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回 二美婢冰火两重天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原来是那袭人早已进来了,只看了半天二人的好戏。听得晴雯如是说,这才笑道:” 咱俩到底谁是小骚蹄子?是谁大白天的给人含那个的?好害羞哦。” 说着用一根手指挂着晴雯的俏脸。

  晴雯本就害羞,听袭人这么说更是不依” 哼哼,好,我是破落户,那好,从现在起我学做贞烈女子,宝二爷,您找别人去吧。” 说罢便要起身离开。

  宝玉哪里能让晴雯走,一把将晴雯揽在怀里,又将袭人拉了过来,这才道:“好晴雯,别生气,是袭人姐姐不好,咱们来惩罚她,给你出气。”晴雯这才狡黠的一笑,道:“那好,我要袭人姐姐再把我做的事当着我的面再做一次,我到是要看看袭人有多端庄的,含起来有多贤淑。”袭人看晴雯又要鼓捣宝玉羞辱自己,忙道:“这大白日里的,都别混闹。快换衣服,老太太还吩咐你去东府里给大老爷请安呢。”“袭人姐姐,你看我这直挺挺的,怎么出门?”宝玉一脸坏笑的指着自己还暴露在外的阳物。晴雯更是在一旁帮腔。

  袭人素知若是不依得这个活宝,他定是不肯去的。这才道:“可得说好,只用嘴的,可不能脱我衣服。”宝玉自是满口答应。晴雯也笑吟吟的从宝玉的腿上站了起来,小手对着袭人做了个请的姿势。

  袭人先是用手在晴雯的腮上拧了一把,才羞羞的跪在了宝玉跨前。见晴雯也凑了过来,忙道:“去去去,你在这凑什么热闹。”“好姐姐,我这可是和你这吹箫前辈学习呢。”袭人白了晴雯一眼,又是急着想让宝玉泻了身子,也不多说,轻启檀口,香舌微吐,只将宝玉那阳物里里外外先舔舐了个遍,这才闭上双眸,将鸡蛋大小的龟头含在了口中。轻轻吞吐了起来。

  袭人虽不是第一次给宝玉吹箫,那口技也不甚成熟。兼之宝玉阳物又粗长,只吞吐了半天,也不见宝玉有泄身的征兆,又呼吸困难,额头上竟是渗出了香汗来。又吸吮了一会不由得将宝玉的阳物吐了出来,用小手套弄着,长长的喘了几口气。又看见晴雯那蹄子在一边目不转睛的含笑看着。气道:“小蹄子,就知道一旁看热闹,还不来帮忙。”不等晴雯不答应,宝玉已将晴雯拉了过来,将她的头按到自己胯间。晴雯也不推托,张大嘴,便学着方才袭人的模样吞吐了起来。一只纤手握住了两颗春丸,轻轻揉捏。

  宝玉又将袭人的头也按了下来。袭人本也是乖巧之人,伸出舌头在宝玉春囊之上窸窸窣窣的舔舐了起来。宝玉看着两个美婢都垂首给自己吹箫,快感阵阵的从下体传来。不由得爽得直咧嘴。

  又舔吸了一会子,二女又换了位置,仍是不见宝玉要泻身,袭人便吵着说宝玉耍赖,不弄了。宝玉哪里肯依,这淫人虽是不喜功课,那些精致的淘气还是很聪慧的。想起方才晴雯用绢帕分别沾冷热茶水给自己擦拭时的快感,心里便有了注意。

  桌上还有一杯凉了的茶,宝玉又让袭人倒了一杯热茶来。让二女并排跪在自己面前,先使袭人口含一口热茶,便将阳物插入袭人檀口中。只觉一股子热流顺着阳物流至小腹,真是说不出的舒坦。阳物泡在暖暖的茶中,分不清哪里是水,哪里是袭人的舌头。

  轻轻抽插了一会子,水也有些冷了。宝玉才又命晴雯含了一口凉茶,将阳物插入了晴雯冰凉的小嘴中。龟头刚从袭人温热的口中拿出,被凉茶一激,宝玉不由得身子也跟着打了个激灵。只这一冷一热便差点没让他泻了去。适应了一会子才又抽插了起来。

  如此反复几次,两女已不待宝玉吩咐,你来我往的默契配合了起来。宝玉那阳物忽冷忽热,直美得这个淫人呻吟不已。又一次插入晴雯的小嘴,不待宝玉自己抽送,晴雯便含着吞吐了起来。袭人也凑过来,用热热的香舌裹着宝玉的春囊,又张开嘴,将宝玉一颗春丸含入口中,用香舌搅拌。

  这上冷下热直激得宝玉身子都轻轻直颤。宝玉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两手扶定了晴雯的头,开始大力的操干起晴雯的小嘴来。晴雯虽是吃苦,却想到宝玉这是要泻身了,也只得强忍着。那冰凉的茶不时顺着嘴角流出来,直将胸口都打湿了一片。

  宝玉看着晴雯黛眉紧蹙,紧闭双眸,鼻子里发出痛苦的呻吟。那摸样更是有黛玉的影儿,直把晴雯想成黛玉,下身的动作更大了起来。又大力抽插了几下子,只将龟头顶在晴雯的喉咙,一颤一颤的射出了阳精。

  晴雯随是有所准备,也被大股滚烫的阳精呛得几欲作呕。无奈嗓子眼被堵着,竟是呕不出来,却让那阳精并着凉茶一口口的都被吞下了腹中。

  宝玉射了十来股子才完,晴雯见宝玉停了,这才飞快的将头扭过去干呕了起来。却是什么也呕不出来。袭人笑道:“小骚蹄子,这加了料的茶可好喝吗?看你还想什么歪点子来欺负我不?唔……”不待她说完,宝玉又将袭人的头揽了过来。袭人只得细细的将宝玉阳物上的汤汤水水都舔干净了,这才帮宝玉更衣,宝玉自带了小厮去东府,不在话下。

  这日,天气晴好,宝玉拿起一卷金瓶梅便出了屋,在园子里寻了个幽静的去处,坐在一株灌木后面偷偷的读了起来。

  且说宝钗、迎春、探春、惜春、李纨、凤姐等并巧姐、大姐、香菱与众丫鬟们在园内玩耍,独不见林黛玉。迎春因说道:“林妹妹怎么不见?好个懒丫头!这会子还睡觉不成?”宝钗道:“你们等着,我去闹了他来。”说着便丢下了众人,一直往潇湘馆来。到了潇湘馆,却不见黛玉。

  紫鹃道:“黛玉去怡红院那边找宝玉去了。”宝钗抽身回来。刚要寻别的姊妹去,忽见前面一双玉色蝴蝶,大如团扇,一上一下迎风翩跹,十分有趣。宝钗意欲扑了来玩耍,遂向袖中取出扇子来,向草地下来扑。只见那一双蝴蝶忽起忽落,来来往往,穿花度柳,将欲过河去了。倒引的宝钗蹑手蹑脚的,一直跟到池中滴翠亭上,香汗淋漓,娇喘细细。

  宝钗刚无心扑了,那双玉蝶却落到了一片一人高的灌木之上。宝钗又不死心,将脚踩在一块怪石之上,悄悄的正欲扑。忽听灌木之后一人大喊:“是谁?”宝钗正是聚精会神之际,听得这声喊不由得大惊,脚下一滑,竟是跌落了下来。

  再说那发喊之人,正是躲在树后看“剩闲之书”的宝玉。那宝玉本是看得聚精会神,忽然听得背后有窸窸窣窣之声,不由得一惊,慌忙藏了书,喊了一嗓子。却听得一声惊呼,一个人影便像自己扑来。宝玉闻得是女儿声,忙伸手来接,宝钗本是站在石头之上,又是从上而下落下,随是宝玉接着了,却也两个人一起滚倒在了草地之上。宝玉只觉得两眼前突的一黑,两团软绵绵的香肉便覆在了口脸之上。宝玉下意识的伸出手来想要推开那掩住自己之物,却是手上一片绵软。哪里吃得了力?又闻到一股子冷香,这才蒙的想起,这股子香味只有那宝钗的冷香丸才有的。原来竟是宝姐姐!见宝钗并没有怎么动弹,宝玉那两只手竟是又在宝钗肉肉的奶子上揉搓了起来。

  再说宝钗,跌落下来着实吃了一惊,幸好有宝玉在身下才没摔着,却也是惊呆了。老半天才缓过神来。这才发觉自己竟是趴在一个男人身上,那男人的手竟是肆无忌惮的在自己的酥胸上乱摸!宝钗又惊又休,不由得发出一声尖叫。便要挣扎着用胳膊撑着要起来。谁知刚抬起了头,那胳膊吃疼,一下子又倒了下去。这下不偏不倚,宝钗的两片香唇正好同宝玉的嘴唇贴在了一起。

  那宝玉似是痴了一般,方才还在体会着宝姐姐丰腴的身子,这会子又有两片香唇献上,这痴人竟是想也不想就亲吻了起来。两只手也把宝钗抱了个满怀。宝钗方才抬头时已看清下面的人是宝玉了。却未料到这呆子竟是如此大胆轻薄自己,宝钗大家闺秀十七载,哪里受过这般待遇?真是不胜羞怒。

  好半天才挣扎着从宝玉怀中脱开,又避开了宝玉的嘴,轻声哧道:“宝玉。还不快停下,你再闹我可就喊了。”宝玉这才如梦初醒,松开了紧箍在宝钗后背和丰臀上的两只禄山之爪。口中只道:“宝姐姐,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还不扶我起来……一会来人看到了,成何体统。”宝钗羞得早已面红耳赤。

  宝玉这才伸手将宝钗扶起。刚想搀着宝钗的胳膊,宝钗吃痛哼了一声。

  “好姐姐,摔在哪了?”“胳膊好像擦了一下,脚也扭到了。”“啊?快让我看看,伤到筋骨可不是玩的。”说罢便将宝钗的藕臂拉了起来。

  “你……扶我回去,你又不是大夫,在这混看什么?”“那也得先看看才行,看有没有出血。”宝钗胳膊腿都痛着,用不得力,又见宝玉说得真切。也只得由得他。宝玉轻轻捏着宝钗肉呼呼的小手,小心翼翼的将袖子一点点的往上褪。只见白嫩的腕子上套着一只翠绿的镯子。映得那腕子更是白皙通透。宝玉不由得先暗暗吞了口口水,这才又往上看去。

  “宝姐姐,只有这手肘处擦破了点皮,看起来到是不碍事。还有哪只脚扭到了?”宝玉掏出绢帕,像模像样的将破皮之处包裹了起来。

  宝钗见宝玉却是真的关切,也不由得心里一暖,方才的怒意也减了几分。便告诉宝玉是哪只脚扭到了。宝玉伸手便要去褪宝钗的绣鞋。宝钗忙又羞道:“不必脱鞋袜的……只是崴到脚腕子了。想是不妨事的。回去了请大夫开一副药膏贴贴就是了。”宝玉这才不忍的收回了想去给宝钗拖鞋的手。心里不由得一阵惋惜。只将裤腿往上撸了一点,见那脚踝处已经肿起了老高。

  “宝玉,去喊莺儿来扶我回去吧。”宝钗道。

  “姐姐,你这脚扭成这样,是不能吃力的。莺儿自是扶不动你的。”“那你喊两个小厮来……”“你这精贵的身子,岂是那些猪狗般的脏汉子能触碰的?”宝钗心道:“方才又不知是哪个人在那猥琐人家,如今又这么说。”口中却也不好说什么,只道:“宝玉,你扶我起来,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好姐姐,都肿成这样了怎么走,还是我抱你回去好了。”说着也不待宝钗同意,便径直将宝钗横抱了起来。

  “哎呀,快放下,让别人看见成什么了。”宝钗不由得大窘。

  “放心,我抄小路送你回蘅芜苑,不会让人看到。宝姐姐,你得用手揽着我的脖子。”宝钗试探了半天,这才将护着心口的一双手臂轻轻的环住了宝玉的脖子。宝玉便抱着宝钗,沿着花径蘅芜苑去了。路上也没碰到人,倒也使宝钗松了口气。而后请大夫开药之类,不在话下。

  他二人不知,方才那番情景却早被人看了去。

  欲知那背后之人是谁,下回分解。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