不成?”袭人道:“苍蝇蚊子倒没有,只是这屋里有种小虫,顺着窗纱钻进来,咬人也红痒。”宝钗道:“是了,那是花蕊里长的虫子,见了香就扑。”袭人知道宝钗随和,也不见外道:“宝姑娘且少坐,我得去鸳鸯那里要点线回来。”说罢便去了。

  宝钗便也在方才袭人的座位上坐了。看宝玉犹自睡的安稳,呼吸平稳,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宝钗竟是有些痴了。看有几只小虫飞着,方醒悟过来,不觉脸上一红,也不用拂尘,只用袖子轻轻挥走了。又拿起那肚兜儿,不由得手痒,便依着方才袭人的针法一针针的绣了起来。

  正绣得入神,哪知突然胸口被一双小手紧紧的捏了一把。宝钗吃惊,不由啊的叫了出来。回头一看,竟是湘云。“你个小蹄子,又来混闹了,我这捻着针线呢,当心扎了可不是玩的。哎呀,还胡乱捏,再不快放手,我可打了。”说着忙丢了手上的肚兜儿,将湘云的手拉开,轻轻给了她一巴掌。

  原来湘云被宝玉折腾了一晚上,骨头都酥了,日头老高才起身洗漱了。方才宝钗去枕霞阁寻她湘云恰好去贾母处请安,二人可巧就错过了。湘云请完了安,便也来怡红院寻宝玉。正巧看见宝钗为宝玉赶虫儿,然后低头给宝玉绣肚兜,便偷偷摸了进来。

  如此一闹,宝玉也醒了,见宝钗和湘云都在,忙做起来。“宝姐姐,湘云妹妹,你们什么时候来的?袭人,快倒茶来。”湘云笑道:“我呢,是才来的。宝姐姐什么时候来的我竟不知道了。我只看见她在这坐了半天,这又要当心蚊虫咬了你,又要给你做贴身的衣服,可是辛苦呢。”宝钗不由得大羞,起身道:“你这小蹄子,满口竟是些胡说,还敢拿我取笑。看我不撕了你的嘴。”说着就要捏湘云的脸。

  湘云笑着跑开了。一面跑一面还道:“哟哟,许你做得出,就不许我说出来不成,今日为何连宝姐姐都这般不讲道理了?哎呀呀,爱哥哥快来救我……”一面笑着竟是跑远了。宝钗也追了出去,只剩宝玉傻傻的坐着。“怎么,我这刚一睡醒就都跑了?”不说宝玉发愣,只说宝钗湘云二女笑闹着在园子里跑,不觉来到了沁芳闸,二女都已香汗淋漓娇喘连连了。湘云扶着桥上石栏道:“不跑了不跑了,可跑不动了。”宝钗也笑道:“你个小丫头,假小子一般跑得飞快,如今也有跑不动的时候?都是人家的新媳妇了,也不知道尊重些……”宝钗本无意,话说出口才想起湘云已然丧夫,忙止了口。

  湘云却驻了笑脸,黯然将头低下去了。宝钗忙抱着湘云的肩膀道:“好妹妹,你看我这当姐姐的怎么也这么不知事了,没心没肺的乱说。快别伤心……”哪知湘云却露出一个坏笑,突的将两只手又在宝钗胸口狠狠的抓捏了一把。“你……要了命了。”宝钗又好气又好笑,只将两只手捏了湘云的脸蛋狠狠扭了一下。湘云吃痛这才放手,两手环着宝钗的腰身道:“好姐姐,湘云知错了,再也不敢了,你且饶了我这一次吧。”“你呀,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成天跟哥孩子一般。也该端庄些才是正经。”说着,牵着湘云的手,二女就在园子里散步起来。

  不觉来到了滴翠亭,宝钗掏出绢帕想要铺在亭子石凳上,却见正是宝玉那天遗下的那条,想了想,又收了起来。二女紧挨着坐了,湘云道:“唉,我这辈子就是这样大大咧咧了,不过也算过得快活,且管他人怎么看我。嘿嘿,若要将姐姐的端庄匀给我一半也好。只可惜这辈子投生了个女儿身。若我是个须眉,是定要将姐姐娶了回去的。唉,却不知将来哪家的公子会有这个福分了。”“你这小蹄子,才好了三分钟,又满嘴的胡说。就知道成日拿我取笑。看我再理你?”宝钗羞得满脸通红。

  “好姐姐,呵呵,湘云知道宝姐姐不是真生气的。哟哟,看这小脸红的。啧啧啧~不过话又说回来,宝姐姐你也老大不小的了,竟没有考虑过终身大事不成?这府里上上下下可都叨念着金玉良缘呢。”宝钗听到金玉良缘这四个字,不由得呆了呆,微微叹了口气道:“傻妹妹,这些事哪里是咱们正经人家的姑娘该想的?终身大事终需父母长辈做主,我们只管等着便是了。日后嫁或不嫁、嫁给哪家,都要看自己的命了。”说罢低了头再不言语。

  湘云道:“好姐姐,我知道你是个懂礼数识大体的孝顺人,可自己一辈子要和谁过,却要别人说了算,只两家长辈定好,到了日子就将男女二人聚在一间屋子里过活,可不真是很可怜?以前还不觉得,如今轮到我了,才知咱们女儿家的苦。”这回子,湘云才是真的感觉心中一疼,叹了口气又道:“其实也不止我们女孩家,男子也未必就幸福。就说薛大哥,定亲那会子都说那夏金桂如何的绝色、如何识礼数有教养,可是过了门子又怎样?最终还是闹了这么哥收场。所以我说,还是男女二人能真知道对方的心,方是最好的。”宝钗也叹了口气道:“话虽是这么说,这几千年的规矩却是不能破的。人活在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的。这世上哪有那许多西厢记牡丹亭?只是世人不满,凭空捏造罢了。”湘云道:“我如今是不能了,只希望姐姐将来能有个好归宿罢了。唉,可惜,这世上只有一个宝玉。若有两个,便够林姐姐和宝姐姐分了。”“你这小蹄子,又满嘴浑说。”宝钗红着脸道。

  “宝姐姐,其实我知道你心里有的是宝玉。只是你不肯表露出来罢了。”“……”“宝姐姐,我也知道再过几个月,宝玉就要和黛玉成亲了。”“你……你哪里听来的?”“嘿嘿,方才是哪个说再不理我?如今听说宝玉要成亲憋不住了吧?”“这事……其实我是早就知道的。”宝钗低了头,将手绢拿在手中摆弄。“还是那句话,这种事,只需父母长辈为我们做主也就是了。我们操的哪门子心?他二人倒也般配,想必日后必是神仙一般的眷侣了。只希望他们二人日后恩爱有加和和美美就是了……”湘云心中仍是希望宝玉娶了宝钗,如今才将话来套宝钗。可见宝钗仍是如此,并不肯为自己去争取些什么,也只得长叹一声。二女各怀心思,都不再言语。

  闷了一会子,湘云拉着宝钗的手道:“好姐姐,我有个秘密,倘若告诉你,你可得替我好好保守。”宝钗一笑:“你这小丫头,又有什么坏点子?”湘云正色道:“宝姐姐,我喜欢爱哥哥。”“我还以为是什么,这谁不知道。我和林妹妹没来的时候你两就在一块了。你成天爱哥哥爱哥哥的追着人家,谁还看不出来,那可真是睁着眼睛的瞎子了。”“我已经将身子给了爱哥哥了,我……我是他的人了。”“你……可不是唬我?这可不是拿来逗趣的。”“当然不是。”湘云道:“我爱宝玉,可我那大伯非要我嫁给什么卫公子。

  唉,终是不能推脱,索性我便将身子给了爱哥哥……”宝钗直唬得张着小嘴说不出话来。待到湘云说完了,只觉恨也不是疼也不是,只好轻轻给了湘云一巴掌;“你这小蹄子,也忒大胆了。倘若让别人知道了,你还怎么见人?”湘云却挺直了腰杆道:“我自己决定的,做了就不后悔,更不怕。

  别人若知道了只管由他们说去,与我何干?身子是我自己的,我情愿将清白留给自己爱的人,哪怕只一次,也不后悔的。”“……”“宝姐姐,我知道你心里也是有宝玉的,可巧儿那卫公子竟一命呜呼了。我原只希望你和宝玉成亲,然后我离了他们卫府,回咱们这边来。我不敢和姐姐争,我指望能给你们做个丫鬟就好了,可昨儿我才知道,老太太要将林妹妹许给爱哥哥了。黛玉小性子又爱吃醋,只怕是容不得我。唉……”宝钗只握着湘云的手,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如今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只得将湘云揽在怀里,不由落下泪来。却不知是感怀湘云命苦,还是为了自己。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