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回 贾宝玉夜饮枕霞阁 史湘云身献意中人

  却说宝玉与警幻在孽海情天一番云雨之后,又问十二钗中那两支处子何处可得,警幻却不敢泄露天机。宝玉也不好强求,只得悻悻而归。虽是心中挂念可卿,却也记得警幻一再教诲,再也不敢冷落了身边女子。每日除了和袭人晴雯鸳鸯等一并丫鬟厮混,也抓莫机会和凤姐并平儿欢好,不在话下。

  又苦于救可卿一事仍是丝毫没有进展,那通灵宝玉中仍只有妙玉一人的落红。

  宝玉疑心黛玉宝钗均是十二正钗中人,必也都是处子之身,却苦于无法得手。宝钗已搬出园子,同薛姨妈同住梨香院去了,只偶尔过来园子里与众姐妹们闲话,宝玉不曾有亲近的机会。那黛玉更甚,似是在有意躲避宝玉,几次宝玉只身去潇湘馆寻,均被告知要么不在屋里头,要么身子不适,睡下了。宝玉虽是不信,也无可奈何。

  这日,宝玉去给贾母请安,进得屋内,只见贾母在中间坐了,将湘云揽在怀里,迎春、探春、惜春、李纨、黛玉都在。众人都在抹眼泪。宝玉躬身给贾母行礼,道:”这是怎么的了?”贾母这才擦了擦眼角道:”本是喜事,却惹得我们娘们几个都哭哭啼啼。快都住了罢。”众人这才勉强止住哭声。贾母示意宝玉坐在身侧。宝玉坐了,偷看贾母怀中的湘云。正巧湘云也在瞧着自己。那双明眸早已哭得通红。

  贾母抚着湘云的头,叹息道:”云丫头自幼父母都逝去了,几乎是在咱们府上长大的。虽不是我亲孙,却也无异。如今就要出门了,我这还真有些舍不得。

  ”宝玉听得此话,犹如一个晴空霹雳,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

  原是那湘云早已被叔嫂许给了卫家公子,名若兰。虽定了终身,贾母只推托湘云年纪上幼,等过些年再娶过门也不迟。谁知那卫家前几日去史府上说卫若兰身患喘病,久治不愈,身上似是不大好的光景。希望能早些将湘云迎娶过去,也好给卫若兰冲一冲。那湘云叔嫂本就对湘云不甚在意,便满口答应。如今写书一封给贾母,说过几日就要将湘云送过去完婚。

  贾母见宝玉痴呆,恐他太过伤怀不免犯了旧日疯病,忙命鸳鸯将其送回怡红院。宝玉一路无话,只行尸走肉般走回怡红院。方进了屋,便一头倒在炕上大哭起来。袭人忙问缘故,鸳鸯才将方才之事略讲了一遍。

  袭人忙规劝道:”女儿家大了自是要嫁人的,难不成还要都陪着你终老一生?

  ”宝玉早已哭的说不出话,定了一会子神,才勉强说道:”自小都是姐姐们陪着我,打后来又来了林妹妹,又来了宝姐姐,大家都在园子里,成日吟诗赏花结社,好不风光热闹。大姐入了宫,是不得见了。宝姐姐也搬出去了,黛玉成日里躲着我,如今湘云又要嫁人了,迟迟早早你们都要出了笼的鸟儿一般,一个个的都离了我去,只剩我一个,好不凄苦!”说着又痛哭起来。鸳鸯袭人只得软语相劝,不在话下。

  到了晚间,宝玉已是止住了哭,只坐着发呆,袭人晴雯也不敢招惹。却有湘云的丫鬟翠缕来敲门。袭人开了门,见是翠缕,忙对摆手,引着她到了耳房,才小声道:”你来干什么?二爷听史姑娘要出阁,真真儿的哭闹了一天,才好些了,怕是见了你又要想起那出。””袭人姐姐,史姑娘说毕竟兄妹一场这么多年,临别还想和二爷坐一遭。让我来请二爷过去的。”袭人心下道:”湘云虽较宝玉年幼两岁,可为人大方豁达,或许更能将宝玉说得通透也不可知。”遂点头道:”也好,让史姑娘好好劝劝二爷才是道理。”又叮嘱了翠缕几句,这才引她去见宝玉。

  宝玉听湘云有请,自是拔腿就走。袭人忙拉住,仔细给宝玉穿戴收拾了才在门口目送宝玉去远了,掩了门回到房中,心中七上八下不放心,不在话下。

  却说宝玉来到枕霞阁,湘云亲自迎了出来,带至里屋坐下。翠缕俯首在湘云耳边耳语了一番,这才出去了。屋里早已准备一席酒筵,湘云拿起酒壶倒满两盏,一杯给了宝玉,道:”爱哥哥,好久没有陪我喝酒吟诗了,今儿湘云要出门了,怕是以后就更没的机会了,今晚我们不醉不归可好?”宝玉听得这话,更是触及痛处。不由得失声痛哭了起来。湘云也早已湿了眼眶。哭了一会子,湘云先止住了:”爱哥哥,来来了,先喝一杯祝我找到如意郎君。我先干为敬了。”说着,一仰首将杯子里的酒悉数喝尽。宝玉也只得将酒喝了。

  湘云又将酒杯满上,二人也不多话,也不吃菜,只你一杯我一杯的喝酒。几杯下了肚,湘云的脸上浮现出一片绯红。”爱哥哥,你我打小就在一块,如今我要嫁人了,你可要时时记得我,莫要把我忘了,不然我是不应的。”宝玉狠狠的点头。

  湘云用手指抚弄着杯子道:”那会子都还小,元春姐姐也没有进宫,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和你我都在老太太身边。老太太唯独疼我们俩,安排我们睡在她屋里,你我朝同起,夜同眠,多好的日子。””可不是,那会子你还吵着长大了要嫁给我做新娘呢。”宝玉想起儿时的事,不禁莞尔。

  ”啐,凭的乱说,我哪有说要嫁给你了。倒是谁小小年纪却不知廉耻,总是吵着要吃人家嘴上的胭脂……”湘云说到这里,不禁脸色一红,好在酒后腮上本就有些酒气,不容易看出。

  宝玉不由得偷偷看了看湘云的小嘴,红红的仍是抹了胭脂,两片樱唇微微张着,露出半颗皓齿。想想儿时将湘云压在身下吃她嘴上的胭脂,又想起那日湘云醉酒,几乎可以一亲芳泽,不禁咽了口口水。忙喝了一杯掩盖自己的窘态。

  湘云并没注意,仍喃喃道:”后来,颦儿来了,你便成日追着颦儿跑了…

  …再后来,宝姐姐也来了,你更是没工夫搭理我了。唉……想我还是比她们不上的。”说着,又喝尽了一杯。

  宝玉自知理亏,也无言以对,只一仰首也将酒喝尽了。湘云起身复又给二人都满上了酒,却没有坐回去。只道:”爱哥哥,打小儿都是我给你梳头的,日后怕是再也没这个机会了,如今,就让我再给你梳理一次吧?”宝玉已有些哽咽,勉强道:”好”站起身来,坐在湘云的梳妆台前。湘云站在宝玉身后,仔细的给宝玉解开头发,又拿起梳子,沾了油,一缕缕的疏通了起来。”那会子你我都小,你还和我一般高呢,如今一晃十来年了,爱哥哥也这么高了,越发出落成个爷们了。””你也出落成个小美人了,唉,只羡那卫公子好福气……”只听啪嗒一声,湘云手中的梳子已落在了地上。宝玉这才发觉说得不妥,方要改口,湘云已转身进了内屋去了。宝玉忙胡乱将头发束好,追了进去。只见湘云正做在抗边,将脸扭像墙,肩膀犹自一抽一抽的颤抖。

  宝玉忙在湘云旁边坐了,一手按着湘云的香肩道:”好妹妹,都是我不好,我只顾自己乱说,惹你生气了。”湘云哇的一声大哭出来,一头钻进了宝玉怀里。

  一面哭,一面抽噎道:”我不要嫁给什么卫公子赵公子的。爱哥哥,我要嫁给你!

  ”宝玉不由得又呆了。

  湘云哭了好一会子,这才止住了哭,抬起头来,一只小手轻抚着宝玉的脸道:”爱哥哥,打小我心里就只有你,从记事起我就想着,等长大了要嫁给你,像那样天天给你梳头洗脸,陪你吟诗作对,你如何就不懂我的心?””我……””我知道,你心里只有你的林妹妹和宝姐姐,我知道我比不上她二人。可是如今我要出阁了,你却哭成这样,你心里还是有我的,是不是?””好妹妹,当然有你。

  ””嗯,爱哥哥,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此时,就让我再抱你一会子吧。”宝玉无言,只用手紧紧的将湘云抱着,似是一松手湘云就要飞了一般。

  ”就这样抱着你真好,能听到你的心跳。唉,不抱了,越抱越是不舍得放手。

  总是要松开的。”湘云说罢,想摆脱宝玉的怀抱。宝玉却并不松手,仍是紧紧的抱着湘云。湘云只得作罢。仍将头靠在宝玉胸前。

  ”爱哥哥,你还记得吗,那次我喝醉了,在园子里石头上睡着了,是你找到了我。”宝玉点点头。

  ”你……你给我拂去了身上的落花……””啊,你都知道?””当然知道,纵是喝醉了,毕竟是女孩子,哪里会睡得像死猪一般?”宝玉想起那日自己用嘴将湘云身上的落花一一衔去,又偷偷吻了湘云的唇,若不是有人来,只怕还干出更过火的勾当,不由得一阵大窘。”好妹妹,那日我也是多吃了几杯,有轻薄之出还望见谅……””傻哥哥,我哪里会怪你……那会子,我才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湘云羞道。

  宝玉望着湘云那天见犹怜的娇羞模样,不由得又有些痴了,口中只道:”好妹妹,再……再让我吃一次你嘴上的胭脂吧?”湘云羞得将头低得更深了,好一会子才轻轻嘤了一声。宝玉这才松开了一直环着湘云的胳膊,一手穿过湘云的腿弯,只一用力,便将湘云抱在了自己腿上。又用手托着湘云的下颌,使她抬起脸来。只见湘云也正望着自己,一双乌黑的眸子水汪汪的偷着雾气,长长的睫毛上仍挂着泪珠儿,小巧而坚挺的鼻子下面一张鲜红的小嘴微张着呵气如兰,四目相对,湘云便将双眸合上,轻轻将小嘴撅了起来。

  宝玉哪里能让佳人久等,低头便吻了上去。四片滚烫的唇紧紧粘在了一处。

  宝玉早已轻车熟就,舔吮吸撩,只一会就将湘云弄得气喘连连。待到分开,湘云不由得气喘:”爱哥哥,好吃么?””嗯,还和以前一样香甜,不,比儿时更有滋味。””爱哥哥,你……你顶到我了。”宝玉这才发觉,自己的阳物早已怒起,正抵在湘云的一瓣粉臀上。宝玉又不舍得将湘云放下,正不知如何化解的时候,湘云又将小嘴凑了过来。宝玉忙衔住了湘云的香唇,将那溜滑的香舌吸入口中吸吮。直吸得湘云鼻子里发出嗯嗯的声音。

  ”爱哥哥,我……我把身子给了你吧。”湘云小声道。

  宝玉忙道:”我明儿就回了老太太和夫人去,让她们做主不让你嫁给那个卫公子,然后你嫁给我可好?”湘云苦笑了一下,摇摇头道:”此事并非她们能做主的。还得是我那大伯说了才算。”宝玉又说要去史府上提亲,湘云只道:”傻哥哥,这门子亲事是早就定了的,哪里还有退婚的道理?再者,都是大户人家,无缘无故的退亲,成什么了?况且,你娶了我,你舍得你的林妹妹宝姐姐?”宝玉不语。湘云也不在意:”我不奢望你娶我,我只要把我清白身子给了我心里的人,让你一辈子都忘不掉我就知足了。”宝玉犹自犹豫道:”好妹妹,你……你即是要为人妇的人了,倘若我破了你的身子,日后……日后恐委屈了你……”湘云用手挡住了宝玉的嘴,不叫他说完:”爱哥哥,我只要你占了我,记得我,别人我都是不管的。倘或日后他发现,嫌弃我,便休了我又何妨?我正好落得干净。

  难不成,你嫌弃我?”宝玉忙止住湘云,二人四目相对片刻,心有灵犀般都闭上了眼,四片唇再度胶着在了一起。过了盏茶的功夫,宝玉才将口松开。湘云早已在宝玉怀中软做一团,小嘴微张着不住的喘息。宝玉的一只手也已敷在了湘云的酥胸之上,轻轻揉捏着。”好妹妹,可没想到,你身子娇小,却是如此丰腴。”湘云吃羞,只将绯红的俏脸转作一旁,一只手按在了宝玉侵犯自己的手上,却不知是要阻止那禄山之爪还是希望宝玉摸得更紧些。口中道:”爱哥哥,你……可喜欢?”宝玉忙点头道:”喜欢,当然喜欢,哥哥还要一亲芳泽呢。”说罢便动手去解湘云的罩衫。由上而下,一排盘扣逐一被解开,湘云润滑的脖颈和胸脯渐渐显露。宝玉嘴也不闲着,跟着一路向下,在湘云娇嫩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湿痕。

  直痒得湘云不时发出咯咯的娇笑。

  终于将那外衣外裤除去,湘云身上只剩下一条大红绣着牡丹的肚兜儿。云鬓如墨,面似红霞,肌肤胜雪。那玉琢般的身子陪衬着一抹嫣红,在琉璃灯柔和的照射下,更显得妩媚入骨。那两座玉峰高耸着,随着湘云的喘息起伏不定。隐隐可见两个调皮的小凸起机会要破衣而出。湘云睁开眼,只见宝玉正痴痴地望着自己,羞羞的道:”哥哥,好看么?”宝玉更不答话,只急急地欲将那最后一道防线撤去。慌乱中却摸不到后面的系带,只用力一扯,那细细的带子应声而断,湘云的两个玉乳终于冲破束缚,如两只玉兔般争先恐后的跳了出来,一颤一颤的抖动着。宝玉俯下头,一只手捏着一颗玉乳,大嘴一张,一把另一颗含在口中。湘云臻首后仰,不由得长长出了一口气。两支藕臂直将宝玉的头抱住。

  宝玉大张了口,却只能将娇嫩的玉乳含下一小部分。只得退而求其次,先用牙齿在饱满的乳肉上轻轻咬过,使那白皙的皮肤上留下道道齿痕,又将那嫩红的乳头用舌头舔舐得俏生生的挺立,复又含入口中吸得啧啧有声。另一只手也向下滑去,略过平坦的小腹,覆在了那一丛萋萋芳草之上。

  女孩最私密之处头一次被他人抚摸,纵是有准备,湘云也不禁轻轻哆嗦了一下。抱着宝玉头的手也随着移下去,紧紧握住了那企图侵犯自己的禄山之爪。而这无谓的抵抗并不能阻止宝玉的手,湘云只觉得耻毛被宝玉温软的大手一遍遍的爱抚,一阵阵麻酥酥的感觉油然而生。小穴内更是逐渐湿润起来,似是有涓涓细流要流淌出来。

  湘云未经人事,哪知这是女儿之常情,只觉大羞,不禁将两条粉腿紧紧夹住,欲图阻止那股子水流出。也把宝玉意欲往下探寻的手阻在了外头。宝玉只道是湘云羞涩,也不勉强,顺势将手朝下摸去,不停在湘云白嫩的美腿上爱抚了好一会子,这才又朝下,将一只精致的小脚丫抄在手中揉捏了起来。嘴也不舍得放开了湘云的玉乳,沿着方才的路线一路向下,先在那耻邱上亲了几下,又沿着腿一路吻到了玉足之上,不住的舔吻。

  ”好妹妹,你的身子可真香……”

  ”唔……爱哥哥……爱哥哥……好痒……”湘云在炕上小蛇一般扭动着身子。

  宝玉这才住了口,只用手轻轻把玩着柔弱无骨的金莲。”好妹妹,你的小脚丫美煞我了,真不舍得放手了。”湘云羞声道:”爱哥哥,不是脚痒,是……是那里着实痒得钻心。””哪里?””嗯~”湘云撒娇般哼了一声,两条粉腿交叉着来回研磨,企图减缓那股间的麻痒。宝玉这才会意,笑道:”好妹妹,哥哥这就给你止痒可好?”说着,复又将湘云的小脚含在口中,逐一将那十根春蚕般白嫩的脚趾吸吮了个遍,这才又一路向上探去。

  宝玉先用手将湘云紧并着的双腿分开,这才沿着大腿内侧,将舌头一遍遍的吻过去,终于要碰到那少女幽香禁地。湘云如梦初醒,急的忙用手掩住了自己的下体,口中只道:”爱哥哥,那里腌臜,可亲不得的。”宝玉笑道:”傻妹妹,怎么会腌臜?只要是你身上的,必是干净的。”湘云听得心中一暖,心道,”哥哥果然是心中有我的,连那种地方都不嫌我……我今日是横了心要将身子给他了,只苦不几日就要分离,今夜就全由得他就是了。”虽是心中如此想,毕竟那女儿家害羞,不肯将手拿开。只等宝玉来拿。不料却不见宝玉动手。湘云这才偷偷挣开来,却见宝玉正站在炕边,已将自己身上衣物除去了,那身子白皙如玉,却有一层棱角分明的腱肉。胯下更是一杆粗长白枪直直的翘起,正对着自己点头。

  湘云又是一声轻呼,忙用闲着的一只手臂挡住了自己的眼,不敢再看。宝玉跪在湘云双腿之间,轻轻将湘云遮挡着玉蛤的手拿开。使那桃园坦露在自己面前。

  只见两片粉嫩的肉唇紧紧闭着,虽是双腿被打开,也无法窥见更多风光,只露一条细细的肉逢,透出同样粉红的肉色,一丝晶莹的爱液从缝隙间透出,其余一概不可见。

  宝玉伸出手来,轻轻爱抚着两片肉唇,手指触碰使得湘云又是一哆嗦,两片阴唇也害羞般的蠕动了一下子。宝玉丝毫不敢用力,只轻轻的将两片肉唇拉开,这才得见两片小阴唇好好儿的藏在里处,那鲜嫩的洞口也呈现在了眼前。”好妹妹,你的小穴好生粉嫩,真是爱煞我了。”说着,便将嘴贴了上去。先是将两片肉唇分别含在口中吸吮,只觉那滑嫩的肉脯几乎要融化在口中一般。鼻子里嗅到的都是处子的幽香。复又将舌头伸出来,在窄紧的洞口舐,要将那潺潺细流尽数吸干一般。

  ”那么腌臜的地方爱哥哥都要亲,他真的是喜欢着我的,嗯,亲得我好舒服,可是里面却是更痒了……”湘云偷偷挣开眼睛,看着宝玉将头埋在自己双腿之间卖力的吸吮,不由心下感动,却耐不住小穴深处那股子麻痒更甚了。”爱哥哥……好样……比方才还要痒了。”宝玉这才抬起头来,望见湘云迷离的眼神,道:”好妹妹,哥哥这就给你止痒。”说罢,摆正了姿势,将阳物抵住了湘云早已湿透的玉蛤之上。

  湘云只觉得一根热乎乎的肉棒抵在了自己羞处,明白自己即将告别十几年的处子,看着宝玉,缓缓而坚定的点了点头。宝玉这才将肉棒稍稍用力。那肉棒一分分顶入了穴口。只进得大半个龟头,便被一层薄薄的肉膜阻住了去路。宝玉不敢造次,轻声道:”湘云,可能会有点疼,可吃得住么?”湘云点了点头,宝玉方要继续前行,湘云却道:”爱哥哥……”宝玉忙又停住,道:”妹妹可是后悔了?”湘云摇摇头,道:”爱哥哥,我想……你破我身子的时候,我可不可以抱着你……””傻妹妹,来让哥哥抱。”说着,宝玉俯下身去,将胸膛轻轻压在了湘云两团丰乳之上,用嘴亲吻着身下佳人的脖梗耳垂。湘云也将两支藕臂抱住了宝玉的背,轻声在宝玉耳边道:”爱哥哥,湘云准备好了,来让我做你的女人吧。

  ”宝玉这才将臀往下一用力,只感觉那龟头一点点的受力,终于噗的一声,冲破了那处子的隔膜,半根阳物钻入了窄紧的肉穴之中。湘云抱着宝玉的手不由得一紧,口鼻之中也发出一声轻呼。宝玉忙抬起头来,只见湘云已是泪眼婆娑。宝玉不由得心疼:”好妹妹,可疼么?”湘云虽是眼中含泪,却笑着摇摇头。”爱哥哥,湘云不疼,我终于是哥哥的女人了,湘云是高兴。””湘云……”宝玉不由得鼻子一酸。

  ”爱哥哥,就这样抱着你,感觉着你在我的身子里,湘云好幸福……””好妹妹,哥哥让你知道什么才是做女人的幸福。”说着,宝玉开始缓缓的动了起来。

  那肉棒缓缓的在小穴中进出,殷红的血渍随着抽插滴滴落下,湘云忍着疼,却不发出一声,只是紧紧的抱着宝玉。

  只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宝玉只怕弄疼湘云,仍是不敢太过猛力。湘云却觉得那下身撕裂般的疼痛似是好了许多,每次龟头插入深处抵在花心上却是一股子酥麻传了过来,真有说不出的滋味。湘云知道宝玉是疼惜自己才如此温柔,无奈那丝丝酥痒却是不过瘾。只好含羞在宝玉耳边道:”爱哥哥,湘云这会子是真的不疼了。哥哥只管疼我便是了。”宝玉也早已发觉湘云小穴较方才已是顺滑了许多,也不再痉挛,却是软软的蠕动,似是适应了自己的阳物,又听湘云如是说,这才渐渐加快了节奏。”好妹妹,若是受不住只管说便是。”宝玉是怕湘云初尝云雨,承受不起太强的操弄,哪知湘云却只道宝玉仍是疼惜自己,只点头答应。

  宝玉将身子直起来,把湘云两条粉腿架在肩上,这才开始由浅而深,由慢及快的操弄起来。那湘云这才觉得身子里的麻痒一下子便好了一般,只感到热热的阳物机会将自己充满,一波波的快感逐渐积累。

  ”爱哥哥,这就是……嗯……这就是那夫妻之间人伦之事吗……”

  ”正是”

  ”好……好怪的感觉……下面……下面满满的充实……好受用……””妹妹可还要么?””嗯,爱哥哥,都给我……湘云还要……”宝玉见湘云已动情,这才不控制节奏和力度,开始次次见底,只百十来下,湘云便口中只能发出呜呜之声。”哦……爱哥哥……好受用,要……要飞了……””湘云,哥哥也好受用,小云云的小穴好生窄紧,凭得让人不能把持了。””唔……飞了!飞了!爱哥哥,要……要……快且停停。”宝玉不明就里,忙停了下来,一手轻抚湘云绯红的俏脸问道:”是怎么了?可是又疼了?”湘云羞得不能,喃喃道:”爱哥哥,我方才……方才忍不住要尿……”宝玉听了呵呵一笑:”傻妹妹,那是要泻了身子呢,不是尿,你且不用忍,只管尿就是了。”湘云听得将信将疑。宝玉也不多解释,只又大力操弄起来,一手在湘云丰胸之上揉捏。

  ”啊……嗯……真的要尿……爱哥哥……爱哥哥……””好妹妹,你只管尿”宝玉说着更是几下子狠狠的顶在了湘云稚嫩的花心之上。

  ”啊~”一声娇叹,湘云直将整个身子都绷得直挺挺的,终于花心大开,那积蓄了十几年的元阴破门而出,洪流般泻在了宝玉龟头之上。宝玉只觉下身一暖,那股子熟悉的热流随是不及警幻那般销魂,却也让自己把持不住。只得狠狠抵住花心,将那阳精悉数射入了湘云身子里。湘云本是浑身乏力,却猛觉得一股子暖流注入小腹之中,瞬间流至丹田,散布四肢百骸,说不出的受用,那身子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软软的搭在宝玉背上。

  宝玉也俯下身去,将头枕在湘云翻着红云的乳峰之上,二人就这样仍是紧紧联系在一起。却不知就在二人缠绵之际,那斑斑落红早已凝成一股子,悄无声息的汇入了通灵宝玉之中。好一会子,宝玉才要起身,将阳物拔出,湘云忙道:”爱哥哥,让它再在我身子里留一留吧,我好喜欢你在我身子里。”宝玉道:”嗯,都依妹妹就是了。””爱哥哥,它是不是又不老实了……””呵呵,谁让你这么狐媚子……””你……我哪里有?””不信你自己看。””我自己怎么看得到。

  ””你看我眼睛里,可有你的俏模样?”湘云果真信了,直睁大了眼睛望向宝玉的眼。却只见绵绵情谊如流水般。”爱哥哥……”湘云紧紧的抱住了宝玉。

  ”爱哥哥,今夜抱着我睡可好?””嗯,不怕被丫鬟们看了去?””哼,看了去又何妨?大不了没过门便休了我就是了。””傻丫头……”二人相拥而卧。

  宝玉一只手又在湘云玉乳上揉捏了起来。”好妹妹,想不到你身子娇小,却是如此玉润丰盈。”湘云吃羞,盈盈一笑道:”哥哥喜欢么?””嗯……当然喜欢,只要是妹妹的都喜欢。””哼,满嘴甜言蜜语。爱哥哥,我且问你,不分是谁的,你是喜欢大的还是喜欢小的?””呃,当然还是丰满些子的好。”湘云不禁莞尔,伏在宝玉耳边道:”那你娶了宝姐姐吧,我悄悄告诉你,你可不能乱说的,宝姐姐的两颗好大呢。””好你个小丫头……”湘云突然正色道:”爱哥哥,今日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我且问你个事,你莫要瞒我。””你只管问便是。””爱哥哥,林姐姐和宝姐姐,你到底是喜欢哪一个?””这……”宝玉一时结唔了。

  ”我也知道这两个人都是仙子般的人品。按理,有些话我不该说的。可……我是要出去的人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那黛玉随是才气没的说,品貌更是婀娜,任凭谁娶了去都是莫大的福气,我倒是更钟意你娶了宝姐姐。””林姐姐凭得性子太小了些,平日里都得别人哄着供奉着才行,你和她一起长大,这许多年了,还是不时言语冲撞了她,有的没的的就要闹上几回,日后怕是不能好好照顾你。宝姐姐那也是一等一的人品,却是大大方方,不管对老爷太太们还是对下人们都是大方得体,又懂得体贴人儿,你若是娶了她,我才好放心些。”见宝玉沉吟不语,湘云默默叹了口气。复又换做笑脸,一只手按在了宝玉揉捏着自己玉乳的手上,笑道:”而且,宝姐姐的胸真的真的好大哟~”二人又缱绻缠绵,不觉竟是一夜未睡,期间各种恩爱细语,不一一言表。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