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回 史湘云省亲大观园 林黛玉一解女儿心

  却说这日,大观园中竟又热闹了起来。原来,卫若兰已经辞世一段日子了,湘云方能走动了,贾母终是挂念湘云,便差人去接。湘云先是给贾母请安,贾母见了湘云,不由得眼泪哗哗的流。倒是湘云先止住了眼泪,笑道:“老祖宗,莫要哭了,你看湘云这不还是好好儿的?且卫府离得也不算远,我仍可时常过来给您请安问好。”

  贾母这才稍稍释然,道:“云丫头,此次既是来了,便住上几日。

  我去派人和那边的人说,就说你伤心失落,我留你住上几日消遣。你去罢,仍住你的院子,我都让他们给你留着呢,仍和你走时一个样。“

  湘云正合心意,拜谢了贾母,便一溜烟溜进园子来,见了一众姐妹,不由得又哭又笑的闹了起来。如此情景自是少不了宝玉。宝玉看着湘云心里高兴,却没有机会亲近,只能心下焦急。

  宝玉看着一群女孩儿嘻嘻哈哈,也跟着嘿嘿傻笑。同湘云擦肩而过,手中一软,是被湘云轻轻捏了一下。分开时,手中已多了张纸条。宝玉忙转向无人之处,急忙展开纸条,只见一行娟秀的蝇头小楷:“今夜戌时,枕霞阁。”宝玉大喜,恨不得只即刻就到戌时。

  那宝玉正喜得抓耳挠腮之际,只听身后有人道:“你这呆子,又毛躁躁的干什么呢?”宝玉忙藏了纸条,正是黛玉。

  这可是这么长时间,除去那次为救妙玉,黛玉头一遭儿和宝玉搭话。宝玉不由得大喜,忙道:“林妹妹,你怎么不和她们耍去?”

  林黛玉虽是心中想通顺了,如今和宝玉面对面站着,却仍是害羞。只道:“看见你这呆子独自一人在这耍猴儿,好奇你在干吗,连湘云回来了都不上心了。”

  “哪……哪里不上心,我这不正高兴呢。”宝玉支吾道。

  黛玉见宝玉那窘迫的模样,不由抿嘴一笑,道:“你身子可好些了?”

  宝玉连连点头道:“早就好好儿的了。倒是妙玉……妙玉师父可大安了?”

  黛玉道:“好不好,你就不会去看看?好像自己没个腿子一般。”又忍不住又道:“妙玉姊姊也已痊愈了,还多谢你呢。只是你若有时间,还是该亲自去看看她的好。”说罢,莞尔一笑,一摇一摇的去和姐妹们说笑了。

  宝玉望着黛玉的背影,也笑了。可刚裂开嘴,却又僵住了。顺着黛玉的方向,宝钗也刚好看过来,那圆润的俏脸虽也是笑吟吟的,可却挂着几丝苦涩与无奈。见宝玉看过来,忙转过脸仍和湘云说闹。也不知湘云在宝钗耳畔低语了几句什么话,虽是隔得远远的,宝玉也看见宝钗羞得耳根子都红了,追着要打湘云,那胸前两团一颤一颤的抖动,宝玉又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众女孩在一起笑闹,宝玉在一旁一会儿愁一会儿跟着笑。不知道的只以为他又犯了痴病,也不以为然,只有黛玉宝钗湘云三人心中各有理解,不一一细说。

  到了晚间贾母又在园子里设宴,只闹的夜深方散了。众人都一一回自己屋里。

  宝玉假意踱回怡红院,只和衣倒下装作睡了,听见外面没了动静,那巡夜的婆子们也转过了一圈方又蹑手蹑脚的起来,悄悄开了门,飞一般朝枕霞阁跑去。

  哪知到了枕霞阁,竟是漆黑一片,大门早已关了。好在只轻轻一推,那门便打开了。宝玉闪身进来,摸着进了湘云闺房。刚要轻声呼唤,一个香软娇小的身子早已钻进了宝玉怀里,两片柔唇也将宝玉的嘴堵了个瓷实。

  好一会子,四片嘴唇才分开。二人仍是紧紧抱着,湘云将脸贴在宝玉胸口道:“爱哥哥,我走了这些日子,你可有想我?”

  宝玉怜爱的抚摸着湘云的头道:“傻妹妹,怎么不想?前些日子听人说卫公子殁了,我还求老太太接了你家来呢,只是老太太说接不得罢了。”

  湘云道:“傻哥哥,我……我毕竟是人家的媳妇了,哪有死了相公就回娘家的道理?按理,现在我也该在那边给他守孝的。只是……只是湘云太想爱哥哥了……”

  “唉,老天真不公道,偏偏让你受这份罪,那卫公子不想年纪轻轻就……”

  湘云忙掩住宝玉的嘴不让他说下去:“好哥哥,这怎么算是遭罪呢?我本就不想嫁给一个我从未见过的人,如今这和未嫁不也差不多?”

  “傻妹妹,你纵是守了寡,如今也算是卫家的媳妇了。”

  “爱哥哥,我虽名分上是他们卫家儿媳妇,可身子……身子和心都只是爱哥哥你一个人的。”湘云一面低声道,一面将身子在宝玉怀中扭捏了几下。“那卫公子,我过门时已是病得卧床不起,只勉强拜了天地,哪知日后更是一日不如一日。我虽和他是名分上的夫妻,也只有个名分罢了,他可碰都没碰过我的身子,爱哥哥,你可千万莫要嫌弃我,我只是你一人的,我不要你娶我,不要那些名分,我只要你心里头有我,只要一年里头能见你几次,你能疼我几次我就知足了……”

  宝玉在湘云的脸上捏了一把,又用嘴在湘云额头上啄了一下道:“傻妹妹,我怎么会嫌弃你呢?莫说卫公子没有碰过你的身子,即便……你也是我心中最干净的人儿。只是一年见上几次,疼你几次……”宝玉说着停了停。

  湘云不由疑惑的抬起头看着宝玉。“爱哥哥?”

  宝玉这才又笑道:“这一年有三百六十天,若只见几次,岂不是让我想煞你?几次太少,这可是万万不能的。”

  湘云方释然,又喜又羞的用手轻轻捶打宝玉道:“爱哥哥,你越发的坏了。时不时就要欺负人家……”

  宝玉道:“好妹妹,这哪里算是欺负了?如果说句话都叫欺负,那你看我现在要做的可算不算?”说着便抱起湘云,像炕上走去。湘云自是知道宝玉要做什么,羞得俏脸通红,一双含春的明眸中却闪烁着些许期待。

  “妹妹怎么也不掌灯?这黑灯瞎火的,看不见你柔媚的模样岂不无趣?”

  宝玉说着就要起身去点灯。脖子却被湘云揽了:“爱哥哥,不要。若被那巡夜的看到了,倒是麻烦。况且,人家也害羞着呢。”

  “好湘云,那巡夜的哪里有这么仔细?即便是看见了,还敢进来寻不成?若不点灯,一会子看不见你张着小嘴叫我”爱哥哥“,更不见你这两团美肉颠簸,真真儿的是要少了多少趣味?”

  湘云羞得耳根子都红了,一双小手在宝玉胸口拍打道:“你……你坏死了。”

  宝玉任由湘云拍打了几下,才轻轻将湘云也拉着坐了起来,从袖口中掏出一块大红的盖头来,给湘云蒙了头。湘云道:“爱哥哥,你又耍哪门子花样?”宝玉笑而不语,起身下地,却并不点灯,只将那烛台上三根红烛悉数点燃了,又燃了三根香插在香炉里。从怀中荷包里取了些散香一并焚了,不一会屋里便青烟袅袅,发散着阵阵檀香。

  宝玉收拾妥当了,拉着湘云的手道:“好妹妹,你说不要我娶你,今儿我却偏要和你拜天地的。拜了堂,你可就是我的人,便再也跑不了了。”

  湘云道:“你呀,脑子里净是些鬼主意,我都是卫家的奶奶了……”却终是拗不过宝玉,二人在香炉前跪了,依着样儿拜了天地。

  宝玉口中道:“今日贾宝玉同湘云妹妹拜了天地,虽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没有拜得高堂,我贾宝玉自今日起便视湘云为夫人,如有二心,必遭天珠。”这才搀着湘云起身,在床边坐了。

  湘云本因身上有孝,从卫府过来的时候是穿的素服,到了园子里早将素服脱下,换了平日里的旧衣服。可巧,正是一套半旧大红的,如今又有红盖头,外加红烛映着,真有几分洞房花烛的光景。

  “云妹妹,你做新娘子好美。”宝玉痴痴地看了一会子,才伸出手来,缓缓将湘云的盖头掀了起来。却见湘云低着头,绯红的双颊上竟是挂着两行泪痕。宝玉忙凑过去,将那泪痕吻干了。“好妹妹,怎么了?”

  湘云摇摇头:“爱哥哥,没事,湘云是高兴的。湘云一辈子都要做爱哥哥的女人。”说着便猛的扑倒宝玉怀中。宝玉不由得向后仰倒,被湘云娇小柔软的身子压在下面。二人都轻呼一声,湘云却主动将两片柔嫩的香唇贴在了宝玉的嘴上。宝玉更不客气,张嘴就将湘云两片柔唇吸吮起来,又将舌头探入湘云的檀口之中,与湘云灵巧的香舌搅拌做一处。

  好一会子,直吻得湘云娇喘连连,湘云方抬起头来,张开小嘴呼呼的喘着气:“你好讨厌,人家刚刚擦好的胭脂,又都被你吃了去。”

  宝玉笑吟吟的看着湘云,只见湘云猩红的小嘴微张着,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里都是春情。宝玉不由得笑道:“好妹妹,你这小嘴这般红嫩,不擦胭脂也罢了。”

  湘云道:“那怎么行,谁不知道我的爱哥哥最喜欢吃人家嘴上的胭脂呢?”说罢,又俯身吻了上去。宝玉一面回吻,一面用手在湘云头上摩挲。摸到一根簪子,只一拔,湘云那如云般的秀发便如流水般飘散下来。

  “好妹妹,你的头发也好香。”宝玉一面说一面爱抚着湘云丝般顺滑的秀发。

  “呵呵,爱哥哥喜欢么?哎,说头发怎么又不老实了……好讨厌。啊……爱哥哥好色……”原来那宝玉早已不满足只抚摸湘云的头发,竟是已经轻车熟路的将湘云衣襟上的排口逐一解开了,又朝两边一拉,湘云胸口两团美肉便蹦了出来,宝玉早已将两团肉肉的奶子把握在手里玩弄了起来。

  湘云口上说着,一面却配合着宝玉将自己的衣物除去,也解开了宝玉的衣襟。“爱哥哥,你……好壮实啊。”湘云将两只小手在宝玉的胸口抚摸了好一会子仍不乏味,索性便将头贴在了宝玉的胸口,随着宝玉呼吸起伏,听着那一下下有力的心跳声。

  宝玉双臂环着身上的佳人,两只手轻轻在湘云光滑的脊背和翘臀上来回游走,湘云吃痒,口中发出呵呵的傻笑,轻轻扭动着身子,将两团丰乳磨蹭着宝玉的小腹,俏脸仍是在宝玉胸口磨蹭。

  “爱哥哥,你这里也硬了呢!”湘云发现宝玉胸前两颗乳头也已经硬了起来。原本她只以为男子这两处不过是摆设,如今却才知道是能硬的。湘云就如发现了个好玩物一般,用一根纤细的手指甲轻轻在宝玉的乳头上剐蹭了起来。

  只觉一阵酥痒从乳头处传来,宝玉不由得闭了眼睛,深深出了一口气。湘云只觉剐蹭了几下,那乳头更是坚硬了,便索性俯下头张开檀口将另一个乳头含在口中,学着宝玉玩弄自己玉乳的样子吸吮起来。这下可爽坏了宝玉,只觉湘云香软的小舌头一遍遍的舔过,那麻氧便如要钻到心眼子里一般,下身阳物不由得更是发硬坚挺。

  见湘云舔吸了好一会子仍玩不够,宝玉心下有些着急,便用手将湘云的头往下按了按。湘云便也会意了,才将香唇从宝玉胸口往下移去,用小舌头灵巧的舔舐着宝玉滑嫩的胸腹,留下一条亮晶晶的湿痕。

  上下反复几次,湘云又将精神集中在了宝玉的肚脐上,尖滑的小舌头如红红的小蛇一般要钻进去。又玩了一会子,宝玉终于按耐不住,拉起湘云一只小手引向自己下身。湘云这才一边仍在宝玉肚脐上舔吻一边将宝玉腰间的汗巾子解开了。只将那裤子往下一拉,宝玉的阳物早已跃了出来。

  “啊……”湘云虽不是第一次接触宝玉的阳物,但那次毕竟是破身,只由宝玉作为,如今头一次如此面对着见了仍是吃了一惊。“爱哥哥……它好凶啊。”

  宝玉嘿嘿笑道:“傻妹妹,看着凶,其实它可是很懂得疼女儿家的呢。你可是忘了上次它让你多快活?”

  湘云这才轻轻伸出小手,先试探着触碰了一下子,才将宝玉的阳物握住了。“爱哥哥,它……它好大,哎呀……还在一跳一跳的……嘻嘻,丑死了。这么大,真的就进了我的身子?”

  宝玉笑道:“傻妹妹,这会子怎么不见了你平日的聪明鬼头了?莫说是这话儿,等以后我们有了孩子,都是要从你下面出来的。你可记得那句古话?”王侯将相,皆出于此。“”

  湘云本是害羞,忽听得宝玉说起孩子,心中不由泛起一阵暖暖的蜜意,顿时觉得手中的阳物也变得更是可爱了许多,不觉中竟握着阳物轻轻的在自己的脸颊上磨蹭了起来。

  “好妹妹,素日里你是喜欢品箫的,如今也来品一品我这个可好?”宝玉道。

  湘云本想推辞,可想到初夜中宝玉早已将自己的身子吻了哥遍,况且那感觉是极受用的。如今宝玉既是开口,自己只要宝玉也受用就好,便用小嘴轻轻的啄了一下手中通红的龟头。

  宝玉本是期待着湘云小嘴的第一次吹箫,如今却只点到为止,哪里肯依?便伸手将湘云散落挡着脸的云鬓拢到耳朵后面,一面挺动着阳物磨蹭着湘云的香唇。“好妹妹,你先用舌头细细的舔一舔……”果然湘云深处艳红的香舌,在宝玉猩红的龟头上舔舐起来,虽是动作略显生疏,却也爽得宝玉发出一声声叹息。直将整根阳物都舔得湿漉漉的,湘云才又依着宝玉说的,张大了檀口,将阳物勉强纳入口中。

  湘云抬起眼睛,正看见宝玉也在含笑的望着自己,眼中尽是鼓励和受用。“好妹妹,可好吃么?”

  湘云将阳物吐出来喘息道:“呸呸呸,难吃死了。爱哥哥最没羞了。这么丑的东西偏要拿来欺负人。”

  “呵呵,可是爱哥哥很受用呢,怎么办?”宝玉一面揉捏着湘云的玉乳一面道。

  湘云红着脸对宝玉翻了一个白眼,又握住了阳物,吞吐起来。宝玉拍了拍湘云的粉臀道:“好妹妹,来让哥哥也亲亲你的小穴吧。”湘云在宝玉指点之下才分开两腿跪伏在了宝玉的头之间,二人做六九姿势,湘云红嫩的小穴呈现在宝玉面前。“云妹妹,你的小穴可真漂亮,颜色鲜艳,又细腻,真是不可多得的尤物,连这菊蕾都是这般精致……”说着,便伸出舌头在那两片紧凑的肉唇上舔舐起来。

  宝玉轻轻将两片肉唇拉开,细细地舔过每一个褶皱,又将那圆润的肉珠含在口中不住吸舔,湘云只觉犹如一队热锅上的蚂蚁,在自己的玉蛤上爬行游走,奇痒难忍,不禁轻轻扭动腰肢,用玉蛤磨蹭着宝玉的口鼻,被阳物堵着的口中也发出呜呜之声。

  宝玉知湘云是想要更多刺激,便松了嘴,用两根手指钳住了肉珠来回捻搓,一面伸出舌头,探进了湘云窄紧的小洞。湘云只觉得那股子酥痒顿时清减了些子,只觉小穴被又热又软的舌头探入,顿时充实了许多,却仍不够过瘾,只得将小屁股往下用力,配合宝玉舌头的伸缩。

  宝玉又是舔又是咗,一面勾弄着穴内柔嫩的媚肉,一面吞咽着湘云汩汩流出的蜜液。那钳着肉珠的手也跟着加快了速度。不一会子,湘云竟觉得有些窒息,只得将阳物吐出,只用小手攥住了,口中喘息道:“爱……爱哥哥……好……好受用……要……嗯……”伴着一声声娇喘,小穴内开始了一波波的痉挛,那穴口也一张一合的夹着宝玉的舌头。

  “啊……来……来了……”湘云轻呼一声,花心大开,一大股亮晶晶的阴精泻出。宝玉忙张了口一一接了。湘云的身子又僵硬了一会,方软软从宝玉身上下来,一头倒在宝玉怀里喘息着。

  “好妹妹,怎么就下来了?”

  “嗯~爱哥哥,你让人家休息会子吗。”湘云眼睛也不睁,只轻轻摇了摇宝玉道。

  “这可使不得,妹妹爽了就不管我这当哥哥的了不成?”说着腰上一用力,便翻身将湘云压在了身子下。

  湘云揽住了宝玉的脖子道:“嗯,湘云错了,都依哥哥发落便是。”宝玉嘿嘿一笑,在湘云脸上吻了一下,便分开湘云两条美腿,用阳物抵住了小穴,稍稍用力,便肏了进去。二人不由得同时轻呼一声。

  “好妹妹,小穴如此窄紧,爽煞我了。”

  “爱……哥哥,好大……好充实……”

  “妹妹可吃得消?”湘云点了点头。却说湘云只月余前被破了身子,如今才是第二次享鱼水之欢,宝玉生恐湘云吃不消,虽见湘云点头,也不敢贸然大开大磕,只一面揉捏着湘云两颗饱满的玉乳,一面缓缓抽送起来。

  抽插了二三百下,只觉湘云并无不适,那呼吸却越发的粗重,小穴中也有更多的蜜液流出,润滑着二人的交合。宝玉这才逐渐加快了速度。

  “啊……爱哥哥……好重,顶死湘云了……”

  “嗯……好妹妹,受用吗?”

  “受……受用。爱哥哥,再重些,再快些……湘云还要。”

  “好,哥哥都给湘云。”宝玉松开了湘云的玉乳,将两条腿抄在手中紧紧箍住了,便使出了十成的力气,只见粗长的肉棒在湘云红嫩的小穴中快速进出,不时从洞口带出一股股白沫。

  “呼,好窄紧的小穴……好湘云,舒坦死我了。”

  “爱……啊啊啊……死了……湘云要死了……”湘云不知哪里来的气力,竟将双手紧紧抱住了宝玉的后背,上半身也扬了起来。宝玉更是顾不得说话了,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抽插。每次抽出只将半个龟头留在穴口,又猛的一沉连根没入,狠狠的砸在湘云娇嫩的花心子上。

  湘云更是早已说不出一句话来,口中只有呜呜啊啊之声。又是百十下,湘云的身子猛的一僵,双手死死抱住了宝玉,十指几乎陷进了宝玉的皮肉之中,两条粉腿也盘住了宝玉的腰身,将玉蛤紧紧抵住了宝玉的下身,另那阳物死死抵在花心之上不能抽身。小穴更是一阵猛烈的抽搐,一股子温热的阴精喷涌而出,稀疏喷洒在宝玉的龟头之上。宝玉只觉脊梁一紧,也低吼一声,将那滚烫的阳精射了出来。

  “啊……好烫……飞了……”十几股子阳精稀疏被射入了湘云花心中,二人才都长出一口气。湘云缠着宝玉的四肢才放松下来,人也瘫软在了炕上。

  宝玉也松弛下来,轻轻压在湘云的身上,看着湘云泛着红晕的俏脸,一面轻吻着一面问道:“云妹妹,可受用么?”湘云连眼睛都不睁开,也不答话,只娇懒的点了点头。二人紧紧相拥。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