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写休书贾蓉休秦氏 龙戏凤春暖天香楼

  宝玉说了第一件事,贾蓉满口应承,宝玉喝了口茶,这才说出了第二件事:“上次我误中了你的圈套,已经和可卿发生了夫妻之实,现在我要你休书一封,将她休了。”贾蓉一听好半天才喏喏道:“二叔,这休妻乃大事,如若家父问起个中缘由,我该如何是好?”宝玉冷笑道:“蠢材,我只是要你暗中休了她,平日里你们照旧假装你们的夫妻,只是不得再砰她的身子,对她做出不齿之事。”“这……这也依得。”贾蓉咬咬牙道。

  “莫急,我还未说完。你可知为何我衔玉而生?我本是那奈何天神瑛侍者下凡渡劫,可卿本尊乃警幻仙子之妹,警幻仙子早将可卿许配于我了。今日你和可卿有此一劫也可看出,冥冥中自有天意。你需答应,从此后你休了可卿,可卿便是我的结发夫妻,与你再无一点关系。我若几时要和她欢好,你却无权干涉。”此话一出,犹如晴天霹雳般,贾蓉只把一张嘴张得老大,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宝玉又道:“你本意既是要让可卿成胎,日后我和可卿恩爱,必有结孕的那一天,到时候你我可卿都不点破,你就只当是你的骨肉,可好?”贾蓉本意就是为了秦氏成胎延续香火,如今宝玉这般说,看似正中了贾蓉下怀,可听这意思,从今往后贾宝玉便是要长期占有秦氏了。贾蓉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推诿道:“多谢宝二叔美意,只是……只是不知可卿是否答应。”“哼哼,你只管放心,我早说过了,我和可卿早已在奈何天做了夫妻,她上次经我点化也早已参透了。我不会让可卿受委屈的。”贾蓉听罢,再也说不出其他的来,只低声道“这第二件事,小侄也依得。”话语间,似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口说无凭,拿纸笔来,签字画押才算作数,那休书也一并写来。”贾蓉这才起身,亲自拿了纸笔研了墨,宝玉说一句他写一句,最后才签字画押。宝玉待墨迹干了,将字据收好放入怀中。“好了,你退下吧,我这就去安抚可卿。”说罢,宝玉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抬脚向楼上走去,只留贾蓉一人痴痴摊坐在地上。

  却说那可卿知道今日贾蓉又去哄骗宝玉来吃酒,心中正是七上八下,不知宝玉如何应对,只呆坐在窗前发呆。宝玉轻轻推门进来,见可卿呆坐,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两只手轻轻捂住了可卿双眼。

  “宝玉?”宝玉将手拿开,笑吟吟道:“卿卿,你怎么知道会是我?”“除了你,还有谁对卿卿这么温柔过?你……你怎么上来了?”宝玉牵着可卿的一双柔荑,将事情来龙去脉都说与了可卿,那可卿拿着贾蓉写下的休书,眼泪便簌簌的落了下来。宝玉俯下头去,先将可卿脸上的泪痕吻去,这才拿过了可卿手上的两张纸,就着桌上的灯点着了,顷刻两张纸便化作灰烬。

  “卿卿,不要伤心了,我只是吓他一吓,做不得数的,你永远都是我的卿卿。”说着将可卿的头揽在胸口。

  “宝玉,我夫君……贾蓉……那人……”可卿一时竟是不知该如何称呼贾蓉才好“他虽是无能,毕竟也是将我明媒正娶来的,况且这么久也一直对我是没得挑的。如今……”说着又簌簌的落下泪来。

  “我自是知道他对你不薄,所以才让你继续留在这里,如果他敢对你不好,看我不让老太太拔了他的皮子!”“好了,事已至此,也不必多说”可卿显然是被宝玉这话吓了一跳。“不过宝玉你怎么想出这么个注意?”“呵呵,卿卿,实不相瞒,是凤姐帮我出的注意。”“啊……这种事……这种事你怎么敢告诉别人!你让卿卿以后怎么见人?”“好卿卿不怕,再跟你说,其实我和凤姐也早有了夫妻之实。”“你……你们……”“卿卿,这园子里的小姐太太丫鬟半数都是那离恨天的仙子,以后你就安然了。”说着,宝玉将可卿抱了起来,“娘子,夜色已晚,我们早早休息吧。”“你……你坏死了……”可卿羞得俏脸通红,连说出话都细若蚊叮。

  “卿卿,再让我好好吻一吻你身上的两颗美人痣吧。”“嗯……坏……”宝玉将怀中美人放到塌上,抬手便抄起了可卿一只纤长美腿。轻轻将两支青绿色绣花鞋褪下,又退去白绢的袜子,两只白嫩的小脚便呈现在了淫人的手中。三寸金莲,不盈一握。十只肉肉的脚趾如白胖的夏蚕,那脚背白皙,滑腻,肤若凝脂,谈吹可破。宝玉将可卿两腿抬高,两只小脚也随之高高举起。脚心比之脚背的白皙,更又多出几分粉嫩之色,犹如初春的桃花一般。那左脚脚心一颗米粒大小的黑痣,在那粉色中更是平添了几分妖娆。

  宝玉好生把玩了一阵子,才轻轻伸出舌尖,在那颗黑痣上轻轻的舔了一下。可卿吃痒,无奈两支小脚被宝玉握着又抽不回来,只得努力将脚趾拳起,妄图逃避。又用不上力气,只将两支玉足像初生婴儿抓挠一般蠕动,那粉嫩的脚底随着脚趾蠕动泛起一波波漂亮的褶皱,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小雏菊。

  “卿卿,你的一双金莲真是美煞人了,只这一双玉足就让我爱不释手。”宝玉一边爱抚,一边用唇舌在玉足上游走,惹得美人一阵娇喘。

  “嗯~只有他们让你爱不释手吗?”“嗯,当然不是,卿卿每一寸凝肤都是天作妙物。”说着才将美人双腿放平,一双大手也顺着金莲向上摸去。

  “好宝玉,好夫君,替人家把裘裤脱了吧……都脏了,穿着怪腻味的……”“哦?挺干净的衣服,我看看哪里脏了?”宝玉说罢便假意四处摩挲着找起来,最后一只手盖在了可卿玉蛤之上才道:“哦,原来是这里脏了,娘子别急,相公这就帮你擦干净。”“宝玉,你越来越坏了。”可卿吃羞,将两手捂住烧的发烫的俏脸,两只玉腿夹住了中间不老实的一只咸猪手。

  宝玉又隔着衣物摸了一会子,才笑吟吟的将手拿开,只一会便将美人剥得一丝不挂了。又三两下除去自己的衣物,又仔细端详起床上的美人来。桌上的琉璃灯映出七彩的光,衬托着可卿那傲人的身材,随不是第一次见得,宝玉也不由得看痴了。

  “宝玉……别看了,羞煞人了……来抱抱卿卿,卿卿冷呢……”“好,卿卿,宝玉来了。”“宝玉,熄灯。”“好卿卿,我想看着你。”“不嘛~熄灯。人家害羞。”宝玉只得压灭了灯。才摸上床来,可卿如火的身子便如章鱼般将宝玉缠住了。“相公,可想死我了,一个多月,你也不来看看人家,你,你好狠心啊。”说着,便用两片香唇在宝玉的脸上如小鸡啄米般的吻了起来。

  “好卿卿,这不好了吗?以后我随时都可以来了,你也可以去园子里找我,再不怕被蓉儿知道了。”可卿一听“蓉儿”这两个字,身子不由得一颤。伸手在宝玉的屁股上拧了一把,娇顛道:“坏蛋,不许在这个时候提他。嗯……”宝玉呵呵一笑,也不答话,只将口鼻全淹没在两座玉峰之间。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触感,加之少年本有的体香,足以令他痴醉。宝玉在可卿玉峰之上留下片片吻痕之后,才恋恋不舍的将身子向下移去。

  舌头爬下高耸的巅峰,一路滑过可人平坦的小腹,在脐窝中稍作逗留,便径直朝那芳草萋萋的幽谷而去。可卿早已情起而湿得一塌糊涂,玉蚌上的两片嫩唇也随着化骨的喘息一张一合的蠕动,如今被宝玉的大嘴贴上,马上如有生命一般,四片唇吻在了一起。宝玉如饥似渴的吸吻,直吸得玉蛤之中蜜液咕咕流出,都被宝玉一滴不漏的纳入口中。

  伴着宝玉舔舐速度和力度的加大,可卿的喘息一点点的更粗更响。到最后,可卿不由得双手紧紧地抱着宝玉的头,将下身一上一下的耸动,似是要用那柔嫩的肉珠磨蹭宝玉坚挺的鼻梁,又似是想让宝玉将整个舌头都探入桃园之中。

  不一会,可卿两条芊腿将宝玉的头紧紧的夹住,身子一弓,伴着一声轻哧,竟是丢了身子。透明的蜜液随着小穴的蠕动汩汩流出,连同宝玉的口鼻带着床单都打湿了好大一片。还未等到可卿缓过神来,那根粗长滚烫的阳物已经进入了她的体内。

  “宝玉,好烫,好涨。”“卿卿,好湿,好紧。”“夫君,喜欢么?”“喜欢。”“那就来爱我吧。”不待可卿多说,宝玉已经动了起来。丝绢软被下面,是两具青春火热的肉体在碰撞。随着节奏的加快,被子不知何时已悄然滑落,可卿的两条玉腿被宝玉高高架起,整个身子也随着宝玉的抽插上下耸动。

  宝玉又大力抽插了几下,次次连根没入,直顶撞得可卿花心一阵阵痉挛,又是泻了一次。那宝玉却并不停歇,方感觉可卿的小穴不再抽搐,便将可卿抱起,跪在榻上,又直直的从后面插了进去。

  “啊……相公,好深……顶到里面去了……唔……”宝玉更是如同发疯了一般,再不是往日里怜香惜玉的模样,一副淫人本色表露无疑。又是大开大磕的操弄起来。不知抽插了几百下,又泻了几次身子的可卿再也无力支撑,若不是宝玉两手死死把我着可卿两片丰臀,可卿早已趴在了床上。

  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仍在继续,美人的丰臀早已被撞击得泛起了两片淫靡的潮红。美人口鼻中之声却越来越小。宝玉也觉得龟头被可卿的花心吸吮,被滚烫的阴精浇溉,一阵阵酥麻从阳物一直流窜到头顶。又狠狠几下子,宝玉身子一弓,两手不由得更紧紧的握住了美人的细柳腰肢,只将那至阳甘露尽数射进可卿深出。

  可卿本是被一波波的高潮激得有些迷离了。突然只觉一股滚烫充满了小腹,转而又随经络窜至四肢百骸,那一刻真是觉得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打开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通透畅快。口中只发出一声娇吟,身子如同飞到了云端,又如同躺在一堆棉絮之中。

  泄了身子的宝玉轻轻松开了可卿的身子,可卿便像被抽了全身骨头一般软倒在了床上。再也懒怠动弹。嘴角挂着一丝满足的微笑,一双凝眸却再不挣开。

  宝玉轻轻将佳人揽在胸前,可卿只是懒懒的趴在宝玉胸口,任凭宝玉为她用手梳理那一头散乱的云鬓。像是过了一年之久,才缓缓吐出一口气,勉强的挣开迷离的双眸。“好相关,舒坦死卿卿了,好像飞起来一般。”说罢又是浅浅一笑。

  “卿卿,你真的好美。”宝玉借着一缕月光,只见美人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中流转着波波爱恋,那满足的笑,不由得看呆了。

  “好卿卿,我们再来一次吧,我要让你飞得更高。”“不要。水满则溢,卿卿现在已经是满满的了,人家就想这样抱着,一直到地老天荒。”说罢,又将头枕在宝玉胸口,只一会子便沉沉睡去。那一抹浅笑仍挂在嘴角。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