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 隔门无意吐露心声 佳人有喜忧从喜出

  宝玉先是将落在湘云云鬓面颊上的花瓣悉数扫落了,见湘云没有动静,这才将双手轻轻的抚摸着湘云的俏脸。想起小时候二人两小无猜,恣意玩耍,心中一股子甜甜的味道涌起。又怕湘云着凉,才脱下自己的外套,给湘云盖上。

  又见那片衣襟开口处露出来白花花的一片美肉,上面点缀着片片花瓣,便想替她打理干净。因此只将衣服盖到湘云小腹之上。方欲伸手去捻花瓣,却又止住了手,将头低下,用嘴唇一片片衔起花瓣,含入口中。口鼻之中顿时被花瓣的余香和湘云处子的体香所萦绕。

  宝玉一一将花瓣打理干净,见湘云仍是酣睡,小嘴微张,两片薄唇上面的胭脂凭得诱人。心中道:「打小这湘云口上的胭脂我也是没少吃的,今儿再吃一次也不为过。说着,便轻轻的吻在了湘云的檀口之上。那一只手刚要不老实的落在湘云无人造访的玉峰之上,只听得远远的有人喊他。

  宝玉一惊,忙起身,将衣服给湘云整理好,又胡乱擦去了嘴角沾的胭脂,这才应道:「在这呢,快来快来,湘云图凉快在这里睡着了。」原来桌上其他人见湘云宝玉迟迟不回来,各自来寻了。

  众人见湘云的样子,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挽扶。说道:「快醒醒儿吃饭去,这潮凳上还睡出病来呢。」

  湘云慢启秋波,见了众人,低头看了一看自己,方知是醉了。原是来纳凉避静的,不觉的因多罚了两杯酒,娇嫋不胜,便睡着了,心中反觉自愧。连忙起身扎挣着同人来至红香圃中,用过水,又吃了两盏酽茶。探春忙命将醒酒石拿来给他衔在口内,一时又命他喝了一些酸汤,方才觉得好了些。

  众人又闹了一会子,方各自散去了。

  这日,宝玉去王夫人屋里请安。进来正好薛姨妈和宝钗在,宝玉忙先给薛姨妈和王夫人磕了头,又给宝钗作揖。宝钗被王夫人搂着,无法起身,只略略低了低头回礼。薛姨妈笑着将宝玉拉在自己怀里,一阵爱抚,笑着道:「我的儿,几日不见,姨妈看看是不是又长高了?嗯,都比宝丫头高大半头了。越发出落成个爷们了。我们刚进京那会还没有你宝姐姐高吧?」说罢和王夫人笑了起来。

  「妈妈,好好的说话非要带上我。姨娘,你也不替我做主。」宝钗娇羞道。

  薛姨妈又爱怜的将宝钗拉了过来,轻抚着宝钗的头道:「还是我的宝丫头知道疼人,说是蟠儿出门了,怕我自己住着寂寞,非要搬出园子跟我一起住。」王夫人笑道:「宝钗自是这群姑娘中最孝顺得体的。不过你也忒不把我们这群老太婆看在眼里了,你妈妈寂寞了自是有我这做妹妹的陪着,你若是想她了只管来看她陪她便是,又何必非得搬来住一起。你只管在园子里和一众姐妹们就是了。」薛姨妈也连连点头称是。

  又闲话了几句,鸳鸯掀帘进来道:「给太太,姨太太请安。宫里夏公公来了,老太太请二位夫人过去。」王夫人薛姨妈一听不敢怠慢,急急地带了丫鬟跟鸳鸯去了。只留下宝玉宝钗二人。

  二人也不说话,气氛甚是尴尬。宝玉见宝钗起身要走,忙道:「姐姐,到哪里去?」

  「横竖无事,不过找颦儿他们去玩罢了。」

  「好姐姐,方才姨妈说你要搬出园子,可是当真?」宝钗不语,只点点头。

  宝玉可是慌了,也不顾别的了,只拉住了宝钗的手道:「好姐姐,好好的为什么就要搬出去了?可是因为那日我冲撞了你?」

  宝钗抽回手道:「宝兄弟,你想多了。那日……虽是……我也知你是无心,又送我回去照料我,我知你是心疼我这个做姐姐的,早不挂在心上了。」

  宝玉一时无话,只呆呆的坐了下来。宝钗道:「我一是怕妈妈寂寞,回去给她做个伴,一则也是要避嫌的,我们都不是孩子了,天天在一个园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又被颦儿误会了也不好。」说着,起身出去了。

  宝玉见宝钗出了门,这才说出一句:「宝姐姐,其实那日我虽是无心,碰了你的身子,却是不后悔的。你只知替颦儿想,为何不想想我呢?你只道我心里有黛玉,你又何尝不在我心里呢?」

  那宝钗本未曾走远,在门外听了这话,不由得身子一颤,顿了顿,也不去找黛玉了,径自回房去了。

  「嗯……好相关……轻、轻些……」宝玉刚刚将阳物插入可卿的玉蛤之中,正欲大开大磕,听可卿如是说,不由得停了下来。

  「好卿卿,可是我弄疼了你了?」

  「不是的。」可卿轻轻环住了宝玉的脖子,呵气如兰的在宝玉耳边道:「我怕……怕你太用力,会弄疼了我们的宝宝……」

  宝玉听了大喜,道:「可卿,你可是真的有了身子了?」

  可卿羞怯的点点头道:「嗯,卿卿两个月没来月事了,最近又总想吃酸,想是有了。」

  宝玉只将可卿揽在怀里,一张大嘴直不待可卿把话说完,早已堵住了佳人两片香唇。直吻得可卿喘不上气来方才作罢。「好卿卿,这等喜事怎么不早告诉我?我要当爹了,我们的孩子。」

  可卿爱抚着爱郎的胸口道:「看把你乐的。我这不也是不能肯定,才没有告诉你么。」

  「嗯,我这就去找王太医给你诊脉。」

  可卿忙又揽住了宝玉,嗤嗤笑道:「相公,你又呆了,这大晚上的,你去哪寻大夫?再说,你还没把卿卿喂饱呢,你现在去哪里我都是不依的。」说罢,两支玉腿缠住了宝玉的臀股,将宝玉的阳物往里面送了送。

  宝玉也呵呵笑道:「果然是我又呆了,那就让小生今夜先好生慰藉一下我的娘子罢。」说着,缓缓将阳物送入了桃源深处。虽是不敢太过用力,只将那三浅一深,七上八下的伎俩拿了出来。又用龟头抵住可卿的花心,好一阵子研磨,只磨得可卿全身都是酥痒。不一会也丢了身子。

  宝玉也不敢用力抽插,只将阳物死死抵住可卿的花蕊,感受着那肉肉的小穴如同婴儿般的吸吮,以及那热热的阴精冲刷着龟头的快感。虽不如泻了身子来得进行,却也如腾云驾雾般舒爽。

  直到可卿软软的瘫在床上,下体停止了抽搐,宝玉这才松懈下来,吻了吻可卿翘翘的鼻尖,道:「好卿卿,给我听听罢。」说罢,拔出仍直挺的阳物,将脸贴在了可卿平滑如玉的小腹之上。

  可卿娇笑道:「傻宝玉,才两个月,哪里就有什么动静让你听了呢?」边说,边伸手抚摸着宝玉的头。另一只手却握住了宝玉的阳物「只是苦了相公,不能尽兴了。」

  宝玉道:「不妨事的,只要我的可儿舒坦就好了。」说罢,又听了半晌,见真的没动静才悻悻的抬起了耳朵,但口上却不闲着,只在可卿浅浅的脐眼上舔舐了起来,又是钻又是舔,可卿吃痒,扭动着水蛇般的小蛮腰笑着躲避。

  没一会,可卿的笑声就被娇喘声所取代了。原来是宝玉已将嘴唇吻在了可卿的玉蛤之上。宝玉一边舔舐着早已硬硬的小肉珠,一边翻将起来,将两腿跪在可卿头上,那阳物直直的指向了可卿。

  可卿会意,张开檀口,将宝玉的阳物纳入了口中。一只小手还在宝玉的春丸上揉捏。宝玉先将那颗圆润的肉珠舔舐得干干净净,这才将舌头下移,将那两片入口即化般滑嫩的粉嫩肉唇含在口中,细细的吸吮了起来。

  可卿也不示弱,努力的将宝玉粗长的阳物尽量全吞进去,想让自己的爱郎尽兴,无奈那阳物实在太长,龟头都插进喉咙了还有小半截露在外面。

  宝玉将两片嫩唇也打理干净,这才将舌头探入了早已浸湿的桃源洞中。啧啧有声的吸吮起可卿的爱液来,还不时地用舌尖在洞内上下翻滚。可卿檀口被堵着,只能用鼻子发出阵阵哼哼,表达着自己的舒爽。不一会,就又有大量爱液从小学中流出。

  「可儿,夫君很努力的给你打理,却是怎么也弄不干净呢。」宝玉调笑道。

  可卿吐出了宝玉的阳物,啪的在宝玉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坏人,就会取笑人家。」说着,纤手又在宝玉的阳物上上下撸动起来,「相公,你这还硬硬的,人家实在是很努力了也不能让你泻了身子,不如……不如你用我后面吧。」说着,可卿爬了起来跪在床上,只将丰臀高高的翘起,对着宝玉摇晃着示威。

  宝玉哪里会让佳人久等,先在软软的丰臀上亲了两口,这才一手扶着阳物,先在肉穴中徐徐抽送了几下,又将流到洞口的蜜液都涂抹在龟头之上,这才将阳物抵在可卿粉色的菊门之上,两手稍许用力将两片臀肉分开,跨下稍稍用力,鸡蛋大小的龟头渐渐隐没在美人股缝之中。

  「卿卿,可疼么?」宝玉见可卿粉臀之上泛起了一层细细的香汗,问道。

  「相公,卿卿不疼,只是……只是涨涨得,说不出的舒坦。相公只顾疼我便是了。」说着,缓缓将美臀向后抵去,尽数将宝玉的男根吞了进去。

  宝玉见可卿不疼,也缓缓抽插了起来。可卿菊门虽是窄紧,早有爱液润滑,又适应了一会子,便能令宝玉进出自由了。

  「嗯……好大,好涨……好相公,只管快些……卿卿要,要宝玉的大鸡巴狠狠的操我的菊门。」

  可卿平日里本是内向腼腆之人,几乎不说这些下作的淫声浪语,宝玉听得这些话自可卿嘴里说出,不由得立马兴致高昂,两手紧紧把持住可卿美臀,大刀阔斧的开发起可卿的菊门来。只撞得美人丰臀啪啪作响,泛起一层层的臀浪。两颗春丸也啪啪的拍打着可卿的玉蛤,流出的爱液早已打湿了二人的耻毛,伴着撞击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床上。

  可卿早顾不上说话,一张小嘴虽是仍圆圆的张着,却只能发出赫赫声。宝玉又大力抽插了百十来下,只觉得可卿玉蛤又吐出大股的爱液,连柔嫩的肠道都跟着一起蠕动着,挤压着宝玉的阳物,似是要将其排挤出体外,又似是要将整根阳物都尽数吞进其内。宝玉也不敢恋战,又狠狠的来了几下,这才将阳物插入到美人肠道最深处,悉数将滚烫的阳精射入了可卿的菊花蕊之中,热腾腾的男精直把可卿烫得浑身如筛糠般颤抖。

  宝玉泄了身子,才松开了紧握着的美臀,将阳物拔出。可卿失去了支撑,软软的瘫在了床上。宝玉也躺了下来,将可卿柔弱无骨的身子揽在怀里,一手轻轻的在可卿的小腹上爱抚。

  「相公,你说,我们这孩子会是男是女呢?」

  「方才你不是说想吃酸?人家都说酸儿辣女,想必定是个男孩。」

  「嗯……我不要,生个男孩将来长大了肯定和你一般的坏,就知道欺负弱女子。我想声个女儿。」

  「嗯,都依卿卿,生个女孩,和卿卿一样漂亮。」……

  二人相拥说了好一会子知心话,宝玉这才起身穿衣,恋恋不舍的下楼去了。

  可卿送别了宝玉,款款的在梳妆台前坐下,细细的梳理了云鬓,双手抚摸着依旧平坦如昔的小腹,嘴角不由得泛起一阵会心的笑,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里写满了幸福。

  不料听得门外有人咳嗽了一声,继而敲起了门。可卿忙收复心神,又草草整理了一下才起身开门。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