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回 为封口李纨羞宽衣 燃妒火贾兰埋怨根

  却说那贾兰,这几年日渐长大,又得了李纨的身子,更是对李纨加倍孝顺体贴。贾兰早已暗自下定决心,他日出人头地高官厚禄,也让母亲尽享清福,才不枉母亲含辛茹苦将自己抚养成人。故而贾兰不仅苦读四书五经等圣贤之书,也时常同那贾雨村、贾赦等求教为官之道,大人们平时说起官场中种种故事,也细细琢磨玩味。因而虽是年纪尚小,也懂得几分心机狡诈。如今见李纨欲轻生,纵使自己磨破嘴皮劝说也不见效,只得长叹一声道:「母亲,我倒是有个下下之策,可保母亲清名……只是……」

  李纨道:「兰儿,有什么办法只管说便是。」

  贾兰长叹一声:「母亲,你只怕宝二叔将我们之事看了去,传了出去,可是否?」李纨点头。贾兰道:「我只觉得二叔不是那等传闲话的人,母亲却是不信。这也难怪,嘴长在别人脸上,说不说我们确是无法掌控。那让人放心不会去乱嚼舌根子的,怕只有死人了。」

  李纨听贾兰说出死人二字,不由得一惊。方欲打断,贾兰却又道:「我那日听那贾雨村贾大人说起,一贼人行窃,恰被一村夫撞见,那窃贼恐事情败露,又见那村夫生得粗壮,自是不能用强胁迫,遂灵机一动,将那窃来之财物分了一半给村夫。村夫得了实惠,与那窃贼就成了同犯,便不会再将所见之事与外人说道了。结果不成想日后还是事发,那村夫便被一同拽到县衙,最后落得个同罪,同那窃贼每人挨了几十板子,远远的发配了。」

  李纨一时还未反应过来贾兰怎么突然给她讲起了故事,呆了一会子才幡然醒悟,不由得又羞又恼,方欲抬手再给贾兰一巴掌,才看见贾兰虽是双眼看地,却正将脸抬起,竟是在等着这一巴掌一般。李纨无力的将手放下,长叹一声,挥挥手命贾兰出去。贾兰知李纨要独自静一静,也不言语,只默默磕了个头,便退了出去,将房门掩了。

  贾兰刚关了门,李纨便再支持不住,倒在炕上,用被子蒙了头放声大哭了起来。直到哭累了,方喃喃道:「珠郎!都是纨儿不好。如今……如今可让我如何是好?只悔我不该把持不住,不单误了自己声誉,更毁了兰儿,珠郎,你可看见了?我真想随你而去,又放心不下我们的兰儿。那府里大小奴才无不势利,如今我还在他们不敢怎样,若我也去了,只怕兰儿日后要遭受多少委屈……」可怜李纨有一肚子话却无处诉说,只得对那故人垂泪。直哭得天色将青,方混混睡去。

  又过了两日,贾兰从学里回来,只见李纨又突自呆坐流泪,贾兰便端了茶献上,站在一旁伺候。李纨擦了擦泪,也不接茶,只道:「兰儿,你去将你宝二叔请来,然后去找你环叔坐坐吧。」

  贾兰不由得心中一沉。却说那日贾兰用故事点播李纨,只因怕李纨寻短见,才出此下策,实属无奈之举。试问世间又有谁会去甘心将自己心爱女子转送于他人?更何况这女子乃自己的生母?可贾兰深知李纨为人,这李纨虽是寡言少语的随和,骨子里却又执拗。既是今日说出此话来,必是打定了主意的。虽是心下不愿,却也不敢再多问。只低头称是,退了出去。

  转至怡红院,袭人见是贾兰,忙请进来。宝玉正在写字,贾兰忙道:「叔叔好用功。」贾宝玉笑道:「哪里,只是偶尔感慨,写首歪诗罢了。」贾兰拿过来一看,正是「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

  贾兰不解其意,却也无心细问。便道:「二叔,这些日子侄儿念那《大学》,有许多句子不大懂,还望二叔不惜赐教,指点侄儿一二。」

  贾宝玉自那日撞见李纨贾兰好事,都不曾和二人交谈。如今见贾兰来请教,心下不免疑惑,却也不好推让,只得说:「好,你且说哪里不懂,只管说出来便是。」

  贾兰却道:「问题颇多,侄儿都记录在本子上了,本子在我屋里,若二叔方便,还请移步稻香村。」

  宝玉只恐撞见李纨尴尬,却也想不出好托辞。正是踌躇间,倒是一旁的袭人道:「兰哥来请教,你这做叔叔的自然是要尽心的,快去罢。」宝玉只得随了贾兰奔那稻香村而去。一会,叔侄二人来到稻香村,进得书房,贾兰让宝玉坐了,便道:「叔叔少坐,我去取那写字的本子来。」言罢,便转头去了。

  宝玉只得呆坐,看那书桌上不过是些中庸论语之流,也无心翻看。正自无聊,只听开门声。回头一望,不是贾兰,却是李纨。宝玉忙站起身来鞠躬道:「嫂嫂可好。」李纨也款款施礼问好。让宝玉坐了,亲手烹了茶来。「叔叔请用茶。兰儿蠢笨,还望叔叔严加指教才是。」

  宝玉忙接了茶,道:「嫂嫂过谦了,兰儿虽是我侄儿,却也不小我几岁,我只当他弟弟般看待……」又想,若我当兰儿是弟弟,那嫂嫂岂不成了我婶婶?又想起那日看到的情景,更是尴尬,忙改口道:「兰儿天资聪明,又肯用功,将来必是大有出息的。却不知兰儿去了这一会子,怎么还不回来,不如哪天让他带了本子去我怡红院一同探讨可好?嫂嫂好坐,我这就去了。」说着便要起身离去。

  李纨本就心里乱作一团,见宝玉要走,更是慌了神,情急之下竟是拉住了宝玉的衣袖,轻声道:「二叔,那日……」

  宝玉见贾兰一去不返,又见李纨进来,早已猜个大概,只不知该如何应付。如今既是李纨主动提及,忙道:「嫂嫂,那日我鲁莽,冲撞了嫂嫂,还望赎罪。」

  李纨听罢,更肯定宝玉都已见了,一急之下不免簌簌落下泪来。宝玉忙搀扶着李纨坐了。那李纨哭了一会子,便道:「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人之错,和兰儿并无一点关系。还望叔叔日后莫要对兰儿另眼相看才是。都是我不守妇道……」

  宝玉忙止住道:「嫂嫂切莫妄自菲薄,大哥没的早,这东西两府上下几百口子人,谁不说嫂子是个贞洁女子?」

  李纨仍只是哭泣,宝玉也不知该如何劝导,只道:「嫂嫂,这男欢女爱本人之常情,子曰:食色性也。嫂嫂不过是享受那人道之事,并不为过,只是……和自己的亲儿子……恐有些不妥……」宝玉只觉李纨抓着自己的手凭的一抖,才发觉口误说了那不该说之言,忙要改口,却又无辞。只好哀叹一声,任凭李纨啜泣。

  好一会子,李纨才好转了些,一面抽噎一面道:「叔叔,李纨知错了,我日后再也不敢了,只望叔叔念在我清寡多年,含辛茹苦将兰儿抚养长大的份儿上饶我这一次才好。」

  宝玉忙道:「嫂嫂何出此言,说的好像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一般。嫂嫂和兰儿虽是有悖人伦,却何谈对不住我?更说不上让我饶嫂子一次了。」

  李纨哭道:「叔叔,只求叔叔高抬贵手,将那日见闻只烂在肚子里,却是千万不能为外人说道,不然我们孤儿寡母是万万活不了了。若二叔能为我保守秘密,那便是我们母女重生父母了。」

  宝玉忙道:「嫂嫂只管放心,宝玉只把这事儿烂在肚子里,再不跟一个人说的。」李纨知道宝玉会这般讲,心下却哪里放心?本是听了贾兰的办法,只将身子给了宝玉,那宝玉也便成了乱伦的浑人,自然是不会将三人苟且之事讲与旁人了,这倒自是一个办法。

  若那宝玉趁着自己求他苛求她金银、甚至身子,那就顺理成章的给了他,是再好不过。可如今宝玉只一听自己求他保密,便满口答应,却将李纨满心打算都打乱了,可不与宝玉发生那种关系却又着实放心不下,李纨不由得没了主意,只埋头哭泣。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宝玉见李纨仍犹自哭泣,只好道:「嫂嫂,你只管放心,倘若我对旁人讲了,就让我立时淹死在这稻香村外头的塘子里,来生变个大王八。我也来了一会子了,怕袭人要来寻,还是早早回去的好。」说罢起身便要走。

  李纨本正两边摇曳不定,一个声音道:「你没听见宝玉说了?要给你保密。那宝玉自是没有坏心眼子的,说话必是算的。」令一个声音道:「古语讲知人知面不知心,单凭一句话就信了,你也太幼稚了些子。」见宝玉要走,那股声音又道:「你个淫妇,早已是残花败柳,如今只要将身子给了宝玉一次,那便可以放下心来了,这可不光是为了你,更是为了兰儿日后的名声前程,你这淫妇还有何放不下的?更何况宝玉一等一的风流人品,你只怕还要偷笑呢。」渐渐的,那淫荡的一份更是声音越来越大了起来,竟是占据了上风。

  贾宝玉哪里知道李纨心里所想,只站起来要走,哪知李纨却噗通跪在了宝玉面前,抱住了宝玉的腿。宝玉忙道:「嫂嫂,快请起来,这……这可万万使不得。」

  李纨道:「宝玉,你若不嫌弃,我只将我这残花败柳的身子给了你,权当答谢。」

  宝玉不由唬了一跳:「嫂嫂,我既是答应了给你隐瞒,自是不要酬劳的,更何况你乃我兄嫂,这哪里使得?嫂嫂快快松手,让外人看了去可不得了。」

  「宝玉,我只自愿将身子给了你,并不是你威逼,莫不是你嫌弃我?」

  「嫂嫂哪里话来……」贾宝玉刚欲推托,突想起凤姐来,那凤姐不也是自己的嫂嫂?更是自己的表姐。更想起警幻不时告诫自己,这世间女子本都是干净的,是要男子疼惜才是正道,心中不由有了些动摇。

  李纨见宝玉仍不肯,便哭咽着将欲将身子给宝玉,好将宝玉拖下水,便不得将那见不得人之事说出去了的打算说了出来。又道:「叔叔是那柳下惠在世,李纨看错人了。」

  宝玉忙道:「哪里……只是……」

  「是了,那必是嫌弃我人老珠黄,又是那残花败柳,人尽可夫的淫贱女子,叔叔自是看不上的。也罢也罢。明儿我就命兰儿在外头寻个宅子,我们母女二人再也在这园子里住不得了。倒是叫二叔笑话了。」

  宝玉见李纨说得恳切,终于下定了决心,握住了李纨的胳膊道:「好嫂嫂,既然你肯委身于我,既是我的福分,又能使嫂子放心,岂不是两全其美的?那宝玉可就不推辞了。嫂嫂可别再跪着了,快快起来才是。」说着便要搀李纨起身。

  李纨跪了这许久,早已双腿麻木,被宝玉搀扶着勉强方站起来,却又往前一扑。宝玉忙双手抱住,二人便抱在了一起。「嫂嫂,那宝玉可就要失礼了。」宝玉一面说,一面将李纨脸上的泪痕用袖子擦去。

  「只求叔叔莫要嫌弃我才好。」李纨虽年已三十出头,毕竟也是养尊处优的少奶奶,此刻在宝玉怀中,双眸含泪,却又面带桃色也别有一番媚态。宝玉也不答言,只俯首将李纨的樱口堵住。李纨嘤的一声,更是软在宝玉怀中。

  吻了好一会子,那李纨竟是有些沉醉了。忽觉得唇上一轻,是宝玉将唇移开了。李纨才缓缓张开眸子,却见宝玉正双目含笑的望着自己。李纨忙避开了宝玉的目光。却听那宝玉道:「嫂嫂,你虽已是而立年纪的人了,比不上园子里众姐妹那般青春婀娜,却有他们没有的成熟风韵,竟是连凤姐比起来也要逊色几分。」

  「难怪园子里的丫鬟小姐的都喜欢你,净会捡些个女儿家爱听的说。」

  宝玉笑道:「嫂嫂,你若不信我所说的,它你总该信的吧?」说着,便拉起李纨一只柔荑,按在了自己勃起的阳物之上。李纨不由得一颤,想将手缩回,可只轻轻一触,竟是有点不舍得了,只任凭宝玉拉着自己的手,按在那一跳跳的阳物之上。

  「想不到,宝玉只比兰儿大几年,这阳物却是如此雄伟,莫说是那兰儿,竟是连昔日珠郎的都要小上几分。」那李纨只顾得胡思乱想,却未发觉宝玉的手早已放开,那李纨的手非但没有放松,竟是不由得把握着宝玉的阳物轻轻套弄起来。

  「嫂嫂,我们去炕上坐坐可好?」宝玉说着,也不待李纨回答,便拥着她朝炕边走去。李纨恍惚间握着宝玉的阳物,竟发觉自己已在炕上了。「嫂嫂,良宵苦短,帮我更衣吧。」宝玉一面说,一面先动手脱起了李纨的衣物。

  李纨这才放开了宝玉的阳物,一面配合宝玉除去自己的衣物,一面也解开了宝玉衣襟。「想不到宝玉看似斯文,这脱了衣裳竟如莽夫一般,这身腱子肉,呼……竟有些男子汉气魄。」李纨在宝玉胸腹后背上抚摸了好一会子,才将手往下移,解开了宝玉腰间汗巾子,将宝玉的裤子褪了下去。那阳物终于没了束缚,通的一下跳了出来,吓了李纨一跳。只见那阳物正笔直的指着自己的口鼻,那尺寸竟比贾兰的大了几圈,上面一根根青筋暴露,正自一搏一搏的朝着自己示威。

  「嫂嫂,给我亲亲吧。」宝玉将身子往前凑了凑,使龟头抵在了李纨的樱唇上。李纨这才醒悟过来,一手满满的握住了,竟还有一大半在外头,这才先伸出香舌,先将那猩红的龟头舔了个遍,这才大张了口,勉强将整个龟头含了进去,吞吐起来。「入得口才知这尺寸竟是这般夸张,却不知真要入得羞处又是怎样的充实?」

  李纨本守寡多年,只这二年偶尔和贾兰偷偷摸摸的同房,只在那贾兰一再强求之下才给他含过几次,口舌上的功夫本是生疏得很,毫无出彩之处。宝玉更得不到更多刺激,只是享受那占有兄嫂檀口的快感。见李纨确实吞吐的辛苦,便也不再强求。直把李纨推倒,将那肉肉的奶子细细把玩了起来。

  「哪个说你上了年纪?你看这奶子,哪一点输给那些小丫头们了?」宝玉口中说着,一面将那奶子在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感受着那柔软的手感。李纨虽是被宝玉压在身下,却也努力的挺起上身,逢迎宝玉的双手。宝玉便俯首将一颗奶子含在口中,含糊道:「好香甜的奶子,想我珠大哥在时必是极喜欢吃的。兰儿也比是喜欢的。」

  李纨听到宝玉道出这两个名字,不由得心中大羞,而那心中淫靡之音却道:「别假装贞烈了,你方才还含着别人的鸡巴,还有什么廉耻可言?你看宝玉的鸡巴又粗又长,插在小穴里还不知是何等的快活,你早已想得不行,还等什么?求他操你这骚货吧!」

  却说宝玉在李纨两个肉肉的奶子上又舔又拱,轮番将两个紫葡萄般的奶头都吸得硬硬的立着,手上也没闲着,一只手径直的摸到了李纨私处,在两片肥腻的肉唇上搓弄了起来。「嗯~」李纨口鼻发出一声娇媚的哼声,两条白腿却是张得更开了。宝玉哪里还有客气,搓揉了几下子,两根手指便滑入了泥泞的小穴中。

  「啊……」李纨轻呼一声,那小穴四壁的媚肉便纷纷蠕动起来。「嫂嫂,你的小穴好生柔软,又是湿热,可真是让人喜爱。」宝玉开始活动两根手指,开始抠挖起来。只几下子,便传来那咕咕的水声。随着宝玉手指活动越来越快,李纨口中呜呜声也越来越急促起来。

  「嫂嫂,你的小穴竟是在咬我的指头呢。」宝玉将那指头深深插入,触到了那柔嫩光滑的小球,又揉又按。李纨被宝玉的手指抠弄得只张开小嘴,竟发不出了声音,只在喉咙里透出赫赫声。宝玉又加了把子劲儿,只几下子,李纨便尖叫一声,那花心子里不由喷射出汩汩阴精,直将宝玉整个手掌都打湿了。

  颤抖了好一阵子,李纨才平静下来,软软的躺倒在炕上。「嫂嫂,可舒服?」

  「嗯……宝二叔好会玩女人……」

  「哼哼,好嫂嫂,还没有上主菜呢,你就不中用了?」宝玉说着,便翻身而上,将李纨两条美腿架起。方才的抠挖,宝玉已经知道李纨小穴并没有少女般窄紧。李纨毕竟已是三十出头,又生养过孩子,这也在所难免。可那穴内的媚肉却是异常柔软,竟是旁人所不能比的。宝玉早已好奇,将阳物插入这般柔软的穴中会是哪一般滋味。便用手握着阳物,那鸡卵般大小的龟头在肉逢中上下磨蹭了几回,带那龟头上沾满了李纨的淫水,便直直的一根到底插了进去。

  李纨犹在回味方才被宝玉指奸弄泻了身子的余韵,哪只突地就觉小穴中被涨的满满得,好不惬意。「啊……好粗长,好饱胀……要……要把纨儿撑破了……」

  宝玉心下里得意,却不急功近利,只缓缓的抽送,一面让李纨感觉自己的粗长尺寸,一面享受着那柔软非常的肉穴。「嫂嫂,你的小穴又热又软,还这般湿滑,真是神仙洞了。」

  「叔叔……宝玉……可喜欢吗?」

  「喜欢,当然喜欢!」

  「喜欢那……就狠狠的操你的嫂嫂吧……」李纨早已动了情,无奈宝玉却不急不慌,只得在下面扭动着腰臀,希望得到更多的快感。

  宝玉反而更慢了下来,笑道:「嫂嫂,我喜欢你的小穴,你可还没告诉我,你喜欢不喜欢我的鸡巴呢?」

  李纨忙不迭的点头:「喜欢……当然喜欢」

  「那比起我珠大哥和兰儿的如何?」

  李纨一听这话,不由得愣了。那宝玉的尺寸本就是贾珠贾兰所不能比的,又得那警幻仙子这许久的点化历练,更非常人所能及了。李纨虽是心下里更喜欢宝玉的,却终是说不出口。宝玉见李纨不语,更是停止了抽送,将整根阳具撤了出来,只把半个龟头留在肉穴内。「好嫂嫂,快说,我比珠大哥兰儿如何?」

  「好宝玉,好叔叔,莫要欺负纨儿了……嗯~」李纨吃羞,只左右摇晃着臻首。那小穴内却空虚得很,李纨只得将美臀用力朝上顶起。到嘴的肥肉偏偏吃不到,那小穴百般蠕动,只想将那洞口的阳物拉扯进来,却哪里能得逞?

  「好嫂嫂,小穴都骚成这样了还不肯俯就?那我就先给你尝点甜头罢。」说着又将那阳物整根狠狠的插入了蠕动的小穴中。

  「啊!!好粗长……插……插到嗓子眼儿了……」李纨被顶得整个身子都僵直了。哪成想刚尝到点甜头,宝玉却又停了。「好宝玉!好叔叔!纨儿喜欢宝玉的大鸡巴,宝玉的大鸡吧又粗又长,比珠郎和兰儿的都舒服多了……好宝玉,快操我,操烂我的小穴……」李纨再也矜持不住了,只想死在宝玉身下才好。

  「好嫂嫂,好纨儿,这才乖,这就让宝玉好好疼疼你。」宝玉称了心,也不再戏谑李纨,便使出十分力气,也不讲章法,啪啪的操弄起来。

  却说贾兰,哪里有去找什么课本?自打掩了门,便悄悄在窗子底下偷听。见二人上了炕,更是悄悄站起身来,捅破了窗纸,一面瞧着母亲熟美的身子在宝玉的玩弄之下发着浪,一面心中不是滋味,却不觉将那裤子褪下,用手掏出了早已硬的发胀的阳物套弄起来。就在李纨被宝玉指奸泄了身子的时候,自己也将那一股子阳精射了出来。

  贾兰一面穿好裤子,却也不肯转离视线,见那宝玉调戏李纨,又把李纨所说之言尽数听了去,那心犹如被刀子生生劈开一般。「母亲只是为了满足宝玉,拉宝玉下水才这般说,都不是真心的。」贾兰不由得湿了眼眶。却见那宝玉粗长的阳物飞快的在母亲小穴中进出,那臀股相撞的啪啪声伴着二人交合的水声、李纨的淫声浪语,都真真儿的传到了自己耳朵里。

  李纨也贾兰也不止一次交欢了,那贾兰却从未见识到母亲竟是这般淫荡不堪,「母亲,你被宝玉玩弄就真有这般舒爽?我……贾宝玉!都是你!谁让你吃饱了不乖乖滚回你的怡红院挺尸,非要到我这稻香村来?你……」贾兰一面恶狠狠的望着窗内宝玉不停耸动的身影,一面伴着宝玉的节奏,将那又硬了起来的阳物狠狠的套弄起来。

  宝玉一口作气狠狠的插了几百下,那李纨开始还只叫插得好,还要,后来竟是泻了几次身子,再也无力叫嚷,只仍发出嗯嗯声应和。「纨儿,可吃饱了?宝玉要泻了……」

  「好宝玉……啊……纨儿……纨儿好饱了……都泻给我罢……」

  宝玉便又全力插了几下子,那力度竟是要将两颗春丸都要插进去一般。伴着一声低吼,宝玉挺直了身子,将龟头死死抵住了李纨的花心,精门大开,将那灼热的阳精悉数射入了李纨身子深处。

  「啊……烫~烫死我了!」李纨被热热的阳精一浇,也再一次达到了女人幸福的巅峰,不由得花心大开,也将那仅存的阴精悉数喷洒了出来。

  「贾宝玉,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啊……」窗外的贾兰也再度射了出来。屋里屋外,两男一女竟是同时泄了身子。贾兰喘息了几下子,便胡乱擦拭一番,提起裤子转身去了。

  屋内,一男一女却仍缠绵。「纨儿,可受用吗?」宝玉轻抚着李纨的脸颊问道。

  「嗯……心都要飞出来了一般,纨儿从未这般受用过。竟是死了也值得了。」

  「呵呵,这番还怕我不给你保守秘密吗?」

  「嗯~死样……」

  「纨儿,若我下次又想你了,我可不可以……」

  「讨厌……难不成还要人家去请你?」

  二人情话绵绵,不觉竟是夜深了,贾宝玉这才依依不舍的穿衣离去,不在话下。

  不一会儿,贾兰方进来了。母子二人相视竟都有些尴尬。

  「母亲,那事儿……成了?」

  李纨只含羞点点头。

  「这下自母亲自是放心了吧?」

  李纨又点点头,道:「兰儿,夜了,早早休息去罢。」

  母子二人各有所想,却都不道出,只各自睡去了,不在话下。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2条评论

  • 吾自清说道:

    李纨守节多年,令人怜爱,又且虎狼之年,花容玉貌,阴唇肥美,肉洞红嫩,我也要挺起肉茎插将进去云雨一番!

  • 匿名说道:

    干的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