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为情郎凤姐献妙计 救可卿宝玉诈贾蓉

  话说宁国府中,自打上次贾蓉酒中下药妄图迷住宝玉与秦氏同房生子也有月余,此间那秦氏便时常呆坐闺阁之中,见人也不爱搭理,只望着那墙上海棠春睡图出神。贾蓉偶尔腆着脸去搭讪多半落得败兴而归。

  这日,贾蓉又进来,小心的拿起秦氏一只玉手握在手中道:“娘子,看你最近总是不大乐呵,不如我们去外头散散?”“夫君,我并无不乐,只是懒怠动弹。”“那……”“夫君有话但说无妨”“娘子,上次……上次宝二叔来我们这里也是一个月有余,不知……不知娘子这个月可来红事了?”秦氏听了全身不由一震,缓缓抽出被贾蓉握着的手,身子略微侧了一些过去,轻轻点了点头。

  贾蓉也是求子心切,只得继续厚着脸皮道:“娘子,不如我再把宝二叔框来,再为难娘子一次,你看……”秦氏又是一哆嗦,首先想到的便是那日与宝玉的一夜风流,不觉心中竟是有了些动情。而此等事却是自己的结发夫君所撮合,那心中滋味却是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由得脸上青一阵红一阵。

  贾蓉见秦氏脸色不善,也不知如何安慰,只是口中你你我我的含糊不清。

  秦氏抬头看了贾蓉一眼,只轻声道:“一切皆听夫君安排便是。”遂起身坐去床头歪着去了。

  贾蓉大喜,跟了过去意欲说些亲近软语,那秦氏只是不理。贾蓉只得悻悻的退了出去。

  “好宝玉,快……快……快……”凤姐头发凌乱,两支三寸金莲被宝玉高高举起,那阳物在玉蛤之中快速进出,直带出一股股的蜜液往外流。

  宝玉听得凤姐喊快,更是卖力,直把暖阁都操动的吱吱作响。“好姐姐,又是几日没操到你了,可想死我了。”“快……停停……停……啊……平儿……平儿救我~啊,去了!”一声娇吼,凤姐的身子一弓,又一次泄了去。

  宝玉也停了下来,那硬挺挺的阳物仍插在凤姐玉蛤之中。凤姐懒懒的抬起双臂,八爪鱼一般将宝玉缠住,按在自己一片潮红的玉乳之上。又喘了一会子才道:“你这小冤家,都让你快停了,你倒好,越弄越快了。”宝玉先轻吻了一下凤姐猩红的朱唇,这才道:“好姐姐,你又来冤枉我了,分明是你口口声声说要我快的。如今快活了倒是不认账了,看我不好好惩戒你一番才是道理”说着又要动起来。

  “快别了,好宝玉,我真是不行了,你让平儿来吧。那小妮子方才肯定是还没吃饱。”宝玉听罢这才轻轻抽出阳物。伴着“啵”的一声,凤姐的肉穴之内白浊的蜜液也随之流了下来。在一旁的平儿赶忙爬起来,伸出香舌给凤姐打理干净。

  宝玉将凤姐揽入怀中,一只手在凤姐柔嫩的奶子上轻轻揉弄。

  “宝玉,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思?”凤姐勉强挣开朦胧的眸子问道。

  “姐姐,我哪里有什么心思。”“哼,你那点小花花肠子还能瞒得过我不成。有什么事还是不能和我说的?”凤姐杏眼一翻,用手在宝玉的脸颊上拧了一下,又用朱唇吻了吻。

  却说宝玉本是为可卿烦恼,但又没有办法,不知如何应付贾蓉,想那凤姐是八面玲珑的机灵人儿,又一心关照自己,且和可卿关系也非同一般,不定会有什么良策,这才开口道:“风姐姐,我说了你可不能生气的,且要给我拿个主意才是。”凤姐噗嗤一笑,“说罢,有什么事但说无妨,是不是你又看上咱园子里哪个小姐丫鬟的了?但说无妨,姐姐帮你做主就是了。”说着喊停了身下仍在舔舐她玉蛤的平儿。平儿又用绢帕将凤姐的玉蛤擦拭干净,这才又捧起宝玉的阳物,又用巧舌打理起来。

  宝玉沉吟一声,这才将与可卿之间之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凤姐,听得儿女不由得唏嘘不已。平儿也停了口舌之事,缓缓道:“想不到那蓉大奶奶那么标志的一个人儿,却是如此命苦……”秦可卿自打嫁入宁国府之后,与宁荣两府最说得来的人便是王熙凤。随是按辈分可卿要叫凤姐一声婶娘,但凤姐只把可卿当亲妹妹一般看待,听完了宝玉将前因后果表述了一遍,不由得轻咬贝齿。“好个苦命的可儿,宝玉你自放心,不管从你还是从可儿,我都不会让你们哪个受苦。那贾珍昏庸,尤氏蠢笨,贾蓉又胆小怕事,自是都不必放在心上。等到有了机会,你自和贾蓉如是说,容不得他不依你!”说罢,便在宝玉耳边耳语了一阵子。

  “好姐姐,这……这可行得吗?”宝玉有些将信将疑。

  “奶奶真是一箭双雕的妙计!”平儿听罢拍手道。

  “宝玉只管放心,见什么人说什么话,我随只大你几年,这为人处世可比你老道得多。你只管照我说的去做,出了岔子都算在我身上。”说罢,凤姐坐起了身子,啪的在平儿的丰臀上拍了一巴掌,“小浪蹄子,正事说完了,都把你给急坏了吧?快好好伺候你二爷!”“啊!是,奶奶。”平儿被拍的一声轻呼,听得此言忙爬到宝玉身上,用手指轻轻按了按宝玉的鼻尖道:“二爷,今次想走哪道门呢?”“平姐姐,方才刚走了前面,现在我们走个后门可好?”“是,二爷!正随了奴家的心意呢。”说罢在床头拿出那小瓶的蜜露,先滴在手掌之上,在宝玉阳物上细细抹了,又在自己的菊门上涂了一层,这才背对着宝玉蹲在宝玉身上,一只手握着阳物,一只手轻轻扒开自己的腚沟,缓缓将那男根吞纳进那后庭温柔乡之中。

  过了几日,贾蓉来到怡红院给宝玉请安。

  “宝二叔,几日不见,可都安好?”宝玉忙请坐让袭人等上茶。贾蓉谢了茶,坐下来扯了些闲话,又道:“承蒙二叔提携,钟儿方可在府上学堂中为学,今日特在家中备下陋席,间几出小戏,一则带内弟做谢,二则给二叔解解闷。还望二叔务必赏光才是。”宝玉知贾蓉用意,那日和凤姐说起之后,凤姐早已算得贾蓉会再来邀约宝玉,早将那如何做如何说细细讲给了宝玉。宝玉便满口应承,只待晚间,只让锄药一小厮陪着来到了宁府中。

  那贾蓉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见宝玉只带了一小厮,并无奶妈丫鬟跟随,更是趁了心意。也不惊动贾珍并尤氏,只引了宝玉到内阁天香楼坐席。又安排那小厮随下人一起吃酒赌钱不在话下。

  到得席上,各人落座,贾蓉亲自斟了一杯酒给宝玉道:“承蒙二叔关照,今日小侄斗胆敬二叔几杯薄酒,还望满饮此杯。”宝玉举起杯放到口前却并不急饮,只是略闻了一下又将杯盏放下,哼哼冷笑道:“贤侄这酒,好生特别,上次只喝了几杯,却是让我倒头便睡,醒来更是断章了一般。莫非?”贾蓉一听吃了一惊,他本以为上次所做人不知鬼不觉,哪里知道宝玉体制并非一般凡夫俗子所能比,那忘忧散根本就无甚效果。如今听到宝玉如此说,怕是知道其中端倪?忙陪笑道:“二叔年纪尚幼,或不甚酒力,又或上次那十年梨花酿酒性太烈也是有的。”宝玉乃不理会,只端起酒杯端详了一阵子,又道:“或许是我年幼不甚酒力的,我那小厮锄药随也年幼,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酒桶饭袋,不如让他进来也喝一杯,看这酒到底有多烈?”贾蓉又是一惊,忙道:“二叔真是好主子,有美酒竟还想着给下人品尝,不如我这就把酒让人给他送过去,再给二叔换上恬淡点的果子酒可好?”说着便要去拿那酒杯。

  “唉,不必了。”宝玉将贾蓉的手挡了回去。用眼角看了看四下的丫鬟下人。

  “你们先都退下吧,这不用你们伺候了。”贾蓉忙对下人挥挥手,将他们遣散了。那一颗心犹自砰砰跳得厉害。

  宝玉见下人都退下了,门也掩了,砰的一拍桌子,怒斥道:“好你个贾蓉,为何屡次三番要毒害与我?今儿咱俩就拿了酒,去找珍大哥评评理去,让他也尝尝他的好儿子给他二叔准备的好酒才是道理!也让老爷和老太太都来尝尝你这美酒才好!”贾蓉吓得早已没了主意,只两腿发软,噗通一下便瘫软在了地上。见宝玉拿了酒壶要往外走这才反应过来,紧紧抱住了宝玉的腿,声泪俱下道:“二叔,好二叔饶命啊!二叔且听小侄解释。那酒随是有药,却并非毒药,小侄怎有胆毒害二叔。”宝玉此时更有底气,冷哼一声“哼,瞧瞧你做的好事,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开脱?”说罢挣开了贾蓉的手又一屁股坐了下来,那手中扔是紧握着一壶药酒。

  那贾蓉见有转机,哪里还敢耽搁,也顾不得廉耻只从自己无法生育,贾珍尤氏又急着抱孙子说起,一直说到上次怎么苦苦哀求可卿,后又用药迷倒宝玉,而后秦氏未能成胎,遂才又将宝玉骗来之事一一说了清楚。

  宝玉听罢,不由得哼哼冷笑,“可卿那般贞烈女子,你做丈夫的怎能出此下策辱没了佳人?罢罢罢,既然不是要毒害与我,我也便不和你深究了。”贾蓉听罢心里才松了一口气。也顾不得去想宝玉怎么会叫出“可卿”这两个字。不料宝玉又道:“哼哼,今日我识破你的诡计,日后你自是无法骗我了,可难保你这猪狗一般的人又要做出更出格的唐突佳人的事来,我还是将这事告诉老太太去,请老太太给做主才好。”那秦氏本是宁荣二府中最讨老太太欢喜的,那地位甚至不在凤姐之下,贾蓉听宝玉将老太太搬了出来,刚松的一口气不由得又提到了嗓子眼。不由得跪着双膝蹭到宝玉面前,磕头如捣药般求饶。

  “二叔饶了小侄吧,是我一时糊涂才出此下策,我日后再也不敢辱没了娘子了。此事如若让老太太知道了,小侄真是没法活在世上了。”说着砰砰的磕起头来。

  宝玉见那贾蓉所做所说竟与凤姐所料一般无二,不由得暗暗佩服凤姐的精明。又看功夫已做足,这才道:“唉,罢罢罢。蓉儿起来说话吧。”贾蓉这才停止了磕头,却并不起来,只跪着听说。

  “唉,念在你无法成事,又怕大哥大嫂挂念,又要保全你媳妇才出此下策,也是为难你了,这事我倒也可以既往不咎了。可有两件事你必须依得我才行。”“多谢二叔救命之恩,莫说是两件,两百件也依得!二叔尽管吩咐。”贾蓉一听忙又磕起头来。

  “好了,这第一件,你日后万万不可再为难秦氏,无论生子或其他事由,皆不可!”“我依得,我依得!二叔只管放心。”贾蓉一听这第一件事如此轻巧,慌忙满口的答应,心下还暗喜道:“毕竟还是小孩子心性,老天有眼。”宝玉端起茶水,品了一口,才说出第二件事。

  欲知宝玉所言第二件事为何事,下回分解。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