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回 吐露衷肠熙凤分忧 喜从天降元妃怀胎

  果然不几日,史府上便拍了人来接湘云。众人都含泪送别了湘云,唏嘘不已。宝玉更是伤怀,成日里只闷在屋中,将那通灵宝玉拿在手里把玩。如今那玉中已又多了一丝殷虹,是离救可卿的日子又进了一步,宝玉却高兴不起来。

  又想起湘云临别前那番话,不由得想着黛玉,自打入了贾府,都是和自己形影不离的。从小到大这许多年了,一处起坐,一起读书作诗。虽是吵吵合合,如今想起来却也是甜滋滋的。宝钗却是更识大体,端庄稳重,纵是不肯与自己厮闹,却也如姐姐般照顾自己。又想起那日滴翠亭和宝钗的一幕,想起那丰腴的身子,想起湘云所言,不由得踌躇不定,更拿不出个主意,不免更是唏嘘感叹。

  袭人端了茶来,宝玉也不接。袭人只得放在桌上道:”纵是舍不得史姑娘,人家也是走了,你这样成日唉声叹气的闷在屋中也不是个道理,不如去散散。老太太那里走了湘云也是心中难受,你实在是该多陪陪才是。”宝玉虽是懒怠动弹,袭人说得也都是道理,只好踱了出去,往贾母处去了。坐了一会子,仍是提不起兴致,便起身告退,不觉中来到凤姐院子里。平儿见了忙让进来,却见凤姐端坐在炕几旁,下面四五个管事的婆子在回事情。凤姐也不得空,只让宝玉在一旁坐了。

  直过了一炷香的功夫,王熙凤这才将一众下人一一打发了。待到众婆子都出去了,这才给平儿使了个眼色。平儿会意一笑,转身去门外看着去了。凤姐这才迫不及待的钻入宝玉怀中。”我的小祖宗,这大白日里的,你怎么就跑到我这儿来了。不知道我这人多眼杂的?况且你二哥还在家里呢。”宝玉将怀中美妇抱个满怀道:”闲的无事,四处逛逛,就走到你院子里了。想是心底里太想凤姐姐了。”王熙凤心下欢喜,口中却道:”哼,小冤家,少拿你那些沾了蜜汁儿的话来忽悠我。”说着边用一只手在宝玉的胯间抚弄着。宝玉也将凤姐肉肉的奶子隔着衣服把玩起来。方要将手探入凤姐领口之内,凤姐忙阻止道:”可不行,小冤家,一会儿我还要去夫人那里回事呢。”宝玉这才止了手,却是无意中叹了口气。”宝玉,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凤姐见宝玉不似从前那般轻浮,因问道。宝玉也不答言,只望着地上出神。”可是舍不得史大妹子?”宝玉听得湘云,更是失落,先是点点头,却又摇摇头。

  凤姐更是不解其意,拉了宝玉的手欲要追问究竟。那宝玉沉吟许久,才缓缓道:”姐姐可还记得可卿?”凤姐道:”我随是可卿的婶娘,却如同姐妹般交好,当初还是我帮了你们的忙,唉……只可惜天妒红颜,凭她那么小年纪怎么就撒手去了。”说罢,洒下几滴泪来。

  宝玉当然知道凤姐和可卿关系莫逆,又道:”姐姐,那你可知,可卿是怎么死的?”凤姐不由得愣了:”不是夜间突然发病没的吗?”宝玉冷笑一声,便将那贾珍意欲和可卿寻爬灰的苟且事,贾蓉非但不帮忙,反而助纣为虐,终于将可卿逼得自缢混丧天香楼一事说了。

  凤姐听得一口银牙咬得咯咯直响:”我道是可卿平日里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暴病就没了。原来如此!没想到她看似柔弱,却又如此贞洁刚烈。那贾珍贾蓉父子也忒禽兽了!宝玉,这些事你又是如何知道的?”宝玉道:”姐姐,说出来只怕你不信……””好宝玉,你说的我还能不信?只管说就是了。”宝玉便又将警幻在那太虚幻境将可卿许配给他,又将那警幻所说之言并救可卿之法重复了一遍。

  凤姐听了许久,才痴痴的道:”你说……那可卿本是天上的仙子不成?那警幻……宝玉,你莫不是那痴病又发了?”说着便摸宝玉的额头。

  宝玉苦笑道:”早就说了,只怕你不信的。”凤姐道:”你这般疯话,但是个常人也不信的。平日里我们姐妹最好,我哪里看得出她不是个凡人?只是长得漂亮婀娜,人又贤惠,识得大体……”凤姐忽然将那可卿临终前托梦与自己的事想了起来。不觉心中信了一些。

  宝玉见凤姐不信,从怀中取出通灵宝玉,交到凤姐手中道:”姐姐你看。”凤姐接了,细细观察,只见玉中有两条若隐若现的殷红不住游走。

  ”这?””姐姐,这就是那十二钗中两钗的处子落红。如今只差一道,便可救可卿了。””这两条……都是谁的?””都不瞒姐姐,这一道清淡些的是妙玉的,一道殷实些的却是湘云的。””妙玉?湘云?”凤姐不由大惊。宝玉又将由来大致讲了一遍。凤姐这才又感叹了好一会子。”却不知这十二钗都是何人?”宝玉叹了口气,只道:”我也多次问警幻,她只说不能泄露天机,否则这法子便不灵验了。不过我疑心林妹妹和宝姐姐必是算得的。只是……”凤姐仍是细细把玩着手中的通灵宝玉,心中早已信了大半。”若是为了救可卿,我自是要出力的。只是那黛玉宝钗自是不比府上的丫鬟婆子,你可不能无端的轻薄人家,玷污了人家身子。”宝玉只低头不语。凤姐仍道:”按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亲事也是可以提一提的了。我看上头的意思,也无非是宝钗黛玉中的一个。正好我要去夫人那里,你只等我去探探口风。若是太太有那个意思,我便吹吹风。看能不能提早。”宝玉仍不语。凤姐道:”傻宝玉,你该不是两个都不舍得吧?咱大户人家,虽是有个三妻四妾也不为过,可这两个都是真真儿的大小姐,你怕是不能兼得了。唉……姐姐也只有这一个法子了。可惜姐姐早不是处子了,不然若我也算那十二钗中一个,也不会这般为难。”又安抚宝玉几句话,凤姐见时候也不早了,起身道:”我要上去了,宝玉可别愁眉苦脸的了,我把平儿借给你可好?”说着喊平儿进来,道:”小骚蹄子,今儿宝二爷心里苦闷,你可要好好的给我伺候好了,不然拿你是问。”平儿忙喜道:”是!奶奶只管放心就是了”一面说着一面就要动手去解宝玉的裤子。凤姐又笑骂了几句,才开门去了。

  却说王熙凤来到王夫人处,将府中闲杂事等回完了,便坐着和王夫人闲话。”前些日子恍惚听得有那孙家的老爷派了婆子来咱们府上给宝玉提亲,可是有的?”王夫人点头道:”那孙家和我们祖上本是世交,如今说家里有个小姐,年方十六,知书达理,还没有人家。””那老爷老太太的意思是?””老爷到是不大操心,只说全屏老太太做主。””老太太又作何打算?””哼,老太太放个屁你都能闻出来她上顿吃的什么,如今却要在我这里装傻?”凤姐一笑,仍道:”那姑妈是什么意思?”王夫人也被自己的话讴笑了,道:”我自然是倾重宝丫头多些子。少在这处打诨了,这满府上下还有事能逃得过你?”二人正自闲话,门外有婆子急急地走来道:”公里夏老爷又来了,说是要让老爷太太进宫听宣。”二人不知何事,忙通报贾政,二人朝服装扮了,跟着夏太监进宫不在话下。

  过了一顿饭的功夫贾政王夫人方回来。众人正是等得心焦,忙围上去问个究竟。原是元妃在宫中深得圣上宠幸,竟是有了身孕。众人听得无不喜上眉梢。贾政也忙入内告知贾母。宁荣两府无不张灯结彩,从上至下脸上均有喜色,不在话下。

  王熙凤也回到院子里,见房门紧闭,推开了门,那男女喘息之声也飘了过来。只见宝玉光着身子,背对着门,正在飞快的操弄着平儿的小穴。平儿口中被自己的小衣堵住,只发出呜呜之声。

  凤姐忙又掩了门道:”你们这两个狗男女,这大白日里的也不怕让下人们撞见!”说着也走上去,先是在平儿的奶子上狠狠捏了几下子。见平儿双手也被束缚,因笑道:”抓摸着这么点时间也要干好事,干也就罢了,还有闲心玩这些花样,看你琏二哥回来抓你个正着。”说着一面将平儿手上的绫子解开了。

  平儿这才将口中的小衣掏出,结巴道:”二奶奶……奶奶救我……宝玉他……啊啊啊……他要操死我了……”凤姐早已动了情,只是毕竟怕被人看见,不然早已和宝玉平儿厮混在一处了。宝玉又是狠插了几下子,将平儿又弄泻了一次,方才将阳物拔出,光着身子笑吟吟的来拉扯凤姐。”好姐姐,你听平儿都告饶了,你这做奶奶的都不心疼的?””小冤家,快别混闹,当心你二哥回来,被撞见可不是闹的。””方才有人传信回来了,二哥在东府珍大哥处,说是有个石呆子什么事云云,那边要留饭了,怕晚间才能回来。”说着,早已将凤姐揽入怀中,上下吃起了豆腐。凤姐也早已动情,听宝玉如是说,也就半推半就的让他将衣物解了去。

  ”姐姐,看看你都湿成什么样了?”宝玉说着,将手从凤姐胯下抽了出来,那食指和中指上沾满了王熙凤的蜜液。凤姐妩媚的白了宝玉一眼”还不都是你害的。”说着,蹲下身子去,将两手捧着玉乳,夹住了宝玉的阳物,套弄了起来。

  ”呼……好姐姐真是聪明,只第二回便这么纯熟了。”宝玉叹道。

  ”哼,也不知你都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歪门邪道,成天的就知道拿我们这些弱女子开心。”凤姐娇顛道,那动作却未停止。

  宝玉嘿嘿一笑,想起警幻的媚态,心道:”凤姐姐,你这功夫比起幻儿,只怕还要多多修炼才是呢。”一面想着,一面只将凤姐的头压低了下去。凤姐会意,一面用玉乳夹磨宝玉的阳物,一面低头在那鸡蛋大小的龟头上舔舐亲吻。

  凤姐听宝玉夸自己,本是想诚心卖弄,将宝玉泻了出来。哪只宝玉已不知在平儿身子里泻了几次,如今更是不会轻易缴械,那凤姐随是熟妇,终也是个娇生惯养的弱女子,一时竟是有些气喘了,额头上也渗出了香汗。

  宝玉见状忙将凤姐抱在床上,道:”好姐姐,这平日里府上大事小情都要劳烦你操心,如今又要来伺候我,你且歇歇,让我来伺候你便好了。”说着,便在凤姐身上亲吻了起来。

  ”好宝玉,莫要做这些罗里吧嗦的前戏了,快快插进来是正经,我小穴里都要痒死了。”宝玉哪敢不依,也不答话,只直挺挺的一注到底,直戳得凤姐啊的叫了出来。

  ”插得好,宝玉……快……我要你将方才操平儿的劲儿都使在我身上。”凤姐边浪叫着边揉弄起自己的奶子来。一旁的平儿也已从泄身的酥软中回转过来,爬了过来,在凤姐的身子上一阵舔吻。又将手探到凤姐耻邱处,先将已被蜜液沾湿的耻毛捋顺一番,才将两根手指夹住了凤姐玉蛤中的肉珠,随着宝玉抽插的节奏揉捏。

  只一会子,在二人通力之下,便将凤姐操弄得泄了身子。宝玉也又加力狠插了几下,将灼热的阳精射入凤姐花心之中。三人相拥而卧。”姐姐,可受用?”宝玉轻轻揉捏着凤姐丰臀道。

  ”嗯……小冤家。”凤姐将头枕在宝玉胸口,慵懒的勉强睁开眼忘了宝玉一眼,复又闭上,口中喃喃道:”也不知是怎么的了,我只觉自己越来越不济了。每次都被你操得死去活来。尤其是你射在我身子里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暖暖的,跟泡在热水里一般,过了又觉得身子上利落得很。””嗯嗯,二奶奶说得对,我也是觉得,每次和宝二爷做完,身子上更有劲了许多,精神头也足些。”平儿也在一旁附和。宝玉只呵呵傻笑,不置可否。

  ”宝玉,我方才探问了夫人的口风……”说着便将方才与王夫人的对话一五一十说与宝玉。宝玉仍摇摆不定,只沉默着听。凤姐说完,方道:”宝玉,这成亲毕竟是大事,你可要想好,别为了一时意气苦了自己一生才是。”宝玉只点点头,也不答话。凤姐道:”你若是想明白了,我倒有个主意只是看你愿不愿意了。”便将心中主意说与宝玉。宝玉沉吟了一会子,方点头道:”都依姐姐,如此有劳了。”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