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回 有心栽花凤姐扇风 无心插柳宝玉撞奸

  自打宫中传出元妃有孕的消息,贾府上下无不满心欢喜,处处张灯结彩。贾母更是命凤姐仔细安排了酒筵家宴,并准备了一台小戏,要与众人在大观园中一乐以示庆祝。又命人去接湘云。哪只下人回来只道姑爷身子更是不好,似是有那下世的光景,湘云纵是不能来了。贾母听罢,唏嘘一阵,也只得作罢。

  家宴当晚,大观园中歌舞升平好不热闹。宁荣二府男女老少均在坐,薛姨妈也带着薛蟠、宝钗、宝琴等入得园来。众人饮酒观戏作乐。宝玉虽心中烦闷,见那黛玉宝钗均在坐,也是快乐了一些。只是人多眼杂,不得与二女亲近,不免又心下着急,却也无计可施。

  贾政见宝玉端坐,竟是没了头年那般和姐妹们厮混笑闹,似是正色了不少,不免心下安慰。将宝玉唤至身旁道:”宝玉,如今咱们府上大喜,都是托了娘娘洪福。上次入宫,娘娘还特意问起你的功课,你可莫要辜负了娘娘一番苦心,需像兰儿那般发奋才是道理。”宝玉唯唯诺诺的应了。又给贾政斟了一杯酒,方转身退回自己座位处。

  今日贾兰也在宴上,在下手陪李纨一桌坐了。贾兰本好清净不喜和众人共处,那戏曲唱了几出,便央李纨道:”母亲,孩儿吃饱了,就先退下了。回去还要将学中白日里讲的一篇文章再诵读诵读。”李纨本也是清静惯了的人,便道:”也好,我也坐够了,我们娘儿俩便一并回去。”说着带了贾兰,在贾母并一众人前告了罪,先退下了。众人都赞贾兰懂事好学,将来必成大事。李纨便带了贾兰回至稻香村。

  那李纨自个是勤快人,许多家务杂事往往多是自己亲自动手,下人丫鬟本就少,李纨平日里对下人更是宽厚,母女二人回来后只有一婆子仍点灯守着。见李纨无事吩咐,也下去自行休息了。贾兰便点起灯烛,果真拿着书读了起来。李纨端了一杯茶过来,又将一件夹衣给贾兰披了,道:”兰儿,夜一不早了,又吃了几杯酒,这发奋用功也不在这一时,不如今日早早睡下,明儿一早再看也不迟。”说着将手按在了贾兰肩上。

  贾兰抬起头来,正望见李纨看着自己,由于也喝了几杯,不胜酒力的李纨面上已是有了些醉意,更平添几分姿色。贾兰便握住了李纨的手道:”多谢纨儿。”平日里,贾兰都是叫李纨母亲,只有在二人偷欢之时贾兰才如此呼唤李纨。那李纨听了不由得脸上更红了。”你这孩子,又混叫了。”贾兰便起身,将李纨抱在怀中道:”母亲,你可真美。””傻孩子,又乱说,我已人老珠黄,还有什么美不美的。”李纨轻轻依偎在自己的儿子怀里,口中虽如此说,心里却暖暖的。”纨儿,要我说多少次,莫说这东西两府众多女子,就是凭世上女子之多,你在我眼里也是最美的。”说着,便将李纨的樱口吻了起来。

  拥吻间,二人均以除去了对方衣物,已是赤裸相见了。

  ”母亲,兰儿要吃奶……””兰儿……呼……都这么大了,还要吃……吃奶,好不知羞……”还未等李纨说完,一只肉肉的奶子早已被贾兰含在口中。贾兰早已熟知李纨的身子,时而轻舔,时而狠吸,只吸得啧啧有声,似是真要吸出奶来一般。李纨只觉一阵阵酥麻从乳首处传来,不觉身子上起了一片粟栗。正是迷蒙之际,只觉双腿被分了开,又硬又热的一物已抵在了自己的玉蛤之上。

  ”纨儿,我来了。”说着,贾兰将身子一挺,阳物整条没入了湿滑的肉穴中。

  ”啊……,好热”李纨不由得一哆嗦,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床单。她知道,儿子马上就要开始操弄自己的小穴了。果然,贾兰已经抄起李纨两条光洁的美腿开始操弄起来。

  ”哦,母亲,你的小穴好热……好湿滑””好……好儿子,乖儿子,再……再深些……”守寡十余年,那李纨本已是心如枯井,哪只那日机缘巧合,同自己的亲儿子同了房,几次之后,李纨早已将那些妇道人伦道德统统抛之脑后,只如荡妇一般享受贾兰的疼爱。

  ”纨儿,你越发的放荡了……””嗯……兰儿,你母亲就是这么放荡……啊……我儿可喜欢?””喜欢,兰儿最喜欢母亲发浪的样儿了。”贾兰一面说着,一面更加快了速度。

  李纨用一手按在二人结合之处,一面感受着贾兰的阳物在自己体内进出的力度,一面将两根玉葱般的手指在那湿滑的肉珠上捻动。”我儿……且再用力些……娘……娘要泻了……””遵命!”贾兰本已快到高潮,听得母亲如此说只得咬紧牙关,屏住精关,更大力的操弄李纨的肉穴。那肉穴中早是淫水横流,在摩擦中翻着白浆的蜜液顺着二人的性器流淌飞溅,竟是将床单都打湿了一片。

  却说李纨母子走后,宴席仍是继续。众人都道李纨贞洁守妇道,寡居多年,又教得好儿子,那贾兰也是争气,既懂得孝敬又知刻苦上进。那贾政虽是当着贾母的面不敢直批贾宝玉,却也不时拿眼睛冷撇宝玉,其意再明。

  宝玉早已如坐针毡,抓摸着空儿,起身道:”多吃了几杯酒,先告退了。”贾政冷哼一声道:”且多向着你侄儿多学是正经!去给老太太磕完头,滚吧,免得在这里污了我的眼。”宝玉喏喏的起身告罪,退了出去。

  宝玉却无睡意,便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他只道世上之人都和他一般厌恶功利不肯上进,心下道:”兰儿虽是乖巧,却哪里有人肯这般精进的?这晚上姐姐妹妹们都在,好不热闹,竟有人肯早早回去看书?若是我,打死我也不回的。难不成他有什么好玩之物挂记在心里?我且去寻他一寻,倒是要探个究竟。”想着,便像那稻香村踱了去。

  来到院门处,只见只有一处窗内尚有灯火,却是安静,哪里有诵读之声?宝玉便悄悄推开篱笆,顺着石子铺的小路摸了过去。却不进门,只在窗下站了,听那屋内隐隐传来人声,宝玉便用舌尖舔破窗棂纸,往屋里窥去。借着烛光,只见室内只有一男一女赤裸着在炕上正干那苟且之事。

  ”兰儿……啊……干死我了。我要……要去了……”那李纨头朝里跪在炕上,头发早已散乱,看不清面目,只将那雪白的臀股高高翘起,任凭身后的男子大力抽插。

  ”母亲……兰儿也……要射了……”贾兰双手紧紧的把持着两片臀峰一面说,一面狠力操干了几下子,母子二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低吼,竟是同时泻了身子。那窗外的宝玉见此一幕煞是吃惊,口中不由道:”这还了得!”却说李纨母子正是飘飘然之中,方欲相拥而卧,忽听得窗外有人说话,都大吃一惊,都挑起来胡乱的穿了衣物。宝玉也发觉自己失口说出了话,被屋里人听了去,也突自懵了。一时间屋里屋外三人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过了一会子,那贾兰才颤声道:”外头……外头可是宝二叔?”宝玉这才回过神来,听贾兰叫自己,定是认出了自己的声音,只得应道:”正是。”贾兰见母亲已穿好衣物,便道:”二叔来了,可是有事?快屋里请把。”宝玉只道:”并无事,只是赶巧了路过,你二人早早歇息吧,我就不打扰了。”宝玉只随口一说,传进屋内二人耳中自是又有一层意思的。那李纨本抱着侥幸心理,以为宝玉并不曾看到,如今听得这话,不由得心也凉了。

  宝玉也不多耽搁,拔腿便走。贾兰回转过身来,只见李纨早已泪流满面。贾兰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只道:”母亲,兰儿万死,悔了母亲一世英名。”母子二人抱头痛哭,一宿未眠,不在话下。

  仍说那贾府家宴中,宝玉方走了一会子,贾政见贾母不悦,只得赔笑给贾母敬了杯酒,贾母道:”老爷也累了一天了,不如早早回去休息吧,让我们娘儿几个也踏踏实实的乐呵乐呵。”贾政只得起身告退。

  王熙凤见贾政退了,便也起身给贾母斟酒。道:”如今元妃娘娘有喜,也是托了老太太和祖上的鸿福,更是蒙圣恩,这可是天大的喜事,老太太,我们和不喜上加喜,来个双喜临门?”贾母笑道:”猴儿,就你是个人精,你倒是说说,何来双喜临门?”凤姐便道:”宝玉如今也老大不小的了,也是该成家娶亲了。如今和不趁着这大喜一并办了?又风光又迎合宫里的喜,岂不两全?”贾母点头道:”嗯,如此甚好,且待我再和宝玉他老子娘说说。”凤姐又逗贾母笑了一回,天色已近三更,众人方散了。

  次日,贾政与王夫人去荣禧堂给贾母请安,凤姐也在。贾母便命他二人坐了,便道:”最近可又有给宝玉提亲的?”贾政忙道:”还是那日孙府上的又来了一次。”贾母道:”如今宝玉也是一天天的大了,也该是成家的时候了。你们可心里有合适的人选了?”那王夫人自是想将宝钗许配给宝玉的,又知贾母心中所选是黛玉,见贾政不言语,也不好说出口。贾政只道:”老太太是最疼宝玉的,此事只听母亲做主便是了,母亲所选中的,儿子自是愿意。”贾母便道:”如此,我倒是中意林丫头。”王夫人道:”老太太的眼光自是不会错,那黛玉自是一流的人品,聘给宝玉也只是宝玉的福分,只不过……”贾母见她欲言又止,便道:”有何话,只管讲。”王夫人这才又道:”只不过那黛玉性子太过孤傲,宝玉长大了自是咱们府里的大老爷,只怕黛玉的性子怕是掌管不好内务也是有的。况且黛玉的身子孱弱,十病九痛也是日常,怕是不能持久。”说罢用眼角瞥了瞥贾政。贾政只跟着点了点头。

  贾母道:”林丫头打小先天不足,身子固是羸弱了些子,只是我看近日她似是好了些,已是有些日子没有犯那旧疾,气色也好看了许多。听鸳鸯说是那妙玉给黛玉诊治,竟是要去了那病根子。阿弥陀佛,那妙玉可真是活菩萨转世,可巧儿就落在咱们园子里了。至于这管理家政,哪个丫头是过了门就掌事的?你刚过门那会子还不是一问三不知?不也是一点点的学起来的?”一席话说的王夫人无言以对,只得点头称是。

  贾母又道:”今娘娘有喜,昨儿凤哥提及说待元妃产下龙胎凤种,举国大喜之时给宝玉成亲,做双喜临门,我觉得甚是妥当,你们意下如何?”贾政道:”甚好!只是儿子觉得此事尚不必告诉宝玉,免得那孽障心浮气躁,不免又要荒废了学业。只让下人私下里准备为好。”贾母点了点头,众人又商议了一些细节,不表。

  却说那李纨与贾兰通奸被宝玉撞见,李纨不免整日提心吊胆,每见有婆子丫鬟说话,都似是在对自己指指点点,私底下议论自己。不免茶饭不思,终日萎靡不振。贾兰软语相劝,”母亲也莫要太过担心,宝二叔或真是凑巧路过,并未看见也是有的,且宝二叔不是嘴碎之人,即便看了,也不会四处乱嚼舌根子。”李纨哪里听得进去,仍是一人默默流泪。贾兰便跪下道:”母亲,是儿子不孝,毁了母亲的烈名,纵是死也万难赎罪的。可母亲这般不吃不喝,身子如何承受得住?”李纨擦了擦眼泪道:”兰儿,这本不是你的错,你年纪尚小,不懂事也是有的,可我……我不该一时糊涂,和你……和你……千错万错,都是母亲一人的错。我本欲一死了之,一了百了,也倒干净,可我实在放心不下你。你父亲早亡,虽有老爷太太疼你,毕竟不如疼宝玉。若我去了,只剩下你孤身一人……”说着,早已泣不成声。

  贾兰听得慌了神,忙跪着蹭到李纨身前,拉着李纨道:”母亲,你可不要吓唬兰儿,你若……你若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说罢,母子二人抱头痛哭。

  隔日,贾兰本打算请假不去学堂,在屋里陪李纨,哪想李纨执意不肯,这才不放心的去了学上,却也是心不在焉,早早的辞了就又跑回稻香村来。推门进屋,见李纨正执笔落泪,见贾兰进来慌忙掷了笔将桌上纸张遮掩。贾兰也顾不上礼节,只一把抢过来开,果然,李纨是欲寻短见,竟是在写遗嘱,上面无非是叮嘱贾兰待她死之后好好照顾自己,努力上进之类。贾兰三把两把撕烂了,抱着李纨又痛哭起来。

  ”母亲,你一定要让兰儿成千古罪人吗?””早已说过了,千错万错,都是母亲一人的错,该由我一人承担才是。””分明是我要求母亲在先,怎么能是母亲的错?该都是儿子的错。母亲若是不放弃此念头,哪日寻了短见,儿子也必是要追你而去的。””兰儿……””母亲,不如我们收拾了细软,衬得夜深人静出了这园子,远走高飞,寻那清幽僻远的所在买一所宅子,几亩薄田,兰儿纵有一身的力气,也能养活得母亲!”李纨不待贾兰说完,竟是啪的一巴掌掴在贾兰脸上:”不长进的东西,竟是忘了你娘对你十几年的教诲?只望你长大成人,学业有成,考取功名,方能光宗耀祖,这才对得起你父亲在天之灵,如今你却要一走了之?我且问你,你能走到哪里去?””母亲,我们只是一时躲开来,儿子自当仍旧发奋……””即便你我离了这贾府,若只这一辈子默默无闻倒也罢了,只他日你考得功名,不免金榜昭示天下,至时又有哪个会不知你乃当日荣国公嫡孙?”一席话说得贾兰无语。二人沉默垂泪。

  李纨听得,止住眼泪望着贾兰”兰儿,事已至此,还有什么法子?”

  欲知贾兰有何办法,下回分解。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